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茶花女



  (歌劇)*
  拉特拉維阿塔
  (薇奧萊塔)
  --------
  *歌劇《茶花女》于1853年在威尼斯首演時,劇名為《拉特拉維阿塔》(意大利語:意為走上邪路的女人);1864年在巴黎上演時,改名為《薇奧萊塔》;在中國上演時,仍用小說譯名《茶花女》。
  (歌劇腳本)**
  --------
  **《拉特拉維阿塔》的腳本系意大利作家皮阿威所寫;后由法國作家愛德華·迪普雷譯成法文,改名為《薇奧萊塔》,本書腳本根据法譯本譯出。
  第一幕
  薇奧萊塔·德·圣依絲家的客廳
    〔舞台深處有一扇門,兩側有邊門;右邊有一只壁爐,上面有一面鏡子;中間有一張擺滿丰盛酒菜的桌子;家具陳設豪華。
  第一場
      薇奧萊塔、醫生、克拉拉、男爵、侯爵以及男女賓客
    〔幕啟:薇奧萊塔坐在沙發上,在跟醫生和另外几位朋友交談,其他人走向門口去迎接后來的賓客;其中有男爵和挽著侯爵胳膊的克拉拉。
  第一群賓客 歡慶會上少了老朋友!……
        你們將終生負咎!
  第二群賓客 (上場)
        歡樂像長著翅膀,
        把我們帶來這個地方。
  薇奧萊塔 (向克拉拉和其他賓客迎上前去)
        克拉拉!……各位美麗的夫人,
        鮮花,黃金……還有甜蜜的微笑!
        一切都使人賞心悅目,
        我們的生活無限美好。
        啊,我要在我的生日……
        眾人 什么!您說在您的生日?
  薇奧萊塔 是啊,我要在我的生日,和大家一起舉杯同慶;
       我活著就要歡歡喜喜,
       生活中不能缺少愛情。
       眾人 是啊,夫人,人生短暫如浮萍,
       何不付于歡樂和愛情。
  第二場
      前場人物、埃米爾子爵、羅多爾夫·多爾貝勒
        〔仆人們在餐桌上安排用餐。
  埃米爾 (把羅多爾夫介紹給薇奧萊塔)
       這位是羅多爾夫·多爾貝勒,
       請您允許他留在身邊;
       他夢寐以求想一親芳澤,
       以便跟您經常見面;
       他說,他是您的朋友,
       早已對您一見鐘情……
  薇奧萊塔 是嗎?子爵。
  那么他有一顆和您一樣的心?
    〔薇奧萊塔把手伸給羅多爾夫,羅多爾夫在她的手上吻了一下。
  侯爵 (握住羅多爾夫的手)
      這位親愛的朋友!
  羅多爾夫 (握住侯爵的手)
       侯爵,我的友情請您接受!
  埃米爾 (對薇奧萊塔)
      夫人,在您的石榴裙下,
      這是另一顆心在向您問候。
    〔仆人們准備完畢。
  薇奧萊塔 替我們上菜吧!大家請坐,
      讓美酒來暖暖我們的心窩。
  眾人 我們的心,除非是冰雪所做,
      您將會看到它們熱情似火。
    〔大家入席。薇奧萊塔坐在羅多爾夫和埃米爾中間,對面是克拉拉;克拉拉兩旁是男爵和侯爵;其他人隨便坐。在仆人上菜時靜場片刻。薇奧萊塔和埃米爾在低聲交談。
  埃米爾 (對薇奧萊塔)
      是的,羅多爾夫是多么愛您……
  薇奧萊塔 他瘋了!
  埃米爾 您生病時他每天都來,
      悶悶不樂,愁眉不展。
  薇奧萊塔 (插嘴)
       太好了!可是說到愛,
       愛我?……真是奇談!
  埃米爾 什么!您說什么?
  薇奧萊塔 (對羅多爾夫)
       先生,您為我的身体擔憂,可是真情?
  羅多爾夫 難道您不相信?
  薇奧萊塔 請別見怪。(對男爵)
       您呢,男爵,您也會像他那樣對我關心?
  男爵 我,我來這儿才一年時間。
  薇奧萊塔 而他,他認識我才一個鐘點。
  克拉拉 (對男爵)
       她在跟您找碴儿。
  男爵 (低聲對克拉拉)
       這個自以為漂亮的青年讓我討厭!……
  克拉拉 這是為什么?
       說真的,他倒很討我喜歡。
  埃米爾 (對羅多爾夫)
       有什么新聞講給我們听听。
  侯爵 (對薇奧萊塔)
       好啦,夫人,有什么事,請吩咐!
  薇奧萊塔 (為賓客斟酒)
       我是赫柏,(赫柏:希腊神話中的青春女神,宙斯和赫拉的女儿:赫柏在
       奧林匹斯山向眾神斟仙酒,獻神食。)
       我來斟酒,大家干杯!
  羅多爾夫 啊,但愿您就是赫柏,
       斟出的是瓊漿玉液!
  眾人 干杯!干杯!大家干杯!
  埃米爾 (對男爵)
       親愛的男爵,讓我們來同享歡樂,
       請您唱一首輕快的飲酒歌。
  男爵 (對羅多爾夫)
       羅多爾夫,您來唱?
  羅多爾夫 我現在沒有興致。
  埃米爾 您不是詩人嗎?
  羅多爾夫 (對薇奧萊塔)
       夫人,您可要我唱?
  薇奧萊塔 我要您唱。
  羅多爾夫 要我唱?……那我就唱。
  侯爵 請大家安靜!
  眾人 安靜!讓我們洗耳恭听。〔唱飲酒歌。
  羅多爾夫 喝吧,朋友們,
       美酒能使我們陶醉!
       喝吧,朋友們,
       把一切煩惱都丟開!
       盡情地喝個痛快,
       把所有憂愁都忘怀!
       干杯!干杯!
       為一時的异想天開干杯!
       干杯!干杯!
       為瞬息即逝的幻想干杯!
       干杯!干杯!
       為曇花一現的歡樂干杯!
  薇奧萊塔 喝吧,朋友們,
       別虛度了我們的青春!
       喝吧,朋友們,
       我們的生命由歡樂和愛情組成!
       明天會怎樣,
       誰都難預見;
       無論多么美麗的花儿,
       鮮艷的日子也不過几天!
       企盼,遐想,憧憬,
       都將是黃粱一夢……
       干杯!……玻璃杯的叮當聲,
       決不會嚇走愛神!
  眾人 干杯,玻璃杯的叮當聲,
       決不會嚇走愛神。
  薇奧萊塔 (對羅多爾夫)
       這樣的生活真是美好……
  羅多爾夫 是的,愛您的人是多么快活。
  薇奧萊塔 誰會愛我呢?……我根本不知道。
  羅多爾夫 是我,我這是在劫難逃。
    〔歌聲:干杯,等等。
  眾人 這是什么聲音?
  薇奧萊塔 這是華爾茲,
       舞曲的聲音。
  眾人 有了華爾茲,必定有愛情!
  薇奧萊塔 我們去跳舞吧!
    〔薇奧萊塔剛起步又突然站住,像是身体不舒服。
       天哪!
  眾人 (殷勤地)
       您怎么啦?
  薇奧萊塔 (盡力穩住自己)
       我嗎?……沒事,沒事。
  眾人 夫人,您怎么啦,
       連站都站不穩?
  羅多爾夫 您感到不舒服嗎?
  眾人 啊,可怜的女人!
  薇奧萊塔 我好些了……完全好了。
  眾人 總算沒事了,夫人!
    〔眾賓客散開,走向另外几個客廳。
  第三場
      薇奧萊塔、羅多爾夫、埃米爾(后上)
  薇奧萊塔 (以為只剩下自己一個人;照鏡子)
       我臉色有多么蒼白啊!(在鏡子里看到了羅多爾夫)
       您怎么在這儿?
  羅多爾夫 您感到難受……
       所以我呆在這儿。
  薇奧萊塔 我稍許有點不舒服!
  羅多爾夫 不……不是的!
       您一定感到很難受,
       您身心都有病……
       這樣的生活不能太久。
  薇奧萊塔 我的生命又值得什么?
  羅多爾夫 對我來說,金銀財寶,
       我都無所祈求,
       我只是企盼天主,
       將您身上的病魔驅走。
  薇奧萊塔 您講什么蠢話……見鬼!
       我的病痛很快便會消除。
  羅多爾夫 您在咒罵神明……
       但愿您得到天主的寬恕。
  薇奧萊塔 (沉思)是的,偉大的天主!……
  羅多爾夫 您什么人也不愛?
  薇奧萊塔 是的,我只會尋歡作樂,
       我什么人也不愛。
  薇奧萊塔 什么人也不愛!
       難道您真的不會動情?
  薇奧萊塔 動情……可能會,
       可這何用您來操心?
  羅多爾夫 要是我向您獻上一份純洁的愛,
       您是不是會跟我心心相印?
  薇奧萊塔 您感受到有這种愛?
  羅多爾夫 這种愛已鑽入了我的心靈。
  薇奧萊塔 您還沒有認識我便愛上了我?
  羅多爾夫 我早已對您一見鐘情!
         (二重唱)
       一天,我看到您美麗的身影,
       心中頓時充滿了對您的愛怜;
       您似乎不像人間的女子,
       倒像是仙女下凡來到人間;
       我心中在暗暗尋思,
       剛才是誰攝走了我的靈魂;
       究竟是一位天使,
       還是一個普通女人?
       對于這個謎團,
       我最終也未能解開;
       只是從那天開始,
       我心中產生了純洁的愛。
       薇奧萊塔 我可以坦率地告訴您,
       如果您表達的都是真情:
       “离我遠遠的吧!”
       死去的心儿難以蘇醒。
       我們可以交個朋友,
       可是不要再談什么愛情;
       我的心中根本沒有愛,
       對誰都不可能忠心。
  羅多爾夫 喔!不,決不要褻瀆神明!
