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八章 鴻門赴宴 笑亦殺生


  胡玉飛、龍相生二人离開積善堂,取道奔向護清教教址。兩人功力深厚,不愿騎馬,便各輕功飛掠。他們快一陣,慢一陣行了百余里,赶到三元鎮。兩人進了鎮子,找到酒館吃起來。
  忽然一陣香風吹進酒館,人未到,笑聲卻已入內。這聲音令人听了煩躁,不舒服之极。胡玉飛皺皺眉頭,內外張望,笑聲一止,一個四十多歲的妖艷女人走了進來,身后還跟著一個丫頭。女人頗有姿色,雖然歲月在她額頭留下許多細密的皺紋,卻不顯老。年輕時一定是個“回眸一笑百媚生”的尤物。
  她能占一個“艷”字,卻不俗。
  她旁邊的丫頭卻是一個相貌平平的姑娘有二十來歲,從眼神里可看出她是個倔丫頭。她身佩一把极細的劍,干淨利索。她如一塊石頭,一片落葉,放在那里都沒人注意。
  龍相生思忖了一會儿,猛然想起這個女人是誰來,她剛才的笑十分特別,既不是少林派的“獅子吼功”,也不是陰山派的“鬼嘯功”,似乎也不像清虛門的“收魂功”,它是獨自一家的“仿笑功”。這种功夫十分特殊,能創出這种功夫的人,也了不起得很。所謂“仿笑功”,不是模仿別人笑的功夫,而是一种自覺的達到融合的介入,即發功人的笑聲轉成為你的笑,當然,你可以不笑,但你的身体卻會出現不該笑而又偏要笑的痛苦。仿笑功的作用就是要使你的机体出現紊亂。
  龍相生斜視了那花枝招展的女人一會,感喟地說:“是她,几十年不見,她也老了,天生麗質,終要成骷髏一具。‘笑媚娘’王春麗,這是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二十年前,她聲名盛极,但水性楊花,朝秦暮楚,不知有几多美男子坏在她手。不久,她在江湖上消聲匿跡了,人們早已把她遺忘,可她又突然重現江湖,不知又要搞什么名堂?”
  龍相生是喃喃自語聲音极低,但胡玉飛還是听到一些。他瞟了“笑媚娘”王春麗一眼,也覺那張臉要被歲月改變形狀了。
  “笑媚娘”可以說是典型的風塵女子,她的气質、神情有淡而不散的風塵幽怨之味。笑媚娘也注意到胡玉飛,但她嚷。笑媚娘飲了一口茶,一下子吐到一個小子的臉上。三個小子立時火了,一下子擁到笑媚娘身旁,舉掌便打。笑媚娘“嘿嘿”笑起來。那三個小子舉起的手立時停住了,表情极為古怪地一變,臉變扭曲了,漲得通紅。忽地,三個人捂著肚子,“嘿嘿哈哈”地笑起來。開始站著笑,后來蹦著笑,打滾笑,那聲音如錐子似刀子,令酒飽的人感到脊梁骨發毛。
  胡玉飛雖然功力深厚,也想隨著笑兩聲。少頃,除了胡玉飛、龍相生外,就連廚房里的師傅,也跟著笑起來。那些吃客的實態,真是千奇百怪,不可言狀。
  笑媚娘与那丫頭自然穩坐釣魚船。
  眾人都笑坏了,笑媚娘才收了功,酒店里到處都是笑趴下的人。有因為笑把酒灌進鼻子里去的,也有“喝”進耳朵里去的。
  龍相生冷“哼”了一聲說:“笑媚娘,這樣無故戲弄人家,實在過分了吧?”
  笑媚娘笑吟吟地說:“我練的功夫就是專門使人‘過分’的,如不使用,豈不可惜?”
  龍相生道:“你這是強詞奪理。”
  笑媚娘不以為然地說:“天下沒有不強詞奪理的事。清兵人關,殺了多少漢人,又讓人留辮子,這不是強詞奪理嗎?或者說這是殺人奪理,你這當世大俠怎么不与皇上論論去呢?跟我說個什么勁呢?”
  龍相生沒詞了,他無法否認笑媚娘的話。史可法殉國、揚州十屠他還記憶猶新。怎么說呢?他不知道。個人的能力是有限的,歷史不是一塊豆腐,想切成什么形狀都非常容易;歷史是一种社會之气,气的勢頭決定歷史的進程。大俠雖有俠義在身,胸有正气,但還是不如社會之气的力量強大。大俠者,只能隨境使“气”,不能因世上其他地方還有公開或合法的強暴,就默認身旁的邪惡。龍相生雖然想到這些,但他卻沒有尋什么話去反駁笑媚娘,他以為反駁她,就是一种無可奈何地妥協。揚州十屠對他的刺激實在太深了。
  笑媚娘見龍相生不言語,高興地說;“你們大俠滿口仁義道德,是正人君子,為什么不去京城殺了皇帝老儿?天下到處是坑害拐騙,柳巷花街比比皆是,你們為什么不去掃除?多少良家少女在衣冠禽獸的蹂躪下痛苦、呻吟,你們管討嗎?你們只知道拎條棍子握柄劍,听人家稱什么‘神功蓋世’‘俠義無雙’,美滋滋地享受著,提起這些,我都替你們害臊,你們骨子里既虛偽又怕死!”
  龍相生“哈哈”一笑說:“媚娘所言有些道理,人生天地間,誰人不怕死?快者在危難中不懼死,剛正不彎,一身正气,當然,快也不万能,但社會上若沒有了使道,人完全成了野獸了。若是人人心中俠,那將是一個多么安定和平的世界啊!”
  笑媚娘笑道:“俠雖好說,做起來卻難哪。”
  龍相生點頭稱是。
  胡玉飛一直沒有插嘴,他覺得笑媚娘倒也是個性情中人,良心沒有泯滅。
  龍相生問:“媚娘隱世十多年,重出江湖,要做几种什么樣的惊天動地的大事?”
