回目錄
占術人


  “夜子小姐,你要努力呀!我們會為你打气!”
  “多謝各位支持!我夜子一定會在這決胜回合里,摘取‘占術王’這寶座。”
  夜子這理想,是今屆每個‘占術王’皇座爭奪戰’中參賽者的理想,這里每個選手都全力以赴爭奪‘占術王’的榮譽。他們經歷長期刻苦的鍛煉,精心去研學占算術數外,更以鋼鐵般体能和精神,去苦習降龍伏妖之術,這一課是每個參賽者最艱辛的一課,每每在學習過程中,抵受不了地獄式的訓練,失去自己的性命,他們如學成畢業后,便正式成為“占術人”,這樣便符合資格參加五年一屆的“占術王”爭奪戰,競逐那占術王位榮譽。
  “降龍回合,各選手第一召集。”會場里的召集訊息,不斷地播放著。
  “夜……夜……夜子小姐……。”一個羞怯的支持者,從人堆中擠進來走向夜子。
  “什么事?”
  “夜……夜子小姐……,這里是我從大神廟中祈求的平安符,是送給你的。”支持者含羞地一鼓作气的把心里話說出。
  “多謝你!”夜子習慣地接過了支持者所送的禮物后,細看下,手里的小禮物,是一個作八角形的小鏡子平安符,符身給紅絲纏著,造型精致美觀。
  這刻夜子內心感動非常,她回想小時候家里貧窮得很,把自己賣進了占術學院里,當那競逐占術王种子選手,課程是嚴格和冷酷地訓練,每天課后總是全身傷痕累累。課余也沒什么個人時間,也沒有和其他一起集訓的同學們交往,因為大家都是競爭對手,沒有友誼存在,只有敵意,活在這里便像身處冰雪世界里,什么都是冷冰冰沒有生气,所以夜子都是過著寂寞的日子,在孤單無助的生活中長大。
  夜子自從當上了“占術人”后,在比賽場中,競逐了几場次的比賽后,努力爭取好成績,終于一夜成名,為觀眾所認識,受到一群擁護者的支持,突然而來的受歡迎,夜子也惊覺自己的身份地位不同往日,從前的灰暗日子,終于可以擺脫了,可以過一些新生活,夜子也明白到保持現在的一切,便必須要摘取“占術王”的寶座,吸引更多的支持者,才能維持美滿的現狀。
  “這平安符,我會在比賽中挂在身旁的。”夜子徐徐把平安符挂在頸項上。
  “嗚……!嗚……!”那支持者看見夜子十分愛惜自己所送的禮物,開心得哭了起來。
  “你就是總積分排行第三的那新秀占術人嗎?”一個九尺高昂的巨漢傲慢地斜視著夜子。
  “他是摩天!那總積分第二的占術人!”夜子的支持者紛說著。
  “是嗎?排行第二那位……。”夜子听后,仰昂起頭來,以挑戰的眼神盯著巨漢。“我的名字是——夜子,請你記著!”她手指著身前的摩天說。
  那巨漢粗魯無禮地推開圍攏著夜子的支持者們,步向夜子來。
  “新秀!我知你比賽成績很好,有不敗的紀錄,在眾多新人里脫穎而出,你在我遇過的對手中,可算是冒起得最著的一個。”
  “巨人!我也知你在過往歷屆競賽中,成績优秀,是一位資深的選手,但這不代表一切,競爭的時代還是強者為王。”
  “夜子小姐,說得對。摩天參加了數屆競賽,都未能坐上過占術王的王座……。”夜子支持者們嘲笑地說。
  這時摩天面色寒冷,橫眼一掃眾人,突然四周強風暴起,旋動著勁吹向眾人。
  “是‘异風卦術’,大家快靠向我來。”夜子喝叫著。
  “新秀!你學會了五行象法嗎?”摩天惊訝的問。
  在隆然巨響之后,夜子与眾支持者被一圓桶形土牆所包圍,把來襲的裂風也擋開了。
  “新秀!你不要妄想在我手上奪取占術王寶座,你還未夠資格与我競賽!”
