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珊瑚島的秘密

(埃及)胡達·舍拉高維

王家彥 譯

  哈立德、塔立格、姆士拉坐在屋子里,一個個愁眉苦臉的,顯出挺可怜的樣子。爸爸媽媽的國內休假快要結束了,四年以來,四個孩子將第一次离開他們。為了繼續上學,他們必須留在埃及,不能隨同父母一同再到國外去。明年,哈立德就要初中畢業了。盡管他們懂得讀書是幸福的事情,可是,他們心里仍然感到很難過,因為就要和爸爸媽媽分別了。
  母親走進屋里,看見他們默默無言地坐著。她已經覺察到孩子們的心理,媽媽的眼淚止不住地流了出來,她不愿意遠离自己的三個孩子,但有什么辦法呢?她不能离開她的丈夫,同時也不能只把塔立格和姆士拉帶走,讓哈立德一個人留在埃及,那樣,他會感到十分孤獨的。
  但是使她感到安慰的是,她的妹妹阿莉亞婭和妹夫穆斯塔法已經答應替她照看孩子們。他們倆還有一個女儿,名叫法蒂婭,和塔立格一般大,這使她更加放心了。
  母親愉快地說:“我有一個好消息!”
  三個孩子漫不經心地望著媽媽。
  媽媽接著說:“你們姨媽剛才和我聯系過了,她邀請你們去紅海海濱,在那里你們將在她身邊渡過最后一段假日。”
  姆士拉回答得最快,說:“媽媽,我還從來沒見過紅海海濱是個什么樣儿呢!”
  媽媽說:“它是咱們埃及最美麗的海濱,你們同法蒂婉在一塊儿,一定會渡過一段最愉快的日子的。”
  哈立德抬起頭,問媽媽說:“我們回國的時候,法蒂婭為什么沒同姨媽和姨夫一起到開羅机場迎接我們呢?”
  媽媽回答說:“當時她病了,阿莉姬只好讓她留在艾西尤特1了。你們知道,穆斯塔法大夫是那里一所大學的教授。”
  姆士拉說:“我多么想見到他呀!以前我好象沒見過她。”
  媽媽說:“你當然沒有見過。當我們在尼日利亞的時候,穆斯塔法大夫正在國外學習,你們姨媽和法蒂婭也同他在一起,可是,用不了几天,你們就會見到她的。”
  孩子們的臉上露出了很大的興趣,他們過去曾多次听說過:紅海海濱的自然鳳光美麗极了!
  哈立德問媽媽:“我們什么時候走?”
  媽媽回答:“星期五。”
  塔立格說:“媽媽,不要忘記給我們帶上游泳衣。”
  母親笑著說:“不用擔心,我知道你愛游泳。”姆士拉叫著說:“我也要下海,我要用沙子在海灘上建造起一座宮殿來,我還要釣魚呢!”
  塔立格故意逗她:“你呀,只會吃魚,可是不會釣魚!”
  小姆士拉生气了。他緊緊追赶著塔立格,可她沒有哥哥跑得快,塔立格跑進他的房間,一下子就關上了房門。
  歡樂的空气又充滿了整個家庭,三個孩子數著日子,盼望著出發的那一天……1埃及一城市名。書香門第www.bookhome.net
  起程的日子終于到了。東方的天際上剛剛露出第一道晨曦,他們三個就起床了。
  時間過得真快。不久,他們的汽車就在姨媽家門口停了下來。阿莉婭姨媽剛一听到汽車的喇叭聲,就跑出來迎接姐姐、姐夫和三個孩子。她中等個儿,胖胖的身材;赤褐色的臉龐上,挂著和善的笑容。孩子們一瞧見姨媽,就一齊涌上去,親切地、熱烈地擁抱著她。
  他們走進屋里,穆斯塔法走出來迎接客人們。他高高的個儿,褐色的臉膛,黑黑的頭發,嘴巴上還留著一撮小胡子。他帶著醫生們專用的眼鏡,臉色顯得那么認真和嚴肅。
  “歡迎!歡迎!”他臉上帶著柔和的微笑。“歡迎你們,孩子們!愿你們在這里演過一個幸福的假期,這里的海濱會使你們感到新奇的。”
  母親赶緊說:“但愿孩子們不會打攪您,大夫。”
  穆斯塔法笑著說:“他們將同小辣椒一起,在海邊上渡過大部分時間。”他看了看周圍,問:“她在哪儿呢?”
  阿莉婭姨媽說:“這個女孩子真怪!我已告訴她,要她在家等著弟弟妹妹們。可到現在還沒來,一定是到什么地方去了。”
  她扭過頭,對她的姐姐說;“小辣椒這孩子,一個人孤獨慣了,和別的孩子交朋友,可不容易了。”
  姆士拉惊奇地問:“姨媽,你們干嗎叫她小辣椒呀?”
  姨媽回答說:“法蒂婭不喜歡同其他女孩子一樣,她一定要我們叫她小辣椒,好象她是個男孩子。她的脾气很倔,誰要是叫她法蒂婭,她就不應聲。”
  到了晚上,全家人都去吃晚飯了。可是小辣椒仍然沒回來。姆士拉悄悄地對哈立德說:“法蒂婭明明知道我們來了,可到現在還不露面,真怪!”
  姆士拉打哈欠了。母親說:“快去睡覺吧,姆士拉。”然后轉過身對哈立德和塔立格說:“你們倆也去睡吧,路上一定走累了。”
  清晨,姆士拉醒了。當時,她竟然忘記自己是在哪儿了。突然,她想起來了,這不是在阿莉婭姨媽家里嗎?!她看了看對面的那張床,發現一個正在睡覺的小姑娘,她那短短的柔軟的頭發露在外面。一會儿,小姑娘睜開了眼睛。
  “你一定是法蒂婭吧?”姆士拉問。
  小姑娘扭過頭去。清晨的陽光,洒在她的面頰上,那柔軟的短短的頭發下面,長著一對黑黑的、大大的眼睛。她緊鎖雙眉,固執地說:“我不是法蒂婭。”
  “那你是誰呢”?姆士拉有點吃惊了。
  “我叫小辣椒,你要是叫我法蒂婭,我就不理你”。
  姆士拉是個善于寬容、溫順的女孩子。她赶緊說:“小辣椒這個名字可真美!對你也很适合。因為你的頭發很短,象個男孩子一樣。”
  小辣椒的怒气平息了一些,她自信地說:“我比哪個男孩子都強。我什么東西都能爬上去。論游泳,沒人能超過我,論划船,誰也沒有我划得那樣熟練、那樣快!”
  正說著,外面有人敲門。是哈立德的聲音:“你起床了嗎?法蒂婭。我們想來問候你。”
  小辣椒憤怒了。她气沖沖地打開房門。可她根本沒有理睬姨媽家的兄弟們,甚至連看也沒看一眼,一個人就徑直走了!
  哈立德莫名其妙地看著培立格。姆士拉赶緊對兩個哥哥說:“誰叫她法蒂婭,她是不會答應的!”
  小兄妹仨來到花園里,向爸爸媽媽告別。他們要回開羅去了。直到汽車的背影消失了,他們還滿面愁容地站在花園的門口……
  姨媽覺察到孩子們的心情。便對女儿說:“小辣椒,帶著你的哥哥妹妹去海邊玩吧!”
  “我要去釣魚!”她固執地回答。
  “媽媽怎么說,你就怎么做!”爸爸有點生气了。
  四個孩子來到海灘上,這里的空气新鮮极了。气候也是那樣的溫和。從遠遠的地方,就听見了浪濤的拍擊聲。
  小兄妹們忘記了憂愁,忘記了小辣椒給予他們的那种不禮貌的接待。他們快活地在海灘上奔跑著,追逐著……
  四個孩子的年齡都差不多。哈立德十回歲。他高高的個儿,瘦瘦的身材。而塔立格呢,卻是個矮胖子,比哥哥稍稍矮一點。他長得可象姆士拉了。也有一雙大大的眼睛。只是小姆士拉的頭發長一點,嘴角上總挂著甜蜜的微笑。增立格和小辣椒同齡,都是十三歲。姆士拉最小,只有十二歲。
  塔立格對小辣椒說:“你愿意釣魚,就去吧!別因為我們而妨礙了你的事。”
  小辣椒看了看他,說:“我想想……嗯,我坦率地說吧,如果你們僅僅是我姨媽的孩子,是決不會成為我的朋友的。不過,姆士拉,今天我要和你們一起玩,明天再去釣魚。”小辣椒的語調緩和了下來,小臉上綻出了淡淡的笑容。
  哈立德坐在海灘上,眺望著大海。在遙遠的天際下,有一個岩石島。他回過頭問小辣椒:“可以到那個島上去玩嗎?”
  “可以,以后,我也許帶你們上島看看。”
   
