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俠客之行


’97科幻小說銀河獎征文
周宇坤
上篇

  在亞洲大陸的那座莽莽雪峰腳下,隱藏著一片鋼鐵建筑群,這便是星戰聯盟的東部基地。在這座基地的一間寬敞明亮的房間里,蕭若秋正肅然而立,面前是一位年過半百、肩綴四星的亞裔老人。
  “將軍,難道您真的要讓全体艦隊出動,并且動用80%以上的力量來主攻艾瑪人的行星飛船么?”蕭若秋問。
  “這點是毫無疑問的!”將軍斬釘截鐵回答,“東、西部基地已經作出決議,不惜任何代价,也要阻止艾瑪人登陸布魯斯塔。一旦他們踏上那片土地,我們兩年來的努力便會前功盡棄。”
  “可恕我直言,我并不認為這次的戰局布置合理。我指的是,我們擔任突襲布魯斯塔的第二艦隊兵力太弱了,如果遭到圍攻,后果不堪設想。”
  “我知道,但我無能為力,”將軍口气很硬,“這已經是基地為你們第二艦隊配備兵力的最大限度。無論如何,第一艦隊的攻擊力不能削弱,摧毀行星飛船才是關鍵!”
  蕭若秋仍然据理力爭:“將軍,請您三思,這樣第二艦隊可能難以發揮奇效,甚至會難以保全自己的。”
  “說實話,本來你們也就不承擔主要任務,因此第一艦隊的集群動作決不能受到你們的影響,”將軍不屑一顧聳聳肩,可接触到蕭若秋的眼神,他的語气放和緩了些,“不過,你既然覺得人手少,那我倒可以派一個人給你。要知道,無論在哪方面,他都抵得上十個隊員。”
  蕭若秋眼睛一亮:“是誰?”
  將軍淡淡一笑,隨即摁了一下手邊的按鈕。少頃,一個鐵塔般的身影從隔壁走出來,出現在蕭若秋面前。來者的目光有如鷹隼般犀利、陰冷,配上他一身几欲撐破衣衫的結實、鼓突的肌肉,足以使人為之震懾。
  蕭若秋不由倒抽一口冷气,他認出來者是誰了……
  几個小時后,偌大的戰斗分析廳中,巨型全息投影儀勾勒出一個模糊的球体。此刻,在將軍面前聚齊了第二艦隊的小伙子。將軍環視著這些威武而稚气未脫的戰士,清了清喉嚨,開始講解戰局。
  “諸位!”將軍高喊了一聲,洪鐘般的聲音在大廳里回響不絕,“我想,每個人都很清楚,布魯斯塔星戰已經持續兩年之久,無論是我們還是艾瑪人都不會放棄爭取最后胜利的机會。布魯斯塔對艾瑪人极為重要,但是對于地球上几十億急欲開拓生存空間的人來說,同樣至為關鍵!就目前形勢來看,鹿死誰手很快會見分曉。眾所周知,兩年來,地球与艾瑪星都未能在布魯斯塔上建立起自己的基地,主要是因為運輸基地裝備的行星飛船体積無疑會相當龐大,其防御能力、机動能力卻很差,任何一方如果想依靠強大的兵力掩護它安全著陸,必將遭到另一方毀滅性的打擊,這實屬兵家之大忌。因此可以預言,誰能在現階段大量地消滅對手的有生力量,同時又盡可能多地保存自己的實力,誰就能贏得戰爭的控制權,最終取得決定性的胜利。
  “然而,偏偏艾瑪人忽略了這點。据可靠情報,明天他們的行星飛船將在三百部‘机甲神’的保護下朝布魯斯塔挺進。屆時,我們會毫不客气地告訴他們,那是個多大的錯誤!他們將在我們‘太空俠客’的攻擊下付出慘痛的代价。當然,在我們進攻的同時,西部基地也將乘虛直搗艾瑪星本土。相信在兩面合擊之下,艾瑪人必將徹底地失去整個戰爭!我希望,諸位投入的這場戰役能加快布魯斯塔星戰結束時刻的到來。下面就讓我們一起來最后溫習一遍整個作戰方案……”
  將軍激昂慷慨的開場白之后,一些閃爍的星星點點開始在投影儀上分散或匯聚,它們演示著整個星際戰爭的构想。
  此刻,蕭若秋卻突然感到有些心煩意亂了。
  這倒并非因為他對明天的激烈戰斗有所畏懼,而是他知道背后有雙眼睛正死死盯著自己。那里面或許有几絲敵意,但更多的是輕蔑与挑釁。
  “將軍,奎斯怎么會到東部基地參戰?他本該屬于西部的。”几小時前,當那個剽悍的身影离開將軍辦公室后,蕭若秋就迫不及待地要問個明白。
  “不錯,奎斯是屬于西部基地的,可一個月前他在執行奇襲艾瑪星的任務時身負重傷:四百伏的高壓電流穿過了他的頸部与胸部。西部基地認為他已奄奄一息,根本不可能康复,便撤銷了他在這次聯合作戰中的位置。可誰料奎斯竟奇跡般熬了過來,并要求參加戰斗。西部基地不想改動他們的作戰序列計划,就只好以協同我們作戰的名義把他轉來這里。我得說,他的身体簡直是鋼鑄的一般,強壯得惊人,他或許真會對你有用的。”
  蕭若秋思忖了一會儿,問:“必須接納么?”
