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三幕

第一場 倫敦。街道

     奏樂。威爾士親王、葛羅斯特、勃金漢、凱茨比、布希埃紅衣主教及余人等上。
勃金漢 歡迎,好親王,歡迎你到達了倫敦,你的都城。
葛羅斯特 歡迎,親愛的侄儿,我心目中的主君;旅途勞頓使你精神困乏了。
親王 沒有,叔叔;我們在途中的周折卻叫人感到有些厭倦和煩悶,我以為還有長輩來接我呢。
葛羅斯特 好親王,你年事還輕,閱世比較淺,沒有看明白人心的險詐。人的本質和他的表面言行你還不能辨別;真可以說,上帝知道,表里一致的人是絕無僅有的。你所想見的長輩都是居心險惡的;殿下受了他們甜言蜜語的迷惑,一點沒有注意到他們那顆毒辣的心。愿神保佑你,不讓你靠近這班虛偽的親朋!
親王 神保佑我,不讓我靠近他們!可是他們并非虛偽的人哪。
葛羅斯特 親王殿下,倫敦市長來向你請安啦。
     倫敦市長及隨從人員上。
市長 上帝祝福你健康安樂!
親王 謝謝你,我的好大人;謝謝你們大家。我以為我母親和弟弟約克早就會在途中和我相會了。嗨!海司丁斯真像個蝸牛,他還沒有來報告他們會不會就來。
     海司丁斯上。
勃金漢 這位大人來得巧,他赶出汗來了。
親王 歡迎,我的大人。怎么,我的母親來不來?
海司丁斯 你的母后和弟弟約克竟投奔圣堂去了,為的什么只有天知道,我弄不懂;那年幼的王子還极想跟我來會見殿下的,可是他母親卻把他勉強留住了。
勃金漢 嗨!她這一舉動是何等迂拙,何等無聊!主教大人,可否請你去走一趟,勸王后放約克公爵馬上來和他長兄親王見面?如果她不肯,海司丁斯大人,就請你也同去,把王子從她怀里搶出來。
紅衣主教 我的勃金漢大人,如果我能憑三寸不爛之舌從他母親身邊贏回約克公爵,你馬上就會在此見到他;但是她若固執己見,不听我好言勸說,那就難辦了,天帝不容我們侵犯圣堂的尊嚴!無論怎樣,我為了全國的福澤,決不敢犯下如此深重的罪孽。
勃金漢 你未免過分頑固了,我的大人,太拘泥禮節,墨守成規了;只要能依從今天的習俗,作全面的考慮,提拿他也不算犯圣堂的禁規。一個值得受圣堂保護或懂得請求保護意義的人,才能允許他享受這种權利。這位王子既無權請求,也不應該享受;因此,据我看,就不能得到什么保護。提走一個不屬于圣堂的人,當然并未侵權,也未犯法。我雖常听說成年人躲進圣堂,但孩童也受到神護,我今天才第一次听到呢。
紅衣主教 我的大人,這一次我听你的吩咐。來吧,海司丁斯大人,你和我同去嗎?
海司丁斯 我去,我的大人。
親王 兩位好大人,請你們速去速來。(布希埃紅衣主教与海司丁斯同下)且說,葛羅斯特叔叔,我弟弟來了,我們在哪里等候加冕呢?
葛羅斯特 殿下看哪儿最好就在哪儿。如果听我的意見,在几天之內尊駕不妨去倫敦塔中暫作休息;之后,由你再決定,只消是最宜于你的健康和消遣的地方就行。
親王 哪儿都好,我就不喜歡倫敦塔;我的大人,這塔堡是凱撒初建的吧?
勃金漢 我的好殿下,是由他開始建造的,后來一代一代繼續改建。
親王 他創建的事是載進史冊的嗎,還是世代口傳下來的?
勃金漢 史冊上是有記載的,我的好殿下。
親王 不過,即使無案可查,我的大人,我想這事績仍該流傳下去,好讓它代代相承,傳之無窮,直到人類的審判末日為止。
葛羅斯特 (旁白)人們說,才華早發,斷難長命。
親王 你說什么,叔叔?
葛羅斯特 我說,史乘不載,聲譽長存。(旁白)就這樣,好比傳統戲劇里那個名叫“孽障”的丑角一樣,我也來個一詞兩用,故弄玄虛。
親王 這位凱撒是個有名的人物;他的勇气丰富了他的聰明,聰明又為他的勇气栽下了根。死亡并不能征服這位征服者,他的生命雖已結束,可是聲名不滅。我來告訴你一句話,我的阿舅勃金漢,——
勃金漢 什么話,我的好大人?
親王 我如果長大成人,我要去法國奪回我們自古世襲的主權,否則我生為君王,就死為戰士。
葛羅斯特 (旁白)開春過早,往往使夏令短促。
     小約克、海司丁斯及布希埃紅衣主教上。
勃金漢 呀,約克公爵已到,來得正好。
親王 約克的理查!我親愛的弟弟,一向好?
小約克 好,我的可敬畏的君王,我該這樣稱呼你了。
