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四章 奇兵制胜




  寇仲和徐子陵偕四百騎兵,埋伏在前后兩個敵寨間的一處密林內,靜待敵人自投羅网。
  在他們計算下,敵人來援者必是清一色騎兵,而軍力只在千余騎間,理該不難應付。
  附近的山頭均有放哨,只要左方三里外宇文化及的主力軍有任何异動,他們都會了若指掌。
  驀地右方里許外敵方后營處喊殺連天,火光熊熊,沖天而起,蹄聲更響個不停。
  寇仲道:“最好是宇文化骨以為我們已傾巢而出,一方面派快騎來援,另一方面再發動手下二度攻城,就最理想不過。”
  “轟”!
  后營處傳來硬物撞擊的聲音,看來宣永的沖車戰術已然奏效。
  此時洛其飛如飛掠至,大喜報告道:“兩位大爺今趟又是料敵如神,宇文化及已盡起戰騎來援,眨眼即至。”
  “蓬!蓬!蓬!”
  敵人同時敲響攻城的戰鼓。
  徐子陵微笑道:“宇文化骨也想來一招圍魏救趙,若我們快手一點,說不定可在他攻城之前再來一招前后夾擊。”
  話猶未已,蹄聲迫至。
  敵騎出現在密林外的平原,形成一條長龍,朝后營方向狂馳而去。
  寇仲直等對方龍頭奔到一處坡丘土,全軍完全暴露在攻擊之下時,才大喝一聲,率先疾沖。
  各人早彎弓搭箭,當馬儿馱□臚H進入射程,勁箭破空而去,敵人紛紛中箭翻倒。
  敵騎立時陣勢大亂,硬被斷為首尾不能相顧的兩截。
  寇仲和徐子陵各領手下,契□譯井e后殺去,擋者披靡。
  一邊本是新敗之軍,更是疲憊之師;另一方卻是連場大胜,士气如虹,將士用命,相去實不可以道里計。几乎是甫一接触,宇文軍便只懂四散竄逃,不敢應戰。
  一番追逐后,部份敵人折返宇文化及的陣地,另一批則被寇仲和宣永兩方的人重重圍困,正作負隅頑抗。外圍的人高舉火把,照亮整個戰圈。
  寇仲的井中月在黑夜里黃芒大盛,見人便斬,手下沒有一合之將。
  “當”!
  井中月硬被架住。
  兩人打個照臉,寇仲大笑道:“原來是成都兄,為何這么巧竟在這里遇上?”
  就在兩人怒目相視時,宇文成都僅余的十多名手下已被斬瓜切菜的給斬下馬來,只剩下他孤零零的匹馬單騎。
  宇文成都被圍在核心處,臉上陣紅陣白,眼中射出惊懼神色。
  寇仲一對虎目精芒電閃,冷笑道:“當日你以卑鄙手段暗算崔冬時,可有想過會有今朝一日。”
  倏地從馬背躍起,飛臨宇文成都上方,井中月狂風驟雨般往下攻去。
  宇文成都大駭下竭力運劍抵擋,卻被寇仲含恨出手的狂猛刀法殺得左支右拙,汗流浹背。
  四方圍攏過來的人愈來愈多,人人見寇仲神勇若此,都高聲吶喊,為他打气。
  呼喊喝采聲直透星空。
  “當”!
  余音裊裊之際,寇仲還刀鞘內,以一個优美的空翻回到馬背上,直至此刻,他仍是足未沾地。
  宇文成都臉上露出難以相信的表情,接〞虃C掉地,眉心處現出一道寸許長的血痕,“砰”的一聲倒跌地上,揚起一蓬塵土。
  眾人紛舉兵器致敬,歡聲雷動。
  寇仲朝剛赶來的徐子陵瞧去,后者俊目射出丰富的感情,顯是因報得崔冬之仇,給勾起前塵往事。
  當年宇文成都在東溟號上強搶賬簿,徐子陵和寇仲那曾想過以后竟能在戰場上把他斬殺于刀下?
  宣永趨前道:“敵營已被攻破,糧草全在控制之下,下一步是否直搗敵人大本營呢?”
