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大鵬展翅


張文武

秘訪010基處

  兩星期后,我國即將進行舉世矚目的飛人環球飛行試驗。中央電視台委派我隨同几位領導前往010基地采訪。我是經過嚴格的審查后才獲得這一珍貴的机會的。
  在北京上了專机才得知,同行的有中國宇航局局長鄭平、國家安全部主任肖意及其他隨行人員共六人。飛抵蘭州軍用机場后,我們被接送到一個兵站,這里駐兵甚多,戒備森嚴。我們將從這里踏上通往基地的軍列。在入站口,警衛先在光碼机上檢驗了我們的特別通行證,又驗了手紋,進行了腦電波頻譜分析,三者均与電腦所存信息一致,才給我們每人另發了一張通行證。那么嚴格的審查生平還是第一次。
  我們坐電梯向地下深處走去,隨后坐上地鐵,乘著軍線專列向前疾駛。
  机會難得,我走進鄭局長的包廂,肖主任也在。
  “噢,武笑云武大記者!請坐請坐。我知道你肯定會來的。來來來,請喝茶,這可是絲綢之路上特有的三炮台啊。”鄭局長熱情地招呼道。
  鄭局長個子不高,一米六五左右,圓臉略胖,50多歲,滿面紅光,精神健旺,滿頭黑發。通過飛机上的交往,我覺得他為人隨和,也很健談。肖主任細高個儿,長瘦臉,二目有神,不太愛說話,似乎時刻在警惕著什么,大概是職業習慣吧。
  我問:“鄭局長,這次飛人環球飛行試驗有哪些意義呢?”
  “記者同志,你知道,人類已經登上了月球,飛船也已經成功地自火星返回地球,還建立了人造生態衛星,初步實現了在地球外定居生活的理想。我們坐飛机、飛船可以飛行,但天空飛翔的鳥仍然使我們自愧不如。我國的‘大鵬計划’正是要實現這一夢想:讓人類像鳥一樣在天上自由飛翔。人穿上飛行衣就能飛行,不需要其他工具。”鄭局長談興一起,神采煥發,充滿了自豪。
  “那它主要有哪些技術上的突破呢?”
  “這方面東西可多了!飛人系統涉及諸多尖端科技。首先它体積极小,不可能采用傳統的動力裝置。我們采用了衛星微波輸能技術,也就是由空間站在地球外把太陽能轉化為電能,再通過衛星把電能轉化為微波能,定向向目標區發送。飛行衣接收微波能,就可以自身不帶能源卻能持續飛行。當然它自身有儲能裝置,可保證三個小時的飛行。克服重力是飛行的永久課題。我們用的是微型超導電机,它以微波能為動力,在計算机控制下,向指定方向高速噴出气流,從而實現飛行動作。等看了飛行表演,你肯定會感歎科技進步之神速的!咱們這么簡單說說容易,‘大鵬計划’用了我們整整十年時間!它涉及到智能控制、微電子技術、超導技術。空气動力學等方面大量的技術攻關。”
  我做著記錄,心里琢磨著几個技術名詞,暗歎自己知識面的狹窄。鄭局長湊過來看我的裝備:人一說話就會變成文字顯示在記錄儀屏幕上,圖像文字俱全。鄭局長笑著說:“不得了!不得了!我說話得小心了!不過我倒希望你多宣傳宣傳另外几項技術,好給咱們國家多賺些外匯啊。”
  “要進行環球自由飛行,導航定位很關鍵。我們用gps和捷聯慣導相結合的組合導航系統,它能精确地實時地給出經緯度、海拔高度、姿態、運動速度、加速度等多种信息,定位精度達到1米,用的是我們國家自己的全球定位系統。這樣,我們的飛人飛到地球的任意角落都不會迷路的。”
  “他們每人都配備了世界上最先進的宇用通訊系統,能夠与世界上各個民族的語言互譯。它的大小跟我們的眼睛差不多大,戴在頭上。
  “另外一點是聲音屏蔽技術。一般的飛行器雷聲轟鳴,飛人系統飛行時人耳卻听不到什么聲音。這歸功于聲音屏蔽技術,它把動力系統產生的聲頻噪音抵消轉化,剩下的只有超高頻超聲波,定向射出,人耳自然就听不到什么聲音了。”鄭局長喝了一口三炮台茶。
  “飛行衣穿著能舒服么?”我問道。
  “你也許有机會穿著試試。它是皕羈睎膋滿A由多种特殊功能材料做成,這些材料可以自動調節溫濕度。”
  “再過十分鐘我們就到達目的地了。”肖主任聲音不高,但挺嚴肅他說:“武笑云同志,飛人系統的某些技術和010基地是我國重大國家机密,b國一直想獲取這方面的情報,沒有得逞。希望你注意保密工作,發回去的任何材料必須先經過保密審查,報道也要慎重。”
  我點頭表示同意,刨根問底儿的興致被潑了冷水,心中暗想:只怕這次采訪成果要化為內參資料了。
  鄭局長則笑著說:“飛人系統當然有重要的國防价值。不過我們已經開始將其中許多技術轉化為民用品,也即將推出民用飛人系統。想想吧,五年之后,天上會有很多人与鳥儿一起自由飛翔!”
