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七回 分化瓦解逐個征服 英國終成印度主宰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這個成語故事,一定為大家所熟悉。据語本《庄子、山木》載:“睹一蟬,方得美蔭而忘其身,螳螂執翳而捕之,見得利而忘其形;异鵲從而利之,見利而忘其真。”漢書劉向《說苑、正諫》:“園中有樹,其上有蟬。蟬高居悲嗚仗露,不知螳螂在其后也;螳螂委身曲附欲取蟬,而不知黃雀在其旁也。”這個比喻只想取得眼前的利益而不顧后患的故事,用來描繪印度諸王國之間的勾心斗角、爾虞我詐,為了偏安一隅、蠅頭小利,或按兵不動,或助紂為虐,或引狼入室的局面再确切不過了。英國殖民者就利用它們的內部分爭、互不團結,才得以各個擊破,逐一將它們擄為藩臣。馬克思不無幽默地總結了這段歷史,寫下了發人深省的文字:“大莫臥儿的無限權力被他的總督們推翻人總督們的權力被摩訂刺陀推翻人正當大家正在互相混亂的時候,不列顛人突然闖了進來,并把大家都征服了。”

  第一衣英國——馬拉塔戰爭

  英國東印度公司為了控制印度,連續發動了對邁索爾的戰爭,終于把邁索爾王國膠解了。就在發動對邁索爾戰爭的同時期,英國人還對當時雄踞印度的馬拉塔、尼扎姆、奧德等王國發動猛烈的攻擊,并輔之以談判、利誘等手段,分化瓦解、各個擊破,使它們一個個喪失了獨立的地位,成為英國東印度公司的藩屬和臣民。
  馬拉塔人是在印度莫臥儿帝國的廢墟上,建立了他們的政治霸權。馬拉塔帝國的結构,是由希瓦吉大王的天才和軍事才能所建立的,經過短期的衰落之后,又為巴吉·拉奧一世所重建。馬拉塔人憑著雄厚的軍事力量,曾經和英國爭奪政治霸權達40年之久,但由于希瓦吉及其繼位者沒有重視社會改革、普及教育和團結人民,馬拉塔聯邦始終是一個松散的結合。馬拉塔聯邦沒有健全的經濟政策和良好的財政管理,直接影響了這個國家的政治發展。馬拉塔王公的軍隊沒有統一的編制,軍隊的核心是由不同部落的雇佣兵組成,這些雇佣兵是被歐洲教官,主要是被法國教官所訓練、指揮的。這些外國冒險家只是企圖發財致富,其中許多人還是英國人的間諜。除了常備軍以外,馬拉塔王公還擁有其封臣們所提供的封建民軍,其戰斗能力很弱,而且由于封臣們不听王公的命令,關鍵時刻派不上用場。更為致命的是馬拉塔諸王公之間的內部紛爭、此起彼伏的內戰、這不但削弱了王國自身的力量,而且造成了英國人出面干涉的口實。有的王公甚至引狼入室,從而導致了馬拉塔的衰敗。經過英國一馬拉塔之間的三次戰爭,盛极一時的馬拉塔王國終于匍匐在英國東印度公司的腳下。
  公元1770年,聲名顯赫的馬拉塔王國依仗威名和實力把德里皇帝置于他們的控制之下,以若干特權相要挾,答應護送他回首都,大有挾天子以令諸侯的炙手可熱的權勢。不久,由于王位繼承問題發生內江,英國人趁机出兵,從而爆發了第一次英國——馬拉塔戰爭。
  英國東印空公司為了取得和孟買毗連的某些沿海領土,鞏固其在孟買的地位,提出割讓薩爾塞特和巴塞因,并將布羅奇及蘇拉特兩縣的一部分稅收轉讓給英國為代价,答應出兵2500人与佩什瓦組成聯軍。聯軍在阿拉斯平原將浦那的馬拉塔政府軍擊敗了。
