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二十九章


  肯·馬洛里是個篤信幸運女神的人,在和哈里森一家巧遇之后,他更加堅定地确信幸運女神對他的眷顧了。把一個像亞歷克斯·哈里森這樣的巨富送進恩巴卡德羅縣立醫院的這种机遇真是千載難逢。我就是救他命的人,他要向我表示謝意,馬洛里美滋滋地想著。
  他曾向一個朋友打听過哈里森家的事儿。
  “光是富有還不能說明一切,”他的朋友說。“他比一個百万富翁還要富他十几倍。他還有個漂亮女儿。她已經結過三四次婚,最后一次是嫁了個伯爵。”
  “你見過哈里森一家嗎?”
  “沒有。他們是不和平頭百姓打交道的。”
  星期六上午,亞歷克斯·哈里森准備出院時,他對馬洛里說,“肯,你認為一個星期之后我的身体能不能吃得消搞一場晚宴?”
  馬洛里點點頭。“如果你不吃得太多,我看不出有什么不可以。”
  亞歷克斯·哈里森笑著說,“好,你就是我們邀請的主賓。”
  馬洛里覺得一陣沖動。老頭子真是說話算數。“好……謝謝你。”
  “羅蘭和我期待你下周六晚7點半光臨。”他給了馬洛里一個在諾布山上的地址。
  “我會去的,”馬洛里說。我一准到!
  馬洛里事先已經答應那天晚上帶凱特去看戲,不過取消起來也很便當。他已經到手了贏得的賭注,而且還能和她痛痛快快地上床。每個星期他們都能幽會好几次,或者是在一間空的值班室里,或者是在暫時沒人住的病房里,或者在她的公寓里,或者在馬洛里自己的公寓里。她的欲火蓄積了好長時間,馬洛里快樂地想著,一旦爆發出來——哇!不過,總會有這么一天,要不了多久,就要說再見囉。
  在去哈里森家吃晚飯那天,馬洛里給凱特去電話。“坏消息,寶貝儿。”
  “出什么事了,親親?”
  “有個醫生病了,他們找我給他替班。我恐怕只好取消今晚的約會。”
  她不想讓他知道自己是多么失望,又是多么需要和他在一起。她只是輕描淡寫地說,“噢,好吧,當醫生就是這么回事,對吧?”
  “是呀。我會想辦法補償的。”
  “你別說什么補償不補償的,”她熱情地說。“我愛你。”
  “我也愛你。”
  “肯,咱們什么時候談談自己的事?”
  “你指什么?”他當然明白凱特指的是什么。一种義務的承諾他們所有的人都是一回事。她們用自己的那玩藝儿當誘餌,指望釣到個蠢男人跟她們過上一輩子。好吧,他是很聰明的,不上這個當時机一到,他就會充滿遺憾低頭鞠躬告退,就像以前干過十几次的那樣。
  凱特說:“你不認為咱們應該定下個日子?我還要做好多打算呢。”
  “噢,當然。我們會安排好的。”
  “我想也許6月份合适。你怎么想?”
  你不會知道我怎么想的。如果我的牌出得好,就會有一場婚禮,不過可不是和你。“我們會再討論這事的,寶貝儿。我現在真的得走了。”
  哈里森的家就像是電影里的那种豪宅,坐落在一大片修剪過的草坪上。這幢房子本身就似乎象征著永琚C一共到了20多位賓客,一支小樂隊正在巨大的客廳里演奏。馬洛里進來時,羅蘭急急上前和他打招呼。她穿著一件真絲緊身拖地長裙。她緊緊握住馬洛里的手,“歡迎你,尊貴的客人。你來了,我真高興。”
  “我也是的。你父親怎么樣?”