  經過一個半小時的旅行,也就是坐軍列走了約800千米后,我們終于到達了010基地。坐電梯升上地面,我的心按捺不住地激動起來:神秘的010,究竟是什么樣子呢?
  再次驗明身份,我們走出那道厚實、沉重、神秘的大門。有四人前來迎接。最前邊是高大威武、聲如洪鐘的基地葉司令員,另一位是黃總工程師,像是江南人,60歲左右,滿臉典型的科學家特征。葉司令爽朗地笑道:“歡迎歡迎!歡迎鄭局長。肖主任還有武大記者及諸位蒞臨指導!”
  我們坐進一輛外形奇特的汽車,遠看活像一團兩米多高的灌木叢,偽裝得太像了,綠色中點綴著朵朵白花,与周圍的景致渾然一体,挺富有情趣的。汽車在灌木林中無聲無息地穿行。這大概是我們國家最先進的用水作燃料的汽車,跟北京的水力汽車不同的是,几乎听不到一點汽車開動的聲音。道路是軟軟的草地,或許是人工消振仿生草皮吧,汽車走過后,真看不出哪儿是草地哪儿是道路。
  我好奇地打量著四周。這里是祁連山群山深處的一個盆地,四外山峰高聳入云,几個山頂上戴著雪帽,夕陽映照下,閃著或銀白或火紅或金燦燦的光芒。前邊有一片蒼翠欲滴的山包,看不到什么發射架和其他人工建筑。這活像一次野外旅行。我心想:大概离基地中心還遠吧。
  可就在這時,黃總工程師他們已經起身离座,說道:“到了到了,請諸位貴客下車了!”
  我心中一惊:車只不過停在山包下的樹林里,怎么就到了呢?這山坡挺陡的,有七八十度吧。現在是夏未,天地間的一切都在顯示著生命的活力和即將到來的秋天的收獲。
  我們下了車,汽車便向山壁開去,一面洋溢著生命之綠的大門奇跡般地閃現出來,吃進了那團帶我們來這儿的“灌木叢”。我猜想:這山包大概就是基地中心吧。
  我們依次走進密林深處那扇原本不見的綠色之門。
  葉司令問我:“大記者,有何感受?”
  我打量著寬敞明亮的通道,笑道:“如進世外仙洞,真是意想不到,意想不到!這是一座山呢還是一幢樓呢?”
  葉司令哈哈大笑起來:“說山也行,說樓也罷。這是我們的生態大樓,樓內工作,樓外青山,可作掩体,可產水果,一舉多得呀!”
  我們穿過短短的通道,眼前豁然開朗。這才像是基地中心的樣子。高大寬敞的總控中心,室內如同室外一樣陽光明媚。奇怪奇怪!黃總走在我身邊,見我迷惑,解釋說:“我們用光纖系統把太陽光引進室內,還可以儲存陽光以備后用呢。只要不出現連續20天以上的陰天,我們這儿就一直是‘佛光普照’!”
  010基地与我采訪過的其他几個基地大不一樣。神秘的飛人實驗基地,此番來訪,三生有幸!可惜不允許我室外攝影,室內倒沒什么限制。領導們開會部署有關事宜,我則爭取到了采訪飛人探險隊隊員的机會,不過有肖主任和黃總陪同。有肖主任在場,總讓人感到國家机密的分量。
  飛人探險隊由四人組成,他們是:常志斌、王開天、趙思宇和孟飛,都是精明強干的棒小伙子。常志斌是隊長,睿智的目光中透著沉著老練,談話時思路清晰嚴密。王開天敦實強壯,有著東北人的豪爽。趙思宇則平靜和善,似乎總在想著什么問題,臉上挂著問號。孟飛是四人中最年輕的,24歲,有著包藏不住的活潑俏皮勁儿。
  我得知,他們已經封閉學習訓練了近四年時間,其間從未踏出010基地半步。不過,他們即將創造出人類前所未有的壯舉。
  即將离開010基地,我很遺憾未能穿上飛行衣過把癮。肖主任告誡我說,寫基地的外觀不准實寫,把別的基地的情況挪過來就行了,讓那些間諜衛星在中國的大地上尋找010去吧!
  我回到北京,著手准備飛人探險隊環球飛行試驗的現場報道

轟動世界的環球飛人試驗

  公元2058年8月:日,全世界的目光聚焦于古老的北京天壇。通過環球通訊网絡,將向全球現場直播這次中國飛人環球飛行試驗的盛況。我來到中國宇航局測控中心作現場采訪報道。
  北京時間下午5點,中央電視台就開通了直播節目,還設有熱線電視電話,觀眾可以直接与航天專家們交談。
  此時的天壇公園熱鬧非凡。古老的祈年殿在湛藍的天宇下帶著几分神秘和庄嚴。飛人探險隊隊員常志斌、王開天、趙思宇、孟飛身著柔白色的飛行衣出現在殿下的圓台上,開始做准備活動。大殿周圍密布警衛,人群站在大殿圍牆外,許多人拿著電視電話,為的是既能目睹飛人起飛,又不誤電視轉播。
  測控中心里人們緊張地工作著。葉司令和黃總任現場總指揮,鄭局長。肖主任和軍委等部門許多人出席。
  肖主任問葉司令:“飛人探險隊如遇意外,應急措施有哪些?”