  1777年、浦那的馬拉塔政府領袖熱情地接待了一個法國冒險家,井答應將印度西部的一個通商港口讓給法國人。這件事引起了英國東印度公司對法國人在印度南部圖謀的疑慮,決定對浦那重新開戰。1778年11月,英國攻擊部隊由600名歐洲人和3300名印度士兵組成,直向浦那進發。1779月1月9日,英國攻擊部隊和浦那龐大的馬拉塔軍隊相遇了。浦那軍隊打垮了英國軍隊,并迫使英軍簽訂了一次屈辱條約。“但是這個條約被英屬印度總督黑斯廷斯拒絕了。他曾經寫道,我們已經否認了這個條約,,要是我們能輕易地洗刷掉我們民族聲名蒙受的丑名,那有多好啊”。黑斯廷斯不受同僚們的糾纏阻撓,采取了挽回公司聲譽的措施。他從孟加拉派出了一支強大的軍隊,橫跨中印度,先后攻占了艾哈默達巴德、巴塞因等地,但是英國軍隊向浦那進攻遭受失敗,被迫退卻。黑斯廷斯派出的另一支英軍借云梯爬城,占領了瓜利奧爾,在錫普里(今錫夫普里)的英軍也打了胜仗。這几次胜仗的結果,提高了英國人的聲譽,促使英國同浦那政府締結了《薩爾拜條約》。
  《薩爾拜條約》确認英國人占有薩爾塞特,划分了各王國的勢力范圍,從而恢复了戰前的原狀。英國人從這個條約所得到的物質利益并不很顯著,但英國人還是濫費財力,采取了一些不受歡迎的財政措施。即使如此,這個條約還是標志著英國在印度稱霸歷史上的一個轉挨點,它維持了和馬拉塔人20年的和平時間,擺脫了馬拉塔人的牽制,使英國集中力量向邁索爾、尼扎姆、奧德和法國人作戰,并將尼扎姆和奧德的納瓦卜置于英國人的控制之下。黑斯廷斯的斷然措施,挽救了英國在印度的地位,從而奠定了英國人在印度政治中的支配權,為上升到最高權力舖平了道路。
  《薩爾拜條約》中關于馬拉塔人的條款,承認了馬哈達吉。辛迪亞“就對英國政府的關系來講,是一個獨立的王公”,“在涉及他与浦那政府關系的其他方面,仍應遵守謹慎的方式”。馬哈達吉·辛迪亞是一個杰出的領袖,他利用自己的新地位來擴大和鞏固在北印度的權力。他拋棄了陳舊的馬拉塔作戰方法,聘請法國軍事專家根据歐洲的科學方法編制部隊。為實現他在北方的野心,他前往德里,使在暴力和混亂中無依無靠的空頭皇帝沙·阿拉姆二世成為他的傀儡,利用虛构的皇帝主權的名義,使他很快地在印度斯但建立了馬拉塔人的霸權。他從皇帝那里為他的主人佩什瓦取得了帝國攝政的官職,他自己則成為佩什瓦的代表,并獲得了御林軍的指揮權,成為皇帝名義上的奴仆,實質上的嚴厲主人。當他逐步确立對拉杰普特人和賈特人的支配地位后,他在北印度的權力達到了顯赫的頂點。但當他企圖進一步在浦那樹立勢力、擴大范圍的時候,因患熱病而去世。
  馬哈達吉·辛迪亞的去世,是一件有重大政治意義的事,馬拉塔帝國和印度其他各邦都因此而受到影響,從而也決定了馬拉塔人在北方霸權的命運。据后人從英國人檔案中找到的對馬哈達吉的行動“嚴加戒備的各种證据”,由此推論,如果馬哈達吉不死,堅持不懈地努力實現他曾經作出的擴張計划,他很可能會變成不列顛利益的強大敵人。但由于他的去世,英國人則可以在那里比較自由地建立他們的統治權了。

  第二次英國——馬拉培戰爭

