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七章 遇襲遭俘虜


  健馬長嘶,向前急奔。
  三個人都已坐下來,冷冷的看著陸小鳳,一個是高濤,—個是海奇闊。
  第二個人卻不是表哥,是杖鐵心。
  車底的夾層中本來明明只有表哥一個人的,現在反而偏偏少了他一個。他的人到哪里去了?
  這三個人是怎么來的?在前面赶車的是誰?是不是那個本來應該在買酒的車夫?
  陸小鳳忽然笑了笑,想說話,卻說不出。
  他們點穴的手法很重,他臉上的肌肉都已僵硬麻木,非但說不出話,連笑都笑不出。
  他們顯然并不想听他說話,也不想看他笑,可是等他們要他說話的時候,他想不說都不行。
  杜鐵心的手張開,又握緊,指節發出一連串爆竹般的響聲。
  高濤看著他的手,忽然問道:“你做刑堂的堂主,一共做了多少年?”
  杜鐵心道:“十九年。”
  高濤道:“在你這雙手下面,有沒有敢不說實話的?”
  杜鐵心道:“沒有。”
  高濤道:“据說你本來有很多次机會,可以做總飄把子的,你為什么不干?”
  杜鐵心道:“因為刑堂有趣。”
  高濤道:“因為你喜歡看別人受罪?”杜鐵心道:“不錯。”高濤笑了,海奇闊也笑了,兩個人的笑聲就像生了蛌瘍K器摩擦,令人听得牙根發軟。
  海奇闊笑道:“我倒真想看看他當年的手段。”
  高濤道:“你馬上就會看到的。”
  高濤點點頭。
  海奇闊道:“据說昔年三十六寨里叛徒,宁可下油鍋,也不愿進他的刑堂。”
  高濤道:“一點也不錯。”
  海奇闊道:“他是不是有套很特別的法子對付叛徒?”
  高濤陰惻惻笑道:“不但特別,而且有趣。”
  陸小鳳閉上眼睛,只恨不得將耳朵也塞住,這些話听來實在比人很不愉快,卻又偏偏不是假話。
  高濤忽又像唱歌一樣唱著道:“將入刑堂,傷心斷腸,入了刑堂,喊爹喊娘。”
  海奇闊眨著眼,故意問道:“出了刑堂呢?”
  高濤道:“出了刑堂,已見閻王。”杜鐵心冷冷道:“人了刑堂,就已如見閻王了。”
  高濤道:“刑堂里也有閻王?”
  杖鐵心道:“我就是閻王。”
  車窗外忽然變得一片漆黑,連星光月色都已看不見,車聲隆隆,響得震耳,馬車竟似已駛入了一個幽深的山洞,在洞中又走了段路才停下。
  高濤長長吐出口气,道:“到了。”
  海奇闊道:“這里就是黑心老杜的刑堂?”高濤吃吃的笑道:“這里也就是閻王老子的森羅殿。”
  他們又將陸小鳳從車廂里拎了出來,就像是拎著口破麻袋一樣,既不小心。也不在乎,一下予撞上車門,一下子又撞上山壁,撞得陸小鳳腦袋發暈,連骨頭都快散了。
  高濤故意歎了口气,道:“你手里鉤著的是個活人,不是破麻袋,你怎么不小心一點?”海奇闊道:“我看不見。”
  這倒也不是假話,山洞里實在太黑,簡直伸手不見五指。
  他們又往前走了一段,越走越窄,被撞的机會也更多。
  現在連陸小鳳自己都覺得自己已變得像是口破麻袋了。
  幸好就在這時,前面山壁上“格格”的作響,忽然有一塊翻了起來,露出個洞穴,里面居然有光。
  不但有光,還有桌椅。
  桌上擺著對死人靈堂里用的自蜡燭,已經被燃掉了—大
  燭火閃爍,風是從洞災上一條裂隙中吹進來的,就好像特地為這里造出的通風口。
  海奇闊隨隨便便的將陸小鳳往桌子前面一摔,歎息著道:“這真是個好地方。”
  高濤道:“就算有十万人在附近找上二年六個月,也—定找不到這里面來。”
  海奇闊用鉤子敲了敲陸小鳳的頭,道:“若是找不到,誰來救他?”
