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血与淚


  纖纖垂著頭,仿佛不敢去看對面坐著的小侯爺,卻輕輕回答了他問的話:“我姓謝。”
  一個青衫白發的老人,獨行在山道間,嘴角帶著絲神秘而詭譎的微笑。
  天上烏云密布突然一聲霹靂,閃電自云層擊下,亮得就像是金龍樣
  健馬惊嘶,人立而起,鏢車的隊伍立刻續癱停頓。
  龍四須發都已濕透,雨珠一滴滴落下,又溶入雨絲中。他的人似已被釘在馬鞍上,動也不動,一雙眼睛動也不動地盯著前面走過來的這青衫老人。
  老人卻似根本沒有看見道上有這一行人馬,只是抬起頭看了看天色,喃喃道“奇怪,誰說有飛龍在天的?我怎么看不見?難道那只不過是條死龍而已,”
  歐陽急大喝“這條龍還沒有死’
  喝聲中,他手里的烏捎鞭已向老人抽過去,果然就像是條毒龍。
  兩人相隔還在兩文開外,烏捎鞭卻有四文,鞭梢恰巧能卷住老人的脖子。
  老人居然還在慢慢地往前走,眼見烏梢鞭眷過來,手里的油紙傘忽然收起,往下搭,已搭依了橫卷過來的長鞭。剎那間,鞭捎已在傘上繞了三轉。
  老人的傘突又撐起,只听“崩”的一聲,柔軟的鞭梢已斷成七八截。歐陽急臉色變了,龍四也不禁動容。
  老人眯著眼睛笑,望著地上的斷鞭,喃喃道:“這條龍現在總該死了吧。”
  歐陽急厲聲喝道“你再看這個。”
  他身子一長,腳用蹬,人离鞍,斜斜竄一丈,凌空翻身,一個6辰州死人提”,數十點寒星分別由背、肋、袖、手、足五處暴射而出
  這中原四大鑷局的第一號鏢師,人雖暴躁,武功卻极深厚,而且居然還是暗器高手。
  無論誰要在一剎那間發出數十件暗器來,都絕不是件容易的事。
  老人正眯著眼睛在看,從頭到腳連動都沒有動,但手里的油紙傘卻突然風車般旋轉起來,突然問已化成一道光圈。只听“叮、叮、叮”一連串急晌,數十點寒屋已在一瞬問被震飛。
  歐陽急發射暗器的手法有很多种,有的旋轉,有的急飛,有的快,有的慢,有的后發先至,有的在空中相擊。
  老人擊落暗器的方法卻只有一种,顯然也正是最有效的一种。
  無論是用什么力雖射來的暗器,只要一触及他的油紙傘,就立刻被震得飛了回去。
  原路飛了回去,反打歐陽急當然也不會真的打著歐陽急。歐陽急已掠回馬鞍,瞪著他,蹬著他手里的這炳傘,無論誰現在都已看出,這當然不是油紙傘。
  龍四沉著臉,忽然通“原來閣下竟是‘閻羅傘’趙飛柳趙大先生。”
  老人又眯著眼睛笑了,道“究竟還是龍四爺有些眼力。”
  龍四冷笑了一聲,道“趙大先生居然也入了血雨門.倒是件想不到的事。”
  閻羅傘道:“只怕你想不到的事還多著哩。’
  他忽然回手向道旁的山壁一指,道:“你再看看他是誰?”
  壁立如創,寸草不生,哪有什么人?可是他的話剛說完,突听6擋”的一聲.火星四濺。
  一樣東西突然斜斜飛來,插入了堅如鋼鐵的山石,赫然竟是柄宣花大斧。
  接著,對面的山崖上,又飛來條長索,在斧頭上一卷,拉得筆直,封住了這條路。
  黝黑的長索在雨中閃著光,競看不出是用什么絞成的。
  四個人慢慢地從長索上走了過來,就好像走在平地上一樣。
  第一人豹眼虯髯,敞開了衣搽,露出黑茸茸的胸膛,仿佛有意向人夸耀他身上野獸般的胸毛,夸耀他的男性气概。
  第二人長身玉立,白面無須腰懇柄長刨,走路一扭扭,競帶著三分娘娘腔。
  看來已有四十五歲,無論特胡子刮得多干淨.也掩不依自己的年紀。
  第三人是個瘦長的黃面大漢,背上斜插著柄鬼頭刀。
  第四人又瘦又長,卻像是個活鬼。
  這四人施施然從對面山崖上走下來,相貌雖不惊人,气派卻都不小。
  歐陽急冷笑道“原來五殿閻羅已全都入了血雨門,倒真是可賀可喜。。
  趙大先生眯著眼睛笑道:“看到閻羅傘,你就該知道閻羅斧、閻羅劍、閻羅刀、閻羅索,巳全都到了這里。”
  歐陽急道“這里也不是陰司鬼獄,這么多閻羅來干什么?”