  公元1798年4月,韋爾斯利就任印度總督,開始支配東印度公司的命運。當時,印度的政治情況是极端嚴重的:“公司的宿敵”邁索爾蘇丹實力大大增加,而敵對態度未減當年;威望和實力降低了的尼扎姆,歡迎法國人的支援;馬拉塔人領袖的權力達到顯赫惊人的程度;公司經常擔心的喀布爾的統治者扎曼沙進入印度平原:當時公司的財力又极為拮据。与此同時,歐洲革命的影響,拿破侖對埃及的遠征,法國人又同提普結成了同盟,都使緊張的局勢增加了嚴重性。保護英帝國的利益成為韋爾斯利決策的出發點,為了保衛和維護東印度公司的地位,韋爾斯利冷靜地分析了當時各王國的態勢,對印度各邦推行了軍事同盟政策。韋爾斯利軍事同盟体系的意圖是,“未經英國政府了解和同意,印度各邦不得從事戰爭,也不得和任何其他邦進行談判。大的公國各以英國軍官指揮的一支土著軍隊來維持公共和平;它們各自割讓某些有充分主權的領土,以支付這支軍隊每年的費用。小公國則向最高權位者納貢。作為回報,英國政府對他們個個都加以保護,以抵抗任何入侵的外敵。”對于這樣一种辦法,只有弱邦才肯順從,如尼扎姆立即就接受了,而馬拉塔則拒絕了。
  馬拉塔人深知英國人干涉馬拉塔人的事務是危險的,所以反對和英國人建立任何同盟。馬拉塔人中精明的政治家,長期以來盡力保持聯邦某种形式的團給,并一直抵制英國人對內部事務的干涉。韋爾斯不檄職后,曾經三番五次地要求馬拉塔人加入他的“防御同盟和互相保證”,但始終沒有得到答复。韋爾斯利在1800年寫道:“迄今為止,巴吉·拉奧(馬拉塔的佩什瓦,反复無常的脾气和這個民族在對外關系方面所保留的獨特的猜忌,都使我們的意圖一籌莫展”。
  然而,由于馬拉塔人的內江和佩什瓦巴吉·拉奧的挑唆,馬拉塔的酋長互相爭斗起來,并將巴吉·拉奧赶下了佩什瓦的寶座。巴吉。拉奧在走投無路的時候,答應加入軍事援助同盟,請求韋爾斯利的保護。巴吉·拉奧的請求与英國建立控制馬拉塔人的計划一拍即合,英國同他于1802年12月31日簽訂了《巴塞因條約》,該約規定一支擁有不下6000名正規步兵,配備通常比例的野戰炮和歐洲籍炮兵的外國援軍,永久駐扎在佩什瓦的領土內;為了維持這支軍隊,由佩什瓦讓出一塊有260万盧比稅收的領土。巴吉·拉奧還答應不聘用敵視英國人的任何歐洲人,他同其他各邦的關系須受英國人的控制。就這樣,巴吉·拉奧便以犧牲民族獨立,換回了被保護的代价。于是便演出了由一支英國軍隊把巴吉·拉奧送回都城,并恢复了他原先的佩什瓦的丑劇。
  《巴塞因條約》使東印度公司和馬拉塔聯盟合法元首間建立起确定的關系,是英國在印度稱霸史上的一個重要里程碑,正如英國人指出的“這無疑是改變我們在西印度立足點的一個步驟。它在頃刻之間把英國的責任加重了兩倍”。英國人的如意算盤是:條約締結以后,再也無須擔心和馬拉塔酋長們發生沖突了,即使真正爆發任何戰爭,由于締結《巴塞因條約》使英國人得到好處,也可以幫助他們制胜具故人。然而,算盤并不都是由英國人撥弄的。由于這個條約是和一個被遷下寶座的佩什瓦簽訂的,條約中徹底拋棄了民族獨立,嚴重地傷害了馬拉塔領袖的感情。在這樣一個嚴重的民族危急的關頭,馬拉塔的酋長們試圖組成一個對付英國人的戰線,但由于酋長們之間不能一致行動,大大削弱了他們反抗英國人的力量。
