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音樂”?




  夜里睡不著,又計畫著明天吃辣子雞,又怕和前回吃過的那一碟做得不一樣,愈加睡不著了。坐起來點燈看《語絲》,不幸就看見了徐志摩先生的神秘談〔2〕,——不,“都是音樂”,是听到了音樂先生的音樂:“……我不僅會听有音的樂,我也會听無音的樂(其實也有音就是你听不見),我直認我是一個甘脆的Mys-tic〔3〕。我深信……”

  此后還有什么什么“都是音樂”云云,云云云云〔4〕。總之:“你听不著就該怨你自己的耳輪太笨或是皮粗”!

  我這時立即疑心自己皮粗,用左手一摸右胳膊,的确并不滑;再一摸耳輪,卻摸不出笨也与否。然而皮是粗定了:不幸而“拊不留手”的竟不是我的皮,還能听到什么庄周先生所指教的天籟地籟和人籟〔5〕。但是,我的心還不死,再听罷,仍然沒有,——阿,仿佛有了,像是電影廣告的軍樂。呸!錯了。這是“絕妙的音樂”么?再听罷,沒……唔,音樂,似乎有了:

  “……慈悲而殘忍的金蒼蠅,展開馥郁的安琪儿的黃翅,,頡利,彌縛諦彌諦,從荊芥蘿卜玎琤oe洋的彤海里起來。Br-rrrtatatatahital無終始的金剛石天堂的嬌裊鬼茱萸,蘸著半分之一的北斗的藍血,將翠綠的忏悔寫在腐爛的鸚哥伯伯的狗肺上!你不懂么?

  咄!吁,我將死矣!婀娜漣漪的天狼的香而穢惡的光明的利鏃,射中了塌鼻阿牛的妖艷光滑蓬松而冰冷的禿頭,一匹黯黮歡愉的瘦螳螂飛去了。哈,我不死矣!無終……”〔6〕

  危險,我又疑心我發熱了,發昏了,立刻自省,即知道又不然。這不過是一面想吃辣子雞,一面自己胡說八道;如果是發熱發昏而听到的音樂,一定還要神妙些。并且其實連電影廣告的軍樂也沒有听到,倘說是幻覺,大概也不過自欺之談,還要給粗皮來粉飾的妄想。我不幸終于難免成為一個苦韌的非Mystic了,怨誰呢。只能恭頌志摩先生的福气大,能听到這許多“絕妙的音樂”而已。但倘有不知道自怨自艾的人,想將這位先生“送進瘋人院”去,我可要拚命反對,盡力呼冤的,——雖然將音樂送進音樂里去,從甘脆的Mystic看來,并不算什么一回事。

  然而音樂又何等好听呵,音樂呀!再來听一听罷,可惜而且可恨,在檐下已有麻雀儿叫起來了。

  咦,玲瓏零星邦滂砰鈱的小雀儿呵,你總依然是不管甚么地方都飛到,而且照例來唧唧啾啾地叫,輕飄飄地跳么?然而這也是音樂呀,只能怨自己的皮粗。

  只要一叫而人們大抵震悚的怪鴟的真的惡聲在那里!?

  〔1〕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二四年十二月十五日《語絲》周刊第五期。

  〔2〕徐志摩的神秘談一九二四年十二月一日《語絲》周刊第三期刊登了徐志摩譯的法國波德萊爾《惡之華》詩集中《死尸》一詩,詩前有徐志摩的長篇議論,宣揚“詩的真妙處不在他的字義里,卻在他的不可捉摸的音節里;他刺戟著也不是你的皮膚(那本來就太粗太厚!)卻是你自己一樣不可捉摸的魂靈”等神秘主義的文藝論。〔3〕Mystic英語:神秘主義者。

  〔4〕“都是音樂”徐志摩在譯詩前的議論中說:“我深信宇宙的底質,人生的底質,一切有形的事物与無形的思想的底質——只是音樂,絕妙的音樂。天上的星,水里泅的乳白鴨,樹林里冒的煙,朋友的信,戰場上的炮,墳堆里的鬼Y↘素C諛侵皇h*子,我昨夜的夢,……無一不是音樂。你就把我送進瘋人院去,我還是咬定牙齦認賬的。是的,都是音樂——庄周說的天籟地籟人籟;全是的。你听不著就該怨你自己的耳輪太笨,或是皮粗,別怨我。”

  〔5〕庄周(約前369—286)戰國宋國人,道家學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天籟地籟和人籟,見《庄子·齊物論》:“女聞人籟而未聞地籟,女聞地籟而未聞天籟夫?”

  〔6〕“慈悲而殘忍的金蒼蠅”一段話,是魯迅為諷刺徐志摩的神秘主義論調和譯詩而編造的。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