親王 唉,弟弟,是我的,也是你的不幸;應該享有尊稱的人竟匆匆辭別了人間,多少威望都跟他一同消逝了。
葛羅斯特 我的賢侄約克公爵無恙吧?
小約克 多謝你,好叔叔。呵,我的大人,你說過,閒草蔓生,長得很快;我的長兄親王長得卻比我高多了。
葛羅斯特 是的,我的殿下。
小約克 難道他就是閒草一根嗎?
葛羅斯特 呵,我的好侄儿,我決不能這樣說。
小約克 那末,他比我更應該多多向你道謝羅。
葛羅斯特 作為一個君王他可以命令我;而你也可以作為一個親戚來驅使我。
小約克 我懇求你,叔叔,給我這把刀。
葛羅斯特 我這把刀嗎,小侄儿?那沒有問題。
親王 見東西就伸手討嗎,弟弟?
小約克 向我的好叔叔討,我知道他一定會給;不過是一個小玩具,不致于傷他的心。
葛羅斯特 再大的禮物我也會給我的侄儿。
小約克 再大的禮物!呵,那就是這把劍了。
葛羅斯特 呀,好侄儿,但愿它不會太重。
小約克 呵,我這才懂了,你只肯給輕禮;問你討較重的禮你就會拒絕。
葛羅斯特 殿下佩上這東西會嫌沉重哪。
小約克 再重些我也會覺得輕微。
葛羅斯特 怎么!你當真要我的刀劍嗎,小殿下?
小約克 我當真要,好讓我按你的稱呼答謝你。
葛羅斯特 怎么講?
小約克 小就小謝。
親王 我的約克公爵還是愛抬杠。叔父,你自然能寬容他的。
小約克 你是說,把我背起來,不是寬容我;叔叔,我哥哥把我倆都嘲笑到了。因為我長得小,像個猴儿一樣,他認為你就該把我背在肩頭上。
勃金漢 他好生善辯,如此鋒利而敏捷!為了要緩和對他叔父的輕慢,他巧妙而恰當地把自己也嘲弄了一頓;年紀這樣幼小,卻已這樣伶俐,真了不起。
葛羅斯特 我的殿下,就請動身吧?我自己和我的好兄弟勃金漢就去探視你母親,去懇求她先到倫敦塔等候接駕。
小約克 什么!你要去倫敦塔嗎,我的主君?
親王 我的護國公大人決定這么辦。
小約克 在倫敦塔里我不能安眠。
葛羅斯特 為什么,你怕什么?
小約克 呵喲,我的叔叔克萊倫斯的怨魂;祖母對我說,他就是在塔中被殺的。
親王 我倒不怕死了的叔叔和舅舅。
葛羅斯特 我希望活的你也不會怕。
親王 如果是活的,我巴不得不必怕他。好吧,我的大人;我心頭沉重,一面想念著他們死者,一面走進倫敦塔。(奏號。除葛羅斯特、勃金漢及凱茨比外,均下。)
勃金漢 依你看,我的大人,這個口里嘰嘰哇哇的小約克,該不是受了他那狡詐母親的煽動,才會對你如此無禮,如此任意嘲弄吧?
葛羅斯特 當然,當然。呵!好難對付的孩子;大膽,敏捷,靈巧,無顧忌,能干;他從頭到腳就是他母親的化身。
勃金漢 好,讓他們安息去吧。凱茨比,你走過來;你發過誓要徹底完成我們的意圖,也同樣堅決地要嚴守我們的秘密。我們一路陳述的道理你也听見了,現在你看怎樣?如果要威廉·海司丁斯大人來共襄盛舉,把這位勳爵擁登這名邦的寶座,你想容易辦到嗎?
凱茨比 他為了先王之故,与親王情誼深厚,因此決難叫他轉過臉來反對他。
勃金漢 你看斯丹萊怎么樣?他會怎樣做?
凱茨比 他會同海司丁斯完全一致行動。
勃金漢 那么,請你就這樣辦;去,好凱茨比,你且從旁去觀察一下海司丁斯的心意,試探他對我們這個意圖有些什么想法;同時邀請他明天來倫敦塔參預加冕禮。如果你見他有可能轉變過來,就鼓勵他,把全部道理告訴他:假如他無動于衷,冷冰冰,固執,你也可以照樣對待,不必多談,只要把他的心意通知我們;因為我們明天想分庭議事,你要負起重任呢。
葛羅斯特 為我向威廉大人致意:告訴他,凱茨比,他那多年來結下的生仇死恨明天要看到分曉,邦弗雷特堡宅要染上鮮血,代我轉告他大人在慶得喜訊之后,不妨親熱地多吻一下可愛的休亞夫人。
勃金漢 好凱茨比,去吧,去把這件事辦妥。
凱茨比 兩位好大人,我一定盡心去辦。
葛羅斯特 凱茨比,在我們就寢之前能听見你的回音嗎?
凱茨比 可以的,我的大人。
葛羅斯特 到克洛斯比宮來可以找到我們。(凱茨比下。)
勃金漢 万一,我的大人,我們發覺海司丁斯大人不肯和我們一起行事,那又怎么辦?
葛羅斯特 砍掉他的頭;一不做,二不休。等我當了國王,你就來請封海瑞福德伯爵的爵位,把那里我王兄原有的一切動產也都賞給你。
勃金漢 我會來向殿下請賞的羅。
葛羅斯特 放心,我一定會誠意封賞給你的。好了,是我們進晚餐的時間啦,飯后我們還要從長計議,擬出妥善辦法來。(同下。)

