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六章 第一滴淚


  “砰砰彭彭!”
  鞭炮在院落間轟天響起,加上歡呼吶喊的喝采聲,把寇仲和徐子陵吵醒過來。寇仲跳下床來,移到窗前往外瞧去,叫道:“小陵快來,這串鞭炮比得上過年時揚州碼頭燒的那串。”
  徐子陵發出一聲呻吟,轉身再睡,沒有理睬他。
  寇仲回到床沿坐下,歎道:“早勸過你的了,若肯听我的話,先聯手處理了李天凡的事,再去找四大寇晦气,你就不用現在身負大小傷口十八處了!”
  徐子陵失笑道:“你何時養成對人幸災樂禍的坏習慣?”
  寇仲若無其事地道:“就在你昨晚拋棄我這可怜孤儿那刻開始的,你說是誰害人不淺?”
  徐子陵盤膝坐起來,淡淡道:“你該感激我才對。否則怎會像如今的意气風發,噢!不!該是意气發瘋才對。”
  兩人狠狠互瞧一眼,分別把頭轉往相反方向去。可是各自拉長了臉孔不過半晌光景,又同時捧腹大笑。分別只在徐子陵是笑中有淚,因為牽動了正在痊愈的傷口。
  寇仲喘著气笑道:“其實我是中了你的奸人之計,什么李秀宁是你的,自該由你仲少去英雄救美。那沉落雁難道又要算入我的數嗎?除了你徐師傅外,誰更該去英雄懲美呢?”
  徐子陵伸手撫摸他大頭道:“祖師爺有言,天地之間莫不有數,李秀宁注定是你那遁去的一,不宜任何外人插手,我對你那么好,竟敢來怨我。而大衍之數五十,其用四十有九,除李秀宁這遁數外,其它的數誰說得定沒包括美人儿軍師在內,怎知不可算入你那條數內?”
  寇仲奇道:“陵少今天的心情為何好得這么厲害?睡醒后便像思春的小鳥般唱個不停。”
  徐子陵啞然失笑道:“若你以為商秀珣會看上昨夜我扮演的刀疤大俠,那就是想瘋了你的心呢!我走時,她連我姓甚名誰都不曉得。”
  說到這里,心中不由憶起与這美女背貼背攜手与敵周旋的滋味。
  寇仲笑嘻嘻道:“你現在說什么都沒有用,我們走著瞧好了!哈!”
  敲門聲響。
  小娟在門外嚷道:“除了你兩個家伙外全牧場的人都起來祝捷,還不滾出來。”
  只听她以前所未有的語調用詞向他們叫嚷,便知她是如何興奮忘形。
  兩人你眼望我眼,也看出對方欣然之意,只要令小娟這可愛的少女開心至此,昨晚所有的辛勞傷痛,都是值得的。
  兩人出身寒微,故對婢仆階層的小人物有特別的好感和親切感。
  小娟不待他們應話,續呼喚道:“快起床梳洗更衣,凱旋軍快將回城,我們要到城外迎接他們呢!奴家先去了!”
  小娟姐走后,寇仲皺眉道:“我真不敢去想,昨晚一役贏來不易,更不知犧牲了多少人。你說商秀珣會怎樣處理陶叔盛和苑儿這對內奸呢?”
  徐子陵沉吟道:“這兩人都是有身分的人,陶叔盛更是非同小可,商秀珣應為此万分頭痛,此事亦必牽連到其它人。”
  寇仲苦笑道:“希望這事能分了美人儿場主的心神,否則閒了下來,便會疑心到我們身上,因為我們太多值得她怀疑的地方呢!”
