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五章


  驛馬車駛進一間風光不再的客棧過夜。巧琪已饑腸轆轆,但是羅斯利留給萊儿買食物和其他必需品的錢已所剩無几。大部分都付了車資。
  她很想洗個澡,但是這表示還得付出額外的花費。既然住單人房,她可以在房里用海綿拭浴,明天就可以抵達倫敦,她可以在費家的寓所好好洗個熱水澡。
  巧琪跟著客棧老板娘上了搖搖欲墜的樓梯,她回頭看看其他客人用餐的大廳。有好几雙男性的眼睛緊盯著她不放。她打了個冷顫,加快腳步。
  “房間不漂亮,不過很干淨。”老板娘說著打開門,現出一個牆邊有床的小房間。
  巧琪望望身后,覺得很不安全。“門上有鎖嗎?”
  “老天爺!小姐,當然有鎖了。要是樓下那些男人開始胡鬧的話,你會很高興門上有鎖的。”那女人咧著几乎沒牙的嘴笑了,塞給巧琪一盞燈。“你很漂亮。好好睡吧,小姐。”
  巧琪很想也對她笑笑,但是辦不到。她走進房間,立刻將門掩上,拉上門閂。但是仍然不夠安全,樓下傳來的笑鬧聲在她听來充滿了威脅性。她抓起一張椅子,那是房中除了床和床頭柜以外唯一的家具,頂在門上。
  巧琪不敢再想海綿拭浴了,走到床邊把燈放在床頭柜上,隨后她脫下披肩和鞋,鑽進被窩里。她背靠著牆縮成一團,兩眼緊盯著門,确信今晚是別想睡覺了。
  伯倫和羅斯利疲憊不堪的坐騎拖著腳步走進狩獵小屋的庭院時,已經人夜了。四下一片寂靜,屋里沒有燈光。
  “她一定已經上床了。”羅斯利說道,指向二樓一扇窗戶。
  兩人下馬,把馬儿系好。羅斯利率先進入小石屋,伯倫在門邊等他點燈。火柴剛一擦著,伯倫便往樓梯奔去。他不需要燈光,他自己能找到路。
  “我在這里等。”羅斯利略嫌多余地說了一句。
  伯倫停在臥室門外。從玫瑰庄到戴文郡的途中,他一直在想自己見到巧琪時該說些什么。他明白自己的心意,但是不知如何措辭。他只祈禱等自己打好腹稿之后,她會耐心听完并原諒他。
  他推開門。
  “巧琪?”他低喚,憑本能而非憑視力朝床邊走去。“巧琪?”
  床是空的。他轉身沖出房間。
  “她不在這里。”他對羅斯利咆哮道。要是羅斯利故意耍他,他要——
  只消瞥羅斯利一眼,便足以打散他短暫的疑慮。羅斯利以為她在這里。
  “萊儿也不在。她應該在這里陪巧琪直到我回來的。或許她們到萊儿家去過夜了。”听羅斯利的口气便知道他自己也不相信,然而卻希望确是如此。
  “走吧。”伯倫轉身。
  “等一下,伯倫。我們不能半夜三更去把萊儿家的人吵醒。”
  “也許你不能,但是找能。告訴我怎么走吧!”
  照一般標准來看,這兩層樓房只能算是間小房子,但在她眼中,卻不啻是座巨宅。
  僅有兩個房間的白色小屋,只和這里的客廳差不多大小。
  站在紅磚樓房前的老婦灰發稀疏,眼神憂郁。但當她看見小女孩步下小馬車時,笑
  容卻使她皺紋遍布的臉上一亮。
  “你就是凱琳的女儿。讓我好好看看你。是啊!你有她的眼睛。進來吧,讓我們好
  好互相認識一下。”
  巧琪猛然惊醒,一時之間她不知自己置身何處。她坐在床上,薄毛毯裹至頸際。她眨眨眼睛,試著擺脫眼中的疲勞。
  她又做了一個夢。這些夢總是在她清醒以后還糾纏不放,似乎是發自過去的呼喚。這些夢如此真實,讓她覺得仿佛可以一腳踏進去,就此在其中生活。
  這回是覆滿長春藤的紅磚屋。早先在驛馬車中睡著的時候,她夢見的是金發男人和小屋。那個男人是爸爸?這個女人是姨婆?他們究竟是何許人?她心中清清楚楚地記得他們的長相。她為何會夢見他們?為何總是他們?