  第二次英國——馬拉塔戰爭于1803年8月初開始了。馬拉塔軍隊除法國人訓練的4万人外,總數為25万人,而英國人在印度各地的軍隊約為5.5万人。英國軍隊盡管數量上處于劣勢,但韋爾斯利戰前對這場戰爭作了充分的准備:對邁索爾和蘇拉特等王國采取了措施;同蓋克瓦爾和奧德締結了相應的條約;通過《巴塞因條約》為制胜那個聯盟提供了有效的手段等等,這些都給英國人的作戰以有力的影響。英國人決定全面攻擊敵人,戰爭在德干、印度斯但兩個主要中心和古吉拉特、本德爾汗德和奧里薩三個次要中心進行。戰爭證明法國人所訓練的馬拉塔人戰斗隊不大中用,歐籍軍官大多數背离了馬拉塔王國。馬拉塔還犯了一個錯誤:拋棄了前輩的騷扰戰術,采取了西方的作戰方法,把戰爭的胜利寄托在外國人的身上,結果很快就失敗了。
  在主要作戰中心之一——德干戰場,英國人占領了尼扎姆領地邊界上的艾哈邁德納加爾,發動了對馬拉塔聯軍的進攻,取得了“比德干歷史上任何一次都更為漂亮的胜利”,繼而占領了布爾漢普爾和阿西爾加爾兩個地方。稍事休整,英軍在阿爾岡又完全擊敗了另一支馬拉塔人的軍隊,接著便又占領了加維爾加爾的堅固要塞。
  在主要作戰的另一個中心——印度斯但戰場,印軍占領了維里和亞格拉。英軍在德里戰役中一舉打敗了馬拉塔聯邦中的辛迪亞北方軍隊,接著,又在阿爾瓦爾邦的拉斯瓦里打敗了北方軍隊。
  与此同時,三個次要作戰中心的英軍也相繼打敗了馬位塔聯盟,獲得了進一步的胜利。
  五個月的戰爭,馬拉塔聯邦中的辛迪亞和邦斯萊損失慘重,不得不与英國簽訂兩個和約。按照1803年12月17日簽訂的《德奧岡條約》,邦斯萊羅閣將庫塔克省(包括巴拉索爾及它在瓦爾達河以西的全部領土)割讓給英國人。從此,若是他和尼扎姆或佩什瓦發生任何爭執,均應由英國人仲裁;而且,“非經英國政府准許,不得聘用任何非歐洲人、美洲人或和英國人作戰的國家的人民或任何非英國籍臣民”,并限据它的同意,保持一位英國駐扎官在其身邊。12月30日,英國同辛迪亞簽訂了《蘇爾吉——阿爾金岡條約》,條約規定把琲e和朱木拿河間他所有的領土,以及它的位于齋浦爾、喬德普爾及戈哈德三個拉杰普特族公國以北的要塞和碩士割給戰胜者。在西面,它將艾哈邁德納加爾、布羅奇及他所有的阿腐陀丘陵以西的領土割讓給英國。它還放棄了向莫臥儿皇帝、佩什瓦、尼扎姆和英國政府提出要求的一切權利;答應未經英國人允許,它手下不得任用敵對國家的歐洲人及英國籍的臣民;并在它的朝廷派駐了一個駐扎宮。根据1804年2月27日簽訂的另一項條約,辛迪亞加入了軍事援助同盟。依据該盟約,將有一支6000人的防御部隊從內地調往邊境。作為尼扎姆對英國人效忠的酬答,它從貝拉爾羅閣的舊領地中獲得一直到納爾努拉和加維爾加爾以南及瓦爾達河以西的所有領土:另外還從辛迪亞的領土上取得了阿腐陀丘陵以南的縣份。
  第二次英國——馬拉塔戰爭的結果,英國人把在馬德拉斯和孟加拉的領土連接起來了,而且還向其他方向擴展,挂名的莫臥儿皇帝已處于他們的保護之下,他們還同喬德普爾、齋浦爾、馬切里、邦迪各土邦及巴拉特普爾的賈特族王國締結了同盟條約。由法國人訓練的、為馬拉塔人服役的軍隊被清除了。同時,孱弱的尼扎姆和佩什瓦更加依附于英國。英國的胜利出乎總督韋爾斯利的預料,他直言不諱地說:“我聲明,就以我最樂觀的想法,我也不敢想往我的計划能一下子完成得這樣迅速,這樣穩妥。”