  高濤笑道:“他就算真的喊爹叫娘,也沒有人會來救他的。”
  海奇闊道:“那么他豈非已死定了?”
  杜鐵心道:“他不會死得太快。”
  海奇闊道:“為什么?”
  杜鐵心冷冷道:“因為我一定會讓他慢慢的死,很慢很慢。”
  海奇闊道:“他想死快一點都不行?”
  杜鐵心道:“不行。”
  海奇闊笑了,發現高濤正低著頭,好像正在研究陸小鳳身体的构造,就問道:“若是由你動手了你准備從哪里開刀?”
  高濤拍了拍陸小鳳的手,道:“當然是從這兩根寶貝手指手,,
  海奇闊道:“若是我,就先拔他的兩條眉毛。”
  高濤道:“哪兩條?”活奇闊道:“當然是長在嘴上的那兩條。”
  兩個人越說越得意,就像是屠夫在談論著一條待宰的羔
  陸小鳳一向是個很看得開的人,也很沉得伎气,可是現在心里的滋味,卻好像整個人都已在油鍋里。
  看起來他的确已毫無希望,能夠快點死,已經是運气。
  誰知就在這時候,外面的黑暗中突然響起了—聲冷笑。
  “是什么人?”
  高濤、海奇闊、杖鐵心,二個人同時竄了出去。
  二個人都是武林中的一流高手,不但反應快,動作快,而且身經百戰,能擋得住他們聯手一擊的人,并沒有几個。
  外面來的仿佛只有一個人,這個人簡直就像是來送死的。
  他們一竄出去,就采取了包抄之勢,無論來的這人是誰,他們都絕不會讓他再活著走出去。
  海奇闊膀悍凶猛,手上的鐵鉤重是件极霸道的武器,以五丁開山之力,搶在最先。
  杜鐵心單掌護胸,右拳開路,緊貼在他身后。
  又是一聲冷笑,黑暗中突然有劍光一閃,就像是雷霆震怒,閃電生威,卻比閃電更快,更可怕。
  只听“叮”的一響,一柄鐵鉤打上石壁,火星四濺,鐵鉤上還帶著一條斷臂。
  杜鐵心已仰面而倒,一股鮮血,泉水般從咽喉間涌出。
  兩個人連慘呼聲都沒有發出,就已气絕。
  好快的劍!
  劍鋒還在黑暗中閃著光,閃動的劍光中,仿佛有條人影。
  高濤看見了這個人,一步步向后退。
  他的臉已完全扭曲,就好像忽然看見了厲鬼出現;退出几步,一交跌在地上,眼淚、鼻涕、口水、大小便一起流了出來,整個人都軟成了一攤泥,竟活活被嚇死。
  誰能讓他怕得這么厲害?
  誰能有這么快的劍?
  西門吹雪?
  —個人慢慢從黑暗中走出來,穿著身灰布長袍,戴著頂簍子般的竹笠。
  不是西門吹雪,是老刀把子!
  陸小鳳的人剛從油鍋里撈出來,又掉進冰窖里,全身都已冰冷。
  他一心想抓住這個人的致命要害,這個人當然也想要他的命!
  就算他宁可進油鍋,也不愿入刑堂,可是現在他宁可進刑堂,也不愿落入老刀把子手里。
  老刀把于的聲音卻很溫和,居然在問:“他們有沒有對你無禮?”
  陸小鳳苦笑。
  剛才被撞了那么多下,他血脈總算被撞得比較暢通了,已經能說得出話。
  可是此時此刻,他還有什么好說的?