  笑媚娘搖頭道:“二十年閉門深思,終有所悟,本不想再人江湖,怎奈護清教不讓我清閒,非聘我做他們護法不可,我只好去看看。”
  龍相生心頭一震,胡玉飛也覺不妙,若是那樣,她可是一個勁敵。
  龍相生說:“媚娘可知護清教被官府收羅,是個專殺正義之士的組織嗎?”
  笑媚娘道:“我又不是傻子,這個當然知道了。可目前是滿人的天下,你不為所用,便必為所棄,還是識時務為上。”
  胡玉飛一旁冷笑道:“我以為媚娘是女中丈夫呢,原來也這般卑瑣!”
  笑媚娘哈哈大笑:“二十年前我可是正人君子之流認為最坏的女人,我從未想過將來有一天要成為女中豪杰!”
  胡玉飛說;“你現在想做也不晚呀?”
  笑媚娘搖頭道:“做俠者太累,我喜歡我行我素。”
  胡玉飛不再言語,開導一個老于世故的女人是可笑的,以自己的大義去標量她是愚蠢的。
  龍相生問:“護清教又聘了几個高手?”
  笑媚娘說:“据我所知有五個,‘廣寒宮主’姬春花、‘碧月君’申靈、‘混元八极功’云先生、‘西昆侖毒神’,丁加尺、‘陰陽人’吳不恭。”
  龍相生和胡玉飛被惊得目瞪口呆。笑媚娘所說的五人,每人的身手都達到了不可思議的高度。就是光一個“碧月君”申靈,他是“陽子君”申秀的胞兄,就夠積善堂的眾高手應付的了。看來,護清教這次沒安好心。他們請這么多厲害的人物必有所圖。又一想,正派高人也不會少,這才使二人稍微心安。武當派掌門人五元道長,少林寺方丈無濟禪師也是當今的絕代高手,眾人齊心,也未必弱于他們。就是真斗不過他們,既然答應了也要去。大丈夫一諾重千斤,怎能食言?
  胡玉飛說:“你可知他們還下書議事?”
  笑媚娘不明白,問:“什么下書議事?”
  胡玉飛笑道:“就是護清教請各派的掌門商議江湖大事之事。”
  笑媚娘笑道:“略有所聞。不過,你們不要把我們被聘之事与你們的事絞在一塊,這是不相干的,護清教聘請我們出山已不是一年兩年的事了。”
  胡玉飛點點頭。
  龍相生道:“多謝媚娘直言相告。”
  笑媚娘眯起眼一笑。
  在他們談論的時候,又有三個人走進來,是三個女人。前面的是個道姑,五十來歲年紀,臉白而沉靜,似乎還有點;冷。她身后兩個少女是肖妮和葉鳳。
  笑媚娘一見道姑,馬上笑道:“清惠道姑也人酒館嗎?”
  道姑說:“這里不單是賣酒的,不是也賣飯嗎?”
  一上來兩個女人便唇槍舌戰,似有仇一般。
  清惠道站要了飯菜,便和兩個少女一起吃起來,不再和笑媚娘說話。
  笑媚娘看了一會,說:“清惠道姑,你這次到哪里呢?”
  清惠停了一下說:“不是和你去一個地方嗎?”
  笑媚娘笑道:“道始的消息真靈通,連我去哪里都知道。”
  清惠輕笑了一聲說:“媚娘是了不起的人物,凡是在江湖上混兩天的人,只要不是太傻,便會知道媚娘的去處。”
  笑媚娘動了一下身,歎了一聲說:“這么說我去護清教的事不是什么秘密了?”
  清惠道姑笑而不答。其實,知道笑媚娘被聘為護情教護法的事的人還是少數,清惠道姑所以知道是偶然的。
  由于清惠道姑認為笑媚娘品行不端,兩人自然不能投机。又談了几句,她們閉口不言了。
  龍相生怕兩人因一言不和動起手來,那可要大煞風景,便把話岔開,談起別的。
  他說:“媚娘見多識廣,你可知當今天下誰為第一人?”
  笑媚娘一拐,思忖起來,片刻才道:“這個不好說,各派武功獨具所長,難以一概而論。再說,有許多奇人异土并不入江湖走動,但他們也屬武林人物,很難論其高低。就是目前流行的說法也不一定對。‘太虛宮’主人司馬青是厲害,可也未必就是第一人,陰山老仙也不差呀!還有護清教近聘的五個人,他們的神技也未必弱于誰。各有專精嘛。”
  龍相生點頭道:“媚娘所言不差。近几十年來,江湖上出現了許多奇人,他們的武功各有千秋,很難分出高下,除非讓他們斗一斗,可誰有那种能力呢?”
  笑媚娘輕聲笑起來。
  清惠道姑卻說:“人們常言,能人背后有能人,我看這話未必對,能人總是有限的,怎么可無限地排下去呢?只要能人處在一塊切磋一下,誰是那個最后的能人還是可以找出來的。”
  笑媚娘點頭道:“道姑所言妙极,天下能人總是有數的,不可能像山川的草木那樣多。”
  “不過,若是把這句話看成是以前的能力与今后的能人相比,那就不矛盾了。”
  道姑笑著說:“那樣談論誰高誰低就沒意義了。一個人的功夫再神,誰也不能一拳打到一千年前,那時的高手縱然不行,你也沒資格与他們交手,這說明你也不行,還比個什么勁呢?”
