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一章 戰必攻城




  梁都的居民,不論男女老少,都動員起來,為保護家園奮斗。
  寇仲和徐子陵現在是名滿天下的英雄人物,不但戰績彪炳,“所向無敵”,且由于是于低層的市井出身,其形象比之來自高門大閥的隋朝舊臣宿將,又成憑黑道起家的梟雄,更獲得人心,故附近一帶的武林人物,有志气的壯丁,紛紛前來歸附。
  在無心插柳的情況下,寇仲在爭霸之路上第一次的公開聚義,便如此地忽然間發生。
  在任何其他情況下,徐子陵都不會直接卷入寇仲打天下的“私人業務”的。但今趟卻因對城民發出悲天憫人的善心,更為對付宇文化及,竟作茧自縛,不得不負起訓練兵員,編組軍伍的重任。
  寇仲則一手憑▽|妙子傳下的天書,另一手摹出梁都整個管治層的行政架构,盡量把有限的資源,作最好的運用。
  宇文化及南來約二万大軍,卻是行動緩慢,又因需沿途搶掠糧草,強徵壯丁,就像蝗虫般所過之處頓成災區,迫得沿途的民眾紛紛躲往梁都,令寇仲的負擔百上加斤。
  這天兩人好不容易才聚在貫通南北城門的南北街中福生菜館一個偏廳處共進午漫,商議攻防之事。
  菜館內其他人客均習以為常,如兩人平易近人,不愛藏在總管府內,只喜到平民百姓的地方相与大碗酒大塊肉,間中罵兩句甚么娘的粗話。
  寇仲低聲道:“現在梁都附近的十四個城鎮,二百多條村落,全部盡獻所有向我們投誠,故能額外使我們得到多些糧草,稍舒缺糧之苦。”
  徐子陵皺眉道:“梁都以前的糧食是從那里來的?”
  寇仲道:“就是這些鄉鎮村落,只恨契丹狗賊四處殺人放火。致農田荒棄,未能如常供應。想買糧嗎?上游是王世充大戰李密,下游則老爹偕沈法興火拼李子通,漕運斷絕。唉!我的陵少爺,想不到我們也有今朝一日,竟要為整城近十万人憂柴憂米!你以前勸我不要去和人爭天下,果是有先見之明。”
  徐子陵連笑的心情都沒有,問道:“那現在糧食可捱得多少天?”
  寇仲道:“据陳家風那家伙估計,若宇文化骨那賤种依目前的行軍速度,三天后便來圍城,斷絕所有水陸交通,我們就算勒緊褲頭,都撐不過十天。”
  徐子陵色變道:“那豈非糟糕,宇文化骨豺狼成性,必仍趁机四出搶掠,令他不虞缺糧,而我們則要困守孤城餓死收場。”
  寇仲苦笑道:“現在我們似乎有數千人,但真能派出來与人周旋的絕不過二十,能自備革□兵器的更只有千來人,戰馬又少得可怜,連老疲瘦弱也只是百來匹。人說兵貴精不貴多,但真稱得是精兵的,怕只剩下你和我兩個大傻瓜,今次不是糟糕,而是糟糕透頂。”
  徐子陵決然道:“守城只是死路一條,不若我們博他娘的一□,索性在途中伏擊宇文化骨,好過在這里等死。”
  寇仲搖頭道:“宇文化骨行軍之所以這么慢,又舍迅快的水路而從陸上來,正是為防我們在途中伏擊,所以此計万万不成,你說吧,數千人浩浩蕩蕩的出動打仗,能否瞞過宇文閥當探子的高手呢?現在惟有看看李子通那一方。”
  此時榮升寇仲親衛頭子的謝角來報道:“有位自謂叫宣永的人求見兩位大爺。”
  兩人大喜,忙℅穡公苭L進來。
  片晌后一身風塵的宣永來了,三人見面,自是暢敘离情。
  寇仲道:“你來得真合時。”
  宣永欣然道:“你們以一座空城几個難兵大敗契丹馬賊的事,已傳遍北方諸城。”
  徐子陵訝道:“不過七、八天的時間,消息怎會傳得這么快?”