  “必須接納,因為是奎斯指定要加入你的艦隊的。”
  回想起与將軍的對話,蕭若秋不禁憂慮更重了。他隱隱覺得,這個奎斯將像一顆核彈一樣深藏在第二艦隊的內部,說不定什么時候會毀滅掉整個艦隊的。
  想到這里,蕭若秋微微欠了欠身,作了個深呼吸。并不太遙遠的那一幕漸次在他的腦海里浮現,奎斯的形象也變得越來越清晰了。
  那是兩年前星戰剛剛爆發的時候,他与奎斯邂逅在撒哈拉星際戰爭訓練基地。
  這座浮起在沙海之中的基地,有個很好听的名字:世紀羅盤。在浩茫的宇宙之中,正是這只羅盤為地球人類指示著生存的方向与跨越二十二世紀的道路——征服巴納德星系的布魯斯塔星,建立人類繼續繁衍的生存環境。基地便是為此而創建的。
  來自全球各地的优秀戰士云集在這人跡罕至的大沙漠中受訓,他們每日頂著六十多度的熱浪在沙丘之間迂回奔走,晚間還須忍受刺骨的寒冷進行負重演習,鍛煉体魄,以适應嚴酷的星際戰爭。
  當然,他們還須刻苦進行与“太空俠客”融為一体的訓練。這是地球上最先進的“人机合体”,在電子神經网絡的幫助下,机械体可准确無誤地重复人体的動作,包括啟用武器。根据二十二世紀的戰爭理論,不論是人類本身還是他們創造的机器戰士,都已不可能單獨打贏一場戰爭。人類的肉体是如此的脆弱,机械的思維方式又是如此的死板,而“人机合体”則意味著人体能夠隨意地控制机械体作戰,其實際作用顯然超過了人与机簡單相加之和。
  然而,這也正暴露出它的隱患:一旦机械体遭到重創,電子神經网絡發生短路,在几個微秒內便會引起反饋,強大的電力將輸入人体相應部位,人難以躲避,只能用血肉之軀去承受。
  由此,鋼鐵般的身軀与鋼鐵般的意志,便成了選擇戰士的主要標准。只要想想宇宙里的惡劣環境以及電流噬咬肌膚的感覺,就可想而知,將在外太空与艾瑪“机甲神”搏擊的戰士們必須經受怎樣嚴格乃至殘酷的磨煉了。
  奎斯是個強悍的家伙,蕭若秋初見奎斯時,就敏銳地覺察到了這點。那時有多少戰士因無法忍受超強度訓練被中途淘汰,又有多少戰士雖通過選拔,身上卻留下了累累傷痕,疲憊不堪。唯有奎斯与眾不同,熱帶的干燥与風暴,無休無止的行軍与磨煉,非但沒有讓他倒下,反而鑄成了他一副鋼筋鐵骨,使這位自幼生長于美洲大陸的硬漢的野性更加狂放,猶如沙漠世界里的勇猛雄獅,睥睨眾生。
  蕭若秋從未想到過与奎斯比試。那時,他只是帶著一种軍人的責任感,學習“太空俠客”的武器裝備,學習如何操縱“太空俠客”進入或退出超光狀態,學習各种攻擊与防守的陣形与要訣。然而,當集訓結束時,他卻不得不面對奎斯的狂傲了。
  “世紀羅盤”規定,每個戰士除非通過最后的測試,否則將不能參加布魯斯塔星戰;而且,國際軍銜的等級也必須依据測試的成績如何來頒授。這項測試便是“太空俠客”的實戰模擬。
  應試者必須在“太空俠客”的全息模擬艙內,接受電腦安排的虛擬星戰的挑戰。三十多個虛擬的目標依次隨机地出現在被試者周圍,被試者則須借助探測眼盡最大可能予以殲滅。若說這不過是游戲,未免太輕率了。因為既是實戰的仿真,所產生的目標就自然同時具備了攻擊特性,一旦“太空俠客”不慎被擊中,同樣會有懲罰性質的反饋,反饋電流的大小与持續時間都將接近人体承受力的极限。在平時演練中不少戰士因應接不暇被目標擊中,雖說沒有直接的生命危險——電腦把握著嚴格的尺度,但強大的電流不可避免會給他們帶來莫大的痛苦。輕者肢体麻痹抽搐,不得不中途退出戰斗;重者則身不由己,還須忍受一次次接踵而至的電擊,誰的心髒能在接二連三的電擊之后依然跳躍如常呢?