       有一顆高貴的心在愛您;
       如果您想過幸福的生活,
       請您同樣獻出您的愛情。
       薇奧萊塔 愛情,愛情,多么美妙的詞儿,
       不過這是痴心妄想;
       如果我受了您的誘惑,
       到頭來必將是美夢一場。
  埃米爾 (出現在門口)
       嗨,你們在干什么事情?
  薇奧萊塔 (笑)
       我們在談內心的感情。
  埃米爾 那么就膽子放大一些,
  我走了,讓你們安安靜靜。
    〔他回到在跳舞的大廳里。
  薇奧萊塔 朋友,您看,我的想法,
       已經完全對您講清楚。
  羅多爾夫 您講得很坦率;我要走了。
  薇奧萊塔 請把這朵花儿拿去,以后再還我。
    〔薇奧萊塔從綴在晚禮服上的花束上摘下一朵花,遞給羅多爾夫。
  羅多爾夫 什么時候還您?
  薇奧萊塔 它什么時候枯萎?
  羅多爾夫 那么說明天就要還?
  薇奧萊塔 是的,明天就要還。
  羅多爾夫 啊,我的生命有了歸宿!……
  薇奧萊塔 您不必那么激動;
  不要發誓,也不要保證。
  羅多爾夫 我已經對您發了誓,
       我已經對天主作了保證!
  薇奧萊塔 (伸手給羅多爾夫)
       再見!
       羅多爾夫 再見!
       我走了,我真幸福!……
       再見!
  薇奧萊塔 再見!
    〔羅多爾夫下。
  第四場
      薇奧萊塔、眾賓客(跳完舞后,微微喘著气從跳舞大廳回來)
  眾人 曙光已經顯現,
       白天即將來臨;
       昨夜玩得真是痛快,
       從來也沒有這么高興。
       天色微明,該收場了,
       但愿這樣的晚會;
       永遠不會結束,
       生活永遠有如朝暉。
    〔他們告辭后离去;薇奧萊塔目送他們出去,獨個儿陷入沉思。
  第五場
      薇奧萊塔(獨自一人)
    〔樂曲。
  薇奧萊塔 (說白)
       我究竟怎么了?
       我怎么會這樣激動?……
       我軟弱的心剛才被打動,
       盡管全力克制也沒有用。
       這是真的嗎?我竟然還能去愛!……
       這一生我還能有好日子受用。
       我的愛情被純化,
       靈魂也有了高尚的沖動;
       我究竟是在做夢,
       還是真的發了瘋?……
       (歌)
       我心里猶豫不決,
       在無力地跟我的軟弱爭斗;
       這究竟是不是愛情?……
       我剛才總算逃過了他的追求。
       什么!我竟然要在一天之中,
       給自己套上鎖鏈,失去自由。
       啊,不論我們有多么高傲,
       討人喜歡心中才能好受。
       有一种世人偏愛的財富,
       它能在幸福之中注入美酒;
       這种唯一的財富就是真正的愛情,
       它能使人生活幸福,盡情享受。
       仁慈的天主什么都能看到,
       他看到了我是多么孤獨;
       他要賜給我他祝福過的愛情,
       讓我能得到安慰和幸福。
       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
       放蕩的生活就此了結;
       在今天這個命中注定的日子,
       羅多爾夫要我向恥辱告別。
       過去的一切歡樂和感情,
       都是虛假的幻影;
       拋開這些表面的榮華,
       只剩下一种真正的感情。
       有一种世人偏愛的財富,
       它能在幸福中注入美酒;
       這种財富就是真正的愛情,
       它能使人生活幸福,盡情享受。
       啊!我的想法真是荒唐!
       難道是我失去了理智?
       什么!自由!……什么!愛情!
       可是我成了一個白痴?
       我要犧牲一切愛好,
       甚至我的歡樂!
       我要拋棄所有樂趣,
       再也不能隨心所欲!
       而得到的會是什么呢?
       也許只是長吁短歎,悶悶不樂?……
       (詠歎調)
       啊,不行,不行!……
       你這一生已經命中注定!
       你的生活不能缺少歡樂,
       但決不會得到真正的愛情!
       啊,你這個可怜的女人,
       早已被世人無情拋棄;
       你的日子已經不長,
       還是及時行樂,逢場作戲。
       是啊,我來到這個世界上,
       只能像電光一閃,曇花一現。
       我要正視現實,接受命運,
       不去為夢中的愛情冒險。
       (羅多爾夫在薇奧萊塔窗下唱歌的場外音)
       去尋求你真正的幸福,
       百折不撓,決不回頭。
       過去的一切歡樂和感情,
       今后必將化為烏有。
       有一种世人偏愛的財富,
       它能在幸福中注入美酒;
       這种唯一的財富就是真正的愛情,
       它能使人生活幸福,盡情享受!
  第 二 幕
      一所鄉村別墅的內院
      〔左面凸出一座小樓的一角,窗子對著觀眾,樓門朝向院子。正面和右面是小樓的側牆;近台處是柵欄門,漂亮的柵欄門上攀滿了綠色的藤蔓,通過柵欄門可以看到里面的樓房。在左面小樓前面放著花園里用的桌椅,前台右側有一條長凳。
  第一場
      羅多爾夫·多爾貝勒
  羅多爾夫 (說白)
       不,不!如果离開了她,
       任何歡樂都是糞土,
       愛情要我留在這里,
       這才是真正的幸福。
       三個月來她對我溫柔体貼,
       我得到了從未有過的歡娛;
       我心中再也离不開她,
       她是個和藹可親的仙女。
       我的世界,我的天堂,
       全部都在她的眼里。
       她對我說:“我的生活,
       可以從今天算起,
       你要寬宏大量一些……
       把過去的一切全都忘記。
       你心中的气息,
       能淨化我的靈魂;
       有了你神圣的愛情,
       我將獲得新生。”
       (舒緩的行板)
       是啊,親愛的天使,
       一切都在向我敘述;
       你的心靈已經有了變化,
       不再像從前那樣輕浮。
       我肯定可以得到,
       一种純淨的幸福。
       我毫不怀疑地相信,
       我已得到了你的寬恕!
       愛情能淨化一切,
       你的誓言使我信任。
       在這里,我什么也不用憂慮,
       因為我是你的心上人。
  第二場
      羅多爾夫、阿內特(穿著出門服裝到來)
  羅多爾夫 阿內特,您從哪里來?
  阿內特 我從巴黎來。
  羅多爾夫 可是采購東西?
  阿內特 不……不是采購東西。
  羅多爾夫 那您去巴黎干嗎?
  阿內特 夫人想賣掉她的馬車……
       她的馬具……和她的駿馬。
  羅多爾夫 她怎么會要賣掉她的馬車?
  阿內特 她的馬是多么美麗,
       馬車的裝備又多么豪華!
  羅多爾夫 是啊,她究竟是怎么啦?
  阿內特 她這樣做是否明智?
  羅多爾夫 當然不!……這樣做過于魯莽。
  阿內特 可是她欠了兩万法郎!
  羅多爾夫 去,馬上去告訴夫人,
       她的債我來清償;
  是的,不用多少時光……
    〔阿內特下。
  第三場
      薇奧萊塔、阿內特、莫里斯(后上)
  薇奧萊塔 羅多爾夫在哪里?
  阿內特 他去了巴黎。
  薇奧萊塔 他可就要回來?
  阿內特 嗯,天黑以前可能回來……
  薇奧萊塔 是嗎?
    〔莫里斯托銀盤上,并把銀盤里的一封信遞給薇奧萊塔。
  莫里斯 夫人,這是給您的信。
  薇奧萊塔 謝謝。
  (對阿內特)
  要是有人求見,我在客廳。
  第四場
      薇奧萊塔、莫里斯、喬治·多爾貝勒(兩人后上)
  薇奧萊塔 (讀剛才收到的信)
       啊,是克拉拉的來信,
       我的隱居處被她發現了!
       她說她在等我,
       要我去跳舞……她真是瘋了!
  莫里斯 (引喬治·多爾貝勒上)
       先生,是的……這位就是夫人!
  薇奧萊塔 (轉過頭來)
       什么事?他是什么人?
    〔莫里斯放好兩把椅子后退下。
  多爾貝勒 (坐下)
       這里沒有別人嗎?
  薇奧萊塔 (惊异)
       是啊,怎么啦?
  多爾貝勒 羅多爾夫,我的儿子,
       他會听到我們的談話嗎?……
  薇奧萊塔 您是?……
  多爾貝勒 我是他的父親,
       我到您這里來,
       要把使我臉紅的儿子,
       從您手里奪回來。
  薇奧萊塔 先生,您是在我的家里,
       而且我是個女人;
       不要忘記了我的權利,
       別逼得我忍無可忍。
  多爾貝勒 您說得不錯,可是……
  薇奧萊塔 我相信您有了誤會。
  多爾貝勒 夫人,不管怎么說,
       您已害得他破了產。
  薇奧萊塔 啊,真是可怕,
       可是這怎么會……
    〔把手里拿著的几張紙給多爾貝勒看。
       您看看這几張紙,
       馬上便會明白。
  多爾貝勒 (迅速地掃視這几張紙)
       難道會有這樣的事?
  薇奧萊塔 我所愛的財富在他的心里。
  多爾貝勒 (看完這几張紙)
       天主啊!……我看到的是什么啊?
       請接受我由衷的歉意;
       為了他,您甘愿傾家蕩產,
       而我還要來對您發脾气。
       啊!過去的事就這樣不复存在?……
  薇奧萊塔 是的,由于我忠貞不貳意志堅,
       我對羅多爾夫的愛情,
       自會消除您對我的偏見。
  多爾貝勒 那么,請給我一個證明!
       您能不能為他犧牲毫無怨尤?
  薇奧萊塔 羅多爾夫從來沒有怀疑過我的忠誠。
  多爾貝勒 能不能請您听听一個父親的請求!
  薇奧萊塔 (止住他)
       別,別!……先生,我感到害怕!
