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一章 同陷險境




  夕陽西下。
  戰船駛進洛陽城,沿洛水朝皇城開去。
  城牆和沿岸的哨樓高處,均旗幟飄揚,一片胜利后的凱旋景象。
  河道上固是舟船往來,陸上更是人車擠擁,繁華興盛。見到戰船入城,途人無不夾河揮手歡呼,气氛熱烈。
  寇仲和徐子陵卻半點沒受這气氛的感染,前者細看旗幟上的標志后,一震道:“楊侗終于被迫讓位了!”
  這雖是必然的事,仍嫌匆促了一點。可見王世充稱帝之心的迫切。從此中原又多了一個自立的皇帝。
  徐子陵沉聲道:“我不想見王世充。”寇仲點頭同意道:“見他亦沒有甚么意義,看看能否找到卜天志,我會与虛行之來找你會合,一起趁夜离城。唉!我忽然有點心惊肉跳的不祥感覺。如若我有甚么不測,你就殺了王世充給我報仇。”
  徐子陵笑道:“歐陽希夷豈肯讓王世充殺你。憑他在江湖的地位,王世充怎都要給他几分面子。除非有像他和陳長林那類高手相助,王世充亦沒法把你留下。只要你見机行事,該沒有問題。”
  話雖如此,兩人仍議定了种种應變之法,徐子陵這才縱身而起,投往洛堤旁的樹叢中,消沒不見。
  ***
  戰船泊往皇城外的碼頭。
  王玄應、郎奉、宋蒙秋等率眾迎迓,伴§F仲朝城門馳去。
  寇仲策騎緩行,順口探問王世充的情況。
  王玄應歎气道:“李密那一拳确是非同小可,爹至今仍未能离開榻子,不過精神卻很好,整天盼望可以見到寇軍師。”
  王玄應出奇恭敬的客气,卻令寇仲听得汗毛倒豎,也心中懍然。照道理若王世充連起床也有問題,絕不該如此急于稱帝。
  但王玄應為何要說謊呢?寇仲暗里抹了一把冷汗,問道:“夷老和長林兄可好?”
  另一邊的宋蒙秋皮笑肉不笑的道:“他們正陪侍圣上之側,等待寇軍師的大駕。”
  寇仲听得一顆心直沉下去。歐陽希夷一向對他和徐子陵愛護有加,聞得他們歸來,怎都會急‵e來相迎才合常理。今時不同往昔,現任整個東都全落在王世充的控制下,歐陽希夷再不用一天十二個時辰陪護在王世充之側,至少虛行之亦該來迎他。
  忽然間,他生出身陷虎穴的感覺。
  ***
  徐子陵抵達卜天志在洛陽落腳之處,發覺已人去樓空,且屋內一片凌亂,似是走得非常匆忙。
  最奇怪是并沒有依約定留下任何標記和暗號,這可大异尋常。
  徐子陵在廳內一角頹然坐下,暗忖假若卜天志的离開是与王世充有關系,那寇仲便危險了。
  不過他仍不是太擔心,王世充要加害寇仲豈是易事。
  正沉吟間,足音忽起。
  以徐子陵一貫的冷靜自若,也禁不住臉色大變,因為他已憑足音認出來者何人。
  同時更知道寇仲陷身于极大的凶險里。
  ***
  王世充現在最忌憚的人究竟是誰?以前當然是李密。
  但李密大敗之后,形勢劇改。在這黃河流域的中土核心地帶,唐得關西,鄭得河南,夏得河北,隱成三足鼎立之勢。
  可是對王世充這鄭帝來說,爭霸天下仍是遙遠的事,眼前當急之務,就是要穩定內部,鞏固戰果。
  假若王世充能親自指揮邙山大敗李密之役,那戰胜的榮耀和威望將可盡歸于他,使他不用顧忌任何人。
  而事實卻非如此。
  現時寇仲無意間已在王世充軍中樹立起崇高的威望,又与王世充手下的大將發展出密切的關系,不招王世充的猜忌才是奇怪。
  只看王世充大封親族,便知他是個私心狹窄的人,又有翟讓作前車之監,怎也不容寇仲成為另一個李密。
  再加上寇仲和翟嬌的關系,誰也猜到寇仲可把李密的降兵敗將收歸旗下,那時王世充就有養虎之患了。
  這些念頭逐一閃過寇仲心頭,确是愈想愈心惊。
  人馬馳入皇城,朝尚書府開去。
  為何不是直赴皇宮,就算王世充不能起床,抬也該被人抬到皇宮去。
  王玄應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道:“子陵兄何故不隨軍師同來參見父皇?”
  寇仲心不在焉的敷衍道:“他就像天上的浮云,沒有甚么興趣理會塵世間的事,我也管他不﹛A唉!”
