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三章 迷幻玄功


  城西郊五里,一條清澈明亮的小河,這便是富水河。
  河畔,一片小樹林,林后一洼農田,几間農舍不規則地散布在田疇与菜疇之間,這便是碧水灣。
  丘玉淑揮舞著一枝柳枝,連蹦帶跳地穿過小樹林。
  心中掩不住的喜悅,從眉飛色舞的神情和手舞足蹈的動作中,已顯露無遺。
  六年來尋找异教仇敵一無所獲,今日宰殺了异教黑白吊客中的黑白二吊客,心中自是說不出的高興!
  還有他……
  一想到他,她的心中便騰起一股熱浪,一种從未体會過的新的感覺,猛烈地震撼著她的心扉。
  她闖蕩江湖多年,宰殺過不少色狼,對男女之間的事頗有些“經驗”,但從未体驗過這种男女之間的情感。她說不出這是什么,但卻為之感到興奮和激動。
  他是第一個戰胜她的男人,若不是第二次偷襲,決不能与他扯平。
  他是第一個使她說真話的男人,雖然自己在被逼下,卻也有一半的自愿。
  自己為什么會這樣?她也說不清楚。
  不管怎樣,他已是自己的朋友了。想到此,不覺心神激省,笑靨如花。
  得將這個消息告訴萱姐,不過……自己已許諾過不將他說的話告訴第三者,該怎樣才能將他的事告訴萱姐呢?
  須得編一段謊話。
  仿佛說謊是她天生的本領,眨眼之間,一個英雄救美女的動人故事便在她腦海中构成。行,就這么辦!
  柳枝一拂,身子急旋,一團風也似的刮出樹林。
  “萱……”話音突然頓住,身子呆呆地愣在了林邊。
  林外站著一人,那人不是留在農舍得等候她的萱姐,而是令她最害怕的萱姐的父親房峰樵。當年奶媽抱著她逃到了房峰樵的庄園,房峰樵收留了她們,她的武功就是房峰樵教的。她稱房峰樵為伯父,這位伯父性格古怪,很少說話,奶媽去世,她得知自己身世后,逃离庄園去尋化雪恨,房峰樵派人找了六年,才在關東將她找回,一怒之下要廢她武功,若不是伯母講情,她就算是完了。
  她天不怕,地不怕,膽大包天,唯獨就怕這位冷面伯父!
  “伯……父。”她聲音微抖,心中的那股高興勁早已飛到了爪畦國外。
  房峰樵五十左右,中等個儿,飲經風霜的臉上布滿著皺紋,刀刻般的臉龐透出剛顏,緊閉的嘴邊留著稀疏的髭須,一雙深速而冷漠的眼睛令人生畏。這付相貌,冷多于熱,剛多于柔,有一股不怒而威之感。
  “你到哪里去了?”房峰樵聲音冷得令人發悸。
  “到城里逛了一趟,听說蘇州城里來了個三胜戲,伯父您最喜歡听戲,所以我……”
  “你敢騙我?”
  “伯父,實話說了吧,听說金盟幫在蘇州城里出現,我就……”她低頭瞧著自己腰間的三色扎巾帶,裝出极害怕的樣子。
  “你好大的膽子。”房峰樵冷聲道:“你盡然又敢擅离庄園。”
  “哎……伯父,這可不能怪我,這全是萱姐出的主意!
  她說也許這樣就能找到万花奇士管鵬程伯伯。“她象往日一樣又將萱姐這塊擋箭牌亮了出來。
  “哼!”
  她小嘴翹起老高:“我跟萱姐說,沒有您的同意,我們是不能擅出庄園的,可萱姐就是不听……”
  房峰樵冷電似的目芒盯著她:“你又殺人了?”
  她臉色倏變,顫聲道:“我……”
  房峰樵牙縫中透出話:“殺心不改,我定要廢了你的武功。”
  她咬緊了牙:“我殺的是异教四大吊客中的黑白二吊客,當年殺我爹,擄我娘的就有他倆!”“冤有頭,債有主,你怎能一味地殺戮?”
  “我要報仇。”
  “我說過,待我找到郭運達后,再讓你倆了斷。”
  她抬起頭,眼中又閃射出野性的凶光:“什么時候能找到他?”
  房峰樵冷冷地看著她道:“异教已在蘇州城里出現,我想不日便可找到他。”
  “好。”她翹起了秀眉,“我等著伯父的消息。”
  房峰樵鐵青著臉:“你若敢再殺,我就先殺了你。”
  她悄然地膘了他一眼,壯膽道:“伯父若殺了我,誰去与郭運達了斷?我爹娘的仇,誰去報?”
  “我。”房峰樵跟里迸出一個冰冷的字。
  丘玉淑心格登一跳,不敢再說話。
  這位伯父可是個說得出做得到的冷血漢子!
  房峰樵又道:“萱萱已經回應了,你去路口,喬五爺的車在那里,你隨喬五爺的奔向路口。”
  房峰樵扭頭凝視著丘玉淑消失的背影,眼中閃過一道瞬間即逝的棱芒。那是一道充滿著痛苦、同情和怨毒的复雜的目芒。
  小樹林中響起一聲忽哨。
  房峰樵走入林中。
  “庄主。”一個身著長衫,商客打扮的中年人向房峰樵拱手施禮。
  房峰樵上前道:“吉二爺,打听到什么情況?”