  葉司令道:“他們每人配有宇用表,我們的環球定位系統和偵察衛星會一直保持跟蹤。試驗路線上分布著我們的緊急救援部隊,隨時待命。從技術上說,我們充分考慮了生命保障系統的可靠性。”
  大廳里回蕩著各處准備工作就緒的回答。
  人們越來越興奮地期待著起飛時間的來臨。
  17時30分,電視中傳來主持人江波那清脆悅耳、鏗鏘有力的聲音:“觀眾朋友們,18點整,中國飛人探險隊將從天壇出發,開始激動人心的環球飛人飛行試驗。請記住這一光輝的日子,在這一天,人類將實現像鳥一樣在天上自由飛行的夢想。中國宇航局和國內諸多科研机构歷經十年奮戰,終于研制成功‘大鵬一號’飛行衣。它体現了我國在超導技術、微電子技術、智能控制、智能材料以及航空航天技術領域的總体水平。該飛行衣系統擁有卓越的生命保障系統,可以自動調節衣內溫濕度。它采用gps也就是全球定位系統与捷聯慣導相結合的組合導航方法,以微波為動力,通過衛星遙送能量,使它可以全天候持續飛行。
  “現在飛行員已經做好起飛准備。飛人探險隊即將于北京時間18點從天壇出發,向南飛越中國大陸,攀登珠穆朗瑪峰。然后直飛赤道,再沿赤道往東飛行,飛越太平洋,到達西經64度,然后穿越南美洲,穿越南极,再往北飛過大洋洲,再次飛過北京,經過北极,穿越北美洲,南美洲,南极,最后飛回北京。這次飛行計划用40小時完成。”
  “一分鐘准備!”
  祈年殿周圍的人們屏息以待,許多人准備好了照相机和錄像机。
  18時整,測控中心黃總下令:“起飛!”
  四個白色飛人整齊地從祈年殿圓台上緩緩升起,那么輕盈,那么悄無聲息。人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四個飛人仿佛沒有重量似的漂浮在空中。
  四人開始進行飛行表演。他們繞著天壇飛了起來,弧形繞動,迅疾轉体,伴著漂亮的滑步動作,如同空中花樣溜冰表演。
  “總部呼叫飛人一號!”
  “一號明白,飛人探險隊一切准備就緒。”飛人一號就是常志斌。
  我站在總控室里插空說:“飛人一號,請你們向全國和全世界的觀眾朋友們說几句話。”
  常志斌說:“我們即將實現人類自由翱翔藍天的夢想,我相信在不遠的將來,會有更多的人將和鳥一樣在天空中自由飛翔。”
  飛人二號輕松自如地在空中邊翻跟頭邊前進,他越翻越快,簡直讓人眼花鐐亂,“我高興得要變成孫猴子了!”我听出來這是孟飛,那個俏皮活潑的年輕人。
  飛人三號四號跳起雙人舞,姿態風趣幽默,博得眾人喝彩,他倆說:“用我們的智慧和力量,開創人類更加自由、幸福、快樂的明天!”
  天壇公園里人們歡呼起來。四人開始編隊飛行。他們的身体平躺,像一朵梅花忽升忽降,左右飄轉,一下子又散開來像一只只靈巧的小燕子追逐嘻戲。最后他們首尾相聯,像一條白龍在空中舞動。
  18點20分,他們飛上高空,向珠峰進發。
  四人不時變換著隊形飛行。
  江波繼續解說:“觀眾朋友們,飛人探險隊已經開始了漫長的征程。他們的下一站是珠穆朗瑪峰。現在他們的飛行高度是2000米,時速為1200千米。
  “我們的熱線電視電話將在整個實驗過程中保持開通,熱心觀眾可以向直播問的專家、教授提問題。幸運的觀眾將有机會得到此次活動的精美紀念品。”
  電視的一角出現一群中學生,其中一個少年問:“飛人是怎么飛起來的呢?怎么沒有聲音呢?”
  徐教授答道:“飛人用的是微型超導電机,它接收微波能,把空气高速噴射出去產生推力。飛行衣四周有許多這樣的裝置,由衣上計算机控制推力的大小和方向,這樣一來人就可以在空中飛翔。沒有聲音是因為它采用了最先進的消除聲音和轉化聲音頻率的技術。”
  又有人問:“剛才听說飛人導航用的是gps和捷聯慣導,這是怎么回事?”
