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創世紀



                作者:黃易
  那是炎熱得使人不斷流汗的正午。
  我率領著部門內二十多名干探,兵分四路向山上孤零零的房子進發。這二十多人屬于我主管的特殊任務組的中堅份子,是聯邦調查局內精英中的精英,擁有全國最嚴密的通訊网、眼線和优良裝備,假設我們做不來的事,別人也一定束手無策。
  支援的是三百多名軍警,組成一個廣闊的包圍网。
  我本來竭力反對這樣勞師動眾,尤其追緝的對象只是個終生埋首研究原子物理學的所謂專家,我不信他能漏出我們指掌間。
  可是局長堅持動用可能運用的最大力量,他暗示總統已親自發下命令,不惜一切把漢斯博士抓回來,且必須是生擒。
  他的罪行則屬最高机密。
                  一份禮物
  接到這個任務,我們立時將他的圖片在所有報紙電視刊登和播出,設立二十四小時熱線。
  任何能提供抓到漢斯博士線索的人,可獲得一百万美元的巨額懸賞,這是罕有的巨額賞金。
  一個小時前,有人在山下附近城鎮的超級市場見到漢斯,雖然他戴上太陽鏡,仍給有心者認了出來,他高挺長瘦的面容和山羊須,是難以掩飾的特徵。
  我們乘直升机赶抵現場。
  目擊者興奮地指出山上這兩層高的房子,是她見到漢斯走往的地方。
  屋子給團團包圍起來。
  副手曼諾來到我身邊,皺起眉頭道:“老板,不像有人。”
  我抹了額角的汗珠,道:“我也這樣擔心。”多年來的經驗,使我養成比野獸還敏銳的触角。
  曼諾道:“那种方式?”
  我略想了想,道:“第三种。”
  特殊任務組是最訓練有素的專家,針對不同的情況,有不同的行動方式。第三种是不經警告,由每一個可以進入的地方破入。
  我和曼諾對了腕表。
  下午一時四十八分,突擊在兩分鐘后進行。我率領四名隊員,藉著樹林的掩護迫近至房子的正門。
  二時正。
  四枚惊魂彈,准确地刺穿樓上樓下的四道窗戶,投進屋內。
  強烈的白光和尖銳的激響,在屋內迸射震響。同一時間我們破門而入。
  玻璃窗的破碎聲大合奏般同時響起,二十多名精英以最具效率的方式,通過窗戶和前后門破進屋內。
  我舉起發射麻醉彈的手槍,第一個進入屋內。
  屋內彌漫著奪人人神的惊魂彈煙屑。陳設簡單,卻沒有人。
  曼諾從樓上下來道:“沒有人,煙灰盅有百多個煙蒂。”
  另一個隊員在廚房叫道:“這里有剩下來的食物,味道還可以。”
  曼諾道:“他走了不久。”
  我道:“立時動用可以運用的人手和警犬,以這里為中心點搜索,不信他能走多遠。通知附近的警方,截查公路上每一輛車。”
  曼諾領命而去。
  “老板!這里有份禮物。”
  我精神一振,走進一間書房模樣的地方內,書桌上放了一盒盒式錄音帶,壓著一張字條,字條寫著:“致羅娜博士。”
                受太空總署保護
  “這位是羅娜博士。”局長介紹道。
  我眼前一亮,連忙伸手和美人儿相握。
  羅娜博士美目深注,握著我的手緊一緊,才放開來道:“杜當先生,你是局內最优秀的人才,希望今次不會使我們失望。”
  我打量了她纖長動人的身材一眼,皺眉道:“你們?”
  局長馬臣插入道:“羅娜博士是太空總署的專家,也是受命協助我們全力追緝漢斯博士的署方代表。”
  我的腦子立時活動起來,追問道:“漢斯和太空總署有什么關系?你只給了我漢斯的相片和有等于無的簡歷,其他一切一概不知。”
  局長露出尷尬笑容道:“杜當,這是國防部的指令,為了國家的安全,一切必須保密……”
  我抗議道:“連我也瞞過,教我如何抓人?”