  吉二爺道:“無憂園的主人叫藍宇靖,二十年前從北方到此,身世不明,但是個殘疾……”
  “殘疾?”房峰樵問。
  “是的,他雙腿癱瘓了。”
  “哦”
  藍宇靖的義子,即無憂園的少主叫端木無憂,他是被藍宇靖在楊子江畔的廢物堆中撿回來的棄儿,听說十年前遺棄他的親生父親找到了無憂園,藍宇靖瞞著端木無憂出了很大的一筆銀子,才暗中將此事了結。
  “嗯。”房峰樵皺起了眉頭,但沒發問。
  吉二爺繼續道:“藍字靖有個女儿叫藍文倩,据說實際上已許配給了端木無憂,現在無憂園的生意全由他倆掌管。”
  房峰樵點點頭道:“鬧無憂園的那伙自稱是金盟幫的人,可查清了?”
  “回庄主,這事已經查清了。那三個鬧無憂園的人是塞外四獸中的刁飆刁春刁猛三人,但四妹刁靚也到了蘇州。”
  “原來是他們!不知他們為何要打出金盟幫的旗號,去鬧無憂園?”
  “這就不知道了。哦,有人發現了异教冷面韋陀應高。”
  “應离露面了?很好,這一天終天到來了。”房峰樵目芒閃爍,話鋒一頓,又道:“藍宇靖的腿是歷來殘廢,還是后來才殘廢的?”
  吉二爺道:“不知道。無憂園內的事外面很少知道,在園內干了十多年的園丁頭目也不曾見過藍宇靖一面,我費了好大的力气,才打听到這點消息。”
  房峰樵默默地點點頭,沒再說話。
  “庄主還是不放心?”半晌,吉二爺問。
  “金盟幫旗號重現,异教在蘇州出現,這絕非偶然,我怀疑是不是當年……”
  “那庄主的意思是……”
  房峰樵沉思片刻,道:“無論情況怎樣,今夜我去無憂園走一趟。”
  是夜,天空灰暗,万星齊隱。
  無憂園內,樓亭檐角有他的嵯峨背影。
  端木無憂倚著逍遙樓闌干,望著灰蒙蒙的夜空,天地已融合在一起,除了巡邏園了那紙糊的燈籠的微弱光芒外,黑暗籠罩著一切。
  此刻,他的心境就像夜空一樣昏味。
  最近發生的一切,他也不愿意仔細去想。
  義父已經向他說明是在利用他,為報答義父養育之恩,保護義父和無憂園是他義不容辭的責任。
  他只是在考慮,如何才能完成保護義父和無憂園的使命。
  突然想到了丘玉淑,那個天真、調皮而又狠毒、辛辣的青衣少女。
  他這個金盟幫的冒牌貨,和金盟幫太慈奇士的女儿撞在了一赴。
  她說如果是真話?她如果找到万花奇士管鵬程,真會給自己送來消息?
  他那平板而無表情的俊臉上,露出了一抹深沉、飄忽的笑容。
  突然,他直起了上身。
  一條黑影在巡邏園丁的燈籠光后閃過。速度之快,使人怀疑是自己視覺的幻影。
  他立即斷定,無憂園內到了武林超一流的高手!
  彈身而起,躍出欄十,身影幻成淡淡流光,眨眼間已久紅花綠林中。
  凝眸四處張望,流螢點點,虫聲唧唧,哪見黑影蹤跡!
  “憂儿。”后園傳來一聲尖厲、刺耳的呼叫。
  義父?!
  端木無憂心猛然一震,頭額冒出一層冷汗。同時,身于如同閃電一樣,筆直射向后園。
  后園月牙花門牆上,黑影宛右流光破空,飛射而來。
  “賊子留下!”端木無憂一聲厲喝,已拔出腰間短劍,身劍合為一体,似流星飛向黑影,比流星更急!
  黑影空中一個轉体,向左側飄出,人影重視,已在三十步外。
  “好身手!”端木無憂沉聲贊喝,身子一旋,一串幻影在林道上散開。
  “迷幻玄功!”黑影一聲极輕的惊呼。
  “算你識貨。”端木無憂說話聲中已將黑線截住,手中的短劍展現出一簇簇、一蓬篷、一溜溜縱橫交織的冷芒,罩向黑影。
  黑影蹬蹬蹬地連退數步。
  “棄劍投降,饒你不死!”端木無憂力造劍鋒,劍网沉重窒人地向下逼壓,他企圖用內力通使對方就范。
  黑影沒答話,身子往上一躍,驀的一抹寒光沖宵而起,攪入劍网之中。
  當當當當!金鐵交鳴之聲,就象鐵匠用重錘擊打在緞造物上。
  響聲頓止。只有片刻的瞬刻,卻象是經歷了永琚C
  黑影目光冷厲,閃著寒芒的劍刃勒住了端木無憂的脖子。
  端木無憂面色蒼白,冷汗涔涔,手中短劍已低低垂下。
  他感到了惊慌,但并非為自己,生命為他來說似乎是無關緊要,他關心的只是義父,黑影武功如此高強,義父現在怎么樣了?
  兩人四日對視。
  兩道剛毅、冷漠的眼光。兩道高傲、無畏的目芒。
  黑影在想,這小子怎么會异教教主郭運達的迷幻玄功絕技?
  這小子一點也不懂龍吻劍法,看來藍宇靖并非是自己要找的人?
  端木無憂在想。
  這個頭戴面罩、武功絕倫的蒙面人究竟是誰?