  寇仲大喜搖頭道:“形勢已變,現在擔心糧草的是敵而非我,何況他的騎兵給我們殺得七零八落,我們就多付點耐性,讓他重嘗糧盡后為李密所敗的慘痛苦果好了。”
  眾人轟然應諾,相率回城。
  ***
  “敵人撤走了!退兵哩!”
  梁都城頭上軍民同聲歡呼,直上霄漢。
  寇仲、徐子陵和宣永三人奔上牆頭,朝敵陣瞧去,只見營寨雖在,但敵人已移往通濟渠旁,以數十艘筏舟為墊,用粗索穿縛,建成簡單的浮橋,迅速渡往對岸,万多人大半成功渡河。
  此≠怚X乎所有人意料之外,但又是理所當然。
  這三天接連的打擊,使宇文化及損失慘重,不但折去宇文無敵和宇文成都兩大猛將和兄弟,近半的攻城器械被燒毀,大部份騎兵被殲,損兵折將近七千之眾,加上糧草被奪,撐下去實与自殺無异。
  寇仲正猜到宇文化及會退兵,還定下以快騎追擊的計划,只是沒想到對方會連夜退走,且是先渡往對岸,扼河之險以障安全。
  寇仲臉上陰晴不定時,徐子陵的手探過來緊抓他肩頭,雖帶點頹喪卻肯定地道:“我們絕不可因一己私仇,要全城人為我們犯險,報娘的仇也不爭這一天半日,總有日宇文化骨會以血來償還血債的。”
  寇仲像泄气的皮球般露出苦笑,無奈地點頭。
  敵人退而不亂,又有通濟渠之險,而軍力則是自己的數倍,這樣倉卒追去,就算能取得最后胜利,亦必付出慘重損失。
  就當是宇文化骨尚有點運道吧!
  ***
  黃昏時份,天上下◆X蒙細雨,寇仲和徐子陵卻躲在一間酒□內喝悶酒,善后工作交由宣永和任媚媚等人去處理。
  在爭霸天下來說,寇仲的大業已現曙光,但何時才能殺死宇文化及,卻是遙遙無期。
  眼看成功在望,大仇得報之際,忽然發現竟功虧一簣,最是令人悵然若失。
  對喝兩□悶酒后,寇仲斜睨徐子陵一眼道:“一向以來,你是不大愛喝酒的,為何到達洛陽后,每次我勸酒你都不拒絕?”
  徐子陵呆了半晌,想起在洛陽与李靖重逢時的惡劣心境,苦笑道:“酒的一個好處就是使人忘記冷酷無情的現實,沉醉在夢鄉中,只可惜無論我喝多少酒,仍忘不掉素姐的不幸。剛才我偷空問過任大姐有關香玉山的事,她的答案不提也罷。”
  寇仲拿起酒壺,骨嘟骨嘟的灌了十多口,任由□角瀉出的酒花洒得襟前盡濕,然后急促地喘气道:“我決定甚么事都拋到一旁,立即赶往巴陵救出素姐,誰阻我便斬誰!”
  徐子陵搖頭道:“這只是下下之策,你不是常說上兵伐謀嗎?上上之策,則是由我一人往接素姐,而你則裝出要与蕭銑衷誠合作的姿態,教他不敢不對我禮數周到,讓他以為奸計快將得逞。”
  一陣風雨刮進酒□來,吹得燈搖影動,十多張無人的空桌子忽明忽暗下,倍添孤凄清冷的感覺。
  街上雖充滿歡欣狂歌,慶祝胜利的城民,与這酒□里卻像兩個隔絕的世界。
  寇仲呆怔半晌,像是自言自語般道:“我現在該怎么辦?”
  徐子陵見他直勾勾瞧〞虪~熱鬧的情景,兩眼卻空空洞洞,傾前少許沉聲道:“你現在首要之務,就是論功行賞,安定梁都軍民之心,并趁現在李子通、徐圓朗無瑕理會你,宇文化骨又慘敗北返之際,先行确立好根基。至于如何解飛馬牧場之危,寇帥似不用小弟教你該怎樣做吧?”
