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五章 沙漠逃亡


  德馬把耳朵貼在沙上,留心聆听。
  圣女站得遠遠地,俏臉深藏紗內,沒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不知是眾人對她因敬生畏,或是她不愿和人接近,她總是孤零零站在人堆外。
  凌渡宇從未听過她和這八個阿拉伯人有任何對話,除了發出命令。這些阿拉伯人則似乎覺得這是最天公地道的事。
  急步走了整個小時。
  遺棄的航机變成了地平線上的一個小點。但從它上冒出的火光和濃煙,卻叨叨不休地提醒他們,敵人是隨時銜尾追上的。
  德馬跳了起來,臉色出奇地凝重,望向遠方的圣女道:“圣女!我認為圖雷阿的白狼親自來了。”
  眾人面色一變,齊齊現出惊懼的神情。
  圣女不慍不火地道:“你是因為他們迅速迫近,認為只有白狼才能做到,是嗎?”
  德馬點頭。一
  圣女解下面紗柔聲道:“我們當中分出一半人來,引開追兵,只有這樣,我們才有机會和我方的人會合,去把御神器找回來,有了御神器,十個白狼也不怕了。”
  巴圖大聲道:“圣女,你放心吧!為了你,為了特拉賈
  坎特族,我愿意擔當這一光明任務。把命運放在阿拉手上。”
  跟著另有四人加入。
  圣女轉過身去,戴上臉紗。
  凌渡宇看到眾人茫然若有所失的神情,暗歎一聲,這圣女利用自己美麗所產生的魁力,蓋過了眾人對白狼的恐懼,運用得恰到好處,她不但是用鞭的高手,能起死回生的大醫師.亦是心理戰的專家。
  這時連凌渡宇也很想知道她誓要尋回的御神器究竟是什么東西了。
  兩個小時后。
  飛机的殘骸早消失在后方的地平線上,只剩下一小股
  黑煙、混和在天空的云里。
  太陽逐漸西沉。
  以凌渡宇的体質,也感到肩上的默金愈來愈重,大吃不消。
  火熱的太陽,令喉干舌燥,但既然沒有任何人喝水,也只有苦忍,免招羞辱。
  現在只剩下遠遠領前的圣女、德馬、格拉斯、里奧、他和默金。
  大約半小時前西南方曾傳來密集的机槍聲,顯然是馬圖等万人在引開敵人,不知他們逃命的机會有多大?
  在視野所及的范圍內。唯有光禿禿的岩石和平展的黃沙,連續不絕地伸向遠方:。
  令人厭倦的單調景色永遠沒有盡頭,茫茫沙海使人生出不寒而怵的恐懼,即管天气是那樣地炎熱。
  沙粒反射的光芒,令人眼睛赤痛。
  里奧背著一大袋東西,走在他身旁道:“你非常強壯!”
  凌渡宇苦笑道:“我是外強中干。什么時候停下來休
  息?跟著又怎樣?”
  里奧道:“快了!到了迷宮,便可以歇下來。記著,不要說明天會遇到什么,只可以說明天阿拉會給我什么安排。”
  凌渡宇奇道:“迷宮?”他聯想起了早先那張地圖上一個滿布黑點的地方。
  里奧道:‘那也不算什么,屆時你會知道,圣女估計白狼將很快追上來,只有在迷宮處,我們才有反擊和逃走的机會。”。
  繼續行程。
  凌渡宇看到一只駱駝,它已被風化成一堆白骨,脖子奇怪地扭曲著,說明在頻死前的無奈掙扎。希望那不是他將來的寫照。
  太陽終于降在地平線下,整個沙的世界立時轉化作另一個天地,滾滾熱浪被刺骨的寒風所替代,刺眼的白光被一种美麗的淡藍色調換了下來。
  深黑得發藍的天空里,嵌滿了琲e少數的繁星,使人深受這宇宙浩瀚無邊所震撼,對于廣闊的沙漠也較為忍受得了。
  因天气炎熱而萌生的煩厭情緒,被倦怠和寒意代替,凌渡宇体質過人,拒絕了里奧代他肩負默金的好意,咬緊牙根,在夜幕低垂的茫茫荒漠中,一步一步踏著柔軟不受力的沙子,向著“未知”的國度前進。
  天色愈來愈黑,一百步外的事物模糊不清,六個人聚攏在一起,圣女帶領行走。
  星夜下圣女优美的身形,雪白的袍服,像只有在晚上才出來活動的幽靈,引領他們到達鬼魂的國度。
