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小報告一則


  抗戰以前,我沒寫過劇本。抗戰以后,劇運痝q,我也就見獵心喜,想多學習點手藝。到今天止,我已寫過四本半劇了——其中有一本是与宋之的合寫的。最初的一本是《殘霧》。這只能算作試寫的草稿,不能算作完整的劇本,因為寫完了,我即到前方慰勞軍隊,未能修改。在渝和在別處上演,我也沒有看見過。据說,在各地上演,都相當的成功。我找不出它所以成功的理由來。趙太侔先生告訴我:“寫過小說的人,對人物的創造有些把握,所以可以寫戲。”此語若屬可靠,就也許可作《殘霧》的一點成功之注解。
  第二本是《國家至上》,系与之的合寫的。在宣傳劇中,它可以算作一本成功的作品。它的好處也在于有人物。同時,它的人少,服裝簡單,到處都可以因陋就簡的演出,只要演員盡職,便能叫好。在物价高漲的今日,此點是值得劇寫家注意的。
  第三本是《張自忠》,沒有在大都市上演,因為它不大象戲。怎樣才象戲,我到如今還不曉得,我只是不灰心的去學習,也許有那么一天我會豁然貫通的!
  《面子問題》是第四本,在渝上演,成績欠佳。毛病在對話好,而動作少;我明白了一點為何戲劇必須用動作支持。
  第五本是《大地龍蛇》,還沒上演過,我也不望它上演,因場面大,用人多,勢必賠錢,拿它當作一個小玩藝儿讀著吧,也許怪有意思罷了。
  現在還在寫劇,因患頭昏,進行甚緩,是否能成功?且不去管,多練習自有好處。我寫劇本,正如寫小說与詩,不求能成一家,只愿寫得象點樣子,且有裨于抗戰,便心滿意足了。
  載一九四二年六月一日《筆陣》新三期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