  趙大先生道,“來要你們的鏢車和鏢旗。”
  歐陽急道:“不多不多,卻不知你們還要什么?”
  趙大先生道:“只要將鏢車和鏢旗留下,每個人再留下一只手,一條腿,你們和血雨門這筆賬就算清了。”
  歐陽急道“否則呢?”
  趙大先生沉下了臉,道:“否則你們這三十六個人的頭顱,只伯就全都得留下來。”
  歐陽急忽然縱聲狂笑,道:好氏,我們I的頭顱全都在脖子上,你就來拿吧。”
  趙大先生冷冷道:“那倒也不太困難。”
  龍四直紋絲不動.穩坐雕鞍,突然一伸手,厲聲道“槍。”
  文四長槍,槍頭紅纓如血。“奪”,長槍又釘在地上,龍四厲聲道“龍某久已想領教領教五殿閡羅的絕技,是哪一位先過來T”
  趙大先生道“五位。”
  他又眯著眼睛一笑,道:“這不是較技比武,這是攔路打劫,倒用不著”
  最后一個字出口,長索上的閻羅劍突然輕飄飄飛起,只一閃,已掠入鏢車隊伍里。劍光一閃,一聲惊呼‘血光飛濺,已有個趟子手倒了下去。
  這人走起路來雖有些扭扭提捏,但出手卻是又狠,又准,又
  黃面大漢身子騰空,一刀砍向歐陽急。閻羅索彎腰一提長索,插在山壁上的宣花大斧就已飛起。闊羅斧縱身接任,反手一斧頭,砍在歐陽急的馬頭上。
  歐陽急剛避開一刀,座騎已慘嘶倒地。
  閻羅索的長索卻已向當頭一輛鏢車上斜插著的鏢旗卷了過
  那邊趙大先生已接著了龍四爺的長槍。長槍雖如游龍,怎奈趙大先生的身形又輕又滑,專找空門,一時間龍四的槍法竟施展不開,
  何況他不但要照顧自己人,還要照顧他座下的愛駒。
  這時閻羅斧也已种入鎮車隊伍中,一劍—斧,剛一柔。慘呼聲中,又有五個人倒下。
  長索卷向鏢旗,一個鏢師立刻迎上去,以身護旗,誰知長索一勾已卷住了他的咽喉。
  只听“格”的響,他頭顱已軟軟的歪到邊,人也軟軟的倒
  “五殿閡羅”同出同進,身經百戰聯手攻擊時本就配合得很好,
  何況這一戰,時候、地方,都是他們自己選的,每一個步驟也許都已經過很周密的計划,所以6出手就已占了优勢。這一戰對龍四說來,實在不好打。
  小雷坐在馬鞍上,看著。血戰雖已開始,但也不知為了什么,競沒有一件兵刃往他身上招呼過來。
  這也許只因為他看來太落拓,太潦倒.所以別人認為他根本就不值得下手。
  他也只是坐著,看著,座下的馬惊嘶跳躍,他卻紋絲不動,甚至連眼睛都沒有眨一眨。’
  他身上的神經若不是鐵鑄的,就是已完全麻木。可是他既然不動,為什么要來呢?