  她听見門閂輕響,望向門口。她看見門把移動,听見有人推門的嘎吱聲,心髒似乎停止了跳動。她屏住呼吸,等待那扇門在壓力下讓步。
  “門鎖住了。”一個口齒不清的聲音低語。
  巧琪跌跌撞撞地下床,緊貼遠處的牆壁而站。
  “別擋著我,我來開門。”這聲音較大、較低沉。
  這次她看見門被撞得變形了,她可以想見另一邊有人用肩膀在撞。她喉間梗著無聲的尖叫。
  她四下環顧,惊慌更甚。她該如何是好?她不能呆站在這里,靜待他們進來拿她取樂,她必須設法自保。
  她的手落到一旁的床頭柜上。水瓶!她拎起水瓶,把水倒進大碗里,迅速吹熄了燈,踮腳走到門邊。她背脊緊貼著牆壁,將瓶子高舉過頭,耳邊听見自己如雷的心跳。
  “這次成了,老兄。”
  正當她听見這話時,門閂四周的木頭也被撞裂了。門猛地打開,椅子滑到一邊。
  “好了,我的美人。老席比來看你了。”
  一個肌肉發達的男人走進房間。巧琪只猶豫了一秒鐘,就把瓶子在他腦袋上砸個粉碎。那人轉了個圈,搖搖晃晃地倒在地上,走廊的燈光映出他臉上詫异的表情。
  他的同伴舉步上前,這回巧琪沒有忍住尖叫。那人停下腳步,低頭看看他的朋友,便一溜煙跑走了。不出數秒,她隔壁房間的住客全跑到走廊上。第一個過來的是驛馬車上那名紳士。
  “怎么——”他把燈舉得高高的,低頭看看腳邊的男人,又回頭看看巧琪。“你沒事吧?小姐。”
  她點點頭,但無法回答。她突然無法自主地顫抖起來。
  他舒開眉頭。“是啊!看得出來你沒事。”他轉向走廊。“把這廢物弄出小姐房間。”
  “謝——謝謝你,先生。”她結巴地說道,眼看那人被拖了出去。
  那位紳士扶起地上的椅子。“你最好先坐下。”
  她覺得他是對的。
  “我叫韋瑞頓。”
  “幸會,韋先生。”
  他露齒而笑。“我是否可以請教芳名?”
  “巧琪。費巧琪。”
  瑞頓鞠躬為禮。“很高興認識你,費小姐。你要到倫敦去嗎?”
  她點點頭。
  “費小姐,請容我把房間讓給你睡。我的房間有鎖,今晚我就睡這儿好了。”
  “噢,我不能——”
  “可是我堅持。”
  “嗯,我——”
  “請接受,費小姐。”
  這不能不糾正。“韋先生,我是費太太。”
  瑞頓只頓了一會儿,便輕聲說道:“費先生真是幸運。”接著他將手伸向她。“你的房間在等著你呢!”
  伯倫揮拳擂門。“里面的人給我起來!”他叫道。
  片刻之后,門下瀉出一線微光。
  “誰?”
  “費伯倫。”
  門開了一條縫,一張滿是胡須的臉孔瞪著他。“三更半夜的你想干什么?好人家早就都睡覺了。”
  羅斯利往伯倫身側一站。“文先生,是我,請開門。”
  “爵爺?”門又開了一些。“您半夜來有何貴干?”