  “巨人!你也不要在狂妄自大,你只是排行第二位的,還有上屆占術王壓在你的頭上。”
  暴烈的強風不斷從四面八方地襲向圓桶土牆,發出了轟轟巨響……
  “新秀!你這种一夜成名的選手,過往我遇過很多,他們總是在決胜回合中落敗,之后像流星閃逝般,在競賽場上消失無間。”
  “只是他們驕傲,而發生錯誤。”夜子在心里警惕著自己。
  “哈哈……!驕傲?有誰人對自己實力不驕傲,新秀你也不例外,將會在競賽中失敗。”
  “巨人多謝你為我著想,但請為你的前途擔心吧!”此時,摩天鼓動著雙手,在掌心中有紅光擊射而出!落向土牆前,隨之,土牆四周便烈焰沖天,發出爆栗辟啪之聲。
  “新秀,這是我的絕技‘离火卦術’,好好嘗嘗身在火爐的滋味吧!”
  “停止!停止!”從遠處傳來喝止的聲音。
  “新秀,你的經理人救軍到了。”摩天慢慢收起法力來,手負背后傲視著遠處跑來的人。
  一瞬間,電光火石,四周的火焰和土牆消失了,夜子和支持者們現出身來。
  “你們為何在這里進行私自斗法?”
  摩天与夜子兩人默然著,只見一位肥胖身材的中年人,負著百磅的体重,像皮球般彈跳而來。
  “摩天,你是資深選手,為何在這里進行私自斗法?”胖子嚴厲地責罵說。
  “杜爾!你看見我們斗法嗎?”摩天瞪目的說。
  “哼!杜爾,你應該問自己公司選拔出來的那位新秀。”頓了頓“你所經理的新人里,沒有一個可与我相比,我又怎會和他們私斗?”
  “那么說,你們沒有私下斗法,也沒有犯會規啦!”經理人杜爾恐怕夜子也犯了規,被剝奪參賽資格,連忙把對話完結了。
  “杜爾,我沒空閒和你說話消遣……。”摩天傲慢地轉身便走,臨行前還冷眼一掃夜子,桀傲非常。
  “摩天真無禮,再見也不說一聲,真目中無人。”
  “杜爾先生,摩天的傲慢,是因為他擁有實力才有這种無禮的態度。”
  “夜子你為何為摩天說好話?”杜爾惊奇地問。
  “因為摩天真是一個強勁的對手。”夜子回想剛才比試法力,摩天不揮一手,只是眼神一掃,便迅速發出法術,運用揮洒自如,自己稍一分神,差點敗在他手上,如在競賽場上再次遇上,必定要集中精神的對付,夜子想到此節,手心也沁出冷漢淋漓。
  “降龍回合,作最后召集。”召集廣播的聲音向起,使得四周聲音回蕩。
  “夜子,召集時間到了。快點到大會報到吧!”
  “是!杜爾先生!”夜子向眾人道別后,快步進入會場,只留下經理人和支持者們吶喊助威。
  “加油夜子!加油夜子!”
  太陽散慢地升到天中,在正午的時分,陽光開始活躍起來,沒顧忌地東奔西竄,走到每一角落去,那圓鑊形的天師競技場給陽光所占領,陽光好象比那些競賽選手更躍躍欲試,比那欣賞比賽的觀眾更瘋狂熱烈,但陽光還有一項重要的任務,便是作爭霸占術王位的見證……
  “嘩!”全場觀眾見占術王登場,都紛紛站力歡呼,尤其那些女性的觀眾,看見占術王的英俊,如著魔般失去理性地狂呼。
  “他就是那‘占術王’?”夜子敬仰地想。
  “哼!靠樣子來取笑嗎?”摩天不是味儿的心里說。
  “嘩!占術王真是俊朗不凡。”夜子的支持者們贊歎。
  “喂!你們忘了是支持夜子嗎?”經理人杜爾說。
  “是……是……我們絕對支持夜子的。”各人都伸舌地作著怕怕樣子。
  “排行第一的云中道人是個高手,夜子沒有把握能取胜,尤其他那神秘的絕技……。”杜爾擔心著。
  “杜爾先生!夜子是有實力和年輕的選手,你不用擔心吧!”支持者异口同聲的說。
  “其他的敵手也實在是太強了。”杜爾說。
  “你那么擔心,不如我們用吉卜賽占術,占出比賽結果好嗎?”