  笑媚娘哈哈笑起來。
  龍相生見她們爭論得有趣,也跟著輕聲笑了起來。
  胡玉飛卻皺緊了眉頭,覺得這完全是沒有必要的胡扯,誰是高手低手你們能管著了嗎?他的心有些不規則地跳動。這种感覺是以前二十几年里所沒有体驗到的。也許他一直只顧練功,忘記了他還有一部十分神秘的感情被沉埋下了。葉鳳的出現,使他的內心產生了莫名奇妙的涌動。他忽覺自己有了某种生理上的渴求。但是,他立刻驅逐自己的雜念。自己是大俠,怎可見了女人就胡思亂想呢?自己肩負著重大使命,切不可為儿女私情坏了大事。雖然他一再安慰開導自己,可語言卻顯得蒼白無力,遠不如青春的力量長驅直人來得神速和浩大。
  他有一种恍恍忽忽的感覺,仿佛自己坐的地方有水浸來,慢慢地水濕了自己的衣服;又似自己坐在一塊小木板上,在奔流的潮水里隨波逐流,自己的控制力發揮不了多大作用。他忽儿感到這是一种痛苦。看來,醒者都要受比昏者多得多的痛苦。聰明人,敏感的人在這种事上占不到便宜。胡玉飛胡亂想了一通,還是忍不住地偷看葉風的秀姿。她太美了,啊,是我心中的偶像,她坐在那里,目不斜視多像一個安靜的女神!圣人們通過書和禮教給他的巨大羞怯力,在這里似乎在慢慢失去原有的主導地位,正在被一种生机盎然的勃勃之气所代替。
  葉鳳以少女特有敏感,也發覺了胡玉飛的窺視,少女心中的小鹿歡跳起來,周身被灌了一种奇异的感情,使她不能自己,她也是頭一次開拓那神奇的處女地,模模糊糊感到這仿佛是詩書中所說的初戀。她心里既喜又怕。忽儿又責怪自己來。自己是個美璧無暇的少女,為什么要有不洁的念頭。不管她如何在自己的心里展開一場激烈的較量,她的手臂和腿卻如有電通一般,念頭仿佛被水沖著,她有些無可奈何。胡玉飛在她心中确是一個理想的美男子,他的英武實在令她心折。
  兩個人的行為雖是暗暗的,可龍相生還是看出胡玉飛的反常,他從來沒見過胡玉飛如此這般心不守舍。龍相生輕輕地笑了:這小子終于看上一個好姑娘了,看來,我還要幫他一下才行,可不能錯過好時机。
  笑媚娘是風月老手,自然更能瞧出其中的秘密,她哈哈笑起來:“說不定還能結下一段姻緣呢!”
  她冷不丁冒出這么一句,清惠道站一愣,看了一下自己的兩個師妹,又瞅了一眼胡玉飛,心中明白了几分,雖然她還不知道笑媚娘說的是誰。
  他們又談了几句不相干的話,便分手告辭。
  龍相生追上清惠道姑說:“道姑也是去護清教嗎?”
  清惠點點頭。
  龍相生笑道:“正好,我們也去護清教,就一塊儿走吧?”
  清惠說:“男女有別,我們一同前往,怕不方便吧?”
  龍相生道:“那有什么呢?心中無邪念,世界便清明。我們俠義之人,身正不怕影斜,別人能說出個什么來呢?”
  清惠朗朗大笑:“龍大俠,你我相處不短,你的為人我是清楚的,若無什么事,你是不會要求一同走的。”
  龍相生笑道:“道姑,我們俠道之人,心中無私,有什么講什么,我确有一件事求你。”
  清惠問:“什么事?”
  龍相生說:“你看我那侄儿胡玉飛為人如何?”
  “好啊。”
  清惠輕笑說;“他是你們積善堂的代堂主,年輕有為,這你還要問我嗎?”
  龍相生笑著說:“我是有求道姑才這么問的。既然你覺得他不錯,你就做個媒人如何?”
  清惠問:“給誰做媒?”
  龍相生說:“自然是給你的師妹和胡玉飛。”
  清惠哈哈大笑:“龍相生,你是不是頭腦有什么問題,我師妹會嫁給他嗎?”
  龍相生臉一紅,气道:“胡玉飛哪一點配不上你師妹?”
  清惠道:“配不配那是其次的事,我看不慣他那高傲的樣子。”
  龍相生吃惊地說:“胡玉飛高傲?我何以不知呢?”
  清惠嚴厲地說:“我警告你,少打我師妹的歪主意,否則別怪我不客气。”
  清惠轉身走了,龍相生气得瞼發黃,身發顫,真沒見過這么無理的女人!
  胡玉飛走出酒館,假裝什么也不知道地說:“我們走吧。”
  龍相生點頭答應。
  兩個走得很慢。龍相生心中不快,默默無聲。他們走到荒郊野外,忽見一群人在溝邊的草地上爭搶什么。那些人個個舍生忘死,不顧一切。龍相生道:“這群丐幫子弟在爭什么寶貝?”