  “我們要找柯佛夫人,我們想她可能跟萊儿回到這里來了。”羅斯利瞥了伯倫一眼,又望向文歐林。“萊儿在吧?”
  “是啊,她在家。”萊儿的父親回頭大吼。“萊儿,快過來!”
  萊儿身穿高領長袖白睡袍,畏畏縮縮地光腳走進小玄關。等她看見來者何人之后,臉都白了。“羅斯利爵爺。”她低語。
  “爵爺想知道你服侍的夫人到哪儿去了。你做了什么事?女孩。”
  羅斯利搭住歐林的手臂,走進屋里。“萊儿,巧琪呢?她不在小屋里。”
  “是的,爵爺。”她搖搖頭,答道。“她今早搭上往倫敦的驛馬車。”
  “為什么?”伯倫問道。
  “你可是她丈夫,爵爺?”
  “是的。”
  萊儿迅速瞥了他一眼,把他高大魁梧的身軀和粗獷英俊的長相看在眼里。“我想也是。”她喃喃說道,仍然望著他。
  “她為什么要去倫敦?”伯倫又問了一次。
  “她沒有告訴我,爵爺。她只說一定要去。她說要去弄清楚一件事。”
  羅斯利和伯倫交換了目光。
  “我把您留下的錢給她了,羅斯利爵爺。她還跟我借了一些衣服穿,因為她只有身上那套漂亮的騎裝。我——我真的沒辦法阻止她,大人。”
  “這我們知道,”羅斯利勸慰道。“謝謝你幫她的忙。”他轉身。“來吧,伯倫。我們最好先睡一會儿,明天可是漫長的一天。”
  晚上雖然受了惊嚇,巧琪還是設法入睡了。她醒來以后,盡可能地梳洗一番,便和其他旅客下樓隨便吃了點東西果腹,然后上車。
  韋瑞頓坐在她對面。她明白表示自己是個已婚婦人,似乎并未對他造成影響。他眼中仍然閃爍著感興趣的光芒,唇邊微帶旁若無人的笑容。他對她很親切,但是和他在一起她依舊不太安心。今天早上,昨夜的不安感并未減少。事實上,他們越接近倫敦,這种感覺反而益發強烈。
  瑞頓往前傾身。“費先生會不會到郵政總局來接你?”
  “到哪里?”
  “郵政總局。驛馬車的終點站。”
  “哦,不會。他——他目前在鄉間。”
  “那么請讓我租車送你到家。”
  出租馬車,她還沒考慮要怎么到費家的倫敦宅邸去呢!她連怎么走都不知道。她對倫敦的街道不熟,万一迷路……她的口袋里只剩下几個零錢了。
  “我想不——”她開口了。
  “我堅持,我不接受拒絕。”
  “韋先生——”看見他頑固的神情,她累得沒力气爭辯。“好吧,先生。你可以送我回家。”她希望自己的決定到頭來不要是個錯誤。
  媚蘭僵硬地坐在駛离玫瑰庄的馬車里,她的臉仍因憤怒而緊繃。昨天那男人怎敢那樣對她說話?他要為自己的魯莽付出代价。他不知道她提供了他什么嗎?他難道不明白他能夠多么輕易地擺脫他娶的那個白痴?
  是的,他將付出代价。巧琪也一樣。康媚蘭要讓全倫敦的人都曉得那女孩的事。她怀疑一定是有見不得人的秘密,費海頓夫妻才會把自己的獨生女軟禁起來。媚蘭已從仆人口中得知巧琪幼時不太正常,她在狩獵那天的表現證明了她現在仍然有問題。但是舉止怪异在上流社會中并不算少見。她必須知道更多,她決心今天就要知道,然后再將之公諸大眾。巧琪和伯倫會被摒除于社交界。哦,她還可以加油添醋一番。只要謠言一傳開,誰會費力去打听真相?