  老刀把子道:“不管怎么樣,我都不能讓你受他們的委屈,他們還不配。”
  陸小鳳忍不住道:“我現在才知道,你早就准備在事成之后殺了他們的,老刀把子并不否認,道:“斬盡殺絕,連一個都不留。”
  陸小鳳道:“也許滿翠樓那地窖,本來就是他們的葬身之地。老刀把子道:“凌風山庄的地窖也一樣aH
  潮濕陰暗的地窖,呼號著想逃命的人,血肉模糊的尸体。
  陸小鳳忍住了嘔吐,道:“他們本就要死的,雖然沒有殺死鐵肩那些人,你的計划還是沒有失敗。”
  老刀把子笑了笑,道:“我早就說過,我絕不會失敗。”
  陸小鳳也只有承認,現在看起來,最后的胜利的确屬于他。
  老刀把子道:“這就好像攻城一樣,就算你已攻破了九道城,外面雖然已血染成渠,我卻還是太太平平的高臥在城里”
  他微笑著道:“因為我的思慮比你更周密,你能攻破九道城,我卻早巳建立了第十道,到了這道城外,你已精疲力竭,倒下去了。”
  陸小鳳道:“你算准了我沒法子揭穿你的真面目?”
  老刀把子道:“現在世上已沒有一個人能為你作證,你說的話,還有誰相信?”
  陸小鳳道:還有一個人。”
  老刀把子道:“誰?”
  陸小鳳道:“你自己。”
  老刀把子大笑。
  陸小鳳道:“只有你自己知道我說的不錯,所以你—定要殺我滅口。”
  老刀把子道:“你呢?你自己是不是完全絕對相信你自己的想法?”
  陸小鳳道:“我……
  老刀把子道:“我知道你自己也不能絕對相信的,除非你能摘下我這頂竹笠來,親眼看見我的真面目。”
  陸小鳳無法否認。
  老刀把子道:“還有件事你錯了。”
  陸小鳳道:“什么事?”老刀把子道:“我并不想殺你。”
  陸小鳳道:“你不想?”
  老刀把子又笑了笑,道:“我為什么要殺你?你現在跟死人有什么兩樣?”
  他微笑著轉身,施施然走了出去/不值得我殺的人,我絕不會動手的。”
  陸小鳳忍不住大聲道:“現在你能不能讓我看看你究竟是誰?”
  老刀把子頭也不回,道:“不能。”
  燭光閃動,已將熄滅。
  老刀把子走了,入口外那塊巨大的石壁,也已密密園起。
  就算陸小鳳能夠自由活動,也一定沒法子活著從這里走出去。
  現在這地方就好像是個密封的罐子,連一只蒼蠅都飛不出去。
  我為什么要殺你,現在你跟一個死人有什么兩樣?
  沒有兩樣,這密封的罐子,就是他的墳墓。
  每個人遲早都要進墳墓的,只不過活生生的坐在墳墓里等死,還不如索性早點死了的好。
  最悲哀的是現在他連死都沒法子死。
  燭淚已將流盡了,他的生命,豈非也正如這根殘燭!
  直到現在他才發現,原來自己并不是個無往不胜,無所不能的超人。
  他能從以前那些危机中脫身,也許只不過全憑一點運气
  可是遇見老刀把子這种可怕的對手時,運气就沒有用
  我知道你自己也不能絕對相信的,除非你能親眼看見我的真面目。
  現在他永遠看不到了,他已只有帶著這疑問下地獄去。為什么要下地獄?
  連自己都不能相信自己的人,不下地獄還能到哪里去?
  燭光滅了,他卻還活著。
  世上唯一比活生生坐在墳墓中等死更糟的事,就是活活的坐在黑暗里等死。
  他想也想起了很多人,甚至還想起了車窗中那雙發亮的眼睛。
  此時此刻,他為什么還會想到她?