新的朋友

  四個孩子坐在海邊的沙灘上,海浪一直扑打到他們的腳下。小辣椒在給他們講述著珊瑚島的故事。三個人認真地听著——他們之間已經開始熟識了……
  “……那是一個美麗的小島。島上有一座已經坍塌了的古城堡。小島周圍的海水清澈极了,你一看就能望見海底,看得見里面的海草和小魚。那里的海鳥,在島上跳來跳去,什么也不害怕……”
  塔立格問:“你怎么登上小島的?它离我們不遠嗎?”
  小辣椒回答說:“官高這儿不太遠。你別忘了,我可是個划船英雄。盡管小島四周的礁石多极了,可我,能輕輕松松地把小船划到那里。而且還決不會撞到那些破船上。”
  “破船!?”三個孩子几乎同時叫了起來。
  “是的,有几只船在這里遇上了大風暴。触在小島四周的岩石上和珊瑚礁上。船都被撞碎了。”然后,小辣椒低聲地說:“那里還有一只沉船,听說船上裝著黃金,要運到一個地方去。”
  “金子!它現在放在哪儿呢?”姆士拉惊叫了起來。
  几個孩子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小辣椒。
  “其實,誰也不曉得放在什么地方。船沉了以后,潛水員們曾去尋找過,可是沒有找到,也許讓海盜們給偷走了。”
  塔立格激動地說:“咱們走吧;法蒂婭……”他赶緊改口:“不,我是說,‘咱們走吧,小辣椒’,明天咱們吃完午飯就到珊瑚島去吧。”
  哈立德說:“不,咱們去游泳吧。你們瞧,海水多么平靜,多么清澈!下去洗個澡,多來勁呀!”
  小辣椒說:“我去把法赫德帶來,再考慮考慮。”
  “法赫德是誰?”姆士拉問。
  小辣椒瞧了瞧他們,說:“我告訴你們一個秘密,但你們能保證不告訴任何人嗎?”
  哈立德立即回答:“那是自然。我們不喜歡告密。”
  小辣椒說:“法赫德是我最親密的朋友。可是爸爸媽媽不讓它留在家里。”
  說完,她就飛快地跑走了。三個孩子為她的舉動感到奇怪:她到底要干什么呢?這個法赫德是誰?她的爸爸媽媽為啥不准許他呆在家里?……”
  不大一會儿,從遠處傳來了小辣椒的聲音:“法赫德,快來!”
  三個孩子順著聲音的方向里去,他們突然看見一條大狗在小辣椒身邊奔跑著。這條狗的面目實在可怕,而且還長著一只又扁又塌的鼻子。
  法赫德感到前面的三個孩子一定是小辣椒的朋友,便向他們跑過去,搖曳著它那短短的尾巴,表示它為見到新朋友而感到高興。
  哈立德對小辣椒說:“我要是也有這樣一條狗,該多好!”
  小辣椒愜意地笑了,滿面春風地說:“她真是一條好狗!是去年一個朋友贈送給我的。剛送來的時候,還是一只小狗崽儿。我媽媽開始挺喜歡它。可等長大了,它就變得非常凶猛,我只好把它從家里赶出來了。”
  “為什么呢?”姆士拉為法赫德的被驅逐感到遺憾。
  “它几乎用牙齒把家里的一切東西都咬碎了。爸爸的書,媽媽的拖鞋,新買的毯子,統統都讓它扯碎了。而且不管是誰,只要進門時,手里拿的東西使它認為可疑。就汪汪地大叫起來。”
  三個孩子笑了。小辣椒繼續說:“我爸爸實在吃不消了。他喜歡安靜,以便專心致意地看書或搞研究。因此,他硬要我把法赫德赶走。媽媽也支持爸爸的意見。我就一連哭了三天——這當然是很少發生的事情——但是我卻很喜歡法赫德!”
  “那后來呢?”姆士拉問。
  “后來,在汽車司机阿里師傅的幫助下,我把它成在汽車里送了出來,托給了伊斯梅爾——他是一個漁夫的儿子。由他來喂養和照料法赫德。我把每天的零用錢都交給了他。”
  “那你怎么辦呢?難道你什么東西也不買嗎?”
  小辣椒回答:“只要能留住法赫德,不買東西又有什么關系?”
  這時,傳來了賣糕人的叫賣聲。哈立德跑了過去。買了四塊,拿口來分給每人一塊,然而小辣椒卻傲慢地拒絕了。
  哈立德想了想,對她說:“你听我說,小辣椒,你不吃,我們怎么能吃呢?我給你提個建議:以后我們的零用錢,你和我們一起用。你法赫德也有我們的一份,屬于咱們四個人的集体財產,好不好?”
  小辣椒沒能抵抗住這种引誘,尤其是那塊雪糕的形狀實在吸引人。她朝哈立德笑了笑——表示同意了。然后,用柔和的、誠懇的語調說:“你們的到來,真使我幸福,今天,我就用我的小船送你們去珊瑚島。”
  四個孩子回到家里,吃完了午飯,阿莉婭姨媽問他們:“下午你們到哪儿去?”
  “小辣椒送我們上珊瑚島。”姆士拉回答說。
  阿莉婭惊奇地看了女儿一眼,說:“小辣椒,你以前很少帶人到那儿去,你如此關心你的表兄妹們,真使我感到高興。”
  小辣椒立即回答說:“我這樣做,不是因為他們是我姨媽的孩子,而是因為我喜歡他們。”
  母親笑了,問:“他們也喜歡你嗎?”
  姆士拉赶緊回答;“是的,姨媽,我們非常喜歡她。同時我們也喜歡法……”還沒說完,小辣椒就從桌子下面踢了她一腳,疼得她喊了起來。
  阿莉婭姨媽生气地說:“這是干什么?小辣椒,你干嗎要打姆士拉?你馬上從屋里滾出去!”
  小辣椒一言不發地走出屋子。哈立德和培立格感到很抱歉。他倆知道,剛才姆士拉差一點說出:“法赫德”這個名宇。她是很難保守秘密的。
  姆士拉感到自己犯了錯誤,便急忙跑出去尋找小辣椒,她發現小辣椒躺在海灘上,便走過去對她說:“真對不起,小辣椒,剛才我并不是有意要說出法赫德的名宇。”
  小辣椒惱怒地說:“你真蠢!几乎把法赫德的秘密給暴露了!”
  “你瞧瞧我的腿,差一點讓你給踢斷了!”姆士拉說著,眼眶里轉動著淚水。
  使姆士拉吃惊的是,小辣椒一下子站了起來,吻了她一下,說:“可怜的姆士拉,這一下踢得太重了!咱們忘掉剛才的事情吧,走,咱們到島上去。”
  姆士拉飛速跑回家,告訴兩個哥哥說,她已經和小辣椒互相取得了諒解,三個孩子快活地跑到海岸上。這時,小辣椒已經站在她的小船旁,法赫德蹲在她的身邊。
  天气有點冷了,海浪也大了起來。那蔚藍色的大海,那清澈的海水,使孩子們感到新奇。盡管浪濤很大,但小辣椒那熟練的划船本領,使小船快速地破浪前進。浪花飛濺在孩子們的面頰上,更使他們心曠神怡,法赫德昂首站在船頭上,每當浪花濺落在船身上,它就汪汪地十分起勁地叫個不停。
  小船接近了小島。孩子們已經看到了環繞著小島的一塊塊尖利的礁石。在這個地方划船是不容易的,因為小島脅四周到處都布滿了這种礁石。
  哈立德對小辣椒說:“我替你划一會儿好嗎?”
  “等等,前面這個轉彎處很危險,過了以后,我就把槳給你。”
  小船圍繞著珊瑚島,整整轉了一圈。島上那古城堡的廢墟已經清晰地呈現在他們眼前。這時,小辣椒叫著說:“你們看,你們快往海底看,那只沉船的殘駭正好在我們小船的下面呢!”
  三個孩子一齊往海底望去,塔立格突然叫了起來:“果然是一只破帆船,哈立德,你看,我都瞧見帆船的桅杆了!”
   