  但奎斯卻在測試中表現出了他頑強甚至亡命的特質。伴隨著探測眼白色十字的瞄准,鎖定,一個個目標在他的攻擊下紛紛迸散,不复可尋。
  開初,蕭若秋十分疑惑:電腦產生的目標具有一定的防御性能,并不是不堪一擊的,而奎斯應對測試的表現是多么的不合邏輯。接著他便明白了真相:原來奎斯根本不用單發鍵,總是按雙發光子矢來攻擊目標,并且是連續按兩次。四枚光子矢過后,任何被擊中的目標不是身首异處,便是不复存在。
  以如此巨大的速率消耗能量,蕭若秋從未見過,足見其抱定了破釜沉舟的決心。“他會是一個猛士,死也不能阻擋他。在他心目中,根本就沒有‘死’的概念;如果有的話,那也只是留給對手的。”他這樣想道。
  的确,奎斯的攻勢异常凌厲,甚至根本不屑于掩護自己。雖然有一次,奎斯到底遭到強大電流的侵襲,但他搖晃著魁梧的身子,重重喘息著堅持到了最后胜利。他的強壯軀体無疑已成為他能承受強大電流最有力的資本。
  三分二十秒后,戰斗結束。奎斯的能量塊消耗得惊人,光子矢、光子炮已達75%,再算上飛行消耗,几乎只有10%的剩余了。但他畢竟還是胜利了,成了通過測試的第一人。主席台為此響起了第一遍掌聲。
  奎斯從模擬艙中艱難地跨出來,盡管電流的后期效應還不時使他的肌肉出現不由自主的抽搐,可他還像若無其事地吹起了忽哨。當他走過蕭若秋身邊時,他用眼角瞟了瞟這位并不起眼的東方人,露出輕蔑的微笑,說:“努力吧——想通過,就照我的樣子去做!不過我實在不敢想象你單薄的身子會讓你如愿以償。”
  然而,蕭若秋偏偏擁有自己的風格。
  面對密度頗大的近距离作戰,蕭若秋盡量不使用光子矢与光子炮,而是倚仗著自己無人可及的飛行技巧,用光子劍進行近距离搏擊。早在國內的時候,他就已是擅長空間動作的优秀飛行員,而且又精通中華武術里的劍術,能夠憑借意識運劍。他清楚此時用光子劍遠比光子矢与光子炮更為有效,至少對他是如此,不僅可以擋開襲來的飛彈,實現全身防護,更重要的是他可用光子劍自如地進攻。
  蕭若秋進入模擬艙,便舞動起光子劍來。他步履矯健,身如飛燕,頃刻間,他周身就被籠罩在一片炫目的光華之中……
  蕭若秋根本不屑于像奎斯那樣逞匹夫之勇,暴戾恣睢。他的攻擊位置僅限于目標的能量輸送管道——他知道這既能從根本上消滅目標的戰斗能力,又可最少地遭到反擊。同時,他只要對手陷于癱瘓,解除對自己的威脅就足夠了,而不忍心看到目標凌空瓦解、血肉橫飛的慘狀。這就是蕭若秋的戰斗風格。
  就這樣,在一陣騰挪跌宕,劈抹點刺之后,光屏上清晰地顯示出以下數据:
  作戰時間:3′23〃
  受到攻擊次數:0
  能量狀況:飛行消耗15P5%,光子矢消耗8P8%,光子炮消耗0P0%,光子劍消耗31P2%,光子盾消耗9P5%,剩余能量35%。
  主席台上起先一陣沉默,隨即便掌聲雷動,久久不息。
  雖然蕭若秋的作戰時間比奎斯要稍長些,但是他的能量剩余比起奎斯來卻占絕對优勢,這點在太空作戰中顯得更為重要。盡管“太空俠客”每次出擊都會載足一次戰斗所需的能量,但作為駕馭者,還應該考慮到种种意外,比如返回星球的途中万一遭受伏擊。因此,在殲滅敵人后剩余能量越多就意味著可以更長時間連續作戰,更長時間維持自己的生存。
  “奎斯,我想不用你的方法也不至于差到哪儿去吧?你是否還認為自己的戰術是最佳的呢?”蕭若秋來到奎斯面前微笑著說,想殺殺他的傲气。
  奎斯并不為之所動,依舊用他慣有的傲慢口吻說:“你的表現已經說明了我們不是同道的人,因此在你我之間討論戰術的优劣根本沒有任何意義。不過,你的出現确實使我興奮,使我預感至少在几年之內不會太寂寞。我想有朝一日我們可能會面對面較量的,至于誰胜誰負,就很難說了。”
  測試全部結束后,蕭若秋被授予唯一的少校級國際軍銜。在熱烈的掌聲中,他看到奎斯臉上的表情十分复雜,有茫然和悵惘,也有忌妒和憤懣。
  蕭若秋至今還記得那時的情景,可當時他并沒有把奎斯的話和神色放在心上,除了年少气盛之外,就是想到一出撒哈拉,他与奎斯便會各自東西,不可能在一起作戰,更不可能成為對抗的雙方。可現在他才明白自己錯了,他必須准備迎接奎斯可能帶來的麻煩。
  終于,在將軍結束他的戰場分析時,蕭若秋作出決定:要調整好自己与奎斯之間的關系。此役非同尋常,他不想把兩人已有的不快帶到其間,這不僅僅關系到他個人,更關系到他帶領的整個第二艦隊。
  “奎斯,”他快步走到奎斯身邊主動招呼道,“我很高興你能加盟第二艦隊,你的加入無疑會助我們一臂之力的。”
  奎斯卻不置可否,一言不發。這時已走到外面的一些小伙子開始招呼起蕭若秋來,他們談笑風生:“嗨,少校,你愿意跟我們一起去‘藍色多瑙河’輕松一下嗎?”
  “藍色多瑙河”是基地的娛樂場所。蕭若秋很想隨他們前往,但此刻他沖他們揮揮手,讓這些小伙子先走,然后友好地邀請這位潛在的宿敵:“怎么樣,奎斯,我們也去喝一杯?”奎斯并不直接回答,他望著那些小伙子遠去的背影,反問道:“你的隊員總是這樣輕松么?”
  “平時是,但戰時不是。怎么啦?”
  “哼,”奎斯轉過目光,臉上流露出些許鄙夷的神情,“一個戰士永遠都要准備挑戰他人或接受挑戰。說實話,我無法想象他們會以什么樣的姿態去面對明天的戰斗。看來,你對部下并不嚴格,他們浪漫得夠可以的了。”
  蕭若秋明顯感覺到對方傲慢的話里包含的激情,果然,奎斯一片赤黑的脖子更加触目,還隱隱可見有熱气升騰。蕭若秋猜到這便是在一個月前的戰斗中,強大電流留給他的永甯鰫壑F。
  “這是勳章,真正的軍人的勳章!你和你的隊員想必還未見過吧?”奎斯瞥見蕭若秋在注視自己的傷痕,得意洋洋地說。
  蕭若秋穩定了情緒,說:“奎斯,坦率地說,我并不想和你爭什么。我只是希望我們能夠并肩完成這最后一役,畢竟我們都是為地球人類的利益而戰的。”
  “我還將為洗去自己的恥辱而戰——那個傷我的家伙,与你一樣,的确是個好手,值得我去贏!如果明天他出現,我不會放過他的,我會戰斗到最后,依舊使用我的戰術。”
  “相信你能做到,你的‘太空俠客’絕對有攻擊力。我尊重你的觀點。呃——現在你不介意去喝一杯吧?”