  媚蘭用陽傘尖頂頂車廂前方。“快點,車夫!”她叫道。
  她要在日落以前見到費海頓。
  出租馬車的車夫在費家門外勒住馬匹,瑞頓開門探頭張望。他轉向巧琪時,雙目圓睜。
  “你在這里工作?”
  “不,韋先生。這是我家。”
  “可是我以為……”他的視線飄向她朴素的衣著。
  “外子的祖父是法茲渥公爵費洛斯,外子是柯佛子爵費伯倫。”
  她忍不住說了出來,她欣然打量他愕然的神色。她果然沒料錯他的企圖;他想施惠于她,然后要求報答。
  “法茲渥公爵。”瑞頓困難地吞咽一下。“公爵人在倫敦嗎?”
  “不,他和外子都在鄉間。”她話一出口便知道自己犯了個錯誤。她不想泄漏自己只身在倫敦,于是很快又補充一句:“他們今晚會來這里和我會合。”她作勢下車。
  瑞頓立刻跳下去,將手伸給她。
  “謝謝你,先生。”她說著步下馬車。她的視線越過他,打量眼前高大的屋宇,很慶幸自己終于平安抵達。這時她記起了禮貌,再次轉向他。“韋先生,很謝謝你昨晚和今天都慨然伸出援手。你對我太好了,而且始終保持紳士風度。”
  “在你這樣的人面前如此表現,并非難事,柯佛夫人。”
  “你真是太好了。我還沒問你到倫敦來有什么事呢?”
  “我來工作。我從林登來我叔叔的銀行當職員。”
  “我是否可以酬謝你呢?”
  瑞頓將她的手舉至唇邊。“有你一路同行就已經足夠了。”他輕吻她的指節。“再會,柯佛夫人。”
  “再會,韋先生。”她轉身登上門前的台階。
  一定是命運的巧妙安排,讓媚蘭叫車夫走這條街到費海頓夫婦的住處。媚蘭從車窗口探頭張望,正好看見一名高大男子在出租馬車旁親吻巧琪的手。
  原來她弟弟把巧琪送到了這里。原來這就是巧琪打發時間的方法,和野男人廝混。
  媚蘭沒看清楚那人的長相,不過她并不覺得認識他。從他身上衣服的剪裁看來,應該只是個小職員。真是了不得的丑聞,這比海頓可能告訴她的事情精彩太多了。
  她打開車廂前方的小窗戶。“車夫,掉個頭再回到那條路上。”
  她決心查明親吻巧琪的人到底是誰。
  巧琪浸入熱气蒸騰的浴盆中,閉上眼睛。搭乘公共馬車震得她全身酸痛——更別提滿身的灰塵了。熱水澡和好好睡一覺是她目前的全部所需。
  明天再去拜訪她父母還不遲。
  巧琪閉著眼睛,好好伸了個懶腰。她本能地知道已經日上三竿了。她酸痛的肌肉呼喊說還需要更多休息,但是她不予理會。巧琪掀開被子,起身下床。她呻吟一聲,強迫自己睜開眼睛。
  “醒醒,懶虫。”她責備自己。
  至少她的房間很溫暖。有仆人進來添過柴火,熱气從磚石壁爐扑向她。
  她站著又伸了一次懶腰,然后用水瓶的水梳洗一番。她很快便洗去了睡眠的痕跡,伸手到衣櫥里拉出一件衣服。她現在已完全清醒,急著赶快進行手上的工作。
  她正在扣胸前最后一顆扣子,臥室門開了,年輕的女仆芝純端著盤子走進來。
  “我替您端來了茶和蜂蜜面包,夫人。”
  “謝謝你,芝純,可是我什么也吃不下。”
  這是真的。她肚子里仿佛漲滿了鼓翅尋找出路的蝴蝶。
  “請你叫人備車。”
  “是的,夫人。”芝純屈膝為禮,隨即退出房間。
  總管不怀好意地瞪著她。“有事嗎?”