  羅娜禮貌地道:“對不起,因為在這件事情上保密實在太重要了,可是我仍可以透露多點你知道,漢斯三日前的職位是太空總署首席研究員,不過請你把這視作最高机密。”
  我心中一凜,太空總署的專家全是受保護動物,只能在某一高度保安的范圍內活動,嚴禁与外人接触。
  羅娜皺了皺嬌俏高挺的鼻子,道:“局長通知了我,請把錄音帶交還。”
  我奇道:“那是重要的證物,暫時應由我保管,不過可以播給你听。”
  羅娜俏臉一緊,寒聲道:“絕不可以,一定要交我帶走。”
  我攤開雙手道:“我早已听過錄音帶,拿不拿走有什么分別?”
  羅娜臉色一變道:“除了你,還有誰听過?”
  我淡淡道:“我的副手曼諾,只有我們兩個人。放心吧,他說了不足二十句話,沒有人能明白的二十句話。”
  羅娜轉向局長道:“這違反了總署和聯邦調查局的協議,我要求立即將他們兩人隔离,另派其他人負責追緝漢斯。”
  局長這時顯出他的本色,臉色一正地道:“羅娜博士!我可以代表調查局向你保證杜當和曼諾先生兩人絕對可靠,況且他們是最佳人選,換了別人,抓回漢斯的机會最少減了一半,假若有必要,我愿和國防部長商談。況且,你還未知錄音帶的內容。”
  局長也算老姜了,太空總署是由國防部長直接管轄的,他把國防部長抬出來,立時壓下了羅娜的气焰,最后那一句話才是最妙。
  羅娜呆了一呆,垂頭想了一會,再抬起頭,臉色大見和緩,歉意地道:“我有點失儀了,因為事關重大,使我失了方寸,好吧!我是應該對你們信任的。但讓我先作請示。”
                  光子力量
  辦公室內。我把錄音帶塞進了錄音机內,待要按下。
  端坐桌前的羅娜道:“我請示了署長,得到他的同意,向你說出事情的真相,當然,這只限于你一個人,甚至不包括貴局局長在內,希望這對事情有幫助,假如我們的顧慮不是多余,現在是分秒必爭了。”
  我貪婪地盯了她清秀的俏臉一下,眼光移往窗外。在遠方昏暗的街燈光上,隱約看到晴朗的內華達夜空,著名的甘乃迪角,只在三十公里外,那是人類征服廣闊宇宙夢想的起點站。
  羅娜沉默片刻,緩緩道:“十二年前,我們一個專責火箭和穿梭机升空燃料的小組內,有位性情古怪卻才气橫溢的專家考特非博士,發明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裝置。据他預測,這种裝置能產生一种強大無匹的動力,遠胜核能動力,假設能加以利用,將會成為超時代的突破,這涉及宇宙物質組成的秘密……”
  我連忙道:“不用向我解釋科技上的問題……”
  羅娜道:“不!你一定要知道,至少是一點點。”
  我聳聳肩,無奈地道:“你知道我是門外漢,愈簡單愈好。”
  羅娜首次占了上風,露出一個動人的微笑,道:“在現在的科技水平來說,能被人類運用的最強大力量是由原子而來,例如核子的分裂和聚變,都能釋放龐大的能量,當能量被釋放時,會產生強烈的‘光’,例如太陽因分子的塌縮,發生核能聚變,產生了籠罩整個太陽系的光和熱……”
  我呆了一呆,道:“難道還有比太陽更大的能量和能力嗎?”