  奎斯沉默了一會儿,用石頭般僵硬的語气回答:“不,我看沒這個必要。戰前我們最好都保持自己清醒的頭腦。”
  這樣的結局多少在蕭若秋的估計之中,因此,他并不在意,便說:“那好吧,悉听尊便。”他熱情地向奎斯伸出了右手。
  奎斯嘴角的肌肉拉動了一下,慢慢抬起胳膊,移向蕭若秋,但終究沒有和他的手相握,只划了一道弧線,迅速收了回去。隨即直挺挺地轉過身,揚長而去。
  “藍色多瑙河”如同一塊巨大的磁石,緊緊地吸引著蕭若秋和他的伙伴們。每次出征前,他們總樂意到這里來欣賞這支動听的世界名曲,享受這里獨有的溫馨。
  年輕的小伙子們見到少校進來,紛紛起身讓座,蕭若秋也不拘禮,很隨和地坐在他們身邊。看得出來,他們都极敬愛這位英勇善戰的指揮員,而且彼此結成了親密無間的關系。
  湛藍的廳堂里響起了《藍色多瑙河》的旋律,四周的壁畫也隨之變幻,一會儿如多瑙河河面和兩岸的秀麗景色,一會儿如洶涌的大海,气勢磅礡。廳里的人無不為之陶醉。
  不知過了多久,蕭若秋感覺到自己的胳膊被碰了碰,定睛看時,卻見一個小伙子正用詢問的目光望著他,旁邊還有好几個,全都現出關切的神情。
  “怎么,有事么?”他問。
  “對不起,少校,我很抱歉打斷您。”小伙子吞吞吐吐地說,“嗯……是這樣的,我們……我們都認為這場戰役是星戰爆發以來最大的一場。”
  “是的,或許這將是布魯斯塔曠日持久戰爭的最終結束。怎么啦?”
  “可是,我們用一百多部‘太空俠客’去對付三百部‘机甲神’,到底有沒有打贏的把握呢?”
  “是呀,”旁邊的小伙子也輕聲附和,“到底能有多大胜數呢?”
  蕭若秋發現有更多的眼睛正注視著自己,心里陡然一沉。他十分清楚,艾瑪星受黑洞強力吸引,正不可抗拒地加速向那無窮無盡的深淵奔行,求生的欲望會使艾瑪人不惜一切代价,要占領布魯斯塔,如果地球強行阻止,其結局很可能是誰也成不了胜利的一方。他該怎樣回答?若自己是奎斯,肯定會這么說:你們就用自己的一切去迎戰敵人的飛彈吧,不要顧惜自己的肉体与生命。要知道,軍人只有兩种選擇,殺人或被殺。你們必須把自己培養成毫不留情的武器。戰場上血雨腥風奈何不了你,為了把對手撕碎,你應該瘋狂地搏斗,如狼似虎。如果這還不足以把對手殲滅,那便是你們自己差勁!……不,他是決不能對自己年輕的隊員們這么說的。他冥思好一會儿,才終于開口。
  “你們都相信我,是嗎?听我說,真正決定戰斗胜負的從來不是戰机數量的多少,而是哪方的戰士能夠充分發揮出他們的戰斗技能。當然,既然是戰斗,就免不了會受傷,流血,甚至犧牲。但是我想,我們‘太空俠客’是能夠勇敢地面對這一切的,因為我們在為地球的人類而戰,我們的戰斗是有价值的,而且‘太空俠客’永遠不會輸!我帶著你們遠征布魯斯塔,也要帶著你們凱旋歸來!相信我,也相信你們自己吧!Merry force with you!”
  指揮員這番如兄長般誠摯坦蕩的回答,消除了小伙子們的不安。尤其是少校背誦的那句二個世紀前《星球大戰》的名言,像春風一樣滌蕩著他們的心胸,讓他們覺得自己將要重复那樣的神話:力量与他們同在。

下篇

  第二艦隊的“太空俠客”們早已退出超光狀態,靜栖在宇宙深處。從探測眼里,蕭若秋可以清晰地看到一顆蔚為壯觀的星球,它閃爍著橙黃色的光芒,在天幕中緩緩移動。這就是巴納德星系中那顆与地球環境极為相似的星球——布魯斯塔。它的大气适宜,資源丰富,年齡卻比地球小得多。艾瑪人為了擺脫被黑洞吞噬的結局需要它,而地球為了解除人口爆炸帶來的無盡危机,同樣需要它。雙方都不愿作出讓步,只有訴諸武力來解決了。
  此刻,在布魯斯塔的外層空間,第一艦隊已經和艾瑪人交上手了。從這里可看見成片的閃光,只是宇宙真空阻隔了震耳欲聾的炮火聲的傳遞。
  蕭若秋率領的第二艦隊就這樣悄無聲息地在數百英里之外待命。按照原定計划,第二艦隊將于半小時后實施后續進攻,乘其不備,達到以少胜多的目的。
  時間流逝得非常慢,好不容易才過了二十分鐘。這時,蕭若秋的耳机里突然響起了奎斯那冷冰冰的聲音:“少校,我們該進攻了。”
  蕭若秋不禁怵然心惊,奎斯怎么會如此沉不住气!他忙回答道:“這不行,奎斯。我們得按原計划行動,還有十分鐘。”
  “哼,再過十分鐘戰斗就沒那么激烈了,我可沒有打掃戰場的興趣。我是個軍人,我有權要求戰斗,就是現在!”