  他是不是在等机會,閻羅劍劍光如匹練,縱橫來去,忽然后疆了三步,反手一紉刺向他肋下。
  達些人華竟還是不肯放過他—三十六條命,全都得留下。
  小雷皺了皺眉,還沒有閃避,突見紅纓閻,一柄長槍斜斜刺來,架住了長劍。
  龍四大喝道“他不是我們鏢局的人,你們不能傷他……”
  聲音突然停頓,左腿血流如注。他雖然為小雷架開了劍,自己的腿卻已被閻羅傘鋒利的邊沿別了條七寸長的血口,若不是他座下的烏駿馬久經戰陣,這條腿只怕就要廢了。
  小雷緊咬著牙,目中似已有熱淚盈腥。
  這時閻羅斧已陷入重圍,閻羅劍長刨一展,立刻沖了過去,攤開了一條血路。
  閻羅索手中的長索,卻已終于卷住了鏢旗,隨手一抖,鏢旗沖天飛起隨著長索飛回。
  這杆鏢旗若是落人他手里,鏢局的招牌就算已砸了一半。
  赶來護旗的鏢師眼睛都紅了,大吼聲,整個人向鏢旗扑了過去。誰知長索凌空又是一抖,已毒蛇般卷住了他的咽喉。\
  閻羅索左手一換,已將鏢旗接住,右手袖緊,長索勒入了這鏢客的咽喉,他身子立刻重重地從半空中掉下來,舌頭一寸寸伸出,看來說不出的怪异可怖。
  閻羅索卻連看都沒有看他眼,右手還在不停地將長索抽緊,眼睛盯在左手的鏢旗上,嘴角已不禁露出得意的微笑。
  歐陽急的眼睛也紅了,狂吼著扑過來,怎奈面前的一柄鬼頭刀絲毫不給他喘息的机會,一瞬間又砍下了七八刀。
  就在這時,刀光劍影中突然有一條人影急箭般竄出,一伸手就已扣佐了閻羅索的脈門。
  閻羅索一只手拿住鏢旗,一只手獨緊了長索,正是志得意滿,滿心歡喜,哪里想得到憑空又會多出個這樣的高手來。
  他甚至連這人的樣子都沒有看見,脈門已被扣住,大惊之下,左手回刺,以鏢旗的旗杆作短矛,直刺這人的胸膛。
  只可借這時他右半邊身子發麻,左手的舉動已不及平時靈便,—著刺出左手的腕子也被扣住身子突然巴被人高舉夜半空中。
  小雷終于等到了他的机會,他一出手,就已將閻羅索制住雙手高舉大蝎道:“你們I看看這是什么?”
  趙大先生回頭看了眼,臉色立刻變了凌空側翻退出兩
  一刀、一刻、斧也全都住乎,退出兩丈,三個人臉上全都充滿了惊訝怀疑之色。
  誰也想不到這么樣個落拓潦倒的少中,竟有這樣的武功。
  趙大先生沉著臉,厲聲道“放下他,我們就放你走。”
  小雷淡淡島“我若要走,早就走了。”
  趙大先生道“你放不放T”
  小雷道“你若是我,你放不放?”
  趙大先生道:“你想怎么樣?你若放下他,我們就走,你看如何?”
  小雷道:好’
  6好”字出口,他的人已向趙大先生沖了過去。
  趙大先生看著他手里高舉著閻羅索,正不知是該迎上去,還是該退下.
  誰知小雷身子突然一轉,競將閻羅索當做武器,重重地向那黃面大漢掄了過去。
  黃面大漢一惊,不由自主抬刀招架,卻忘了對方的武器是自己的兄弟。
  只听一聲慘呼,閻羅索的右肩已被一刀削去了半邊鮮血雨水般洒出,濺在黃面大漢臉上。
  黃面大漢狂吼一聲,手里的刀也不要了,張臂接住了閻羅索的身子,嘎聲道,“你……”
  閻羅素服珠于已凸了出來,瞪著他,似哭非哭,似笑非笑.
  黃面大漢第一個宇說出,再也說不出第二個字來。
  慘呼發出時,小雷已將閻羅索脫手擲出,他自己的人卻向閻羅斧扑了過去。
  這時黃面大漢的刀頭剛飛出他兄弟的血雨,閻羅斧似已嚇
  等他發現有人扑過來,探斧砍下時,小雷已欺身而入,左肘一個肘拳打在他肋下,右手擰住了他的左碗。
  閻羅劍變色輕叱:6放手I”
  劍光一閃,刺入了小雷的肩頭,自后面刺人前面穿出,小雷卻還沒放手,一聲,閻羅斧左臀已斷,整個身子也已被他掄起。閻羅劍臉如死灰,想撥劍再刺。
  誰知小雷竟以自己的血肉接住了劍鋒,他身子向左轉,閻羅劍也被帶得左轉,只听劍鋒磨搽著小雷的骨頭.如刀刮鐵蛂C
  若非自己親耳听見,誰也想不到這种聲音有多么可怕.