  “我想見費爵士和夫人,去告訴他們說他們的女儿來了。”
  “女儿?”門打開了。
  巧琪經過他身邊,目光已在打量寬敞的門廳。牆上挂著精美的織錦,頭頂是一座巨大的水晶燈架,早晨的陽光照在水晶珠上,在地板上映出虹彩。大廳盡頭處垂著厚重的天鵝絨窗帷,兩旁的牆邊是兩張桃花心木長桌,桌面滿是雕塑作品,其中有一些還是鍍金的。
  如果她所知沒錯,她的父母在公爵從美國回來之前已瀕臨破產。如今顯然大有不同了。
  他們從女儿這樁婚事上,著實撈了不少油水。
  首先下樓的是海頓。“巧琪?你怎么會到倫敦來?”
  “嗯……”下面這兩個字她總是難以啟齒。“父親。”她迎上他的視線。她憶起兩人上次見面的情形,忍不住一陣哆嗦。要是當初他成功地把她送去關起來,今天又如何?
  “到客廳里來,莎拉馬上就下樓。你這時候來實在早了些,我們——”他話說了一半便打住,又盯著她。“出了什么差錯?”
  “沒有,我——我只是必須找你和——母親談談。”巧琪在一張錦緞雙人座的邊緣坐下,她拘謹地將兩手疊放在膝頭。
  海頓在她對面坐下。“米爾,”他對總管說道。“替我們端些咖啡來。”
  “是的,爵爺。”
  她父親的視線停留在她身上,沉默充滿了房間。巧琪如坐針氈,不過沒有作聲。她希望等雙親都在場之后,再說明自己的來意。
  等莎拉終于出現在客廳門口,似乎已過了永琱坐[。她身穿一襲鮮黃色晨袍,一對豪乳露出大半,同時也強調了她的纖腰。她眼中警戒的神色和丈夫如出一轍。
  “我親愛的,真是個惊喜。”她說著親吻了巧琪的臉龐一下。她轉身,裙擺掃過巧琪鞋尖,在海頓身旁坐下。
  米爾端著一盤咖啡隨后而至。他把盤子放在莎拉右手邊的茶几上,又和來時一樣悄然無聲地退了下去。
  海頓清清嗓子。“好了,巧琪,我們夫妻倆都在這里。告訴我們你的來意。”
  她納悶雙親的口气中,為何從未顯露出絲毫親情。他們厭惡她至此?她這個做女儿的難道就一無是處?
  “我來是因為伯倫。他想和我离婚。”
  “离婚?”莎拉臉都白了。
  “你做了什么?”她父親質問道。
  “請讓我解釋。”她等到他倆做出在听的樣子。“我們還沒有談過這件事。是——別人告訴我的。”
  “那好,你不該讓他要离就离。”海頓口沫橫飛地說道。
  “我不想讓他跟我离婚,我愛他。”
  莎拉訝然瞪大雙眼。她的手緊握住海頓,仿佛是要阻止他再開口。
  巧琪急忙又往下說:“為了挽救我的婚姻,我需要你們的幫助。你們會幫我嗎?”
  “當然了。我們一定會盡力,我親愛的。”莎拉柔聲說道。
  巧琪的視線轉向別處。把這件事拿來大聲討論已經夠困難了,尤其她覺得他倆對自己根本沒有真感情。她對他們也是一樣。他們非但不如她所希望的,是慈祥的雙親,反而比較像是怀有敵意的陌生人。
  她看到地毯上一條松開的線頭,眼睛便一直盯著它。“我相信伯倫喜歡我,至少有一點。我想如果我能對他證明,我沒有——我不會——”她抬頭看看天花板,又低頭看地。“不會突然發瘋,他可能會學著像我愛他一樣愛我。可是我無法向他證明,因為——因為我不知道自己是誰。”
  “這真是太滑稽了!”海頓叫道。“你是費伊蓮,雖然你一直堅持要別人用別的名字叫你。你是我們的女儿,伯倫的妻子。你還要知道什么?”