  “你說什么話?你忘了大會規例嗎?”杜爾責罵著。
  “你是說,如果占卜比賽結果會遭受大會的死亡咒語嗎?”支持者們說。
  “那不是嗎?”
  “但,沒有人知道這傳說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從前我公司里的一位新晉選手,因偷偷占算結果,而被死之詛咒……那選手還是我弟弟……!”杜爾回憶著過去的慘痛記憶。
  “噢!對不起!”支持者們沉默下來。
  “各位選手,這回合的賽例与以往相同,哪一位最先离開迷宮和捕獵最多妖獸的,便誰是占術王。”司儀說。
  “當各人進入天師競技場地下迷宮后,各選手的生死,大會是沒有責任保障,各選手可以自有卜捕獵妖獸,沒有特定的規例局限選手們的賽程……”
  “那么說,競賽中便可不擇手段,罔顧他人了。”在場觀眾議論紛紛。
  “各位觀眾第十五屆占術王爭霸即將開始。”當司儀宣布后,競技場中央,變幻出一道門來,門里露出一行石階向下走,進入一處幽暗异域去。
  “各位選手!起步吧!”司儀手一揮,比賽正式開始。各選手和上屆的占術王同時展動身形,爭取進入迷宮的有利位置。現場觀眾狂呼著,騰沸的情緒,如瘋狂地失去理智。
  “各位觀眾請抬頭看天上的顯象幕。”司儀高吭的聲音在叫嚷,刺激在場觀眾們的情緒。
  “看那天幕!”鑊形場的空中垂下環型天幕,讓在座的觀眾可以在三百六十的角度里。欣賞十一位選手進入迷宮后激戰的播放。
  “占術王加油啊!”“摩天!努力奮斗!”“夜子必胜!”場中觀眾看著戰斗的播放,在為自己所擁護的偶像打气。
  迂回曲折,幽玄陰深的地下迷宮,群魔在蹲伏著,大會安排了上万只饑餓怜怜的妖獸,在等待選手們作午餐。
  “噓!五行火象!”一串熾烈的赤火,直線般射入黑暗里,照亮角落四周都通紅了,此時一頭全身黑毛的妖怪赶命的跑出來,向著夜子齔裂著尖銳的獠牙,准備扑擊。
  “嘿!只是小丑一只,五行木象……”夜子咒語一出,從黑暗中迅速地蔓延著墨綠的樹网,組建成一個巨形樹牢,把夜子和妖怪也圍了起來。
  突然樹牢中顯現了數十只黑毛妖怪來,每一只長相都奇形怪狀,沒一只是相同,唯一相同處,便是那副凶惡妖异的表情,它們在發出凄厲的叫囂,如想生噬人們般恐怖。
  “一共是三十九只……一次過把你們狩獵,可以省卻了時間。”夜子話說完后,立刻涌身到空中,群妖見她展動身形,也不甘后人的躍起狙擊。
  “嘿!”夜子嬌喝一聲,頓時全身下沉,越過上升的群妖們。半空的群妖只是錯呆的望向下墮的夜子,憤怒的張牙舞爪。夜子的動作全是誘騙它們躍上半天,好讓自己在地上仰視它們,群妖在半空中,無從借力,夜子便有机可乘了,從低角度,找出它們的弱點。
  “五行金球,發射!”夜子再次施發咒語,轉眼間她手中激射出十枚金球來,從不同角度襲向半空中的妖獸。“轟……轟……轟……!”連球爆發。
  隨后,爆聲四起,半空群妖紛紛中彈,落向樹牢所織成的樹网中。“收!”夜子迅速地施法收起樹网,輕易而舉地把群妖狩獵光淨。
  “用上了半小時,已經狩捕了九百八十一只妖獸,比預習時快了零點二秒……”夜子計算著收獲。
  “啊!救命!”陡然間遠方的黑漆深處,傳來慘烈的呼叫聲。“救……救命……命!”