  難道這個有一雙發亮眼睛的過路女人,和他也有某种奇异而神秘的關系?
  秘室中忽然變得很悶熱,他已開始流汗,一粒粒汗珠,就像是螞蟻般在他臉上爬過。
  他忽然發現自己的手已經能動了。
  你有只天下無雙的手,你這兩根手指,就是無价珍
  每個人都這么樣說,可是現在他這兩根手指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用力捏一攝他自己的腿,讓他清醒清醒,不要總以為自己了不起。
  只不過清醒了反而更痛苦。
  “如果能睡著多好。”
  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已經在地獄里,豈非也痛快得很。
  他睡不著。
  隨著黑暗和悶熱而來的,是疲倦和饑渴,尤其是渴更難忍受。
  這种罪要受到何時為止?
  到死為止!
  什么時候才能死?
  他忽然大聲唱起歌來,唱的還是那几條儿歌:
  “妹妹抱著泥娃娃,
  要到花園去看花……”
  黃金般的童年,甜蜜的往事,就連往日的痛苫,現在都己變得很甜蜜。
  原來生命竟是如此可愛,人們為什么偏偏總是要等到垂死時才知珍惜?
  忽然間,黑暗中發出“格”的—聲響,那塊巨大的山壁忽然翻起。
  燈光照入,一大群人涌了進來,其中有鐵肩、有王十袋、有花滿樓,走在最前面的—個白發老道。赫然竟是木道入!
  在垂死時突然獲救,中是最值得歡喜韻事,陸小鳳卻忽然覺得一陣怒气—涌,竟气得暈了過去。
  四月十五,午后。
  將近黃昏,云房中清涼安靜,外面竹聲如濤,正是武當掌門接待貴賓的听竹小院。
  這次來的貴賓就是陸小鳳。
  他動也不動的躺在床上,看著屋頂,看來也跟一個死人沒什么分別。
  “若不是木真人想起后山有那么樣一個洞窟,這次你就死定了。”
  說話的是鐵肩,“那本是昔年武當弟子去面壁思過的地方,現在他們的門規已不如昔日嚴厲,那地方已有很久沒有人去過,這次你實在是運气。”
  運气?見鬼的運气!
  “但是你也不能完全感激運气,帶我們到那里去找你的,總是木真人。”
  這位少林高僧說得很含蓄,意思卻很明顯。
  他顯然已不再怀疑木道人就是老刀把子/否則他為什么要帶我們去救你?”
  別人的想法當然也一樣,這道理本就和“一加一等于二”同樣簡單。
  所以木道人就變成了木真人。
  但是陸小鳳心里卻明白這是怎么回事。
  木道人若殺了他滅口,大家就算找不出證据,心里也必定難免怀疑。
  但是現在他救了陸小鳳。
  那不但證明他絕不是老刀把子,而且還可以換得大家對他的感激和尊敬。
  陸小鳳只有承認,這的确是他平生所知道的最狡黠縝密的計划,木道人的确是他平生所遇見過的最可怕的對手。
  這件事無疑也是他平生最大的挫折,現在他已只有認輸。
  他心里雖然很明白這是怎么回事,卻不能說出來,因為他就算說出來,也沒有人會相信。
  他只問過一句話:“你們怎么會知道我已遇險的。”
  “在這种情況下,我們知道你絕不會無緣無故失蹤的,我們又在武當后山一個險坡下,找到了那輛馬車,車上還留著你一件外衣,衣襟已被撕破,上面還有在泥土上掙扎過的痕跡。”
  這几點已足夠證明他已有了危險,所以他連一句話都沒有再說。
  暮色漸臨,外面忽然響起了清悅的鐘聲。
  “今天是木真人正式即位的大典,無論如何,你都應該去道賀的。”
  看著一個本該受到懲罰的人,反而獲得了榮耀和權力中這种事當然不會讓人覺得很好受的。