  閻羅劍只覺牙根發酸,手也有些發軟,簡直已不能相信自己這一劍刺著的是個活人。
  小雷是個活人。閻羅劍惊覺這事實時,已經遲了。
  小雷的身子突然向后一靠,將自己的人就劍鋒送了過去。
  他肩頭的劍鋒本只穿出六七寸,現有柄三尺七寸長的青夠劍竟完全從他肩頭穿了出來,直沒到柄。閻羅劍看著自己的劍沒入別人的身子,他自己的眼睛里反而露出掠怖之色。
  然后,他就听見了自己骨頭碎裂的聲音。兩人身子一靠近,小雷的肘拳就已擊上了他的胸膜。
  他的人,忽然間就像是個已被倒空了的麻袋,軟軟地倒了下去,恰巧倒在剛從半空落下的閻羅斧身上,兩張臉洽巧貼在一、。一張白臉張黑股臉上同樣是又惊訝、又恐怖的表情。
  他們不能相信世上有這种人,死也不信。所有的動低全都是在一剎那間發生的—忽然發生忽然就已結束。
  長劍還留在小雷身上,劍尖還在一滴滴的往下滴著血。
  小雷蒼白的腿已因痛苦而扭曲變形.但身子卻仍如標槍般站在地上。
  趙大先生看著他,似已嚇呆了。連歐陽急都已嚇呆了。
  他們惊駭的并不是他出手之快,而是他那种不顧死活的霸
  小雷瞳孔漸漸長釘,釘在趙大先生臉上。
  趙大先生瞪聲道:“我們說好的,你放下他,我們就走。·
  小雷道“我己放下了他。”
  他的确放下丁閻羅索,血琳琳的放在那黃面大漢好里。
  趙大先生一雙眼睛不停地在跳,道“可是你為什么要出手?”
  小雷冷冷道6我几時答應過你不出手的?”
  趙大先生臉色由白轉青,由青轉紅,咬著牙道“好,你好,很好……”
  小雷道“你觀在是不是還不想走?”
  趙大先生看了看倒在血泊中的尸体,又看了看龍四,笑道:我能走?”
  龍四道:“他說你能走,你就能走,他無論說什么都算數。”他眼睛發紅,熱淚己將奪眶而出。
  趙大先生看著他,忽然跺了跺腳,道“好,我走。”
  小雷冷路道“最好走得遠遠的,越遠越好。”
  趙大先生垂下頭,道“我知道,越遠越好……”
  他忽又抬起頭,瞪著小雷,嘶聲道:“只不過,你究竟是什么人?”
  小雷道“我……我也姓龍叫龍五。”
  趙大光生仰面長歎,道“龍五,好一個龍五,好一個龍五……早知有這樣的龍五,又何苦來找龍四…—/
  他聲音越說越低忽又跺了跺腳,道“好,走,走遠些也好,江南有這么樣一個龍五,哪里還有我們走的路。”
  地上的血還未于透,血戰卻已結束。
  小雷看著趙先生他們遠去,腳下突然一個踉蹌,似再也支持不住。他畢竟是個人,畢竟不是鐵打的。
  龍四拋下了長槍赶過來扶住他滿眶熱淚,滿心感激,顫聲道“你”…”他喉頭似也被塞住。
  小雷臉上已蒼白無血色,滿頭冷汗比雨點更大,忽然道:“我欠你的,己還了多少?’
  龍四道“你……你從沒有欠過我。’
  小雷咬著牙,道“欠。”
  龍四看著他痛苦之色,只有長歎道“就算欠,現在也已還清
  小雷道“還清了就好。”
  龍四道“我們還是不是朋友?”
  小雷道:“不是。”
  龍四面上也露出痛苦之色,道“我…。”
  小雷忽又打斷了他的話,道“莫忘了你是龍四,我是龍五。”
  龍四看著他,熱淚終于奪眶而出,忽然仰天大笑,道“對,我們不是朋友,是兄弟,好兄弟“好兄弟—”
  小雷充滿痛苦的臉上也露出一絲笑容,喃喃道“我從來沒有兄弟,現在有了……”
  他的人忽然倒下,倒在龍四肩上。歐陽急看著他們,鏢師和趟子手也在看著他們,每個人眼睛里都是潮濕的,也不知是雨水7還是熱淚7
  地上的血已談了臉上的淚印未干。他們的友情,是從血淚中得來的你是否也見過這樣的朋友?這樣的朋友,世上又有几個7
  <<三>>
  劍已拔出,已拔出了三天。小雷卻仍在昏迷中。他的淚已流盡,血也已流盡。
  他已做了他應該做的事,還了他應該還的債。他是不是已不想再活下去?