  徐教授答:“哦,現在的長途交通工具像飛机、汽車、輪船甚至導彈、衛星都廣泛應用gps和捷聯慣導組合的導航定位方式。gps是全球定位系統的英文縮寫,它由空間導航星座、地面監控站和信號接受机三部分組成。gps系統可以實時地、准确地給出位置、速度和時間信息,可以為各類用戶提供全球全天候的高精度導航。它的精度不隨工作時間的增加而降低、但它是按外來信息實現導航的,是非自主式的,在強干扰下有可能不可靠。而捷聯慣導系統是自主式導航系統,功能比gps更全面,還可以給出姿態信息等。二者相輔相成,用gps的高精度導航信息修正慣導系統,可以大大提高其基准精度,而在快速飛行或強干扰情況下,用捷聯慣導系統輔助gps跟蹤導航衛星信號,可提高其可靠性,這樣更有利于實現全天候的准确定位与導航。我國的gps系統和捷聯慣導相結合的組合導航的定位精度目前最高可以達到動態目標半米之內。”
  ……熱線電視電話一直不斷。
  飛人探險隊在高空快速飛行。這才是真正的大鵬展翅,翱翔藍天啊!他們在夏日的晚霞中掠過廣闊平坦的華北平原,看到婉蜒如金色絲帶的黃河,真是心曠神怡,飄飄欲仙。中原大地晴朗多云,晚霞如錦,夕陽如血,常志斌他們簡直進入了夢幻世界。他們在奇幻玄妙的云層中穿梭,不時俯瞰腳下蔥綠的大地,仿佛看著一個個精巧別致的微縮景觀。
  飛越中岳嵩山,掠過太行山脈。前邊的山更秀更美。寬廣浩蕩的長江也如一條銀練,兩岸點綴著數不清的明珠。此時夕陽西沉,天公正在藍色天幕上即興揮洒出雄奇壯麗變幻無窮的晚霞圖,令我們的白色飛人個個興奮不已,贊不絕口。
  耳机中傳來總部的指示:“前方進入雷雨區,請提升飛行高度!”
  黑壓壓的云城与他們同一高度。雷聲隆隆,電光閃閃。
  常志斌說:“二號、三號、四號注意,啟動聲音屏蔽系統,飛行高度提升2000米。”他率先提升飛起,孟飛和趙思宇緊隨其后騰空飛到白云上邊。
  “慌什么!”王開天大聲說:“好不容易來到天上,我要試著闖闖雷雨云,也當當雷公電母!”
  只見他箭一般地射入黑黑的云層中。
  總部里大家都吃了一惊。閃電電壓极高,飛行衣若被擊穿,后果不堪設想。這個莽撞的王開天,怎么如此异想天開。監視屏上王開天開始還站著飛,手舞足蹈,几個炸雷過后便躺著飛了。
  “飛人一號,飛人一號,請回援飛人三號!”黃總急切地呼叫。
  常志斌他們這才發現王開天沒有隨隊飛行。此時他們已經飛出雷雨區,在迷霧中穿行。很快他們發現了像天狗儿一樣蜷縮著的王開天。三人飛攏過來,圍著他呼叫:“王開天!王開天!”
  王開天伸著懶腰立了起來,說:“啊,天晴了?好響啊!好響!轟!轟!”
  眾人大笑起來,總控室里人們也松了一口气。
  王開天說:“電母沒有追上,雷公倒先把我震暈了過去。”
  “雷電若是真劈著你,只怕你早完蛋了!”趙思字說。
  “總部命令,總部命令:今后未經批准,任何人不得擅自行動!”黃總嚴厲地警告他們。
  此時已是19點30分,湛藍的天幕上漸漸鑽出一顆顆銀光閃閃的星星,四個白色飛人猶如童話里的白衣天使。他們邊飛行邊做出优美的舞姿,惹得看電視的小觀眾們心里痒痒极了。好几個孩子打熱線說,這比他們做過的最美的夢還美!一個小女孩說:他們飛得那么高,請飛人叔叔給她摘一顆最亮的星星。
  江波饒有興致地解說著:“觀眾朋友們請注意,我們的飛人要吃飯了。專家們說他們將在20秒內吃完晚飯!”
  孟飛英俊的臉龐出現在屏幕上。只見他啟動頭盔上的一個按鈕,一個透明膠管伸到嘴邊,他吸了一下,一個藥片似的東西進入門中。他又喝了些水。
  “完畢!”孟飛向觀眾搖手致意。
  “十三秒鐘!我很奇怪,徐教授,他們吃的什么呀?”江波問道。
  徐教授說:“他們吃的是‘高能營養片’。我們平時吃的各种東西最終都要轉化為三磷酸腺酐atp,這是肌体的最直接能量。高能營養片就是由atp結晶提純而成的,這一片就含有人体將近一天所需的能量。人再補充些水就可以了。他們喝的水可以由衣內的積水器從大气中獲得,每個飛人始終保持有一升的純淨水。”
  我心里想:這倒省事,人人如此,那將會節省多少時間。只是吃這高能營養片未免缺乏了點儿生活情調。
  飛人探險隊已經飛臨青藏高原。天色已暗,世界屋脊上有一條條挺拔巍峨的黝黑的山脈,許多山峰頭頂雪冠,与高原特有的明淨瓦蘭、銀星閃爍的天空相映襯,別有情趣。四個白色飛人靜靜地前移,与山巒保持1000米距离。一切是那么安詳、靜溢。
  突然,四人的宇用表上的紅燈急劇地閃爍起來,宇航局總控室里警報聲響。四個飛人顯然慌亂起來,似乎個個都在忍受著巨大的痛苦。
  總控室里人們十分緊張。黃總盯著巨型計算机,屏幕顯示:四人遭受高強度電磁波襲擊!