第二場 同前。海司丁斯宅前

     使者上。
使者 (敲門)大人!我的大人!
海司丁斯 (在內)誰在敲門?
使者 斯丹萊大人派來的人。
海司丁斯 (在內)几點鐘了?
使者 正敲著四點鐘。
     海司丁斯上。
海司丁斯 漫漫長夜,斯丹萊大人難道不能安睡嗎?
使者 似乎是如此,且听我說來就知道了。首先,他要向你大人致候。
海司丁斯 然后呢?
使者 然后,他要我向你大人說明,他夜來夢見一只野豬劫走了他的頭盔。他還說,朝廷召開兩個會議;在其中一個會上所決定的措施要叫你和他兩人在另一個會上遭殃。因此他派我來問你是否愿意和他一起盡快的騎馬投奔北方去,免得遭受他心中所揣測的無妄之災。
海司丁斯 去,伙計,去回報你的主子;叫他不必擔心那分頭的會議。他大人和我參預一個會,在另一個會上有我的好友凱茨比;只消議到有關我倆的事我都會知道。告訴他,他的虛惊是沒有根据的;至于他的夢,我奇怪他竟這樣迂拙,睡眠不安,夢多欺人,怎能相信。野豬赶上來,我們如果在它前面奔跑,正好惹動野性,追赶得更緊,豈不反招致禍害?你去叫你主子一起身就來找我;我倆一同去倫敦塔,他自然會看見那野豬對我們很客气呢。
使者 我去了,大人,就去轉呈你的高見。(下。)
     凱茨比上。
凱茨比 愿我尊貴的大人朝朝健康安樂!
海司丁斯 你今早好,凱茨比;這一早你就起身轉動了呀。什么消息?在我們國家如此動蕩之中,你帶來了什么消息哪?
凱茨比 的确這是個混沌的世界,我的大人;据我看這局面莫想撥正,除非理查戴上了國家的花冠。
海司丁斯 怎么!戴花冠!你說的是王冠嗎?
凱茨比 是呀,我的好大人。
海司丁斯 我宁愿我這副頭顱被砍掉,就是不愿看到那頂王冠戴錯了頭。可是你猜想他真的打著這個主意嗎?
凱茨比 是呀,我以生命擔保,他還希望你能積极參加他一起分享利潤呢;因此他叫我帶一個喜信給你,說你的舊仇,那些王后的親戚,就在今天要死于邦弗雷特堡中。
海司丁斯 當真,听到這個消息我倒不必哀悼,因為他們始終与我為敵;然而要我對理查表示擁護,阻擋我主君的后人,合法承嗣,上帝知道,我死也不會干。
凱茨比 愿上帝讓你大人忠貞不渝!
海司丁斯 可是這班家伙唆使了我的主君對我心生嫌惡,今天居然還叫我親眼見到他們的悲慘下場,在今后一年之內還會落得我好笑呢。凱茨比哪,單看我等不到半個月,還要乘其不備解決他几個呢。
凱茨比 我的好大人,叫人們事先一無准備就送了命,該是件喪德的事吧。
海司丁斯 呵,真可怕,真可怕!眼前已有利佛斯、伏根、葛雷,正走上這條路;此外,也還有些人要遭到同樣的厄運,滿以為他們和你我一樣安全;哪知道你我卻是理查和勃金漢兩位貴公的親信之人呢,這是你很清楚的羅。
凱茨比 兩位貴公都很器重你的;(旁白)器重他的頭顱,要挂上倫敦橋。
海司丁斯 我知道他們是這樣看待我的,我也可當之無愧了。
     斯丹萊上。
海司丁斯 來呀,來呀;老兄,你那打獵的矛呢?你怕野豬卻又不隨身帶矛哪?
斯丹萊 我的大人,早安;早安,凱茨比。你盡可多開些玩笑,但是,有十字架為證,我還是不愛听什么分頭會議。
海司丁斯 我的大人,我同你一樣珍惜生命;可是我要聲明,我活到如今還沒有像今天這樣覺得生命可貴呢。你只要想,我如果不知道我們的處境穩妥,哪儿還能這樣興高采烈哪?
斯丹萊 在邦弗雷特的大人們,當他們騎馬出倫敦的時候,豈不也是無憂無慮,穩若磐石,的确他們本無絲毫疑忌的必要;然而你該看到如何陰霾四起,多么快,一忽儿就翻了臉追殺起來,真叫我忐忑不安;我說,但愿上帝讓我做一個無中生有的膽小鬼吧!呀,時候不早了,我們該去倫敦塔了吧?
海司丁斯 來吧,來吧,我跟你走。你知道嗎,我的大人?今天你說的勳爵們要處斬了。
斯丹萊 若講忠誠,他們就該好好保留著腦袋,免得讓誣告他們的人頭戴紗帽,洋洋得意起來。不講這些了,我的大人,我們走吧。
     一從吏上。
海司丁斯 請先走一步;我同這個好人講几句話。(斯丹萊及凱茨比下)怎么啦,老弟!你近來生活得好嗎?
從吏 有你大人照拂自然要好些。
海司丁斯 我告訴你,老弟,我近來倒不錯,比上次你我在此相會的時候還好一點。上次我正是被押入獄,都是王后的党羽陷害我;可是今天哪——你听著莫泄漏出去——今天那些冤家要服死刑,而我的處境卻大有改進了。
從吏 愿上帝照看你到底,賜你安樂!
海司丁斯 對呀,老弟;拿去,為我去痛飲一頓。(擲錢袋。)
從吏 上帝保佑你大人。(下。)
     一牧師上。
牧師 真巧,我的大人;見到你我很高興。
海司丁斯 謝謝你,好約翰先生,我衷心感謝。我前次听你講經還沒有給你酬勞;再到安息日我一定要補償你。
     勃金漢上。
勃金漢 怎么啦,御前大臣,你和一個牧師交談嗎?邦弗雷特的朋友們正需要一個牧師呢;大人,你目前還不用忏悔吧。
海司丁斯 的确,我剛才遇見這位牧師,心里也正想到你所說的這班朋友。怎么,你去倫敦塔嗎?
勃金漢 是呀,我的大人;不過我不能多耽擱,在你离開那儿之前我就要回來的。
海司丁斯 很可能,因為我要在那儿進午餐的。
勃金漢 (旁白)也還要進晚餐呢,你還不知道吧。好,你要去了嗎?
海司丁斯 敬听大人吩咐。(同下。)