  宣永道:“凡在南北水道附近發生的事,都因水上交通發達而特別易于傳播。當我知道宇文化及發兵向梁都推進,知道不妙,故立即兼程赶來。”
  寇仲忽地長身而起,向店內食客抱拳道:“各位鄉親兄弟,小弟們因有要事商量,諸位大哥大叔能否快點吃完后离開呢?”
  眾客聞言,無不心甘情愿的欣然离去。
  寇仲坐下時,店內只剩下他們三人,連□主夥計都避到灶房去。
  徐子陵道:“宣兄知否我們如何不妙?”
  宣永好整以暇道:“一是缺糧,二是無可用之兵,三是孤立無援,我有說錯嗎?”
  寇仲大奇道:“看你的模樣,似乎可為我們解決這三道難題,不要是哄我才好。”
  宣永道:“糧食處處吃緊,誰都沒有辦法。不過這三個難題,均是因宇文化及而來,只要將他赶回老家,所有問題就可迎刃而解。”
  寇仲笑道:“宣總管這番話很有見地,令我立刻覺得歸根結底只剩下宇文化骨一個問題。”
  宣永愕然道:“甚么宣總管?”
  徐子陵則啞然失笑。
  寇仲道:“當然是梁都、彭城兩地的大總管,就算干掉宇文化骨,這個攤子還需像宣大總管這類有統軍和守城經驗又是天才橫溢的人物去管治。趁現在李子通無力北上,林士宏、李密等自顧不暇,我便要靠你為我在這里建立牢不可破的堅強陣他,截斷中原要隘的北進南下之路。哈!這真是天賜的安排。”
  宣永呆了半晌,道:“此事須向小姐請示才行。”
  寇仲拍胸道:“大小姐方面,由我去應付。她為何不來呢?”
  宣永道:“我們已號召回一批瓦崗將兵,數達二千之眾。但卻缺乏落腳地點。小姐聞得你們占取梁都,即命我率領他們前來投靠,現正駐扎城北三十里的一個密林內。”
  寇仲大喜道:“今趟真是有救哩。”
  ***
  宇文化及大軍不斷迫近之際,寇仲和徐子陵則忙個不了,作好守城的准備。
  這天清早,寇仲和徐子陵兩人策馬出城,巡視在城外修筑的防御工事,抵達一個可俯瞰北面平原的丘頂處。
  通濟渠在左方滾滾流動,不見船舟。
  寇仲似朗誦般道:“戰必攻城,因為城不但是關系全局或某一地帶的戰略要點,還起§惆謅j片地區的交通和經濟的作用,乃整個戰局的支撐點和命脈,實是…嘿…等一等。”
  徐子陵愕然瞧去,只見寇仲以閃電手法從怀內掏出魯妙子的天書,翻至某一頁,才繼續說下去道:“嘿!城池乃兵家必爭之地,像梁都這么有戰略性的城池,在誰手中誰便取得通濟渠的控制權。哈!這番話是否似模似樣呢?”
  徐子陵啞然失笑道:“你不用說服我,我也會盡心盡力去和宇文化骨周旋到底的。
  ”寇仲一本正經的道:“我是借你來作練習,要服人必須先充實自己。看魯妙子這篇叫『戰必攻城』的一章時,不知如何我總想起另一個城池,那可能是我能否立穩陣腳的一個關鍵,你試猜猜我想起的是那個城市?”
  徐子陵望往東方初升的紅日,淡淡道:“是否襄陽呢?”
  寇仲一震道:“怎么竟給你猜到的?”
  徐子陵道:“這有甚么難猜,要進軍洛陽和關中,東則有江都、梁都;西則是竟陵、襄陽。后兩者中,又以襄陽更具戰略意義,否則李密也不用親身去找錢獨關那末辛苦。”
  寇仲點頭道:“說得好,魯妙子的《地勢篇》內有一章專論天下兵家必爭之地,襄陽便榜上有名。”
  徐子陵問道:“魯先生怎么說?”