  “活得好极了,該好好謝謝你。你是這座房子里的主角哩。”
  馬洛里謙恭地笑著。“我只做了該做的事。”
  “我猜這是上帝每天說的話。”她拉著他的手,開始把他介紹給在場的其他客人。
  客人的名單是精心挑選定下的,也是第一流的。加利福尼亞州州長、法國駐美大使、最高法院一位大法官都在場,還有十几位各類政客、藝術家和商界巨子。馬洛早可以体驗到屋內反射出的巨大權力,這使他覺得震懾心魂。這才是我所屬于的地方,他心里想。就是這里,和這些人在一起。
  晚宴极為丰盛,安排得优雅宜人。快要結束的時候,客人們開始起身离去,哈里森對馬洛里說:“別急著要走,我想和你談談。”
  “我非常樂意。”
  哈里森、羅蘭和馬洛里在書房落座。哈里森坐在女儿身邊的一把椅子里。
  “我在醫院里對你說過,我認為你前程遠大,我是真心實意說話算數的。”
  “我衷心感謝你的信任,先生。”
  “你應該私人挂牌開業行醫。”
  馬洛里不以為然地笑起來。“我恐怕沒那么容易,哈里森先生。開業是要花很長時間的,況且我……”
  “一般說來,是這樣。不過你個是一般人。”
  “我不明白。”
  “你完成住院醫生的工作以后,父親想幫你建立自己的基業,”羅蘭說。
  有那么片刻工夫,馬洛里一句話說不出來。這也太輕而易舉了。他覺得自己就好比是生活在一個美妙的夢境里。“我……我不知該說什么好。”
  “我有許多有錢的闊佬朋友。我已經跟其中一些人談到過你。我向你擔保,你一旦挂牌開業,業務就會多得招架不住的。”
  “爹呀,律師才挂牌子呢,”羅蘭說。
  “管他的。在任何情況下,我都愿意在財力上支持你。你有興趣嗎?”
  馬洛里覺得快透不過气來了。“非常感興趣。不過我……我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有能力償還你。”
  “你不明白。是我在償還你。你不欠我任何情。”
  羅蘭看著馬洛里,眼中一片熱情。“快說你愿意。”
  “我要是說不,豈不是太傻了嗎?”
  “那就對啦,”羅蘭溫柔地說。“我也相信你不傻。”
  回家的路上,肯·馬洛里情緒高漲洋洋自得。這真是好得不能再好了,他心里想。但他錯了。更好的還在后頭吶。
  羅蘭給他打來電話。“我想你對把公事和快樂結合起來不會在意吧?”
  他笑著說:“一點也不。你有什么打算?”
  “下周六晚上有場慈善募捐舞會。你愿帶我去嗎?”
  噢,寶貝儿,我當然要帶你去。“我非常愿意。”他周六晚上要值夜班,不過他可以打個電話說自己病了,讓他們去找個人替他。
  馬洛里是那种事事預先做好打算的人,但眼下發生的這一切超乎他最异想天開的夢境。
  以下的几個星期里,他被迅速地帶進羅蘭的社交圈子,生活的節奏已然讓人眼花繚亂。
  他會和羅蘭一起出去跳舞,直跳到深更半夜,白天在醫院工作昏昏沉沉。人們對他的工作不斷發出抱怨,可是他毫不在意。我很快就离開這里了,他對自己說。
  一想到就要离開這家讓人厭惡的縣醫院,開始自己的個人事業,就足足讓人激動個沒完,可是羅蘭才是幸運女神給他的額外恩賜。
  凱特正在成為一個累贅。馬洛里只得不斷找借口來避開她。當她逼問的時候,馬洛里就會說:“親親,我愛你愛得發瘋……我當然要和你結婚,可是眼前,我……”說著他就會找出一長串借口來。
  是羅蘭提出的建議,他們兩人到比格色的家庭別墅度周末。馬洛里開心得要命。一切都是這么美妙,他心想,我馬上就會擁有整個世界啦。
  別墅建在青松覆蓋的山丘上,這是一座木石結构的大房子,俯視著太平洋。房內有一間主人使用的大臥室和8間客房,一間帶石頭壁爐的大會客室,一個室內游泳池和一個熱水浴池。一切都透著祖傳富有的悠遠味道。
  他們走進房子時,羅蘭轉過身來對馬洛里說,“我已經放仆人們回去度周末了。”
  馬洛里咧開嘴笑著。“好主意。”他用手摟住羅蘭,輕聲說,“我愛死你了。”
  “表現給我看看,”羅蘭說。
  他們一整天都在床上,羅蘭几乎和凱特一樣欲火難平。
  “你讓我累坏了!”馬洛里笑著說。
  “太好了。我不想讓你再有能力和別的女人作愛。”她從床上坐起來。“沒有別人,對吧,肯?”