第三場 邦弗雷特。城堡前

     拉克立夫持戟上,押送利佛斯、葛雷、伏根赴刑場。
利佛斯 理查·拉克立夫爵士,請听我講一句話:今天你將看見一個臣子,為了求真理、盡職守和忠君王而死。
葛雷 愿親王得福,求上天保佑他擺脫你們這群野獸!你們簡直是一堆罪該万死的吸血虫。
伏根 你們今天雖活著,可是由于干下了這件事,你們將哀號不已。
拉克立夫 快走;你們的生命之路已到了盡頭。
利佛斯 邦弗雷特呀,邦弗雷特!你這座血腥的牢獄!貴爵王公的不祥之地,絕命之所!在你這充滿罪惡的四壁之內,理查二世曾被亂刀砍死;現在,為了加深你這幽獄的惡名,我們又以無辜的血向你獻祭。
葛雷 瑪格萊特當時詛咒過海司丁斯和你我等人,因為我們眼見理查刺殺她的儿子,卻站在一邊,若無其事,此刻她的惡咒果然應驗了。
利佛斯 當時她也詛咒了理查,也詛咒了勃金漢,也詛咒了海司丁斯。上帝呀!你現在接受了她對我們的詛咒,不可忘了還有他們;為了我姊姊和她那兩位王子,親愛的神,愿你就滿足于我們的熱血吧,反正你也知道,這場流血冤獄是無從避免的了。
拉克立夫 赶快;你們就刑的時分已經逼近了。
利佛斯 來,葛雷,來,伏根;我們擁抱一下,說聲再會,等到天國重聚首。(同下。)

