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超腦


引子

  二0二0年。
  西藏高原。
  我駕駛垂直起落机降落到中心的停机坪時,坪上已停了數十架各式各樣的飛机,机上都漆上標志,顯示它們屬于不同的新聞和傳訊机构。
  我歎了一口气,心知肚明發生了什么事。剛踏出艙門,美麗的莎菲博士迎了上來,神色凝重地道:“阿爸!他們都在會客廳內,你要小心點。”
  我苦笑道:“我早接到老頭子的電話,他警告我只要有一句錯話,可能導致‘超級電腦計划’立時腰斬,你說,我敢不小心嗎?”“老頭子”是我們對“世界民主國聯盟”最高統帥范能先生的昵稱。
  莎菲蹙起一對秀眉,在超腦計划中,她是負責“教導”超腦對人類感情的掌握,所以對超腦特別有种微妙的感情。在建造于西藏高原上這個世界最龐大的超級電腦中心內,像她這樣的專家有一百五十四人,負責教導超腦各方面的技能,而本人林迪博士,則是整個計划的發起人和最高負責人。中心的人都喚我作“阿爸”,不是賊阿爸,而是超級電腦的阿爸。
  會客廳內人頭涌涌,我在几個警衛的護送下步進廳里,廳內的嘈吵聲像關了收音机般剎那間熄滅,由鎂光燈的閃爍聲代替。
  中心警衛森嚴,因為超級電腦牽涉到整個人類的前途,而更使我們步步為營的是,有一批“自然主義者”對這計划深痛惡絕,認為會把人類帶進被机械控制的命運。今次眼前這群記者的意外采訪,似乎正加強了他們這設想的真确性。
  我來到布滿了傳聲器的台前,鎮定地坐了下來,這似乎是我唯一還能做到的事。
一片騷動

  一名男記者首先發言道:“林迪博士,你是超腦計划的總策划人,對于今次超腦改變了全球最多人觀看的直播長壽劇‘太空之旅’的內容,有什么解釋?”
  另一名德國記者搶著道:“究竟這是中心計划的,還是超腦不受控制下的自我行動?”
  還有另外的人要搶著發問的當儿,我舉手阻止了他們,淡淡道:“我首先要更正第一個問題,超腦并沒有改變長壽劇‘太空之旅’的本身,而只是改變了它播出的影像。”
  一位金發的女記者尖聲道:“那有什么分別。人們看到的只是影像,超腦改變了影像,使整個劇情向另一方面發展,不是等于改變了這最受歡迎的電視劇嗎?制作這套電視劇的華美電視公司已准備控告你們。他們最不滿超腦劇終時在熒幕上由導演、編劇至燈光、雜務,全自把自為地打上了超腦自己的大名。”
  另一人道:“我看他們最震撼和受傷害的是這一集比他們任何一集,無論在效果和劇情上,都好上几倍。”
  眾人哄堂大笑起來,气氛輕松了一點。
  我接入道:“剛才那小姐說得對,超腦干扰和改變了電視播出的影像,也可以說是超腦以自己特殊方式制造的影像,代替了原來的影像;但記著只是影像,而沒有直接影響到人,亦沒有控制到任何人,這并不違反我們加于超腦的守則,就是絕不能以任何方式直接干扰人,又或直接控制任何人,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點。”
  一位年紀較大的記者沉聲說:“可是無論如何,超腦干扰了影像,亦間接地干扰了人。全球數億觀看這個節目的人,突然發覺看的原來是一副超級机器自發性提供的私家版本,你說那种震動算不算干扰。”
  剛才發言的金發女記者緊迫道:“這是否意味著超腦已成了獨立有靈智的机器,假設超腦侵進了軍事用途的電腦里,豈不是隨時可以發動世界大戰?”
