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一章 唐皇李淵




  東大寺的貴賓堂外布滿御衛,都是經過精心挑選,人人虎背熊腰,高挺膘悍。指揮的將領是率更丞王睦。管孝然与他非常捻熟,報上徐子陵的姓名后,徐子陵依規矩解下佩劍,在王睦陪伴下跨檻登堂。
  堂北有一排窗子,外面是雨雪飄飛的園林。靠窗放置一排十多張太師椅,以茶几柑隔,正中坐著的是位身穿赧色便眼的男子,膚白如雪,顏容清秀,看上去只是三十來歲的年紀。但徐子陵一眼認出他正是大唐國的九五之尊,李閥的最高領袖李淵。不但是因他所坐的位置,更因其他人都穿上官袍,他的便服打扮反突出他尊崇的地位。;李淵的神倩有點疲憊,可是濃密的眉毛下,眼神仍是明亮、清澈,且流露出一种頗為難以形容似是對某些美好事物特別憧憬和追求的神色,縱使坐在椅上,他的腰仍是挺直堅定,顯得他雄偉的体型更有逼人的气勢。正捧起茶盅呷茶的雙手纖長穩定,整個人散發著非凡魁力。一閥之主,确是气概不凡。·徐子陵直覺感到他不喜歡擺皇帝的架子。仍是依禮下跪叩首追:“小民莫為,拜見皇上。”。
  左右相陪的四名大臣中,除封德彝外,徐子陵認識的尚有裴寂,當年把從東溪號盜得的帳簿送予李世民時,与他曾有共膳之緣。也就是那個早上寇仲拒絕李世民的招攬,并下決心要踉他爭天下。
  李淵神態雍容的放下茶盅,淡然道:“給朕平身!王將軍可以退下。”
  王睦与兩名御衛依令退出堂外,徐子陵徐涂站起,垂手側立,以表恭敬。
  李淵神采過人的目光落在他身上,點頭道:“這里并非皇宮,一切隨便。看你的舉止動靜,知你身怀絕學,非是一般等閒武夫。今趟莫卿你到朕的關中來。是否有什么心愿呢?”
  徐子陵給他銳利的目光掃過,立時生出感應,才知這一閥之主,武功實是深不可鍘,難怪能調教出李世民、李元吉等儿子來。恭敬答道:‘‘莫為只愿能辦好象主人卜廷吩咐的事,以報知遇之恩,此外別無奢求。”他一直在留意裴寂的反應,只要他看不破自己的真正身份,他對算是過了來長安的第一關。
  李淵顯出閥主的霸气,仰天發出一陣長笑聲,道:“好!朕最歡喜有忠有義的人,听封卿說你曾目睹吾友岳山与席應的一場龍爭虎斗,且給朕詳細道來,不要漏去任何細節。”
  徐子陵暗松一口气,曉得李淵并沒有對他生疑,可以依計行事了。
  大唐的皇宮,由皇城、宮城兩個部份組成。前者是大唐中央政府的一應辦公机构所在地;后者則為皇室治事起居之處。中間以一道寬達千余步橫斷東西的廣場式大橫街分隔,所有改元、大赦、元旦、冬至大朝會、閱兵、受俘等全在這里舉行,故有“外朝”之稱。
  皇城皇宮的主門是位于南北中軸線上的三道門,皇城正南是遙對城南主門明德門的朱雀門,以長安第一大街朱雀大街連貫。
  宮城正南的主門是承天門,連接承天門和朱雀門的一截街道稱為天街。
  玄武門是宮城正北的大門,門外是宮城的后院“西內苑”。
  朱雀、承天、玄武三門,形成皇城宮城的主軸,有堅強的工事和森嚴的警衛。玄武門更是宮廷禁衛軍司令部所在地,兵力雄厚,誰能控制玄武門等若控制皇宮,甚至整個京師。
  宮城由三個部份組成:中為太极宮,西為掖庭宮,東為東宮。
  太极宮是唐皇李淵起居作息的地方,東宮是太子李建成居處,西部掖庭宮為李世民居處,李元吉的武德殿,位于東宮北的西內苑里。
  太极宮內共有十六座大殿,最主要的四座大殿為太极殿、兩儀殿、甘露殿和延嘉殿,均建在承天門至玄武門的中軸線上。
  太极殿又稱“中朝”,是大唐宮內的主建筑,每月朔望兩日,李淵在這里接見群臣,處理政務。
  太极殿北是兩儀殿,為“內朝”,只有少數有資格作決策的親信大臣才能進出參与,國政大事往往先在此商討、決定,才輪到在“中朝”提出和討論執行的人選及方法。