  電視屏上同時出現三幅畫面:一半是探險隊員,另一半是總控室和電視直播間。人們的心全揪緊了。
  四人失控似的在空中左搖右擺。
  黃總果斷下令:“全体隊員注意,斷開gps,采用全慣性導航。啟動飛行衣自身能源,停用微波能。”黃總明白,在強干扰下gps便不可靠了,微波能也可能時斷時續。
  四人慢慢穩定了下來。猛然,他們發現前上方有一個炫目的亮斑在迅速逼近,形如兩個盤子合在一起,圍著一條亮藍色的光環。
  “飛碟!”人們几乎同時叫出聲來。
  總控室里几位老總額頭上沁出了汗珠。葉司令和黃總立即請示軍委領導。那位領導說:“保人要緊,下令吧!”
  電視机前,人們尖叫一片:“飛碟,飛碟!他們怕要遇難了!”但隨即又陷入沉寂,瞠目結舌地盯著屏幕。空气簡直凝固了。
  葉司令下令:“dyia,電磁輻射對抗,電磁屏蔽!尖兵一號、二號、三號,按一號計划行動!”
  我心中納悶,不明白那些指令是怎么回事。
  飛碟已經到達四人上空。屏幕上四人突然消失,人們一片惊呼。隨后,又見到四個白點,漂忽不定地在迅速游動。飛碟向下俯沖,空中出現龍卷風似的空气旋流,想把那四個白團吸走。那四個白團迅速躲避著,但飛碟緊迫不放,好几次罩住了白團,卻怎么也吸不進去。飛碟繞著白團飛了几圈,好像莫明其妙,隨后便上升,光環現出瑰麗的紅色、藍色、紫色,最后現出銀亮銀亮的顏色向遠方漂去。而那几個白團也隨之消失。
  人們盯著空空的屏幕,不安地等待著。
  又過了几分鐘,黃總按下一個按鈕,屏幕上又出現了四個白色飛人,他們揮手向大家致意。總控室里人們長吁了一口气,許多人激動地擁抱在一起。醒過神儿來的人們歡呼起來,一些人竟眼含淚花。江波激情滿怀地解說道:“朋友們!朋友們!我們的飛人安然無恙!從某种意義上說,人類第一次戰胜了飛碟!”
  我忙向黃總請教,以解答我的疑惑。黃總看看安全部主任肖意,肖意說:“已經公之于天下,說也無妨。”
  黃總這才解釋道:“飛人系統啟動電磁屏蔽后,射向他們的任何電磁波均被吸收,無反射,于是在空中消失。我們的三顆尖兵衛星及時地在空中做出假目標,迷惑飛碟。飛碟沒能吸走這些光的影子,便离去了。好險啊!”
  “這兩項技術原本是高度保密的,不到万不得已不准使用。這下子b國間諜將更加鐘情于我們的飛人了。”肖意若有所思他說。
  飛人繼續向珠峰挺進。
  天本該暗下來了,可前邊的山峰卻撤滿柔和的銀光。
  “觀眾朋友們,字航局派來了c’5人造太陽定位于珠峰上空,以便我們可以在明亮的夜晚目睹探險隊員跨越世界頂峰的精彩場面!”
  雄偉的珠穆朗瑪峰雪冠閃閃,直沖霄漢。多少年來,數不清的勇士們為征服珠峰而自豪,也有許多英魂長眠在這里的風雪之中。現在,我們的飛人正舒展雙臂,貼著山体,飛速上攀。他們踩雪踏霧,跨壑飛崖,僅用了20分鐘就已經高舉雙臂,歡呼雀躍在世界之巔。四人在前人留下的登頂紀念塔前駐足,庄重地舉手敬禮。
  “觀眾朋友們,這是世紀之交的1999年12月30h,世界聯合登山隊登上8848米的珠峰峰頂后立下的象征全世界人民團結、友誼、和平、進步精神的紀念塔。讓我們銘記這些人類永琲熔z想,同時也向所有不畏艱險、勇于攀登的勇士們致敬!更祝愿全人類團結一心,不斷登上新的高峰,創造更加幸福美好的未來!”
  “飛人探險隊又要起飛了,按計划,他們將向南飛抵赤道,再沿赤道向東飛行。本次直播到此結束,熱心觀眾可以打熱線電視電話隨時了解飛行情況。歡迎大家明天下午兩點接著收看我們的現場直播。再見!”
  總控室里人們可沒休息,他們將連續工作,直至試驗結束。
  飛人探險隊飛過南海,開始沿赤道由西往東疾飛。
  這次飛行引起了全球的极大關注。通過全球通訊网絡,飛人們听到了世界上160多個國家發來的問候。飛越浩瀚無垠的太平洋,天藍藍,海藍藍,海天相接,海天一色。他們在追赶太陽,接近美洲時終于見到了火紅的朝陽。此時的北京正是万籟俱寂的深夜。
  北京時間8月2日早上6點,他們飛到了預定的經線圈,西經64度。按照預定計划,他們將沿著64度經線圈先飛向南极,再沿東經116度經線圈再次飛臨北京,至北极,經北美洲,百慕大,南美洲,南极,最后回到北京。
  此時飛人探險隊已經飛臨巴西亞馬孫河熱帶雨林區。腳下郁郁蒼蒼,云蒸霧繞。一大群鳥尾隨飛人探險隊飛行,嘎嘎大叫,似乎在評頭論足。看來鳥類的好奇心也不小。他們飛過玻利維亞。阿根廷,穿過連接太平洋和大西洋的德雷克海峽,終于來到了冰雪覆蓋的南极洲。南极洲正處嚴冬,但在這地球上最大的自然保護區,到處都能見到成群嬉戲的企鵝。常志斌他們忍不住超低空飛行,与這些南极紳士們開了不少玩笑。此時已是北京時間8月2日上午11點。跨過南极,他們沿東經116度經線圈向北飛行。穿過茫茫海洋,越過大洋洲和南亞島國,他們又回到了祖國的怀抱。下午3點30分,他們再次飛臨北京上空。
  “同志們辛苦了!”是國家主席在向探險隊講話:“飛人探險隊全体成員們,我代表全國人民向你們致敬!你們和廣大科技工作者為祖國爭得了榮譽,在人類科技史上寫下了光輝的一頁!祖國感謝你們!希望你們不畏艱險,再接再厲,使飛行試驗獲得圓滿成功!等你們完成環球飛行回到北京,我將親自向你們舉杯祝賀!”