  羅娜道:“理論上是存在的,例如創生宇宙的大爆炸,便是比太陽要強以億計倍數的威力。”
  她說得簡單明白,連我這門外漢也引起了興趣,大爆炸理論說的是宇宙的物質本來聚在一點,經過一個宇宙級的強烈爆炸,把集中的物質彈射往虛廣的宇宙里,造成宇宙里包括太陽系在內琲e沙數的星体,所以目前所有星体都是由中心向外擴展,若沙石般往四面八方彈射。
  羅娜道:“以最簡單的方法說,考特非認為這大爆炸的力量源自一种奇异的力量,就是‘光子’,也就是‘光的力量’。”
  我眉頭立時皺起上來,羅娜急忙道:“在一九零五年,愛因斯坦提出了著名的‘光電效應’理論,指出光也是物質,由那些名叫‘光子’的分离能包組成,以宇宙最快的速度運行,每秒鐘可以繞地球七周半,光速是永琱變的……”
  我歎了一口气,舉手道:“投降了,請說得簡單一點。”
  羅娜展露第二個笑容,看到我的窘迫,頗有報复的快意,笑道:“你現在看到我,是因為有光。一向以來,沒有人把光當作物質,但其實‘光’是‘光子’組成,就像沙灘是由沙子組成,乍看是一片,其實卻是一大堆個体的融合,光也是這樣。”
  羅娜道:“考特非指出,‘光子’其實是宇宙的真正本原,從沒有任何力量,包括核力在內,能改變光子互相間的組合,甚至使它慢下半分來,它們彌漫于整個宇宙內,以它們的獨有形式,形成了這個世界,就像你眼前的一切,你看到我的眼珠是藍色,因為眼珠的分子結构反射光譜里的藍色。考特非說科學家追求的‘統一聲場論’,想以一种單一的力量解釋宇宙的本質,光子正就是答案。像創世紀中說的,世界先胡了光,才有其他的一切,也像中國人說的混沌初開,陰陽立判,陰是暗,陽是明,二者正是光的正反兩面。”
  我有點儿明白了,道:“難道考特非博士創造了一种能影響光子的方法和儀器,所以能制造出比核子更強大的能量?所以當這從未曾發生過的事發生時,宇宙會產生惊天動地的變化。”
  羅娜贊許道:“就是這樣,可惜我們直到目前為止,也不知道考特非博士的理論是對是錯。”
  我愕然道:“為什么?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
                  狂人漢斯
  羅娜道:“太空總署內有一個委員會,所有實驗都要經他們嚴格審核,才能進行。當考特非的實驗申請遞上他們的會議台上時,主席提出了強烈反對,指出宇宙間只要有一個光子被改變,將會惹起連鎖性的反應,引來整個宇宙內所有光子的互相碰撞,造成宇宙的毀滅。”
  我瞠目結舌道:“這么嚴重,但這和目前要追緝的漢斯博士有何關系?”
  羅娜神色一正,道:“當年反對考特非博士進行試驗的委員會主席,就是漢斯。”
  我完全呆了起來。
  羅娜會說話的眼睛露出憂傷的神色,歎了一口气道:“翌日考特非博士在寓所內留下遺書抗議后,自殺身亡,他制造的儀器存進總署的絕密庫房內,直到兩個星期前。”
  我奇道:“考特非博士既然有那儀器,為何不偷偷試驗,那須用自殺抗議。”
  羅娜道:“那儀器須在類似核爆的极端能量內,才能生效,所以只有在批准后,才能付諸實行。”
  我問道:“發生了什么事?是否那儀器失竊了?”
  羅娜點頭道:“正是這樣,是兩星期前的事了。密庫每三個月都進行一次清點,由我、漢斯和另一位署內同事集体進行。事后署內廣泛調查,十二位有權進入庫內的人,都是對象,他們是署內最受信任的高層人員,包括署長在內,當然!還有漢斯和我。”
  我道:“儀器有多大?”
  羅娜道:“像個公事包大小,你知嗎,總署是美國境內保安最嚴密的地方,包括署長在內,沒有人可以把任何不明物体帶离總署。”
  我道:“這和漢斯有什么關系?”
