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22


  那吳一峰嘴上盡說好話,實則心中一刻也不停留,在盤算著逃走念頭,天龍老人把話已經說斷,他再要求也是沒有用的了。
  他腦中飛轉,偷偷向天毒尊者拋了一個眼色,示意是希望天毒尊者能盡量用毒突起發難,兩人然后乘机撤退。
  天毒尊者震于天龍老人名頭,半晌不作表示,吳一峰心中大急,暗忖莫非天毒老儿變了心么?
  忖念之際,天毒尊者居然向他點了點頭。
  吳一峰大喜,嘴上卻道:“師父說得這樣決裂,那是不承認有弟子的了?”
  天龍老人道:“老夫配么?”
  頓了一頓,又道:“吳一峰,你是自己動手廢去武功還是要待老夫動手!”
  吳一峰大聲道:“師父這樣絕情,那也怪不得弟子了!”
  說話聲中,雙掌猛然平推而出。
  成敗關鍵在此一舉,這一掌他已窮盡平生所有力道,掌勢之勁裂自然也不問可知的了。
  天毒尊者早已得到吳一峰授意,是以吳一峰掌勢甫出,但貝他雙袖連拍,剎時殿堂之中充滿了五色繽紛的粉末。
  天毒尊者毒物一出,同時喝了一聲:“走!”
  人隨聲起,他和吳一峰同時向后院掠去!
  天龍老人哼道:“你們走得了么?”
  只見他手掌微伸,掌心發出一股吸力,那五色繽霧就如翻飛大雨,一齊向他掌心墜落。
  天龍老人手臂一揮,那些毒粉都被他擊在地下,也不見他如何欺身作勢,人已平飛而起。
  就當天毒尊者和吳一峰身子一落之際,天龍老人已冷冰冰的站在兩人面前,兩人只覺心頭一沉。
  天龍老人道:“天青尊者,你為什么要暗算老夫?”
  天毒尊者吶吶的道:“這個……”
  天龍老人哼道:“這個什么?”
  天毒尊者被天龍老人的蓋世功力震懾住,堪堪說了“這個”兩字,下面的話再也說下出來。
  天龍老人冷冷的道:“老夫這趟出山,江湖上多數說你心性險惡,并且為人毒辣,嗜財色如命,當真留你不得!”
  天毒尊者眉頭一緊,突然大喝道:“留不得又怎地?”
  學掌一擊,掌勁沖擊而出!
  忽听一人道:“恩主當心,這是‘無影毒’!”
  天龍老人晒道:“螢火之光,也敢比當空皓月!”
  手臂輕抬,天毒尊者只覺當胸一股气動撞至,他的掌風甚至連‘無影毒’都被逼了回去。
  天龍老人道:“慣會使毒害人,老夫便廢了你的雙手,也好使你今后不能再行為惡!”
  擊出的掌風原式不變,但在強風卷擊之下,兩股無形勁道在向天青尊者雙肩劈去!
  天毒尊者大駭,一連拍出七八掌,同時身子也不便動,想把天龍老人罩在雙肩的掌勁御去!
  他一連轉了三轉,那知轉到第四轉之時,再也轉不動了,原因是他周身要穴都已被天龍老人勁力罩住。
  天毒尊者臉孔一寒,卻听“卡察”兩響,雙肩一陣刺骨劇痛,慘叫一聲,雙手再也抬不起來吳一峰睹此情景,早已嚇的面無人色。
  這時魯宗儀等人都走了過來,他們并未難為那四名放蛇漢子,讓他們從容离去!
  魯宗儀走到天龍老人身迭,拜伏于地道:“弟子叩見恩師!”
  天龍老人揮手道:“宗儀免禮……”
  眼睛落到尚在昏迷中的魯南燕身上,道:“南燕中了毒么?”
  魯宗儀肅容退過一邊,垂手道:“不知他中了天毒尊者什么毒?雖經施救,仍然昏迷不醒。
  天龍老人目視天毒尊者,道:“拿解藥來!”
  天毒尊者臉孔蒼白,黃豆般大汗珠不斷由額角滾下,在此時此地,他再也不敢撒野乖乖的道“解藥在我右邊袋中,請盡管取去!”