  三天,整整三天,他的靈魂和肉体都像是在被火焰熬著,不停地在昏迷中狂吼,囈語;不停地在呼喚著兩個人的名字/纖纖,我對不起你.無論你怎么樣對我,我都不會輕傷。”
  “龍四,我也欠你的,也永遠還不清。”
  這些話,他一直在斷斷續續、反反复复地說著,也不知說了多少遍龍四也不知听了多少遍。
  他一直守候在床前,每听一次,他熱淚總是忍不住要奪眶而出。、
  他臉上的皺紋更深、更多.眼睛已漸漸陷了下去,銀絲般的白發也已稀落。三天整整三天,他沒合過眼睛”
  歐陽急靜靜地坐在床邊,他來勸龍四回屋歇歇,已不知勸過多少次。
  現在他已不再勸了,因為他已明白,世上是絕沒有任何力量能將龍四從這張床旁邊拉走的。
  你就算砍斷他的腿,將他抬走,他爬也要爬回這里來。
  歐陽急看著他們,心里也不知是感動?是難受?還是歡喜?
  看到他終生敬佩的人能交到這么樣一個朋友,。一個已倒了下去,命若游絲,另一個又能支持到几時T它—
  剛安安靜靜睡了一下子的小雷,忽然又在掙扎翻滾,就像是在跟一個看不見的惡魔搏斗.蒼白的臉已被高熱燒得通紅滿頭冷汗如面6纖纖……纖纖……還有我的孩子,你們在哪里7在哪里7……’他像是要攙扎著跳起來,沖出去。
  龍四咬著牙,接住了他,用盡乎生力气;才能按住他。
  小雷突然張開眼睛,眼睛里布滿血雨斑的紅絲,狂吼道:“放開我,我要去找他們。.。”
  龍四咬著牙,道“你先躺下去,我……我替你去把他們找來,一定能找回來。”
  小雷瞪著他,道“你是誰?”
  龍四道:“我是龍四,你是龍五,你難道已忘記了嗎?”
  小雷又瞪了他很久,好像終于認出了他,喃喃道“不錯,你是龍四……我是龍五’…。我欠你的,還也還不清。”
  他眼險漸漸合起,似又昏昏迷迷地睡著,龍四仰面長歎,倒突椅子上,又已淚痕滿面。
  歐陽急忍不住長長的歎息了一聲,黯然道“你說的不錯,他心里的确有很多說不出的苦衷,我只伯‘…只怕…。”
  龍四握緊雙手道“只怕什么?”
  歐陽急道“他自己若已不愿活下去,就沒有人能救得了他
  龍四突然大吼,道“他一定會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他不能死……”
  歐陽急黯然道“你無論為他做了什么事,他連謝都不謝就走,但等你有了危險,你逼著他走,他反而不走了—這樣的朋友世上的确已不多,的确不能死,只不過.…——
  龍四道“只不過您么樣?”
  歐陽急道:“只不過他气血已衰,力已枯竭,能夠救他的,恐怕只有一個人了。”
  龍四道“誰?”
  歐陽急道“纖纖。”
  龍四把抓起他的手,道:“你……你知道她是誰?你能找得到她?”
  歐陽急歎息著搖了搖頭。
  龍四放開手,臉色更陰郁,黯然道:“若是找不到纖纖,難道他就……”聲音忽然停頓,緊緊閉上了嘴,但嘴角還是有一絲絲血沁了出來。
  歐陽急駭然道“你……”
  龍四探手打斷了他的話,指了指床上的小雷,搖了搖頭。
  就在這時突听人冷冷道:“纖纖也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名醫,就算找不到她,也一樣有人能治好這姓雷的。”
  龍四還沒有看到說話的人已忍不住脫口問道“誰?”
  這人道“我。”
  這里是個客棧的跨院,房門本來是虛掩著的。
  現在門已開了,一個人站在門口,長裙曳地,白衣如雪,臉上還蒙著層輕紗,竟是今風華絕代瀟洒出坐的少女。
  她究竟是人間的絕色?還是天上的仙女?龍四看著她,慢慢地站了起來。
  歐陽急搶著問道“你是什么人?”