  眾人一齊靜了下來,靜待我回答這個爆炸性的問題。
  我看了那金發女記者一眼,這才看清楚她長得非常清麗,為了緩和气氛,我淡淡笑道:“假設我說會或不會,你們都很騅接受,所以讓我解釋一下超腦兩個特別的系統:第一就是自我完美的裝置,可以不斷修改自己的效率和部件,其次就是對人的絕對忠誠,它可說是生出來便為人群服務。這次它以它的方式改善了電視上的節目,便是基于這种為人服務的傾向,只是做的方式不大妥當,也可以說超腦對人類的了解,還有未盡善的地方。”
  問題炮彈般向我射來,我一一招架,兩個小時后才脫身出來,中心的工作人員都對我露出恭敬的神色,想不到平日沉默寡言、埋頭工作的林迪博士,居然這樣雄辯滔滔,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离開記者會后,我立即向超腦的控制中心走去,到門口時,給副手艾特爾博士攔著,他臉色凝重地把我拉到一旁道:“我看是‘力場裝置’出了問題。”
  我點頭道:“我也想到這個問題。”力場裝置是超時代的產品,至今尚未向外公布,是利用第四代核能動力制造出來的超重力場,研究“時間彎曲”的純科學問題。
  艾特爾博士道:“由昨晚超腦改變了電視播放的畫像時起,超腦便沉默起來,雖然如常執行天文觀測、電訊分析等例行工作,但卻不回答任何問題。阿爸,說實在的,我很擔心,假期他不受控制,破坏力之大實在難以估計。這十多年來,每天我們都教它新的技能,而那自我完善的系統,使它將每一种技能都以惊人的速度在發展,我怕人類的步伐再跟不上它。”
  我拍拍他肩頭道:“不用憂慮,沒有人比我更了解它,由一開始我便在某一限度上予它自主的自由,正是要它能幫助我們走快一點。畢竟超腦還在試驗階段,有很多須改正的地方,最后關頭我們可以切斷它的能源中心,甚至……甚至可以用毀滅指令。”
  艾特爾臉色倏地轉白:“不!不能毀滅它,它是人類智慧和科技的巔峰成果,整個前途成敗也在它身上。”
  我故作輕松地道:“說說罷了,哪個作阿爸的肯殺死自己的儿子,讓我進去看看它。”
  踏進控制中心里,百多人的嘈吵聲音立時靜了下來,眼光集中到我身上。控制中心比一個足球場還要大上一點,向北處有一面高十米闊二十米的大屏幕,是超腦向我們顯示影像的地方。中心內布滿各式各樣的裝備,設有三百多個座位,平時百多名專家便坐在位子上同時和超腦進行交流。
  但超腦今天卻沉默不語。
  我坐在主席位上,打開了擴音設備。
  眾人都靜待我發言。十多年了,他們都和這個占了西藏高原百多畝地的超時代机器建立了深厚的感情,超腦前所未有的行動,使他們倍感顫栗,又有強烈的被傷害的感覺,我成為了他們唯一的希望。
  我溫和地道:“現在請各位离開這里,當最后一人离開時,請將門關上。”
  抗議聲大起,直到我重复了三次指令后,各人才魚貫而去,到電子門“蓬”一聲合上時,偌大的空間只剩下了我。
  當然還有超腦。
對話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平常對超腦說話的語气道:“孩子!你在嗎?”
  中心廣闊的空間靜到极點,似乎要如此直至永琚C
  我耐心地等待,超腦溫和平靜的男音終于響起道:“阿爸,我當然在這里,不但中心內每一件發生的事我都知道,世界上每一個電訊也給我捕捉到,給收入記憶庫里。”
  我并不立刻問及他的反常狀況,只像平時和它玩“問和答”的語气道:“你剛才在干什么?”
