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無題(大野多鉤棘)




  几家春裊裊,万籟靜爸爸。

  下土惟秦醉,中流輟越吟。〔2〕風波一浩蕩,花樹已蕭森。

  三月



  〔1〕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三一年八月十日《文藝新聞》第二十二號。參看本卷第143頁注〔1〕。据《魯迅日記》一九三一年三月五日,本詩是書贈日本友人片山松藻(內山嘉吉夫人)的。〔2〕秦醉漢代張衡《西京賦》:“昔者大帝說(悅)秦穆公而覲之,饗以鈞天廣樂,帝有醉焉。乃為金策,錫(賜)用此土,而剪諸鶉首。”按鶉首,星次名,我國古代將星宿分為十二次,配屬于各國,鶉首指秦國疆土。越吟,《史記·張儀列傳》:“陳軫适至,秦惠王曰:‘子去寡人之楚,亦思寡人不?’陳軫對曰:‘王聞夫越人庄舄乎?’王曰:‘不聞。’曰:‘越人庄舄仕楚執洁A有頃而病。楚王曰:‘舄故越之鄙細人也,今仕楚執洁A貴富矣,亦思越不?’中謝對曰:‘凡人之思故,在其病也。彼思越則越聲,不思越則楚聲。’使人往听之,猶尚越聲也。今臣雖棄逐之楚,豈能無秦聲哉。’”王粲《登樓賦》:“鐘儀幽而楚奏兮,庄舄顯而越吟;人情同于怀土兮,豈窮達而异心。”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