小島

  阿莉婭姨媽簡單准備了一點小吃,全家人一同到海濱玩去了。
  這是多么美好的一天!他們盡情地沐浴著洒在海灘上的那溫暖的陽光,呼吸著海上那沁人心肺的空气。他們一直玩了一整天。
  回家的路上,小辣椒對哈立德說:“明天我再陪你們去珊瑚島玩,怎么樣?”
  “太好了!”哈立德說。
  第二天,孩子們向姨媽請求去珊瑚島。姨媽為他們准備了“三明治”1,讓孩子們帶在身上,這樣他們就能在島上玩一天了。
  小辣椒隔著窗戶觀望著大海,回頭對姆士拉說;“今天看樣子要起大暴風。你瞧,海浪很高,浪頭上還挂著雪白的浪尖。今天不1一种夾心面包。書香門第www.bookhome.net宜去珊瑚島。”
  姆士拉帶著懇求的語調反對說:“可是,太陽多明媚呀,而且天空上這一絲云彩也沒有,求求你,小辣椒,還是帶我們去吧!”
  小辣椒滿足了她的要求。雖然她心里很擔憂,還是同意上島了。
  塔立格背著飯包,大家一同來到伊斯梅爾家里,把法赫德帶了出來,小辣椒解開挂在它身上的鐵鏈。于是,法赫德就在几個朋友的周圍跳來跳去,還伸出舌頭在他們的身上到處舔著。
  他們登上小船,伊斯梅爾把小船推進海水里,在他們身后大聲說:“你們不要回來太晚,天气好象要變,可能要起風!”
  小辣椒高聲國答:“暴風雨還在遙遠的天邊呢,不等它來,我們就會回來的!”
  小辣椒輕捷地划著小船,小島离他們越來越近了。不久,他們到達了礁石區。小辣椒使出了全部本領,使小船遞過一塊又一塊礁石。最后來到了一處如同小海灣一樣的地方。這里的海水如同油一般的平靜。小辣椒毫不費力地把小船停泊在岸邊。一接著把它拖到了沙灘上。
  “你為啥把小船拖上岸來呢?”塔立格問。
  “一旦天气變了,海浪會把它沖到海里去的。”小辣椒回答。
  四個孩子走到古城堡跟前。城堡的一些牆壁已經坍塌了。它的四周到處長滿了野草。
  哈立德說:“看樣子這個城堡以前還不小呢,我很喜歡古跡,這里面一定有許多地道。”
  小辣椒說:“城堡的大部分都塌了。我不相信現在還能找到里面的地道。”
  孩子們在小島上信步漫游著。突然,從天空中傳來一陣沉悶的轟鳴——那是雷聲。
  小辣椒說:“暴風雨來了,真沒想到會來得這樣快!”
  雷電的閃光划著長空,發出隆隆的轟鳴。太陽早已躲進云彩后面去了。小辣椒的臉上,流露出憂慮和焦急。她說:“現在咱們不能走,必須等暴風雨過去后才能回去。”
  一顆挺大的雨點,打在姆士拉的臉上。她叫了起來:“下雨了!我害怕……。”
  哈立德說:“不要當膽小鬼!有什么可怕的?走,咱們到城堡里避雨去。”’
  海浪越來越大,洶涌的浪頭撞擊在岩石上,接著,一朵朵浪花飛起,撒落在岩石的四周。霹靂几乎撕裂了天空。多么猛烈的暴風雨呀!
  小辣椒說:“咱們最好把小船拴在一樣東西上,要不,很容易被海浪沖走。”
  哈立德和姆士拉躲進了城堡。他們把手絹蓋在頭上遮著雨水。不大一會儿,塔立格和小辣椒就把小船牢牢地挂在了一塊隆起的岩石上,然后跑進了城堡。
  孩子們坐在城堡里,諦听著雷雨聲,等待著暴風雨的停息。一個多小時過去了。暴風雨還沒有平息下來,太陽躲在黑色的烏云里,總也不露面。
  哈立德說:“我出去一下,看看咱們的小船怎么樣了。”
  哈立德冒著暴風而走了出去。他站在海岸上,凝眸眺望著咆哮中的大海。大海的浪濤仍舊高高地卷起,雨繼續傾瀉著。云彩遮住了陽光。突然哈立德的臉上露出了惊訝的神色,他看見浪濤正把一個龐然大物推到岩石叢上。
  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個大家伙不是一條船嗎?高商掀起的浪濤一個接著一個,使他很難辨認這個被浪花卷上來的龐然大物。但他肯定,那是一條船,一條正在与浪濤搏斗的船,它眼看就要被撞碎,船上的人一個也休想逃命了,哈立德急忙跑回城堡告訴了其他几個伙伴。四個孩子赶緊跑到岸邊。站在高高的岩石上,注視著那條被浪濤卷上來的大船。
  那條船在海浪中飄搖著,一點一點地靠近了海岸。海浪一會儿把它拋在一塊岩石上,一會儿又把它拉回來,推到另一塊岩石上。最后傳來一聲巨大的触礁的響聲。船停下不動了。浪濤從船底退回了大海,唯獨把它拋到岸邊的礁石上。
  現在,可以清楚地看到船身了。小辣椒仔細觀察著這條船,心中產生了一种奇异的感覺。她認識這條船,以前還見過它,是的,她敢肯定!
  突然,她叫著說:“這就是那條沉船!海浪把它從海底卷上來了。”
  孩子們惊呆了。這條沉船的模樣實在古怪:船身上到處沾滿了海草,挂滿了貝殼……
  小辣椒的聲音打破了沉默:“我們等一會儿吧,等大海平靜一點儿再走。”
  海水終于平息了下來。烏云開始消散了,太陽又從云縫里鑽了出來。孩子們登上小船往海濱划去。一天的旅行,使他們感到疲乏极了……
  沒過多久,他們就在家里吃晚飯了。阿莉婭姨媽問:“你們今天在小島上過得有意思嗎?暴風雨一來,我真為你們擔心死了。但我相信小辣椒會等風暴平息之后才划船回來的。”
  姆士拉說:“是的,姨媽,今天玩得可好了,當時它……唉喲!”她叫了起來。哈立德在桌子下面踢了她一下。
  “怎么啦?姆士拉”。姨媽關心地問。
  “沒什么,我的腳扭了。”姆士拉含著眼淚回答。
  四個孩子吃完晚飯就去洗手,塔立格沖在其他人前面,一下子就把旁邊的一張桌子撞翻了,發出了一陣震耳的撞擊聲。
  穆斯塔法從辦公室里走出來,生气地問:“誰把桌子搞翻了?”
  塔立格勇敢地說:“是我,姨夫,真遺憾,可我不是故意的。而且我也不知道您還在辦公室里。”
  穆斯塔法嚴厲地說:“你們再鬧出聲音來,明天我就不讓你們出門!”說完就走進了辦公室,關上了屋門。
  哈立德說:“咱們最好去睡覺,要不,再鬧出聲音來,明天咱們就不能出去了。我實在累了。想睡覺了。”
  當四個孩子這么早就乖乖地上床睡覺的時候,穆斯塔法大夫和他的妻子是多么地感到惊奇!
   
被撞碎的船

  哈立德一大早就醒了。他低聲地呼喚著塔立格:“塔立格,塔立格,快醒醒啊!”
  塔立格睜開眼睛,朝哈立德微笑著。他心中感到無比的喜悅和沖動。今天他們將要開始進行一次真正的冒險了!
  哈立德跳下床,走到女孩子們的臥室門口,輕輕地推開房門,朝里面叫著:“小辣椒,姆士拉,快起床,時間到了,太陽都升起來啦!”
  兩個女孩子匆忙穿好衣服,因個人就一聲不響地悄悄下了樓梯。他們不敢說話,不敢笑,連噴嚏也不敢打。
  他們來到海岸上,小辣椒很快就把法赫德帶了過來,哈立德將小船推進了大海……
  昨天的暴風而早已過去,大海又恢复了平靜。我們的四個小英雄激動地等待著、盼望著早一點登上那條被海浪卷上岸來的沉船……
  小船終于到達了小島。那條沉船已經是清晰可見了。它那傾斜的船身靠在岩石上,海水退潮了,沉船的大部分已經露出了水面。
  小辣椒說:“幫幫忙,哈立德,幫我把小船拴在大船上。”
  哈立德抓起繩子,用力向大船上拋去。可是第一次什么也沒挂住。他又抓起繩子,第二次、第三次,終于把繩子挂在了大船的四爪錨上。
  在离海水最近的地方,小辣椒開始准備登上大船的艙面。這可不是容易的事情。大船的船身傾斜著,而且還附著一層海草和水蘚,變得十分光滑。
  小辣椒握緊繩子向上攀去。然后,她用兩只手死死抓住船沿,使出全身的气力,把腳抬到了艙面上。她小心翼翼地在傾斜的艙面上匍匐前進著,突然,她踩滑了一腳,差一點從艙面滾落下來。這時,下面的三個孩子日不轉睛地盯著她。可是小辣椒的雙手已緊緊抓住了一根鐵樁子,接著又繼續向前爬去。
  她爬到一個比較合适又不大光滑的地方,把下面的几個小伙伴一個接一個地拉上了大船的艙面。
  孩子們來到船艙口,艙口下立著一根已經生了蛌瘍K扶梯。小辣椒握著手電筒在前面開路,身后依次跟著其他孩子。他們順著扶梯走了下去,只見船艙里已經灌進大約半米深的海水。里面的景象實在古怪:所有的東西,有些破爛不堪,有些是東一個、西一個,雜亂無章地堆放著。在那些破碎的桌椅和瓶罐中間,一群群小海魚儿游來游去。這只船不算很大,船艙里只有几間船室。有的關著門,有的房門已經被撞碎了。
  “金子到底放在哪儿呢?”姆士拉問。
  “咱們到船室里找我看!”哈立德說。
  他走進第一間船室,里面沒有什么引人注目的東西。他又走進第二間,從里面向小伙伴招呼說:“快來呀,你們瞧,這間屋子面積最大,一定是船長的房間。”
  可是屋子里除了一些破爛家具加上几個小茶盤儿外,什么也沒有!几個孩正要离開,哈立德打開手電筒,在室內的各個角落照了起來。突然,他站定了,他看見屋角里放著一個上著鎖的小板子。開始,竟沒有一個人發現它。
  “小柜子里也許有東西吧?”哈立德說著,就想把小柜子打開。但是沒有成功,沒有鑰匙是打不開這把鎖的。
  塔立格說:“這把鎖已經蚹奶F。”說著從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插在鎖和木頭中間,猛地用力一撬,柜子一下子被打開了!”
  柜子里放著一只小木箱子。里面滲進了許多海水,箱子飄浮在水面上。”
  塔立格說:“咱們費了老大勁,可柜子里什么貴重東西也沒有,小木箱里即使有東西,也肯定讓海水腐蝕坏了。”
  姆士拉說:“咱們把箱子打開,說不定里面會有金子。”
  小辣椒帶著挑逗的口气說:“潛水員們找了好几年都沒找到的金子,你就肯定會放在這么個小木箱子里嗎?”
  盡管哈立德和培立格用盡了所有辦法,使出了全部力气,也沒能把箱子打開。
  四個孩子有點失望了。最后他們決定把箱子帶回家去。
  但是,當孩子們回到艙面上的時候,他們發現,沉船的四周停泊著好几條漁船,他們并不是秘密的唯一發現者,其實,消息早已走露了!
   