第四場 倫敦。倫敦塔

     勃金漢、斯丹萊、海司丁斯、伊里主教、拉克立夫、洛弗爾等人圍桌議事。會場官兵守衛。
海司丁斯 各位大人都在此,我們現在聚會要對加冕的事作出決定。憑上帝之名,請發言,哪一天舉行典禮最好?
勃金漢 加冕盛典都准備好了嗎?
斯丹萊 都齊備了;只等決定日期。
伊里 那么我認為明天就是個好日子。
勃金漢 關于這一點有誰知道護國公的高見如何?誰同這位尊貴的公爵過從最密哪?
伊里 我們看來,您閣下只消問一下,就能知道他的心意了。
勃金漢 我和他是彼此知面不知心;他不了解我的心和我不了解你們的心一樣;我也不了解他,我的大人,等于你們不了解我一樣。海司丁斯大人,你和他很接近。
海司丁斯 感謝他殿下,我知道他待我很厚;不過他對加冕這件事的打算我卻沒有問過,他也沒有表示過有關這件事的意見。可是,你們各位高貴的大人不妨提出日期;我可以代替公爵發言,我敢說,他應該不會見怪。
     葛羅斯特上。
伊里 真湊巧,公爵自己來了。
葛羅斯特 我的高貴的大人們,親朋們,各位早安。我起身太遲了;不過,會議上原可決定的國家大事,我相信,并沒有因為我遲到而給耽誤吧。
勃金漢 國王加冕的事,我的大人,如果您沒有應聲而至,威廉·海司丁斯大人就會替您宣讀了,那就是說,替您作了發言。
葛羅斯特 還有誰比海司丁斯大人更加大膽的;這位大人知我很深,愛我也很厚。我的伊里大人,我上次在賀爾堡看見您的花園里有很好的草莓,我要求您叫人去摘一些來給我。
伊里 好的,我就去拿來,我的大人,我十分愿意效勞。(下。)
葛羅斯特 勃金漢老弟,同你講一句話。(兩人走向一邊)凱茨比探知了海司丁斯對我們這件事的心意,他這個急性子還非常激動,宁可腦袋落地,決不肯讓他所尊崇的那位主君之子喪失英國的王位。
勃金漢 你离席出去;我和你一同走。(兩人下。)
斯丹萊 我們還沒有定下這歡慶的日期。我看,明天未免過早;如果能稍稍推后一些,我更好准備得妥善些。
     伊里主教重上。
伊里 葛羅斯特公爵大人哪儿去了?我已經叫人去把草莓拿來了。
海司丁斯 今天早上他殿下很高興,很和气;看他那樣風趣地打著招呼,該是他心里有什么得意的事。我想世上再沒有人會像他那樣喜怒都藏不住的了;只消看他的臉色你就知道他心中想些什么。
斯丹萊 你今天從他的臉色上又看出了哪些心思呢?
海司丁斯 呵,他同我們在座的人都是十分融洽的;否則,他早就要形之于色了。
     葛羅斯特及勃金漢重上。
葛羅斯特 我請教各位,如果有人施展妖術,謀我的性命,還用惡魔的符咒,傷我肉身,這個人該當何罪?
海司丁斯 以我對殿下的深情厚誼,我的大人,我敢當著各位貴爵的面前判定這奸人有罪,不論他是誰;我說,大人,這种人是死有余辜的。
葛羅斯特 那就請你們親眼證實他們的罪行。請看我的身子受了妖魔多大的災害;我這只臂膀就像毀損了的幼樹苗一樣,全都枯萎了。這便是愛德華的妻,她這個妖婦和那淫欲成性的娼妓休亞,同施妖法,竟把我害成這副模樣。
海司丁斯 假如她倆做下了這樣的事,尊貴的大人——
葛羅斯特 假如!你為這該死的娼婦搪塞,你還來對我說什么“假如”、“假如”嗎?叛徒,砍下他的頭來!現在,我以圣保羅為誓,我不看到他的頭顱落地決不進餐。洛弗爾和拉克立夫,負責去照辦;其余贊助我的人,站起來,跟我走。(除海司丁斯、拉克立夫、洛弗爾外,均下。)
海司丁斯 傷心呀,英國的前途,傷心呀!我個人何足道哉;是我太愚蠢了,我早就該預料到的呵。斯丹萊夢見了野豬劫走他的頭盔;是我輕慢行事,不屑逃生。今天我這匹披錦的駿馬三次顛蹶,它望見倫敦塔就起惊,似乎它也不想把我載到屠宰場去。呵!此刻我需要那個和我交談的牧師了;悔不該對從吏自鳴得意,說什么我的仇人們今天要在邦弗雷特慘遭屠殺,而我還自以為安全,慶得恩寵。呀,瑪格萊特,瑪格萊特!現在你那番沉重的詛咒已落到我可怜的海司丁斯的頭上了。
拉克立夫 快,赶快,公爵就要用餐了;做個簡短的忏悔,他在等著看你的頭呢。
海司丁斯 呵,我們渴求凡人給予片刻的寬限,卻沒有同樣迫切地要求神恕!誰若信任人間的假仁假義,架起空中樓閣,誰就像醉酒的水手高攀船桅;只消一點頭他就會翻身落海,沉入万劫不复的深淵。
洛弗爾 快,赶快;叫喚又有何用呢。
海司丁斯 呵,血腥的理查!悲慘的英格蘭!我向你預告,一個最恐怖的時代就要到來。好,帶我去斷頭台,把我的頭拿去給他;此刻對我嘻笑的人,在瞬息間自己也休想活得成。(同下。)