  四人見到了國家主席親切的面容。常志斌代表他們說:“請主席、各位領導和全國人民放心,飛人探險隊全体隊員狀態良好,我們一定會圓滿完成任務!”
  “祝你們一路順風,北京再見!”主席向他們微笑著揮手。
  飛過蒙古和俄羅斯,他們來到了北极地區。夏未的北冰洋有許多冰山順海漂流,极圈內則仍是清一色的白色冰原。
  穿過北极,飛過世界上最大的島嶼格陵蘭島,在黑夜里越過北美大陸東部,他們逼近了百慕大群島。
  “你們即將經過百慕大海域,請每隔一分鐘与基地聯系一次!”黃總指示。
  基地的大屏幕前坐滿了專家教授。人們此時又緊張了起來。大家都明白,近百年來,這一帶海域出現了許多怪事。
  “一切正常!天气晴好,海面平靜!”趙思宇報告。
  現在是北京時間下午5點鐘,而百慕大海域卻正是晨曦初顯之時。
  “我們飛抵百慕大海域。”
  “海水幽藍,東方的天空出現魚肚白色。電視屏幕上只見四人距海面約1000米,緩緩移動。人們仿佛在看著無聲電影,而這出奇的宁靜仿佛預兆著什么不幸的發生。
  “海面出現大的波浪,白柱!水牆!四面出現白色屏障。我們……”
  大屏幕上的圖像突然消失,全是噪音和干扰條紋。人們一片大亂。
  “飛人一號!飛人一號!二號!三號!听到請回答!听到請回答!”
  總部与四人莫明其妙地失去了聯系,一直跟蹤飛行的衛星也失去了目標。肖主任來回不安地踱步,他在思考著可能的結果和事件的原因。
  葉司令立即下令:“先鋒六號注意,立即開往百慕大海域,北緯35度14分,西經64度,尋找救援飛人探險隊!火速行動!”
  早已在百慕大群島待命的核動力飛翼艇立刻奔赴出事地點。
  十分鐘后,信號恢复正常。只見朝陽初升,海面通紅,波瀾不惊,水平如鏡。海面上漂著几個白點。
  “怎么只剩下三個人了?!”總控室里人們心里一沉。
  三人飛到了空中。
  “報告總部,飛人二號、三號、四號正常,飛人一號失蹤!”趙思宇的聲音從未這么著急過。
  “快報告事故經過!”
  “四面出現白色屏障,我們所有儀表失靈,眼前一片漆黑,隨后失去了知覺。醒來后發現自己漂浮在海面上,飛人一號常志斌失蹤。”
  “總部已派飛翼艇前往營救,請協助搜尋海面!”黃總的話中帶著憂郁和深深的不安。

深度奇遇

  從下午兩點起,許多人就一直在觀看電視直播。晚上,更多的人們怀著极大的興趣聚集在電視机前。
  “觀眾朋友們,飛人探險隊經過24個小時的飛行,已經順利完成環繞赤道的飛行,并已經穿越南美大陸,跨過南极洲,向北越過大洋洲,當他們再次飛過北京時,受到了國家主席的親切問候和鼓勵。北京時間15點23分,他們越過北极,沿西經64度穿越北美向南飛行。請大家觀看實況錄像。”播音員解說著。
  人們欣賞著各地的風光。
  “最新消息,最新消息:飛人探險隊在飛越百慕大海域時出現事故,總部与四人失去聯系長達十分鐘之久,隨后在海面上只找到了飛人二號、三號、四號,三人一切安好,但飛人一號失蹤,下落不明。目前先鋒六號飛翼艇和探險隊隊員正在出事海域尋找飛人一號。”
  電視上反复播放著出事前后那段儿錄像。人們剛才還歡快的心一下子全吊了起來,議論紛紛,再不能安心欣賞環球各地的迷人風光。
  時間慢慢地流淌,人們注視著屏幕上茫然搜索百慕大海域的飛翼艇。
  晚上9點05分,飛翼艇上一片歡騰。“找到了!找到了!”三個飛人和總部同時收到了常志斌發出的信號。此時他正漂在离飛翼艇不遠的海面上。剛才怎么沒有發現他呢?