  夜子机敏地拔身跳進發聲的暗處,在微弱的光下,看見一團袑騑陷釭獐o鐵,正在吞食一名選手。
  “排行第九的狄菲……。”夜子惊愕。
  鐵獸發現還有其他人類的聲音,便循聲來追,气勢凶凶的流動著廢鐵的身軀而來。
  “五行水卷!”兩柱白色的水卷疾牽向鐵獸,阻擋著它的來勢。夜子便趁机會,全身向后彈退,避開鐵獸瘋狂的來勢。“呀!”當夜子迅速倒退時,突然背后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把它向前反推,力度威猛。夜子在心神未定間,給偷襲,全身只好給背后猛力牽引,不退反向前沖,撞進鐵獸的怀里去,還給鐵獸借机反抱著不放。
  “是誰?是誰偷襲我?”夜子怒哮著。
  “嘿……!”黑暗里傳來一聲冷笑后,便沒了蹤影。
  夜子給鐵獸抓著了,脫身不得,看見它張口來噬,令夜子戰斗神經強烈反射,立刻鎮靜心神,把全身幻化成一蹲鋼石,防止給鐵獸撕碎肉身。鐵獸齔裂著夜子,給她堅硬無比的身体,碰碎了牙齒,鐵獸用盡力量也動不了夜子分毫,狂怒异常。
  “金身化水!”鋼石夜子喝叫后,全身鋼質立刻溶化成水,從鐵獸臂灣內瀉流入地,便隱沒土中。
  鐵獸呆看空抱的手臂,奇怪著食物為何會失蹤。
  “烈火克金!”突然鐵獸火焰四起,把它燒得吱吱怪叫。夜子隨后從土中鑽了出來。
  “蠢材!”夜子從土中冒出后,准備把鐵獸收起。
  此時黑暗四周,隱隱沁透著淡淡的白霧,一眨眼間,結聚濃密,迅速的蔓延整個空間白茫茫一片。
  “什么妖怪出來吧!”夜子沉著冷靜地等待突變。
  那片片白霧把正燃燒火旺的鐵獸也包沒了,連一點火光也吞沒了,透不出一絲光芒來。
  “你是排行第三的新晉夜子嗎?”濃舞里漸漸現出一位穿白禮服,黑長發的英俊男子來。
  “噢!原來是占術王!”
  “夜子剛才的應變技巧很好,反射神經也很敏銳,能迅速地解決危机而再作反擊,這一點看出你的优秀!”
  “多謝贊賞!”夜子面紅耳赤的說。
  “不過,你的技術也太殺傷力了,殘害了很多生命。”
  “占術王,你的說話是什么意思?”夜子并眇著他說。
  “我們只是比賽,用不上殺害生命來奪取胜利!”
  “那么你的神秘技術,不是用來取胜的嗎?”
  “哈哈,這些白霧談不上什么神秘……”
  “你說……你的絕技便是這些白霧嗎?”夜子看著漂浮空中的薄霧,用手煽動著,在黑暗里的白霧,黑白分明,夜子感覺奇异的問:“霧?能殺敵制胜嗎?”
  “我沒有殺敵!”占術王輕輕地一笑。
  “我不相信你不殺敵能取胜?”夜子搖著頭。
  “我從來也沒有殺生,只是引領它們到達一處安詳的地方。”占術王閃耀著純洁的眼神。
  “是……是真的嗎?”夜子看見他眼光正气,說話誠實,不像在欺騙自己,便有少許相信他了。
  “這白霧一點也不神秘,也不是絕技,只是要仁慈的心,便能控制。”占術王爽朗地笑笑,“這個白茫茫的世界里,是無爭、無欲、無求的樂土,非常安詳宁靜,進了霧了妖怪群,受這環境的熏陶,凶殘的性格也淡化下來,都自愿留下來生活,避開現實的殘酷世界……。”
  “妖獸怎能在平靜中生活,它們是好勇斗狠的。”
  “好勇都狠的是人類,現在的正邪對立,不是人類創造的嗎?”占術王惆悵地說。
  “我……我們制造對立……。”夜子初接触這理論感到愕然。占術王緊接著說:“因為對立才能特出人類的偉大,去戰胜對方,便受同類的敬仰,這一切是不平等的。”
  “你的意思是人和妖是沒有對立,相反是平等的嗎?”