  最后一聲歎息,卻是為自己的處境而發,在這种惡劣的形勢下,他怎樣聯絡上虛行之呢?尚書府出現前方,燈火通明下的大門像惡獸張開的血盤大口,等待他這果腹的美點。
  可以肯定是倘若跨過門檻,他寇仲將永不能再憑自己的力量走出來。
  寇仲勒馬停定,領先下馬。
  無數念頭閃過腦際,最后的結論是只有三十六”熙怞Z一〞漕型陘W﹛C
  現時他和徐子陵已成天下公認的有數高手,深悉他們虛實的王世充若想取他們任何一個的小命,除了備有足夠的實力外,尚有特定的形勢和布局,始可有机曾辦到。而尚書府的大堂正提供了這么一個有利的場所。
  王玄應躍落他左側,欣然道:“寇軍師請!”
  寇仲深吸一口气,終于為自己的命運作出了關鍵性的決定。
  ***
  破牆而出后,徐子陵尚未有机會從地上彈起來,左腳踝一緊,已給尉遲敬德貼地竄至,令人防不胜防的歸藏鞭纏個結實。
  鞭身的小圓吸盤纏進皮肉之內。
  假若徐子陵未見過尉遲敬德与王薄動手的情況,此刻必千方百計設法甩開歸藏鞭那可厭的糾纏。現在他卻深悉這天策府高手變化無方的奇怪鞭法,心知若要与對方比賽變化,他的左足休想能保持完整。
  徐子陵冷喝一聲,左足柱地,整個人像鐵板般從仰臥變成雙足直立。
  “崩”!
  歸藏鞭蹬個筆直,徐子陵卻是紋風不動,另一端鞭子緊握在立于三丈外,沉腰坐馬,形態威猛之极的尉遲敬德手上。后者更是心中大懍,他剛才連施手法,先欲把徐子陵拖倒地上,繼之則想利用鞭身吸盤拉扯之力,斷他足踝。可是竟給徐子陵巧施內勁,吸牢鞭身,反以足踝把他的歸藏鞭鎖實不放。如此奇招,确出乎他意料之外。
  風聲四起。
  五道人影分由瓦頂和前后院院牆扑至,把徐子陵圍在正中。
  手持四尺青鋒的龐玉立在牆頭上,在夜風中衣袂飄飛,瀟洒之极,眼神卻利比鷹隼,居高臨下狠狠盯★章鼣繵籅拑灟Y無睹的徐子陵。
  一襲青衣作儒生打扮、白哲清秀的長孫無忌,則負手立在以徐子陵為核心,与尉遲敬德遙遙相對的另一方,腰背插‘匟迭A頗有出塵之姿,絕無半分劍拔弩張之態,洒脫得像是來赴文友之會。
  可是徐子陵卻絕不敢小覷他,只從他那种淵亭岳峙的气度,便知他的武功不會在尉遲敬德之下。
  另三人分別是持刀的羅士信,提矛的史万寶和握棍的劉德威,散立四周,封死徐子陵所有逃路。
  徐子陵凝望給自己撞穿的牆洞和散布地上的紅木椅碎片,沉聲喝道:“敢問世民兄,助王世充對付寇仲的除了楊虛彥之外尚有何人?”
  ***
  寇仲以內勁振發聲音,道:“王公若仍念﹞@點賓主之情,便請出來答話!”
  身旁的王玄應、郎奉、宋蒙秋和一眾親兵盡皆愕然,接﹞j半人手按兵器,同時挪開少許,對他怒目而視。
  聲音遠遠傳開,響徹皇城。
  鴉雀無聲。
  宋蒙秋乾咳一聲,打個眼色,”銗L人勿要妄動,向寇仲道:“寇軍師誤會了!圣上仍在龍床養傷,嘿…”寇仲哂道:“宋將軍不是說夷老和長林兄在府內嗎?為何他們竟不吭一聲?”
  宋蒙秋登時語塞。
  寇仲得勢不饒人,長笑道:“古語有云,鳥盡弓藏,兔死狗烹,哼!”
  “鏘鏗”連聲。
  王玄應等不待他把話說完。露出狐狸尾巴,紛紛掣出兵刃。
  寇仲再一聲長笑,沖天而起,惹得宋蒙秋、郎奉和王玄應三人騰身追赶。
  無數箭手從附近建筑物的瓦頂現身,一時殺气騰騰,喊殺連天。
  豈知寇仲升高不到兩丈之際,竟凌空換气,改直上為斜掠,投往尚書府的台階上。
  此﹞j大出人意表,而追兵中誰有他凌空換气的本領,全追過了頭,升上兩丈外的上空,反令伏在瓦面的數百箭手投鼠忌器,不敢放箭。
  寇仲尚未踏足實地,已拔出井中月。
  十多名如狼似虎的王世充近衛兵由四方殺至,眼看要成混戰之局。
  寇仲心知若給這些近衛兵纏上一陣子,將會陷入以百千計的王軍重圍內,那時就算是宁道奇,也難逃死戰的厄運。猛喝一聲,人隨刀走,硬撞進敵人陣內。
  井中月化作護身寒芒,領先攔路的兩名近衛兵立時打‾鉧貕^開去。
  “當”!