  魯宗儀奔了過去,果從右邊口袋中取出一只白色瓶子,問道:“是不是這一瓶?”
  天毒尊者點頭道:“不錯,只要和水服下就行了!”
  魯宗儀道了聲“多謝”,飛身退了回來。
  他自忙著救人,天龍老人冷聲道:“吳一峰現在該你了!”
  吳一峰突然雙膝一跪,顫聲道:“師父開恩,弟子知罪了!”
  天龍老人搖搖頭道:“可惜已經遲了,你見了本門令牌不跪便已罪該万死,何況剛才還敢和天毒尊者勾結,倫襲老夫!”
  吳一峰叩頭如搗蒜道:“弟子該死,弟子該死!”
  天龍老人哼道:“既知該死,還不出手自絕,難道真要老夫動手?”
  吳一峰深知師父個性,此刻苦求無效,再求也沒有用,他腦中一閃,惡念早生!
  他外表還假裝苦苦哀求,實則心中可起歹念,當下說道:“師父所命,弟子那敢不遵,弟子就遵命自絕了吧!”
  他雙掌揚起,本待要向自己頭上劈的,可是就在轉眼之間,條見他雙掌一翻,向天龍老人劈來!
  兩人這一次距离甚近,加之他又是突然發難,天龍雙衛臉色一變,喝道:“畜生不得無理!
  說話之時,兩人已雙雙出掌。
  可是他倆究竟還遲了一步,他們掌風擊出,只見天龍老人手臂輕揮,一股恢宏气勁已疾卷而出!
  只听“轟”然一聲,吳一峰那肥胖身形已被托起,直向數丈外的石牆撞去。
  很顯然地,吳一峰也知道自己這一撞非送命不可,是以當他身子斜飛而起之際,他曾凝聚好几次真气想沖出天龍老人掌風吸力之外,可是怎么樣也沒有用,“抨”地一聲撞上!
  天毒尊者睹此情景,暗暗吸了一口气,頹然走出門去。
  魯宗儀已把魯南燕救醒,忙命她過來叩見天龍老人。
  魯南燕素來只聞天龍老人之名,及今得見,恭恭敬敬拜了下去,說道:“徒孫叩見師祖!”
  天龍老人揮手道:“罷了!”
  隨即問道:“宗儀,你見過小師弟了?”
  魯宗儀肅容道:“是的,弟子早已見看了他!”
  天龍老人道:“你知道他現在何處么?”
  魯宗儀道:“他身負血海深仇,此行便是去報仇,不過他行前已与弟子說過,假若他報完了仇便到岳陽樓与弟子見面!”
  魯南燕忙道:“爹,女儿倒見過他!”
  魯宗儀忙道:“在什么地方?”
  魯南燕忙把見著文玉旬之事說了出來,當然,她和文玉旬斗气事卻隱去了。
  魯宗儀皺皺眉頭道:“這樣看來,他和咱們的距离并不太遠,若由此地西行,大約可以在路上碰見他!
  天龍老人道:“宗儀,假若你碰見他,代為師傳達三事!”
  魯宗儀躬身道:“講師尊吩咐!”
  天龍老人道:“為師此次出山,沿途上盡听說你方吳兩位師弟之事,武林雖大,但為師就沒听見有人說過他倆的好話!”
  魯宗儀道:“師尊明鑒,他倆野心實在太大了!”
  天龍老人點點頭道:“是了,所以為師見了吳一峰,才毫不留情的將他擊斃,以替我天龍恢复在江湖上的信譽!”
  魯宗儀點了點頭,卻沒有說話。
  天龍老人頓了頓,又道:“第一件事,你務需告訴珣儿,他日若見方功長,切不可以師門師兄待之,斃可將其擊盡!”
  魯宗儀垂手道:“弟子知道!”
  天龍老人又道:“第二件事,為師在途中多听珣儿嗜殺之事,你替為師轉告他,為父母報仇,固是人倫之常,然嗜殺過甚,所行未免有負上天好生之德,有道是得饒人處且饒人,叫他切不可做得太過份!”