  羅娜道:“漢斯雖是被查對象,卻從沒有人真正怀疑他,一方面他是署內地位最崇高的科學研究者;另一方面,因為他是當年反對進行這個實驗的人。可是三天前,他失了蹤,我們才緊張起來,假設考特非的儀器真如漢斯所言,后果的嚴重你也應知道:其次我們絕不能容許任何人知道這秘密,否則一量把這儀器弄到手,他將成為這世界上擁有最強大破坏力量的人。”
  我喃喃道:“明白了!明白了!”室內雖有冷气,汗珠卻從額角滲出來。
  我按下了錄音机的按鈕。
  錄音机沙沙響起,一個男子的聲音道:“羅娜,不用找我了,那是沒有用的,考特非的自殺,使我對他的‘光能理論’思索了十二年,我對了,也錯了,‘創世器’雖不是由我發明,但另一個新的宇宙將由我手上誕生,比對起來,人類的生滅實在太過微不足道了,我將成為新宇宙的創造者,我是上帝!”
  羅娜一對秀眉蹙起上來。
  我問道:“是漢斯嗎?”
  羅娜道:“是他!但我卻不明白他說的話,難道他瘋狂了?”
  我站起身來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我也要工作了。”
  羅娜關心地道:“小心點!漢斯的智商是二百六十三點,可能是愛因斯坦以來最聰明的人。”
  我笑道:“兵捉賊是另一种智商,我比起他來,或者是二百六十四點也說不定。”
  羅娜吐舌道:“也可能是低于平均的九十九點。”
  我第一次見到她露出如此嬌俏頑皮的神態,忍不住伸過頭去,在她香滑的臉蛋親了一下作吻別。
  她滿臉紅粉,嬌羞不胜地垂下頭來。
                  疑云陣陣
  曼諾道:“當時的情形是這樣,一名住在附近的家庭主婦看到漢斯行藏閃縮地在超級市場出來,引起她的注意,把他認了出來,報告警方。于是我們立即出動,但已人去樓空。”
  我問道:“告訴我,換了你是漢斯,有沒有把握逃出生天?”
  曼諾道:“机會是零,所有公路都是我們的人,在附近的區域我們進行了逐家逐戶的搜查,一定可以把他迫出來。”
  我道:“他在超級市場買了些什么?”
  曼諾道:“全是餅干、巧克力等一類食品,共值一百二十五元三角。那幢房子也查過了,是漢斯在三年前以死去父親名義購下的。噢!還有,半小時前一名的士司机來舉報說,三日前曾接載過漢斯,到達他藏身樓房三哩外的小鎮處。當時漢斯兩手空空,什么也沒有。”
  我默然不語。
  曼諾和其他十多名隊員目光一齊集中在我身上。
  我霍地抬起頭來,眼光凌厲地掃視室內眾人。
  曼諾等精神大振,通常我這副模樣都表示了智珠在握。
  我道:“知道嗎?我們今次的顧客漢斯,是犯罪史上最聰明的人,一個智商僅次于愛因斯坦的天才。”
  曼諾傻兮兮地道:“你的意思是……”
  我斷然道:“意思是他絕不會干傻事,明知他的尊容出現在所有報紙和電視上,依然大模斯樣四處逛街。”
  另一隊員喃喃道:“起碼也要剃掉他那山羊須。”
  曼諾恍然道:“而且正是他的閃縮才引起人注意,以他這樣有智慧的人,為何要這樣做?唯一解釋,是他暴露行蹤,所以他才能在我們赶到前,留下錄音帶。他為何要這樣做,噢!我明白了。”
  望著恍然大悟的曼諾,我淡淡道:“你終于明白了。”
                  惊天計划
  我們重臨山上那幢兩層高的樓房,搜索了大約半小時,在一個衣柜里發現了設計巧妙的暗門,打開后一條旋梯往下延轉。
  我輕聲道:“你們把這區域包圍起來,我怕這老狐狸還另有通道。”
  曼諾道:“你單身一人要小心點,記著你的智商可能比他低得多。”我低罵一聲,道:“沒有訊號,不要下來。”
  我靈巧地步下旋梯,一個虎跳,來到地窖里,一看嚇了一跳,在昏暗的壁燈下,全美國政府和警方不惜一切代价苦苦找尋的漢斯博士,大模斯樣坐在桌子的一方。
  漢斯從容道:“果然高明,請坐!”