  “絕對沒有,”馬洛里真心真意地說。“在這個世界上我沒有別人,只有你。我愛你,羅蘭。”現在是冒險走出決定性一步,把自己的整個前途一古腦儿裹在一起孤注一擲的時候了。當一名私人開業、大獲成功的醫生是一回事,當亞歷克斯·哈里森的女婿就是另一回事囉。“我要和你結婚。”
  他屏住呼吸,等待著她的回答。
  “噢,是的,親親,”羅蘭說。“是的。”
  凱特在自己的公寓房間里給醫院打去電話,發瘋一般想找到馬洛里。
  “對不起,亨特大夫,馬洛里大夫沒在值班,也沒有回答呼叫。”
  “他沒有留下口信,說在哪里可以找到他嗎?”
  “我們沒有查到記錄。”
  凱特放下話机,轉身對佩姬說,“他肯定出什么事了,我知道的。他應該這個時候給我來電話的。”
  “凱特,你沒有接到他的消息,這會有成百個理由。也許他臨時有事突然去外地,或者……”
  “你是對的。我肯定他有什么正當理由。”
  凱特眼看著電話,真心希望它響起來。
  馬洛里回到舊金山以后,就往醫院給凱特挂電話。
  “亨特大夫下班了,”接待員告訴他。
  “謝謝你。”馬洛里又往公寓去電話。凱特在家。
  “嗨,寶貝儿!”
  “肯!你到哪儿去了?我一直替你擔心,我到處都試過了,就是找不到你——”
  “我家里出了一點急事,”他平和地說。“我很抱歉沒來得及給你打電話。我得去外地。我能過來嗎?”
  “你知道你可以的。我真高興你沒事。我——”
  “半小時就到。”他放下電話,心里快活地盤算著,什么蠢貨說過,時間已到,該好好談談了。凱特,寶貝儿,這太好玩了,這可是樁不小的事儿啊。
  馬洛里到了公寓,凱特扑過去樓住他。“我好想你啊!”她不愿告訴他自己是多么絕望地為他擔惊受怕的。男人們不喜歡听這些話。她向后退一步。“親親,你看上去完全累坏了。”
  馬洛里歎口气。“我整整24小時沒睡覺。”這部分是真的,他心想。
  凱特擁抱著他。“可怜的寶貝儿。我給你弄點吃的?”
  “不要,我挺好。我需要的只是好好睡上一覺。我們坐下來。我們必須好好談談。”他和她在沙發里并肩促膝坐下。
  “出什么事了嗎?”凱特問。
  馬洛里吸口气定定神。“凱特,我近來一直在考慮我們之間很多的事。”
  她笑著說:“我也是的,我有個消息。我——”
  “不,等一等。讓我說完。凱特,我想我們好多事做得太倉促了。我……我想我提結婚的事過于草率。”
  凱特的臉色刷地一下變了。“什么……你在說什么?”
  “我在說,我想我們應該把一切都往后推一推。”
  她頓時覺得屋子里天旋地轉,自己喘不過气來。“肯,我們什么也不能等。我怀上你的孩子啦。”

  ------------------
  小草掃校||中國讀書网獨家推出||http://gd.cnread.net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