  第三衣英國——馬拉塔戰爭

  18世紀最后25年,馬拉塔已開始喪失了一個強國成長所需的一切要素,所以不能從19世紀初葉的英國中立政策中得到一點好處。當時,所有馬拉塔各土邦的政治和管理情況,都陷于絕望的紊亂与黑暗中,他們的經濟情況也毫無令人滿意之處。馬拉塔的酋長們,甚至包括佩什瓦(他是靠英國人的幫助才回到寶座上的)在內,表面上雖然對英國人友好,但在內心深處卻孕育著對英國人的猜忌和敵視的情緒。鑒于馬拉塔三個酋長們中沒有一個能夠公開反對英國人,佩什瓦密謀重新建立一個馬拉塔酋長的聯盟以反對英國人,并開始与這些酋長以及帕但酋長阿米爾汗和平達里人談判,他們還試圖加強軍隊的實力和效率。
  英國人并沒有忘記采取果斷的措施來遏制佩什瓦的圖謀。英國新任印度總督黑斯廷斯侯爵到任之后,徹底改變了英國的中立政策,新總督決心“要使英國政府實際掌握最高權位,即或不公然這樣”,并“要將其他各土邦作為實質上的藩屬,即或名義上不是這樣”。總督指令要限制佩什瓦的權力,誘使巴吉·拉奧簽訂了《浦那條約》。根据條約,佩什瓦必須放棄馬拉塔聯盟領導者的身份;對蓋克瓦爾提出的要求減至40万盧比,并答應不再向他提出更多的要求;并把孔坎及若干重要堡壘交給英國人。英國人還強迫辛迪亞、邦斯萊和一些土邦締結了一系列的條約。這些條約大大加強了英國人的勢力而損害了馬拉塔人:條約嚴重打擊了佩什瓦的權力和威望;制止辛迪亞對拉杰普特族各土邦的要求,它們已落入英國人的控制之下;犧牲了那格浦爾的獨立。但是,沒有一個馬拉塔酋長真正甘心失去他們的獨立,他們完全同情佩什瓦想使自己從英國人控制下解放出來的愿望,于是,第三次英國——馬拉塔戰爭爆發了。
  佩什瓦在英國和辛迪亞簽訂軍事援助同盟條約的那一天,劫掠与焚毀了在浦那的英國駐扎宮的宮邸,出動27000人的部隊襲擊基爾吉的英國軍隊。英國軍隊只有2800人,但卻打敗了佩什瓦的軍隊。几乎与此同時,那格浦爾、霍爾卡爾發動武裝起義,奮而攻擊英國人,先后都被英國人打敗了。佩什瓦在基爾吉被打敗后,同英國人繼續作戰,并都遭到了失敗,最后只得向英國人投降。至此,即使在最坏的日子里,一直被當作馬拉塔民族統一象征的佩什瓦的職務被廢除了。英國人在戰爭中把位于納爾馬達河北岸的一些縣份并入英國版圖。在同霍爾卡爾簽訂的《曼達索爾條約》中,將所有納爾馬達河以南的地區割讓給英國人,答應在這塊領土上供養一支英國的援軍,在他的對外關系上接受英國人的仲裁,并承認一個雇佣的軍官阿米爾漢為通克的納瓦卜。從此,一個英國駐扎官就在印多爾長期住下了。

  分化瓦解、各個擊破其它王國

  英國東印度公司通過四次英國一邁索爾戰爭、三次英國一馬拉塔戰爭,消除了統治印度兩大心腹之患,大大擴張了領土,使英國人的權勢在這片國土上神速的擴展起來。英國在發動對邁索爾、馬拉塔戰爭的同時,逐一翦滅其他王公的勢力,利用分化瓦解、各個擊破的策略,征服他們的領土,迫使他們俯首稱臣。