  他為何還不動手殺自己,還有猶豫什么?
  “匡!匡!匡!”無憂園內響起了急驟的鑼聲。
  八樓閣和百花園道口都亮起了火把。
  “有賊啊!”
  “不要讓賊跑了!”園丁雜亂的叫嚷聲。
  “八樓園丁,各守其道,其余的隨我來!”園丁總管宣燕的聲音。
  急促的腳步聲,有人正向后園奔來。
  端木無憂暗中咬緊了牙,是黑影下手的時候了,黑影要逃,決不會放過自己!
  殊不料,黑影猛地將劍一收,托地往后一躍飛步就走。
  他為什么不殺自己?端木無憂一征之間,黑影已閃上林道。
  立時,林道上傳來激烈的廝殺聲和捉賊的厲叫。
  他知道那些園丁決擋不住黑影,正欲上前,卻又忽地往后一退,轉身奔向后園。
  不知他是因為剛才黑影剝下留情的那份情份,還是情知自己上去也決擒不住那黑影,突然,他想起了后園房中的義父。于是放棄了追赶。
  端木無憂扑入義父臥室。
  藍字靖連人帶椅倒在地上。
  “爹!”端木無憂叫著扑過去。
  “憂儿……,”藍宇靖手在地上抓撐著,怎么也爬不起來。
  藍宇靖喘著粗气道:“沒……有,幸虧了這輪椅中的暗器保護,否則就……難說了。”
  端木無憂點燃了蜡燭,這才發現輪椅的兩個把手柄口都有個假蓋,假蓋已經打開,燭光下可以看到假蓋里的彈簧机關。
  “這里面裝的無忌箭?”端木無憂問,他發現這凹糟的長度裝一支箭太長,兩支太短。
  “是的。”藍宇靖道:“不過這無羽箭比一般的無羽箭要短。”凹糟長度可裝兩支,九槽便可裝十八支,故又稱連珠箭,左右兩個把手,一共可裝三十六支,把手是活動的,可以左右上下任意改變無羽箭發射的角度。
  端木無憂明白義父說這番話的意思。對手闖入臥室,義父用三十六支連珠箭也未能傷著對手,可見對手身手之敏捷,武功之高深。今后一定要小心謹慎。
  “爹,那人是誰?”端木無憂將義父推到小桌旁。
  “不知道。”藍宇靖道:“他戴著面罩,我連他長的什么樣子也沒看到。”
  “他想殺您老人家?”端木無憂又問。
  “嗯……”藍宇靖支吾了一下,說道:“我看不象,他出劍极快,在躲開我射出的三十六支連珠箭后,他本來還有机會殺我的,但他沒有下手,只是留下一句話就走了。”
  端木無憂目芒一閃:“什么話?”
  “關閉無憂園,放爾等一條生路。”藍宇靖目光盯著端木無憂語气沉重,壓抑。
  端水無憂皺起了眉頭。
  對方的目的說早為了關閉無憂園?
  難道對方就僅僅是生意上的敵手?
  “爹!”藍文倩手執雙劍,風一般扑進房來,“您沒……事吧?”
  藍宇靖撫摸著女儿的頭發,柔聲道:“爹沒事。”
  “真的?”藍文倩抬起頭,一雙噙著淚花的眼睛望著爹。
  “真的,賊人已讓憂哥給赶跑了。”藍宇靖將女儿從怀中拉起。
  藍文倩臉扭向端木無憂,眼睛里閃出兩團迷人的星光。
  “那蒙面賊的武功很高,孩儿不是他的對手。”端木無憂對藍宇靖道。
  藍宇靖輪椅中的身子微微一抖:“你和那賊人交過手了?”
  “嗯。”端木無憂點點頭,將自己和“黑影”交手的經過詳細說了一遍。
  藍文倩的臉象紙一樣的蒼白。
  憂哥的武功如此高強,居然險些被蒙面賊一劍割了腦袋,簡直是不可思議。
  藍宇靖臉色异樣的陰沉。
  蒙面人和端木無憂交過手了,而且還饒了端木無憂一命,幸虧是饒了端木無憂一命,否則他的整個复仇計划便會化為泡影二十年的心血則將付之東流,那真是太可怕了。
  良久。藍文倩問道:“爹,那賊人是不是万花奇主管鵬程?”
  “唉!”藍字清歎口气道:“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他?我也從未見過万花奇主管鵬程本人。”
  藍文倩咬緊銀牙道:“我若是拿住這賊子,定要將他碎尸万段!”
  藍宇靖沒回女儿的話,卻問端木無憂道:“可有塞外四獸刁飆的消息?”
  刁飆等人一夜之間突然消失,各條線眼都查不到他們,連丐幫朋友也打听不到他們的消息,依儿看來。他們已离開了蘇州。“端木無憂帶著商討的口气道。
  藍宇靖點點頭道:“看來刁飆留下金盟幫三色扎巾的目的,是給我們一個警告。”
  端木無憂接著又道:“剛剛接到線人送來的消息,揚州怡春院和泰山武當館重金請走三位五香名妓和蒼龍大俠鄧七公,是因為有人出了一大筆白銀給恰春院和泰山武館……”
  藍文倩插嘴道:“一定是管鵬程在搗鬼!”