  胡玉飛因還在憧憬美好的前景,只是“嗯”了一聲。清惠道姑的話他听了兩聲,但他不認為就無望,也許還會出現轉机。到了近前,龍相生才看清他們是正爭奪一塊青玉牌。
  這近乎透明的玉牌有半寸厚,三寸見方,上面有圖有字。玉的資質极佳,仿佛有种青气揚溢在它的周圍。
  龍相生站在一旁,仔細回憶起關于王牌的傳說。憑直覺,他感到這塊玉牌大有來歷,可想了好久,也沒有頭緒,只好失望地搖搖頭。
  突地,一個乞丐一掌拍到另一個乞丐手上,玉牌飛了起來,胡玉飛身子一縱,如鶴升天,伸手抓在掌里,飄然落下。那幫乞丐見有人把玉牌搶走,一涌齊上,扑向胡玉飛,大有不還王牌,非把他撕碎不可之勢。胡玉飛轉身抖掌,輕輕划一個弧形,向外一推,圍上來的十几個乞丐便被擁出丈外倒地。
  胡玉飛道:“你們不要爭了,我看一眼就還給你們。”
  那群乞丐懾于胡玉飛的武功,只好憤憤不平地站在一邊。胡玉飛把王牌翻過來,見上面寫著三個字:一玉牌。胡玉飛在手中一掂,覺得比同樣大小的鋼鐵要沉,涼而堅硬。他暗用了一下真功,竟沒有損玉牌分毫,胡玉飛大惊。乖乖,這是什么室物,竟比鋼鐵還硬?他猜不出來歷,只好仔細看起來。五上方有极其精細的紋路,排列精巧,呈波狀。在細紋下面,有极小而极优美的隸書。胡玉飛凝聚目力,仔細辨認,只見上面寫著:凡得此牌者,玉宮之主也,得者和持玉牌前往虎山就職;但要在沒去前修成“玉門神功”,否則,闖不過入宮三關,唯有死而已。神功修習之法在玉牌的后面。胡玉飛翻過來,見有十二個女子練功的圖像,每個圖像的名稱和作用解釋得极為清楚。胡玉飛看完了一遍,雖明其意,但覺极難練習。他長歎一聲,把玉牌又拋給乞丐們。
  這實在是個寶物,罕見的寶物,單就上面的隸書刀刻,就知道制造玉牌的人為此費了不少心血。那么小的字刻在這么硬的玉上,沒有超凡入圣的功力是辦不到的。從字看,刻者定是位書法名家,整体看,玉牌可稱是罕見的藝術珍品。
  胡玉飛剛把玉牌拋出,乞丐們還沒有來及搶,白影一閃,被一個白衣飄飄的中年人抓在手中。這人長相极為瀟洒俊美,陽剛之气甚盛,兩道目光掃得人打顫。
  龍相生細看了他几眼,笑著問:“朋友可是‘燕門劍主’白胜非?”
  那人哈哈笑道:“龍大俠好眼力。有何指教?”
  龍相生說;“白劍主對這玉牌很感興趣嗎?”
  白胜非道:“何止是興趣,我尋它整整二十年了。為了它,我走遍了大江南北,野岭荒山,吃盡了苦,現在得到它也有些晚了。不過,我還是挺高興的,一個人立下志愿要得到什么,雖然青春蹉跎,但終于得到了它,還是值得欣慰的。”
  龍相生不解地問;“這玉牌真的對你如此重要?”
  白胜非蒼涼地歎息了一聲;“現在已不重要了。玉宮三關根本間不過去。”
  龍相生問;“什么玉宮?”
  白胜非淡淡地道:“在江湖中,有一個小門派,叫‘玉門’,它門派雖小,武功卻奇。玉門派里的人都是女子,她們要找一個男人做她們的門主,可尋了一百多年了,沒有一個男人可以入宮。听說以前曾有三個人前去闖關的,還沒有闖關,便嚇了回來,說那根本不是人可聞的關,比過鬼門關還難。江湖中人,知道有玉官的人极少,而為了人宮尋找玉牌的人更是寥寥無几。我為了入主玉官,奔走二十多年,可前几天,我偶然見到了玉宮的人顯示武功,我的心便立時灰了,她們是神,不是人,她們的武功是不可爭鋒的。雖然如此,我還是要搶到玉牌,即使我不去闖關入宮。”
  龍相生自信不是孤陋寡聞的人,此時也像听神話差不多。如此說來,玉宮的神技便天下為尊了?他說:“依劍主之見,王門派的武功當屬天下第一了?”
  白胜非笑道:“用天下第一已不是形容她們的武功,應該說是她們已列仙班。”
  胡玉飛說:“她們既想找尋人,為什么不讓江湖的同道知曉呢?”
  白胜非說:“听傳聞,她們原想這樣做的,可她們尋查了天下武林之后,非常失望,便不再打算大張旗鼓了。”
  “那群乞丐還要索奪。”白胜非笑道:“就你們這群豬狗一樣的人,還想入主玉宮,嘿,你們想當几年玉皇大帝豈不更美?”
  乞丐們不甘示弱,嚷道:“你既然不敢去,讓我們闖一闖有何不可?”
  忽然,一個細而悅耳的女人的聲音傳來:“白胜非,你已得玉牌,就要在一個月內闖三關,如果不闖,我隨時可取你性命。你若自忖不行,可找人代替,記住,想入玉宮,憑僥幸是不行的,以你目前的身手,与王宮之技相比,連三腳貓都算不上。一月之內,你要好好參修王牌上的武功。如果不能妥善處理王牌,你將付极其慘重的代价。”
  白胜菲忙問:“你們可否把時間再放寬一點?”
  沒有回聲,那人顯然走了,或者玉門之規矩,根本不能改。對方不屑与之磨舌。
  眾人征了一會儿,龍相生說:“對方用的可能是‘千里傳音’的功夫,我敢斷定,說話人至少在一百里外。”
  白胜非點頭道:“龍見所言不差,玉宮人不出宮,便可知玉牌的下落,玉牌上有她們注人的‘真息’,牌上細密的紋路便是。”
  胡玉飛瞪大了雙眼,這簡直和夢吃差不多,令人難以置信。
  龍相生問:“劍主作何打算?”
  白胜非說:“我死不足借,可恨的是不知自己是怎么死的,和誰交手都無法知道,這多么讓人失望。前几天我偶然看了玉宮兩個小丫頭的武功,也只是從背后偷看的,她們是美是丑一點也不知道。人死了,竟不能見對方一面,多么讓人傷心!”