  但他卻還是不能不去。
  他不愿逃避。
  他要讓木道人知道,這次挫敗的經驗雖慘痛,卻并沒有將他擊倒。
  就算他已非認輸那里認輸。
  窗外風吹竹葉,夜色忽然間就已籠罩大地。
  大殿里燈火輝煌。
  戴著紫金冠,佩著七星劍的木真人,在燈光下看來,更顯得尊嚴高貴。
  昔日那游戲風塵,落拓不羈的木道人根本已不存在了。
  此刻站在這里的,是武當的第十四代掌門教主木真人,是絕不容任何人輕慢的。
  陸小鳳心里告訴自己,一定要記住這一點。
  然后他就整肅衣冠,大步走上去,長揖到地:“恭喜道長榮登大位,陸小鳳特來賀喜。”
  木真人微笑,扶住了他的臂,道:“陸大俠千万不可多禮。”
  陸小鳳也在微笑,道:“道長歷盡艱難,終于如愿以償,陸小鳳卻還是陸小鳳,不是陸大俠。”
  他的態度雖恭謹客气,言詞中卻帶著尖針般的譏刺。
  尤其是“如愿以償”四個宇。
  他忍不住還是要木真人知道,他雖然敗了,卻不是呆子
  木真人道:“既然陸小鳳還是陸小鳳,老道士也依舊還是老道士,所以我們還是朋友,是不是?”
  他雖然在笑,目光中也露出了尖針般的鋒芒。
  陸小鳳忽然覺得有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從他手上傳了過來。
  就在這一瞬間,尊貴榮華的武當掌門也不存在了,又已變成了陰鴛高傲,雄才大略的一代梟雄老刀把子,仿佛故意要告訴陸小鳳“我就算讓你知道我是誰又何妨?你又能拿我怎么樣?”
  他雙手扶在陸小鳳肩肘間,上托之勢忽然變成了下壓之力。
  這一壓很可能造成兩种結果—雙臂的骨頭被壓斷,或者是被壓得跪下去。
  陸小鳳宁可斷一百根骨頭,也不會在這個人面前下跪的。
  幸好他的骨頭也沒有斷,他的兩臂上也早已貫注了真力。
  以力抗力,力弱者敗,這其間已絕無取巧退讓的余地。
  制敵取胜的武功也有很多种,有的以“气”胜,有的以“力’胜,有的以“勢”胜,有的以“巧”胜,陸小鳳的武功机變跳脫,不可捉摸,本來是屬于最后一种。
  可是現在他的真力已發,就正如箭在弦上,人在虎背,再想撤回,已來不及了。
  因為對方的力量實在太強,他的真力一撤,就難免要被壓得粉身碎骨。
  “卜”的一響,他站著的石板已被壓碎,臉上也已沁出豆大的汗珠。
  站在他們附近的人,臉色已變,卻只有眼睜睜的看著。
  兩個人的力量已如針鋒相對,若有第三者插入,力量只要有一點偏差,就可能害了他們其中一個人,也可能被他們反激的力量摧毀。
  誰也不敢冒這种險。
  其實陸小鳳也不必冒這种險的,在木真人力量將發未發的那一瞬間,他已感覺到,本來還有机會從容撤退。
  可是他已退了一次,他不愿再退。
  現在他只覺呼吸漸重,心跳加快,甚至連眼珠都似已漸漸凸出。
  唯一讓他支持下去的力量是,他看得出木道人也很不好受。
  這—戰無論是誰胜,都必須付出慘痛的代价,木道入本來也不必這么做的。
  也許他想不到陸小鳳會有這种宁折不屈的勇气,也許他現在已開始后悔。
  就在這時,大殿外忽然有個年輕的道人匆匆奔人,神色顯得很焦急,若沒有极嚴重的事發生,他絕不敢這么樣闖入大殿。
  木真人忽然笑了笑,滑出兩步,陸小鳳臂上的千斤重擔竟似忽然無影無蹤,這使得他整個人都像是要飛了起來。
  他實在想不到他的對手在這种情況下還能從容撤回真力,看來這—戰他又敗了。
  他還沒有完全喘過气來,木真人已能開口說話,正在問那年輕的弟子/什么事?”