  另一人連人帶劍,給他劈得往后倒飛,連續撞倒兩個近衛,一起滾下台階。
  此時長階下人聲沸騰,刀光劍影,敵人像潮水般涌上長階來,一時也弄不清楚有多少人。
  寇仲不敢躍高,倏地橫移,避過十多個扑過來的敵人,沿〝|書府朝東面最接近的宣仁門掠去,殺机填滿胸膺。
  敵人紛紛攔截。
  寇仲心知肚明宣仁門必布有重兵高手,往那方遁走只是作個樣子的惑敵之計。
  事實上整座內皇宮和皇城組成的洛陽都城,若關上所有城門,再于所有高達多丈的城牆布滿箭手,可頓成飛鳥難渡的絕地,其安全防范至為嚴密。
  幸好城內樓台林立。樓堂四面雖有高牆,但牆上均設門戶,樓台間連環相通,正是捉迷藏的好處所。
  王世充是個愛充面子的人,絕不愿讓暗殺寇仲這种丑事揚出去,所以才要誘他進尚書府加以伏殺,避免他的鮮血沾染到他的宮城之內。
  寇仲猜估只要他能逃出尚書府的范圍,王世充狙殺他的力量將大幅減弱,而他亦有逃出生天的希望。
  寇仲再改方向,繞往尚書府后,掠往太仆寺和將作監,越過這兩座宏偉的建筑物后,就是一排并列的大理寺、宗正寺、都水監和衛尉寺,接●N是含嘉門和皇城北面的出口德猷門。
  兩邊全是高起十丈過外的城牆,此刻在號角聲中,一隊百多人的鐵甲軍從尚書府后殺出,往他擁來。
  牆上則人影憧憧,滿是敵人。
  要闖上牆頭,根本是沒有可能的事,若沒有敵人在牆頭攔截,憑他可凌空換气的功夫,或可勉強辦到。但在敵人無情的矛槍箭矢下,跳上去只是送死。
  余下的迷路只有五個离城的出口。
  首先是由尚書府前大道貫通的東西兩門宣仁門和東太陽門。
  宣仁門是离開皇城的東門出口,剛才已試過該路不通,可以不提;東太陽門則是通往內宮城之路。
  承福門是尚書府南面的皇城出口,徐非他肯回頭重投滿布于尚書府的主力大軍怀抱之內,否則也不用費神去闖。
  余下只有前方含嘉門和德猷門這兩重門。
  兩門間尚有一座含嘉倉,專儲米糧等物。當日寇仲曾參与攻打宮城的戰事,故對整座都城了如指掌,只是想不到這認識最后會用在逃命之上吧了!
  刀光連閃,兩刀分左右斬來,勁力十足,顯然是王軍親衛中的皎皎者。
  寇仲一看刀勢,如若再硬闖,必是敵兵齊至,把他圍在核心之局。
  他到現時所保持的最大优勢,就是不讓敵人有纏上自己的机會,而是帶□臚H大兜圈子,利用皇城的形勢東奔西跑,教敵人亂作一團。
  一旦失去這优勢,便是他寇仲末日之時。
  井中月先后往左右挑出,同時往后疾退。
  那兩人應刀慘叫,竟打℅陰菕A風車般旋了開去,不斷口噴鮮血,后至者走避不及給他們撞上的都立即痛哼倒地。等若給寇仲的螺旋勁直接撞上無异。
  原本聲勢洶洶的十多名堵截前路的敵人,立即潰不成軍。
  寇仲亦一陣虛弱。
  這兩刀雖巧妙地把螺旋勁貫進對方体內,卻也令他真元損耗,故不能乘胜追擊,破入敵陣往正前方城牆盡處的含嘉、德猷二重門沖去。
  不過他已极為滿意。
  驀又橫瀉七丈,避過身后自尚書府方向潮水狂浪般涌來的以百計敵人。
  他決定放棄前闖。
  因為要抵達那二重外門,尚需經過太仆寺、將作監等六座建筑物。
  王世充既處心積慮布局殺他,當然會在那里布下伏兵,等他自投羅网。
  唯一的生路就是逃進皇宮去,那時他尚可利用种种形勢,為自己制造逃走机會。
  寇仲長嘯一聲,騰身斜起,往分隔外皇城和內皇宮的城牆投去。
  箭矢嗤嗤。
  寇仲真气換轉,改斜上為斜下,數十枝勁箭從頭頂上掠過,他卻投往城牆腳下,再貼牆反往尚書府方向疾掠。
  敵人像一匹布般往他卷來。
  牆頭和尚書府四周以百計的火把燈籠照耀下,刀劍矛戟和盔甲盾牌閃爍生輝,皇城忽然成了血戰的修羅地獄。
  寇仲不斷增速,貼牆朝唯一通往皇宮的東太陽門射去。
  不理要殺多少人,他都要殺入東太陽門去,即管宁道奇親臨,也阻不住他。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