  她抬眼正視她父親。“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我覺得好困惑、好迷惘。可是我并不覺得自己有病,我也不覺得自己是瘋子。可是我怎么可能知道呢?几個月以前的事情,我完全不記得。我想知道我小時候的事情;,我想知道為什么潘小姐死于大火而我卻逃過一劫。我想知道我常常做的夢有什么意義。”
  海頓眼光一閃,低聲問道:“你做了些什么夢?巧棋。”
  “有時我會夢到霍克林府邸的火災。我知道縱火的人應該是我,但是——但是我并不覺得那是我做的。而且,我的夢里還有一個人。我想大概是潘小姐,不過我不能确定。”
  “你記得潘小姐?”海頓問道。他瞥了表情木然的莎拉一眼。
  “不是……我好像以一种很奇怪的方式看見事情。”
  記憶企圖自己理出個頭緒,但是她把它壓抑下來。她不想討論那個夢中的疑點,她看見的伊蓮并不是她自己。有時她确信自己并不是伊蓮。在海頓面前如此自白,無疑只會讓海頓更加堅信她瘋了。他甚至可能在她來不及阻止前,當下把她送進療養院。
  “不過困扰我的并不是那個夢,”她說道,這并不完全是謊言,有一半是事實。“是我常常夢到的一個男人。站在一幢白色小屋前的金發男人,還有小紅狐和小馬,我也常常夢到。我覺得他們對我而言就代表了整個世界。還有一位笑容憂愁的灰發老婦人。這些是什么人?我怎么會認識他們?”
  “他們只是夢而已。”莎拉斬釘截鐵地說道。
  巧琪搖頭。“不。他們不只是夢而已,我确信。”
  這回是海頓制止莎拉再和巧琪唱反調。
  “女儿,你的病并沒有讓你完全和外界斷絕往來。你很小的時候,常和仆人的小孩一起玩,甚至還和保姆到他們家去過。大概他們之中有人養了只紅色的小狗,或許如此你才會夢到那些東西。或許你看到的那男人也是個仆人。我仿佛記得鐵匠就是金發的。”
  可是她夢中那個男人絕不是霍克林府邸的仆人,她自靈魂深處知道。而且不知為何,她知道海頓在騙她,海頓認識她夢中那個男人,但是他不肯說。
  “你剛開始行為……古怪的時候,我們曾希望那只是暫時的現象。可是你似乎,”他瞥了莎拉一眼。“有企圖傷害自己的傾向。”
  他不會吐露任何她從前沒听過的事情了。她想知道從前她被關在霍克林府邸中時,每天做些什么;她想知道自己和什么人交談,如何學會騎馬、學會讀寫;她想知道關于那灰發婦人和鋼琴的事情;還有那首“爸爸的歌”。她為什么說那是“爸爸的歌”?
  可是他不會告訴她這些事情,她本能地明白。她這一趟是白跑的了,她根本連試都不該試。
  巧琪拉拉外套,准備起身。
  “進來吧,女孩。”她看見的是海頓,他坐在霍克林府邸的客廳里。“原來你想到府邸工作。”
  巧琪眨眨眼睛,凝視著海頓。他是坐著,不過這里是倫敦,不是霍克林。但仍然……
  “你當然知道我們女儿的事情。”
  她覺得自己喘不過气來,她的喉嚨緊閉,無法呼吸。
  “她相當瘋狂,需要隨時有人監視。”
  海頓眯起眼睛,她感到体內忽然充斥冰冷的恐懼。
  “爵爺,”米爾說道,他又回到客廳。“貝福夫人來了。”
  巧琪一躍而起。“媚蘭?”伯倫也跟她一起來了嗎?