第五場 同前。倫敦塔上

     葛羅斯特及勃金漢上,身穿破舊生蛌漸珥H,看來很不入眼。
葛羅斯特 來,老弟,你能不能身子發抖,臉上變色,一句話沒講完就攔腰切斷,從頭講起,又在中途打住,裝出瘋癲模樣,惊惶失措?
勃金漢 嘿!我就會扮演老練的悲劇角色,講著一句話,回頭看看,四下窺視,戰戰兢兢,草木皆兵,而滿腹狐疑;我也會裝出假笑,又能運用各种鬼臉怪相;這兩副臉譜都由我隨意調配,以丰富我的技藝。可是!凱茨比走了嗎?
葛羅斯特 是呀;看哪,他已帶著市長來了。
     市長及凱茨比上。
勃金漢 市長大人——
葛羅斯特 注意那邊的吊橋!
勃金漢 听哪!鼓聲。
葛羅斯特 凱茨比,伸出頭去看看牆外。
勃金漢 市長大人,我們所以要請——
葛羅斯特 回頭看,提防著;有敵人來了。
勃金漢 愿上帝和我們的無辜保佑我們!
     洛弗爾及拉克立夫持海司丁斯首級上。
葛羅斯特 莫慌張,他們是自己人,是拉克立夫和洛弗爾。
洛弗爾 這就是那沒出息的叛徒的頭顱,這個海司丁斯是個心怀叵測的人。
葛羅斯特 這個人我一向喜愛,不能不為他一哭。我原以為在人世呼吸的信徒中他還算得一個道地的老實人;我把他當做我的一本手冊,以記錄我內心的沉思默想。哪知道他偽裝仁義,粉飾著他的污點,因此,如果把他那件公開的敗行除外,我所指的是,他与休亞的曖昧關系,他這一生竟是逍遙自在,一手遮掩了天下人的耳目。
勃金漢 的确,他真是世上唯一善于隱蔽的叛徒了。誰能料到,甚至誰能相信——這個奸徒竟會在今天會議席上謀害我和這位善良的葛羅斯特大人,若不是福星高照,我們哪有活命來相告。
市長 他竟做出這樣的事來嗎?
葛羅斯特 哈!你想我們是土耳其人,或是异教徒嗎?或者認為我們愿意不經法律手續就把這人犯任意處死?殊不知當時情勢迫在眉睫,國家安危,個人的生死,都在此一舉,我們讓他服刑,其實是十分不得已的事。
市長 我現在恭祝你們福運好!他是死有應得;你們兩位好大人處理得當,可以警誡其他叛徒。自從他和休亞糾纏不清以來,我就料到他再做不出好事了。
勃金漢 我們原想等您大人來看到他的終局,然后再處決他;無奈我們的朋友們心地忠良,不敢延誤,未得我們同意,就先執刑了。本來,我的大人,我們想您如能親耳听見這叛徒的自白,看到他心惊膽寒地招認他叛逆的經過,供出他用心何在;那樣的話,你豈不正好向市民們轉達實情,也免得他們會產生誤會,反而去為他哀悼起來。
市長 我的好大人,閣下的話就足夠證實了,和我親眼看見、親耳听見是一樣的;兩位尊貴的大人,請不用疑慮,我一定去把你們的公正處理向我們的市民們說明。
葛羅斯特 我們正是為此而情愿您大人來這一趟,免得人們吹毛求疵,憑空橫加指責。
勃金漢 您雖未能按時赶來,可是現在已听見我們陳述了原有的打算,也就可以說明真相了;好吧,好市長大人,再會了。(市長下。)
葛羅斯特 去,去,跟上去,勃金漢老弟。市長急忙忙地走向市政廳去了;那里你好去看准适當時机,提及愛德華孩子們的出身并不清白;告訴他們愛德華如何冤殺過一個市民,僅僅因為這個市民的住宅前有冠冕為志,號稱“冠冕之家”,而他在無意之中卻說了一句愿儿子繼承“冠冕”。此外,也提出愛德華如何荒淫無度,縱欲橫行;以致城中婢仆妻女一個個岌岌自危,只消他淫眼一轉,或邪念一動,便放蕩無羈,而使百姓遭殃。呃,如果情況需要,您就這樣把話轉到我本人身上:告知他們,當這個貪欲無厭的愛德華還孕育在我母親胎中的時候,我父王,那高貴的約克,正出征法國,按時日准确推算,這出生的孩子依理不可能是他親生的后嗣;單就他的外貌上看也可以說明,他和我尊貴的父王毫不相似。不過關于這一點不妨輕輕帶過;因為,我的大人,您知道我母親還在世呢。
勃金漢 放心,我的大人,我一定去雄辯一番,好像是為我自己爭取王冠金冕一樣;我的大人,我就此告辭了。
葛羅斯特 如果您進行順利,就把他們帶到貝納堡來;有几位德高望重的神甫和學識淵博的主教要在那里和我作伴呢。
勃金漢 我去了;將近三四點鐘的時候准備听到市政廳傳出好消息來。(下。)
葛羅斯特 去,洛弗爾,赶緊去見蕭神甫;(對凱茨比)你去見彭葛神甫;請他們兩位在一小時內到貝納堡來看我。(洛弗爾与凱茨比下)現在我要進去發出一些机密指示,把克萊倫斯的兩個小東西交代了;然后傳令禁止任何人在任何時間与兩王子有什么接触往來。(下。)

第六場 同前。街道

     錄事上。
錄事 這就是海司丁斯好大人的判決書;這上面正楷大寫,抄得煞是整洁,准備今天在圣保羅教堂宣讀:且看這結尾部分銜接得何等緊湊。凱茨比昨晚才把稿子送來,我花了整整十一個小時抄完。擬原稿也用去同樣長的時間;不過五小時之前海司丁斯還在人世,沒有被控,沒有被審,自由自在地滿不受管束。這真是個妙不可言的世界!哪個笨漢看不出這么明顯的詭計?可是誰又有偌大的膽子,敢說一個字,除非咬緊牙關,只推說不知?世道險阻;眼見這种敗行,也只得裝聾作啞,藏在心底,這樣下去,還成什么世界?(下。)