箱子

  晚飯后,哈立德回到臥室取出箱子。然后背著箱子走進了花園。其他几個伙伴在那里等著他。
  塔立格到處尋找開箱子的工具,他從阿莉婭姨媽那里找來一把鉗子,可是根本不中用,哈立德又拿起小刀撬了好久,箱子還是紋絲不動。
  “我有個好辦法。”姆士拉說。
  “什么辦法?”大家异口同聲地問。
  “我爬到房頂上去,從上面把箱子扔下來,箱子一定會被摔開的,那咱們就能知道里面裝著什么東西了。”
  孩子們考慮了一下,看來沒有比這更好的辦法了。
  姆士拉抱著箱子爬上房頂……箱子落了下來,匡啷一聲,砸在地面上。
  穆斯塔法大夫立即走出他的辦公室,帶著滿面怒气,嚴厲地問:“你們在干什么?你們把什么東西從窗戶里扔下去了?”他發現了摔在地上的箱子。“扔在地上的是只什么箱子?”
  塔立格跑過去,把小箱子抱了起來。
  大夫生气地說:“我在問你們,這是只什么箱子?”
  塔立格臉紅了,說:“是只一文不值的舊箱子。”
  “給我!你們從哪儿弄來的?”
  孩子們誰也不吭聲,穆斯塔法大夫的日光落在姆士拉身上,她立即惊恐地回答:“我們是從那條破船里撿到的。”
  大夫的臉上,掠過了一絲惊奇的神色。他用詢問的口气說:“破船?!”
  “是的,姨夫。”哈立德回答,“在离珊瑚島很近的海水里,有一條沉船,海濤把它卷到礁石上了。我們從船艙里找到了這只箱子。”
  大夫說:“你們到沉船的殘骸上去了?你們為了這么只箱子就去冒險?!”
  這時,小辣椒加入了他們的對話:“求求你,爸爸,把箱子給我們吧,里面也許有什么東兩會引導我們找到金子的。”
  大夫勉強地笑了一下說:“那么你們是在尋找金子。這事已經過去几年了,你們真的相信你們會把它找到嗎?我認為,金子決不會放在船里,而是藏在其它的地方。”
  說完,大夫就拿起箱子進屋了。
  姆士拉哇的一聲哭了起來,說:“你們不要責罵我把秘密告訴了姨夫,他一盯住我,我就只能說實話了。”
  哈立德說:“別哭,姆士拉。姨夫一會儿就會把頭埋在書本里而把箱子的事志得一干二淨的。等會儿,我偷偷進去把箱子拿出來。”
  整個上午,穆斯塔法大夫都在他的辦公室里工作。四個孩子安靜地在花園里玩著,等待著大夫走出房門。
  突然,辦公室里變得特別寂靜。哈立德趴在窗口上,小心地向里張望,他發現大夫的頭靠在沙發上睡熟了。
  他口頭悄悄地說:“姨夫睡著了。我現在就進去。”
  哈立德躡手躡腳地走進辦公氫珍惜地把箱子抱在怀里,剛走到門口,忽然,穆斯塔法大夫的頭在沙發上動了一下,他急忙躲在一把椅子的后邊。可是,大夫的頭雖然移動了一下,眼睛卻沒睜開……他又睡著了。
  哈立德抱著箱子走進花園。小辣椒說:“走,咱們到海邊去。”
  他們跑到海邊,圍坐在沙灘上,把箱子放在面前。可是,孩子們卻沒有注意到有人已經在監視著他們。
  箱子在地上重重地摔了一下,鎖的位置稍稍挪動了一點。小辣椒用鉗子撬了起來,經過一番努力,箱子終于打開了!真奇怪!里面連一滴海水也沒滲進去,看來,箱殼一定是十分密封的!
  箱子里有一疊紙,由于天長日久,紙的顏色已經發黃了。小辣椒把紙取出來,一張一張地查閱了起來。翻了好久,也未發現任何值得注意的東西,只是在一張紙上,畫著某一地方的地圖!
  小辣椒仔細觀察著地圖,突然,用顫抖的聲音說;“這好象是珊瑚島上古城堡的地圖,你們瞧,圖紙上還寫著字呢。”
  孩子們的日光同時落在圖紙上,只見上面寫著兩個單詞。一個是“牢房”,另一個是“賽巴依克”。
  “‘賽巴依克’是什么意思?”姆士拉問。
  “就是金錠的意思。”哈立德回答。
  塔立格問:“這張地圖能說明丟失的金子放在哪儿嗎?”
  哈立德回答:“咱們應該把圖紙留下,好好研究研究。但是一旦姨夫發現箱子被拿走,咱們可就研究不成了。”
  小辣椒說:“只有一個辦法,咱們把地圖描下來,再把它放回原處,然后把箱子送回我爸爸的辦公室里。”
  塔立格跑了回去,很快取來了紙和筆。哈立德認真仔細地把地圖描了下來。等他們做完了這一切,便飛快地跑回屋子里去了。
  穆斯塔法大夫究竟發現沒發現箱子被人拿走了呢?如果他知道孩子們乘他睡著之際拿走了箱子,一定會狠狠地懲罰他們的。
  哈立德踮著腳尖,悄悄地走近姨夫的辦公室,他屏住呼吸,心窩里怦怦亂跳,從辦公室的陽台上,他向屋里偷偷一瞧,呀,巧极了!姨夫不在。于是他飛快地跑了進去,把箱子放回了原處。然后,他高興地長舒了一口气。
  第二天的報紙上,在大宇標題下刊登了關于沉船的新聞,消息講到:那只沉船怎樣裝載著海盜們走私的黃金,怎樣在查抄与沒收這些黃金之前,連人帶船一起沉入大海的海底。潛水員們怎樣下海尋找,結果這黃金的影子也未看到……
  四個孩子讀完報紙,才發現人們早已知道沉船的故事。而且這件事情必將引起外界許多人的重視。
  小辣椒放下報紙,對伙伴們說:“現在,咱們不可能再去尋找金子了。園為將有很多人要到島上去,他們想親眼看看那只沉船是個什么樣子。”
  哈立德說:“咱們等一等,等風頭一過,咱們就開始尋找。值得慶幸的是,至今還沒人曉得箱子和地圖的秘密。”
  其實,已經有人知道了箱子的秘密。穆斯塔法大夫已經給他的朋友們講述過:小辣椒和其他几個孩子是何等地頑皮;他們是怎樣毫不膽怯地登上珊瑚島,爬上沉船的艙面,從船艙里拿回一只一文不值的小箱子……
  電話鈴響了。穆斯塔法大夫走過去接了電話。然后,他滿臉吃惊地走回來對阿莉婭說:“阿莉婭,有人要買孩子們找來的那只舊箱子,真奇怪!這幫糊涂虫們竟然把錢財耗費在這些毫無价值的東西上。但是不管怎樣,我已告訴他們,箱子不是我的私有財產,我今天將把它交給警察。那人要求親眼看看箱子。我看這并沒有什么坏處,使答應他現在就來。
  孩子們惊慌地看著他。穆斯塔法大夫竟然同意那個陌生人來看箱子!他不曉得箱子里有一張地圖,更不知道這張地圖已經標明金子放在什么地方!
  他們怕大夫發脾气,誰也沒敢把地圖的事告訴他。因為哈立德曾乘他睡覺之際,偷偷溜進他的辦公室,把箱子拿走了!
  第二天晚上,在女孩子們的臥室里,四個孩子聚集在一塊,商量著下一步的辦法。
  “你們听我說,”塔立格說,“明天咱們就應該上島去尋找金子,咱們一定要搶在其他人前面。”
  大家對這個意見十分滿意,一致表示贊同。
  阿莉婭正在同她的丈夫聊天。小辣椒走了過去,對母親說:“我們明天想去珊瑚島玩一天,您同意嗎?媽媽。”
  母親用詢問的目光望著丈夫。
  穆斯塔法大夫說;“他們既然想去,為什么不可以呢?這也許是他們的最后一次机會了。我讀了今天的報紙,上面有一則消息說,有一位富翁要在島上蓋旅館。”
  對于小辣椒來說,這個消息太突然了!難道真的有人已經發現了金子的秘密了嗎?
  她匆忙走出屋子,好象感到自己丟失了一件心愛的東西一樣。是的,她多么熱愛那座小島呵!可是,旅館一旦建成,她就休想去玩了!
  哈立德問大夫:“姨夫,旅館什么時候動工?”
  大夫回答:“我也不知道确切日期。但据報紙上說——在最短的時間內就要動工了。”
  哈立德又問:“就是那個來看箱子的人,要在島上蓋旅館嗎?”
  “是的”,穆斯塔法大夫說,“這件事使我很惊奇。開始我認為此人不過是個古董收藏的愛好者而已,但實際上卻是個大實業家!”
  哈立德走出屋子對塔立格和姆士拉說:“那個人肯定已經發現了地圖,而且知道了金子藏在島上。他不是想蓋旅館,而是想得到金子。”
  小兄妹仨第一次發現小辣椒哭了起來。因為,從此以后,她再也不能到這個心愛的小島上去了。
  塔立格摟著她的肩膀,故意詼諧地逗她說:“咱們不應該灰心喪气。明天咱們就上島,把黃金找到手,咱們也就變成有錢人了。從此,咱們就在那個富人蓋的旅館里住下來,你看,這主意多偉大!”
  小辣椒一下子就破涕為笑了。小臉上還挂著一串淚珠儿,她說:“我真后悔,我竟然也象那些軟弱的女孩子們一樣哭了起來!”
   