  寇仲一震后,雙目回复神采,探手過來緊握徐子陵置于台上的一對手,沉聲道:“你一定要給我把素姐母子帶到飛馬牧場,我們已失去了娘,再不能失去素姐。”
  徐子陵肯定的點頭道:“我一定不負你所望。”
  寇仲道:“你何時走呢?”
  徐子陵道:“喝完這□酒立即起程。”
  寇仲松開雙手,挨往椅背處,眼中射出深刻的感情,好一會才點頭道:“假設蕭銑和香玉山敢害你和素姐,我會把他娘的甚么大梁帝國夷為平地,殺他一個雞犬不留,若違比誓,就教我永不超生,長淪畜道。”
  徐子陵淡然笑道:“放心吧!我徐子陵已非昔日吳下阿蒙,要殺我豈是如此容易。”
  寇仲望往門外,沉吟道:“我仍是有點擔心□妖女,事實上到現在我仍不明白為何她肯与我們罷戰,難道『楊公寶庫』內那件東西,對她們真的那么重要嗎?”
  徐子陵道:“我也想過這問題,照我猜估,她們的轉變是因為你大挫從未吃過敗仗的李密,使她們認定你是唯一配作李世民對手的人,而李世民則是師妃暄欽選出來的真命天子,所以□妖女才改而支持你。”
  寇仲愕然道:“支持我?若是如此,□妖女為何聯同邊不負來對付你呢?”
  徐子陵道:“正因她要對付的是我而非你,我才生出這個想法。試想假若她能把我生擒,更可以占盡上風,不愁你不答應她們的要求和條件。那晚在梁都她雖是乘人之危,但開出的條件卻是絕對可以接受的;又明㊣飢畯怳@把,殺得窟哥的馬賊心膽俱喪。所以歸根到底一句話就是陰癸派看上你。”
  寇仲冷哼道:“那只是她們的愚蠢,我遲早要她們派滅人亡。”
  頓了頓,歎道:“無論任何人做任何事,均有清楚分明的目標或理想。即使平民百姓,亦追求生活溫飽,養妻活儿,安居樂業,又或追求財富權力,甚或成帝皇不朽的功業。可是我從不明白□妖女追求的是甚么?只像唯恐天下不亂,不住攪風攪雨。”
  徐子陵道:“所謂一山不能藏二虎,慈航靜齋和陰癸派的爭斗持續近千年,現在因出了祝玉妍和□妖女才使陰癸派出現中興之象,也到了兩派要分出胜負的時刻。帝皇寶座的爭奪戰只是其中一個戰場吧!也是我們所可覺察得到的,因為我們已卷入這個漩渦里。”
  寇仲大訝道:“你倒看得很通透。”
  徐子陵道:“這叫旁觀者清。”
  寇仲抓頭道:“你若是旁觀者,那誰才是局內人。”
  徐子陵微笑道:“素姐的事,宇文化骨的仇,我便是局內人,其他的我只是旁觀者的身份,仲少明白嗎?”
  說罷長身而起。
  寇仲哈哈一笑,拿起酒□道:“祝陵少一路順風,馬到功成。”
  徐子陵欣然□起酒□,“叮”一聲和他碰一記,舉□飲盡,飄然去了。
  寇仲瞧‘L沒進街外不顧風雨的人潮里,才把烈酒盡傾到喉嚨里去。
  ***
  梁都市中心總管府的西廳內,寇仲和手下重要將領,舉行第一個重要會議。
  与會者包括宣永、任媚媚、洛其飛、陳家風、謝角、和隨同宣永來投誠的瓦崗舊將高自明和詹功顯,后兩人均在這場戰事中表現出色,論功行賞下被提拔為宣永這梁都總管的左右先鋒將。
  寇仲首先婉拒連日來不斷有人提出要他稱王的提議,道:“我們所以能建立梁都這根据地,完全是机緣巧合,故得以在各大勢力的隙縫里生存,純屬异數,所以愈能不惹人注目,愈是理想。稱王之議,在眼前實是有害而無利。”
  任媚媚肅容道:“但在現今的形勢下,無論你如何低調收藏,梁都始終是緊扼通濟渠的咽喉,別人都不肯放過梁都。不如豁了出去,公開稱霸,憑§F爺的威望,自有遠近豪杰紛來投附,壯大我們的聲勢。”
  寇仲從容一笑道:“任大姐的話當然有道理,不過卻該在我們進一步擴展勢力后始可實行。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趁徐圓朗、宇文化骨和竇建德在北方糾纏不休,王世充忙于接收李密地盤之際,向自顧不暇的李子通抽點油水,好鞏固和擴張我們的領土。”
  陳家風雙目射出興奮的神色,道:“我們應該找李子通那座城池開刀呢?”