  魯宗儀道:“師尊訓誨,相信宇文師弟必遵命而行。”
  天龍老人點了點頭,又道:“第三件事,那便是關于為師与你師娘之事……”
  魯宗儀听得微微一征,敢情他自入師門迄今還不曾,听到師父說到有師娘之事,所以臉上掩不住惊訝之色。
  天龍老人歎道:“唉!都過去了,你便告訴他,我和你們師娘已和好如初,假若師妹找上他,只要拿這個給她就行了!”
  說著,從身上取出一封短簍。
  魯宗儀雙手接過,道:“弟子會交給宇文師弟!”
  頓了一頓,又道:“恩師不准備和宇文師弟見面了么?”
  天龍老人搖搖頭道:“不了,你師娘還在天龍門等著我,我必需赶回去和她相見,從今以后,你宇文師弟便是天龍掌門,為師也不會在江湖上出現了!”
  話中透出歸隱之意,南海雙仙夫婦以及天龍雙衛都一齊拜伏于地,司徒云華和魯南燕則跪在后面。
  魯宗儀顫聲道:“師尊要歸隱啦!”
  天龍老人點了點頭,道:“不錯!”
  天龍雙衛老瘦道:“恩主歸隱,那么老奴和老胖呢?”
  天龍老人希噓的道:“你倆年紀也這么大了,難道還想在江湖上混么?”
  老瘦和老胖相互望了一眼,兩人迅速作了一個決定,老胖說道:“恩主既要歸隱,便請攜帶我倆一道去吧!”
  天龍老人道:“難道你倆別無打算么?”
  老胖搖搖頭道:“咱倆除了矢志追隨恩主之外別無打算!”
  天龍老人沉思有頃,道:“好吧,那么你們便隨老夫一道走!”
  天龍雙衛一听大喜,同聲道:“謝謝恩主!”
  天龍老人道:“宗儀,你們起來,我們也該走了!”
  南海雙仙夫婦聞聲站起,臉上露出依依之色。
  天龍老人道;“走吧!”
  說著,當先舉步走了出去!
  天龍雙衛跟在后面,魯宗儀夫婦以及愛女和司徒云等人一直送到門口,魯宗儀顫聲道:“弟子拜別恩師!”
  他正想率領妻儿和司徒云華再次拜倒,天龍老人一揮手道:“宗儀,不必遠送了!”
  身形一起,轉眼消失在夜色中。
  且說文玉旬了結了白楊村之事,正和上官瓊歐陽堅前行,他們的目的地是岳陽樓,但在中途發生了一點小小的變化。
  原來當三人前行之時,不前不后總是跟了一批礙眼的人,上官瓊大是不耐,側首對文玉旬道:“文大哥,咱們的目標太明顯啦,准是又被人釘上了!”
  文玉旬笑道:“那便如何?”
  上官瓊道:“待我出口气怎樣?”
  文玉旬搖了搖頭道:“現在還不是時候!”
  上官瓊征道:“那要等待何時?”
  文玉旬道:“咱們先把來人底細摸清楚再說!”
  上官瓊哈哈一笑,道:“你可是又怕多傷無辜?”
  文玉旬正色道:“瓊妹,這是什么時候?卻那還有這种閒心?
  上官瓊見他說得极為慎重,便道:“文大哥,難不成咱們遇上了最厲害的仇家?”
  文玉旬道:“他們進退有序,絕非烏合之眾可此,所以愚兄不得不格外提高警覺!”
  文玉旬素來自負甚高,他如今也有了這种謹慎態度,顯見來者非泛泛之輩,強壓心頭激動,又前行了兩天。
  到了第三天頭上,文玉旬等人來到一座山前,山勢不高,但它卻橫梗阻斷了大路,是故看來极是惹眼。
  文玉旬等人前行之中,卻見后面一行腳步加快,其中八人身形如飛,從文玉旬等人身邊擦過,連回頭望也不望上一眼。
  上官瓊哼道:“這八個錦衣人好大的架子!”
  文玉旬笑道:“瓊妹別急,好戲還在后頭!”