上島

  孩子們為明天的旅行作好了充分准備。他們怕忘記什么東西,便列出了一張清單,上面寫著應該帶走的一切東西。第二天,他們來到海濱。從伊斯梅爾那儿帶來了法赫德之后,便登上小船,小辣椒蕩起了雙槳。
  “哈立德,你把地圖帶上了嗎?”姆士拉問。
  “是的,我再看看。”哈立德回答,一面從口袋里掏出地圖。姆士拉只顧看地圖在不在,冷不防,小船在海里搖晃了起來,她的身体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差一點掉進水里。哈立德急忙一把把她拉住,可是就在這一瞬間,地圖從他手中掉了出來,四個孩子眼睜睜地注視著那張飛走的地圖。這种意料不到的事情,使孩子們茫然不知所措了!
  小辣椒拼命地划了起來,想使小船靠近落在水面上的地圖。可是法赫德比她的動作更敏捷。它早已看到,有一張紙從哈立德手中飛出后,飄落在海面上,它似乎已經覺察到朋友們焦急的心情,便一縱身跳進海里,用出全身的力气游到地圖旁邊,然后用嘴叼起圖紙,游回了小船——真是一條聰明的狗!
  哈立德和小辣椒把法赫德拉上船。塔立格從它嘴里拿過地圖。圖紙上竟然連一點牙印也沒有留下,看來法赫德是十分精細地把它叼在嘴中的。更值得慶幸的是,地圖沒有被海水損坏。哈立德雙手捧著圖紙,一直到把它晒干。
  小辣椒又重新蕩起了雙槳。不久,小船到達了小島。四個孩子把所帶的東西背到了古城堡的一間破房子里。
  姆士拉說:“老天保佑,今天可別再有人到島上來。”
  哈立德說:“關于沉船的風頭已經過去了,我想今天不會有人來的。”說著從衣袋里掏出地圖,向伙伴們招呼說:“來,咱們研究研究,确定一下金子埋藏的位置。”
  小辣椒說:“我認為,這張地圖畫的是古城堡下面的一條地道。地道里有不少地下室和牢房。”
  塔立格說:“我支持你的看法。這是一條地道的圖紙,這是肯定的,因為所有古城堡的地下都沒有地道。”
  哈立德說:“這些符號可能表示通往地道的梯子。而這個梯子离我們現在的位置很近。”
  “目紙上的這個小圓圈表示什么?”姆士拉問。
  “可能表示一口井。你們看,圓圈的旁邊還畫著一個地道入口。”
  塔立格感到很興奮,激動地說:“咱們赶快開始尋找地道口,一分鐘也不能耽擱!”
  四個孩子立刻站起身,開始了行動。他們把島上的岩石一塊塊地翻過來尋找,法赫德好象明白朋友們是在尋找一樣重要的東西,也興致勃勃地用瓜子到處搜尋著。
  我了很長時間,什么結果也沒有,他們實在疲乏了,便坐了下來。哈立德說:“地道口不在這個地方,咱們再把回紙研究一下。”說著取出圖紙,孩子們又一起琢磨了起來,并精确地量出了各段之間的距离。可是,一股失望的陰云籠罩在孩子們的心頭上。要找到地道口,就必須尋遍城堡的每一個角落。這是行不通的,因為這至少要化費几天的時間!
  姆士拉說:“咱們先尋找洞口吧,地圖上標明,這口井距离地道的另一個入口不遠,如果我到了水井,也許就能發現地道。”
  塔立格叫著說:“好主意!”听了這話,姆士拉自豪地笑了。
  哈立德說:“水井不在城堡里面,而在外面的空地上。”
  要找到井口,同樣也是十分困難的事情。城堡周圍,那叢生的野草,遮住了整個地面,從城堡坍塌下來的斷瓦殘垣,散亂地堆積在荒島上。
  姆士拉叫了起來:“你們看,法赫德在追赶一只大海蟹呢!”
  可是,那只被追逐的海蟹一下子就消失在荒草叢中。只見法赫德從它后面一躍扑了上去,突然,它也同樣無影無蹤了。好象大地把它一口吞噬了一樣。
  小辣椒呼喚著:“法赫德,法赫德,你在哪儿?快回來呀!”
  但是,法赫德并沒有如往常一樣,對小主人的召喚立即做出響應。
  小辣椒有點著急了。她決定親自把法赫德叫回來。她走了過去,用木棍撥開荒草,可草叢里根本不見法赫德的蹤影。
  她提高了嗓門,大聲地呼叫起來:“法赫德!法——赫——德!”突然她听見了法赫德的呻吟聲,這聲音好象是從地底下鑽出來的!
  小辣椒急忙招呼她的伙伴們。孩子們聞聲赶來。哈立德用他的小鐮刀割去了一片野草,忽然,他惊叫了起來:“井!法赫德掉到井里了!”
  小辣椒惊惶地呼叫:“法赫德,法赫德,你怎么樣?”回答是一陣細微的呻吟聲。
  塔立格說:“現在咱們怎么辦呢?”姆士拉大哭起來。她怕法赫德有個三長兩短的,那可怎么辦呢?
  哈立德和塔立格把井沿的野草統統拔光,順手拿起一塊小石頭扔進了水井。他想試試井水的深淺,可是,什么聲音也沒听見。
  哈立德說:“這口井可能特別深,要不,就是已經干涸了。”
  小辣椒打開手電筒,往井底照去,他們看見法赫德蹲在井半腰的一道石台上,正在低低地呻吟著。
  井壁上固定著一把鐵梯子。孩子們還沒來得及阻攔,小辣椒就一把抓住梯子向下爬去。她根本沒有考慮過,那么多年過去了,這把生了蛌瘍K梯子是否還能承受住她的体重?現在她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把法赫德救出來。
  井上面的三個孩子緊張得目瞪口呆。几雙小晴晴直勾勾地盯著下到井里的小辣椒。
  小辣椒終于爬到法赫德的眼前,盡管它的体重并不輕,小主人卻一手把它托在肩膀上,然后緩慢地謹慎地順著梯子爬上了地面。
  姆士拉看到小辣椒和法赫德都安全無恙,便對法赫德說:“小心點,法赫德,以后再也別追赶海蟹了,這次我們原諒你,因為你引我們找到了洞口。”
  “哈立德說:“地道口就在附近,咱們快開始尋找吧,哪怕是一寸地方也不能放過”。
  小伙伴們靜靜地愉快地四處搜尋著地道口。
  姆士拉在地面的沙層里摸索著。突然,他的手底下接触到一件很硬的東西。她扒開上面覆蓋著的一層浮沙。只見一個鐵環露了出來,她大聲地喊道:“快來看哪,我發現了一只鐵環。”
  孩子們跑了過來,他們把鐵環周圍的沙層和荒草鏟了個一干二淨。發現鐵環固定在一塊大石板上。
  培立格高興地叫了起來:“這准是地道口,姆士拉,你真聰明!”
  哈立德想把石板搬開,試了試設有成功,小辣椒和塔立格也都試了一下,大石板依舊紋絲不動。哈立德跑進城堡,取來一條繩子。他把繩子的一頭綁在石板上,說:“來,咱們一塊使勁拉!”
  石板稍稍移動了一點,四個孩子的興頭上來了。他們拼出全身的力气,猛地一拉——大石板被掀了起來,翻落在一旁。孩子們的身体失去了平衡,一屁股摔倒在地上。
  地道口露出來了。一道用岩石雕鑿成的台階,從地道口一直延伸了下去。哈立德說;“咱們下去吧,不過地道里的空气一定很不好,誰要是感到不舒服,就立刻說一聲,赶快爬出來。”
  孩子們順著石階,一蹬一蹬地向下走去。光線越來越暗淡了。他們只好打開手電筒。法赫德走在最前面。汪汪地叫個不停。
  開始,他們估計在石階的最末一蹬,一定會發現金子的。可是,當下到最后一級石階的時候,他們發現自己是站在一條陰暗、狹窄的地道里。地道是在岩石層里開鑿出來的,彎彎曲曲的,一點規則也沒有。
  小辣椒說:“我几乎辨不清道路了,這儿真是個古怪的地方。”
  突然,她的聲音在地道的各個方向遇蕩了起來:“——古怪的地方——地方——地方——……”
  姆士拉說:“咱們快點找金子吧。”
  四周又傳來了回聲:金子吧——金子吧——金子吧——……
  孩子們仔細搜索著每一個地方。他們一個拉著另一個的衣服。好象這樣就會給予他們一种安慰似的。地道里分出許多條叉道。里面全都是陰森森的。一些破碎的空箱子,東一個西一個地散亂地扔在地道的通路上。
  地道是相當長的。兩面有許多間小屋子,在那遙遠的歲月里,這些小屋子可能是用來儲存食品的倉庫,要不,就是用來囚禁造反者的牢房。
  培立格說:“金子究竟放在哪間屋子里呢?”
  在地道的盡頭,孩子們發現了一間牢房,牢房外上著一扇木門。木門上上著一個很大的插銷。
  哈立德說:“我看,金子保准藏在這間牢房里!”
   