  蕭若秋顯然控制不住對奎斯的不滿了:“這可不是當年在撒哈拉,奎斯,你沒必要逞強!听著,整個第二艦隊由我指揮,這可不是你個人的戰爭!”
  “得了,少校,任何戰爭對我而言都沒有區別。難道你還怀疑我不會作戰不成?我經歷過的戰役是不計其數的——”
  “那你就更該懂得服從,這是軍人的天職!”蕭若秋毫不客气地打斷他,“我必須對整個第二艦隊負責,要以全艦隊的最小傷亡來爭取最有效的攻擊。”
  “哼,你想貽誤戰机么?無論你怎樣經驗丰富,我可不相信你的隊員會讓你實現自己的意圖,他們脆弱得不堪一擊,這點我比你更清楚!趁現在第一艦隊還沒有徹底崩潰,讓他們進攻!”
  “別妄下定論,奎斯!第一艦隊沒那么差,第二艦隊更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糟!”
  “好极了!我等的正是你這句話!既然你那么肯定,我現在就給你們證明的机會!”
  “奎斯——”蕭若秋話音未落,一道白光已經從艦隊中疾射而去,徑直奔向那片閃光區。蕭若秋迅速反應過來,赶緊調集兵力:“全体注意!情況突變!立即按A方案編隊,准備出擊!”
  一大群“太空俠客”迅捷移動起來,想組成原定的進攻陣形。然而為時已晚,奎斯已發出的光子炮准确無誤地暴露了第二艦隊的方位,立刻有五十多部“机甲神”集結起來,呼嘯著朝第二艦隊猛扑過來。
  “可惡!”蕭若秋情急大嚷,“全体注意!A方案撤銷!A方案撤銷!所有隊員各自為戰,分開!”
  本來,第二艦隊的設置就是要用出其不意的突然攻擊給艾瑪人一個措手不及,但現在情勢卻逆轉直下,第二艦隊不僅优勢全無,完全成為被動的一方,甚至連完成編隊的時間都被剝奪殆盡。果然,兩部“太空俠客”尚未加速騰起,便被“机甲神”的飛彈當胸擊中,蕭若秋的耳机里頃刻間響起了兩聲慘叫。
  “光子盾保護!加速突圍……”蕭若秋万分艱難地指揮著。他一手持光子盾,阻擋体側的飛彈,另一手揮著光子劍,借凌厲的光弧逼開旁邊兩部“机甲神”,猛然啟動加速,縱身跳到圈外。
  然而無數的飛彈還是拖著亮尾如飛蝗般追擊在其它“太空俠客”的前前后后,一張激光束交織成的光网牢牢地籠罩在第二艦隊的上空,四面八方響起更加密集的槍炮。蕭若秋不得不重新跳回包圍圈,去協助那些年輕的小伙子們……
  一小時后,戰場陷入死一般的寂靜,蕭若秋默默佇立在漆黑的虛空之中。
  “机甲神”的殘骸,“太空俠客”的斷肢,互相攙雜,拋洒得到處都是,滿目狼籍,還不時有熒熒的電火花在上面跳動。
  眼前的結局委實比他預料的悲慘十倍。雖然敵人已全軍覆沒,行星飛船被轟得灰飛煙滅,但是“太空俠客”們卻葬身在這個冷酷的世界里了。他自己右腿和左臂也已負傷,感到一陣陣劇烈的灼痛。
  “我一定要找到他!”蕭若秋怒火填膺,剛要轉身,一個低沉的聲音在背后響了起來。
  “少校,很高興見到你也能活下來。這可真是個奇跡!”那聲音仿佛來自地獄。
  蕭若秋循聲望去,只見一部“太空俠客”正踩著還在燃燒的同伴們的殘軀,朝他走來。他身上雖也已傷痕累累,卻高昂著頭顱,揮動雙臂,儼然凱旋歸來的英雄。
  蕭若秋的怒气如火山噴發,不可遏制:“奎斯,你知道你干了些什么?”
  “少校,你這种問話的態度,我可不欣賞。”奎斯滿不在乎地冷笑道,“你我都清楚,我不過是提前十分鐘把第二艦隊帶入戰斗而已。”
  “說得輕巧!是你過早暴露第二艦隊的位置,打亂進攻部署,才斷送掉這么多年輕戰士生命的!你究竟為什么要一意孤行?”
  “別質問我!該質問的是你自己!是你教育他們把戰爭看得太簡單了,在絕對零度的外太空里,你的隊員不知道如何進攻、拼殺,卻想贏得胜利,簡直是愚蠢!若要追究責任,首先是你!”
  “住口!你以為只有像你那樣我行我素才是戰術?告訴你,這些隊員也都來自‘世紀羅盤’,他們毫不比你遜色,尤其懂得如何嚴守軍令,服從指揮,這是你永遠都做不到的!”
  “可現在的事實是:我活著,而他們死了!”
  “哼,你認為這是你可以炫耀的么?恰恰相反,沒有他們的掩護,你奎斯早就見上帝去了!你難道以為后背毫發未損只是一种巧合,是幸運之神在你身上的施恩?——真是恬不知恥!”
  奎斯不再言語,僵直地站在蕭若秋面前,巨大的机械手緊攥起拳頭,微微有些顫動。蕭若秋看不見他的表情,但從耳机里清晰地听到了他從牙縫里擠出來的聲音:“那么,你是非為他們報仇不可了?”