  三人把常志斌架到飛翼艇上。常志斌慢慢睜開了眼睛,猶如大夢初醒。
  “飛人一號,飛人一號!听到請回答!”總控室里大家都站了起來。
  “報告總部,飛人一號一切正常。”常志斌已經恢复了過來。
  “快報告事故經過。”
  常志斌講了起來,剛才那一幕又浮現在眼前……
  在海面上失去了知覺,等他醒后,自己已經躺在一個陌生的地方。
  “你好,常志斌先生!”
  他抬頭一看,一個周身放著藍光的人站在面前。那人和普通人大致相似,可是周身模糊,眼睛射出的藍光令他十分不安。他盯著那人,拍了拍自己的腦袋,站起身,慢慢鎮定了下來。他說:“你好!請問這是什么地方?你,你是什么人?”
  “這里是bx星系海底基地,你可以叫我比爾。歡迎你,我的客人!”比爾的眼光柔和,常志斌覺得不那么可怕了。
  “你為什么把我帶到這里呢,你們為什么在地球上設立基地呢?”
  比爾友善地笑了笑:“我的使命是監測地球,了解地球人的科技水平和文明程度。”
  常志斌鎮定了下來。人類一直在尋找外星文明,可是一直沒有太大進展。難得有這么個机會,自己親自見到了外星人,他打定主意要從外星人比爾這儿知道更多的東西,于是他問:“請問比爾先生,你怎么評价我們地球人的科技水平和文明程度呢?”
  比爾用甚為標准、略顯呆板的漢語說:“地球是個美麗的星球,而你們不愧為有高度智慧的生命。尤其是近200年來,地球人在基礎物理、生物工程、能源科學、航空航天等領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我認為,你們的科技水平与你們的文明程度并不相稱。”
  常志斌瞪大了眼睛。
  “按照我們的觀點,智慧并不等于文明。縱觀地球人的歷史,他們經常像低等生命那樣自相殘殺。人類科技的許多突破都被率先用于軍事目的,用于掠奪爭霸,殘殺同類。即使是近200年來,起色也不大,人群与人群之間充滿了敵意。地球上有太多的人是占有狂,他們之間的爭斗太复雜,令我們無法理解。
  “我們在廣闊的宇宙中交了不少朋友。所有這些高度智慧和文明的生靈都互相信任,同舟共濟。他們最神圣最崇拜的事業便是追求科學,探索宇宙的秘密,造福全宇宙。我們訂立了宇宙公約,最重要的原則是:任何有智慧的生靈都要和睦相處,宇宙的財富公有,共同維護宇宙和平,依法阻止及懲罰侵犯其他集体的行為。我們珍視友誼,也一直在尋找可以信賴的新朋友。
  “2億年前,我們的先人勘測地球,預計到這里將出現高度智慧的生靈,便建立了這個海底基地,用以反饋重要信息。迄今為止,地球上已經出現過三次文明。前兩次均因自相殘殺,在科技高度發達的時候卻走向自我毀滅的道路,同時給這美麗的星球帶來了空前的劫難。我們為那歪曲的文明和悲慘的結局深表痛借。現代地球人的文明嚴格說來只有6000年,還很年輕,但是你們科技的進步速度卻遠遠超過前兩次文明。危險的是,地球人分成小集團發展科技,其目的仍像1億年前自詡文明的地球生靈一樣。我很失望。這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文明。”
  常志斌心情沉重地低下了頭。是啊,人類的歷史,不是一直在占有和掠奪的怪圈中蹣跚前行么?為自己占有,為民族占有,為國家占有,有多少人在真正為全人類的幸福而奮斗呢?這個問題太沉重了。
  比爾接著說:“地球上的許多國家都擁有毀滅全球的能力,或明或暗地都在加強軍備。与此同時,和平友誼的呼聲也日益高漲,我們看到了希望。你們進行了不少國際合作,各國之間的利益早已緊緊地聯在了一起,你們認識到了自己國家的幸福需要全人類的共同協作与努力。這對你們太重要了。
  “讓我解釋一下請你來這儿的原因。發現你們單人起飛,我們很是惊訝,以為你們取得了科技上的重大突破。我們的信息船前往珠峰視察以便了解實情,沒想到被你們躲了過去。你們飛經百慕大,于是我便迎來了你這位客人。”
  常志斌別的倒沒想,卻問:“你說的科技上的重大突破究竟是指什么?”
  “是可以讓你們不用火箭就可以自由邀游宇宙的技術。但我現在明白,你們并沒有超越自己的發展階段,所以我不用著急向我們的中心匯報了。”
  “我實在不明白,您能解釋一下嗎?”
  “好吧,跟我來。”
  比爾領著常志斌穿過一道泛藍光的屏障,來到一個有許多儀器的屋子。那些儀器他一個也叫不出名字,連用什么材料做的也看不出來。
  “看看這台質量儀吧。”比爾接過常志斌的字用表,把它放進質量儀的測量室。顯示屏顯示:50.438726……克,小數點后竟有35位有效數字!