牢房

  孩子們想打開術門,然而費了好大力气也沒有成功。木門嚴嚴實實地關閉著。眼看金子就在眼前了,而門卻又打不開,孩子們真有點失望了。
  “用斧子把門砸開。”哈立德建議。
  “我沒有帶斧子,咱們回去拿吧。”小辣椒說。
  四個孩子只好轉身往回返。可是地道里的岔道太多,而且彼此又十分相似,他們辨認不出是從哪條道上來的了。
  借著手電筒射出的微弱的光,他們在地道里摸索著前進。一路上,讓那些空鐵桶和破箱子絆倒了好多次。
  最后,在一個很深的角落里,手電筒的燈光照在一根直立起來的大圓柱子上。圓柱從地道頂面一直伸到地面上,宛如火爐上的煙囪一樣。圓柱上還有一個不太大的洞口。
  “你們瞧,這根大柱子是干什么用的?”哈立德疑惑不解地問。
  小辣椒俯下身,把眼睛貼在洞口往里面看去,她突然叫道;“井,那口水井!”
  哈立德說:“看來,這個洞口一定是用來往地道里汲水用的。”
  他們一個接一個地爬到洞口上,打開手電筒向下面看去,可是井大深了,根本看不見井底。
  哈立格說:“按照圖紙上的記號。水井离地道口是很近的,那咱們現在离地道口已經不遠了。”
  他們一齊打開手電筒,向四周的各個方向照去,姆士拉忽然喊道:“你們看,地道口,那就是地道口,那里射進來一束陽光!”
  他們飛快地朝陽光跑去。才發現他們自己正是站在地道口下面。孩子們沿著石階爬上了地面。他們又重新回到自由的新鮮空气里來了。飽嘗了地道里那可怕的黑暗和那充滿著腐爛气味的潮濕空气之后,這金色的陽光,多么明媚,多么溫暖呀!我們的法赫德也似乎体會到了這种幸福,它在草叢中跳來跳去,地道里的那种回聲使它感到太恐怖了。
  塔立格有點餓了,說:“咱們吃點東西吧,我都要餓死了。”
  小辣椒笑了起來,說:“你總也吃不飽,今天的早飯,你一個人就吃了我們兩個人的!”
  四個孩子走進城堡,吃了一點“三明治”。之后,哈立德說:“今天,我不想再下地道了。”今天的收獲已經使我滿意了。”
  姆士拉說:“我也是。一會儿太陽就落山了。如果在地道里再選了路,可就很難找出口了。”
  小辣椒也表示同意,說:“那咱們回家吧,明天一早再來”。
  孩子們把帶來的工具和其它東西都留在城堡里,就只身划船返回了海濱。
  第二天清晨,他們很早就來到珊瑚島上,哈立德扛起斧子,順著石階走進了地道。后面跟著小辣椒、培立格、姆士拉和法赫德。
  孩子們一面走,一面尋找著那扇術門。哈立德深怕往回返時再迷路。可是塔立格倒早有主意。他隨身帶了一支粉筆,在地道的石壁上邊走邊留下記號,這樣,他們回來時是決不會再迷路的,多么聰明的辦法!
  他們終于找到了那扇木門。哈立德舉起斧子,朝木門使勁劈了下去,可是,術門好象沒受多大的創傷。他又揚起斧子,一下,兩下,三下,木門稍稍開了個縫。插銷周圍的木頭被砸碎了。一片木屑飛來,正好打在塔立格的臉上,疼得他哎喲一聲叫了起來。
  大家連忙轉過身來,只見鮮血從他的臉上流了下來。姆士拉吃惊地叫道:“出血了!”
  “一點輕傷。”塔立格說。
  “我看看!”小辣椒擔憂地說。然后從口袋里掏出一塊干淨的手絹,擦掉塔立格臉上的血。傷口是挺深的。哈立德對弟弟說:“塔立格,赶快上去吧,洗洗臉,把傷口洗干淨。我還帶了一點哥隆香水,快去抹上一點。”
  姆士拉說:“我陪塔立格一塊上去。”
  哈立德艱難地把插銷橇了下來。由于日久天長,插銷上已經生了很厚一層鐵蛂C然后,他舉起斧子,使勁地砸著木門上的鎖。他實在累了,便把斧頭遞給了小辣椒。小辣椒同樣拼出全身的气力,砸了起來,一下,兩下,三下,鐵鎖終于被砸開了。
  哈立德推了一下術門,門開了,發出了一陣吱忸忸的聲音,門后露出了一間小石屋子。在這間牢房的角落里,手電筒的光線落在了一堆黃色的如同磚塊一樣的東西上。
  哈立德大叫了起來:“金子,金子,小辣椒,咱們終于把金子找到了!”
  小辣椒注視著這一堆金錠,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這突然的發現完全使她惊呆了!
  忽然,法赫德汪汪地拼命叫了起來。哈立德說:“靜一靜,法赫德,除了塔立格和姆士拉,不會有外人來的。”
  法赫德還是叫個不停。頓時,地道里響起了一种陌生的、暴躁的聲音:“誰在那儿?誰在那儿?”
  哈立德和小辣椒急忙躲進了門后,可是法赫德仍然咆哮著。它張牙舞爪,擺開架式,時刻准備著与那個陌生人搏斗一場!
  小辣椒小聲地說:“安靜一點,法赫德。”她熄滅了手電筒,黑暗籠罩了整個地道。但法赫德是安靜不下來的,它覺察到一個陌生人正向他們走來。
  “誰在那儿?誰在里邊?”那陌生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哈立德和小辣椒屏住了呼吸。可是,那個陌生人轉到門后,發現了他們倆。
  陌生人是個矮胖子。嘴里鑲著一口金牙,嘴巴上留著濃密的胡子。樣子顯得十分粗野和可怕。
  他狂暴地問:“你們在這里干什么?塔立格和姆士拉是誰?他們現在在哪儿?”
  哈立德悄悄地對小辣椒說:“什么也別回答他。”
  兩個孩子站在陌生人面前,一言不發。
  “你們不想回答我嗎?”陌生人說著,走了上來。法赫德呲出它的牙齒,張開雙爪,准備向他猛扑過去,但陌生人一點也不顯得害怕。他推開哈立德和小辣椒,打開手電筒,向屋子里照去,接著他惊訝地叫了起來:“穆爾西,你快來看!金錠全在這里!”
  那個叫穆爾西的人沖進了屋子。跑到金錠跟前。他吃惊地貪婪地撫摸著金子,用顫抖的聲音說:“真的,真是金錠,我,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們几乎不用吹灰之力就把它找到了……”
  小辣椒气憤极了。他怒气沖沖地說:“你們不要如此高興,我們一回家就會報告警察的。”
  陌生人殘忍地冷笑了一聲,說:“如果在我們的船把黃金運走之前就放你們回家的活,你們倒可以這樣做。”
  哈立德嚴厲地說:“你休想阻擋我們出去!”
  陌生人帶著譏笑的語气說:“我完全能夠這樣。小東西,誰能阻擋我?在我們的船運走黃金之前,你們就別想出去!赶快把這條狗給我弄走,否則,我就開槍打死它!”
  陌生人手里握著一把手槍,他那兩只小眼睛里噴射著固執和凶狠的目光。小辣椒察覺到這一點,便握著法赫德的項因說:“靜一靜,法赫德。”法赫德終于安靜下來,但仍然做著進攻的准備。
  穆爾西走了過來,說:“你們倆要是听我們的,那就會平安無事,如果你們想逃跑或者要搗鬼,我們就把你們兩個關在這間牢房里,一直把你們倆餓死渴死,而外面誰也不知道。”
  那個矮胖子說:“給你們招呼的那兩個人寫張紙條,就說你們找到了金子,讓他們立刻到這儿來。”
  “我們一個字也不寫。”哈立德說。
  “那我就把這條可惡的狗打死!”矮胖子粗野地說。
  小辣椒听了這句話,心中不禁打了個寒顫,他說:“我們一個宇也不寫,我們決不能把他們叫來和我們一起被囚禁。”
  矮胖子一聲不吭,便把槍口對准了法赫德的頭……
  小辣椒大叫一聲,扑上去用雙手把法赫德摟在怀里,說:“我可以寫,但是希望你把手槍收起來。”
  矮胖子樂了。伸手把筆和紙遞給了小辣椒,說:“你這樣寫:‘我們已經找到了金子,望立即來看’。好了,現在簽上你的名字。”
  小辣椒在這段話的后面,簽署了自己的名字。但她寫的不是“小辣椒”,而是“法蒂婭”。她希望塔立格和姆士拉能從這個主意中,感覺到一件不尋常的事情已經發生了。愿安拉保佑,他們倆會從這封信中覺察到他們正處在危難之中。
  矮胖子命令小辣椒把紙條挂在法赫德的項圈上,然后讓小辣椒命令法赫德立刻把信送到兩個朋友那儿去。
  法赫德不愿意离開它的小主人和哈立德,它已經感到,一种危險正威脅著他們倆。盡管如此,它還是服從了,因為它不習慣于違抗小主人的命令。
  法赫德走出地道,用鼻子嗅著塔立格和姆士拉的足跡,終于找到了他們倆。
  姆士拉一看到法赫德,就跑了過去,親切地撫摸它的頭。忽然她發現了紙條,便向塔立格喊道:“塔立格,你看,法赫德的項圈上有一張疊好的紙條。”
  塔立格取了紙條,大聲念了起來。
  姆士拉听了,高興地拍起手來:“塔立格,咱們快下地道吧!”
  然而,塔立格站在原地一動也沒動,姆士拉問:“你怎么啦?”
  塔立克回答說:“難道你沒覺得這封信有點奇怪嗎?小辣椒決不可能用“法蒂婭”簽名的,她特別憎惡這個名字,真是怪事!”
  姆士拉說:“也許她習慣于用自己的真名字簽字。快走吧,用不著如此擔憂。”
  塔立格說:“但我總覺著她好象是要提醒我們什么似的。”
  姆士拉說:“提醒我們什么?島上除了咱們,一個外人也沒有,咱們赶緊去吧。”
  塔立格說:“不,在咱們下地道之前,應該肯定一下島上是否有外人。走,咱們到那個當碼頭使用的小海灣看看去!”
  兩個孩子一前一后向海灣奔跑了過去。一路上,姆士拉還不停地向塔立格肯定,不會發生什么可怕的事情的。但是當他們來到海灣的時候,發現一只小汽艇停泊在他們小船的旁邊。
  塔立格說:“看到了吧,我的姆士拉小姐,島上有外人。我敢斷定,那個到咱們家看箱子的人已經來到這個島上,并正在尋找黃金。正是他,逼迫小辣椒寫了這張紙條。所以,小辣椒用法蒂婭簽名,是為了向我們發出警報。現在咱們應該冷靜地思考一下對策了!”
   
