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六章 美人如玉


  糕餅房香气四溢。
  寇仲和徐子陵瞧著用酥油在鍋內炸熟的新創怪餅,本都眉飛色舞,可是前者以漏杓撈起來時,發出誘人香气的餅儿立即四分五裂,兩人欲哭無淚。
  他們已努力了整個下牛,到現在日落西山,仍是一餅無成。
  最要命是梁謙、馥姐儿和蘭姑都派人來催過几趟,更添事情的緊迫性。
  這勞什子餅似乎比婠婠更令他們頭痛。
  寇仲道:“不若干脆把這餅料當餡儿,用生面攙豆粉包著它,涅薄后,用去皮芝麻撤勻再入鑊炸它的卵儿,保證香脆可口。”
  徐子陵沒好气道:“這和一般‘酥儿印’有什么分別?不如入籠蒸制,香料加熱后,一樣可以香气四溢,又不損原味。”
  這時蘭姑又走進房來,故作惊奇地道:“杓里的是什么?你們究意在弄稀粥還是在造炸餅?”
  寇仲正憋得滿肚是火,狠狠瞪了蘭姑一眼,后者立即遍体生寒,打了個哆嗦,像斗敗了的母雞般乖乖走了出去。
  寇仲收攝心神,道:“不若我們分別以煎、炸、炙、蒸四种方法,制造出四款不同的糕餅,只要有一种使那婆娘覺得好吃,我們便可以挽回面子了?一旦想到蘭姑這婆娘,這一仗便絕輸不得。”
  徐子陵同意道:“就讓我弄一味鮮e加香芋拖油煎餅的新玩意出來吧,其它三味你自己想辦法了。”
  這時小娟來了,兩人忙央她去張羅材料。
         ※        ※         ※
  兩人心力交瘁地坐下來時,四款新創糕餅同時面世。小娟拍手歡呼,把盤子提起道:“我拿去給馥大姐。唔!真香,只看樣子便知是甘脆可口。”兩人跳了起來,一左一右傍著她往外走去。
  小娟止步愕然道:“你們干什么?”
  寇仲笑道:“這么珍貴的東西,沒有我們護送怎行。給人在途中加了別的料子,我們豈非完了。”
  小娟嬌笑道:“有罩子蓋著嘛,旁人怎能做手腳,誰有那個膽子,不過若想四處跑跑,就隨奴家去吧!”
  人影一閃,梁謙攔著去路,不悅道:“我還未試過,要捧到那里去呢?”
  小娟挺起酥胸道:“這是馥大姐的吩咐,弄好了就要趁熱讓她奉上場主品嗜,不關你們的事。”
  梁謙顯然對馥大姐相當忌憚,聞言呆了一呆。
  蘭姑的聲音在旁響起道:“你兩個忘了規矩嗎?誰准你們四處亂闖的。”
  徐子陵淡淡道:“我們正是最守規矩的人,現在有小娟姐帶路,怎可認作是亂闖。”
  三人昂然舉步,留下气得面無人色的梁謙和蘭姑呆立后方。
  場主商秀珣的起居處是飛鳥園,位于內堡正中,由三十余間各式房屋組成,四周圍有風火牆,是磚木結构的建筑組群。
  兩人隨小娟由后門入園,經過依屋舍而建的一道九曲回廊,沿途園林美景層出不窮,遠近房屋高低有序,錯落于林木之間,雅俗得体。
  最別致處是由于庄園居于高處,不時可看到飛馬城下延展無盡的牧場美景,在新月斜照下越見安詳宁和。
  遇上的婢仆府衛,均對兩人投以注目禮,但見有小娟這場主的近身人領路,穿的又是穢衩v傅級的服飾,知是新來的人,故沒有干涉。
  寇仲和徐子陵已非沒見過世面的人,但見廳堂等主体建筑兼用穿斗式和抬梁式的梁架結构,配以雕刻精美的梁檐构件和華麗多變的廊前挂落,加強了縱深感,在園林的襯托下,予人明快、通透、幽深的感覺。
  三人穿門過戶,或經天井,或走游廊,最后小娟引他們來到一個轎廳內,將糕餅置于圓桌上,道:“你們在這里坐一會,我去通知馥大姐。”
  小娟去后,徐子陵老老實實的坐下來,寇仲則四處張望,見到西窗外園林的另一邊,有座建筑物,憑窗瞧過去,原來是間書房。
  室內布置一式紅木家具、桌上放著文房四寶,靠壁的柜架滿是古玩擺設,在宮燈映照下,牆的一壁還挂著一副對聯,上書“五倫之中自有樂趣;六經以外別無文章。”卻不見有人。
  寇仲回到徐子陵身旁坐下道:“這場主不但是個雅人,似乎還有點學識,不過卻透出一种孤芳自賞的味儿;希望她不是長得像翟嬌那般模樣就好了!”