       因為我已猜到了您的隱衷,
       您所要求我的東西,
       很可能比我的生命更加貴重。
       多爾貝勒 是的,我對您的要求,
       關系到我女儿和儿子的前途……
       他們是我的命根,
       也是我的財富。
       是啊,我女儿像朵圣洁的花,
       被天主選中賜給了我。
       讓我在風燭殘年,
       能過上幸福美滿的生活。
       唉,她總是那么單純,
       壓根儿還不知道,
       那顆愛上了她的心,
       是多么多情和高超,
       讓我可以在我孩子身上,
       看到我們的日子無限美好。
       別讓她迷人的臉龐,
       沾上任何污點吧,
       您能像個姐姐那樣,
       愛這純淨如水的孩子嗎?
       薇奧萊塔 我懂得您的意思了……
       我知道您要求我的是什么。
       您要我暫時避開他……
       好吧,我服從……還有什么?
  多爾貝勒 避開他還遠遠不夠,
  薇奧萊塔 怎么,避開他還不夠?
  多爾貝勒 夫人,您一定得……和他分手。
  薇奧萊塔 我?我怎么能和他分手?
  多爾貝勒 可怜可怜吧,……您一定要答應我的要求。
  薇奧萊塔 啊,不……這樣的事万万不能!
       我愛他全心全意,
       我們兩人的生命
       已經融合在一起。
       我的諾言和我的責任
       難道您要我忘掉?
       不!要我們分手,
       只有天主才能做到!
       唉,我的痴情有什么用,
       人一死就一了百了!
       您看得很清楚,
       我身体單薄,經常發燒。
       請相信我,這件事很快便會結束,
       我一离開人世,一切都會煙散云消;
       唉!您為什么就不能等等呢,
       請把他留給我吧,我已經是殘陽夕照。
  多爾貝勒 不,您不會這么年輕就死,
       愛情使人精神振奮,
       靈魂也能得到解脫……
       活下去吧,決不能意志消沉!
  薇奧萊塔 可是您要我為誰活下去呢?
       沒有他,我在世界上便是孤身一人;
       我所感受到的只能是痛苦,
       剩下的只能是歎息和淚痕。
  多爾貝勒 我們不能抗拒天意,
       您這是在褻瀆神明!……
       為了忏悔您的過去,
       您一定要愛惜您的生命。
  薇奧萊塔 先生!……
  多爾貝勒 總有一天,我親愛的姑娘,
       這一天自會來到不用心急;
       到時候任何真誠的愛情,
       都不過是個美好的回憶。
       但愿您那多情的芳心,
       能忘記這一時的沖動,
       因為對您這樣的結合,
       天主決不會賜福贊同。
  薇奧萊塔 的确如此!
  多爾貝勒 唉!您好好地想想吧……
       這一切不過是一場夢……
       您不必履行您虛假的誓言,
       因為更重要的是您的責任!
  薇奧萊塔 這個誓言永遠束縛著我,
       如果違背它,是一种罪過;
       到了那命中注定的一天,
       我怎么對得起羅多爾夫?
  薇奧萊塔 (二重唱)
       啊,您看我是多么惊慌,
       您看我痛苦得熱淚盈眶;
       可怜可怜我,請行行好吧,
       您行的善事天主會記在心上。
       請您讓我活下去吧,
       靠了我心中燃燒的愛情;
       有一天……總有一天,
       我的死可以把一切了結干淨。
  多爾貝勒 (二重唱)
       您一哭我就心酸,
       您的眼淚都滴在我的心上;
       連天主也會感到不安,
       因為他在天堂里向我們眺望。
  薇奧萊塔 您要我怎么辦?
  多爾貝勒 离開他……再也不要見他。
  薇奧萊塔 他會跟著我去的。
  多爾貝勒 這話倒也不假。
  薇奧萊塔 因為他太愛我了。
  多爾貝勒 還有什么辦法?
  薇奧萊塔 我就認命了吧!……
  請擁抱我,給我力量,使我堅強;
       我把我全部幸福都送給您,
       面對您的祝愿,我只有投降……
       為了您我將放棄一切,
       但愿天主能將您原諒。
  多爾貝勒 可是,夫人,您將怎么辦?……
       以后的事您將如何排解?
  薇奧萊塔 先把他的誓言還給他,
       隨后我便走向另一個世界。
  多爾貝勒 您有什么要求,
       我都可以答應。
  薇奧萊塔 至少要讓他知道,我至死
       沒有改變對他的愛情,
       可是又不能讓他知道,
       我心中的痛苦,像在受酷刑。
  多爾貝勒 不,我的女儿,您要活下去,
       天主看到您如此痛心;
       為了愛您,為了賜福給您,
       會給您一個美滿的家庭。
  薇奧萊塔 (二重唱)
       是啊,我在等待仁慈的天主,
       他會賜給我幸福永琚F
       他會讓我過快樂和安宁的生活,
       來回報我作出的重大犧牲。
  多爾貝勒 (二重唱)
       是啊,您要等待仁慈的天主,
       他會賜給您幸福永琚F
       他會讓您過快樂和安宁的生活,
       來回報您作出的重大犧牲。
  薇奧萊塔 您走吧,有人來了……
  多爾貝勒 愿天主賜福給您,再見了……
  薇奧萊塔 謝謝……從現在起,
       我的生命和所有一切,
       全都屬于天主了,
       再見!
    〔多爾貝勒從花園門下。
  第五場
      薇奧萊塔(單獨一人);阿內特(后上);羅多爾夫(最后上)
  薇奧萊塔 啊,我的天主,請給我力量!
    〔薇奧萊塔在一張桌子前坐下,寫信,隨后按鈴。
  阿內特 您叫我嗎?
  薇奧萊塔 你過來……
       把這封信送去。
  阿內特 送到哪儿去?
  薇奧萊塔 你自己看吧。
    〔阿內特看信上的地址,臉上露出惊奇的神色。
      別說了,送信去吧!
    〔阿內特下。
      今天的事情干完了。
    〔薇奧萊塔開始寫信。
      唉,還得寫信給他……
  羅多爾夫 (悄沒聲儿地上場)
       我來了!
  薇奧萊塔 (急忙把正在寫的信藏起來)
       天哪!
  羅多爾夫 親愛的天使!
  薇奧萊塔 (旁白)他怎么來了!
  羅多爾夫 為什么這么緊張?
       你在寫些什么?
  薇奧萊塔 我嗎?……
       沒有寫什么。
  羅多爾夫 我可以看看嗎?
  薇奧萊塔 啊,不行!
  羅多爾夫 可是你這么惊慌失措,
       像是已經喪魂落魄。
  薇奧萊塔 請多多原諒。
  羅多爾夫 告訴我……
       我的父親……
  薇奧萊塔 他來了嗎?
  羅多爾夫 還沒有來;可是他的信我已經收到啦!
       我在等他……對他你不必害怕。
  薇奧萊塔 親愛的,你心里明白,
       我很怕見到他。
       讓我走吧……
       我真是万分懼怕!
       他要是果真來了,
       我更要受不了啦!
       請告訴你的父親,
       你是多么愛我,
       在這個世界上,
       無論我受到多少痛苦,
       有了你的愛情,
       我的精神就能受到鼓舞。
  羅多爾夫 啊,是的……
       我真心愛你。
    〔薇奧萊塔正在向外走去,突然又回到羅多爾夫身邊來。
  薇奧萊塔 你還要對你父親說,
       我覺得……啊,不……不,再見……
       你別緊張……你決不會知道,
       我原來的夢有多么香甜。
       再見吧……我愛你!
       想想你崇高的誓言,
       你就是在這里向我發誓的。
       好吧……再見!
    〔薇奧萊塔快步跑出門口,奔向花園。
  第六場
      羅多爾夫(單獨一人)
  羅多爾夫 (目送薇奧萊塔)
       你的心當然是我的,
       親愛的天使!
       我的父親還沒有來。
       真是怪事。
    〔羅多爾夫回頭向右面看時,看到他父親出現在門口,并向他伸過手來。
  第七場
      羅多爾夫、喬治·多爾貝勒
  多爾貝勒 當你把最美好的時光,
       用來談你愚蠢的愛情的時候,
       我正日日夜夜為你操心,
       為你流淚,為你害羞。
       唉,這樣的愛情決不會有結果,
       可是我又束手無策,
       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你,
       把美好的青春白白棄舍。
       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
       你的心還保持著純洁;
       錯誤并不是什么罪惡,
       這种愛情要赶快了結。
       及時覺醒為時未晚,
       因為只有高貴的愛情,
       才能使人得到真正的幸福,
       還會帶來心中的安宁。
       為了眼下一時的歡樂,
       你就永遠撇下你的母親?
       你那金色的童年,
       离不開你和睦幸福的家庭!
       難道你已經忘記,
       普羅旺斯美麗的天空?
       如此美好的回憶,
       你怎么會無動于衷?
       來吧,你母親在那儿召喚你,
       再去看看那故鄉的藍天;
       慈母心像三春暉,
       她對你的愛從來不變;
       你需要為你的靈魂找個庇護所,
       在她身旁你會覺得非常安全。
       你父親在問你話,
       你不愿意听我的規勸?
  羅多爾夫 我永遠也不能扔下她,
       請讓我留下吧!
  多爾貝勒 你說什么?
       讓你留下?
  羅多爾夫 我的母親!……
  多爾貝勒 你是想看著她死去?