塔立格跑去援救

  塔立格怕他們倆被人發現,便拉著姆士拉的手,飛快地跑進古城堡里隱蔽了起來。
  姆士拉說:“咱們赶快回海濱求援吧?”
  培立格說:“這個主意我想過了。這是不可能的,只有小辣椒划船才能安全通過小島四周的礁石區。咱們應該想別的法子。”
  其實用不著想什么法子了。那兩個陌生人這時已從地道里鑽了出來,現在正尋找他們兄妹倆呢。
  塔立格看到兩個海盜向另一個方向走去,便對姆士拉說:“我知道咱們應該藏在哪儿,走,到水井里面去,咱們站在井壁的梯碰上,他們是決不會想到我們藏在那里的。”
  兩個孩子飛速地往水井跑去,他們順著梯子剛剛爬進水井,兩個海盜就轉身迎面向他們走來。
  塔立格側耳細听著井上的動靜。這時,兩個海盜已經走近井邊。只听其中一個說:“唉,他們兩個怎么沒有了?我們不能在這里找一天,他們肯定是藏起來了。你看,他們的小船還在那里。”
  另一個問:“你用石板把地道口堵死了嗎?”
  第一個口答:“是的,現在,咱們就返回海濱。把他們的船也帶走。這樣他們就休想逃走。”
  兩個孩子緊貼在井壁上,連大气也不敢出。兩個海盜的腳步聲越來越遠了。過了一會儿,他們小心翼翼地從井里爬出來,發現兩個海盜已經駕著汽艇駛進了大海。
  姆士拉說:“塔立格,你看,那兩個人并沒有把小船帶走。”
  塔立格和姆士拉急忙返回地道口,然而他們真地發現,那塊大石板又重新壓在地道口上了。
  “光靠咱們倆,是搬不開這塊石板的,”塔立格的心頭罩上了一層失望的愁容。
  “那咱們現在怎么辦呢?”姆士拉的聲音有點顫抖了。
  培立格說:“咱們冷靜地考慮一下再說。”
  兩個孩子陷入沉默之中。他們真有點為難了。不知道如何是好。
  姆士拉突然問:“井下面不是有一個小洞口通往地道嗎?咱們難道不能從小洞鑽進地道嗎?”
  塔立格回答說:“但不知道梯子是不是一直通到洞口。”
  姆士拉說:“求求你,塔立格,想法子救救哈立德和小辣椒吧!”
  塔立格說:“那還用說,不過,我一個人下去,你留在這里。”
  姆士拉說:你可要小心點。帶上一根繩子吧,也許你會用得著它。”
  塔立格帶上繩子向井下爬去。姆士拉目不轉睛地望著他,由于過分地緊張,她渾身顫抖著,連小臉也變得蒼白了。
  塔立格慢慢地向下爬去,一直到達了梯子的盡頭。而這里离通往地道的小洞口仍然還有几米的距离。他從口袋里抽出繩子,拴在鐵梯上。然后把手電筒叼在嘴上,雙手抓住繩子,并用兩腳緊緊地夾住,謹慎地向下滑去,終于滑到洞口旁邊的一塊伸出井壁的岩石上。他把身子緊靠著井壁,一只膝蓋跪在洞沿上,一下子就從洞口鑽進了地道。接著,他放開繩子,從洞口探出頭,向井上大聲喊道:“姆士拉,我鑽進地道啦!”
  塔立格找到了他所留下的記號,順著記號,終于發現了那間鑲著木門的牢房。門關著,門上插著插銷。
  塔立格敲了敲門,向里面喊道:“哈立德,小辣椒,你們在里面嗎?”
  哈立德和小辣椒几乎同時叫起來:“塔立格,快開門!”
  培立格吃力地拉開插銷,推開木門。哈立德和小辣椒從屋里跑了出來,他們倆顯得十分疲倦。長久以來,牢房的門一直緊閉著,里面的空气已經變得令人窒息了。
  塔立格急切地問:“你們怎么樣?”
  哈立德說:“還好,那兩個海盜呢?”
  小辣椒問:“你怎么知道我們被關在這儿的?”
  塔立格說:“現在不是細談的時候。咱們首先要赶快离開這儿,我可以告訴你們,那兩個人已經离開了小島。他們把地道口用石板壓住了,沒辦法,我只好從水井里鑽了進來。”
  “從井里?!”哈立德吃惊地喊了起來,“這怎么可能呢?梯子离洞口還遠著呢!”
  塔立格簡單地敘述了進地道的過程,哈立德和小辣椒簡直不敢相信這會是真的。
  小辣椒激動极了,說:“你真了不起,塔立格,咱們應該赶快回家報告警察!”
  三個孩子思索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兩個海盜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會回來的。
  最后,哈立德說:“咱們從下面是推不動石板的,但從井下洞口向上爬也太危險了。”
  塔立格說:“擺在咱們面前的,只有這一條路。”
  三個孩子來到洞口旁邊。塔立格從洞口探出頭來,伸手去抓那根懸吊著的繩子,可是沒有抓住。
  “我來試試!”小辣椒使勁把手伸出洞外,終于把繩子抓在手中。她從洞口里抽出身子,雙手緊握繩子向上爬去。她的心怦怦亂跳,這時,哪怕出半點差錯,也都會造成生命危險的。
  小辣椒終于接近了梯子。她抓住鐵梯,一步步向上攀去,最后爬到了井沿上。
  這時候,姆士拉正坐在井台上,她心急如焚,臉色蒼白,當她一瞅見小辣椒,使一把將她拉上了地面。快樂的淚花濕潤了她的眼睛。一顆顆淚珠落在了她那蒼白的小臉上。
  緊接著,塔立格和哈立德從井里爬了出來,四個孩子又重逢了。他們又在思索著——下一步該怎么辦?
  “咱們快上船吧!”小辣椒說。
  孩子們跑到海灣,法赫德緊緊跟在后面。小船仍舊放在原來的地方,可是,槳不見了!
  塔立格說:“他們怕我們逃离小島,一定是把船槳帶走了。”
  几個孩子焦急地差點哭起來。塔立格為大伙干了那么多事,冒了那么大風險,可是現在,船槳竟然沒有了!
  “我有個辦法。”哈立德說,“咱們等待兩個海盜回來。他們要下地道,必然要把石板掀掉,這時,咱們有一個人迅速鑽進去,躲在那間放著金子的牢房的附近。等兩個海盜一進屋,就迅速把門插上,然后快點選出來,咱們就一塊儿乘他們的小汽艇跑回去。怎么樣?”
  姆士拉說:“這個辦法好!”
  可是小辣椒和培立格沒有表示同意。
  小辣椒說:“這個辦法太危險,咱們需要下去一個人,把兩個海盜關在牢房里,但如果不能及時地、迅速地插上插銷,就一定會被他們逮住的。然后再來尋找我們。”
  “那咱們再把這個方案修正一下。”哈立德回答說。“留在外面的人,負責把地道口堵上,這樣,兩個海盜就出不來了。”
  姆士拉說:“你們考慮過了沒有?如果我們堵上了地道口,而地道里的人又不能把兩個海盜鎖在屋里,那將會發生什么?”
  塔立格回答說:“他可以迅速從井口里爬出來。而那兩個人根本不知道這個洞口,不管怎樣,即使海盜們不被關在牢房里,但也永遠地被囚禁在地道里了。”
  四個孩子一致贊同這個計划。認為這是抓住罪犯們的最好辦法。這時,他們忽然听見汽艇的聲音由遠而近地傳了過來。順著聲音望去,那只小汽艇正向小島駛來,后面還拖著一只大漁船。哈立德說:“他們來了,那只漁船一定是來運金子的,他們真是分秒必爭。看來,他們想把金子裝上漁船,逃往國外去。”
  培立格說:“我下地道藏起來。”說完,就順井壁的梯子爬了下去,鑽進了地道。
  剩下的三個孩子躲在一塊巨大的岩石后邊。只見兩個海盜向地道口走了過去,把石板挪開,走進了地道。
  哈立德小聲說:“快,把地道口堵上。”
  三個孩子一起掀動那塊大石板,可是,石板在原地紋絲未動。第二次,他們集中了全身最大的力气,一下子就把石板翻了過去,牢牢地壓在了入口上。
  塔立格蹲在牢房附近的一個陰暗的角落里,等待著關鍵時刻的到來。一會儿,遠處傳來了腳步聲,手電光自遠而近移動了過來。培立格躲在角落里,心里緊張极了。
  一個海盜打開牢房的大門,他滿以為兩個孩子還被關在屋里,可是,事情太出乎他的意料了!他向另一個海盜喊道:“兩個小孩不見了!”
  另一個海盜剛剛邁進車房,塔立格猛地一個箭步跨了過來。使勁關上木門,發出了眶瞠一聲巨響,響聲遇蕩在寂靜的地道里,他想一下子推上插銷,可惜沒有成功。他顫抖著雙手,用了好大力气才把上了蛌煽▽P稍稍挪動了一點。接著,他撒腿就往洞口跑去。當兩個海盜推開房門的時候,培立格已經到了洞口,正在伸手抓繩子。然而,兩個海盜這時已經發現了塔立格,使朝他追了過去,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里,汗流滿面的塔立格終于把繩子抓在他那抖動著的雙手里……
  塔立格順著繩子向上攀登。當攀上梯子的時候,他回身割斷了繩子——怕兩個海盜跟蹤上來。
  他迅速爬出了井口同其他伙伴相遇了。他沒有說清,只是搖了搖頭。伙伴們便明白他的任務沒有完成。
  小辣椒立即說:“咱們快上船吧,這是咱們唯一的机會了。那兩個人決不能輕易地把地道口上的大石板搬開的。”
  他們往海岸上跑去,而小辣椒卻飛快地跑進城堡,從存放的工具中取出一把斧子,法赫德跟在她身后,一邊跑,一面汪汪地叫著。
  他們來到了小船旁,兩個海盜乘坐的汽艇停泊在小船附近。
  哈立德說:“船槳仍然放在汽艇里,塔立格,快幫我把槳扛到小船上。”
  哈立德和塔立格把兩只船槳扛進了小船。這時,只見小辣椒舉起斧子,用盡全身的力气向汽艇發動机劈去。直到把它徹底砸碎了為止!
  姆士拉著急地喊道:“快一點,小辣椒,那兩個人從遠處追過來了!”
  小辣椒飛速地從汽艇上跳下來,朝小船跑去,這時,哈立德正使勁把小船推進大海。她跳上小船,几秒鐘后,便抓起雙槳,极為熟練地用力划了起來。
   