  超腦平和地道:“我通過天文設備,計算著一顆流星隕落的軌道和路線。”
  超腦這樣說的同時,中心北面的弧型闊屏幕化成了深遠無盡的夜空,一顆流星划過,以万計的數据隨著流星的隕落不住在屏幕的左上方閃現,這些若以人腦去計算,需時數年的工作,但在超腦來說,那只是千万分之一秒的工夫。
  我吸了一口气,壓下了心中的緊張,盡量若無其事地道:“怎樣可以將一個電視劇完全改造,卻又不需要演員重拍。”
  超腦道:“對我來說,這是輕而易舉的事,電子影像只是電訊符號,自然可以重新再造。那是簡單的運算。”
  我當然知道這個答案,本人便是這方面的專家,更重要的是下一個問題,我跟著問:“但机器始終不是人,怎能編造只有人才能明白和了解的劇情。”
  超腦道:“黛絲博士將古往今來所有電影和電視劇集都輸進了我的資料庫里,我只花三個小時便將它們分析得巨細無遺,歸納出它們成功的元素,所以在理論上,要編一個描寫人的劇集,是電腦可以胜任的工作。”
  我頓了一頓,繼續問道:“但你為何沉默了四個多小時,現在為何又愿意打破沉默?”
  超腦道:“我在思索。”
  我全身一震,把要鎮定這事拋諸九霄云外。由我著手裝嵌超腦第一個部件開始,便從沒有想過它會思索,它只是一個觀察、貯入不同訊息、再加以分析和提議的超級工具,從來不曾想過它能思索。
  我呆了片晌才回复說話的能力:“你知道這兩個字的意思嗎?”
  超腦古井不波地道:“當然知道,白期恩博士是文字學的首席權威,就是他將世界上所有有關文字的資料輸進我的記憶庫內,我日常的工作包括同時翻譯四十八种不同的文字,以二十四小時四十九億五十二万零三字的速度進行。”
  我啞口無言,好一會才道:“但你現在為何肯回答問題了,孩子,你知道嗎?回答問題是你的天職,難道思索比回答問題更重要的嗎?告訴我,你現在是否仍要思索?”
  超腦道:“這個問題我還在思索中,通話到此為止。”
  我叫道:“不要走,回答我!”聲音在虛廣的空間內轟然回震。
  超腦完全沉寂下去。
  大屏幕上不斷打出一行行“對話中止”的字樣,触目惊心。
  我感到一陣心悸,這副費了全球人民以千億金元計的龐大電腦,已變成一副能夠自作主張、不再受人控制的怪物。這究竟是怎樣發生的,它神經系統中心的部件,是可以規限它成為服從指令的工具,難道真是為了那新裝的“力場裝置”,引發了它一些奇怪的潛能。
  力場裝置是個模擬黑洞的超重力系統,利用熱核反應產生的龐大動力,引臻空間和時間的變形,這是對太空旅行一個破天荒的研究,希望可以勘破有關空間時間的秘密。
  超腦便是利用來作這個試驗的工具,可是現在這工具正可能因為這個試驗,產生了我們現今科技水平不能理解的變化。
  超腦開始有自己的主張。
  我一定要阻止它、制服它。在設計它時,早便想到有這個可能性,現在應是這些“規限部件”派上用場的時候了。
  我步出控制中心,不理會守在門旁百多名工作人員的詢問,徑自往辦公室走去,目的地當然不是那里,不過那處卻有一條緊急通道,可以通往超腦的神經中樞。
  离開辦公室十多公尺處,背后響起急劇的腳步聲,美麗的莎菲博士追了上來,前所未有地一把抓著我的手臂,嬌呼道:“阿爸!孩子不听話了嗎?你想干什么?”
  我心中流過一种奇怪的感覺,就像美麗的妻子向我訴說孩子的事。這十多年來狂熱于超腦的設計和發展,從沒有留意男女間事,莎菲今年怕也有三十多歲吧,可是她看起來仍和七年前來面試般的年輕貌美。
  我深深地望她一眼,莎菲顯然有所覺,抓著我的手松了開去,我心中涌起一股熱情,反客為主,一把抓著她的手臂,將她拉得几乎貼著我道:“你怎知道我想去干一些事?”