  徐子陵歎道:“拖后一天是一天,我的傷口沒有三、四天休想能愈合得無痕無跡。”
  寇仲一把將他從床上扯起來道:“那還不滾起來,現在至緊要是爭取時間,更望李秀宁能知情識趣點隱瞞我的事,使我們可跟魯妙子多學點絕妙活儿。”
         ※        ※         ※
  那天商秀珣和柳宗道都沒有隨隊回城,領隊的是大管家商震,他顯然尚未知悉有關苑儿的事,接受城民夾道歡迎時都不知多么顧盼自豪。
  回城的主要任務是處置傷創之兵和捐軀者的遺体,可想象戰爭仍在城外進行著,對四大寇的敗軍加以無情的追擊。
  那晚黃昏時分,兩人摸到魯妙子的小樓去。這天下第一巧匠出奇地精神抖擻,指著放在圓桌上的一對天遁神爪道:“這對東西好用嗎?”
  兩人衷心誠意地點頭,贊不絕口。
  魯妙子哈哈一笑道:“想不到子陵竟能運用這寶貝干掉一個大賊頭,你們兩人又能使牧場反敗為胜,否則后果實不堪設想。三十年來,我從未試過像今天的高興。”
  說罷一手拿起台面那對神遁,抖手就擲出窗外,投往崖下的深淵去。
  兩人愕然以對。
  魯妙子漫不經意道:“我是不想你們重蹈我的覆轍,若你們慣了依賴這類巧器,休想在輕功上再有寸進,起始時雖得其方便,最后則得不償失,明白嗎?”
  兩人雖有點舍不得,但明白魯妙子是一番好意,都點頭應是。
  魯妙子的目光投往窗外落日里的美景,触景生情的喟然道:“時間和生命間有著微妙和不可分割的關系,像日夜的交替,便如生命般使人難以捉摸,又心生悵惘,難以自己。就像成成敗敗,只是某一瞬間的事,并無不可逾越的鴻溝,到頭來,一坯黃土會把所有成敗埋葬。你們終是年輕,現在會很難明白我這番話,但終有一天會有我同樣的感受,胜利的后面或者就是失敗,兩者合二為一。”
  兩人都听得皺眉深思。
  魯妙子臉上泛起回憶的神情,輕經道:“我生平只鐘情于兩個半女子,這么說你們是否覺得奇怪呢?”
  寇仲道:“那半個定是陰后祝玉妍了,先生究竟和她有什么轇轕?”
  魯妙子笑道:“小子你倒很實際,找到机會便追問有關陰癸派的事。”
  寇仲毫無愧色道:“小子只是想為先生討回一個公道。”
  魯妙子點頭道:“這正是我看上你們最主要的原因,若不害害這個妖婦,老夫死也不能目瞑。”
  徐子陵苦笑道:“先生放心好了,我們早与陰癸派結下梁子。”
  遂你一言我一語的和寇仲把經過事情道出,當說到婠婠能令体內沒有半絲脈气的情況時,魯妙子露出凝重的神色。
  寇仲最后得意地道:“現在這妖女該以為我們已魂游地府,你騙我,我騙你,多么有趣。”
  魯妙子沉吟片晌,肅容道:“听你們這么說,這妖女确已得祝玉妍真傳,成為陰癸派從祝玉妍之后修成天魔功的人。”
  徐子陵好奇問道:“天魔功這么難練的嗎?,”
  寇仲思索著道:“至少該有三個人練成,否則誰把天魔功傳下來呢?”
  魯妙子拍案道:“說得好,不過創成︽天魔秘︾的人卻非陰癸派的人,其來歷更是神秘莫測。不像慈航靜齋的︽劍典︾般乃是開山祖師地尼所著。”
  徐子陵像已明白的道:“那︽天魔秘︾就有點像︽長生訣︾了,歷代雖有人修練,卻從沒有人能長生不死,包括我們兩個在內。”
  魯妙子欣然道:“和你們說話可省了很多時間,︽天魔秘︾、︽劍典︾、︽長生訣︾和神秘莫測的︽戰神圖錄︾,并稱古今四大奇書,每本都載有關于生命和宇宙千古以來的秘密,豈是如此容易被勘破的。”
  兩人齊聲問道:“︽戰神圖錄︾?”