尾聲

  小船在海面上行進著。姆士拉說:“現在那兩個海盜究竟在干什么呢?”
  哈立德說:”當他們的同伙發現兩個海盜遲遲不歸的時候,也許會派人划船上島去尋找他們倆的。既然他們知道我們逃走去報告警察了,就會毫不遲疑地把金子運走的。”
  小船靠近了海岸,四個孩子跳下船,就往家里跑去。法赫德緊緊跟在后邊。
  塔立格問小辣椒:“你不把法赫德帶到伊斯梅爾那儿去嗎?”
  小辣椒說:“不了,時間來不及,快走吧!”
  孩子們回到家里。小辣椒的母親看到他們這种急促不安的樣子,吃惊地問:“出什么事了?”
  哈立德問:“姨媽,我姨夫呢?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他。”
  穆斯塔法大夫听到孩子們的聲音,從辦公室里走出來問:“什么消息?發生什么事了?”
  小辣椒說:“我們在小島上找到金子啦!”
  哈立德說;“有兩個強盜想把我們囚禁在島上的地道里。”
  “這簡直是無稽之談!”大夫說,“我只要你們其中的一個人說話,給我有條有理地把事情的經過講清楚。”
  哈立德給姨夫講述了事情發生的經過,穆斯塔法大夫感到十分吃惊,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最后他說:“你們十分勇敢,培立格,我為你感到驕傲,你拯救了大伙,你們為什么不早把金子的事情告訴我呢?”
  他的妻子說:“他們怕你,穆斯塔法。現在,我們既然已經了解了一切,”還沒等她說完,大夫就站了起來,對小辣椒說:“你做得很好,你同哈立德、塔立格一樣,也很勇敢。”說完就走了出來,和警察聯系去了。
  小辣椒心里感到多么幸福啊!因為,這是父親第一次對她說出這樣的話,她自豪地笑了。
  這時候,她听到外面響起了汪汪的叫聲,就對母親說:“媽媽,法赫德勇敢地保護了我們,它聰明极了。”
  小辣椒听了媽媽的回答后,感到多么地惊奇!媽媽說:“小辣椒,叫它進來,它應該吃一頓用肥肉做的美餐。”
  小辣椒快活地跑出去,給法赫德打開房門,法赫德搖搖尾巴,走進屋子,在媽媽的身邊蹲了下來,媽媽輕輕地撫摸著它。
  穆斯塔法大夫走了進來,說:“我已經把案情報告警察局了,他們將即刻派出一隊警察前往珊湖島,警察局長對我說,你們將獲得很大一筆獎金,因為你們找到了黃金,而且還幫助他們發現了強盜。”
  小辣椒說:“除了一樣東西,我什么也不要。”
  父親問她:“什么東西?為了表彰你的勇敢,我將滿足你的要求。”
  小辣椒說:“我要法赫德留在我身邊,我要它留在家里,我還要給它在花園里造一間小房子;爸爸,我向您發誓:它決不會打扰您的。”
  “好吧!你可以把法赫德留在家里。”爸爸說。
  小辣椒跑了上去,親吻著爸爸,爸爸笑著把她摟在怀里,那种嚴厲的神色從他臉上消失了,流露出來的是一片善良的心地。
  一個小時之后,門鈴響了起來,是警察局的人來了,他們是來找孩子們調查案情的經過的。
  一個軍官向穆斯塔法博士敘述了后來的情況,兩個強盜已經逃走了,那條漁船也無影無蹤了,但是,那只被砸爛的汽艇仍然原樣未動地扔在小島上,黃金也仍然放在原處。
  一天的辛苦使孩子們感到疲乏极了,他們沒有力气向軍官報告案情的經過了,便決定第二天到警察局去。
  哈立德說:“我感到累了,什么也不想吃,這真是一次辛苦的但也是惊險的偵探活動。”“是的,”小辣椒說,“這是一次真正的冒險。你們剛來的時候,我對你們表示冷淡,每當我想起這些,總覺得很不好意思。而今天,使我憂愁的是假期過完后,你們就回開羅了,而我卻孤零零一個人留在艾西尤特市。”說著,淚水從她眼角里涌了出來。
  姆士拉說:“從現在開始,你不再感到孤獨了。”
  “為什么?”小辣椒吃惊地問。
  “你可以轉到開羅去上學和我一樣也住校,咱們是永遠在一塊了。”姆士拉說。
  “是的,這真是個好主意。”小辣椒說,“明天一早,我就向爸爸提出請求,相信他不會反對的。”
  媽媽走進姆士拉和小辣椒的房間,發現法赫德已經在小辣椒的腳下睡著了,媽媽走過去,溫柔地撫摸著它,小辣椒笑了,她困的眼睛也睜不開了。
  第二天早晨,穆斯塔法博士和四個孩子來到了警察局,向警察們匯報了案情的經過,軍官先生十分認真地听取他們的匯報,然后說;“你們十分勇敢,十分机智,你們完全可以當一名优秀的偵探。為了表彰你們,我們將獎勵你們一筆錢,做為鼓勵。”
  小辣椒回答說:“這种表揚就已經夠了,至于獎勵,還有人比我們更有權力獲得它。我們愿把這筆錢送給任何一個孤儿撫養會。”
  軍官說:“只有從善良的心靈里,才能產生這种高尚的感情。”
  兩個小時之后,孩子們离開警察局回家了。小辣椒急忙請求爸爸媽媽允許她去開羅,轉到姆士拉所在的學校里讀書,爸爸媽媽感覺到他們之間已經產生深厚的友情,便同意了。
  四個孩子坐在海岸上。姆士拉說:“我真幸福。今后我們仍然可以到珊瑚島上去玩。”
  小辣椒說:“珊瑚島永遠是我們的島。你們知道我有個什么建議嗎?”
  大伙一起問道:“什么建議?”
  她說:“因為我們胜利地發現了海盜,警察局的軍官叔叔還說我們可以成為优秀的偵探。所以,我建議咱們成立一個俱樂都,取名四偵探俱樂部,好不好?”
  塔立格說:“好!也許今后我們能夠揭開更多么秘密,解開更多的謎!”
  哈立德國答說:“真是好主意!今后我們四個將在偵探与冒險中渡過每一個假期!”

  ------------------
  書香門第掃描校對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