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六章 聯手驅毒


  快抵城門時,只見城門口外堆滿了人,更有人悵然离開,原來自今午開始,錢獨關便下令不許外來人入城。
  兩人當然不放在心上,憑他們現在的鳥渡術,只要有根索子,便可輕易登上高逾十多丈的城牆。
  正要找個攀城的好位置時,一名仆人裝束,四十來歲的男子把他們截著,以充滿期待焦急的眼神瞧著他們道:“請問兩位是不是懂得治病的呢?”
  徐子陵沙啞著嗓子道:“究竟是什么事呢,我們是懂得點醫術的。”
  男子喜道:“我叫沙福,若老先生懂得治病,請隨我來,我們定不會薄待先生。”
  兩人見他說得客气,交換了個眼色后,寇仲粗聲粗气道:“引路吧!”
  沙福領路朝碼頭方向走去,邊行邊咕噥道:“我們本以為到襄陽便可找到大夫,那知卻不准入城,幸好見到兩位背著山草藥囊,故試問一聲,豈知真碰對了,兩位高姓大名。”
  徐子陵捋著須子老聲老气的道:“我叫莫為,他是我侄儿兼徒儿莫一心,專以推拿穴位配藥治病,包醫奇難雜症,手到病除。”
  寇仲听得差點大笑,幸好及時忍住。
  沙福喜道:“那就好了,我家小公子不知如何忽然陣寒陣熱,神智不清。唉!少夫人這么好心腸的人,卻偏要受到這种折磨。”
  兩人嚇了一跳。
  他們本以為病的是成年人,只要運气打通他的經脈,怎都該會有些好轉,就當是做件好事。若是小孩患病,就沒有太大把握了。
  碼頭處更是人頭涌涌,不少是來自竟陵的難民,沙福帶著他們登上泊在岸邊的一艘小艇,艇上的健仆立即松脫系索,把小艇駛往對岸停泊的一艘中型帆舟。
  雨粉仍洒個不休,天色逐漸暗沉下來,河道上不斷有船只開出,趁入黑前离開襄陽。
  在這群雄割据,你爭我奪的時代里,能安然擁有船舶的人,都是頗不簡單。
  寇仲和徐子陵裝作好奇的朝那艘帆船瞧去,只見甲板上站了几名大漢,正居高臨下的盯著他們,神情木然。
  不片刻小艇靠泊帆船左舵,沙福首先登上甲板,叫道:“大夫到了!”
  寇仲和徐子陵交換了個眼色,都看出對方擔心什么;若治不好小公子的病,便會令那小夫人失望了。但事已至此,只好跨步登船。
  那五名護院保鑣模樣的人迎上來,領頭的是個身形高頎的中年漢子,只比寇仲矮了寸許,但已比沙福高出半個頭。
  此人臉孔窄長,眼細鼻歪,賣相今人不敢恭維。且神態傲慢,拿眼斜兜著兩人,頗不友善。
  沙福介紹了兩人的姓名身分后,向兩人道:“這位是馬許然老師……”
  馬許然正朝寇仲打量,冷然打斷沙福道:“這位兄台須先留下佩刀,才可入艙為公子診治。”
  寇仲和徐子陵愕然互望,均感奇怪,為何此人會故意刁難呢?
  一把雄壯的聲音在艙門處傳來道:“規矩是死的,兩位朋友請進來,少夫人等得急呢!”
  馬許然臉色微變,狠狠盯著那在艙門處說話的漢子,卻沒有作聲,顯是對他頗為忌憚。
  沙福忙領兩人朝艙門走去。
  那人走出艙口,原來是個胖子,膚色很白,有點像養尊處休的大商家,但眼神銳利,且胖得來卻能予人扎實靈活的感覺。朝兩人抱拳道:“在下陳來滿,不知老丈和這位仁兄如何稱呼。”
  徐子陵沙啞著聲音道:“老夫莫為,這是老夫的徒儿兼侄儿莫一心。救人如救火,可否立即領老夫去見小公子?”
  陳來滿先狠狠盯了馬許然一眼,接書施禮道:“兩位請隨陳某來!”
  兩人和沙福隨他步入艙房,馬許然一言不發的跟在背后,气氛异常。
  “咯!咯!”
  艙門“咿I”一聲打了開來,露出一張秀气的臉龐。
  陳來滿道:“小鳳,告訴少夫人,大夫來了!”
  小鳳把門拉開,喜道:“大夫請進,少夫人等得心焦了。”
  陳來滿向沙福使了個眼色,后者立即道:“我和馬老師在外邊等候吧!莫大夫請進!”