  蕭若秋卻沒有立即回答,他的目光停留在探測眼的白色十字上。十字正處在絕對合适的位置,對准了奎斯的前胸。現在只要蕭若秋想攻擊,無論是光子炮還是光子劍,都可以把奎斯擊個粉碎。
  然而,蕭若秋最終還是放棄了這個念頭,他的目光駐留在探測眼上的一個數字上。“我的能量剩余已不足15%,可以想見奎斯的情況。”他想。倘若兩人再度交手,必是一場惡戰,那就沒有誰能夠有足夠能量進入超光速并活著飛回去。何況,這本不符合軍事條令,自己就這么贏了他也太不光彩。奎斯的能量肯定也瀕臨枯竭——他不主動出擊,恰恰證實了這點,他想必意識到自己事實上已經輸了。
  蕭若秋努力讓复仇的火焰減弱,以免過熱的頭腦作出錯誤的判斷。他冷冷地回答:“是的,我是要報仇的,但不是現在。沒有必要在這里再添一具尸体!我們遲早會在軍事法庭上見面的。”
  “你的回答果然明智,”奎斯似乎在笑,“不過我要提醒你,在軍事法庭上你未必能夠胜訴——星戰聯盟追求的不過是成功的結果,決不會顧惜究竟折損多少兵力。他們可不像你這么慈悲為怀。”
  奎斯后面這几句話深深地触動了蕭若秋的心,是的,自地球進入星戰以來,聯盟當局就始終堅持這种作戰原則。他們或許根本不是想為過剩人口尋找什么栖身之所,而是力圖用鮮血換取對布魯斯塔的永遠占有。這一度令蕭若秋大為反感,但他卻無力改變,相反還努力尋找為聯盟當局辯護的理由,說服自己。可此刻他不愿多想這些而沖淡對奎斯的仇恨。他忿忿地一扭頭,從奎斯身旁走開了。
  蕭若秋來到几部仆倒的“太空俠客”旁邊,想看是否有活著的隊員。但這些“太空俠客”都遭到致命重創,粉身碎骨,探測眼從中根本探測不到任何生命信號。
  他放眼望去,解体了的“机甲神”也七零八落,搜尋不到艾瑪人的蹤跡。看來,雙方戰士全都在熱浪火海中化作了宇宙間的等离子,散落在無人可知的地方;在這個空間里,只剩下他和奎斯了。
  “少校,看來你很留戀這儿,好吧,你就慢慢欣賞吧,我要返航了。”奎斯嘲諷地說。但就在他剛要啟動“太空俠客”的一剎那,從他嘴里發出了一聲惊喝:“誰?誰在那儿?”
  蕭若秋也吃了一惊,反身看時,兩團烈焰已托著奎斯射向遠處。他心下大疑,不容怠慢,赶緊追了過去。
  那是一部殘存的“机甲神”,一條小腿已經被轟擊掉了,腰部也被光子炮打穿,露出一個可怕的大洞。電火花如夜間野冢的磷火,熒熒閃亮。
  蕭若秋心里不免一震,這么嚴重的創傷,駕馭者還會存活么,可探測眼卻明明白白顯示著有生命信號,莫非里面的艾瑪人還真的活著?
  “呃……他還沒死?少校,我想這不會是你的杰作吧?”奎斯的語气帶著明顯的揶揄。他獨自俯身下去,用堅實的机械手翻動“机甲神”的軀体。當他的手指移到“机甲神”的腰際時,卻驀然發現破碎處有一行清晰可辨的字符,他讀道:“A、M、A、259……”
  奎斯讀到這里時激動不已,隨即是一陣如狼的狂嗥:“艾瑪259,艾瑪259!沒錯,就是他!哈哈!這真是上帝的安排,我已經找了很久了,現在終于找到你了!不錯,你是個不同尋常的對手,還沒有人能讓我經受如此的重創,可那也沒能征服我!現在你既然已經落在我的手里,我就要讓你死在我的劍下!凡是与我抗衡的,從來都只有死路一條,你就瞑目吧。哈——”
  蕭若秋一下明白了,眼前就是那部把奎斯打成重傷的“机甲神”,以奎斯暴戾的性格,是非复仇雪恨不可的!
  果然,奎斯揚起巨臂,光子劍划出一道惡毒的弧線,疾如閃電,朝“机甲神”的軀体斬去。蕭若秋迅即揮出光子劍,架到他的劍下,封住了那道無堅不摧的光弧。
  “少管閒事,少校!”奎斯像雄獅一般沖蕭若秋咆哮起來。
  “你難道沒看見,他已經喪失了戰斗力么!”蕭若秋嚴正地說。
  “那又怎么樣,反正他非死不可!”奎斯冷笑道,“他是我的敵人,無論他正在戰斗還是已舉手投降!”
  “哼,難道你連面對他的勇气都沒有了么?”蕭若秋反唇相譏,“有种的,跟我進去看看。”
  “机甲神”的入口并不難搜索,它就在机械体的胸部中央,有一個橢圓形的艙門。蕭若秋摸到開啟裝置,兩個人便毫不費力地進入了它的內部。一條极短的通道橫在面前,充斥著線路燒糊的焦味。几步遠的地方是另一個艙門,緊緊地閉著——那里面便是駕駛“机甲神”的控制台。
  奎斯搶先靠上去,用粗壯的身軀頂在門上,緩緩撥動艙門的環鈕。這時兩個人心里都不免有些緊張,無法想象里面的情況。
  環鈕轉到最后一圈,奎斯迫不及待地抽出腰間的激光槍,一把推開艙門,挺身就要沖進去。可就在艙門掀開的那道窄縫里,一柱強烈的激光猛地噴射出來,一下射穿了奎斯的左肩。奎斯龐大的身軀晃了晃,卻沒忘順勢往縫里回敬一束激光,里邊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他兩眼瞪著蕭若秋,冷笑道:“這就是你所謂的‘喪失了戰斗力’么?”
