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五章 奇變突生




  寇仲駭然道:“誰能被聞婷喚作辟師叔?”
  徐子陵答道:“是一個外號“云雨雙修”叫辟守玄的老伙,我是扮岳山時從尤鳥倦和安隆處听回來的。林土宏就是他的徒弟,此人該在魔門根有地位。”
  寇仲喜道:“終於肯定林士宏是陰癸派的人,他的行事手段亦卑鄙至极點,遲些定要找個机會狠狠打擊他。”
  徐子陵道:“遲些再算。現在該怎么辦?.這么把自已吸附船身足很吃力的,不用几個時辰,我們便要完蛋大吉。”
  寇仲歎道:“人人瞪大眼睛的瞧,我也想不到辦法。哈!不若我們在船身開他娘一個洞,鑽將進去后看看她們作過甚么陰損事,船上定有見中得光的東西,說不定是個人來呢?”
  徐子陵想起那數十個桃木箱,點頭道:“你的推測該八、九不离十,橫豎不能登船,索性弄個洞子入去,你來選地方。”
  寇仲尚未有机會挑選進入的位置,船速忽然減緩,兩人愕然瞧去,只見大江前方燈火燦爛,至少有四艘戰船一字排開,雖未能把遼闊的大江截斷,亦對通行的船做成很大的威脅。且大江水流湍急,這段河面雖較平靜,要在河面保持這种陣勢,兼在黑夜之際,絕非易事,於此可推知道攔江船隊必有操舟高手在船上主持,不是易与之輩。
  此刻由於相距達半,兩人又受燈火眩目,都看不清楚四船的旗號。
  寇仲愕然道:“白妖女無論是陰癸派或錢獨關愛妾的身份,都不是好惹,誰敢來惹她?”
  徐子陵對水戰已有些認識,道:“對方占有順流之利,更是蓄勢以待,硬拚起來吃虧的必是白妖女一方無疑。哩!我們要否趁對方注意力集中到前方去,行險從船尾偷上船?”
  寇仲皺眉道:“入中艙是沒有可能的,鑽入尾艙該難不倒我們,來吧!”
  順便查看那數十箱東西是否真的是海鹽。”兩人連忙行動。
  今早他們在碼頭時,看見白清儿的手下把海沙幫送來的木箱,放進船尾去,那自然比潛入前或中艙容易很多。
  兩人由船尾翻上甲板,船上的人全聚往船首和望台處,在甲板上工作的人也只留神前方的攔江船,加上兩人身手高明,神不知鬼不覺的掀起尾艙蓋扳,一溜煙的鑽進去,坐在重重疊高的木箱土時,官船緩緩停下。
  一把平和深沉的男聲從前方遙遙傳來,道:“迦樓羅王座下右丞相孫化成,向清儿夫人間好。”
  白清儿的嬌笑聲響起道:“原來是孫相,這么排成船陣欄江問好,我白清儿尚是首次遇上,不知是否迦樓羅王別開生面的迎客方式?”
  寇仲和徐子陵交換個眼色,均感奇怪。
  迦摟羅王便是以殘著名的朱粲,照理他現正和蕭銑開戰,又与飛馬牧場仇隙甚深,跟江淮軍的關更好不到那里去,可說三面受敵,只要聰明點,便不該開罪緊握北土之路的戰略重鎮襄陽的錢獨關,所以這么欄截白清儿的官船,實在不合情理。
  尾艙雖漆黑一片,但難不倒他們的銳目,只憑耳朵,便知箱內不會藏有活人,否則總有呼吸的聲息。
  孫化成淡淡答道:“夫人怪責得有理,化成卻是另有苦衷,皆因受人之托,不得不來向夫人間一句話。”
  白清儿奇道:“孫相要問那句話呢?”
  孫化成道:“只是要問清儿夫人一句話,請問蓮柔公主是否在夫人船上?”