  徐子陵沒好气道:“生得貌丑又不是罪過,翟嬌的遭遇那么可怜,最好不要再拿她來開玩笑。”
  寇仲點頭受教道:“是!是我不對!”
  徐子陵動容道:“這或者是你的一項長處,就是肯承認錯誤,且能從錯誤中學習。好象你最近愛說仁義道德,正因常給我指責你太過功利,對嗎?”
  寇仲尷尬道:“你這小子又來耍我了。”
  徐子陵瞧往窗外反映著月照燈光的園林,微笑道:“你說得對,這商秀珣絕非平凡的女子,只看園內假山奇石的安排,腊梅、芭蕉、紫藤、桂花配置的巧妙,無不宛若一幅立体的圖畫豎立于窗前,令人玩味不盡,便知她的高明。”
  寇仲笑道:“她還很懂得吃呢。”
  接著俯過身來,低笑道:“假若她有單琬晶的美麗,徐爺會否考慮考慮,憑你的人品外形和武功,該是手到拿來的事。嘿!”
  徐子陵苦笑道:“最好我把單琬晶和商秀珣不分大小的娶了,那你打天下時就要兵器有兵器,需戰馬有戰馬哩!”
  寇仲露出狐狸尾巴,大眼放光道:“好主意!哎喲!”
  徐子陵收回打在他大腿的拳頭道:“你現在該明白什么叫螺旋勁了,哈!我豈會像你那般不講道德。”
  足音傳來,僅可耳聞。
  兩人交換了個眼色,都看出對方的惊訝。
  原來足音響起處,竟是在連接這轎廳的走馬樓,离門口不出一丈的距离。
  那即是說,來人到了兩丈的范圍內,他們始生出警覺。
  當然不會是小娟熟悉的足音,這可愛的小妮子今天往來他們的糕點房不下二十次,他們隨時可在腦海中重复一次。
  此人輕功之高,絕不下于傅君瑜。
  兩人頭皮發麻的瞧著入門處,暗忖若是傅君瑜找上門來,就糟糕透了。
  接著兩人眼前同時一亮。
  一位儀態万千,烏黑漂亮的秀發像兩道小瀑布般傾瀉在她刀削似的香肩處,美得异乎尋常,差可以跟婠婠媲美的勁服女郎,步入門來,對他們的存在沒有半絲訝异。
  淡雅的裝束更突出了她出眾的臉龐和晒得古銅色閃閃發亮的嬌嫩肌膚,散發著灼熱的青春和令人艷羡的健康气息。
  她那對美眸深邃難測,濃密的眼睫毛更為她這雙像蕩漾著最香最醇的仙釀的鳳目增添了她的神秘感。
  寇仲和徐子陵瞧得目瞪口呆時,她盈盈來到兩人對面大方自然地坐下,伸出羅衣下的纖長玉手,揭開了罩子,瞄了一眼,皺了皺巧俏的秀挺小鼻子道:“香味一般,但賣相卻很特別,因為我從未見過這么丑陋的小點。”
  寇仲和徐子陵愕然互望,然后慌忙起立,施禮道:“場主!請怒無禮!”
  商秀珣看也不看他們,徑自把罩子放在一旁,抓起其中一餅,放到丰潤的香唇,小心翼翼地用她整齊而与其膚色對此得相得益彰的雪白小齒,輕輕咬了一角,細心品嘗。
  兩人緊張地瞧著她香腮微僅可察的動作,可是直到她動靜全消好一會后,這婠婠外的另一絕色佳麗仍沒說話,也沒有回敬他們的注目禮。
  她不說話,兩人那敢相詢。
  這非是他們沒有此膽量,而是他們深怕知道那答案,尤其想起了蘭姑可厭的嘴臉。
  在這等若生死決戰的一刻,她露出了一絲若月儿破開烏云的笑意,那雙似如脈脈含情的大眼睛掃過兩人,點頭道:“還算可以入口,雖非上品,但創意可嘉,胜過那些墨守成規的所謂名廚。坐下!”