  寇仲這神醫隨著常何和馮立本從皇城南面靠東的安上門進入皇城,兩旁官署林立,左有太常寺、大府寺、尚書省;右有太廟、少府監、都水監、東宮仆寺等等。他特別留意的是都水監,皆因這里掌管長安一切水道交通,對他尋寶的躍馬橋有莫大關系。他雖連躍馬橋的影子都未見過,心中早認定寶藏的人口最有可能在橋底下水适處,否則寶藏該早給人發現。
  當進入分隔皇城宮城的廣場橫街,以寇仲如此見慣場面的人,也被這橫分南北、气貫東西的長街式廣場的磅磺气勢所震懾,歎為觀止。尤其是承天門上建有重樓,只要想像唐室有甚慶典在外朝舉行,帝君登上承天門樓主持的气象,禁不住熱血沸騰。
  他想:終有一天,登樓主持慶典的人會是我寇仲而非李淵或李家的任何人。
  三人在東宮外重明門下馬,步人東宮;由東宮衛土組成的“挾門隊”分列兩旁,气象森嚴。
  過了重明門就是顯德門,門內是東宮的正殿顯德殿,接著是崇教、麗正、光天和承恩等宮殿,兩側還有宜春院、崇文館、集賢館及其他一些殿堂樓閣。
  顯德殿是太子李建成接見文武百官和監國問政的地方,不過今趟李建成接待沙天南父子卻選在宜春院。沙天南雖富甲一方,終非外國政要人物,故以建在東宮園林內的宜春院較為合宜。
  寇仲直到這刻仍弄不清楚長林軍駐扎的長林門所在位置,估計該是東宮的北大門,等若太极宮的玄武門。
  在雨雪飄飛中,寇仲在門官大叫“莫一心先生到”的燎亮唱喏中,步進宜春院去。
  李淵用神聆听,又于關鍵處打斷他的敘述細加追問。當徐子陵說罷,李淵大訝道:“人的性情,決定每個人出手的風格,岳山竟然變得這么沉著冷漠,教人難以置信。”
  徐子陵感到李淵這番話只是向他左右說的,并非要求自己答話,遂垂首不語。剛才他對戰況過程的描述,事前做足准備工夫,完全以一個旁觀者的心情和角度,去述說自己与“天君”席應的決戰。
  又故意屢在微妙關頭表達出自己看不破個中玄虛,免被李淵瞧出自己的“高明”。
  裴寂接過李淵的話道:“這證明岳山真的練成‘換日大法’,脫胎換骨的變成另一個人,否則何以棄刀不用?”
  李淵長歎道:“可是朕仍感到無限惆悵!想當年膚和岳大哥并肩作戰,歷盡生死凶危,方能盡殲肆虐北疆以‘小旋風’馬俊為首的馬賊群。當時岳兄的霸刀何等威風厲害,只要想到此倩難再,朕實深感惋惜。”
  徐子陵心中一震,在岳山遺卷中,岳山曾詳細描述這馬俊的武功和如何把他斬殺的戰斗經過,偏是對李淵卻一字不提,其中定有徐子陵不明白的情由。若弄不清楚,以后會在李淵面前露出破綻。
  封德彝笑道:“臣以為皇上不用為此介怀,岳公棄刀不用,代表他的武功修為再有惊人突破,否則也不能將席應置諸于死地。”
  李淵沉吟迢:“還有使朕感到奇怪的,岳兄一向不屑与魔門中人交往,怎會忽然和‘胖賈’安隆、‘倒行逆施,尤鳥倦聯起手起來對付席應和邊不負兩人?”
  這個問題誰能回答?廳堂一陣沉默。李淵忽然問封德彝身旁那位大臣道:“遣人往尋岳山一事,叔達可知有什么進展?”
  叫叔達的大臣搖頭道:“尚未有消息。像岳公那种高手,如要蓄意隱蔽行蹤,恐怕誰都難找到他。”
  徐子陵知是時候了,臉上故意露出欲言又止的神色,果然瞞不過李淵的銳民間道:“莫為你是否有話想說?不用害怕,放膽說出來。”
  徐子陵必恭必敬的道:“小民在來京途上,曾于睊尹ㄨL岳老一面,當時他匆匆而過,轉瞬失去影跡,小民心中仍是印像深刻。”
  坐在裴寂旁一直沒有說話,身材矮胖,臉上常挂笑容的一個大臣道:“岳老定是也惦記著和皇上當年在北疆快意縱橫的日子,所以要到關中來与皇上敘舊。”
  李淵臉上現出緬怀的神色,旋又被傷感取代,搖頭道:“他是不會原諒朕的,永遠都不會。雖然最后我們兩個都是失敗者。唉!往事如煙,轉眼五十多年哩!”