  在海德拉巴,尼扎姆對英國人怨恨异常,轉而向法國人求助,隨意准許法國人在朝廷和軍隊中服務。英國人決心消滅法國人在印度的勢力,從而把英國的控制權擴展到印度各土邦。英國人利用尼扎姆對法國勢力的怀疑之隙,說服尼扎姆同英國締結了軍事援助條約。條約規定由尼扎姆維持与供養一支6個營的軍隊,它的對外關系受英國人的控制,并將屬于其他國籍的歐洲軍官從它的領土上驅逐出去,解散由法國人訓練的軍隊。在英國——邁索爾戰爭中,尼扎姆站在英國人一邊,被證明是東印度公司的忠實朋友,為此分得了邁索爾王國的几塊土地。1800年10月,英國和尼扎姆結成“長久而全面的防守同盟”,由此,外國援軍的人數增加了。為供養這支軍隊,尼扎姆把在邁索爾戰爭中作為戰利品奪得的全部領土還給了英國人,還答應,未經英國人許可,不与其他國家建立政治關系和軍事援助同盟,從而使海得拉巴變成了英國人的附庸。
  在卡納蒂克,盡管雙重政府所強加于人民的災難和壓迫不亞于孟加拉的雙重政府,同樣也為英國人不能容忍,決心割掉這個獨立的“膿瘡”,將卡納蒂克置于東印度公司的最高控制之下。英國人查獲卡納蒂克兩個首領同邁索爾蘇丹圖謀叛亂的秘密通信,便宣布他們因此“自陷于公敵的地位”,已經喪失了對卡納蒂克工位的權利。英國人不顧什么繼承原則,扶持一個傀儡為卡納蒂克名義上的納瓦卜,以保證給他該省收入的五分之一作為年金的條件,將全部民政權和軍政權接管過來。總督韋爾斯利宣布接管了卡納蒂克政府,被譽之為“也許是取得孟加拉財政管理權以來最有益的与有用的措施”。從此,卡納蒂克完全落入英國的掌握之中。
  在但焦爾和蘇拉特,馬拉塔公國但焦爾發生一次繼位之爭,給英國人以干涉內政的机會,英國人恩威并施,說服了它的統治者簽訂了一項軍事援助條約。根据條約,這個王國的民政和軍政全部移交給英國東印度公司,從而許給統治者每年領取4万英鎊年金作為報酬。蘇拉特王國的防務由英國東印度公司代表莫臥儿皇帝擔負,納瓦卜則保留民政權。但由于蘇拉特的納瓦卜無力支付公司索取的供給駐軍的全部開支,英國東印度公司用高壓方式,強追蘇拉特將領地的全部行政權交給了英國東印度公司。就這樣,英國東印度公司運用最無禮的篡奪行為、最專橫的惡劣態度,追使坦焦爾和蘇拉特的統治者將行政權交了出來,只保持“空頭稱號”和領取“有保證的年金”。
  在奧德,英國總督認為,為了西北邊境的有效安全,奧德必須确定地置于英國的控制之下。英國總督韋爾斯利在其任內表示要占有河間地,以加強公司的西北邊境,并制定了以“人數不斷增加的公司的步兵團和騎兵團”來代替納瓦卜的軍隊,“這些團隊不時換防,并由納瓦卜閣下供養”;還責令“除公司職員以外的歐洲人,离開奧德”。由于奧德的納瓦卜對英國東印度公司一直很忠誠,很難給他加上謀反和不服從的罪名。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英國馬上借口喀布爾侵入印度斯但的威脅,要求奧德的納瓦卜解散他自己的軍隊,增加東印度公司的軍隊。納瓦卜經過一陣抵抗之后,在英國駐扎宮的壓力下打算宣布退位。英國總督認為,這是一個獨占奧德省權力的极好辦法,准備利用這個事件,取得盡可能多的利益。不料,納瓦卜看到英國設法排除他儿子的繼承權時,又撤銷了他退位的聲明,這一行動大大触怒了韋爾斯利,親自宣布“极為憎惡納瓦卜兼瓦洛爾在目前場合的口是心非和不可信任的行為”。