  龍相生說;“万事本如煙云,何必那么認真呢?能得玉牌就不錯了。”
  白胜非苦笑道:“這玉牌可是塊死亡通行證。”
  胡玉飛說:“劍主若不愿意,可讓愿者代替了便是。”
  白胜非說;“那樣不妥,讓人去替死,自某還做不出來,除非對方确實出于誠意,并且武功高我十倍。”
  龍相生和胡玉飛笑了,以為白大九在開玩笑。他號稱“劍主”武功之高可以想見,天下有什么人能強過他十倍呢?縱是王宮的人也未必能有如此神通。
  白胜非看了兩人一眼說:“兩位大俠保重,白某告辭。”
  龍相生說:“劍主稍等,護清教向你下帖了嗎?”
  白胜非冷笑道:“我還沒把護清教放在眼里。”
  龍相生沒有說什么,卻听一人道:“好大的口气,你白胜非能有多大能耐,敢不把護清教放在眼里?”
  說話人是鐵無傷。他身邊還站著一位相貌凶惡的老者。
  白胜非冷“哼”一聲,說:“鐵無傷,我就是那句話,你能把白某如何?”
  鐵無傷“嘿嘿”笑道:“我能把你的嘴封住。”
  白胜非嘴一咧,輕蔑地說:“你鐵無傷還沒有長那副手爪。”
  鐵無傷大怒,正要動手,他身旁的老者道:“鐵大俠,對付這樣的小輩何須你動手,讓老朽料理他。”
  白胜非冷笑說:“鳩鷹,你認為拼斗和說大話一樣容易?”
  老者“嘿”了一聲,身子前縱,伸出鳥爪一樣的手掌,向白胜非去過去。這一招來勢不快,但气韻獨特,仿佛“絲絲”之聲。白胜非腰一擰,腳一滑,走了個弧形步,身往前一傾,長劍出鞘。他拔劍之快,龍相生還沒有見過能有人胜之者,寒光一閃,刺向老者的助部。鳩鷹身子急縱,晚了,“哧啦”一聲,他的小腹部被長劍划了一下,鮮血急射而出。鳩鷹惱恨之极,面相猙獰,他做夢也想不出白胜非為何會這般厲害:他當然不知白胜非為了入主王宮所進行的拼搏了。
  鐵無傷也駭了一跳,暗叫好險。如果他貿然出手,因輕敵之故,說不定也要付出代价的。鳩鷹傷勢不輕,白胜非若要取他性命容易之极,但他卻后退了一步,沒有進擊。他所以如此,并不是有于“窮寇莫追”的古訓,而是謹慎的表現。他知道鳩鷹尚有一絕招沒有使出,他若不小瞧自己,也不會落到這般田地,因為他的掌是“毒气掌”,白胜非不能不有所顧忌。
  鐵無傷替鳩鷹抱扎好傷口,冷硬地說:“白胜非,你敢与護清教為敵,想是活夠了,大爺成全你。”
  白胜非冷笑道:“鐵無傷,你少張牙舞爪,若不小心翼翼,一劍之后,世上便沒你這么個人了。”
  鐵無傷頓覺脖子處涼風嗖嗖,他劍一擺,挽出一朵劍花刺向白胜非。他的速度也不慢,可謂疾似迅雷。兩人都用劍,那斗起來就格外好看。白胜非身子往上一仰,腳不動,腰身斜扭,反臂一劍划出,正對著鐵無傷的脊梁。這一招可算是怪到了极點,正是他剛才從玉牌上學來的,當然他只能學其形,而不能得其神髓,縱然如此,也夠鐵無傷亡魂喪膽的了,他万料不到白胜非會從這么個地方划來一劍,万般無奈,他只使用“洪拳”中最粗淺的招式“扑虎”,向前搶去。仍然不盡如人意,后背還是被划出一個尺長的大口子,血如泉冒,濕了大片衣衫。白胜非連著兩招傷了兩個高手,龍相生、胡玉飛也駭然惊心,好厲害的神功,大有神鬼不測之妙。鐵無傷又使出一個“搶背”滾到一旁,白胜非冷笑未動。
  片刻,鐵無傷恨恨地說:“白胜非,這筆帳記下,我一定要讓你加倍償還。”
  白胜非哈哈大笑:“你的話如果可信,那么,現在躺到地上的該是我了。”
  鐵無傷顧不上對方的諷刺,和鳩鷹悻悻而去。
  龍相生道:“劍主神技,令龍某開了眼界。”
  白胜非笑道:“過獎,我這是東施效顰,剛從玉牌上悟出個一知半解。”
  龍相生無話。
  白胜非沖龍相生等人笑了兩聲,飄然而逝。
  胡玉飛長歎了一聲說:“武功之海如此之大,今天才真切地感受到。”
  龍相生哈哈大笑:“我又何嘗不是如此呢?有道是,活到老,學到老,此言不欺也。”
  兩人又談了几句,繼續北進。
  ******
  夕陽的余輝終于消盡,夜幕拉開了。兩人加快步伐,赶到一座山前。
  龍相生說:“我們到清元寺去。”
  清元寺在山南環半山坡上,寺院不大,院牆也因終年失修,牆皮都脫落了。讓人弄不明白,在山上何以建土牆,全用石頭壘不是更方便嗎?兩人到了寺前,胡玉飛用手拍打寺門,過了好一會儿,才有一個老和尚前來開門。
  龍相生道:“我是方興禪師朋友,特來相會。”
  那老和尚少气無力地說:“請,方丈在禪房里。”
  龍相生和胡玉飛來到禪房門口,見一個善后慈目的老和尚在燈下落團上打坐。
  龍相生輕輕地說:“方興大師,今晚打扰了。”
  方興禪師睜開眼睛,道:“是故人嗎?悠悠二十年光陰一閃而過,山門無故人來。”
  龍相生笑道:“大師乃一寺之方丈,四大皆空,我們此等俗人,怕給你帶來塵念呀。”
  方興方丈歎了一聲,慢悠悠地說:“故人不來惡人來,想到清靜也難成,一旦黃鶴回歸去,留下也只有山空。”
  龍相生受了感動,深情地說;“是啊,人總有歸期,只在早与遲,大師想必比我們更看得開吧?”