  魯妙子道:“這或者是四大奇書中最虛無縹緲的一本書,歷代雖口口相傳,卻從沒有人見過,詳情我也不太清楚,所以莫要問我。”
  寇仲皺眉道:“假設祝玉妍和婠婠真學成了天魔功,那除了慈航靜齋的人外,誰還能与之匹敵?”
  魯妙子淡淡道:“就是你這兩個小子。”
  徐子和寇仲你眼望我眼,說不出話來。
  好一會寇仲抓頭道:“我只是誤打誤撞練出了點門道來,事實上對訣內那些鬼畫符的怪字一竅不通,嘿!這也算練成嗎?”
  魯妙子啞然失笑道:“︽長生訣︾一代傳一代,也不知多少人練過,但從沒有人能練出武功來,偏是你們能辦到。誤打誤撞也好,适逢其會也好,總之就是如此。且只看連婠婠都害不死你們,便知來自︽長生訣︾的古怪武功,可抗衡天魔功法,否則我早勸你們找個地洞躲起來,永遠都不要再在江湖出現了。”
  接著興奮地搓手道:“好了!閒話休提,言歸正傳,有沒有興趣多知道點關于陰癸派的事?”
         ※        ※         ※
  次晨兩人才返回宿處,睡了不到三個時辰,就給蘭姑過來弄醒,不過今趟卻是一番好意,原來給他們安排了新居。
  那是繞斢酗j師傅居住的宿舍,位于飛馬園之南,共有四座獨立房子。
  兩人的期望本來只是每人可各自擁有間象樣些的房間,可是出乎意料之外,蘭姑領著他們來到其中之一的門階前道:“這屋子是前堂后寢,其它澡堂等一應俱全,屋子已教人打掃好,你們可立即搬東西過來呢!”
  寇仲和徐子陵尚是首次擁有一座獨立的房子,心中都涌起异樣的感覺。
  蘭姑出奇地和顏悅色道:“這几天人人都忙個不了,待梁副管家閒下來時,我會給你們申請一位婢子,好侍候你們的起居。”
  接著又眉花眼笑道:“記著你們是繞撉漱H,有机會見到場主時,至緊要多為繞暺﹞L句好話。”
  兩人恍然大悟,因為他們成了場主經常召見的紅人,所以此婦才刻意巴結討好。
  蘭姑又道:“宁公主方面派人通知我,著你們今天有空就到她那處去,她對你們那天弄的糕餅,很是欣賞呢!”
         ※        ※         ※
  黃昏時兩人把無可再簡單的行李財產搬入各自挑選的房間后,回到寬敞的廳子坐下。
  寇仲伸了個大懶腰歎道:“這就叫權勢了,就算繞擗坐漸蝚O如此。若不是商秀珣另眼相看,我們仍要堆在那窄迫得可擠出卵蛋的小房里。”
  徐子陵淡淡道:“李秀宁找你,為何還不滾去見她呢?”
  寇仲斜眼兜著他道:“一世人兩兄弟,你不會讓我一個人可怜兮兮的去見她吧?”
  徐子陵失笑道:“你當李秀宁是洪水猛獸嗎?她要見的只是你而非在下,我才不會那么不通气,哈!恕小弟愛莫能助了!”
  寇仲跳將起來,唱道:“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哈!不說意頭不吉利的話了!去便去吧!”
  見寇仲興奮地去了,徐子陵心中好笑,舒服地躺在椅里,目光投往窗外的園林中,心中卻想起昨晚和魯妙子的交談。
  這天下第一巧匠,确是見多識廣,博學多才。既曾讀万卷書,也曾行万里路,使他們得益不淺。
  正因他是非常人,所以行事亦往往出人意表,令人奇怪不解。
  忽然心有所感,然后足音傳至。
  徐子陵几乎立刻在腦海中勾划出駱方的面容,不由心中大訝,為何自己從沒有刻意去辨認駱方的足音,卻能如此自然而然僅從步聲就可把他辨認出來?