  羅多爾夫 啊,我,我還是……
  多爾貝勒 快回到她身邊去。
  羅多爾夫 我做不到,
       我不能去。
  多爾貝勒 你的母親在呼喚你,
       呼喚她親愛的儿子快回去。
  第八場
      前場人物、一個仆人
  仆人 (上)先生一定會感到奇怪,
       夫人剛才不告而別,
       好像是去了巴黎,
       阿內特和她攜手相偕。
       我發現了這封信,
       肯定是夫人所寫。
    〔仆人把信交給羅多爾夫。
  羅多爾夫 (念信)
       “羅多爾夫,當您看到這封信的時候……”
    〔羅多爾夫大叫一聲,沖到左面的小樓門前,按鈴,呼叫;因沒人答應而又走回來,一面高聲叫著“啊,我要報仇!”隨后跌入他父親的怀里。
  第 三 幕
      克拉拉別墅里的長廊,裝飾得富麗堂皇
    舞台深處中間及兩側都有門;右面台前有一張牌桌,左面台前有一張圓桌,桌子上放有鮮花和飲料;几把椅子和一張沙發。
  第一場
      克拉拉,侯爵,醫生和別的賓客
  克拉拉 啊,親愛的朋友們,
      等狂歡會一結束,
      我們再舉行化裝舞會,
      再一次進行慶祝。
      羅多爾夫可能也來,
      還有他那位公主。
  侯爵 這對相親相愛的情侶,
     過去是那么情投意合,
     可是你們難道還不知道,
     他們現在已經鬧翻了?
  克拉拉和醫生 什么,鬧翻了?
  侯爵 啊!是的;鬧翻了!
     對男爵來說,
     那真是太好了!
  醫生 昨天我還看到他們兩人,
     卿卿我我地談得沒完沒了。
  克拉拉 這么說他們還相愛?
  眾人 (向右面走去)
  各位先生,舞會開始了!
  第二場
      前場人物,一群賓客(身穿波希米亞人的服裝)
  波希米亞人 (唱歌)
       讓我們一起歡笑和唱歌,
       波希米亞的孩子們!
       別去想有哪些痛苦,
       明天在等待著我們。
       一生中什么時候最幸福
       什么時候最高興?
       大家都會說是狂歡節,
       因為狂歡節只有瘋狂和愛情!
       如果您想知道自己的吉凶禍福,
       那就請您伸出手來
       我們馬上便會說出您的過去未來,
       使您詫异莫名,心惊膽戰。
       對天性嫉妒的男人,
       我們可以告訴他們,
       他們的妻子是否忠誠,
       是否信守她們的海誓山盟。
       我們也可以向婦女們預言,
       她們的丈夫是否會對她們百依百順。
       我們人人都神通廣大,
       個個都有奇才异能,
       能使人溫柔体貼,
       戀愛場上一往情深。
       誰要是多災多難,流年不利,
       我們能使他時來運轉,一帆風順
    〔一個波希米亞女人向克拉拉走去,拿起她的手察看。
       啊,您!這儿……這儿……
       看看您手上的這條掌紋!
       是的,我相信我看到了……
       有一位情敵在与您相爭!
       另一個波希米亞女人 (對侯爵)
       看來您生來難以用情專一,
       只是一個朝三暮四、見异思遷的人!
  侯爵 (對克拉拉)
       這是顛倒黑白,無中生有,
       我心中除了您決沒有別人!
  克拉拉 收起您的花言巧語,
       侯爵,我不相信您!
       如果您另覓新歡,
       我會因复仇而舍命,
       如果您背信棄義,
       您必將遭到報應。
  眾人 別再爭了,別再吵了,
       歡樂在呼喚我們。
       我們要盡量寬容
       寡情薄義的情人。
       這里的一切話語,
       即使是海誓山盟,
       都是虛應故事,
       万万不可當真。
       歡樂轉瞬即逝,
       我們別再虛度良辰。
  第三場
      前場人物,埃米爾和其他賓客(穿著西班牙持劍斗牛士和騎馬斗牛士的服裝)
  埃米爾和斗牛士 (合唱)
       啊,大家都來看哪,
       這些西班牙的英雄!
       他們离鄉背井來到這里,
       滿怀希望來建奇功。
       風流的騎馬斗牛士,
       他們受到親王們的恩寵;
       勇敢的持劍斗牛士,
       他們是人民心中的彩虹。
       他們顯赫輝煌的業績,
       經久不息地在民間傳誦,
       啊,美麗的姑娘們,
       為了使你們快樂激動,
       我們還要把一個故事
       《斗牛士之歌》唱給你們听。
       卡斯蒂利亞(卡斯蒂利亞:西班牙中部地區名)最美的姑娘愛上了他,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請大家仔細听……
  埃米爾和斗牛士 (男高音合唱)
       佩德羅是我們的英雄,
       他眼睛烏黑,炯炯有神;
       伊內西爾是他的情侶,
       她天姿國色,傾國傾城。
       有一天,千嬌百媚的伊內西爾
       對英勇無雙的佩德羅說:
       “為了使我高興,
       你能干些什么?
       為了有一天能得到我,
       你又能干些什么?”
       “親愛的,我什么也不怕,
       能干的事情有許許多多;
       在任何強手面前,
       我也決不示弱。”
       “好吧,那就請你去試試,
       是不是有一副好身手,
       如果你有膽量,
       進行一次史無前例的戰斗,
       憑你一個人的能耐,
       一次殺死五條牛,
       那么我所有的一切,
       都將歸你一人所有。
       去吧,斗牛場為你打開著,
       無畏的戰士視死如歸;
       英雄遭受的苦難,
       我將給以獎勵和贊美。
       是的,我的佩德羅一定會勇往直前,
       為了我,他將与日月同輝!”
       他是伊內西爾的奴仆,
       在斗牛士中出類拔萃。
       這位情人膽大包天,
       立即挑了五條健壯的大公牛;
       在血腥的斗牛場里,
       開始了一場殊死的搏斗。
       他臨危不懼,英勇絕倫,
       膽大包天,從無敵手。
       這位天地不怕的佩德羅,
       先后殺死了這五條公牛。
       他戴上了斗牛士的桂冠,
       幸運之神在向他招手。
       到處都在傳說紛紜,
       在這場英勇的比賽之后,
       這位卡斯蒂利亞的斗牛士,
       終于得到了美麗的伊內西爾。
       這個故事作出了證明,
       榮譽能征服美人的心,
       對一個英雄來說,
       最好的獎勵就是愛情。
    〔大家除下面具;有些人在散步,另有一些人坐在牌桌旁邊。
  第四場
      前場人物,羅多爾夫,薇奧萊塔和男爵(后上),
    一個仆人(最后上)
  眾人 羅多爾夫,您在這儿?
  羅多爾夫 不錯,是我。
  克拉拉 您的女伴呢?
  羅多爾夫 我沒有同伙。
  眾人 您終于得到了自由,
  我們快來搏一搏。
    〔羅多爾夫在牌桌前坐下,和萊托里埃爾子爵搭檔打牌。
     薇奧萊塔挽著男爵的胳膊上。克拉拉急忙向薇奧萊塔迎上前去。
  克拉拉 (對薇奧萊塔)
       有人正在想你。
  薇奧萊塔 誰會對我關心?
    〔薇奧萊塔伸手給克拉拉。
  克拉拉 就是跟你握手的人。
  薇奧萊塔 克拉拉,謝謝你的好心。
  克拉拉 (輕聲對薇奧萊塔)
       親愛的,羅多爾夫也來了。
  薇奧萊塔 (旁白)
       天哪!羅多爾夫在這儿!
  男爵 這樣的巧事難于置信,
     他怎么也會來到這儿?
  薇奧萊塔 (旁白)
       天哪,我為什么要來這儿?
       主啊,請可怜可怜我吧!
  克拉拉 (讓她坐在自己的身旁)
       別顯得這么激動,
       大家都在注意你啊!
  羅多爾夫 四點!
  眾牌友 啊,你怎么老是贏!
  羅多爾夫 這就叫做“情場失意……”
  眾牌友 “賭場得意!”
  羅多爾夫 今天我手气旺,
       我要大贏特贏;
       隨后可以舒舒服服,
       日子過得稱心。
  眾牌友 一個人過嗎?……
  羅多爾夫 啊,不,我愛一個女人,
       這個女人几乎完美無缺,
       唯獨缺少靈魂!
  薇奧萊塔 我受不了啦!
  埃米爾 (低聲對羅多爾夫)
       羅多爾夫,可怜可怜她吧!
  男爵 (怒气沖沖地站起來)
  先生!你太無理了!
  薇奧萊塔 看在上天的分上,別理他!
  羅多爾夫 (仍舊坐著,只是向男爵轉過頭,臉帶嘲笑的神色)
       男爵,您想說什么?
  男爵 您的手气好得叫人頭暈,
       可是賭場上的風云變幻莫測,
       我也想試試有沒有這樣的好運。
  羅多爾夫 如果您真有這個想法,
       那么就讓我們來一決雌雄。
    〔男爵走過去坐在埃米爾的位子上,埃米爾坐到羅多爾夫的身旁。
  薇奧萊塔 (旁白)
       啊!我嚇得渾身冰涼!
       大家看得出我是多么惊恐。
  男爵 (對周圍的牌友)
       我壓二百路易!
  羅多爾夫 (也對周圍的牌友)
       一切由天主安排,
       我也壓上二百,
    〔他們開始賭,羅多爾夫取牌。
       贏了!十點和愛司!
  男爵 賭注加倍!
  羅多爾夫 樂于奉陪。
  埃米爾 國王,王后和十點!
  眾人 男爵又得破財!
  羅多爾夫 想不到我又贏了!
       我只能表示遺憾……
  眾人 今晚他肯定是個大贏家,
       幸運之神跟著他轉。
  克拉拉 各位先生,別再玩了,
       這樣的輸贏太危險。
  羅多爾夫 要不要再來一次?
  一個仆人 (上)
    〔克拉拉走過去,對他低聲講了几句;他高聲回答。
       是的,夫人,晚飯已准備完畢!
  薇奧萊塔 (旁白)
       看來我要死在此地,
       我已經嚇得魂不附体。
  羅多爾夫 (對男爵,語气中帶著嘲笑的意味)
       還要玩下去嗎?
       要玩就赶快下注。
  男爵 我也許碰上了一個高手,
       在牌桌上我可以認輸。
  羅多爾夫 今天晚上……是不是
       玩玩別的游戲?