  說話之中,又見十六名錦衣人左右各八,分向兩例行去。
  就在這時,忽听一人大喝道:“站住!”
  文玉旬低聲道:“我說么?好戲不就到了!”
  話聲一頓,立刻轉身說道:“閣下是對區區說話么?”
  他趁著轉身之際一望,只見后面也立了八個錦衣人,不過當先一人卻穿了一襲黃色衣衫,年約五旬,相貌极是威猛。
  那黃衣人哼道:“宇文珣!”
  文玉旬道:“怎地?”
  那黃衣人一字一字的道:“你的風頭出盡了吧。”
  文玉旬朗聲大笑道:“就憑閣下這句話么?”
  那黃衣人冷冷的道:“難不成你還嫌少了?
  文玉旬臉色一沉,道:“不錯,區區是嫌少了,區區早就想問你們一句,几天以來你們一直跟在我后面,究竟意欲何為?”
  那黃衣人道:“便是剛才那句話!”
  文玉旬微晒道:“若是區區猜得不錯,你們可是來自震天宮?”
  那黃衣人道:“然也!”
  文玉旬道:“請教閣下大名,閣下在震天宮擔任什么職位?”
  那黃衣人道:“老夫尚志強,震天宮總管事也!”
  文玉旬晒道:“怪不得會有這么大的气派,原來是總管大人駕到,文某多有失敬!
  尚志強哼道:“你別對老夫來這一套,老夫要取你前命之心毫末更改!”
  文玉旬點點頭道:“使得,不過……”
  上官瓊不耐的道:“文大哥,跟這种人還有什么好扯的,出手打發他上路得啦!”
  尚志強道:“好說,好說,姑娘倒替老夫把話說出來了!”
  文玉旬道:“閣下先別焦急,區區問你一句,你是吳一峰派出來的?還是方功長派出來的?
  尚志強哼道:“你不配知道!”
  文玉旬臉色一變,向前跨上兩步,道:“閣下還不出手么?”
  尚志強嘿嘿的道:“你倒自大得緊!”
  說話聲中,只見他左右雙手交互一圈,驀地右手五指齊張,招式末出,那如釣五指已然隱隱扣向文玉旬胸前五大要穴!
  上官瓊惊呼道:“勾魂指!”
  尚志強哼道:“不錯,知道利害了吧?”
  文玉旬不屑的道:“兩手三腳貓功夫,也敢自認利害?”
  尚志強道:“好大的口气,你試試便知!”
  說話聲中,呼地一聲彈上半空。
  文玉旬兩眼精光灼灼的注視著尚志強的身法,只見他身子在空中巡行一回,手臂一伸,猛抓而下。
  他這种招式當真奇怪透頂,指風所向,明是襲向文玉旬的頭頂,但招式襲下,卻是對准文玉旬胸前要穴。
  文玉旬不言不語,繞身疾走,上官瓊只看得暗暗心惊,心想文大哥功參造化,几時避過人的招式來?
  上官瓊忖念未定,文玉旬已繞到第五圈頭上,那黃衣老人在上空竟是如影隨形疾轉,他的招式始終不离文玉旬要害部位五分左右。
  上官瓊看得大是栗駭,暗忖這尚志強究竟用的是什么身法,竟能在空中停留如許之久?
  就在這時,突見文玉旬右掌一翻而起!
  一股掌風呼嘯而出,真有穿金裂石之力,恰好襲向黃衣老人尚志強的胸腹部位!
  尚志強哼了一聲,指風如剪,气力下壓,硬生生的舍命搶攻!
  文玉旬暴喝一聲:“躺下!”
  手掌翻處,掌勁暴迸而出。
  尚志強臉色一緊,連忙縮手變招,可是仍然遲了一步,文玉旬那股火辣辣的掌風直穿而出,黃衣人一聲慘叫,忽自半空跌下!
  上官瓊喝了一聲采,道:“好掌力!”
  那八名錦衣人臉色齊是一變,走向尚志強身邊一望,只見他臉孔蒼白,气息十分微弱。
  一名錦衣人道:“快拿內傷藥給總管服下!”
  另外一人搖搖頭道:“只怕沒有用了!”