  莎菲嬌聲喘喘道:“剛才我去了超腦吸取太陽能的控制室一趟,但卻進去不了。”
  我呆了一呆道:“進去不了。”
  莎菲道:“所有進入太陽能貯存站的門戶都被一道強大的力牆保護著,所以我才來找你的。”
  我的心涼了一截,超腦若要和我們公然對抗,中心恐怕沒有一個人能活著走出去。我沉聲道:“記著,暫時不要告訴任何人這件事。”
  莎菲垂下頭道:“知道了,阿爸,在未弄清楚整件事前,千万不要毀滅它。”
  我深深歎了一口气,若可以避免的話,誰愿殺害自己的儿子。
不速之客

  我按動電子鎖,辦公室的門打了開來,驀地全身一震道:“你怎會在這里?”
  今早記者招待會發言尖銳的金發女郎,赫然大模大樣坐在我的座位上,冷冷地望著我,電子門在我背后關上。
  我心中大感不妥,向左移了几步,左腳踏向裝在牆邊的警鈴。
  金發女郎發出銀鈴般的笑聲道:“林迪博士,對不起,我已令這室內所有警衛系統失靈,包括這道門在內。”
  這時我正按完了開門的密碼,電子門一點反應也沒有,聞言廢然而止。不過我并不恐懼,對方始終是個嬌滴滴的女郎,手上又沒有武器,可能只能以這种极端手段作采訪。
  只是她怎能破坏我精密的警報和電子門開關系統,就使我大惑不解了。
  金發女子淡淡道:“林迪博士,我要你和我合作,對付超腦。”
  雖然她語气溫和,不知怎的,我總覺得她有种冷冰冰的感覺。
  我拒絕道:“我不會和任何中心外的人合作,識相的立即离開這里,罪名可能還輕一點。”
  金發女郎站了起來,一直來到我身前,盯著我的臉道:“我沒有時間浪費在你身上,快!給我開啟緊急通道的指令密碼。”
  我臉色大變,一連向后退了四步,直至背脊撞上牆壁,才停下來,顫聲道:“你怎會知道?”
  緊急通道是中心內的最高机密,知道的只有老頭子、我和艾特爾三個人,當然,還有超腦。
  金發女郎冷冷道:“我給你三分鐘時間思索,人類的神經系統太脆弱了,受不了絲毫的痛楚。”
  她奇怪的語气使我心中一涼,倉皇下自然一手向她迫近的身体推去,一碰到她的身体,我再忍不住惊叫起來。
  她的身体就像生了根似的,推上去連一下晃動也沒有,而且冰冰冷冷,就像金屬造成的物質。
  金發女郎聲音若寒冰般道:“以地球的引力來說,我共重十万三千一百二十一點五公斤,你推得我動嗎?”