  兩人心叫好險,欣然重坐到她對面去。
  商秀珣上下打量了他們,她毫不簡單的銳利目光看得兩人渾身不自在。
  他們收斂了体內的真气,使神光不會由眼神泄出來,致暴露出底細。
  商秀珣一對黛眉忽然蹙聚,使她秀額現了几道漪漣般的嬌俏淺波,不解道:“你們絕不像干這种活儿的人,對嗎?”
  寇仲回過神來,暗叫“仙女厲害”,點頭道:“場主厲害,造餅果然只是我們的副業,正職是走鹽貨。”
  商秀珣掩嘴“噗哧”嬌笑,半晌始放下手儿,像首次認識寇仲般,笑意盈盈的打量了他良久,才柔聲道:“你這人倒坦白風趣,逗得我也要失儀無禮,看在這點分上,就每期月結時給你們每人半兩黃金,有問題嗎?比之私鹽的利潤該差不了多少。對吧?”
  寇仲和徐子陵大感意外。既想不到商秀珣如此爽脆,更估不到當糕餅師傅的收入可以如此丰厚。心中都涌起古怪的感覺。
  商秀珣不待他們答應,道:“這几天我會有很多客人,你們兩個就像你們的糕餅般賣相不錯,只是眼睛欠了點神采,不過我倒不介意,宴會時就給我出來招呼客人,或者我會著你們解釋這些怪餅的制法。”
  兩人只好點頭應諾。
  商秀珣伸了個無此動人的懶腰后,站了起來。
  他們慌忙恭立送行。
  商秀珣漫不經意道:“牧場有牧場的規矩,犯者會受嚴懲,連二執事都維護不了你們,這方面大管家會負責向你們解釋清楚的了。”
  說罷頭也不回的去了。
  兩人面面相覷。
  寇仲肯定她已离開后,吁了一口涼气道:“這美人儿又美又厲害,你看她是否識破了我們呢?”
  徐子陵苦笑道:“這個難說得很,但這婆娘确可引死任何男人。”
  寇仲深有同感的道:“她是得天獨厚,不但擁有絕世的容色,更有不經意地流露的動人風情,至于財富、權力、武功亦無一欠奉,嘿!有沒有興趣?”
  徐子陵沒好气道:“自己心動了還要說這种話,信不信我揍你一頓呢?”
  寇仲頹然坐下道:“為了宋玉致,我已失去了逐鹿她裙下的資格。這就是為爭天下必須付出的昂貴代价哩!”
  熟悉的足音自遠而近,小娟歡天喜地的挾著香風沖了進來,嬌呼道:“場主肯聘用你們哩!我現在帶你們去見大管家。”
         ※        ※         ※
  小娟領著他們來到管家府主廳的大門前,示意他們停下,自己則跨過門檻,向坐在廳子內端恭敬道:“大管家,兩位小師傅來了。”
  兩人偷眼望進去,只見煙霧彌漫,不但有抽煙管噴出的煙气,還有放在屋角几上檀香爐裊裊騰升的煙香,合成一种充盈于廳內的气味。
  一位身材魁梧的禿頂男子,正斜臥躺椅之上,由兩個妖艷的女人為他推拿按摩。
  這飛馬牧場的大管家握著煙杆吞云吐霧,一派悠然自得的樣儿,頭枕高高的軟墊子,眼望屋梁,油然道:“這么年輕便有一手好技藝,确是難得。”
  寇仲和徐子陵只好听著,暗忖這人的架子,比場主商秀珣還要大。
  從側臉看去,大管家年紀應是五十上下,鼻子平直,上唇的弧形曲線和略微上翹的下唇頗具魅力,顯示出他有很強的個性和自信。
  商震有點自言自語般道:“入我牧場,就要守我牧場的規矩,触犯場規的人,會因應輕重而受罰,明白了嗎?”
  兩人連忙應是。
  商震別過頭來瞧了他們一眼,目光又重新望往屋頂,干咳一聲道:“我們少有任用外人,不過這趟情況特殊,又有執事級的人推荐,我也沒什么話好說了。”
  頓了頓雙目寒芒一閃,側頭盯著兩人道:“你們現在穿的雖是有我們飛馬標志的衣服,卻仍非算是牧場的人,除非三年內能循規蹈距,又得執事級的人推荐,場主批核,否則仍是外人,明白嗎?”