  男爵 今天晚上恐怕不行。
  羅多爾夫 玩別的游戲您也許更擅長一些,
       怎么樣……明天……
  男爵 好吧,再見……明天……
    〔兩人向外走去。
  第五場
      薇奧萊塔(獨自一人)
    〔薇奧萊塔陪男爵和羅多爾夫向外走去時,悄悄地与羅多爾夫耳語几句;隨后獨個儿憂心忡忡地回來。
  薇奧萊塔 有一种力量將拖他回來,
       他會回來,這點我可以肯定;
       不,不是愛情的力量,
       而是怨恨,憤怒和輕蔑的心情!
  第六場
      薇奧萊塔,羅多爾夫
  羅多爾夫 夫人,是您要我回來!
  薇奧萊塔 而您覺得奇怪?
       可是我心亂如麻,
       想請您來談談……
  羅多爾夫 跟您談話是自甘墮落!
       講吧,我還是可以听您談談。
  薇奧萊塔 不,您不能再待在這里!
  羅多爾夫 您這話簡直豈有此理!
  薇奧萊塔 我怕您會遇到危險,
       赶快离開,別再遲疑!
  羅多爾夫 啊,我有危險跟您有何相干,
       您不必裝模作樣為我擔憂。
       如果最后是我得到了胜利,
       您將為他淚水長流。
  薇奧萊塔 我希望我能忍受
       您的咒罵或者嘲笑;
       可是我要保護您,
       不讓您把性命送掉。
  羅多爾夫 別談起我的性命,
       它已經遭到您的嫌棄!
  薇奧萊塔 好好保護它吧,
       請別辜負了我的好意!
  羅多爾夫 完了,沒有愛情的滋潤,
       這朵花儿已經憔悴枯萎;
       啊,只要你回心轉意,
       你永遠能得到我的安慰!
  薇奧萊塔 你難道能夠?……
  羅多爾夫 我甚至能把一切忘記……
       因為我真心愛你,
       任何犧牲都在所不惜!
  薇奧萊塔 我已經立下了神圣的誓言,
       不能出爾反爾事后翻悔;
       雖然我時常強顏歡笑,
       可是我早已心如死灰。
  羅多爾夫 那么,請坦率地告訴我,
       別讓你真實的想法埋沒。
  薇奧萊塔 不行,我想說;
       可是我不能說。
  羅多爾夫 您愛他?
  薇奧萊塔 (勉強地)
       是,我愛他。
  羅多爾夫 呵,真气人!
  薇奧萊塔 (旁白)
       他相信了,……天哪!……
  羅多爾夫 (走到門口)你們大家……
       快到這儿來啊!
  第七場
      前場人物,埃米爾,醫生,克拉拉,男爵以及其他
  賓客
  眾人 為什么這樣大喊大叫?
       發生什么禍事啦?
  羅多爾夫 你們認識這個女人嗎?
  眾人 誰,薇奧萊塔?
  羅多爾夫 真正能為我們評理的法官,
       不是別人,是你們!
  薇奧萊塔 我快死了!(靠在一張桌子上)
  眾人 真正的法官是我們?
  羅多爾夫 為了一种可恥的愛情,
       我是多么卑鄙和天真;
       她賣掉了家當得到的錢,
       我卻心安理得地坐享其成。
       這种分享使我蒙受恥辱,
       敗坏了我全家的名聲;
       我現在把錢給她,
       (把錢扔向薇奧萊塔)
       還清她以前對我的饋贈。
    〔薇奧萊塔暈倒,克拉拉和醫生扶著她。
  眾人 啊,侮辱一個女人,
       這种做法太過分!
       先生,您該感到羞恥,
       因為這种行為人人憎恨;
       為了報复,如此不擇手段,
       到頭來無顏面對至愛親朋。
  第八場
      前場人物,喬治·多爾貝勒
  多爾貝勒 (看到了他儿子的舉動)
       您這樣做有多么可恥,
       完全是一個無賴的行為;
       連我看了也為您感到難過,
       干這种事只有懦夫才會。
       是的,除了懦夫還能有誰,
       會利用一個女人的心慌意亂,
       在她舉止失措難于自衛的時候,
       平白無故地挑起事端。
  羅多爾夫 我的确可恥,的确卑鄙,
       從今以后,我將在羞辱中躲避;
       一直要到死了以后,
       才會把這种愧疚忘記。
       嫉妒的火焰在我心中燃燒,
       使我做出了這种懦夫的舉動。
       原諒我吧,薇奧萊塔,
       我將永遠把你記在心中。
       我至少能為你而死,
       無論你做什么我都會為你效忠。
  男爵 如此肆無忌憚的侮辱,
       簡直使人忍無可忍;
       等著吧,無恥的狂徒,
       為了榮譽,我將負起報仇的責任。
  眾人 如此肆無忌憚的侮辱,
       唯有他才能擔負報仇的責任;
       即使丟掉性命也不能忍气吞聲。
  薇奧萊塔 (蘇醒)
       羅多爾夫,我親愛的,
       我的生命屬于你;
       我要把我靈魂所受的痛苦,
       全部丟開,統統忘記。
       看到你感到悔恨,
       我已經滿心歡喜。
       別為我受到折磨而感到內疚,
       因為我至少有了一种希冀,
       一种靠得住的幸福,一种信仰;
       那就是在死去時還能愛你!
    〔多爾貝勒帶他的儿子向外走去,男爵隨后。薇奧萊塔被克拉拉和醫生扶走。其他人散去。
  第 四 幕
      薇奧萊塔的臥室
      舞台深處有一張床,帳幔半垂,一扇窗關著。床邊有一只獨腳小圓桌,桌上有一只水瓶,一只杯子和几小瓶藥水。舞台中央有個梳妝台,旁邊有個橢圓形雙人沙發;稍遠處有一張小桌子,上面有一支燃著的蜡燭,周圍有几把椅子和一些簡單的家具。左邊有一扇門,屋子盡頭有一個生著火的壁爐。
  第一場
      薇奧萊塔(睡在床上),阿內特(坐在壁爐旁打盹)
  薇奧萊塔 (醒來)
       阿內特,阿內特。
  阿內特 (被叫醒)
       ……噯,有事嗎?
  薇奧萊塔 可怜的姑娘,
       你睡著了嗎?
  阿內特 噢,對不起。
  薇奧萊塔 給我水,天气可好?
    〔阿內特給她倒了一杯水。
  阿內特 噢,天气不錯。
  薇奧萊塔 看看窗外陽光好不好。
    〔阿內特打開窗戶往外瞧。
  阿內特 熱爾蒙大夫來了。
  薇奧萊塔 熱爾蒙,他真夠朋友!
       讓他進來!……他是來看我的……
       我真想親自去迎接這位好朋友……
    〔薇奧萊塔想坐起來,可是又躺了下去;后來在阿內特的攙扶下,勉強向沙發走去。這時候醫生進來了,也幫著阿內特一起把薇奧萊塔扶到沙發旁坐下。阿內特把几個靠墊塞在薇奧萊塔背后。
  第二場
      前場人物,熱爾蒙醫生
  醫生 親愛的薇奧萊塔,
       你覺得怎么樣?
  薇奧萊塔 大夫,我還是不舒服。
       (指指自己的胸口)
       我覺得這里面像在火燒一樣。
       可是我的靈魂倒比較平靜,
       因為我已得到很大的安慰和滋養。
  醫生 昨天夜里睡得可好?
  薇奧萊塔 我一覺睡到天亮。
  醫生 好!情況很好。
       你的病痛會慢慢減輕!
  薇奧萊塔 (微笑)
       為了安慰我,
       連朋友也不會說出真情。
  醫生 (站起,跟薇奧萊塔握手)
       好吧,再見了!
  薇奧萊塔 再見了,大夫。
  阿內特 (在送走醫生時,低聲問他)
       她的病情如何?
       健康是否還能恢复?
  醫生 (低聲)
       她的情況不好,
       看來不久人世;
       你要時時小心,
       還需准備后事。
    〔醫生下。
  第三場
      薇奧萊塔,阿內特
  阿內特 (旁白)
       可怜啊,我的天主!
  薇奧萊塔 今天好像是什么節日。
  阿內特 是的,今天是狂歡節;
       是全体巴黎人的盛事。
  薇奧萊塔 窮人們的哀號無濟于事……
       (指指一只抽屜)
       把這只抽屜替我打開!
  阿內特 要注意身体,別多說話。
  薇奧萊塔 里面還剩下多少錢財?
  阿內特 (從抽屜里拿出几張鈔票和几枚金幣)
       里面有紙幣和金幣,
       一共有四百法郎上下;
  薇奧萊塔 二百法郎分送給窮人,
       剩下二百你自己留下。
  阿內特 啊,這怎么行!
       我們沒有別的財源。
  薇奧萊塔 阿內特,就這樣吧;
       你一定要隨我的心愿!
    〔阿內特下。
  第四場
  薇奧萊塔 (從胸前掏出一封信,自個儿念了起來)
       你是個守信用的女人,
       不折不扣地履行了諾言。
       男爵在決斗中受了傷,
       但他已經脫离了危險。
       發生了這些事情以后,
       羅多爾夫已遠走他鄉;
       您作出的犧牲我已告訴他,
       他會回來當面求您原諒。
       我也要親自來看望您,
       您要注意身体,心情快樂……
       您應該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喬治·多爾貝勒
       我等……我等!
       難道死神也愿意等?
    〔她照照鏡子。
       我變得多厲害啊!……
       他們會來,我真難以相信!
       我總是疑神疑鬼,
       以為是听到了他們的聲音!
       (浪漫曲)
       再見,所有我愛過的東西!
       再見,我最最親愛的人!
       我已感到,即使死亡,
       也不能分開我們。
       天主啊,請讓我忘記,
       我的一片痴情,
       接受我的生命
       和我的反省!
       天主啊,我求您了!
       我的末日即將來臨;
       至少在我死了以后,
       不用再追究我的罪行。
       您可以接納我的靈魂,
       進入您的仙境。
       再見吧!……你可怜的女友,
       正在向她的愛情告別;
       她很快會在另一個世界里,
       用另一种方式對你体貼。
       是啊,走上歧途的可怜的女人,
       我的靈魂充滿了悔恨,
       一旦得到了解放,
       必將升空飛騰。
       听听我的祈禱吧,
       天主啊,我的父親!
