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曾文正公嘉言鈔》序


(1916年)
曾文正者,豈惟近代,蓋有史以來不一二睹之大人也已; 豈惟我國,抑全世界不一二睹之大人也已。然而文正固非有超群絕倫之天才,在并 時諸賢杰中稱最鈍拙;其所遭值事會,亦終身在拂逆之中。然乃立德、立功、立言,三 并不朽,所成就震古鑠今,而莫与京者,其一生得力在立志,自拔于流俗,而困而知, 而勉而行,歷百千艱阻而不挫屈;不求近效,銖積寸累,受之以虛,將之以勤,植之以 剛,貞之以琚A帥之以誠,勇猛精進,堅苦卓絕。如斯而已,如斯而已! 孟子曰:“人皆可以為堯舜。”堯腕信否盡人皆可學焉而至,吾不敢言;若曾文正 之盡人皆可學焉而至,吾所敢言也。 何也?文正所受于天者,良無以异于人也。且人亦孰不欲向上?然生當學絕道喪、 人欲橫流之會,窳敗之習俗,以雷霆万鈞之力,相罩相壓,非甚強毅者,固不足以抗圉 之。荀卿亦有言:“庸公駑散,則劫之以師友。”而嚴師畏友,又非可亟得之于末世, 則夫滔滔者之日趨于下,更奚足怪!其一二有志之士,其亦惟乞靈典冊,得片言單義而 持守之,以自鞭策,自夾輔,自營養,猶或可以杜防墮落而漸進于高明。古人所以得一 善,則拳拳服膺而日三复,而終身誦焉也。抑先圣之所以扶世教、正人心者,四書六經 亦蓋備矣。然義丰詞約,往往非末學所驟能領會,且亦童而習焉,或以為陳言而忽不加 省也。近古諸賢闡揚輔導之言,益汗牛充棟,然其義大率偏于收斂,而貧于發揚。夫人 生數十寒暑,受其群之蔭以獲自存,則于其群豈能不思所報?報之則必有事焉,非曰逃 虛守靜而即可以告無罪也明矣,于是乎不能不日与外境相接构。且既思以己之所信易天 下,則行且終其身以轉戰于此濁世。若何而后能磨煉其身心,以自立于不敗?若何而后 能遇事物泛應曲當,無所撓枉?天下最大之學問,殆無以過此! 非有所程式而養之于素,其孰能致者? 曾文正之歿,去今不過數十年,國中之習尚事勢,皆不甚相遠。而文正以扑拙之姿, 起家寒素,飽經患難,丁人心陷溺之极運,終其生于挫折譏妒之林,惟恃一己之心力, 不吐不茹,不靡不回,卒乃變舉世之風气,而挽一時之浩劫。彼其所言,字字皆得之閱 歷而切于實際,故其親切有味,資吾儕當前之受用者,非唐宋以后儒先之言所能逮也。 孟子曰: “聞伯夷之風者,懦夫有立志。”又曰:“奮乎百世之上,百世之下聞者莫不興 起。”況相去僅一世,遺澤未斬,模楷在望者耶?則茲編也,其真全國人之布帛菽粟而 斯須不可去身者也。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