  只從他凌厲的目光,便可知他內功已臻一流高手的境界,難怪飛馬牧場能如此超然于天下的紛爭之外。
  寇仲和徐子陵仍只有點頭應諾的分儿。
  商震目光回到上方去,猛抽了一口煙,徐徐吐出道:“外人就有外人要守的規矩,首先絕不能与牧場內任何女子私通。要女人嗎?休假時到附近城鎮的@子去解決好了,否則就要生閹了你們。”
  和兩人隔著門檻的小娟垂下頭去,連耳根都紅透了。
  兩人則大感尷尬。
  商震神態自若的續道:“除非特別批准,平時不可擅自离開內堡,至于其它規矩,梁謙會向你們詳細解說。退下吧!”
         ※        ※         ※
  到見過梁謙,回到宿舍,已是初更時分,小娟這才欣欣与兩人話別,返回場主府去。寇仲嗅嗅自己,嗅嗅徐子陵,提議道:“我們這樣一身油膩的气味,還要兩個人擠在一張床,怎睡得著,不若到澡堂快快樂樂洗他娘的一個冷水浴。橫豎家法中又沒有不准遲起這一規條,就再睡他奶奶的一個日上三竿吧。”
  徐子陵皺眉道:“但澡堂在那里呢?現在人人都躲到被窩里尋夢去了,想找人來問路都不成。”
  寇仲道:“我剛才尚見到有些房子透出燈光,且澡堂總該不會在几里路之外,我們就邊找邊問。嘿!就當去找‘楊公寶庫’前的熱身練習,成了吧!”
  徐子陵終于同意,兩人各自拿起另一套干淨的制服,摸出房去。
  偌大的院子靜悄無人,除了他們的房間外,其它房舍均烏燈黑火,有些還傳出抽鼻鼾的響音。幸好出入口都挂有燈籠作照明。
  天上滿空星斗,卻未見月儿露面。
  牧場的方向間中傳來羊馬的嘶叫,又或犬吠之聲,營造出山城獨异的气氛。
  寇仲又運用他的地理天分道:“左邊去是場主府的飛馬園,后面是翹荂A右邊是后山,只有對著我們那出口不知通到什么地方,要試就試這個方向。”
  徐子陵傾耳細听道:“但后山處卻傳來流水的淙淙響音,至不濟都有道山泉應景,好過盲沖瞎撞。若触犯了這里的諸多禁忌,要挨棍子吃皮鞭就太不划算了。”寇仲同意道:“還是你比我在行當奴材,我就沒想過什么挨棍棍鞭鞭的味儿,哈……”
  低聲笑罵中,兩人躡手躡腳的朝通往后山的出口走去。
  進入月洞門后,才知院落后方有個花園,最妙是有道周回外廊,延伸往園里去,開拓了景深,造成游廊穿行于花園的美景之間,左方還有個荷花池,池心建了一座六角小亭,由一道小橋接連到岸上去。
  月儿出現在右側天際,洒得這幽靜的后園銀光閃閃,景致動人之极。
  兩人忘了洗澡,贊歎不已。
  寇仲仰望園后急折而下的山崖,石罅間頑強生長的老樹曲探伸,迎風輕舞,不禁歎道:“出道以來,我尚是首次生出避世退隱之心,可知這處的感染力量是多么強大。”
  徐子陵深有同感道:“建設這內堡園林的人必是此道中的高手,即使楊廣的御園,亦沒有這种使人心迷神醉的感覺。”
  寇仲撞了他一下,笑道:“你看那道婉蜒繞過的清溪,必是引進后山瀉下來的泉瀑,待我們尋得其源頭,快意一番后再到那六角亭乘涼賞月,豈不快哉。”
  徐子陵心情大佳,聞言舉步。
  他們以游人的心情,通過左彎右曲,兩邊美景層出不窮的回廊,經過一個竹林后,水聲嘩啦,原來盡處是一座方亭,前臨百丈高崖,對崖一道瀑布飛瀉而下,气勢迫人,若非受竹林所隔,院落處必可听到轟鳴如雷的水瀑聲。
  兩人歎為觀止。
  左方有一條碎石小路,与方亭連接,沿著崖邊延往林木深處,令人興起尋幽探胜之心。
  兩人一路走去,左轉右彎,眼前忽地豁然開朗,在臨崖的台地上,建有一座兩層小樓,形勢險要。
  這時二樓尚透出燈火,顯示此樓不但有人居住,且仍未就寢。
  寇仲和徐子陵那想得到路盡處竟別有洞天,正要掉頭走時,一把蒼老的男聲由樓上傳下來道:“貴客既臨,何不上來和老夫見貝面。”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