       請給我一個最后的恩惠,
       您一定要依我所請。
       讓我在死去以前,
       帶走他對我的离別之情!
    〔這時候,從窗外傳來一陣狂歡節的歌聲——肥牛(指狂歡節中盛飾游街的肥牛)進行曲。薇奧萊塔又暈倒在床上。窗外合唱。
       讓開,讓開,大家快讓開!
       節日的英雄肥牛不能阻擋!
       大家都要為它讓路,
       因為今天它是國王!
       前進,前進,一路前進,
       通行無阻,鈴儿叮鐺!
       可是當它回來的時候,
       還能這樣順順當當?
       巴黎的老百姓啊;
       大家都要讓它稱雄。
       快來欣賞,快來欣賞。
       它美麗雄壯的体格是多么庄重。
       真的,眾所公認,
       它是無与倫比的英雄;
       在這個狂歡節上,
       它得到了眾口一辭的歌頌。
       你們看看它的面容,
       是多么嚴肅庄重;
       你們看看它的模樣,
       就像是牛中之龍。
       在我們法國,
       甚至在宇宙之中,
       都找不到比它更漂亮,
       比它更雄偉的良种!
       巴黎的老百姓啊,
       歌唱吧,為它的光榮!
       因為它的光輝和榮耀,
       明天就要告終。
       這頭漂亮的肥牛英雄,
       今天它受到千人護送,
       還有万人歌頌;可是明天,
       它又將忍受命中注定的苦痛!
  第五場
      薇奧萊塔,阿內特
  阿內特 (急上)
       夫人!
  薇奧萊塔 干嗎?
       阿內特 您別激動。
  薇奧萊塔 我嗎?
  阿內特 您要保持平靜。
  薇奧萊塔 到底怎么啦?
  阿內特 羅多爾夫先生說話就到,
       您沒有猜到吧?
  薇奧萊塔 真的嗎?
  阿內特 您怎么還不相信我,
       他真的說來就來。
  薇奧萊塔 他馬上會來到這里,
       扑進我敞開的胸怀!
    〔阿內特走去開門。薇奧萊塔十分勉強地起身去迎接羅多爾夫。羅多爾夫出現在門口,激動得臉色煞白。兩人擁抱。
  第 六 場
      薇奧萊塔,羅多爾夫,阿內特
  薇奧萊塔 啊,愛情把你帶回到我的怀里!
  羅多爾夫 啊,愛情把我帶回到你的怀里!
       啊,我是多么快樂!
  薇奧萊塔 啊,我是多么幸福!
  羅多爾夫 親愛的天使,請原諒我……
       我竟然曾經怀疑過你!
  薇奧萊塔 現在你又把生命還給了我!
       我原諒你,我會把一切都忘記!
  羅多爾夫 是啊,我親愛的,
       為了我的幸福,
       為了我的愛情,
       你的健康就會恢复。
  薇奧萊塔 上天已經降福于我,
       因為他結束了我們的分离。
  羅多爾夫 我們去尋找一個洞天福地,
       相親相愛生活在一起。
  薇奧萊塔 讓我們一起祈禱天主,
       為我們永遠的結合獻禮。
  羅多爾夫 來吧,親愛的朋友,
       讓我們遠离巴黎;
       無論天涯海角,
       你的丈夫將和你形影不离。
       你很快就會痊愈,
       比以前更加美麗。
       你臉上會再次出現紅暈,
       不像現在這樣弱不胜衣。
  薇奧萊塔 不論你去哪里,
       我都要跟著你;
       不論你去哪里,
       我也不和你分离。
       我的心中充滿了愛情,
       我要和你永遠雙宿雙飛;
       我要堅強地活下去,
       為你的幸福竭盡全力。
       我們走吧,我們走吧,
       把所有的一切全都丟棄;
       時光像流水般飛逝,
       我們決不要再錯過時机。
    〔薇奧萊塔搖搖晃晃地走了几步,舉手按在胸口。
       喲,怎么突然痛了,
       像胸口遭到了撞擊……
  羅多爾夫 天哪,你怎么啦,
       你的臉色蒼白無比。
  薇奧萊塔 不,沒有關系。
       親愛的,伸出你的手臂,
       挽著我的胳膊。
       你看我走路不是還有力气?
  羅多爾夫 (旁白)
       她有多虛弱啊。
  薇奧萊塔 好吧,讓阿內特來幫我打扮。
  羅多爾夫 (旁白)
       她走路搖搖晃晃!
  薇奧萊塔 噢,不,只是一時的乏力。
  羅多爾夫 親愛的,我們別出去吧。
  薇奧萊塔 噢,我要滿足我的心愿。
      〔阿內特拿來一件連衣裙讓薇奧萊塔穿;薇奧萊塔痛苦得難于忍受,把連衣裙扔下,跌坐在沙發上。
       老天哪,我要死了!
       我覺得渾身都在抽搐!
  羅多爾夫 (惊駭)
       天哪,怎么辦呢?
       阿內特,快去請大夫!
    〔阿內特欲出。
  薇奧萊塔 (對阿內特)
       去吧,快去吧,
       他醫道高明,經驗丰富,
       我希望他能妙手回春;
       直到我的健康得到恢复。
       我一心想活下去,
       為了我唯一心愛的羅多爾夫。
       我要跟隨他去天涯海角,
       無論道路多么艱苦。
       更不要忘記告訴他,
       我是多么愛我的羅多爾夫;
       眼下他正在我的身邊,
       愛我之心一如當初。
  〔阿內特下。
  第七場
      薇奧萊塔,羅多爾夫
  薇奧萊塔 什么,這么年輕便要夭亡!
       豆蔻年華就离別人世!
       再也看不到綠油油的青草,
       在牧場和草地上再現風姿。
       有些花儿的生命只有半天,
       越美的花儿越是早逝。
       我的生命也像它們一樣,
       來去匆匆,何其相似。
  羅多爾夫 不,天主決不愿意,
       把你送進天使的隊伍里;
       要把你從我怀里搶走,
       即使是為他唱頌歌也不同意。
       如果他一定要逼迫我,
       服從他至高無上的真理;
       那么至少他會允許我,
       跟隨你去到天國里。
  薇奧萊塔 啊,我是多么愛你,
       我最最親愛的;羅多爾夫!
  羅多爾夫 親愛的,你說話喲!
       啊,別再這樣迷迷糊糊!
  薇奧萊塔 讓我擁抱……
       我親愛的……丈夫……
  羅多爾夫 我跪下向你發誓,
       我一定要做你的丈夫!
  第八場
      前場人物,多爾貝勒,醫生
  多爾貝勒 (急步走向薇奧萊塔)
       啊,我的女儿!
  薇奧萊塔 (使勁想抬起身子)
       啊,原來是您!
  羅多爾夫 您也來了,我的父親!
  薇奧萊塔 啊,愿天主祝福您!
  多爾貝勒 啊,可怜的孩子,
       我這是來履行我的諾言;
       因為我心里老是記挂您,
       所以我來到這里和您相見。
  薇奧萊塔 我雖然已奄奄一息,
       但是我仍對您感恩非淺。
       請允許我和您握手告別,
       最后向您說一聲“再見”。
  多爾貝勒 啊,您這樣說,
       更使我悔恨交加,后悔莫及。
  羅多爾夫 (向父親指指薇奧萊塔)
       她就是我愛的女人,
       您來看她,我真是感謝。
  多爾貝勒 是啊,我真是悔不當初,
       我知道我的罪孽不輕;
       可是我有我的尊嚴,
       我不能讓儿子一意孤行。
       現在請詛咒我吧,
       是我誤解了她的心;
       可是,唉,這也不行,
       因為我的身分是父親!
  薇奧萊塔 (伸手給他)
       我已經寬恕了一切!
    〔薇奧萊塔接著又抖抖索索地拉開她梳妝台的一只抽屜,從里面取出一個里面藏有肖像的橢圓形頸飾,遞給羅多爾夫。
       你,請給我一個最后的恩惠,
       收下這個頸飾,
       里面藏有我往昔的光輝。
       那時候我還年輕美麗,
       這是我們愛情的證明,你該領會。
       羅多爾夫 啊,你不能死!
       我要向天主祈禱,
       我希望他能平息怒气,
       使你否极泰來,生活美好!
  多爾貝勒 這個受盡折磨的姑娘,
       一片真誠光芒四照;
       在她的心靈之中,
       唯有你高貴的愛情在閃耀。
  薇奧萊塔 (對羅多爾夫)
       將來總有這么一天,
       會有另外一位少女,
       來填補你生命的空缺,
       讓你在生活中找到樂趣。
       那么我請求你,
       把你從我這儿得到的東西都給她;
       并把我悲慘的一生,
       毫無保留地告訴她。
       我將為她也為你向天主祈禱,
       請她也為我祈求天主的接納。
  多爾貝勒
  醫生
  阿內特
  (合唱)
      她是多么可愛,多么溫柔,
       可是為什么如此命薄?
       只要我眼中還有淚水,
       我一定要為她的去世痛哭。
  薇奧萊塔 啊,我親愛的朋友們,
       請別為我嗚咽唏噓;
       為什么我不能為命運慶幸?
       死亡也有它自身的樂趣;
       如果人死了就能得到安宁,
       我將得到從未有過的歡愉。
  羅多爾夫 什么!她有這么多的愛和溫柔,
       可還是不能替她添福添壽;
       天主啊,我們有多么傷心絕望,
       您一定會替我們排憂消愁
  薇奧萊塔 (突然興奮地抬起身子)
       羅多爾夫!
  眾人 天啊!
  薇奧萊塔 天主在听我們說話,
       我們祈禱吧,一起跪下!
       是的……親愛的……
       我似乎又精神煥發。
       等等……等等……不……
       我就要直入永琲漱扆瞗I
       啊……
       我是多么衰弱!
    〔薇奧萊塔倒下死去。
  眾人 永別了!永別了!
       她到天國里去了!