  寇仲感到徐子陵虎軀微震,訝道:“你知這甚么公主是誰嗎?”
  甲板上近船首處的白清儿發出一陣銀鈴般的嬌笑,以帶有嘲弄的口气道:“這事真個奇哉怪也,我只知貴國有位媚公王,卻從未听過蓮柔公主,孫相為何會尋到奴家的船上來?不知是受誰所托?”
  孫化成道:“既是如此,請夫人恕過化成無禮之罪,至於我們是受何人委托,請恕化成不便透露。夫人請便!”
  尾艙內的徐子陵和寇仲听得臉臉相顱,完全不明白孫化成聲勢洶洶的來開口要人,竟那么給白清儿一個否認后,就乖乖的打退堂鼓,實比他們攔江一事更不合情理。
  徐子陵低聲道:“蓮柔就是西突厥國師波斯人云帥的女儿,統葉護的乾女儿,我在成都曾和她交過手,武功高強,輕功尤為了得。當時与安隆和朱媚是一夥,想不到竟被陰癸派活擒成階下之囚。”
  官船繼續航行,但兩人均感气氛异樣,船上百多人,沒有人交談說話,气氛沉悶緊張。
  他們雖豎高耳朵,卻再听不到白清儿和婷的對話。
  寇仲皺眉道:“我敢肯定蓮柔刻下正在主艙內,孫化成只因投鼠忌器,故不敢揮艦強攻,故來一招空言恐嚇,最好是白清儿設法把人從陸路運走,他們可加以截擊。”
  徐子陵搖頭道:“若要搶人,最好就在江上,目標簡單明确。孫化成這招最厲害處是莫測局深,連我們這兩個旁觀者都摸不清他接踵而來的手段。
  若是由他想出來的話,則此人的才智實在不可小覷。”
  寇仲苦思道:“成都被擒的波斯美女,怎會出現在一艘從九江駛往襄陽的船上?這兩者表面上沒半絲關,究竟孫化成怎會掌握到這么精确的情報?你可否把遇見蓮柔的經過說來听听。”
  徐子陵扼要的述說一遍后,寇仲有如大夢初醒般一震道:“陰癸派定是和東突厥勾搭上啦!”
  徐子陵先是愕然,接著也認為寇仲這推斷很有道理。
  無論東、西突厥,均對中士有進侵的野心,但真正的敵人,卻是對方而非中士任何一個割地稱王的霸主。在中原亂紛紛的時勢中,劉武周、師都之輩只配對突厥人俯首稱臣,縱使強如李淵、竇建德、杜伏威等,亦不敢正面与突厥人發生突,均采取敬而遠之的策略。
  陰癸派一向有勾結外人的紀錄,先是鐵勒人,這關因曲傲敗於跋鋒寒之手而告終,陰癸派若勾搭土東突厥亦最自然不過的事。只有在這种情況卜,陰癸派才會冒得罪統葉護和云帥之險,將潛入巴蜀的蓮柔擒下送往襄陽,再交給東突厥的突利可汗。
  如此推之,則安隆和朱粲均和西突厥拉上關,所以孫化成才會有攔江索人之舉。
  風云險惡的斗爭正在進行中,由於有安隆這深悉陰癸派秘密的人參与,陰癸派再不能保持以前的隱秘。
  人雖在白清儿手上,但他們卻明顯處於上風,如要來搶人,必挾雷霆万鈞之勢,即使船上除白清儿外尚有三大元老高手,也將無法抵擋。所以“云雨雙修”辟守玄才要在途中接應,只是沒想到孫化成會在蕭銑控制下的水域出現,且對她們的行\縕若指掌。
  在電光石火的高速中,這些念頭一一閃過兩人腦際,把很多原本不明所以的事情想通。
  徐子陵道:“陰癸派和東突厥搭上,很可能是由『魔師趙德言在中間穿針引線。”
  寇仲道:“何用趙德言,只看當日在洛陽突利碰上妖女色迷迷的樣子,這對狗男女自可一拍即合。”
  徐子陵道:“陰癸派能把蓮柔運到這里來,其中一定下過很大工夫,估不到終功虧一簣,在這處被截上,當是她們始料所不及。安隆雖是老狐,怕仍未有這等本事。問題究竟出在甚么地方?會否是陰癸派中有內奸?”