  “這一點是用不著怀疑的,”藍宇靖凝眸道:“我除了金盟幫這個仇家外,再也沒有第二個仇家,只是……”
  “哦,我差一點忘了,”端木無憂道:“有人在醉仙樓發現了异教的黑白二吊客。”
  藍宇靖目光掃過端木無憂的臉,緩聲道:“是別人還是你自己?”
  藍文倩惊异地看著他。
  藍宇靖淡淡地:“怎么回事?”
  端木無憂深吸口气道:“日間我接到宣燕送來消息,說是有金盟幫的人在醉仙樓出現了,于是我就拿著刁飆留下的三色扎巾去了醉仙樓,沒想到……”
  他將醉仙樓和城外破廟里發生的事說了一遍,但沒有說出丘玉淑的姓名和身份,他是個恪守信約的人,自不能食言。
  半晌,藍宇靖道:“她是誰?”
  “孩儿的一位朋友。”
  “我是問她的姓名。”
  “爹,孩儿已經說過了,我已起過誓,不泄露她的姓名和身份。”
  藍文倩瞪想杏眼,嗔聲道:“你連爹爹也不信任?”
  端木無憂道:“我不是不信任爹爹,也不是有什么話不能向爹爹說,我只是對我起過的誓言負責。爹爹常常教導我們,一個人要對自己說過的話負責,決不能自食其言,何況自己還起過誓呢?”
  “你……”藍文倩气得全身打哆嗦。
  藍宇靖揮揮手道:“文倩,你憂哥哥說的對,人要講信用,更要遵守自己的誓言。”說著眼光轉向端木無憂,“我相信你。”
  “謝謝爹。”端木無憂用感激的眼光望著藍宇靖。
  藍文倩的小嘴翹起老高。
  藍宇靖沉下臉,對兩人道:“你倆听著,明日起就將無憂園關閉了。”
  “關閉無憂園?”這消息對他兩人來說,都感到意外。
  “難道咱們就這樣認輸了?”藍文倩气呼呼地說,“這樣做豈不是長他的志气,滅自己的威風!”
  端木無憂小心地說:“關于無憂園生意的事,我已找到几位客戶談過了,一個月內定能情況扭轉……”
  “憂儿!”藍字靖打斷他的話,“我已心灰意冷了,不愿再与他們爭斗,決心退出,今天蒙面人既已發話,要我關閉無憂園,我們就關了吧,免得招惹上殺身之禍。”
  端木無憂目光一連几閃,義父今日說的話与往日可是大不相同,這是為什么?
  藍文倩秀眉緊緊攢起,難道關閉無憂園也是爹爹复仇計划的一部分?
  端木無憂想了想,道:“爹,無憂園不能關閉,否則,今后爹爹就別想在蘇州這塊寶地立足了。孩儿愿以性命來保護爹爹,我們可以雇一些保鏢、拳師,可以在后園和您的臥室裝上机關……”
  “別說啦!”藍宇靖冷聲道:“我意已決,從明日起關閉無憂園。”
  “爹……”藍文倩還想說話。
  “住口!”藍宇靖瞪眼道:“你們立即傳話下去,各樓馬上清整帳目、財產,即日封樓!”這不是建議,而是命令。“
  “是,孩儿遵命。”端木無憂點頭道。無論是以義子還是仆人的身份,他都得無條件地執行這項命令。
  以退守求得平安,義父的決定也是許是對的。
  藍文倩瞧著爹爹,但不敢開口。這位固執、威嚴帶几分神秘的父親的話,她不敢違抗。
  “你倆去吧。”藍宇靖擺擺手。
  夜空不時飄過縷縷云絮,新月象帆船在云海中行走,一剎明,一剎暗。
  樓房里的蜡燭火苗跳躍著,燭光也象月光一樣忽明忽暗,透著一絲惊惶不安。
  端木無憂正在查看各樓送來的帳目和財產清單。他正襟危坐,神情嚴肅,儼然一付帳房先生的模樣。
  藍文倩坐在他身旁。她是來和他清理帳本的,然而她的眼光不是落在帳本而是落在了他的臉上。
  她注視著他,不敢与他說話,更不敢碰他,她想不看他,又不得不看。
  他的神態,一舉一動,多么象爹爹!
  有人說孩子吃了誰的奶長的就象誰,他這個棄儿從小由爹爹撫養成人,長的居然就象爹爹,外貌、臉龐不能說,那种內在的特有气質就跟爹爹一般無二。
  一股深沉含蓄而又熱烈的感情,不自覺地從她的眸子里流露出來。
  他身上的那無形超凡气質,對女人有一种极強的磁力。
  她被這磁力牢牢地吸住而無法抵抗,就連爹爹的嚴令也無法阻止。
  端水無憂放下最后一本帳本,輕輕地吁了口气。
  她仍盯著他,等待他把目光轉向自己,等待他開口說話。
  他的臉扭向樓窗,目光投向了夜空。
  她的心一陣抽搐,俏麗的臉扭曲了。
  這些天他宛若變了一個人,一個鐵石心腸的冷漢。他很少与她說話,甚至于根本不看她一眼,對她的种种表示一概無動于衷。
  他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就是因為爹爹的那一句話?
  爹爹既然沒有把不准他娶她的理由告訴自己,那就一定也沒有告訴他,他不應有如此巨大的變化。
  男女之間的愛是無法阻擋的,只要他愿意,一時生米煮成熟飯,爹爹也沒法子。他為什么不愿理睬自己?