  丁殘艷淡淡道“一個想來救人的人。”
  歐陽急道“你真能治得好他T”
  丁殘艷道“否則我又何必來T”
  龍四喜動顏色,道:“姑娘若是真能治好他的傷,龍四”。。”
  丁殘艷道“你要怎么樣7是不是也送我壹万兩銀子?”
  她冷冷接著道“救人一條命,和殺人一條命的代价,在你看來是不是差不多?”
  龍四臉色變了變,苦笑通“只要姑娘能治好他,龍四縱然傾家蕩產,也在所不惜。”
  丁殘艷道’真的7”
  龍四道:“絲毫不假。”
  丁殘艷淡淡地道“看來你龍四倒真不愧是他的好朋友,只可惜你那區區一點家財,我還未看在眼里。”
  龍四道“姑娘要什么?要龍四一條命?”
  了殘艷冷笑道“你條命又能值得了几文?”
  歐陽急額上青筋又暴起,道“姑娘要的是什么?”
  龍四道“姑娘請吩咐。”
  丁殘艷道/將這姓雷的交給我帶走,我怎么治他,你不許過問。”
  龍四變色道“你一。你要將他帶到什么地方去?”
  丁殘艷道:“那也是我的事。”
  龍四后退了几步,倒在椅子上,臉色更暗淡了。
  丁殘艷冷冷地看著他,道:“你答應也好,不答應也好,跟我都沒什么關系,只不過我告訴你,這姓雷的气血將枯,已是命若游絲,你能找得到的名醫大夫,絕沒有一個人能治得好他。”
  龍四配吟著,道“姑娘貴姓?”
  丁殘艷道“丁。”
  龍四逼“大名?”
  丁殘艷冷笑道“反正我不叫纖纖。”
  龍四始起頭,凝視著她,緩緩道“丁姑娘對我這兄弟的事,好像知道得不少。”
  丁殘艷道“你的事我也知道得不少。”
  龍四勉強笑了笑,又問道“姑娘是不是認得他?”
  丁殘艷道:“我也認得你,你叫龍剛。”
  龍四跟隨中忽然發出逼人的光,沉聲道“始娘是不是跟他有些……有些過節?”
  丁殘艷也瞪起眼,道“你難道以為我跟他有仇?所以想將他騙走,好收拾他?”
  龍四道“我……”
  丁殘艷冷笑道“我若想收拾他,隨時隨地都可以動手,用不著將他帶走,何況,他的人本就快死了,也用不著我再動手。”
  龍四回過頭,看著又陷入昏迷的小雷,突然咳嗽起來。
  了殘袍道“我只問你.你答不答應?若不答應,我立刻就
  龍四長長歎了口气,道:“姑娘請便吧。”
  丁殘艷臉色似也變了變,道“你要我走?你宁可看著他在這里等死T”
  龍四沉著臉,緩緩道:“姑娘与我素昧平生j他卻是我的兄弟,我怎么能將他交給一個陌生人?”
  丁殘艷冷笑道:“好,那么你就最好赶快替他准備后事”她果然再也不說一句話,扭頭就走。
  龍四緊握著雙拳,等她走出了六七步,突然大聲道:“姑娘請
  丁殘艷道“我沒功夫等你。”她嘴里雖這么說,腳步卻已停
  龍四道“妨娘一定要將他帶走,才肯救他?”
  丁殘艷也不回頭,道“我剛才已說得很清楚。”
  龍四看著她的背影,忽然向歐陽急打了個眼色,兩人并肩作戰三十年,心意已相通,突然同時沖了出去。歐陽急五指如鷹爪,閃電般抓向她的左肩。龍四出手如電,急點她后背“神堂”、“天宗”、“魂門”三處大穴。誰知她背后仿拂出生了雙眼睛,長袖一拂,凌空翻身j競從他們頭頂上倒掠了過去,輕飄飄地落在小雷床頭。
  龍四一著失手,霍然轉身,沖進來,丁殘艷的手已搭上了小雷咽喉上的“天突”穴,冷拎道“我現在若要收拾他,是不是很容易?”