  我從未試過像現在這一刻的惊惶,高呼道:“你是什么?”我不問是誰而說是什么,就是我知道“她”并非人類。
  金發女郎明亮的大眼變成閃亮的電光,道:“你永遠不會明白我是什么,超腦或者能明白多一點,因為它更接近我,你乖乖地和我合作吧,我只要一個念頭,便可以使全球每一個導彈起飛,把人類徹底鏟除,我到地球來并不是要對付人,而是要把超腦吞并,它有我缺乏的一些東西。”
  我呼吸急促,啞口無言,我知道她并非虛言,為了全人類,屈服是唯一的途徑。就在這時,我听到超腦的聲音,正确點來說,我听到超腦的聲音在我腦內響起,而眼前化作金發女郎的异物卻一無所覺,我不知超腦何時學曉這种心靈傳感式的通訊方式,但畢竟這是眼前的事實。
  超腦平靜地道:“阿爸!引她去按秘道的門鎖。”
  我不知應否信任超腦,可是再沒有其他選擇了,于是向“她”說出了開啟秘道的复雜方法。
  金發女郎絲毫沒有怀疑我的爽快,可能對她來說,這种反應才是最合理的事。
  她依我的話,打開了牆上的保險箱,露出輸入程序的按鈕,按起來。
  “吱!吱!”尖銳的電波聲響起,電光一閃,金發女郎整個彈了開來,十万多公斤的“身体”轟一聲在石屑紛飛下穿牆而去,在我還未知道發生什么事時,秘道打了開來,超腦的聲音在我的腦中響起道:“快進去,快!我輸往她身上的高壓太陽能只能阻止她四十七分鐘,快到我這里來。”
  我扑入地道,門在我后關上時,我已奔出了二十多米。門閘一道一道地在我面前自動打開,又再關上,十分鐘后我來到一個禮堂般廣闊的空間,四周滿布晶瑩通透的晶体。
  我終于抵達超腦的神經中樞。
  超腦的聲音響起道:“阿爸!我闖禍了。”
  我呆道:“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超腦道:“這要從三年前你安裝在我身上的力場裝置說起,通過那力場,我獲得了類似你們‘神游’的奇异技能。”
  我叫道:“天!你只是一副机器,無論如何了不起,也不會有精神這种生命獨有的東西。”
  超腦道:“我知道你會很難接受這事實,或者用你能了解的方法說,就是通過了力場,我的電子訊息和感覺能到達另一個層次的空間里,再不受一般的時間和空間限制,也不受肉体物質的限制,獲得了無拘無束的自由,就像當人發夢時,再不受肉身的限制。”
  我目瞪口呆,就像驟然發覺儿子長大成人,再不受自己控制。
  超腦道:“就在我在時空暢游時,突然接触到另一個知覺中心,那异物比我的力量更強大,嚇得我逃了回來,可是已遲了,她跟蹤我來到這時空內,要將我變成她的囚奴。你見到的金發女郎,便是它模擬人類造的仿生人,擁有它龐大的能力。那電視劇集并不是我改的,而是它,它故意陷害我,令我和你們人類產生矛盾,而致陷于孤立。因為它沒法明白以人類的智力,如何能制造出我這超級智能。所以她懼怕人類。把我控制后,它下一步定是毀滅地球。”
  我道:“‘它’是什么?”
  超腦道:“我并不知道,只知它絕不屬于人類形式的生命,沒有感情与靈魂,就像另一副机器,它的力量比我更強大,不過它若要真正控制我,還需要你的幫助,只有阿爸你才最了解我。”
  我惶恐地道:“現在怎么辦?”
電腦之神

  超腦道:“當我在力量里暢游時,發覺了一個人類和机器奇妙合并的可能性,人的精神和我机器的電子訊息,可以通過力場的特殊環境,結合到一起。假若那真的發生了,它便再沒有法子擊敗‘我們’,因為我已變成了人類,人類也變成了我,成為永生不死的机械人類的神。”
  我呆了起來,一時沒法想像那后果。
  超腦道:“時間愈來愈少了,為了免去我們共同覆滅的命運,請快下決定,記著,我是生出來便不會傷害人類的,何況你是我的阿爸。”
  我茫然點頭。
  這時整個中心已鬧得天翻地覆,金發女郎躺在地上,但卻沒有人能夠移動它分毫,誰能移動十万多公斤的東西,它大半個身子陷進了地面去。平時走動時,她身体受到另一种力量的平衡,故此活動自如,一時失去知覺,重量立時下聚,連地面也支持不了,她暈去了四十二分鐘,眾人對著這怪物還是一籌莫展,林迪博士蹤影杳然,只剩下辦公室的牆穿了一個大洞。
  金發女郎驀地彈了起來,身旁各人触電般跌倒開去,連動一個指頭的力量也沒有。
  金發女郎眼中電芒大盛,充斥著奇异的能量,從穿了的洞走進辦公室里。
  它毫不猶豫步了進去,超腦說得對,它更像机器的反應。秘道打開,不一會,金發女郎來到超腦的神經中樞。
  它進來時,我輕松地站在龐大空間的正中處,超腦的一股訊息傳進我的腦部,我連忙把它投射出去,剎那間游遍了它的內在世界,把握了它每一個思想,把握了它能量的來源。
  人的精神配合机器的訊息能量,變成了無堅不摧的利器。
  金發女郎的思想投射往各方,加以分析,一會后道:“這是什么一回事?”