  他嘴里雖然這樣說,仍從身上拿出藥瓶倒了兩粒藥丸替那尚志強服下。
  文玉旬冷冷的道:“區區出道以來,他算是一個比較象樣的對手,他五髒已然离位,就是大羅仙丹也沒救了!”
  那八名錦衣人除留一人服侍尚志強外,其余七人都向文玉旬欺來,他們一句話也沒有說,“突”然拔劍,第一個人一劍飛出,不待文玉旬還手,人已繞到文玉旬身后,第二個人長劍跟著飛酒而出!
  文玉旬征了一征,叫道:“天龍劍陣!你們也會!”
  雙手左右一分,第二式‘一柱擎天’尚未施出,便有兩個人被他震飛出去,一招不到陣勢便被打亂!
  一名錦衣漢子寒著臉孔道:“你……你也識得‘天龍劍陣’?”
  文玉旬冷冷的道:“區區非但識得,而且比你們還要熟悉,此陣從不外傳,可是……”
  他話末說完,卻見一個紅衣人腳不沾地飄飛而來,那人未至近前,卻已接口說道:“不錯,是老夫教他們的!”
  那几名錦衣人一見那紅衣人出現,連忙垂手而立,齊聲道:“屬下迎接宮主!”
  文玉旬倒沒有什么感到意外,只是上官瓊和歐陽堅听說來人就是震天宮主,兩人都不由睜大了眼睛。
  來人身形奇高,當他身子移近之際,就像一根竹竿一幌而至一般。
  那高瘦紅衣人冷冷的道:“宇文珣,你見了我這個做師兄的為何不拜?”
  文玉旬微晒道:“請恕區區眼拙,你究竟是吳一峰還是方功長?”
  那紅衣人道:“老夫方功長!”
  文玉旬道:“算來你就是區區的二師兄?”
  方功長陰聲道:“還會有假么?”
  文玉旬可問了一句:“你承認了!”
  方功長道:“當然承認,除非你不承認是天龍弟子!”
  文玉旬笑了一笑,道:“區區當然承認,你的信物呢?”
  方功長道:“老夫玉牌在此!”
  說著從身上取出玉牌幌了兩幌,道:“你的信物何在?”
  他似是想以師兄身份壓制文玉旬,卻不知文玉旬心中早有打算。
  文玉旬點點頭道:“當然有!”
  方功長冷聲道:“何不拿出來瞧瞧?”
  文玉旬從身上取出劍令,大喝道:“方功長,赶快參拜!”
  方功長瞪目一望,神情剎時為之一呆,他遲疑了一會,突然裂嘴大笑道:“宇文洵,你這劍令乃是假的!”
  文玉旬怒道:“何處是假的?”
  方功長陰聲說道:“我問你咱們天龍門持有劍令者即為掌門可對?”
  文玉旬點點頭道:“不錯!”
  方功長陰聲一笑,道:“那就是了,師父個性從來,都是讓以前徒接掌門戶,老夫乃第二名弟子,据說在老夫之上還有一位魯宗儀,師父不讓位与魯宗儀,怎會把掌門之位交給你?
  文玉旬冷聲道:“那是師父對區區垂愛,他老人家才把掌門之位交与區區!”
  方功長哈哈笑道:“不可靠,不可靠,除非師父親臨解釋這件事,老夫才能相信!”
  文玉旬恨聲道:“區區离山之時,師父曾言你与吳一峰不可靠今日一見,果然證實師父言之不虛,你既敢輕視劍令,便證明心目中已沒有天龍門的存在,區區只好代替師父清理門戶了!”
  方功長強詞奪理道:“你敢犯上?那便是欺師滅祖之罪!”
  文玉旬哼道:“這話正應區區說出,不過區區在沒有出手之先,還有一件事要問你!”
  方功長沉臉道:“什么事?”
  文玉旬兩眼血紅的道:“靈飛堡滅門之禍,可是你和吳一峰在幕后主使?”
  方功長心頭一震,道:“胡說八道!”
  文玉旬冷哼道:“好漢做事好漢當,你否認也沒有用?”
  方功長怒道:“你憑什么硬往我頭上亂戴帽子?”