  龍四看著她的這只纖纖玉手,臉上已無人色.哪里還能說得出話來。
  丁殘艷冷笑道“就憑你們兩個人,若想將我制住,逼著我來治他,只伯是在做夢。”她說完,向門口掠去。
  龍四臉上陣育一陣白,突然大聲道:6姑娘請等一等。”
  這沈丁殘艷卻連睬都不睬他。
  龍四也轉身沖出了門,道:“始娘請回來,我讓姑娘將他帶走就是。”
  丁殘艷這才回過身,冷冷一笑,道“你早就該答應的。”
  容棧門外,停著輛很華貴助馬車。一個梳著條長辨的小姑娘為他打開了車門。
  龍四親手將小雷抱入車廂,只覺得小雷火燙的身子突然已變得冰冷。
  他輕輕地放下這冰冷的身子,卻還緊握著一雙冰冷的手,久久不能放開。
  丁殘艷道“你還是不放心我帶他走?”
  龍四長長歎息,終于放下手,轉過身.道“姑娘……丁姑娘…。”
  丁殘艷道“有什么話快說。’龍四慘然道“我這兄弟就…。就全交托給始娘你了。”
  了殘艷看著他臉上的凄慘之色,藏在超紗里的一雙眼睛,似乎也已有些潮濕,咬著瞞唇道“你放心,我不會虧待他的,只要他的傷一好,你們還可相見。”
  龍四道“多謝姑娘……”
  他聲音都已哽咽,長長吐了口气,才接著道“寒舍在京城里鐵獅子胡同,但望姑娘能轉告我這兄弟,叫他——。’
  丁殘艷道“我會叫他去找你。”
  龍四通“我還有樣東西,也想請姑娘等他傷勢痊愈后,轉交給他。”
  丁殘艷道“什么東西?”
  龍四一揮手,就有人牽著匹黑里發光、神駿非見的烏駿馬過
  了殘艷也忍不住脫口贊道“好馬。。
  龍四勉強笑了笑,道“只有我兄弟這樣的英維,才能配得上這樣的好馬。”
  丁殘艷聲音也柔和了起來,道“你送他這匹馬,是不是叫他好騎著快去找你?”
  龍四道:“他比我更需要這匹馬因為他還要去找……”
  他語聲突然停頓,因為他己隱約感覺到,這位丁姑嫂仿佛很不喜歡听到別人說起“纖纖”這名字。
  了殘拖隨聲音果然又冷淡了下來,冷冷道“我替他治傷是為了我自己高興,只要他的傷一好,隨便去找誰都沒關系。”
  龍四慢慢地點了點頭,躬身長揖,道“那么…一.我這兄弟,就全交給始娘你了。”
  他將這句話又說了一遍,每個字都說得好像有千斤般重。然后他就轉過身,頭也不回的走了進去。
  烏駿馬突然引頸長嘶,嘶聲悲涼,似也已知道自己要离別主人。
  龍四沒有回頭,沒有再看,但面上都已有兩行淚珠滾滾流
  四
  小雷蜷伏在車廂里,連呼吸都已微弱。
  那垂著長辮的小姑娘睜大了眼睛看著他,忽然笑了笑,道:“這人本來是不是長得很好看T”
  丁殘艷懶洋洋地斜倚在角落里,痴痴地看著窗外,也不知在想什么。
  過了很久,她才點了點頭,道“他本來的确好看得很。”
  小姑娘又皺起了眉尖,道“可是他受的傷可真不輕j我從來也沒有看見過身上受了這么多傷的人。”
  丁殘艷冷冷道“那是因為他總是喜歡因別人拼命。”
  小姑娘眨著眼,道“為什么?拼命又不是什么好玩的事☆他為什么喜歡拼命?”
  丁殘艷輕輕歎了口气,通“鬼才知道他是為了什么7’
  小妨娘眼殊子轉動☆忽又問道“小姐你真有把握能治好他的傷?”
  丁殘艷道“沒有。”
  小妓娘又張大了眼睛,道/他的傷是不是有希望能治得好呢?”
  了殘艷道“沒有。”
  小姑娘臉色已發白,忍不住問道:6既然治不好,小姐為什么要帶他回去7”
  丁殘艷面上的輕紗陣陣拂動☆過了很久很久,才平靜下來。
  又過了很久很久,她才一個字一個字的慢慢說道:“因為我要看著他死。。
  小姑娘駭然道“看著他死?p
  丁殘艷一只手緊握著自己的衣襟,指節已發白,卻還是在顫抖。
  她說話的聲音也在顫拱6因為我不能讓他死在別人怀里,他要死,也得死在我面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