  (劇 終)
  附  錄
  小仲馬生平和創作年表
  1824—1895
  1802年   7月24日,大仲馬(1802—1870)出生于巴黎附近的縣城維萊-科特雷。他的父親仲馬·達維是圣多明各的德·拉帕德里侯爵和一個名叫瑪麗的女黑奴所生的混血儿,曾是拿破侖麾下的一名英勇善戰的將軍,后因和拿破侖意見不合而失寵,去世時年僅四十四歲。
  1824年   1月16日,茶花女的原型瑪麗·杜普萊西(原名阿爾封西娜·普萊西)出生于諾曼底。
  7月27日,小仲馬(1824—1895)出生于巴黎。他是大仲馬与住在同一樓面的鄰居縫衣女工卡特琳娜·拉貝的私生子;出生時未被大仲馬承認。
  1827年   小仲馬最初的回憶記載于他的話劇《克洛德的妻子》(1873)的前言之中:那是在他母親卡特琳娜·拉貝的家里,當時的意大利人廣場(現在叫布瓦埃勒第安廣場)一幢房子的閣樓里。他的父親正在儿子的哭叫聲中寫作,突然抓起孩子,扔到了房間的另一端。
  就在這一年,一些英國演員來到法國,為巴黎的觀眾演出莎士比亞的劇本。大仲馬在此影響下開始寫他的五幕詩体悲劇《克麗絲汀》(1828)。
  幼年時的小仲馬,起先由他母親扶養,得到了良好的家庭教育。他的杰出的、身材魁梧的和對女人朝三暮四的父親使他感到困惑和害怕。大仲馬還有另外的私生子女,其中有和貝爾·克萊爾塞梅爾生的女儿瑪麗(1831年生),和安娜·巴于埃生的亨利(1851年生),還有在他的晚年和一位科爾第埃太太生的米卡埃拉(1860年生)。
  1828年   大仲馬住在圣德尼城郊他母親、仲馬將軍的遺孀家里,她開著一家煙舖。這位年輕的戲劇作家總是在奧代翁劇院度過他的夜晚,和女演員調情,把自己的家庭責任置之腦后。在《亨利三世和他的宮廷》(1829)取得成功后,人們很快便把大仲馬跟維尼和雨果相提并論。奧爾良公爵給了他一個王宮圖書館助理管理員的位置。這位趾高气揚的年輕的劇作家下決心遺棄他的妻子和儿子。他藉口鄉下空气好,把他們母子兩人安置到一個叫作帕西的農村里去了。不論生活條件多么艱苦,小仲馬還是在那儿成長起來了,心中充滿著對他天才父親的崇敬之情。
  1831年   小仲馬和他的母親一起觀看了大仲馬的戲劇《安東尼》的首場演出。這場戲的女主角是大仲馬的情婦瑪麗·多爾瓦勒;她的精湛的演技使這個劇本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觀看這次首場演出的還有巴爾扎克、戈蒂埃、圣伯夫、貝爾利奧茲……
  3月17日:大仲馬承認了儿子。
  4月21日,卡特琳娜也承認了儿子。為了得到儿子的扶養權,在大仲馬來的時候她把小仲馬藏起來,或者叫他跳窗逃走,等等;最后法庭裁決,由大仲馬扶養。但這時的大仲馬正和貝爾·克萊爾塞梅爾打得火熱,于是把七歲的小仲馬送進了寄宿學校。
  小仲馬起先被送進圣日納維也夫山的伏蒂埃寄宿學校,后來又轉到布朗什街的圣維克托寄宿學校。小仲馬對這兩個寄宿學校的生活的回憶都是很可怕的。他最后一本小說《克萊芒索事件》中提到了他和母親分手時心中的痛苦和在寄宿學校中他的同學們對他這個私生子的歧視和虐待。
  在《克洛德的妻子》的前言中,小仲馬還提到了,在寄宿學校里由于不堪侮辱而不得不与人打了几次架;也在這段時期,這個年輕人的性格逐漸形成了:對人記恨,冷漠,怀疑;厭惡妓女。
  大仲馬有很多情婦;對其中一個叫伊達·費里埃的,小仲馬后來曾寫道:“在我童年的時候,由于伊達小姐的態度,我要容忍很多事情。”不過小仲馬也記得這時候大仲馬對他的像伙伴之間的友情。在一家名叫“托爾托尼”的英國咖啡館里,小仲馬很早便和他父親的朋友們混熟了;其中有曾經是拿破侖情婦的喬治小姐,李斯特,繆塞,弗雷戴里克·勒梅特。
  1839年 小仲馬十五歲。他要离開圣維克托寄宿學校了;在《克洛德的妻子》的前言中他說:“我不再長高了,我既不喜歡學習,也不喜歡賭博。”他有神秘主義的傾向。
  大仲馬沒有把他領回家去,而是把他安置在一個家庭式膳宿公寓里,并以走讀生的名義讓他在波旁中學(今孔多塞中學)上學。該校學生大部分都是文學上的浪漫派,政治上的共和派。小仲馬在那儿就讀兩年。
  1840年   大仲馬娶了早已是他情婦的伊達·費里埃,小仲馬非常气憤。夏多布里昂是證婚人。這對夫婦于1846年离异。
  小仲馬已成了一個身材高大的漂亮的小伙子,可是他對自己沒有信心,中學會考也沒有通過。父親卻很寵愛他,給他穿最時髦的衣服,經常邀請他到昂坦街他家里去,帶著他在蒙馬特大街的雜耍劇院和意大利人大街盡頭的英國咖啡館之間游逛。有時候在咖啡館里和英國勳爵帕爾梅爾斯通或者巴爾扎克一起喝一杯……有時候小仲馬為了他父親的眾多的情婦的事情想稍許規勸一下他的父親,可是父親總是不听他的,說:“我不想接受你的勸告……”
  他們之間的關系有時候變得不太融洽,可是小仲馬一面經常規勸他的父親,一面卻受了他父親的影響,受到了過游手好閒的生活的誘惑,他對他揮霍無度的父親的生活習慣逐漸适應了……后來他為自己過的這种“被迫的”花花公子的生活辯解說:“我過這种生活是隨大流,是出于模仿,是因為無所事事,這并不是我的愛好。”
  1842年   小仲馬十八歲時有了第一個情婦,很漂亮,她是著名雕刻家普拉迪埃的妻子。很多年以后,她成了《克萊芒索事件》中那個淫蕩邪惡的伊薩的原型。他有一套單身漢的小公寓。他經常出入風月場所。
  這年夏季有一天,他在交易所廣場上遇見一個穿著白色平紋細布連衣裙、頭戴意大利草帽的絕色女子,他頓時像遭到了雷擊一般。這個女人就是瑪麗·杜普萊西。
  瑪麗·杜普萊西這時十八歲,正在受到一位名叫德·格拉蒙的年輕公爵的供養,她的生活過得非常放蕩,情人很多,有些還是著名人物;她可以隨心所欲地召喚和打發他們。騎師俱樂部的會員們都在爭得她的青睞。后來小仲馬又經常在劇院,歌劇院和散步場所遇到她,可是這個煙花女子不同凡響的气度使他不敢貿然自荐。
  1843年   大仲馬住進了圣日耳曼高級住宅區的梅迪西別墅。他這時才思如泉,巨著不斷,同時他和他的出版者,情婦以及新聞記者之間的糾紛也日益增多。
  1844年   小仲馬終于在雜耍劇院結識了瑪麗·杜普萊西,瑪麗當時的情人是富有年老的德·斯塔凱爾貝格伯爵。小仲馬很快便成了瑪麗·杜普萊西的最最心愛的情人。小仲馬到處借債。
  1845年   這一年夏天,小仲馬和瑪麗之間產生了糾紛。在瑪麗去世后的1884年發現的以下這封信也許是他們之間這段故事的唯一可信的證据:
    親愛的瑪麗:
  我希望自己能象一個百万富翁似地愛你,但是我力不從心;你希望我能象一個窮光蛋似地愛你,我卻又不是那么一無所有。那么讓我們大家都忘記了吧,對你來說是忘卻一個几乎是無關緊要的名字,對我來說是忘卻一個無法實現的美夢。
  在以后的几個月里,蘿拉·蒙戴斯曾一度成為大仲馬的情婦,瑪麗成了李斯特的情婦。
  1846年   小仲馬設法忘掉瑪麗,并想自己掙些錢。他寫了一些詩歌,編成一本書名響亮的集子《青春的罪惡》,用他父親的錢出版;結果售出十四本。他同時著手寫他第一本小說:《四個女人和一只鸚鵡的奇遇》。這時,他正處于寫作旺盛時期的父親在寫《約瑟夫·巴爾薩摩》。
  2月3日,身患重病的瑪麗·杜普萊西在倫敦秘密地与德·貝雷戈伯爵結了婚,后者的企圖也許是想讓她以后不再去過那种墮落的生活。可是在她從倫敦回來以后,全巴黎的人仍把她看作是過去的瑪麗·杜普萊西。
  后來她又去了巴登,病情每況愈下;她接受一位當時非常有名的醫生的治療。
  她住進了瑪德萊娜大街11號,很少出門。几乎沒有人去探望她。
  小仲馬陪他父親和他父親的兩位朋友一起去了西班牙。
  1847年   1月15日,從西班牙回來,小仲馬暫住在馬賽他父親的一位朋友、約瑟夫·奧特朗家里。
  2月3日,瑪麗·杜普萊西死于巴黎,葬在蒙馬特公墓。她的棺材上蓋滿了茶花。參加她葬禮的僅僅有几個人:德·斯塔凱爾貝格老伯爵,德·貝雷戈伯爵,一個從她故鄉來的身分不明的朋友,還有她的女用人。
  小仲馬于2月10日返抵巴黎,得知這個消息。
  拍賣瑪麗財產時,狄更斯也參加了。
  2月16日,瑪麗的棺材被挖掘出來,遷到蒙馬特公墓的一塊永久性墓地里。不知道德·貝雷戈伯爵是否曾寫信給小仲馬,要求他回到巴黎來參加這次再葬儀式。
  大仲馬這時已是歷史劇院的院長,一面在保爾-馬爾利大事裝潢他的基督山城堡。
  1848年   小仲馬一個人住在圣日耳曼區的白馬旅館,他重讀《瑪依-萊斯科》,加上他的回憶,在一個月內寫出了《茶花女》。