  “西門吹雪來了!”
  “貴客光臨,為什么還不請上。”“他一定要帶劍上山,年輕道人的手還在發抖,弟子們無能要他解劍,留守在解池岩的師兄們,已全都傷在他劍下”
  這的确是件很嚴重的事,數百年來,從來沒有人敢輕犯武當。
  “他的人在那里?”
  “還在解劍池畔,八師叔正在想法子穩住他。”
  木真人的手已握住劍柄。
  他的手削瘦、干燥、穩定,手指長而有力。
  若是握住了一柄合手的劍,這只手是不是比西門吹雪更可怕?
  他忽然大步走了出去。
  看著他走出去,陸小鳳心里忽然有了种說不出的恐懼。
  只有他看見過這個人的劍,如果世上還有一個人能擊敗西門吹雪,無疑就是這個人。
  解劍池下的水,立刻就要被鮮血染紅了。
  是誰的血?
  陸小鳳沒有把握能确定,他絕不能再讓西門吹雪死在這團
  他一定要想法子攔阻這一戰。
  木道人已穿過廣闊的院子,走出了道觀的大門,陸小鳳立刻也赶出去。
  道觀外佳木蔥菇,春草已深,草木叢中,仿佛有雙發亮的眼睛。
  陸小鳳的心一跳,一個穿著白麻孝服的人,忽然從草木叢中穿出來,手里提著柄出了鞘的劍,一劍向木真人的心口刺了過去。
  木真人的手正握著劍柄,本來很容易就可以拔劍擊敗這刺客,很容易就可以要她死在劍下。
  但是也不知為了什么?他的劍竟沒有拔出來。
  看見這穿著白麻孝服的女子,他竟似忽然被震惊。
  就在這一剎那間,這白衣女子的劍,已毒蛇般刺入了他的心。
  他還沒有倒下去,還在吃惊的看著她,好像還不相信這是真的。
  他臉上的表情不僅是惊訝,還帶著种無法形容的悲哀和痛苦。
  “你……你殺了我?”
  “你殺了我父親,我當然要殺你。”
  “你父親?”
  “我父親就是死在你劍下的老刀把子。”
  木真人的臉突然扭曲,這句話就像是一根針,又刺在他心上,甚至比那致命的一劍還鋒利。
  他臉上忽然露出种無法形容的恐懼。
  那絕不是死的恐懼。
  他恐懼,只因為天地間所有不可思議,不可解釋的事,在這一瞬間忽然全都有了答案,所有他本來絕不相信的事,在這一瞬間,都已令他不能不信。
  他忽然歎了口气,喃喃道:“很好,很好……”
  出的四個字。
  然后他就倒了下去。
  陸小鳳看著那柄劍刺入他的心髒,也看著他倒下去,只覺得全身冰冷,臉上也露出种無法形容的恐懼。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冥冥中竟仿佛真的有种神秘的力量,在主宰著人類的命運,絕沒有任何一個應該受懲罰的人,能逃過“它”的制裁。
  這种力量雖然是看不見,摸不到的,但是每個人都隨時可以感覺到他的存在。
  木道人的恐懼,就因為已經感覺到它的存在。
  現在陸小鳳也已感覺到,只覺得滿心敬畏,几乎忍不住要跪下去,跪在這黑暗的穹蒼下。
  別的人也都被震惊,過了很久之后,才有武當弟子沖過去圍住那白衣刺客。
  她立刻大喝:“你們退下去,我自己做的事,我自己會解決。”
  她蒼白的臉在夜色中看來顯得無比美麗庄嚴,就像是复仇的女神/我叫葉雪,我就是老刀把子的女儿,若有人認為我不該替父親報仇的,盡管過來殺了我。
  她忽然撕開衣襟,露出晶瑩洁白的胸膛。
  可是沒有人過去動手。
  每個人都似已被她那种神圣庄嚴的美麗所震懾,尤其是陸小鳳。
  只有他知道她真正的父親是誰,因為,
  “木道人就是老刀把子。”
  他不能說、不忍說、也不愿說何況,他說出來也沒有人相信。
  這結果本是木道人自己造成的,現在他已自食惡果,他的計划雖周密,卻想不到還有更周密的天网在等著他!“我本來已該死在沼澤里,可是我沒有死。”
  她是個獵豹的女人,她遠比任何人都能忍耐痛苦和危難,她早已學會等待,所以才能等到最好的机會出手!