  方興搖頭道:“佛与俗并無不同,只在‘念’爾。然佛寺屢經騷扰,只增傷悲,哪能只念呢?少小人寺,經眼蒼老,恍若一夢,又怎能不感喟人生短暫呢?”
  龍相生無言以對,只有點頭。
  胡玉飛說:“這荒山野寺,什么人會來呢?”
  方興說;“除了官府的人外,就是‘同惡幫’的人來侵襲,弄得人心慌慌,不得安宁。”
  這時,一個尖厲的聲音傳進寺來;“方興老和尚,快點開門,我們有事相告。”
  過了一會儿,從外面走進三個人來,頭一個竟是黃酒佛無垢,后面的兩人自然是他的隨從。
  方興坐著未動,無垢老大不快,沉陰地說:“方興,‘護清教’邀天下高手商議江湖大計,你也算一個吧?”
  方興冷冷地說:“我一個年老体弱的和尚能商議什么大事呢?”
  無垢笑道:“不去也行,但對江湖百年不曾有過的盛會,總該獻一個禮物以表誠意吧?”
  方興哈哈大笑;“貧荒野寺,除了滿目青革,有什么可以值得獻的呢?”
  天垢說:“那就把貴寺的‘黃龍劍’獻給大會吧!”
  方興一惊,無垢是如何知道黃龍劍在清元寺的呢?黃龍劍乃劍中之神品,削鐵如泥,殺人不見血,万不可落入無垢之手。他掩飾住內心的不安,慢慢地說:“清元寺是個不人流的寺院,哪有什么黃龍劍、青龍劍呢?”
  無垢“嘿嘿”笑道:“寺不在大小,有佛則靈,人不在多少,有寶則名。清元寺里微不足道,黃龍劍卻是光焰不滅的寶物,你識相點,快把它獻給大會吧,那樣你也算做了一件好事。”
  方興冷冷地說:“我再次聲明,黃龍劍本寺沒有,請你到別處去打主意吧。”
  無垢在一旁走動了兩趟,笑道:“方興,看在同是佛門弟子的份上,我不為難你,可你不要舍命不舍財,人一死,再好的寶物也要易主。”
  方興冷“哼”一聲道:“我還要坐禪呢,請便吧。”
  無垢討了個沒趣,頓時火了,“嘿嘿”獰笑了兩聲,說:“方興,這可是你逼我下手的,我不弄回去黃龍劍,不好向大會交待。”
  他身后的兩個人急忙走過去,走到佛像后,伸手欲拿石匣里的東西。方興大惊失色,他們何以知道黃龍劍在后匣里呢?
  無垢說:“方興,你一定會奇怪我何以知道劍藏在石匣里是嗎?告訴你,我的手下人監視你許久了。”
  那兩人從匣內取出劍,一個人遞向無垢。胡玉飛突然身子一躍,伸手把劍抓了過去,無垢大惊,料不到胡玉飛敢搶他到手的東西,冷笑道:“小子,你不要坏了江湖大事,快把劍給我。”
  胡玉飛笑道:“劍是清元寺之物,何以要讓你拿走呢?你巧取豪奪,以為光彩嗎?”
  無垢“咦”了一聲,恨道:“看來你這小子是要橫豎插一杠子了?”
  胡玉飛道:“不平之事,人人應管,我既然遇上了,自然不會放過。”
  無垢哈哈大笑:“好個不知死活的東西,在佛爺面前竟神气起來了,不給你點厲害瞧瞧不知佛爺手段。”
  無垢身子一抖,側身前跨一步,一式“玉柱頂門”搗向胡玉飛的下巴。別看無垢所使的拳法普通,速度也不太快,可拳到中途,忽儿大起來,仿佛不是一個拳頭,而是千百個拳頭。
  胡玉飛識其厲害,這正是佛門的“佛心拳”。他急忙擰身問躍,向后倒射一丈。
  無垢“哼”了一聲,大衣袖一展,斜身飄動,連環步邁起,极其巧妙地抄到胡玉飛的后面,胡玉飛急捉內气,使出獨門輕功“石惊鳥飛”式,倏地彈身而起,隨著,手一抖,黃龍劍出鞘。這的确是柄好劍,渾身透黃,閃著黃光,劍把處是龍頭,劍光是龍尾,极像一條黃龍在騰飛。無垢身形一滯,思謀對策。他的身手雖然自忖极強,可不敢与黃龍劍碰,胡玉飛有神劍在手,頓時如虎添翼。剛才無垢連連出招,自己沒有反擊,這次要試試他的本領。胡玉飛身子一偏,長劍划了個半圓形,隨之一紋,點刺無垢前胸,這正是他的“纏絲劍”神功。無垢仗著自己功深藝精,向左輕輕一退,使出一招“王莽篡位”大拳頭砸向胡玉飛的后腦勺。胡玉飛反手一帶,一招“舍生取義”刺向無垢的左腎部。無垢大惊,急忙由拳變掌,劈出极強的勁力,想展開胡玉飛的劍,哪知胡玉飛功力深厚,他竟沒能如愿,慌亂之間,只好有挪。但晚了一點,被黃龍劍划斷一根肋骨,他大叫一聲,彈身后射兩丈。
  無垢与胡玉飛的功夫差不多伯仲之間,無垢若不是判斷失誤,胡玉飛是很難傷他的,無垢急忙取藥止血,他的兩個手下人一旁守護著。
  片刻,無垢收拾完畢,惱恨地說:“小子,總有一天我要執你的皮。”說完,轉身而去。
  無垢走了,清元寺又恢复了宁靜。
  方興說:“施主,保存著它吧,黃龍劍歸你了。”
  胡玉飛道:“這怎么可以,它是你們的鎮寺之寶,豈能送給他人?”