  寇仲見宣永一直含笑不語,道:“宣總管有甚么好的提議?”
  宣永從容道:“守城容易,攻城困難,若非李子通把軍隊抽調往江都,憑我們現時的實力,根本一籌莫展,但現在卻仍有几分成功希望。”
  接&i開圖卷,攤放桌面,續道:“眼前有三件要事,必須同時進行,首先就是鞏固城池,确立根基;其次是重建彭城,以梁都彭城兩地為中心,把周圍數百里的十多座城鎮和以百計的村落,納入版圖內。到最后才是在東海、鍾离兩座大城中選其一為用軍目標,擬定進取策略。”
  洛其飛道:“東海和鍾离,均是有高度戰略性的大城。前者可令我們得到通往大海之路,更可与沿岸城市交易;后者依傍淮水,提供往西南經略的立足點,在重要性上各有千秋。但以目下的形勢來說,宜先取東海,那在心理上對李子通打擊最大。”
  頓了頓,又道:“但我卻支持任大姐早先請寇爺稱王的提議,所謂言不正名不順。附近十多座城池,大部份均為地方勢力所把持,他們之所以不肯投附李子通或徐圓朗,皆因認為他們難成大器。但若以寇爺的威望,只要振臂一呼,必望風而從。寇爺必須對此議重作考慮。”
  高自明和詹功顯均附和此議,并以當年翟讓瓦崗聚義作例說明稱王的重要性。
  寇仲微笑道:“我有個折衷之法,何如不稱王而稱帥,那既正定名份,又可于這人人稱王的時勢中予人嶄新的印象,不致那么容易与各方勢力弄成針鋒相對,勢不兩立的樣子,辦起事來更靈活百倍。”
  眾人紛紛稱善。
  謝角提議道:“不如就叫龍頭大帥,這名字挺威風哩!”
  寇仲失笑道:“這名字太霸道才真,又有點烏賊頭子的味儿,還是稱作少帥吧!你們就是少帥軍,令人在感覺上更為和易与親切些。”
  眾人見他隨口說出這么恰當的一個名稱,知他早有定見,都同聲贊好。
  寇仲道:“宣總管剛才提議的三件當務急事,都很有見地。鞏城固地,就由任大姐負責吧,在彭梁一帶,誰不識彭梁會美艷的二當家呢?”
  眾人起哄大笑,任媚媚橫他一眼道:“仍是那么饒舌。”
  寇仲笑道:“我這种人是不會變的,權力名位對我來說只是鏡水花月,過眼云煙。在這爭霸天下的斗爭中,能令我關心的只是平民百姓能有太平安樂的日子,和斗爭本身的艱苦過程,否則渾渾噩噩的過日子有啥意義。”
  眾人均听得肅然起敬。
  寇仲轉向陳家風道:“重建彭城的責任,就以陳家風為主,謝角為副,有事由我們的任大姐負責所有資源的調配。”
  謝角道:“這就沒有比二當家更為适合的人選,以前任當家正是我們的司庫。”
  任媚媚道:“再不要稱我作二當家,以后再沒有彭梁會,只有少帥軍。”
  寇仲道:“東海、鍾离兩郡,我們先取東海,以宣永為主帥,其飛為副,自明和功顯則負責招軍練兵,依照我給的圖樣制作攻城器械,盡三個月的時間准備好一切,以宣永總全局指揮之任。”
  宣永愕然道:“少帥你自己又干甚么?”
  寇仲淡然道:“我要到飛馬牧場借人借馬,建立一枝天下無敵的騎兵隊伍,當我回來時,就是攻打東海的時刻。”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