東印度公司向納瓦卜提出一項條約草案,大大增加公司軍隊人數和支付大大增加的軍費補助金,并拒絕納瓦卜本人合乎情理的反對意見,強迫他接受公司的要求。但這些還不足以唇足總督的欲望,韋爾斯利又強迫納瓦卜于1801年11月10日締結了一項條約,根据條約,奧德的納瓦卜必須交出富饒与有价值的羅希爾坎德地區和下河間地,即介乎琲e和朱木拿河中間的領土,差不多要包括他的領土的一半。這樣,奧德除了北面外,已与英國的屬地和辛迪亞在北印度的領土全部接界了,這些領土對公司有极大的重要性。
  英國在不斷征服印度王公、擴大殖民統治的同時,始終把驅逐法國人作為重要目標。事實上,法國雖然遭受失敗,并沒有眠滅在印度的野心,18世紀末,英國東印度公司始終存在來自法國人的威脅。法國人當時企圖在印度諸強——如尼扎姆、邁索爾、馬拉塔的朝廷中樹立勢力,實現他們野心勃勃的計划。
  提普的戰死和邁索爾的瓜分,對法國人是莫大的打擊。事實上,法國人除了參加當地王公的軍隊,煽動他們反對英國人外,還想進一步利用在北美和歐洲戰爭所提供的机會。重新獲得他們在印度已失去的一切。所以,當美國獨立戰爭爆發的時候,他們除了和那些起來反抗的殖民地結盟外、還于1782年派遣了一支3000人的軍隊和一支艦隊去支援黑德爾。當英國和革命的法國之間殊死搏斗的時候,法國再一次同邁索爾結了盟。盡管戰爭爆發時,法國人在印度的屬地已被英國人奪去,但拿破侖出征埃及和确立法國人在埃及的勢力,然后損害英國人在印度地位的計划,則是英國東印度公司憂慮的根源,邁索爾王朝的滅亡,進一步減少了法國對英國的威脅。
  1802年8月25日《亞眠和約》之后,韋爾斯利并沒有把法國的殖民地還給它們。法國雖然堅持在印度的反英密謀,在諸王國被英國征服之后,法國在印度就失去了盟友。1814∼1815年,英國人終于最后擺脫了法國人的威脅,并為在印度建立英國的最高權位,不斷進行新的征服和擴張。
  總之,在19世紀整個最初的25年中,英國在印度的侵略戰爭一直在繼續著。1814∼1816年,英國發動對尼泊爾山區勇武民族的戰爭,并迫使尼泊爾接受了和約。根据和約,尼泊爾把喜馬拉雅山麓邊地上的一個爭執地帶割讓給公司、并同意把它的外交關系置于不列顛駐扎官的監督之下。在尼泊爾戰爭結束后,英國轉過來平定了中印度平達里人和帕但人部落,把英國的主權擴張到了中印度。然后,英國人越過了布拉馬普特河和蘇特里杰河,在緬甸登陸。經過二年的侵略活動之后,迫使緬甸國王把鄰接孟加拉的阿薩密和緬甸的其他兩個省割給了印度公司。到1823年的時候,從蘇特里杰河到布拉馬普特拉河,從喜馬拉雅山到科摩林角的印度大部分領土都落人英國人控制之下。隨著英國對旁遮普的兼并,英國人終于完成了對印度的征服,并把它統一在自己的政權之下了。印度以其廣闊的疆土、富饒的物產、眾多的人口和优越的戰略地位,終于成為英國女工皇冠上一顆碩大的明珠。

  ------------------
  幻想時代http://www1.gameforever.com/aoe/hx/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