  寇仲和徐子陵到現在仍弄不清楚馬許然的身份情況,但肯定這家伙和少夫人的關系很有點問題,而陳來滿和沙福則是站在少夫人一方的。
  不過這時他們擔心的卻是能否治好那小公子的病,只好隨著陳來滿的胖軀跨入房內。
  這間艙房頗為寬敞,布置得古色古香,透出書香与富貴兼備的气派,入門處擺了一組酸枝桌椅,靠窗處放著一張桃木造的大床,垂下羅帳。
  一位本坐在床沿的華服女子起立相迎,除婢子小鳳外,還有另一俏婢,室內充滿草藥的气味。
  寇仲和徐子陵定睛一看,均是跟前一亮。只見此女年約雙十,長得清秀可人,嬌小玲瓏,雖及不上婠婠近乎奇跡的詭艷,比不上商秀珣孤傲的清麗,但卻另有一股媚在骨子里且楚楚可怜的迷人風姿,令人心動。
  陳來滿顯是對這少夫人异常敬重,搶前一步躬身柔聲道:“少夫人!大夫請來了。這位是莫大夫,這另一位是莫大夫的徒儿。”
  少夫人秀眸亮了起來,透出期待的神色,躬身道:“麻煩兩位先生,小儿……唉……”
  她的聲線溫婉清柔,与她的風姿配合得天衣無縫,尤其此時語帶凄酸,欲語還休,誰能不為之心生怜意。
  徐子陵卻聯想到當年揚州賣饅頭包子的貞嫂,她亦常露出像少夫人般的神態,總似在默默控訴著生命的不公平和委屈,心中一軟道:“請問小公子如何發病的?”
  少夫人一對秀眸隱泛淚光,垂下螓首道:“今早起來,小珠侍候進儿時,進儿就是這樣子呢!”
  她身旁的侍婢小珠立即淚下如雨,泣不成聲,激動得有點過了份。
  陳來滿指示小鳳把小珠扶出房去,道:“莫大夫請過來,不用拘禮。”
  寇仲暗里推了徐子陵一把,后者只好收拾情怀,硬著頭皮移到床旁。
  一位三、四歲許的稚童,正閉目而臥,俊秀的臉龐蒼白得嚇人,呼吸短而促,令人看得好生怜愛。
  徐子陵坐到床沿,采手綿被內,找到他的小手。
  剎那之間他的真气已游遍了他的奇經八脈,一种難以形容的連他自己都難以解釋的直覺涌上心頭,心中劇震道:“小公子是中了毒!”
  包括寇仲在內,床旁的三個人同時一震。
  寇仲吃惊的原因卻与少夫人和陳來滿不盡相同,因為三人中只有他清楚徐子陵并沒有如此把脈診症的本領。
  少夫人臉上血色褪盡,差點昏倒地上,嚇得陳來滿和寇仲兩人扶又不是,不扶則更不是。
  陳來滿焦急地道:“夫人小心!”
  幸好少夫人很快回复過來,熱淚卻是奪眶如出,凄然道:“怎會是這樣呢?莫大夫有辦法救他嗎?”
  寇仲忙作安慰,沖口而出道:“少夫人放心,家叔乃行走江湖,嘗盡百草的妙手神醫,必可……嘿……”
  陳來滿踏前一步,來到徐子陵的一側,眉頭深鎖道:“莫大夫有多少成把握?我也曾為小公子探脈,他确是經脈紊亂,急促疲弱,但看气色卻沒有絲毫中毒的現象。”
  徐子陵手往下移,掌貼小公子的右腳心,閉上眼睛,以夢囈般的語調道:“這是一种奇怪的熱毒,深藏髒腑之內,破坏小公子的生机,老夫有十成把握可斷實情如此。”
  少夫人終立足不穩,纖手按到徐子陵肩膀上,這才勉強站穩,飲泣著道:“大夫能治好他嗎?”
  徐子陵雙目猛睜,神光一閃即逝,幸好背著陳來滿這會家子,否則早露出馬腳,沉聲道:“一心!你給我按著小公子的天靈穴。”
  寇仲暗忖那有這种治病的方式,但當然也明白這是他們軀毒的唯一方法,移到床頭坐下,左掌緊貼在小公子頭蓋上。
  陳來滿首先感到不妥,疑惑地道:“莫大夫懂得運气軀毒之法嗎?”
  要知除非是內行高手,能把真气控運自如,才有資格把真气送入別人体內經脈去,不致出岔子。
  至于以真气為別人療傷,則難度會大幅增加,還須對經脈穴位有明确的認識才成。
  而以真气軀除藏在五髒六腑,与血脈成為一体的毒素,則只有頂尖級的高手才能辦到。陳來滿便自知沒有這种本領,故有此問。
  卻不知寇仲和徐子陵來自《《長生訣》》的先天真气,不但全賴摸索學成,而且本身自具療傷驅毒的作用。所以當日沉落雁毒他們不倒,這自然非陳來滿所能明白。寇仲把真气貫頂而下,与徐子陵的真气在小公子的丹田气海處匯合時,徐子陵把心神從少夫人按在他肩頭的冰冷小手處收回來,淡淡道:“這是傳自先祖的家傳軀毒大法,能根除任何奇毒,陳老師請忍耐片刻,便知究竟。”
  寇仲為了分他心神,使他不再對他們的來歷深究,接口道:“究竟是誰下的毒呢?”