  寇仲如數家珍的背誦道:“襄陽西接巴蜀,南控湘楚,北襟河洛,故每有戰事,必然烽火旌壘相望。三國時,魏、蜀、吳三方便力爭此城,害得關羽都死于此地。其后西晉伐吳,東晉桓溫北伐,均以襄陽為基地。所以魯先生的結論是『六朝之所以能保江左者,實賴有強兵雄鎮于淮南、荊襄之間』。”
  徐子陵不禁想起祝玉妍對魯妙子“才气縱橫”的贊語。他這番對襄陽的論述,确是卓有見地。
  襄陽雖非像洛陽那類通都大邑,可是因它位于漢水中游,乃鄂、豫、川、陝四省的交通要沖。若想從中原南下,或要從關中進入江漢平原,都不能不先取襄陽。
  寇仲志在襄陽,實暗存將來和李世民決戰逐鹿之心。即使李世民攻下洛陽,還要通過襄陽這一關。
  無論襄陽或梁都,都不是政治經濟的中心,但在戰略上卻關乎到整局的成敗。
  徐子陵道:“想取襄陽,必先奪竟陵,那可非易事。”
  寇仲欣然道:“這個游戲最有趣的地方正在于存在※物蛌漣x難。”
  徐子陵不悅道:“你竟視殺人盈野的慘酷城池攻防戰為游戲嗎?”
  寇仲苦笑道:“不要板起臉孔義正詞嚴的說話好嗎?算我求你吧!對我來說,生命也不外是一個游戲。我的責任就是要設法令這個游戲更具意義和有趣。這純是從一個超然的角度去看。就像師妃暄認為人世間的一切都是虛幻而不具任何永琲熒N義般。”
  頓了頓后興奮地續下去道:“陵少你試想想,在我們中原這塊遼闊的土地上,分布﹞j大小小的無數城市,隨其地理形勢而有﹞ㄕP的重要性和意義,不正等如一個棋盤上的格子,而人和軍隊則是棋子。這么去看,戰爭不像游戲像甚么?所有戰役,都是以破城和守城為中心而展開的。”
  徐子陵沉吟片晌,點頭道:“你對爭天下的看法,确比以前深刻很多。”
  寇仲回頭遠眺梁都,長長吁出一口气道:“我已失去竟陵,再也不能失去梁都!假若我們糧草充足,便可以堅壁清野的方法,把敵軍久久拖纏于城外,至其糧盡退兵的一刻,然后一舉殲之。現在當然不能用此策略,故只可用計用奇,利用宇文化骨不敢久戰的弱點,狠狠挫之。”
  徐子陵搖頭道:“現在誰都知道梁都糧食短缺,宇文化骨故意行軍緩慢,就是要把沿途的居民追到梁都來,使我們更為缺糧△~。他不會連十天、八天的耐性都沒有的。
  ”寇仲一震道:“你說得對!所以第一計便要用騙。我們不但要騙宇文化骨,還要騙全城的軍民。”
  徐子陵動容道:“橫豎是騙,不若謊稱李子通不但肯借糧,還肯借軍;兩者都將于若干天內來援。只要消息傳到宇文化骨耳內,保證他立即全速行軍,務求以最猛烈的方式攻城,那我們便有可乘之机。”
  寇仲一夾馬腹,抽□掉頭,道:“我們要立即派人截㊣H時會北返的任媚媚,撒謊也該由她去撒吧!”
  ***
  當日黃昏任媚媚乘船回抵梁都,隨船來的還有十多車糧草。報稱是与李子通結成聯盟后借的第一批糧食。
  在送進總管府的糧倉途上,其中一輛還“意外”翻側,傾倒出米麥。
  寇仲和徐子陵兩人親在城門迎接,分在左右傍○o位“功臣”入城,城民更夾道歡呼,甚至有人跪地焚香膜拜,高叫万歲。
  進入總管府的高牆內后,任媚媚的如花笑臉立即變得木無表情,咬牙切齒地狠罵道:“李子通這狗什种真該他給杜伏威殲滅,不但不肯施加援手,還落井下石,截斷下游的漕運,說的話更是令人不堪入耳,真气死人哩!”