  “我沒有死,只因為老天要留著我來复仇。”她的聲音冷靜而鎮定/現在我心愿已了,我不會等你們來動手的,因為
  直到現在,她才去看陸小鳳,眼睛里帶著种誰都無法解釋的表情,既不悲傷,也沒有痛苦,可是無論誰看見她這种表情,心都會碎的。
  陸小鳳的心已碎了。
  她卻已昂起頭,能再看他一眼,仿佛就已是她最后的心愿。
  現在她心愿已了,她絕不會等別人動手。
  “因為我這一生中,只有—個男人,除了他之外,誰也不能碰我!”
  曲終人散
  應該流的血都已流盡,解劍岩下的池水依舊清澈,武當山也依舊屹立,依舊是人人仰慕的道教名山,武林圣地。
  改變的只有人。由生而死,由新而老,這期間轉變的過程,有時竟來得如此突然。
  所有的情愛和仇恨,所有的恩怨和秘密,現在都已隨著這突來的轉變而永遠埋葬,埋葬在陸小鳳心底。
  現在他只想找個沒有人的地方,靜靜的過一段日子,讓那些已經埋葬了的,埋得更深。
  他乘著長夜未盡時下山,卻不知山下還有個人在等著他。
  一個人獨立在解劍岩下,白衣如雪。
  陸小鳳慢慢的走過去/現在已到了曲終人散的時候,你為什么還不走?”西門吹雪道:“人雖已散,曲猶未終。”
  陸小鳳道:“你還准備吹一曲什么?”
  西門吹雪道:“我追蹤八千里,只為了殺一個人,現在這個人還沒有死,我還准備吹一曲為他送喪的死調,用我的劍。”
  陸小鳳道:“你說的這個人就是我?”
  西門吹雪道:“是你!”
  陸小鳳道:“你難道忘了你并不是真的要殺我?”
  西門吹雪冷冷道:“我只知道江湖中人一向不分真假,你若活著,就是我的恥辱。”
  陸小鳳看著他,忽然笑了/你是不是想逼我出手,試試我究竟能不能破得了你的天下無雙的出手一劍?”
  西門吹雪并不否認。
  陸小鳳道:“我知道你很想知道這問題的答案,我也知道這是你的好机會,只可惜你還是試不出的。”
  西門吹雪忍不住問:“為什么?”
  陸小鳳的笑容疲倦而憔悴,淡淡道:“只要你的劍出鞘,你就知道為什么了,現在又何必問?”
  難道他已准備抵抗閃避?難道他真的已將生死榮辱看得比解池劍下的一泓清水還淡?
  西門吹雪盯著他看了很久,池畔已有霧升起,他忽然轉身,走入霧里。
  陸小鳳大聲道:“你為什么不出手?”
  西門吹雪頭也不回,冷冷道:“因為你的心已經死了,你已經是個死人。”
  “我的心是不是真的已死?”陸小鳳在問自己/我是不是真的已像死人般毫無作為?”
  這問題也只有他自己知道答案。晨霧凄迷,東方卻已有了光明,他忽然挺起胸膛,大步走向光明。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