  徐子陵暗里捏把冷汗,暗忖若自己依原走計划貿然去找李靖,必會被李淵立即識破。他更知李淵猜得一點不錯,岳山是不會原諒李淵的,否則岳山就該在遺卷中談及李淵。正因他痛恨李淵,所以一字不提。
  他開始有些儿明白李淵的性格,他优柔寡斷的作風,非是因他欠缺膽色魅力,又或意志不夠堅定,而是因他太重感情。其中的苦樂,正顯出他對美好生命的依戀和追求。徐子陵有此一想法后,對這大唐皇帝登時好感大增。
  裴寂再安慰這位對自己內心感情毫不掩飾的大唐皇帝造:“人的年紀愈大,對過去的事情愈是看淡,五十多年啦!岳公該再不把舊事放在心上。假如皇上同意,微臣可在城內廣布眼線,只要岳公入城,皇上可立即曉得,到時再請皇上走奪。·,李淵沉吟片響,龍目朝徐子陵瞧來,道:“此事不宜張揚,否則恐怕會令霸刀不快。莫為你既見過岳山,可為朕暗中留意,但此事只限你一個人知道并著急進行。賜金五兩,退下!”
  徐子陵心忖五兩黃金雖是不俗的財富,不過比起和廷五十兩的大手筆贈金,只是小巫見大巫,可見李淵非是揮霍無度的君主。
  叩首后离開廳堂。
  太子建成從座位起立,欣然直往從宜春院人堂的寇仲迎來,其他人等慌忙追隨左右,駭得寇仲心中喚娘,硬著頭皮“應付”李建成的刮目相待。最令他提心吊膽的是獨孤峰、獨孤策和獨孤鳳這三位“老相好”,若被他們識破身份,任他有通天徹地之能,亦只能以飲恨宜春院收場。
  寇仲以過去三天反复練習的姿態步法,又運功收斂眼內神光,改變咽喉的大小,扮作愚魯野民見到太子殿下時手足失措的畏敬模樣,末待李建成來到,往下跪拜道:“小人叩見太子殿下。”
  李建成加速搶前,在他雙膝著地前一把將他扶起,呵呵笑道:“天佑我李建成,莫神醫來得合時,不必多禮。莫神醫是李建成的上賓,免去一切宮廷俗禮。”
  寇仲心道這就最好,老子那有興趣向你這小儿又跪又拜。表面當然裝出受寵若惊,半眼都不敢朝其他隨李建成擁過來的人望去的戰戰兢兢模樣,顫聲道:“小人不敢!嘿……小人……”李建成挽著他的手臂,欣然道:“坐下再說!坐下再說!”寇仲在李建成身旁坐好,這位大唐的太子將大廳內諸人向他逐一介紹,除沙家四父子外,他認識的有獨孤峰、獨孤策和獨孤鳳、常何、馮立本,首次相見的是魏徵、王桂和謝叔方三人。
  王挂和謝叔方該是李建成的親信,魏留原是李密的首席謀臣,未知是否因李密与李建成關系密切,所以魏歸徵因而加入太子党的陣營內。
  寇仲對此無暇深究,只要獨孤峰等沒對他起疑,可還神作福,那還有空去想及其余事。
  在眾人目光下,寇仲接過宮女奉上的香茗,匆匆喝過后,李建成欣然道:“听沙翁說莫神醫的針法醫術,乃家傳絕學。未知曾否謂過一种病狀,患者熱而心煩,皮膚麻木,耳嗚乏力,臍下气逆上沖,兩足冰寒……。”
  寇仲知他最關心張捷好的怪病,因為如能治好她,不但可討好李淵,更可進一步力刀強和這李淵寵妃本已极為密切的關系。而他亦是騎虎難下,不得不面對這掃豈戰,裝作“惊魂甫定”的用神沉思一會,才道:“全身煩熱而獨雙足冰寒,确可令一般大夫束手無策,皆因這有兩個病源。皮膚麻木,下气上沖,正是兩病交侵之象。不過殿下放心,這病可包在小人身上,保證可針到病除。”
  他信口胡謅,又把話說滿,完全是豁出去盡博一舖、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態。心想憑自己的《長生訣》療傷圣气,怎都能令張美人有些儿起色吧?李建成大喜道:“如此就有請莫神醫立即為病人施針治病。趁父皇到東大寺去,若能憑神醫妙手回春,可令父皇惊喜莫名。”
  寇仲硬著頭皮隨他起立,暗忖在長安混得是龍是蛇,就要看這娘的一舖。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