  寇仲笑道:“我們定是得發慌,才會費神去想這些事,為何不來個英雄救美,害害清儿妖女。”
  徐子陵深思道:“是否該靜觀其變?我可肯定孫化成必有后著,我們犯不過為朱粲打頭陣。”足音響起,顯示有人往他們頭頂艙蓋的方向走過來。
  寇仲湊過去道:“艙蓋張開時,我們一起出手,抓個人質在手再說。”
  徐子陵大感有趣,憑他們聯手之力,猝不及防下,恐怕來的是祝玉妍都要吃大虧。
  足音在上面停下。
  白清儿的聲音饗起道:“這批煙花和火器花了我們很多錢,若被毀去,實在可惜。”
  寇仲和徐子陵大吃一惊,如此說他們目下等若坐在一個火藥庫內,這些東西放上天上故然燦爛好看,但在一個密封的地方燒著确非說笑,再練多一百年功夫都消受不起。江南的煙花火箭名聞全國,海沙幫一向在江南活動,由他們把這批不知要來作甚么特別用途的煙花火器賣給白清儿,亦是合理。
  但此事仍是出人意表,難怪雷九指會猜錯。
  一把低沉蒼老的女子聲音道:“這火器威力惊人,我認為比之蓮柔更重要,現在我們行藏已露,兩者間只能保存其一,我會以這批火器為首選,婷長老意下如何?”
  另一把陌生的女音道:“我同意霞長老的看法,不過憑我們的實力,說不定兩者均可得兼,只要能把敵人引開,這批火器當可安然返回襄陽。”
  寇仲和徐子陵交換個眼色,都看到對方心中的訝意。
  火器這种東西,只有在特定的環境中,才能發揮威力,例如作襲營燒糧的用途,如在兩軍對壘的情況下,則用處有限。
  但現在白清儿對這批東西看得比蓮柔這重要人質更重要,自然是不合情o聞婷的聲音道:“云長者的看法与我相同,由於這批火器,我們絕不宜在江上作戰,唯一方法是分兩路走,我們三人帶蓮柔從陸路离開,把敵人主力引去,而清儿夫人則原船奔赴襄陽,說不定兩者均可保存。”
  她們仍是以聚音成線的功夫交談,但由於距离接近,寇徐兩人均能听得一絲不漏。
  白清儿道:“火器失去后可以再買,人失去就難以复得,我們亦很難向,人交待,師尊更會怪我。為策万全,讓清儿陪三位長老一道押人從陸路走,或可一舉兩得,使敵人更不會留意這條船,朱粲怎都要給點面子獨關的。”
  聞婷道:“這不失為一個好辦法,就這么決定吧!”
  足音遠去。
  寇仲湊到徐子陵耳旁道:“怎么辦?”
  徐子陵見他兩眼牛出電芒,微笑道:“想當偷火器的小賊嗎?”
  寇仲興奮的道:“這比跟人競爭救波斯美女算點。”
  徐子陵搖頭道:“這批火器加起上來重量逾万斤,我們如何搬運?”
  寇仲道:“待眾妖婦妖女走后,我們出手把船上所有人制住,蒙了耳目,把船駛往隱僻處,將貨物搬到岸上,找地方藏好。再另找地方把人赶船,然后揚帆北土,有那么遠就駛那么遠,到時再決定怎么辦。”
  徐子陵皺眉道:“為這批火器費這么多工夫值得嗎?”
  寇仲道:“我也不知道,但看妖婦妖女們這么看重這批伙,定是大有來頭,人總是貪便宜的,對吧?”