  “海頓,莎拉。”媚蘭闖進客廳,看見巧琪猛地停下腳步。“怎么,這可不是巧琪嗎?真是個惊喜。”
  “我真的得走了。”巧琪緊繃著喉嚨說道。
  “別傻了,好好的干么要走呢?如果我沒弄錯的話,你和你父母親并不常有見面的机會。”她狡猾地一笑。“不過你要是決定搬到倫敦住,或許能常來看他們。”
  媚蘭就是有辦法在三言兩語間挑起巧琪的火气。
  巧琪抬起下巴,冷冷地盯著她的复仇女神。“你怎么會以為我要搬到倫敦來住呢?貝福夫人。伯倫絕不會考慮到霍克林以外的地方定居,而我當然是跟他在一起的。”巧琪轉向海頓和莎拉,口气依然冰冷。“再見了,母親、父親。我在回霍克林之前,或許會再來探望你們。”
  她威風凜凜地走出房間。
  “真怪呀!”媚蘭在門被甩上時說道。
  她听見身后莎拉的低語:“我們怎么辦?她知道——”
  “住口,莎拉!”海頓厲聲回答。
  媚蘭緩緩轉身,她的利眼把他們兩夫妻惶惶然然的神情看得一清二楚。這里有些事非常不對勁,難道又有了造謠的新材料?
  她含笑在雙人椅上就坐。她當然要盡力弄個水落石出。
  巧琪受不了馬上回家。她覺得自己像一根繃緊的彈簧,隨時可能突然松開,完全失去控制。
  她吩咐車夫送她到公園去,希望呼吸點新鮮空气和休息一下有助于平复自己的憤怒和挫折。
  到了公園以后,她下車獨自在池塘邊信步而行。兩只天鵝罔顧頭頂的烏云攪動水面的冷風,优雅地朝對岸滑行。巧琪停下腳步凝視著天鵝,暗暗希望自己的生活也能和它們一樣安詳。那种感覺想必是無与倫比。
  伯倫風塵仆仆地在海頓的住所前下馬,他臉上的胡子已經兩天沒刮了。他敲門,門几乎是應聲而開,伯倫不等總管請,便自己硬行擠進去。
  “巧琪!”
  他左右張望,猜想哪一間會是客廳,隨即走過去。三張臉帶著和總管殊無二致的惊詫神色,在他闖進去時轉向他。
  海頓起身。“老天爺!你怎么了?”
  “巧琪在哪里?”
  “她不在這里。”
  “仆人說她來看你們了。”
  “她是來過,”海頓答道。“可是又走了。她的舉止很奇怪,伯倫,我很擔心她。你們……”她瞥了莎拉一眼。“你們倆之間出了問題?”
  媚蘭低頭看著自己的茶杯。“或許她去找昨晚和她在一起的那個英俊小伙子了。她該不會跟別人跑了吧?伯倫。天啊!全倫敦的人一定都愿聞其詳。”
  伯倫不理她,他早已明白表示過自己對她的觀感。他知道自己只消對她的話稍加思索,便會轉身狠狠揍她。
  “你想她該不會做傻事吧?”莎拉問道,握住丈夫的手也站了起來。
  “我要回去了,”伯倫說道,決定對莎拉的問題同樣也不予理會。“如果你們見到她,就告訴她我在倫敦的宅子里。”
  “我們會的,孩子。”海頓答道,跟伯倫走到門廳。
  伯倫上了馬,掉頭回自己倫敦的寓所。騎著馬接連赶了兩天兩夜的路,他已經累得頭腦不清了。他不知道還能到哪里去找她,現在他只有等她自己回來了。
  “或許她去找昨晚和她在一起的那個英俊小伙子了……”
  他想起媚蘭的話,臉都皺成一團了。他知道她是要故意激他,然而她說的是否可能是事實?難道現在再告訴巧琪自己早該說的話已經太遲?
  “她的舉止很奇怪……”
  “你想她該不會做傻事吧……”
  海頓和莎拉的聲音襲向他。巧琪是否真的不對勁了?她是否可能就此蹤影全無?她……
  他心中感到絕望,無奈地繼續前進。
  ------------------
  本小說由世紀童話錄入
  aginn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