第七場 同前。貝納堡庭院

     葛羅斯特及勃金漢由兩側上。
葛羅斯特 怎么樣啦,怎么樣啦!市民們怎樣表示?
勃金漢 有我們救主的圣母在上,市民們都默不作聲。
葛羅斯特 你提到愛德華的孩子們出身不明嗎?
勃金漢 我講了,也提到他同露西夫人的關系,以及他派人去法國聯姻的事;還講到他貪色成性,市民的妻子都受到他的蹂躪;事無大小,他無不橫行霸道;他在你父親出征法國的時候出世,血統不正,他面貌也和老公爵滿不相像;我還提出了你儀表非凡,心地光明,正同你父親一模一樣;我又向大家舖陳你在蘇格蘭的戰績,你在軍中的紀律,平時的明智,你的寬厚、仁慈和謙遜;可以說,凡是能促成大業的方式我已經用盡了,并且每一點都是著重說明的;當我的講話接近尾聲的時候,我便號召所有的愛國志士齊呼,“上帝保佑國王理查!”
葛羅斯特 他們歡呼沒有?
勃金漢 沒有,上帝助我,他們默不作聲;卻像閉口的石像,或喘息的木塊一樣,彼此呆看著,人人面呈土色;我見了這种光景不由得不申斥他們一頓;后來我轉問市長,他們這樣沉默無言是何道理?他回答說,人民不習慣于傾听宣講,除非通過傳達。于是我請他代我重述一遍;他卻沒有肯自己負責講出一句話來,只顧說,“公爵這樣說,公爵的用意是這樣”。他說完之后,我自己的几個人在會議廳的一頭拋起了帽子,大約有十人左右齊聲喊道,“上帝保佑理查王!”這時間我抓緊這几個人呼喊的机會,說道,“感謝各位好市民和朋友們;大家這樣异口同聲,熱情歡呼,說明了你們深明大義,愛護理查。”說著我便走出來了。
葛羅斯特 是些什么啞巴木頭人!他們竟不發一言嗎?市長和他的同伴們來不來呀?
勃金漢 市長就來。你裝出有些顧慮的模樣;除非他竭力懇求,不要理會他;要記住你拿一本祈禱書在手里,站在兩個神甫中間,我的好大人;這樣我好唱出一套贊美曲來。切莫輕易答應我們的請求;要學姑娘一般口口聲聲說“不”,然后半推半就接受下來。
葛羅斯特 我去;如果你能為他們請命,而我為自己推讓,兩人都做得高明,就不愁我們的大事不能成功。
勃金漢 去吧,躲上屋頂去!市長大人在敲門了。(葛羅斯特下。)
     市長、紳宦們、市民們上。
勃金漢 歡迎,我的大人,我正在這里專誠求見;我怕公爵不肯和我們接談呢。
     凱茨比由堡內上。
勃金漢 呵,凱茨比!你主人對我的請求怎樣說的?
凱茨比 我的尊貴的大人,他懇請閣下等明天或再遲一天來見他。他在里邊和兩位尊貴的神甫一起虔誠默禱;他不想為世俗事煩心瀆神而廢止禮拜。
勃金漢 好凱茨比,請你再去稟告貴爵爺,就說我自己和市長,還有各城鎮的官長都在這里等候他殿下商討國家大事,這是与人人的幸福有關的。
凱茨比 我馬上去把你的本意轉達給他。(下。)
勃金漢 呵,哈,我的大人,這位王公卻不像愛德華!他并不在猥褻的榻間安息,卻雙膝跪地,虔心默拜;也不和左右朝臣一起荒度歲月,卻追隨著兩位富有修養的神甫沉思默想;他并不貪食懶睡,無所用心,卻專事祈禱,以丰富性靈。如果能有這位善德善行的王公負起國家重任,英國就万幸了;可是我擔心我們很難說動他的心呢。
市長 如果他殿下拒絕的話,愿上帝保佑我們!
勃金漢 我怕他會固執不移。凱茨比回來了。
     凱茨比重上。
勃金漢 呵,凱茨比,他殿下怎樣說啦?
凱茨比 他感到奇怪,你們聚集了成隊的市民要和他接談,為的是什么,他殿下事先未有准備;我的大人,他怕您對他不存善意。
勃金漢 我的尊貴的兄長竟對我生疑,說我來意不善,叫我心中很是難堪。有上天為證,我們此來是出于至誠;還請你再去一次,稟知殿下。(凱茨比下)圣洁虔誠的信徒在誦經禮拜的時候,春風滿怀,心意堅貞;要想他轉移思念委實很不容易。
     葛羅斯特由樓台上,左右兩主教相隨。凱茨比又上。
市長 看哪,他殿下站在兩位神甫之間呢!
勃金漢 這一對德高望重的支柱,扶持著虔誠在心的君王,免得他墮入虛榮;看呀,他手里還捧著一本祈禱書呢;這才是一個圣者的真實標志呵。滿載盛譽的普蘭塔琪納特,至德的王公,愿您垂听我們的請求,我們打斷了您的祈禱,妨礙了您的一片真忱,還請您寬恕。
葛羅斯特 我的大人,不用這樣道歉;應該是我請您恕我無禮,我只顧誠心祈禱,為上帝爭光榮,未能馬上接待各位朋友,有負盛意。不過,這暫且不提,請問閣下有何指教?
勃金漢 我希望這正是一件順天應人的事,也是這島國上的無主良民所一心向往的事。
葛羅斯特 我很怕我犯了什么錯誤,全市人民看不入眼;因而您此刻來責難我,怪我做了錯事還不自知。
勃金漢 您确實是如此,我的大人;望殿下接受我們的懇求,借以改正您的過錯!
葛羅斯特 當然,否則我怎能在人間求生存呢?