  小說一出版便轟動一時;這時的小仲馬還不滿二十四歲。
  大仲馬正處于鼎盛時期:他的歷史劇院座無虛席。
  革命爆發了。歷史劇院門可羅省,人們對浪漫主義的熱情衰退了。小仲馬對當前發生的事件感到失望,對舊制度產生怀念。
  大仲馬投身政治,但并無成就。小仲馬則仍不倦地工作:在1848年到1852年之間,他寫下了十二本小說。這些小說缺乏想象,只不過是他個人的人生經驗和當時流行的思想的結合。
  1849年   小說《一個女人的小說》出版。
  1850年   小說《二十歲的生命》和《特里斯當·勒·魯》出版。
  1851年   《茶花女》取得成功的影響歷久不衰,早已有人鼓勵小仲馬把小說搬上舞台。起先他和他父親的一個朋友,一個情節劇作家安東尼·貝洛合作改編。小仲馬對結果不滿意,決定獨自一個進行改編,并從此顯露了他寫劇本的才能。他把小說內容大量修改,寫成了一個五幕劇,劇本中有大段獨白和精彩的對話。劇本的內容是浪漫主義的,但是用的全是日常語言。小仲馬為一些演員念他的劇本時,听的人都失聲痛哭……可是要上演這個劇本還很困難。這時候大仲馬遇到了麻煩,不得不用不到原价十分之一的价錢賣掉他的基督山別墅。
  小仲馬偶然得到了肖邦給喬治·桑的信,他把信還給了喬治·桑;喬治·桑把這些信燒掉了,從此和小仲馬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這一年小仲馬還寫了三本小說:《三個堅強的人》、《迪安娜·德·利斯》和《鬼魂》。
  春天,歌舞劇院經理准備接受《茶花女》。
  內政部長福歇認為《茶花女》傷風敗俗,下令禁演。小仲馬經濟遇到困難;他再次和他的母親卡特琳娜·拉貝共同生活。他通過莫內,把劇本呈交當時的共和國總統路易·波拿巴。當局成立了一個審查委員會,委員有朱爾·雅南、萊翁·戈茲朗和埃米爾·奧吉埃等人;審查結果認為此劇并未妨礙風化。12月,路易·拿破侖發動軍事政變,建立軍事獨裁,大仲馬流亡到布魯塞爾;莫內被任命為內政部長,批准《茶花女》劇本上演。
  1852年   2月2日,《茶花女》在巴黎雜耍劇院首場演出,瑪格麗特由多什夫人扮演,取得了偉大成功;這次演出成了這一世紀戲劇界的一個重大事件,意大利作曲家威爾第也是當時的觀眾之一。后來又有很多著名演員扮演了茶花女的角色,其中有羅絲·謝里,德克萊,拉塔朗蒂埃拉和薩拉·貝納爾。小仲馬打電報給父親:“巨大的成功,就像我是在參加你的作品的首場演出!”父親立即回電:“我最好的作品就是你,我的孩子!”《茶花女》的成功伴隨著小仲馬很久很久,他由此得到的光榮甚至使他的劇作家父親相形見絀。后來他一共寫了十六部戲劇,在這些劇本中,他以道德學家自居,攻擊的矛頭始終离不開女人,金錢和腐化。
  把《迪安娜·德·利斯》改編成劇本。
  1853年   《中短篇小說集》出版。
  由意大利作曲家威爾第作曲、作家皮阿威寫腳本的歌劇《拉特拉維阿塔》(即《茶花女》,但劇中人物名字均已改動。)
  在威尼斯的菲尼斯劇場演出;未引起注意,只演了十場。
  1854年   小說《珍珠夫人》出版。
  5月6日,威尼斯的圣貝內代托劇場重演《拉特拉維阿塔》,取得巨大成功。
  1855年   現實主義戲劇《半上流社會》出版;小仲馬和浪漫主義徹底決裂。可是這位專門講道德的作家卻瘋狂地愛上了一位已婚女子納迪亞·克諾林;她是個波羅的海沿岸的斯拉夫人,是納雷什基納親王的妻子。小仲馬在1861年給喬治·桑的信中說,這位親王夫人就像“一條綠眼睛的美人魚”,“我隨時准備像愛一個天使般地愛她,也隨時准備像殺死一只野獸般地殺掉她”。
  1856年   《拉特拉維阿塔》在倫敦和紐約上演。
  1857年   劇本《金錢問題》出版。
  1858—1859年   受他与父親的關系啟發的兩個劇本《私生子》和《一個荒唐的父親》取得成功。
  1860年   12月20日,納雷什基納親王夫人生下一個女儿,取名科萊特;她是前私生子小仲馬的私生女儿。
  1864年   在喬治·桑的不幸的婚姻中得到靈感,寫下了《女人們的朋友》。此劇遭到冷遇,使小仲馬暫离戲劇舞台。在与父親同去那不勒斯旅行時,得了嚴重的神經衰弱症。有人看到他跪在臥室里的地上苦苦思索:他想掐死睡在他隔壁房間里的父親。
  納雷什基納親王去世。小仲馬娶了他的遺孀,他們的女儿科萊特在五歲時便會說法語、俄語和德語。
  《拉特拉維阿塔》在巴黎上演,改名為《薇奧萊塔》,以后這兩個劇名交替使用,或作為正副劇名同時使用。
  1866年   和“綠眼睛的美人魚”的結合并不美滿。納迪亞不時生病,而且生性嫉妒,不善理家。這時候仲馬一家住在帕西,經常去第埃普附近的普依。小仲馬在那儿買下了兩幢別墅;他在那儿接待喬治·桑,大仲馬最后也是在那儿去世的。
  最后一本小說《克萊芒索事件》問世,由于它的大膽的現實主義而得到好評:書中的主人公殺掉了自己的妻子。
  同年發表的劇本《奧勃萊夫人的見解》(也是受到喬治·桑的影響)描寫了一個思想開明的母親同意自己的儿子娶一個改邪歸正的已經有了私生子的少女作妻子。
  1867年   小仲馬第二個、也是最后一個女儿雅妮娜·仲馬出生。小仲馬因沒有生儿子而感到遺憾,一直用男孩的名字雅諾稱呼女儿。
  雅妮娜后來嫁給了歷史學家埃爾內斯特·多特里弗;有很長一段時間,她戴著她父親送給茶花女的那串項鏈。她像她的姐姐一樣沒有受過洗禮。她死于1943年。
  8月7日,小仲馬獲榮譽勳位勳章(1888年獲第三級榮譽勳位勳章)。從此他經常和泰納、龔古爾兄弟、勒內等著名文人出入于雅娜·德多貝夫人、奧貝爾農夫人和瑪蒂爾特王妃的沙龍。由于他瀟洒的風度和机智的談吐,他到處都受歡迎。
  1868年   10月22日,卡特琳娜·拉貝去世。
  1870年   大仲馬去世。他的光輝由于儿子的成就而有所削弱。小仲馬自認為是當代最偉大的作家,是資產階級道德的捍衛者。此年發表攻擊女人的《克洛德的妻子》,引起了埃米爾·德·吉拉爾丹和埃米爾·左拉等激烈的反擊。
  1871年   劇本《參加一次婚禮》和《喬治公主》出版。
  1874年   《阿爾丰斯先生》取得成功,此劇使他在女人中的印象稍有改善。
  小仲馬寫了一篇攻擊性文章《為了婦女的逐步解放》:女人應該像男人一樣得到同樣的政治權利;但是在家里,仍應服從丈夫。
  法蘭西學院提名小仲馬接替詩人和劇作家皮埃爾·勒勃倫(1785—1873)的席位。
  1875年   2月11日,小仲馬被接納為法蘭西學院院士。他向他父親表示了敬意,受他青睞的有保爾·布爾熱和莫泊桑。
  1872—1880年   1872年他修改了《茶花女》,以后又寫了一些短篇小說和對哲學和社會問題的感想:其中重要的有《歌德的浮士德》的前言(1873);《普萊服神父的瑪儂》(1875);后來又寫了《萊翁·托爾斯泰的惡癖》。
  1876年劇本《外國女人》出版。
  1880年起,小仲馬對文學采取了一种嚴肅的態度。他想在他的作品中總結出一些法律准則,比如“尋找私生子女的父子關系和父女關系”,“私生子女的繼承權”,尤其是“离婚問題”。《离婚法》在法國大革命時制定,在第一帝國后期被廢止。由于小仲馬等人的努力,离婚法在1884年又重新制定。小仲馬的長女科萊特靠了這條法律于1892年和其丈夫利普曼离了婚。
  1881年   劇本《巴格達王妃》出版,完全失敗。
  1885年   劇本《德尼斯》出版。
  1887年   劇本《弗朗西榮》出版。
  1889年   小仲馬寫了一篇標題為《手》的文章,第一次向公眾表明了他對占星術和手相術產生了興趣。他和當時著名的手相術家戴巴洛爾和德·泰勃夫人過從甚密。從1895年9月17日他給女儿雅妮娜的一封信中可以看出,暮年的小仲馬熱衷于神秘學和宿命論。在最后的歲月中,他竟扮演了世俗的神秘主義者的角色。
  1895年   4月2日,妻子去世,被葬在納依,和卡特琳娜同一個地下墓室。
  6月26日,小仲馬娶了比他小四十歲的昂利埃特·雷尼埃;她是畫家費利克斯·埃斯卡特埃的前妻。
  7月27日,他立下遺囑。
  11月27日,小仲馬在馬爾利-勒魯瓦去世,被葬在蒙馬特公墓,离瑪麗·杜普萊西的墓不遠。
  1934年   小仲馬第二個妻子昂利埃特·雷尼埃去世,也葬在蒙馬特公墓。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