  “哈!你真聰明……”夜子回想自己小時候的經歷,人類的同族也一點沒有公平的對待自己,一點都不平等。
  “那么人類和妖獸有需要自己的樂土嗎?”夜子問。
  “沒錯,我是引領需要樂土的人和妖……”夜子沉思占術王的說話的理論而呆立著。“夜子!小心呀!”占術王惊呼著,迅速地從濃霧中扑向夜子來。“是偷襲嗎?”
  隨后突然一聲轟隆巨響,夜子剛才所站立的位置,被一閃雷電擊中了,發生強烈爆炸,把夜子和占術王一起給沖擊的气流彈高到半天去。
  “白霧!”占術王身在空中,仍然清醒,看見半空的夜子給气流沖擊翻滾,知她是昏暈了,便命令白霧去救援半空的夜子。
  “嘿……!霧中道人,你中計了。”黑暗角落里傳來說話。“你……摩……?”占術王錯愕問,給一閃從黑暗里划出的閃電所擊中,立刻火光四起,消失粉碎,被爆破四散著。
  “呀!”觀眾看見天幕直播這一幕情景,都站立著尖叫起來。
  “霧中……,今日你的殲滅,只怪自己太仁慈,竟然把防身的白霧,用來救援競爭對手……嘿!”無情冷笑。
  這剎那間發生的變故,占術王想也想不到,自己是這樣簡單的被偷襲,便消失在世界……。
  此刻占術王的白霧托著夜子降到地上,慢慢便在黑暗中如失主宰般散開去。當白霧散開,便顯露了在霧中生活的千多只妖魔來。
  “嘿……!有便宜可拾了。”冷笑聲說。
  千多只妖獸呆立當場,對眼前的變化,如在作噩夢。
  “地陰卦街!”冷笑聲咒出法術,立時妖獸群所立的土地下陷去,漸漸形成漩渦,迅速強烈的吸力,一口气把群妖吸進到漩渦中心,群妖只是發出慘烈的悲鳴,面上流露絕望的可怜,以往凶殘的性格,不知到了那里去。
  “卑鄙小人!你是誰人?”一串烈火射向發出法術的黑暗角落處。“蓬!”赤火落進黑暗中爆發點點星火,赤光乍現下,照出一高昂身型在疾退去了,沒入黑暗里。
  “是……摩天!”夜子怒忿的哮叫。
  夜子被爆炸气流沖擊到半天,在半昏半迷間,看見占術王給消滅掉,內心一陣激動,只懂張口呆看瞬間的變故。一切只在剎那間發生和完成,都不讓人喘息過來。
  夜子知道剛才自己是從地獄的邊緣走了出來,占術王為救援自己而葬送了性命,自己才能活回來,是他一念的仁慈而犧牲,他做錯了嗎?
  夜子落寞地坐在地上。“是什么東西?”夜子發現自己坐在一件物件上,便拾起來看看。
  “哦!是平安符……!”夜子從地上拾起支持者所送的禮物,看見平安符的小鏡面上倒影著自己面孔。她看見一雙水零零的眼珠,不斷滾動著珍珠似的淚水,她堅強的心,一下子崩潰了,抱著平安符在痛哭,她始終是一位年輕無知的少女,怎么能承受殘酷的壓力……
  “為什么我在哭泣呢?”夜子自己也不相信會為這經歷而哭泣,自小從學院里訓練冷漠的情感,沒有嘗過一絲人情的溫暖,畢業后投身競技場上,遇過無數人情冷暖,奸狡殘殺的經歷,自己的心也訓練得如鐵石般厚,那“哭泣”的情感也在身体消失似的,但此刻給占術王的仁慈理論所感動后,發覺自己還擁有世人失去了的情感,她的內心慈悲也給召喚醒來。
  “這些爭逐的日子,從前的我是十分向往,但現在……”從前的一切,因為生活而盲目的去做,今天的醒覺才是夜子的開始……
  “其實我生存的目標,都是想找尋一片安靜的樂土呢!為何還在這里做戰斗的傀儡呢?”夜子勇敢的站起來,立正美妙的身軀,閉起雙目,舉手過頭,口中在召喚。“人和妖都是有生命的物体,都是平等的,我要用仁慈為他們尋求樂土。”一刻間,黑暗中四散的薄霧,逐漸的結聚起來,圍攏著夜子,迅速的隱沒了,只留下淡淡的白霧。