勃金漢 那就請听我冒昧陳辭吧,您不該再三推辭,放棄至尊的寶座,那是您祖代相傳的威權所在,是您福運降臨,也是您世襲而來的名分,您奕奕皇室的世代光榮,豈能由您讓給一支腐朽的系族;您在高枕無憂之中悠思遐想,而這塊皇土正等待著大力扶持,為國家前途計,我們特來敦促您醒悟過來;如今綱常不振,面目全非,皇朝正統,憑添枯枝殘葉,無以生根,勢必陷落深淵,從此湮沒無聞。為了拯救這种頹運,我們衷心請求殿下親自負起國家重任,掌握王權;不再為人作嫁,做一個護政者、家宰、代理人,或當一個卑賤的經手員;您應該維護血統,繼承王業,本是您生來的權利,是您的領土,應歸您自有。為此之故,我和市民們一起,還有您的虔誠熱情的朋友們,都急切地催促著我來向殿下發出這正義呼聲,求您垂听下情。
葛羅斯特 以我的地位或您的處境看來,我不知道該默然离去此地,還是該嚴斥您一番。如果我不予作答,您或許認為我是個守口如瓶的野心家,是我眼見您一相情愿地把那輝煌的重擔套上我的肩頭,而我卻默然承受下來了;如果我見您一片至誠,向我求告,我反而橫加叱責,這豈不是我又杜絕了友輩的言路。因此,我該既不默然而去,也不嚴辭駁斥,卻把我的心頭思念向您作明确的答复。您的熱誠值得我衷心感激;但是對我要求過分,我自愧無能,怕難孚眾望。首先,即使一切障礙都能掃除,我面前這條登基的道路已經舖平,創業時机已經成熟,只等我繼承正統,可是我志气還不夠高昂,我德行菲薄,瑕疵多端,缺陷重大,我宁愿閉門思過,以免卷入洪流,好比一葉扁舟,豈敢駛進大海,一旦涌上浪巔,欲罷不能,那就只好在彩光煙霧之中窒息而死了。好在今天還不需要我,感謝上帝;如果講到需要,我正該多下工夫,自助助人;王室系族留下了王室子嗣,經過日換星移,自可成長起來,來日坐鎮朝廷,你我都會臣服而樂事新君。您所要委我的重任,我加在他身上,是天命所歸,也是他權分所在;上帝不容我強奪他的王權!
勃金漢 我的大人,這确實說明您心地磊落;無奈從多方考慮,您所顧念的都是些不可捉摸的細節。您說愛德華是你大哥的儿子,我們也如此說,卻不出自他的妻;早先他和露西夫人訂過婚約,至今還有您在世的母親可以作證,后來又由中間人去法國,向法王的姨妹波娜求婚結盟。此后兩人都遭冷落,于是一個多儿的寡母,色衰福淺,竟然乞怜求訴,她雖青春已逝,年已半老,君王卻貪淫無度,眉目傳情,好比鷹鳥高飛半空,忽而竄落,以致傷風敗俗,寡婦重婚;因此一場漠視法紀的結合傳下了這個小愛德華,為了保持体面,稱為太子。我本可深入揭露,但是為未亡人留些余地,我且話到口邊暫留三分。所以,我的好大人,愿您親自接過我們所呈獻的至尊權位;即使不為我們和全國的幸福著想,也該把這祖傳的尊貴血統繼承下去,匡時拯世,恢复真正的綱紀。
市長 接受吧,好大人;您的市民在請求您了。
勃金漢 偉大的主君,莫拒絕這誠心的獻禮。
凱茨比 呵!讓他們歡慶吧,允許他們的合理請求吧!
葛羅斯特 唉!你們何必硬要把重擔堆在我身上呢?我不配治理國家,不應稱君王;務必請你們不要誤會,我不能,也不愿,听從你們的要求。
勃金漢 如果您拒絕所請,一心為了愛護您的侄儿,不忍將他廢黜;誠如我們在您日常与親朋過往,處世接物之中,知道您一向心地溫厚,待人体貼入微,無奈此刻我們已顧不得您接受与否,反正不能由您侄儿在我國稱為君王;我們只好擁立他人繼承王位,那樣,您的王室勢必聲名掃地,傾覆無聞:現在我們謹作此決定,并向您告辭。市民們,走吧,我們不再請求了。(勃金漢与市民們下。)
凱茨比 叫他們回來,好主君;接受他們的請求。你如果再不應允,全國都要遭殃了。
葛羅斯特 你們真要逼我負起這樣煩心的重任嗎?叫他們回來;我何嘗是鐵石心腸,雖然違拗我的心性,我豈能辜負盛情,頑固到底。(凱茨比下。)
     勃金漢及眾人重上。
葛羅斯特 勃金漢賢弟,各位父老,你們既不顧我是否愿意,堅持要把命運的重擔壓上我肩頭,勉強我負起重任,從此我就不得不任勞負重,忍受下去;但是万一在你們迫使我登位之后,假若有人暗中攻訐,或破口辱罵,那么此事既由你們促成,一切詬污糟蹋都應与我無關;上帝知道,你們也可能見到,這是一件多么違反我心愿的事。
市長 上帝祝福您殿下!我們看見了真情,我們要讓大家知道。
葛羅斯特 你們宣揚出去必須根据事實。
勃金漢 現在我向您稱君道賀:理查王万歲,英國的尊君万歲!
全体 阿門。
勃金漢 明天就請舉行加冕禮吧?
葛羅斯特 您既已決意如此,就請您指定日期好了。
勃金漢 那就明天我們前來朝見:此刻我們滿心喜悅,請告辭了。
葛羅斯特 (對兩主教)來,我們還是去祈禱敬神。再見,賢弟;——再見,好友們。(同下。)


  ------------------
  轉自 || 獵書人网站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