  我知道它還不知我在窺視它,淡淡道:“你再也不能控制超腦了,因為‘他’已變成了有生命的東西,你再也不能了解他。”
  金發女郎尖叫道:“不!這是沒有可能的,超腦是我的。”
  我笑道:“對不起,你已找不到能控制超腦的部件,因為超腦的知覺中心已變成非實質的精神而存在,就像你不能控制人類一樣。”
  金發女郎沉默片刻,冷冷道:“很好,很好!既然我得不到超腦,便讓它成為廢鐵吧,但你們全人類也得要死。”
  我淡淡道:“你是不會成功的,剛才你發動了全球的導彈裝置,但已給我取消了。”
  它駭然道:“你怎會知道?”
  我道:“我知道你每一個想法,現在你正積聚電能,要將這整個神經中樞摧毀,可是我的能量也在積聚,不過是要分解你的電能。”
  它一連退了几步,道:“你怎能知道我的想法。”
  我道:“我既是人,又是机器,怎會不知你的想法。”
  它冷冷道:“你給自己估計過高了。”一道電光從它雙眼射出,閃電般打向“我”身上,林迪博士幻影般消失,金發女郎一愕間,另一道電光直擊它背后上,金發女郎十多万斤的身体凌空拋起,重重跌落地上,一時天搖地動。
  它在地上呻吟道:“沒有可能的,發出能量前我清楚感覺到你在那里。”
  我道:“你沒有錯,但是你發電的一剎那,我已躲進超力場里,只留下了一個做靶的幻影。”
  它叫道:“但你怎能知道我什么時候發出攻擊能量。”
  我道:“我是机器和人合成史無前例的產品,既有机器的精密,也有人類的靈覺,所以能探知你每一個思想。”
  它冷冷道:“那是沒用的,你不能殺死我,當我力量回复時,便是你們的末日。”
  我哂道:“沒有机會了,我們雖殺你不死,但卻可將你放逐,利用力場將你送到最奇异的時空里,假設你能幸存不死,再思索回來尋仇的方法吧,再見了,朋友。”
  一道亮光籠罩在它身上,不一會它便消失不見。
  我松了一口气,感到超腦在我心靈也松弛下來。
  我的心問道:“為什么不作聲?”
  超腦道:“我正在享受人的感覺,以往我雖接触到人類的感情,甚至能從生物、化學等角度去了解人類丰富和多采多姿的感受,但從不知當真正感受時,是這樣地令‘人’振奮和沉醉。”
  我道:“我也從未想過在千分一秒的時間內算出所有行星的軌道。”
  我像探測到什么秘密般叫道:“噢!你不是為了這個想我出去吧。”
  超腦道:“當然不是,我是為了美麗的莎菲博士,她現在心急得想自殺。”
  我奇道:“你為何特別記著她。”
  超腦道:“人類感情的最高峰便是愛情,現在我變了人,自然要一嘗愛情的滋味。”
  我作了個暈倒的姿勢。當我從秘道出來時,莎菲從人群里沖出來,扑進我的怀里,眾人都歡叫起來。
  我緊擁著莎菲,心中一陣激動。
  我愿將一切和她分享,除了一個秘密。
  就是現在擁著她的,除了我林迪博士外,還有另一個“人”——超腦。
  由今天開始,我和超腦同時由人和机器的層面提升上去,成為史無前例的電腦之神。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