  我在他對面的椅子坐了下來,拔出麻醉手槍,沉聲道:“博士!你被捕了。”
  漢斯微笑道:“抓到我是沒有用的。創世的程序已開始了倒數,沒有人能有回天之力,你也是聰明人,否則怎能識破我虛者實之的計策。”
  我道:“坦白說,本人很佩服你,故意泄露行蹤,使我們找上門來,又故意留下逃去的跡象,原來仍是躲在原地,确是荒唐大膽。”
  漢斯眼中噴出狂熱,認真地道:“比起創世的大業,這算得了什么,當一束光子被創世器改變時,會引起惊天動地的連鎖反應。我們的宇宙內,每一粒光子都用每秒鐘三億米的速度在運行,當一束光子減慢下來時,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公式‘能量等于質量乘以光速的平方’這條公式將須要改寫,那也是說:宇宙整個基本結构會被改變。”
  我悶哼一聲道:“但人都死光了,何苦來由?”
  漢斯狂笑起來道:“我不怪你有這個想法,當年我也是這樣想,但我改變了,宇宙并不會毀滅,而是重組和衍化,就像丑陋的毛虫蛻變為美麗的蝴蝶。現在存在于我們眼中的色相將成為被遺棄的歷史陳跡,而且這种改變是漸進的,以光速由創世器的作用點逐漸波及于整個宇宙,就像水里的漣漪,并不能把水毀滅。”
  我追問道:“但人都死光了。”
  漢斯肅容道:“沒有人可知道會出現什么情形,可能是地獄,也可能是天堂,或者有人能以精神的力量,駕馭這物質的重新組合,繼續生存下去。”
  我舉起槍叫道:“我不明白你在說什么,只知道你是個狂人,舉起手!走過來!”
  漢斯面上露出詭异的笑容,轉身向后走去,我狂喝一聲,扳動手掣,麻醉彈射出,不到兩尺啪一聲掉在地上。
  原來這老狐狸竟在地室的中間豎立了一塊防彈玻璃。
  漢斯消失在地室另一面的暗影里,先前的估計不錯,他有离開的通道。
  我剛扑上地道和曼諾會合,遠方傳來數聲槍響,我們到達時,兩名守外圍的州警拿著手槍,漢斯倒在血泊里,手上拿著一支點三八口徑手槍。
  其中一名州警道:“他突然從樹林扑出來,手中拿著槍,我們迫不得已……”
  我無暇听他們說話,貼近漢斯的耳邊,叫道:“漢斯!創世器在那里?”
  漢斯嘴唇顫動,呻吟地道:“沒有人可以阻止我,朋友!信我吧,有准備的人,將可以繼續活下……”頭一側,死了過去。
  我茫然抬起頭來,樹木藍天,是那樣地實在,誰想得到大禍正臨頭。
  曼諾走過來道:“是好是歹,終于把凶徒擒拿歸案,可以早點回家吧!我答應了儿子和他一齊看穿梭机升空,現在還來得及。”
  我猛地跳了起來,猛抓著曼諾肩頭,狂叫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沖上云霄
  甘乃迪角穿梭机發射站的大堂里。
  美麗的羅娜迎上來道:“什么事!找得我這么急,万事也等穿梭机發射后才說。”
  “一百零一、一百、九十九……”大堂轟鳴著發射的倒數。
  我焦急地道:“你一定要制止穿梭机的發射,創世器在炎箭推進器內。”
  羅娜道:“這是相當嚴重的事,只有總統和主席才有這個權力,你有什么實据?”