  船身忽然急劇顫動,船速大幅減慢,該是抵達湍急的河段。
  驀地一聲厲的慘叫畫破宁靜的气氛,接連是連串嬌叱和怒喝聲。
  兩人駭然對望一眼,再無顧忌,掀起艙蓋,探頭外望。只見官船果然來到兩旁危崖險灘并立的水峽,波濤洶涌,形勢險惡。
  在燈火照耀下,船上人影晃動,刀光劍影,亂成一片,你追我逐下,一時都弄不清楚來了多少敵人。
  寇仲領頭跳將上去,道:“到帆桅高處看熱鬧如何?”
  徐子陵點頭答應,再不打話,展開身法,片刻后抵達設在主帆桅頂處的望台上,駭然發覺負責望的人伏尸繩欄處,致命傷是喉中的一支袖箭。
  寇仲將他的尸身拋往大江,咋舌道:“這人就算在艙頂發箭,距离這里至少有五丈遠,用的又是全憑手勁發出的短袖箭,确是厲害。”
  徐子陵正用雙目遍搜下方,竟找不到來襲者的影子,只見船上的人紛紛往船艙擁進去,可是里面卻不聞兵刀交擊的聲音,耐人尋味。
  寇仲又道:“這死者尸身已冷,顯然被干掉有好一陣子,嘿…”“砰”!
  一聲巨響,把他們的注意力全吸引過去,定神俯看,一道人影破開艙門的側壁,來到左舷的艙璧和船沿的窄長走道處,騰身而起,翻上望台,守在那里的四名大漢被他以重手法擊得左拋右擲,就像送上去給他練拳腳似的。
  三道人影從破口追出,一個是白清儿,其他兩女以輕紗蒙臉,正是陰癸派的長老高手,不知是聞婷、霞長老和云長老中的那兩位。
  兩人更是駭然,原來偷襲者只有一個人,且极可能已擊殺或擊傷其中一名長老高手。再看清楚點,此人体型魁梧中顯出無限瀟,長披肩,卻是金光閃閃,騰躍挪移時像一片金云般隨他飄揚飛舞,非常悅目好看。從他們的角度瞧下去,看不到他的臉容,只覺他的輪廓突出,不類中土人士。
  兩聲慘呼,又有兩人在他雷霆閃電般的凌厲掌法下場倒墮地,第三人給他踢中小腹,整個人像給投石机發出的石彈般,高拋數丈,沒入白浪翻騰的河面去.骨折肉裂的聲音,連在鬲起達八丈的望台土的寇徐兩人亦隱約可聞,可見此人功力的強橫。
  他像是有心戲弄白清儿三人,左移右晃,專找人多處下手,出手則必有人喪命,偏教窮迫不的白清儿等差一點儿才可把他截著,高明得教人難以置信。
  寇仲眼睜睜瞧他縱橫船上,從船首殺往船尾,忽又破艙而入,瞬間后又從另一邊破洞而出,白清儿等仍未能摸土他半點邊儿,但船土已是伏尸處處。
  當他往一批聚在一起被他殺得膽顫心寒的人掠去時,不知誰先帶頭,那些人一聲發喊,齊齊跳河逃生,竟不敢應戰。
  白清儿嬌叱一聲,凌空去。
  另兩長老分亦由兩邊包抄,顯都動了真怒。
  那人一聲長笑,沖天而起,竟能凌空旋,堪堪避過白清儿的截擊,往另一批人投去。
  那批人亦立時乖乖投河逃命。
  寇仲倒抽一口涼气道:“此人輕功之高,可稱冠天下。”
  徐子陵沉聲道:“我認得他的身法,与蓮柔同出一轍,定是西突厥的國師云帥。”
  寇仲尚未有机會答話,“轟”的一聲,官船猛撞在岸旁的一推亂石處,船桅立時斷折,帶得兩人往甲板倒下去。
  燈火全滅。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