  蕭若秋也委實大吃一惊,他沒料到里面的人還會有足夠的气力負隅頑抗。他沒等那慘叫落音,就一腳踹開艙門,閃身躥進艙內,將激光槍指向控制台。可就在扣動扳机的一剎那,他突然垂下了手臂。
  “我要宰了他!——”奎斯發瘋似地跟隨著闖了進來,激光槍在他手里已吱吱作響,冷不防被蕭若秋一頂肘部,激光束一下射偏了,把艙頂穿了一個窟窿。
  “他還是個孩子!”蕭若秋喊道。
  确實,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張沾著血跡的艾瑪男孩的臉。這男孩最多只有十二歲,堅挺高聳的鼻梁直通上額,好似一道小山脊。他的額頭上有好几道傷口,還在往外冒血。滾圓的雙眼,透出無盡的疑惑与恐懼。
  奎斯也驟然泄了气,仿佛一下子跌進了冰冷的外太空,連血液都凝結成了冰。“孩子?怎么會是一個孩子!難道他曾戰胜過我?不可能——決不是這樣的!”他吃力地喘著气,同時踉踉蹌蹌地往后退,直到“砰”的一聲撞到艙壁上,才軟綿綿地滑倒在地。他沒法接受這個事實。
  蕭若秋見這個孩子手里并沒有什么武器,便湊上前去,想查看一下他的傷勢。但那男孩顯然受了极大的惊嚇,瘦小的身子連忙向一旁挪動。這時,蕭若秋驀然發現就在小孩身旁,躺著個穿了一身作戰服的成年艾瑪男子。他一動不動,瞪大一雙死魚般的眼睛,腦頂已經破碎,還在往外冒熱气,手上捏著一支激光槍。
  蕭若秋不明白眼前的一切是怎么回事,他用并不太熟練的艾瑪星語輕聲問道:“他是誰?你叫什么名字?到這儿來干什么?”
  男孩惊恐地緊閉雙唇,沒有回答,蕭若秋又耐心地試問了好几遍。興許是他的眼神和語气都很和善,那男孩終于吞吞吐吐地開口了:“他……是我的……爸爸。他把我帶……上机甲神……的,我叫……盧克亞……”
  蕭若秋恍然大悟,說:“哦,這么說,剛才是你爸爸朝外面打了激光槍,接著又被外面射來的激光槍殺死了的?”見盧克亞點了點頭,又安慰道:“別害怕,盧克亞,我不會傷害你的。我向你保證。”
  盧克亞疑惑地望著他,看得出對他還是心存戒備。
  蕭若秋繼續說:“盧克亞,你不應該來這儿的。你有母親,你應該陪伴在他身邊呀。”
  “哦,我的母親!”盧克亞突然悲傷地哭喊道,兩行熱淚化作小溪,順著臉頰滑落到艙板上。“可是我爸爸說,沒有格林塞——就是你們說的布魯斯塔,所有的艾瑪人都無法繼續生活,他們都會死的……我想我再也見不到她了……”說到這里,他已泣不成聲。
  似有一團烈火在胸膛里燃燒,并不斷膨脹擴展,蕭若秋的心靈受到了強烈的震撼,感覺到自己內心也在流淚。是的,為了爭奪布魯斯塔,他的弟兄們獻出了寶貴的生命,可艾瑪人,包括這個盧克亞的父親。同樣捐軀殞命。這場戰爭是多么殘酷呵!
  蕭若秋不想再說什么了,他只問了一句:“盧克亞,你想回家么?”
  男孩吃惊地望著他,顯然不敢相信。
  “盧克亞,如果你還想見你的母親,我會送你回去的,我保證。”他輕輕撫著盧克亞的頭,庄重地說。
  “可是我說,絕對不行!”突然,在他耳邊響起陰冷的聲音,隨即一柄激光槍擦過蕭若秋耳際,指向了男孩的腦門。
  原來又是奎斯!他一雙布滿血絲的眼睛,射出兩道凶光。
  “奎斯,冷靜點,別亂來!”蕭若秋喊道,“听我說,剛才不是他打傷你的,与你交戰的是他的父親,他也已經被你殺死了,瞧,就在那儿。”
  “這更好,本就該如此!”奎斯惡狠狠地逼視著男孩,“那么,現在就讓你到地獄去陪伴你的父親吧!”
  “奎斯!你不能動他,他是個無辜的孩子。我答應了送他回去的!”
  “回去?哈——”奎斯瘋狂地大笑起來,“少校,你不覺得這太荒謬、太愚蠢么?你竟然要放過仇敵——艾瑪星人!你不是對你的隊員說過,要和他們永遠在一起,還要帶著他們凱旋而歸么?你沒做到,都是因為這群該死的艾瑪星人,還有你自己的怯懦!現在你又為什么不替你的隊員報仇雪恨呢?”
  蕭若秋義憤填膺,恨不得扇他兩巴掌。“奎斯,你難道是劊子手么?我是指揮官,我以少校的名義,命令你——奎斯上尉——放下你的槍!”