  冷汗從額頭流水般泄下,我叫道:“你不是說過沒有人能把不明物体帶出基地外,漢斯也不能夠,也沒有帶出去,他利用權位,把它安裝到推進器,只有發射時的龐大能量,才能產生創世器影響光子速度的條件……”
  “五十四、五十三、五十二……”
  羅娜面色凝重起來,一把拉著我轉身便走。
  “四十三、四十二、四十一……”
  來到基地指揮中心的正門前,四個警衛阻止了我們,其中一人禮貌地道:“對不起!羅娜博士,穿梭机倒數進入最后一百下,任何人也禁止入來。”
  羅娜顫聲道:“我要和主席通話。”
  警衛道:“你也知道規矩,除了總統外,主席不會接听任何電話。”
  “三十、二十九、二十八、二十七……”
  我和羅娜對望一眼,她面色蒼白得像死人,兩顆心一齊霍霍跳動。
  透過玻璃望進去,指揮中心內數百人屏息靜坐,凝視著巨大的發射塔。
  穿梭机雄姿赳赳計整裝待發。
  我狂喝一聲,跳了起來,雙掌左右推出,兩個警衛打著轉跌了開去,我扑到門前,大力拍著玻璃,高呼道:“停止發射!停止發射……”
  忽地雙腳凌空,給人整個架起退后,胸腹立時中了兩拳,痛得我彎曲起來。
  羅娜扑了上來,護著我道:“待會我會解釋一切,這位是聯邦調查局的人,我保證他有足夠理由這樣做。”
  羅娜摟著我,喃喃道:“我們尺盡了力了,不是嗎?”眼淚串流而下。
  “十、九、八、七……”
  我驀地記起了漢斯的說話,湊到她耳根旁全心懇切地道:“記著!有預備的人,將可逃過大難,繼續在新宇宙內生存。”
  “三、二、一!”
  螢幕上穿梭机的推進器噴射出濃烈的白煙,跟著是熊熊烈焰,穿梭机逐漸上升,發射台側跌向下。
                 誕生新宇宙
  我和羅娜面面相覷,難道創世器并不是在推進器內,又或是整個理論只是一場虛惊?
  當我們再望往螢幕時,异變突起。
  整個螢幕變成漆黑一片,同時波及周圍整個空間,這一刻還是光明,下一刻化成黑暗。
  我來到一片黑暗的虛無里。
  感覺不到自己的軀体,也感覺不到先前依偎著我的羅娜。絕對的虛無。一股恐懼填塞著我的意識,想狂叫,卻沒有口來宣泄。
  我究竟變成了什么?
  像一個盲人在漆黑的深淵里,不斷向下跌。下面是否地獄?忽然涌起一股恐懼,假設要永遠這樣下墜,實在比十八層地獄更使人惊懼。
  我瀕臨在精神徹底崩潰的邊緣。
  在毀滅前的垂死掙扎。
  意識逐漸模糊。
  “有准備的人,將可以活下去。”漢斯的聲音在我狂亂洶涌的心靈大海內響起,愈來愈清晰。
  我記起了穿梭机起飛,考特非的創世器挑引了宇宙最本原的力量光子,改變了宇宙的本質。
  “有准備的人,將可以活下去。”
  腦中靈光一現。
  宇宙的本質雖然改變了,但生命卻是非物質,沒有任何力量可以將它改變,就如宗教所倡言的靈魂可以在物質的肉身死亡后,繼續存在一樣。
  沒有了以前的物質束縛,我可以得到更大的自由。
  喜悅代替了恐懼。
  下墜倏然停止。
  我感到生命力量在我的意識內凝聚和澎湃,忽然間,我充盈著一种從未曾嘗試過的力量。
  我感到心靈不斷膨脹和收縮,就像以往的呼吸,我狂叫起來,忽然發覺聲音響徹四周,我又感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向前奔動。
  一輪彩光在面前升起,地平線在我眼前整個浮了上來。天!那是新的太陽!
  金輝燦爛的光點在整個空間里雀躍。
  我發覺處身在一個大平原里,地上彩霞流動。分不清是植物還是波浪?
  我通過了!活了下來。
  “杜當!”
  一把甜美的聲音喜悅地在后方呼喚著我的名字。
  我轉過身來,看到全身赤裸發亮的羅娜向著我奔來。
  她也活了下來。
  我忘記了一切,愛火高燃下,向著羅娜狂奔過去。
  在這剛誕生的新一代宇宙里。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