  常志斌詫异地問道:“這台質量儀怎么這么精确?我們對地球引力常數的測量只精确到小數點后16位,這……”
  “問題正在這里。你們用各式各樣的天平測質量時,都是把物体的重量即物体所受的万有引力轉化為電、磁、長度等物理量,再由這些量換算出質量的大小。你們研究反引力理論,一直未能取得突破的原因正在于:你們是通過引力來測質量的。試想,假如存在反引力結构,即某种物理結构能產生反引力,那它所表現出來的重量就不再等于質量乘以重力加速度。如果正确測出了質量,這一點就不難發現。可是以引力測質量,以這樣的質量反過來去尋找反引力,那只怕永遠也找不到反引力了。”
  常志斌有所領悟。他又問道:“那你們是用什么方法測質量的呢?”
  比爾說:“根据物質基本离子所輻射出的m波來測量。m波和你們所知道的中微子有類似之處。唉,這不太容易解釋清楚。”
  比爾拿出一塊亮閃閃的東西,遞給常志斌。
  常志斌惊叫了一聲:“它怎么沒有一點儿重量?!”他使勁儿捏了捏,那東西硬硬的。
  “這是超塊,具有反引力結构。它雖然有質量,由于它自身產生的反引力完全克服了地球引力,就相當于沒有重量。”
  常志斌凜然心動,他當然明白這意味著什么:假如人類能控制反引力結构,人類將再不必費盡心机來克服星球引力以完成航天飛行。調整引力和反引力的大小,即可實現星際自由航行!起飛,加速,軟著陸,啊!他自己早就有過利用反引力進行宇宙航行的幻想。
  常志斌的手剛一抖,那神秘的超塊便因受力而勻速向斜上飛去,碰著屏障又勻速折了下來。
  比爾自豪他說:“天然的反引力結构在整個宇宙中都很難找到。13億年前,我們的先人合成了這种結构,從此,我們擺脫了星球的束縛,開始自由往來于宇宙星系之間。”
  “气功師練輕功時是否身体就處于反引力結构狀態呢?”常志斌想著想著不覺脫口而出。
  “或許你們能找到線索。”比爾鄭重他說:“現在你應該明白,我們為什么那么關注你們的行動了吧?地球人發現了這种結构后不久就可能對外星系產生較大的影響。地球上還有戰爭狂、占有狂,我不能保證他們會与宇宙其他公民和睦相處,那我就需要向總部匯報以便有所准備。但現在沒必要了。請不要誤會,我的使命是促成与地球人的友誼。我希望看到地球人的科技和文明向更高的層次發展,也希望有朝一日你們能去拜訪我們的家園。這里的儀器都是我們計划与地球人交流時的禮物,但我不能讓任何一個有私心的人從我這里擁有可以威脅其同類的東西。我們盡量避免干涉你們的歷史進程,因為不想因我們的介入而造成你們的不幸。真正的幸福和進步要靠你們自己去創造。好啦,我們現在是朋友啦!”比爾握住了常志斌的手。
  常志斌异常激動:“謝謝你,宇宙和平的使者!謝謝您的教誨!地球上的人類經歷了大多戰爭的磨難,我們已經真正認識到和平安宁的重要。請放心,我們決不會讓悲劇重演。”
  比爾問:“你是否愿意隨我前去參觀我們的bx星系?”
  常志斌想了想,說:“謝謝你,我應該回去。我要代你向全世界傳播宇宙的福音!”他心里明白,自己若不回去,便可能引發嚴重的國与國之間的猜忌。他要回來,實現推動人類科技發展,捍衛人類和平与友誼的理想。
  比爾微笑著說:“好吧!再見!”
  比爾和周圍的一切全消失了。
  常志斌一下子又失去了知覺。等他醒來,自己正漂浮在离飛翼艇不遠的平靜的海面上。
  常志斌講完了,大家仍痴痴地望著他,心中有許多疑問。
  總控室里國家安全部主任与黃總、葉司令耳語了一陣,就見黃總下令道:“飛人一號,詳細情況完成實驗后再匯報。全体隊員注意,繼續飛行!”
  “是!”四人齊聲回答。
  只見他們箭一般直插藍天,向南飛去。
  此時,b國國防部和情報机關的要員們正在議論著。
  “我怀疑那個飛人一號拿走了超塊樣品,甚至還會有其他樣品。這對我們很不利!”
  另一位說:“必須摸清他們的底細。他們的‘大鵬計划’用了十年時間,而我們居然連他們的實驗基地在哪儿都沒搞清!”
  情報机關的官員忙說:“閣下不必生气。我們已經制訂了周密的計划,相信不久就會有所收獲的。”……
  飛人探險隊順利地飛過南极,到8月3日清晨進入南海。晨星隱退,紅霞滿天。常志斌思慮著未來,顯得更加剛毅深沉了。
  王開天大聲說:“多美的景致啊!我說,干嗎不熱鬧熱鬧?嘿,唱咱們的隊歌《大鵬曲》吧!”
  大家齊聲響應。于是他們邊飛邊舞邊唱:
  “望蒼天,揮我寶劍,
  放聲高歌,气沖霄漢!
  大鵬展翅千万里,
  壯志凌云天地間。
  誰与我同行,
  邀游天外天。
  不怕千難万險困苦磨難!
  駕輕舟,攬明月,
  星河會友听仙樂。
  跨群山,破云靄,
  星間回首理長天!
  跨群山,破云靄,
  星間回首理長天!
  啊一,啊一!”
  伴著這雄壯豪邁的歌聲,我們的飛人探險隊飛越祖國的壯麗山河,飛向北京。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