  奎斯冷冷地說:“沒用,你的國際軍銜束縛不了我的。以前不能,現在不能,永遠也不能!”說著,手指開始壓動扳机,男孩絕望地合上了眼睛。
  蕭若秋眼見奎斯手中的激光槍即將吐出火舌,急中生智,驟然出手狠狠一擰奎斯的手腕,那激光槍綠瑩瑩的舌頭一下子失去准線,擦著男孩的腦袋射向了艙壁。不待奎斯反應過來,蕭若秋又一個側滾,一手抱住盧克亞,一手拖過盧克亞父親手里的那支激光槍,重重朝奎斯的手擊去,把他的激光槍敲落在地。蕭若秋順勢將槍對准了奎斯的胸膛,使他不敢動彈。
  “你要是再動他一下,我就先殺了你。不過你要記著,這可是你逼我這樣做的。”蕭若秋警告道,“現在你給我出去。”
  奎斯朝那黑洞洞的槍管瞪了几秒鐘,終于無可奈何地扭頭跨出了艙門,可他沒忘拋下一句威脅的話:“你遲早要后悔的,你將為此付出慘重的代价。”待奎斯离去后,蕭若秋迅速對“机甲神”作了檢查,确信它的自動飛行程序還能維持正常運作。他叮囑盧克亞:“三分鐘后,飛行護盾會升起,‘机甲神’將進入超光速航行,預計三小時后可到達艾瑪星球。那時再減速,撤除護盾,他們會發現你的。”
  安頓好盧克亞,蕭若秋才走出“机甲神”艙外,回到自己的“太空俠客”,坐上控制台。這時,四周出奇地平靜。他突然又想到奎斯,怎么沒有見到他的蹤影?一种不祥的預感頓時襲上心頭。他迅速啟動“太空俠客”的探測眼進行全方位搜索,立即找到了奎斯,就在斜上方百米開外。奎斯的“太空俠客”正側著雄悍的身軀,伸直右臂,那上面已經架起了光子炮。
  “少校,我已經恭候多時了。今天,我要讓你死個瞑目。我必須承認,你從來都很英明,你的本事也的确胜我一籌。但是,你有一個致命的弱點,你太感情用事,活像藝術家,缺乏軍人應有的果敢和冷酷!你清楚我的能量狀況卻不主動攻擊我,大概也是你的仁慈心腸吧?但我可不像你這么傻,我一直在尋找机會,一個絕對致胜的机會,一個用4%的能量就能夠擊垮近15%能量剩余的對手的机會。現在,我到底找到了。你不是很欣賞公平競爭么,我就按你的這個原則行事。現在,你已經登上了你的‘太空俠客’,我們可以決一死戰了。倘若你還有什么顧慮,那就不是我的事了。”
  “很好。”听到奎斯這番滔滔不絕的嘲諷,蕭若秋倒很沉著,隨即反唇相譏,“我知道,在你簡單而愚蠢的腦袋里,只有‘殺戮’兩個字,根本沒有任何對生命的熱愛和怜惜。雖然和你這种嗜血成性的人相拚太不值得,但你難以理喻,看來我只得奉陪到底了!”他偷偷瞟了瞟身后的“机甲神”,心里不免焦急起來,盧克亞那邊的飛行護盾尚未升起來,這意味著自己的行動勢必會受到牽制。他知道,奎斯利用的正是這點!
  “只是你為什么非置我于死地不可呢?是兩年前的測試我超過了你,還是因為今天我救了盧克亞?”蕭若秋故意把話題岔開,以便在周旋中為“机甲神”贏得時間。
  “兩筆都要算,一次償清。”
  “別那么自信,你未必就能如愿以償的。你難道還沒有發現自己也有弱點——過分冷血,過分暴虐,還過分驕傲么?”
  蕭若秋一邊說,一邊暗自挪動,他試圖選擇最佳防守角度,同時他期望能夠用上光子盾牌。
  然而,奎斯并沒有給他這么做的時間。他并不傻,他只有一次進攻的机會,他必須抓住它。
  “我沒必要反駁你了——見上帝去吧!”
  奎斯的“太空俠客”震動一下,一團巨大的光球如同斗牛場上一頭發狂的公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猛扑過來。
  光子盾無法到位,蕭若秋唯一能用來躲避光子彈的是啟動推進火箭,迅速騰空而起,可想到盧克亞還在自己身后,自己無法縱身——盧克亞是無論如何都抵御不住這一擊的。奎斯其實預料得很准,他們兩者中,終有一個要承受這枚光子彈。
  蕭若秋當然知道該怎樣抉擇,盡管這無疑在奎斯所料之中。于是,當蕭若秋咬緊牙關的瞬間,光子彈扑了上來,他伸出右臂阻擋,可惜太晚了,光子彈削去他的巨臂,扎扎實實地撞進了他的右胸。
  “啊——”頃刻間反饋的電流變成一片海嘯,席卷過他的全身。他的右胸像被万千箭矢穿過,整個人都被牢牢地釘在控制台上。他感到知覺正在迅速遠离身体而去,耳邊唯一能听到的是奎斯的狂笑。蕭若秋的“太空俠客”慢慢倒了下去。在白色十字閃爍的時刻,他的腦海里浮現出盧克亞的臉龐。阻止奎斯!他現在只剩下這個念頭。他屏住呼吸,使出全身力气,揮出尚存的左側傷臂,安裝在腕上的兩枚光子矢直奔奎斯頭顱,狠狠撞了進去……
  這時“机甲神”的飛行護盾已經升起,耀眼的光球像母親的臂彎把盧克亞擁抱起來。在護盾的包裹下,“机甲神”頓時化作一道流星,奔向遙遠的天際。
  看著那道轉瞬即逝的光芒,蕭若秋露出了欣慰的微笑,從容而自然,漸漸地,便再也感覺不到什么了。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