  寇仲笑道:“任大姐何須和這种小人計較,遲些待我們收拾宇文化及后,就有他好看。”
  轉向徐子陵道:“剛才那場運糧表演夠迫真吧?”
  徐子陵滿意道:“若非我知曉內情,定會受騙。”
  三人在大堂坐下。
  任媚媚余怒未消的大罵道:“那狗什种不但擺足架子,硬要我白等三天,最后只派個太監來告訴我他沒有空,除非再等十天才有時間見我。你說多么气人。”
  寇仲奇道:“任大姐剛才不是說他的話不堪入耳嗎,你既連見他一面都不得,如何可听到他說的話?”
  任媚媚鼓起香腮道:“我雖見不到他,但那太監卻代他傳話,說如若我肯侍寢席,那五天后便會召我入宮陪他。”
  寇仲雙目閃過殺机,神情卻出奇地冷靜,點頭緩緩道:“李子通是蓄意羞辱我們。
  好吧!他既然要落井下石,就莫要怪我辣手無情。”
  徐子陵默然不語。
  任媚媚接○孎i江都的形勢,道:“現在杜伏威屯軍于丹陽之東,离江都只二十里遠,与沈法興儿子沈綸駐于毗陵之北的大軍互相呼應,曾先后對江都城發動三次猛襲,雙方互有死傷,但卻以李子通稍處下風。毗陵本是李子通的,于月前才給沈綸攻陷,令李子通盡失江都南面所有郡縣。”
  寇仲問道:“那李子通還剩下甚么籌碼?敢這樣看不起我們。”
  任媚媚答道:“不外是江都以北的十多個城郡,其中以東北臨海的東海郡和淮水的鍾离郡最重要,前者是這狗什种的老家和后防根据地,后者則是他通往內陸的交通樞鈕,任何一地的陷落,均會做成對他致命的打擊。”
  寇仲哈哈笑道:“我還以為他是無隙可尋,刀槍不入的?原來這么多破綻弱點,遲些再找他算賬。今趟辛苦任大姐!請到內堂好好休息。”
  任媚媚去后,寇仲眉頭大皺道:“這事是否有點奇怪?我還以為由于宋金剛的關系,我們又幫他頂’t文化及,李子通那家伙理應感激得痛哭流涕,豈知竟如此對待我們的使節。”
  徐子陵道:“有甚么比我們和宇文化骨斗個兩敗俱傷對他更為有利呢?那時他只需派出數千將兵,梁都可手到拿來。”
  寇仲露出思索的神情,好一會才道:“照我看事情非是如此簡單,現在他最迫切的就是解開江都之圍,所以任何行動,均是要達致這軍事目標。試想想吧,假設宇文化骨在苦戰后,終于奪得梁都,對他的好處在那里?”
  徐子陵神情一動道:“我明白了,他是要把原本駐守江都以北各個城池的軍隊調往江都,以應付老爹和沈綸的聯軍,而宇文化骨則因竇建德的威脅,根本無力擴大侵略。
  那時只要他能擊退老爹和沈綸的軍隊可沿河北上,在宇文化骨的手上把梁都搶回來。”
  寇仲露出笑意,點頭道:“定是如此,所以才望我們和宇文化骨兩敗俱傷,愈傷愈好!這應否該喚作人窮志不窮?又或窮心未盡,貪心又起。”
  徐子陵笑道:“你不也是這樣嗎?”
  寇仲霍他立起,昂然道:“我怎同呢?胜利已來到我手心里。現在需要的是把井中月磨利,好斬下宇文化骨的狗頭,拿到娘的墳前祭奠。這么多年來。我們等的不就是這天嗎?”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