  她咬住了下唇,晶亮的眼眼里蘊含著難言的隱痛。
  理由只有一個,那就是他心中有了別的女人。
  一定就是那個他不肯說出名字的小妖女!
  頓時,她胸中怒火中燒,無法忍耐。
  嫉妒是女人先天的缺陷,此話看來不假。
  她胸中火辣辣的,周身不禁痒酥酥地難受,于是忍不住道:“她是誰?”
  他眼光仍肛著窗外,沒有回話。
  她咬了咬牙:“醉仙樓的那個小妖女是誰?”
  他頭也不曾動,淡淡地道:“你知道我不能說,又何必問?”
  “你為什么要替她保密?”
  “我起過誓。”
  “你為什么要起誓?”
  “我不起誓,她就不會說出真實身份。”
  她頓了頓,又問:“你喜歡她?”
  “這是我個人的事,請你不要問。”他聲音冷漠,頭仍舊沒有扭轉。
  她沒再問話,如同置身火爐中,倍受剪熬。她想走,雙腳卻象被打住似的不能移動。
  他望著夜空,在想著她剛才提出的問題:“你喜歡她?”
  自己是不是喜歡上她了?他暗中問自己。
  他不覺啞然一笑,這個問題實在是太不著邊際了,自己只是她見過一面而全是在那种兵刃相見的場合下,怎能說喜不喜歡她?
  然而,他卻無法准确地回答這個問題。,她默然地望了,明知兩人近在咫尺,卻心隔万里,心中莫名的傷感愈來愈濃。
  “啊!”樓外傳來一聲慘叫。那凄厲的叫聲,在寂靜的夜里顯得格外尖銳、刺耳。
  端木無憂和藍文倩同時彈身出房。
  藍文倩從房門奔到欄邊,側耳辯听叫聲的方向端木無憂從窗台越出,掠過欄干,直奔百花樓前花園,他已听出叫聲是從那里發出來的。
  藍文倩隨即躍出闌于,跟在端木無憂身后。
  百花樓在左園林,樓上備有清茶雅座供客人觀賞樓前花園中盛開的牡丹花群。
  牡丹是花中之王,洛陽的牡丹天下第一,故古人有“洛陽歸來不看花。”之說,這里的牡丹是藍字靖不惜重金遠從洛陽運來移植在此的,說也奇怪,移植至此的牡丹并沒有患水土不合之症,代代繁衍,開得十分嬌艷,故有人將百花樓稱為牡丹樓,又謂“小洛陽”。
  在無憂園關閉之時,八樓中百花樓的牡丹仍能叫座。
  高擎的火把在花園中熊熊燃燒。
  一群面色惊慌的園丁圍成一個圓圈,在高聲議論、發問、叫喊。
  端木無憂和藍文倩赶到。
  園丁立即停止叫喊、議論,讓開一條道。
  讓端木無憂和藍文倩走入圈中。
  蹲在地上的宣燕站起身來:“少主,小姐!”
  地上牡丹叢中躺著一個園丁。
  藍文倩朝地上的園丁呶呶嘴,沒有說話,神情十分緊張。
  端木無憂目光触到地上的園丁,臉色頓變,不用問,他已知道又發生了那种极其可怕的事。
  火光照亮著地上園丁那張微紅得像是熟睡的臉,那臉上露著甜蜜而古怪的笑。
  藍文倩蹲下身,揉手抓住了地上園丁的手脈。
  宣燕一旁道:“他已經死了,但他一身都找不到傷痕。”
  藍文倩松開手,臉上的肌肉一陣痙攣:“九毒玖瑰花粉……”
  端木無憂突然目芒一閃,跨前一步,彎腰從地上園丁的身下取出一朵紅玫瑰。
  一朵帶刺的嫣紅的玫瑰,和留在李香君鬢發上的紅玫瑰一模一樣!
  這是万花奇士管鵬程的標志。
  火光下帶刺的玫瑰象是浸透了鮮血的花朵,血淚欲滴。
  端木無憂面色陰沉,眼睛里閃射著火一樣的光。
  眾園丁呆立著,臉上透著恐怖的陰影。
  端木無憂抿了抿嘴唇,對宣燕道:“將此園丁埋葬了,其余的人都回各樓待命。”
  “是……是。”宣燕點頭應諾,但話聲顫抖,仍有余敢。
  端木無憂陰沉的目光在眾園丁的臉上停留了一會,然后對藍文倩道:“咱們走。”
  義父已按對方要求閉關了無憂園,而對方卻又對無辜的園丁痛施殺戮,真是逼人太甚!
  難道對方要將無憂園的人斬盡殺絕,將義父置之地而后快?
  端木無憂的心中騰起一團憤怒的烈火。
  他這就去見義父,要求集后起所有的園丁,動員起無快園一切力量,与對手万花奇士管鵬拼一個魚死网破!
  他和藍文倩火地速赶到后園。
  “爹!”藍文倩開口就嚷,她比端木無憂更沉不住气。
  “噓!”月牙花門里走出老園丁田寶,藍宇靖雙腿癱瘓后,田寶便由前院調到了后院侍候主人,“輕聲點!”主人在后園花林等候二位。踏入月牙花門,便看到了藍字靖的輪椅。
  藍宇靖端坐在輪椅中,仰面望著夜空,謎一般的眼神。
  兩人走到輪椅旁。藍文倩道:“爹,百花樓花園的一個園丁……”
  藍宇靖冷冷地打斷她的話:“我已經知道了。”
  端木無憂一聲不響地將手中的帶刺玫瑰遞給藍宇靖。
  藍宇靖接過帶刺玫瑰,但沒看,低聲道:“是他,又是他。”
  藍文倩咬牙道:“惡賊!爹咱們……”
  藍宇靖沉聲喝道:“住口!這事沒你說話的份。”
  藍文倩眸子瞪得圓圓的,小嘴噘起老高。
  藍宇靖目光緩緩從空中轉到端木無憂臉上:“憂儿,你看咱們現在怎么辦?”