  文玉旬咬牙切齒的道:“區區一路行來,曾擊斃不少當年參与靈飛堡血案的仇家,事前區區曾詢問他們,他們話中都隱有所指!”
  方功長有恃無恐的道:“他們曾說是我姓方的主使么?”
  文玉旬恨聲道:“他們雖末指出姓名,但話中口气卻隱隱指向你和吳一峰!”
  方功長晒然道:“模棱兩可之言,其誰能信!”
  忽听一人冷冷接口道:“天毒尊者之言總可相信了吧?”
  方功長聞言大惊,舉目望去,只見魯宗儀夫婦在前,司徒云華和魯南燕在后,如飛奔了過來文玉旬忙道:“大師兄夫婦來得正好,方功長居然敢于目睹劍令不跪!”
  魯宗儀笑道:“他和吳一峰一樣,同是一丘之貂!”
  方功長一惊道:“你見過他了?”
  魯宗儀泰然道:“我不但已見過他,而且還親眼看見他被師父親手擊斃!”
  此話一出,方功長和文玉旬的感覺可大不相同。
  方功長是震懼和惊駭兼而有之,文玉旬則是充滿了無限的欣喜,顫聲道:“師父他老人家出山啦?”
  魯宗儀點了點頭道:“不錯,師弟,師父他老人家還命我交代你三件事!”
  文玉旬赶緊一跪,肅容道:“弟子恭候教諭!”
  于是魯宗儀把天龍老人交代那三件事一樁一樁念了出來,當魯宗儀念出要文玉旬殺方功長以清理門戶之時,方功長的臉上一連變了好几次顏色。
  魯宗儀把那三件事念完,文玉旬恭敬的道:“弟子遵命!”
  他起身走到方功長大約五尺距离站定,道:“方功長,你現在沒有話說了吧?”
  方功長沉聲道:“想不到師父對我這般不諒,我自會到天龍崖去向他老人家解釋!”
  魯宗儀搖頭道:“不必了,師父從此已退出江湖,你到天龍崖去末必能夠見著他老人家,現今師父已把掌門之信符交給宇文師弟接掌,你有什么話大可向宇文掌門解釋!”
  方功長一听,不由沉吟不語。
  他自知罪大惡极,若向天龍老人解釋,他還可以狡辯,如向文玉旬解釋,他就無法抵賴了。
  文玉旬道:“大師兄,有關寒家之事,天毒尊者是怎么說的?”
  魯宗儀道:“天毒尊者言道,方吳兩人久有領袖武林之心,只因當時令尊名頭甚大,他倆极希望取得令尊合作,令尊不肯,他倆才暗施手腳唆使武林同道血洗靈飛堡!”
  文玉旬兩眼血紅的道:“方功長,你可听清楚了么?為公為私,我都不能放過你了!”
  目光一瞥,落在方功長腰間那把劍上,道:“你那把劍可是‘霹靂神劍’?”
  方功長知道抵賴不過,硬起頭皮道:“不錯!”
  文玉旬一字一字的道:“此劍乃靈飛堡四大兵刃之一,你從何得來?”
  方功長道:“從一個朋友身上得來!”
  文玉旬追問道:“你那位朋友叫什么名字?”
  方功長冷冷的道:“你沒有知道的必要?”
  文玉旬臉孔一沉,道:“方功長,你不用騙我,你必是從靈飛堡取得此劍,如今既有人證又有物證,饒你舌綻蓮花也難逃今日之報!”
  說著,“陡”然拔出了寶劍。
  方功長陰聲道:“這可是你逼我啊!”
  眼下之局他除了一戰之外。已別無選擇的余地,是以說過之后,也緩緩拔出了“霹靂神劍”文玉旬冷冷的道:“師父原已授我兩記招式,專門准備用來對付你和吳一峰的,如今吳一峰已死,看來我只需一劍便行了!”
  方功長晒然道:“好大的口气!”
  “气”字甫落,忽然想起一事,向后挪退兩步。
  文玉旬冷聲道:“你可怯戰了么?”
  方功長冷冷的道:“放屁,那個怯戰了?”