  駱方此時神采飛揚地跨門人屋,叫道:“還不恭賀我,現在我是副執事哩!”
         ※        ※         ※
  寇仲走過石e林,向把門的李閥衛士報上來意。
  不一會他來到那天李秀宁和苑儿說話的偏廳處,侍衛退了出去。
  寇仲等得納悶,离開椅子,倚窗外望。一對美麗的蝴蝶正在花叢間爭逐嬉戲。李秀宁的足音自遠而近,最后在他身后響起道:“謝謝你!”
  寇仲淡淡道:“我可以走了嗎?”
  李季宁默然片晌,輕柔地道:“你還記得那次我隔著窗子以匕首制著你嗎?”寇仲不由被她勾起了美麗的回憶,那是個明月斜照的晚上,他和徐子陵拿賬簿去向李世民領功,攀爬船艙時听到李秀宁聲音迷人,忍不住探頭窺視,給李秀宁發覺后以匕首抵著他的咽喉。
  那是一見鐘情,亦是他失敗之极的初戀起始的剎那,更令他刻骨不忘。
  寇仲苦笑道:“怎會不記得呢?想有半刻忘記也不可能。所以我現在才要走,否則我就算變了熏魚也不肯走。”
  李秀宁“噗嚇”嬌笑道:“若你真是熏魚,我就一口吃了你,教你以后什么地方都去不了。告訴秀宁,你是否為了這個原因,所以拒絕了世民二哥的邀請?”
  寇仲背著她道:“不要告訴我你現在才猜到這原因。”他笑容內的苦澀更深了。
  李秀宁歎了一口气道:“寇仲啊!秀宁怎值得你錯愛呢?這世間不知多少胜于秀宁百倍的女子正等候你的愛寵。寇仲啊!抬頭看看上天好嗎?”
  她盈盈來到寇仲身側,指著繁星滿天的夜空道:“每顆星宿,都代表一個机緣,所以那就是數不盡的机緣,就像星宿的無窮無盡。秀宁和你的遇合,只是其中一個机緣。但此外仍有無數机緣,有些是痛苦的,有些是快樂的,甚至有令人苦樂難分,黯然神傷的。你是非凡的人,自應有非凡的遭遇,不應為偶一錯過的机緣介怀。”
  寇仲做了最渴望但也是最不明智的事,朝她瞧去。
  只見清麗絕倫的美人儿正仰首觀天,雙目射出如夢如幻的渴望神色,凄迷動人至极點。
  寇仲劇震道:“問題在秀宁你正是我心內那夜空的明月,其它星宿于皓月下,全變得黯然無光。”
  李秀宁的目光朝他射來,兩人目光一触后立即各自避開,都好象有點消受不了的樣儿,情況极端微妙。
  寇仲捧頭痛苦道:“這种事只會愈說愈糾纏不清,我都是早走為是!”
  李秀宁吃了一惊道:“多听秀宁兩句話好嗎?”
  寇仲一個筋斗,到了窗外,回复了一貫的調皮瀟洒,露出個燦爛的笑容,淡然道:“若宁公主要代令兄世民招攬我們兩個人,就請免了。”
  李秀宁狠狠瞧了他好半晌后,跺足道:“你快要令秀宁生你的气了。”
  寇仲兩手按在窗檻處,似要靠這動作支撐身体的重量,頹然道:“慘了!今天我真不該來,你每個神情,都只會使我的單思症病情加重,現在怕該已病入膏肓。”
  李秀宁螓首低垂道:“就當我是求你好了,寇仲啊!忘了我吧!”
  寇仲轉身便去,無精打采地背著她揚手道別。接著在林木間忽現忽隱,好半晌才消失在李秀宁被淚水迷茫了的眼帘外。
  她終于為寇仲洒下了她第一滴情淚。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