  端木無憂眸子象貓眼似的閃著寒光:“無憂園已經關閉了,但万花奇士管鵬程仍不肯放過咱們,現在又開始殺害園丁,因此孩儿認為忍讓不是個辦法。”
  藍宇靖一雙深送的眼睛瞧著他眸子里閃爍的寒光,瞳仁深處掠過一道興奮的閃光,閃光迅速消失,眼中仍然只有空漠茫然的神色:“可我認為在找到万花奇士管鵬程之前,我們除了忍讓文外別無他法。”
  “孩儿可不以為然,”端木無憂眼中閃爍著熾烈的光,無憂園不是砧板上的魚肉可任人宰殺,我們應該……
  藍宇靖舉起右手:“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我不同意。”
  端木無憂沉聲道:“爹,咱無憂園在江湖中有許多朋友,包有足夠的財力,我不相信就斗不過管鵬程。”
  藍文倩一旁忍不住道:“難道咱們無憂園就這么軟弱可欺?‘藍宇靖眼光掃過二人的臉,不慍不火,淡淡地說:“不是咱們斗不過管鵬程,如果要斗自然有法子,可爹不愿斗。“話語頓了頓,又道:“我還是決心退出。“
  端木無憂困惑地望著義父。他想不出義父一定要退出的理由,但又不知該說些什么。
  藍宇靖臉色透青,半晌,開口道:“明日解散園丁、佣人,將無憂園散了。”
  “不!無憂園不能散!”藍文倩瞪眼嚷道。
  端木無憂眼睛一睜,精光畢露,咬牙道:“千秋家業決不毀于一旦,孩儿愿与無化園共存亡!”
  他說的悲憤填膺,表情慷憾激昂。
  藍宇靖正待說話,后園林外又傳來一聲撕人肺腑的惊呼。
  沒待藍字靖發話,端木無憂彈身躍起,電射而出。
  后完門外林道上不見人影,四周一片死寂,隱隱透著陰森。
  一個幻影,身形已飄出數文,環目四顧,仍然不見人影。
  聲音确實就從附近發出,難道……心念閃動之際,目光触及花木林中一團黑影。搶身至林中,發現宣燕躺倒在花木下。
  端木無憂目光落在宣燕臉上,剎時,呼吸頓止,血行也告中斷。
  宣燕臉上帶著可怕的古怪的笑“熟睡”在地上,額角擱著一朵帶刺的紅玫瑰。
  不用查看,不用驗尸,就可以斷定宣燕已經死了,而且是死在九毒玫瑰花粉下。
  一夜連殺兩人,万花奇士管鵬程可謂心狠手辣!
  沒有拖拉的草痕,沒有第二者的足跡,更沒有搏斗過的跡象。
  宣燕象是自己走進林間,躺在花木下,然后大叫一聲,安祥地死去。
  當然,這是絕不可能的事!
  宣燕一定是在赶往后園向主人稟告什么事情的時候,遭到万花奇主管鵬程或是他派來的凶手的襲擊,而被九毒玫瑰花粉致死,移尸到這花木之下。
  但是,周圍沒有留下凶手的任何痕跡,在這樣松軟、潮濕的泥土地上,凶手要不留下任何痕跡,這也是絕不可能的事!
  凶手殺人手法雖然干淨利落,但無論他武功如何高深,他終究也是人,然而,眼前發生的事,是人所不能做到的。
  這究竟是為什么?
  端木無憂惊疑之際,藍文倩和田寶推著藍宇靖輪椅來到花木林芳。
  “哦!”藍文倩一聲惊叫,扑到宣燕身旁,拎起那朵刺玫瑰,咬牙道:“爹!又……是那惡賊!”
  藍宇靖臉色灰青,兩眼盯著燕文倩手中的刺玫瑰,抿起了嘴唇。
  端木無憂臉上一層冷霜,雙目中閃著血漓漓的光芒:“為了死去的劉蘭香,李君香、宣燕和園丁這四條性命,咱們就決不能放棄無憂園,自動退出!”
  藍文倩恨聲道:“咱們要以牙還牙,以血還血!”
  “爹!”端木無憂昂起頭,“對方既已開殺戒就不會善罷甘休,咱們決不能坐以待斃,待孩儿諸丐幫朋友替無憂園發出武林帖……”
  “好啦。”藍宇靖舉起手截住他的話,“這件事明日再說罷。”
  端木無憂嘴唇動了動想說什么,但沒開口。
  “文倩,你隨我來,爹有話要對你說。”藍宇靖拔轉個輪椅。
  田寶和噘著小嘴的藍文倩推著輪椅走了。
  林道上只剩下了端木無憂一人。
  不見園丁前來,連巡羅園丁的燈籠光也看不見了。敢情是園丁們都被恐怖的景象嚇破了膽?
  林園一片宁靜、然而宁靜中卻充滿了令人寒粟的殺机!
  這殺机究竟從何而來?