  文玉旬道:“然則你為何不戰而退?”
  方功長道:“老夫不戰而退自有老夫用意!”
  文玉旬叮道:“什么用意?”
  方功長道:“你真是宇文致和的后人?”
  文玉旬黯然道:“不錯!”
  方功長哺喃的道:“奇怪!奇怪……”
  魯宗儀道:“事實擺在眼前,還有什么好奇怪的?”
  方功長道:“据老夫所知,當時曾死了一個嬰孩!”
  文玉旬悲憤的道:“那個嬰孩是替死的!”
  方功長仰天歎道:“該死的,覆巢之下居然有人愿意將自己孩子,去替別人死?”
  文玉旬道:“不但一個替死,甚至還有兩個!”
  方功長歎道:“古人有法場換子之事,想不到如今也有這种事情發生,也許老夫當時忽略了,要不便是老夫陣營之內出了內奸!”
  文玉旬一字一句的道:“你現在知道已經遲了!”
  方功長冷笑道:“一點也不遲,不過你既是宇文致和的后人,老夫今夜把整個事實告訴你,咱們再動手也不為晚!”
  頓了一頓,又道:“宇文小狗,你知道老夫為什么要殺你們一家么?”
  文玉旬恨聲道:“天毒尊者已說明一切真象,已不用區區贅言!”
  方功長晒道:“天毒尊者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老實告訴你,我之所以要屠殺你宇文家滿口,問題便出在這把‘霹靂神劍’上!”
  文玉旬嗤聲道:“霹靂神劍原本就是我家之物!”
  方功長沉聲道:“你知道什么,這把‘霹靂神劍’既是我的,卻是你父親不講信義強自奪去!”
  文玉旬晒道:“誰信你胡說八道?”
  方功長忍了一忍,道:“老實告訴你吧,老夫一日打從天池經過,忽見池中射出一道碧綠的光華,老夫甚惊异,便駐足而觀!”
  他說此一頓,又道:“這道光華盤桓甚久,老夫越看越覺有异,當時猜想此中可能有一靈气之物,也許即將破水飛出了!
  歐陽堅年青好奇,當下問道:“你說的就是霹靂神劍?
  方功長點頭道:“不錯,正是此物,老夫耐心等了一會,忽見那碧綠光華越來越盛,當下全神戒備,果然為時不久,一物破水飛出,那物挾著霹靂震耳之聲,老夫才看清是一把寶劍,立刻起身抓去!”
  魯宗儀道:“你得到了么?”
  方功長搖搖頭道:“若是得到,老夫就不會和宇文家翻臉成仇了,原因是霹靂神劍已通靈气,當老夫飛身而起之際,那劍可能是遇到生人熱气,只一盤旋,便又閃電般潛入大池,蹤跡不見!”
  “當時,老夫心中實是追悔不已,心想若早知那劍這般通靈,老夫應該先行閉住呼吸,待那劍身上沖之際再适時出手。說不定早把劍得著了,不過,老夫雖然經過那次失敗,心想此劍出現之事,江湖上的人未必知道,如是有人知道的話,斯時未必就是老夫一人守在那儿,老夫這樣一想,心里倒是放心不少!”
  魯宗儀道:“你還是苦待第二年呀!”
  方功長道:“不錯,老夫的确等到第二年,但第二年又失敗了!”
  歐陽堅道:“不中用,不中用,第二年又失敗了!”
  方功長懶于理會,接著又道:“老夫有了第一次經驗,第二次自然小心的多,那時池邊沒人足證江湖朋友還不知道這件事,到了一定時候,池中光華又現,老夫便閉住了呼吸,雙目炯炯注視那光華,老夫甚至連時刻都算准了,誰知當劍气出現,老夫飛身抓出之際,那劍只一盤旋,好象預知有人要得它似的,便遂而墜下池丟,其速度之快,遠超過第一次多多!”
  “這一次老夫又失敗了,不過這一次老夫已有了經驗,因為老夫已把時刻算好,那劍從光華出現一直到劍身出水,中間要經過多少時間,老夫當時心想,有甯隻言\之本,第一次第二次雖然失敗了,第三次必然能成功了”上官瓊冷哼道:“神兵利器,乃有德者居之,難保第三次就不會有人出現么?”