  方興道:“你把它從歹人手中奪回,就理應歸你,佛寺中藏劍,是對佛之不敬。”
  胡玉飛沉默了一會儿,便把劍收下。
  方興說:“你們可到東房里去休息。”
  龍相生与胡玉飛告退。
  兩人躺到床上,胡玉飛思緒万千,一會儿想到葉鳳亭亭玉立的情影,一會儿想到神秘的王宮,一會儿又想到明天在護清教大會上可能出現的問題,久久不能入睡,他想了很多。
  旭日東升,燦爛的朝陽安樣地撫愛著宁靜的荒山。龍相生已行功完畢,胡玉飛還沒醒來。龍相生在他床前坐了一會儿,胡玉飛才一骨碌爬起來。
  兩人到禪房去和方興告別,老和尚依依不舍地送到寺門口,直到他們遠去才回寺。
  胡玉飛在路上連蹦帶跳活動了一下,兩人便展開輕功急行。到了上午,他們又走了一百多里地,才算來到護清教所在地。
  ******
  在一個大院里,站著許多人。靠北邊,是一個用席搭的棚子,這棚特別大,專是為大會准備的。院子的各個門口,都有四個‘護清教’的高手守衛著,仿佛怕來的人跑了一般,在大院門外,搭了一個小棚子,門朝南,里面有三張桌子,桌上有筆硯紙墨,桌北坐著兩個賬房先生,靠西邊站著一個青年武土,手按刀把,一絲不苟地站著。
  胡玉飛到了近前,在小棚子邊站了一會,見桌上的紙上寫了許多名字。便問:“還要記名?”
  東邊的那個賬房先生模樣的點頭哈腰地說:“是的,請問俠士貴姓大名?”
  胡玉飛道:“我是積善堂堂主胡玉飛。”
  那先生吃了一惊,似乎不信他這么年輕就當上了堂主,但他不敢問,馬上提筆,龍飛風舞,把兩人的名字記了下來。
  護清教的人對他倆挺熱情,立即安排住處。胡玉飛納悶地問:“看來今天是開不了,他們想來個先禮后兵。”
  龍相生點頭道:“很可能是這樣。”
  兩人洗完臉,又有小廝送上茶來。胡玉飛和龍相生住一間房,說話方便,沒事,兩人便議論開了。
  下午,護清教的人忙碌開了,為晚上的酒筵做准備。
  胡玉飛与龍相生躺在床上。胡玉飛說:“護清教想讓我們好吃好喝一頓,迷糊住我們,那是瞎子點燈白費蜡。”
  龍相生說:“不能小看這頓吃喝,說不定它會給一些人造成護清教寬厚仁慈的印象,那樣就糟了。”
  胡玉飛笑道:“到這里來的人沒有一個無名小輩,誰那么容易上當呢?”
  龍相生聲道:“不可大意,護清教這么做有明确的目的。”
  兩人正談論,門被推開了,進來的是少林方丈無濟樣師、武當掌門人五元道人。兩個人慌忙站起。
  四人坐下后,胡玉飛問:“兩位前輩何時接到的書帖?”
  五元道人說:“我們十天前就接到了,考慮再三,還是來了。”
  胡玉飛問:“家中事安排妥了嗎?”
  無濟禪師笑道:“這個自然是不會忘記的。”
  龍相生道:“護清教晚上要宴請我們,是否拒絕出席?”
  五元道人說:“那樣不妥,會把事鬧僵的。現在,我們還不知他們邀請這么多人,到底要商議什么事,所以,一切都要謹慎,免得出現意外。”
  胡玉飛說:“前輩所言不差,我們要時刻不忘爭取主動。”
  龍相生說:“護清教又聘了不少高手,大師知否?”
  無濟禪師點點頭,說:“略有所聞。”
  胡玉飛問:“其他名門大派還有誰來?”
  五元道人說:“到目前為止,青城派掌門人程尚武、華山派掌門人龍相生、峨嵋派的清惠道姑等已經來了,其他大派。如昆侖,琱s、崆峒、邛崍諸掌門人還沒有見到,也許他們不會來了。”
  龍相生說:“這几十年來,崆峒、琱s兩派連遭不幸,大批精英盡失,現在已人才凋零了,護清教也許認為他們不足慮吧?”
  無濟禪師道:“有道理,從護清教選擇的下書對象看,所來各門各派,都有一定的實力,所以我們要小心提防,以免上當。”
  胡玉飛說:“護清教之舉,是在于要吞并江湖還是想扶植党羽呢?”
  五元道人說:“我看他們這是一石數鳥之計,能把所有前來之人盡皆收攏自然是好不過,收買几個門派也不錯,上述兩個目的都實現不了,趁此机會,剪除各派精華,使其各派大傷元气,武林也將從此一蹶不振,這樣,他們就好統霸武林了。這也正是清廷對付江湖俠義之士慣用的伎倆。”
  龍相生道:“不錯,護清教正是要達到這個目的,我們只有齊心協力,方可度過難關。”
  無濟禪師說:“我們事先要聯絡一下,心里要有個准備,免得到時手忙腳亂。”
  胡玉飛過:“那還要仰仗前輩從中周旋巧安排。”
  無濟禪師說:“我這就去找青城掌門程尚武。”
  五元道人說:“不要那么急,免得護清教的人起疑。”
  胡玉飛說:“最后總要有場拼殺,我們要作最坏打算。”
  五元道人說:“這個是自然的,我們來時就已這么想了,面對邪惡,我們是從不低頭的,委屈求全是沒有前途的。”
  無濟禪師道:“你們多留神,我們告辭。”
  兩人轉身出去。
  胡玉飛內心一陣激動,接著便是緊張,慢慢地成了要做保護傘的自豪,他記憶著葉鳳柔弱的肩頭。
  晚上,大棚子里燈火輝煌,八仙桌子擺好山珍海味。被邀來的江湖上的頭面人物相繼人座,刁鵬等人也終于出場。
  桌子是擺成長方形一排的。東面是刁鵬等人,西面是胡玉飛、龍相生、無濟禪師等江湖名流,當然他們的隨從人員也列人其中。
  刁鵬未開尊口人先笑:“諸位掌門、大俠遠道而來,刁某特備水酒,為各位接風洗塵。”
  “請!”