  身后響起了腳步聲,是田寶轉身回來了。
  “少主。”田寶走至端木無憂身旁躬身道:“主人命我前來料理宣燕的尸体,并請少主通知各樓園丁不要再來回走動,以免再遭惡賊毒手。”
  端木無憂沉吟片刻,點點頭道:“是,請田老伯好生照料爹爹。”
  田福垂手道:“請少主放心,這個老奴明白。”
  端木無憂离開后園林,依照義父吩咐到各樓走了一遍。
  他沒有將總管家宣燕遇害的事告訴大家,只是通知他們今夜不要再出來走動,這樣一來本就惊慌的園丁,更是惊恐万分。
  將近四更,他才返回逍遙樓。
  踏步登樓,心事重重,木板在腳下吱吱發響,那聲響象是虫子在啃咬著他的心。
  事態愈來愈來重,比原先想象的要嚴重,糟糕得多!
  驀地,他頓住了腳步。
  月光照亮了廳柱上的一把帶柬飛刀。
  他旅身躍起,摘下飛刀,迫不及待地打開紙柬。
  一行秀麗的小字躍人眼中:“明日正午老地方見。朋友留。”
  老地方見?
  他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朋友留?
  他感到莫名其妙。
  眉頭習慣地皺起,心念疾轉,突然,心房猛地一震,周身的血液突兀奔流。
  是她!丘玉淑!那個被藍文倩稱之為小妖女的女人。
  她找自己干嘛?一難道她有了万花奇士管鵬程的消息?
  如果她真是太慈奇士丘飛逸的女儿,就該是万花奇士管鵬程的侄女,自己与她究竟該是朋友還是敵人?
  去,還是不去?去了又如何向義父和文倩妹妹交待?
  他捏緊紙柬的手在微微顫抖。
  陡然,他身子又猛烈地一顫。
  她今夜闖入無憂園就僅令是送這張紙柬?
  或許她就是那位万花奇士派來的神秘殺手!剎時,他的心在發燒,在淌備,在痛苦的蹦跳。
  月帆在云層中駛出。逍遙樓沐浴在一片柔和的光芒中,顯得格外宁靜、典雅、充滿了柔情。然而,他此刻的心情卻難以与此情景調合在一起。
  男人的心有時也何嘗不和女人一樣的脆弱次日,午時過后不久。
  暖和的陽光下,店小二趴在桌沿懶懶的打著瞌睡。
  中午的客人剛剛送走,下午的客人還未到來,此段此刻正是醉仙樓的小二偷閒的時候。
  端木無憂踏步走出醉仙樓。
  他是經過再三考慮,反复斟酌。,才決定來的,所以誤了過了時辰。
  店堂內空空的,沒有一個客人,很顯然,錯過時辰,丘玉淑已經走了。
  沒來時,心中還為自己來還是不來拿不定生意,來了沒見到她,心中卻是十分的懊悔。為什么不早些來呢?他暗自責備自己。
  他目光再次掃過店堂,心中充滿了惆悵,輕歎一聲,轉回了身子。
  她既然不在,當然是只能往回走了。
  店小二突然睜開了眼:“客官要……喝酒,還是吃飯?”
  “不用了。”端木無憂頭也沒回。
  店小二正待趴下,忽又道:“客官是不是在找人?”
  端木無憂扭過臉,目光盯住了店小二。
  店小二從板凳上站起身,揉了操眼睛,說道:“你要找的那位小姐留下話,叫你到老地方去會面。”
  “老地方?”
  “是嘍!那小姐說只要這么說,你就舍明白的。”店小二說罷抿嘴一笑,那神情是把端木無憂當作了与女人偷偷幽會的情郎。端木無憂臉乍地一紅,沒有再說話,扭身便走。
  他雖然從未遇到過這种事,但知道這种事是無法解釋的,越解釋越使人誤會。
  他已經知道丘玉淑在哪里了。她說的第二個老地方,一定就是城西門外的那座破廟。
  他剛剛离開醉仙樓,一個小販模樣的人便走進店門里。
  几點碎銀塞到店小二手中:“我是無憂園藍小姐的人,請問……”
  店小二將碎銀塞入袖中,神秘地眨眨眼,將嘴貼到小販的耳根上。
  “哈哈……”兩人發出一陣開心的帶有几分邪意的大笑。
  對這种津津樂道于風流韻事的市井之徒,無憂園少主大白天出來与野女幽會,自然是一分可笑的事。
  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扰之!
  端木無憂急急赶到城郊破廟。
  斜坍的廟門半揚著。
  端木無憂來到門邊,心突然開始急劇的跳蕩,店小二神秘的笑容在眼前晃動,他仿佛覺得自己真是去与她幽會。
  他深吸一口气,穩定了一下情緒。
  她是太慈奇土丘飛選的女儿,自己是為了解金盟幫的情況而來。
  她也許帶來了万花奇士管鵬程的消息。
  她也許就是殺害無憂園四條人命的凶手,若是這樣,就要拿她交予義父處置。
  繃緊的心弦倏地松弛下來,胸中騰起一團正義之火,他毅然地進入了廟內。
  廟內靜极了,只有風吹動荒草簌簌作響。
  放眼觀看,空石、空坪、不見一個人影。
  他心事頓時升起一种被愚弄的感覺,英俊的臉扭曲了,心中象有條毛虫在爬動。
  她根本不在廟里!
  她在捉弄他這個“朋友”!