  “豈有此理!”摩天狼狽地在地上爬行著,他滿身傷痕,苟且殘存的掙扎著,他身周圍滿是眼光焯焯、饑餓怜怜的妖獸群,准備扑擊摩天。
  “下流無恥的巴侖祭師!”摩天痛恨地狂叫著。
  他如此劣景,是報應目前。他給排行第四的罷侖祭師所設下的陷阱偷襲成功,全身重傷,動彈不得,現在還遇上妖獸群的圍攻。
  “丫……丫……”妖獸群作出攻擊的信號。
  摩天躺臥地上,不甘心的瞪眼看著妖獸步近身邊來,把自己撕裂噬食。突然群妖身旁彌漫繚繞著絲絲淡霧,漸漸由淡轉濃,迅即地結成白霧,把群妖吞沒了。
  “是……是霧中道人……”摩天震惊地詫异。
  “你……為何懂這絕技……”令摩天更惊訝的隨之而來。只見濃霧中珊珊地走出一位清爽煥發的少女來。
  “夜子?”摩天顫抖著,心想她是复仇來的。
  夜子慢步的走到摩天身前,徐徐張開五指爪向他,摩天顫抖著閉上眼睛,等待夜子用殘酷的報复手段來懲罰自己,但等了一回,摩天沒感到任何痛苦的折磨,只感到夜子把自己拖行著走,他好奇的張眼來看。
  “你……你為何不殺我?”
  “我為什么要殺你?”
  “我曾經偷襲你,你才來向我報仇……”
  “嘻嘻……我以往是那么殘暴嗎?”爽朗地笑。
  “你……你為何懂得霧中的絕技?”
  “就因為‘仁慈’嘛!”
  “‘仁慈’?我不相信!”摩天目瞪口呆猜疑著。
  夜子苗條亮麗的身軀隨手牽著巨大的摩天在走著,她的力量是從何而來的呢?真是‘仁慈’帶來的嗎?她散發著占術王的白霧,在迷宮里迅速地轉著,一路上吸納著那些可怜孤獨的妖獸,給它們一片樂土,在競技中的選手看見此情景,只是在錯愕著,都感到這是不可思議的一幕……
  “嘩!新一屆占術王誕生了。”天師競技場中的司儀在宣布著。全場的觀眾也歡呼震天。
  只見迷宮的終點大門開處,夜子盈盈地走出來,此刻引起全場轟動。
  “夜子!”全場的支持者都開心得狂叫。
  “我很有眼光,沒有看錯人。”經理人杜爾滿意說。
  “新一屆占術王,可以得到丰厚的獎金外,更可以代表全部占術人,當上他們的首領,進住堡壘宮殿……”就是這些名利的魔力,吸引著貪心的人類,不顧生命和他人生命來爭奪,是多么的瘋狂。
  “咦!夜子拖著摩天嗎?”全場呼叫。
  夜子微笑著,沒有理會觀眾的喝彩,只是抓著摩天走向占術王的黃金寶座。
  “夜子隆重地登場了。”司儀宣布。
  出人意表地,夜子把摩天輕輕地扶上黃金座椅上,讓摩天坐下來。“摩天!你的愿望達成了,這占術王的榮譽是你,這是你夢想的樂土……。”
  “是真的嗎?”摩天興奮得難以置信。
  “夜子!竟然放棄占術王的榮耀?”全場轟動惊歡。
  “因為我要尋找自己的樂土……!”夜子自說自話。
  白霧又再次彌漫,盤繞著夜子,轉為濃密,冉冉升上半天去,消失在青空中,我想夜子是去找尋她的樂土,快活地過著新生活。
  當每逢春回大地,迷霧散發的季節時,你會否在霧景中碰上了笑面迎人,笑聲爽朗的夜子……
                   (end)

                    后記:

  時間不斷順著地球運轉而去,占術人這故事已經連載至完結篇了,其實這故事的產生,是在三四年前參与某漫畫同人志組織而初步构思,但未能實現,直至現在才有机會重見天日,把故事設想完整,以小說形式發表,令我非常高興。這故事發生在一片弱肉強食的時空里,每人想逃避現實去尋找“樂土”,正如我們現在的世界,人性失去很多,尤其“愛”這罕有的偉大,希望人們早點醒覺吧!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