  方功長點了點頭道:“不錯,第三次果然有人出現了!”
  他目光落在文玉旬身上,又道:“第三次出現之人便是宇文致和,那時老夫全神注意,水面光華的變換,同時一面數著時間,所以宇文致和何時出現老夫并未注意,只是當老夫出手抓劍之際,他几乎和老夫同時發動,不巧的是劍已被他得著!”
  上官瓊道:“那便是了,別人有德啊!“方功長哼道:“那有這樣容易的事?”
  上官瓊不屑的道:“然則你又准備怎樣?”
  方功長道:“老夫當時与他交涉,說此劍乃老夫等了三年之物,理應歸屬老夫,誰知宇文致和蠻不講理!”
  司徒云華插嘴道:“講什么理?難道那劍原來就是你的不成?”
  方功長道:“可是老夫等了三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那宇文致和既不听這一套,于是咱兩便在天池旁邊動起手來,老夫在千招之上輸了半招,老夫既然輸了,即便斗下去,也是輸當時含怒下山,便曾對宇文致和言明,老夫不但要奪回這把劍,若干年以后老夫還要他以全家人陪葬!”
  文玉旬恨聲道:“這便是你殺人的理由!”
  方功長嘿嘿的道:“難道理由還不夠充分么?”
  文玉旬咬牙切齒的道:“已經夠充分了,快納命來吧!”
  方功長道:“也不知誰人納命呢!”
  只見滿天劍雨飄飛,那寒森森的劍气眨人肌膚,威勢無与倫比一直向文玉旬全身罩至!
  他猝然出招,原望一擊奏功,隨后便打算逃走。
  但,文玉旬豈會讓他得手?
  只听文玉旬一聲請,劍式緩緩推出,劍式剛到一半,整個劍身忽然連打三折,“琳琳”彈出九道光圈。
  那光圈每閃現一次,圈子便增大一份,端的神妙不可捉摸。
  兩股劍气一触,方功長沉聲大喝,一連擋了文玉旬五道光華,但到第六道光圈閃現之際,方功長已無能為力,相反地,文玉旬第七道光圈已把他身子整個罩住!
  隨听“擦”的一聲,血光乍現,方功長已被攔腰揮為兩段。
  文玉旬納劍入鞘,走過去把‘霹靂神劍’鞘從方功長身上解下,隨后,魯南燕也把那柄“芙蓉神劍”送了過去。
  文玉旬搖搖頭道:“此劍就算我這個做師叔的送与你便了!”
  魯南燕搖了搖頭,不肯接受,魯宗儀生怕她又無故鬧事,喝道:“燕儿,還不謝過宇文師叔魯南燕無奈,只得道謝接下。
  魯宗儀道:“禍害已除,師弟准備何往?”
  文玉旬道:“小弟准備重振靈飛堡,師兄呢?”
  魯宗儀道:“愚兄出來已久,准備回南海去看看!”
  目光落到司徒云華身上,道:“云華若然無事,不妨也隨我一行!”
  文玉旬暗暗贊許,道:“義弟,那么你便陪同大師兄夫婦走一趟吧!
  司徒云華知道文玉旬用意,臉孔微微一紅,道:“謝謝義兄!”
  魯宗儀瞧在眼下,不由哈哈笑道:“那咱們就上路吧,不過宇文師弟,你大仇已報,文玉旬那三個字似乎可以棄而不用,應該恢复宇文洵本來面目了吧!”
  宇文珣躬身道:“謝謝大師兄,我早已是宇文珣了!”
  魯宗儀道:“這才象話!”
  說罷,和宇文珣等人拱手而別。
  上官瓊道:“宇文大哥,咱們這就到靈飛堡去么?”
  宇文珣點了點頭道:“正是,咱們走吧!”
  由于靈飛堡和魯宗儀他們不是一條路,宇文洵他們是朝相反方向而行,霎時兩邊的人都在原野上消失不見。
                    完
  ------------------
  熾天使書城OCR小組
  Bloodthirster校正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