  少夫人站直嬌軀,挪開按在徐子陵肩頭的纖手,朝陳來滿瞧去。
  兩人目光相触時,均露出惊懼神色,卻都欲語還休,沒有把心中想到的話說出來。
  寇仲何等精明,不再追問。
  這時兩人寒熱兩股螺旋真气已然形成,在眨眼的高速下,掠過小公子全身。
  小公子頓時渾身劇震,竟“啊”的一聲坐了起來,睜開漂亮的大眼睛。
  寇徐兩人也想不到自己的驅毒神功靈驗至此,愕然以對。
  少夫人喜叫一聲,不顧一切的把茫然不知發生了什么事的寶貝儿子摟個結實,流露出感人之极的母子真情。
  徐子陵像給千万根銀針刺在手掌般,一陣麻痛,心知毒素全收到掌內,暗叫厲害,想了一想,才運功化去。
  兩人長身而起,扯著佩服得五体投地,感動得熱淚盈眶的陳來滿到了靠門的房角處。
  寇仲道:“究竟是誰下此毒手,需否我們再出手幫忙?”
  陳來滿似有難言之隱,猶豫半晌后,才道:“可能是給不知什么毒蚊毒虫叮了一口吧,兩位大恩大德,我陳來滿和少夫人永志不忘……”
  少夫人這時摟著小公子來到兩人身前,著小公子叩謝大恩,也打斷了他們的對話。
  沙福、馬許然、小鳳、小珠四人聞聲擁進房來,其中馬許然和小珠的神色都有點不自然,給寇徐兩人看在眼內,心中開始有點明白這必是家庭內的斗爭。
  小公子看到小珠,露出惶然神色,躲在乃母怀內,指著她叫道:“娘!小珠姐拏針刺進儿。”
  眾人的目光同時射在小珠身上。
  小珠臉色倏地轉白,雙目凶光閃過。
  徐子陵和寇仲心知不妥,有意無意地移到小珠和少夫人母子之間。
  陳來滿冷哼一聲,待要出手,馬許然已先他一步,往小珠扑去,恰好阻截了陳來滿的前進路線。
  此時小珠正和小鳳并肩立在入門處,見馬許然探手抓過來,夷然不懼,閃電般退出門外,顯示出高明的身手。
  馬許然和陳來滿先后追了出去,風聲亦遠去。
  徐子陵和寇仲臉臉相覷,憑小珠的身手,竟肯屈身為婢,又毒害稚儿,可推知少夫人的夫家必非是一般富貴人家,且會是牽涉到什么惹人垂涎的利益。
  小鳳和沙福惊魂甫定,侍候少夫人和小公子到一旁坐下時,陳來滿和馬許然兩手空空的回來了,自是讓小珠成功逃去。
  陳來滿帶著憤愧之色報告道:“來滿辦事不力,請少夫人降罪。”
  少夫人搖了搖頭,道:“誰都料不到會有這种事情,責不在陳老師,何罪之有。”
  寇仲見那馬許然毫無愧色,忍不住冷笑道:“馬老師剛才暗助小珠逃走,卻又該當何罪?”
  此語一出,人人臉上變色,變得最難看的當然是馬許然,雙目殺机閃現,瞪著寇仲道:“你這兩句話是什么意思?”
  寇仲不屑道:“明人不作暗事,只有卑鄙之徒才會扮作明是出手,暗中卻在放那害人精逃走,馬老師該知江湖規矩,有膽子做這种事便該有膽子承認。”
  馬許然提起雙手,凝聚功力,冷笑道:“我的規矩卻是出口傷人者死,胡言亂語者必惹大禍,待我看看你這兩個江湖郎中有什么斤兩。”
  沙福和小鳳駭得避在少夫人和小公子兩旁,陳來滿則是心中一動,沒有說話,只移到少夫人身前,護著她們。
  勁气鼓蕩。
  徐子陵像不知馬許然要出手般,徑自佝僂著身体攔在出門處,截斷了馬許然這方的逃路。
  寇仲同時橫跨兩步,封死了對方由艙窗逃走的路線,与徐子陵把馬許然夾在中間,冷笑道:“我的規矩則是你若能擋我三刀,又肯跪地認錯,便任你离開。”
  少夫人把小公子樓入怀里,不讓他觀看即將發生的惡斗。
  馬許然雙目亂轉,心中叫苦。剛才寇仲和徐子陵移動時,身法步法均使他有种無隙可乘的奇异感覺,一時無法出手,且瞬那間使使他陷進前后受敵的劣境。而和他功力相苦的陳來滿卻在旁虎視沉沉,這場仗如何能打。心念猛轉,忽然垂下雙手,面向少夫人道:“許然清清白白,請少夫人為許然作主。”
  眾人想不到他如此窩囊,均愕然以對。
  少夫人歎了一口气道:“這种事那到婦道人家來管呢?”
  馬許然臉色劇變時,寇仲閃到他身后,一指戳往他背心。
  馬許然應指倒地。
  寇仲哈哈笑道:“快將馬老師扎個結實,再嚴刑侍候,保證可查出誰在背后指使。哼!真窩囊。”
  少夫人擁緊愛儿,目光落在地上的馬許然處,正要說話,襄陽城那方傳來一陣陣的喊叫聲。
  眾人盡皆愕然。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