  他咬緊了嘴唇,直到唇邊滲出一絲殷紅。
  忽然,廟殿里傳出一聲低低的說話聲,那是男人的聲音。
  她在廟殿里?
  她和誰在說話?
  這是陷阱,還是發生了意外?
  他深深一想,悄然繞過前殿,貼到殿側斷壁下。
  從斷壁口望進去,灰滿灰塵和蛛网的殿堂里也不見人影,但地上有兩道腳印。
  越牆而入,穿過殿堂,藏身在禪房外,從窗口往內望。
  他不看則已,一看心弦又陡地繃緊。
  丘玉淑斜靠在禪房壁角,雙手低垂,短劍墜地,顯然是已被人制住。
  站在丘玉淑對面的手執長劍的人,竟然是在賭場中幫助過他的那位藍衫賭客。
  端木無憂大感意外。
  這位藍衫賭客是誰?
  他為何要挾持丘玉淑?
  他与丘玉淑又是什么關系?
  為了了解真相,端木無憂決心暫不露面。
  藍衫賭客低聲道:“姑娘,我再問一遍,你是誰?”
  端木無憂心一動,原來藍賭客并不認識丘玉淑。
  丘玉淑扁了扁嘴,亦是低聲道:“先生,你還沒告訴我,你是誰呢?”
  丘玉淑也不認識藍衫賭客!這就有些奇怪了,兩人既不相識怎又會攪在一起?
  藍衫賭客聲音一沉:“好,那你告訴我,你為什么要殺异教的黑白二吊客?”
  “哼!”丘玉淑笑了笑,很冷森可怕的笑:“他倆想占我的便宜,我又不想讓他倆沾,而他倆又非要占不可,因此我不得不殺了他倆。先生,您若是換了我,您會不殺他倆嗎?”
  “姑娘,你口齒很伶利,不過話卻不盡然,你既有本領殺得了他倆,就有本領不讓他倆占你的便宜,至少逃是可以的,可你為什么一定要殺他倆,其中必有緣故。”藍衫賭客聲冷如冰,兩眼發亮。
  丘玉淑沉下臉:“姑娘平生最恨愛占便宜的人,所以見了這种人就非殺不可。”
  “這么說來,姑娘是不愿說了?”
  “當然,要是愿說,我不早就說了。”
  “啊哈!姑娘膽子可是不小,現在已被我制住了穴道,還如此狂妄,難道你就不怕死?”藍衫賭客舉起了手中的劍。
  端木無憂心念甫轉,若是藍衫賭客要殺丘玉淑,自己該不該現身?
  藍衫賭客在銷金樓能認破凶莽刁飆的換骰手法,此刻又能制住這位“小妖女”,必是一位武功高深的超一流好手。
  藍衫賭客身份不明,自己又不明白事情真相,若盲目插手必定又會給無憂園增添麻煩,但是……是否插手這檔事,他還未拿定主意。
  “怕死?難道怕死就能活著?”丘玉淑的眼里射出了灼亮的光芒。
  藍衫賭客眼睛一亮,亮的伯人:“姑娘既然不怕死,我就成全你,不過……”
  丘玉淑冷笑著打斷他的話:“沒有什么不過,我不想說,你就永遠無法知道你想知道的事。”
  “真的?”
  “那還有假。”
  “其實你不說,我也猜到你是誰了。”
  “先生,您想誆我還嫩了點。”
  “你不信?”
  “當然不信。”
  藍衫賭客板起臉,一字一吐道:“你是金盟幫太慈奇士丘飛逸的女儿。”
  端木無憂身子一抖,心也隨之抽緊,頭額冒出几粒汗珠。
  丘玉淑地若無其事地一笑:“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
  藍衫賭客目芒一閃:“這么說你是承認了?”
  丘玉淑抿嘴又是一笑:“你是异教的大管家冷面韋陀應离?”
  冷面韋陽應离!端木無憂几乎叫出聲來,他听義父提到過此人。
  藍衫賭客不動聲色:“老夫不知應离是誰。”
  “哈!象你這般年紀的武林高手會不知道應离是誰?
  這么說來,你是承認了?“丘玉淑心念來得极快,快得令人沒轉念的余地。
  “姑娘,老夫不与你饒舌。”藍衫賭客的聲音轉,“現在我就要證明你的身份。”
  “怎么證明?”
  “要你自動說出來!”
  “痴心妄想!”
  “你是要逼我動手?”
  “請便。即使你殺了我,也不會如愿以償,你永遠不知道我是誰。”
  藍衫賭客略一遲疑道:“我用不著殺你,只要用劍挑破你的衣服,看看你的左脅下,就知道你是不是我要找的人了。”
  丘玉淑臉色倏變:“你……敢?”
  “我說過要你自動說出來。”
  “休想!”
  “這可是你逼我動手的。”
  “你……”
  藍衫賭客肅容道:“姑娘,此事關系重大,老夫不能不謹慎行事,只好得罪了。”說罷,挺起劍鋒,慢步走近丘玉淑。
  怎能讓藍衫賭客挑開丘玉淑的衣衫?
  怎能讓丘玉淑赤身面對一個陌生男子?
  堂堂的男子漢大丈夫,怎能見一個少女被辱。而不出手相救?
  插手!他決定插手了!
  縱然是惹下天大的麻煩,甚至是招來殺身之禍。他也顧不得了。

  ------------------
  坐擁書城 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