  刁鵬率先站起。眾人只好相隨。飲過一杯,刁鵬道:“今晚不談別事,刁某与諸君一醉方休。吃!吃!”.
  眾人開始動模。開始眾人還有些拘謹,漸漸便敞開肚子,甩開腮幫猛吃狂飲起來,觥籌交鍺,亦不乏歡笑,人們心頭的防線果然被“吃”去不少,敵對念頭淡了。
  席間,無濟禪師想開口相問,怎奈刁鵬一副只顧“碗中物”的樣子,他只好作罷。
  二更無,人們才酒酣方散,各自回屋。
  胡玉飛的酒量甚大,臉雖紅,人卻沒醉。他笑道:“刁鵬的這一手果然高明,連我都以為是會朋友見!”
  龍相生說:“也不算多么高明,要知道,一夜之間,那些輕敵之念,便會‘消化’的。”
  胡玉飛哈哈大笑。
  夜很靜,除了院內柱子上的燈無精打彩地亮著,他們都進入了夢鄉,院內更無人走動,仿佛這里是太平世界。
  次日清晨,人們開始忙碌起來,气氛也開始緊張。吃過早飯,眾人便到大棚內議事。掌門、大俠等各自怀著不同的心情入內就座。
  天气甚好,格外明麗的陽光從縫隙射進來,斑斑光點洒在人們的身上,暖洋洋的。
  刁鵬特別神气,一身新裝,在眾人簇擁下,极其威嚴地入座。大棚內充滿了大會特有的嚴肅气氛。
  刁鵬以霸主自居,環顧了一下,說:“諸位掌門、大俠,我們請你們來,是為了商磋一件武林中最重要的事。近來來,江湖中屢出殺戳事件,慘不忍聞,我心中极為憂慮,這樣下去,既不利于江湖發展,也危及黎民百姓的安全,嚴重影響社會安定。為了謹防類似事件的發生,上至朝廷,下至本教,都要求江湖成立一支‘肅殲滅匪’聯盟,這樣,江湖人士的安全就有了相對的、或者說絕對的保障。哪里如再出現賊人傷害武林同道之事,聯盟將立即派人剪除賊子。有了江湖各道組成的聯盟,賊人們就不能猖狂了。這樣做,既利國,又利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大家說好不好?”
  要成立一個“聯盟”,刁鵬的話一出口,眾位掌門人、大俠便在心里嘀咕開了。這可不是件小事,它關系到江湖的興衰和江湖人物的生命安全。刁鵬一口一個國家、百姓,好像他時刻在替別人著想,他忘記了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劊子手。他把成立聯盟,放到与國与家有利的因果關系上,那么,你不同意聯盟籌備成立,豈不是反對朝廷、反對讓天下蒼生過太平日子嗎?這确是不易反駁的事。但若江湖上有了聯盟,不知會出多少事端,誰知他們安的什么心呢?如果當面一套,背后一套,那么聯盟豈不成了他們殺人的保護傘?當然光成立聯盟是不夠的,這不能滿足刁鵬的胃口,誰會相信一只凶殘的狼說,哎呀,我一見肉就胃酸呢?他一定還有其他條件。
  胡玉飛朗聲說;“刁教主,既然成立聯盟利家又利民,這么好的事誰會不贊同呢?請問,聯盟怎么個組合法,什么人可做盟主,盟主有多大權限,盟中的高手如何對待盟主的指令,這都得有一些具体的規定吧?”
  刁鵬笑道:“問的好!你是贊同成立了聯盟的了?”
  胡玉飛說:“如果聯盟确保障百姓的生命安全,我怎能不贊同它成立呢?”
  一個青年劍客恭恭敬敬地走到胡玉飛身旁,把筆硯放到他面前說:“請簽名。”
  胡玉飛說:“且慢,刁教主尚沒答复我的話,我還不知聯盟會成為什么樣子,怎能簽字呢?”
  刁鵬一揮手,那青年便把東西拿走。
  刁鵬笑道:“你說得有理,不過,你太過慮了,知道后簽名,与知道前簽名又有什么分別呢?”
  胡玉飛剛要反駁,刁鵬用手示意他不要說話,胡玉飛才沒有開腔。
  刁鵬說:“武林聯盟,是武林中最光明正大的組織,連當今万歲都非常重視這件事,特命要近日成立。聯盟的責任是維護國家、百姓的安全,更注重保護武林人物的生命財產安全,堅決打擊亂党賊子的胡作非為,聯盟下設‘分盟’,分盟盟主可由名重一時的德高望重的前輩擔任,聯盟盟主由大家推選。聯盟將造個‘信物’用來傳達盟主的命令。聯盟盟主有號令各盟的絕對權威,盟主一旦發布命令,各盟不得對抗,要無條件地服從,盟主有撤換分盟盟主的權力,有确認亂臣淫盜的權力,有向各分盟征收用金的權力,如确定哪一個是可殺之徒,盟主可直接派人鏟除,旁人無權干涉。”
  刁鵬興奮地講完,把已寫好的條款黃絹子攤向眾人說:“上面一切寫得清清楚楚,大家看吧,看完在上面簽名。”
  眾掌門、大俠都是一惊,這是什么話,怎么能說看完就簽名呢?我們未必同意加入聯盟呀!剛才刁鵬列述了盟主的權力,眾人便覺后脊發涼,直冒冷气。
  ------------------
  网絡圖書 獨家推出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