  摸黑急走三小時后,一列亂石橫亙在前方,銀鉤似的彎月升了起來,洒下淡淡清輝,隱隱約約勾畫出一大堆亂石的輪廓。
  他們從兩座高聳的花崗岩間進入,凌渡宇才發覺亂石
  有大有小.大的足有三至四十米高,小的是由沙礫以至拳頭般大的石塊。
  無數石頭雜亂無章地在大地展開,构成了眼前奇异的天地。
  凌渡宇明白了迷宮的意思。
  在亂石中走了大半個小時后,一行人停了下來。
  里奧拿來了羊皮水囊,与凌渡宇分享。
  里奧挨坐石上,道:“羊皮水囊是不可被替代的寶貝,帆布袋漏水,塑料水壺在炎熱下會軟化,鋼或錫的盛器則磨傷駱駝的兩腋,只有這東西好。”
  凌渡宇望著手中的水囊,表面看上去肮髒不堪,沾滿了沙土,不過不知是否太口渴了,水是清甜的。
  他目光一掃,見到其余五個人,圣女卻不知躲到那里去了,旅途寂寞,他倒很想和她閒聊,可是她有种使人不敢親近的气質。
  默金醒轉過來,默默地喝水和吃著德馬遞給他的干糧。他的神態悠然自得,不時仰首望向滿天的繁墾,眼中露出喜悅的光芒,有若游子重回到他的家鄉,即管是被綁架回來。
  里奧走了開去,回來時手中拿著兩個飯盒,一個遞給凌渡宇,原來是机上的飛机餐。
  二人大嚼起來。
  里奧咕哦道:“异教徒的食物相當不錯。感謝阿拉。”
  凌渡宇几乎連口中食物也噴了出來,強忍著笑道:“你這人不錯,比他們好。”
  里奧道:“不!我們全是好人,不過為了反抗圖雷阿人,不得不變成這樣吧。”
  凌渡宇道:“假若敵人真的追上來,我們怎辦?”
  里奧閉上眼睛,又口中念念有詞道:“不要說明天我要做什么,只可以說明天真神阿拉會給我什么安排。”
  凌渡宇為之气結。
  格拉斯走了過來,擲給了兩人几張毛毯,都是從客机上順手牽羊拿來,是名副其實的劫机。
  凌渡宇又想起机上被殺的黑人男子和老人,雖然動手的是德馬,但他們每一個人,包括圣女在內,都要負上些許責任。這想法使他感到有點難受。,因為在沙漠里,他們是如此地悠然自得,使他不想破坏,但是他卻又是一個不能容忍惡行的人。這矛盾的感覺驅使他渴望离開這群人。
  默金縮在一角,口中不時歎气,潛藏著無限的心事。
  其他人開始入睡,一團團的黑影,藏在月色照不到的陰影里。
  里奧則昏昏欲睡,徘徊在夢鄉的邊境。
  凌渡宇問道:“圣女呢?”
  里奧勉力睜開眼睛道:“她在照顧著我們的安全。”
  如此即是放哨去了,凌渡宇奇道:“她不累嗎?”
  里奧几乎是呻吟道:“圣女怎會累,她從來也不睡覺,唉!有杯濃茶就好了……”身一側,打起盹來。
  凌渡宇盤膝坐起,眼觀鼻,鼻觀心,不一會進入了禪靜的境界。
  精、气、神混融交合。·
  精力迅速回复過來。
  當他再張開眼時,壯麗的星夜使他一時忘記身在何處。
  离天明還有一段時間。
  他站起身來,想四處看看。一种被人窺視的感覺涌了上來。
  他裝作漫不經意地環視各方,里奧睡得像條大肥豬。身体力行地把命運托付于真神阿拉之手。1
  其他人蛤縮在不同的角落酣然進入夢鄉,只有仇視他的德馬處有微芒一閃,瞬即斂去。
  是德馬的目光,見凌渡宇望來,連忙閉上。
  凌渡宇心下暗笑,緩步從石隙間穿出去。
  德馬沒有制止他。
  他心中奇怪,旋即醒悟德馬恨不得他逃走,說不定還
  可以在背后補他一槍。
  .凌渡宇藝高人膽大,警覺提高,從容漫步。
  柔和的月色和星光下,奇形怪狀的岩石,有若一只只溫馴的野獸,或坐或臥,极盡其態。
  离開休息地點百多米處,凌渡宇全身汗毛忽然倒豎起來,心中一涼,几乎要向后退卻。
  他把這沖動壓下去繼續前行,
  愈往前行,這种感覺愈強烈,電流在皮膚表面來回激蕩。
  他閉上眼睛,全心全意去感触那電磁場的中心和源頭。
  好一會后,他張開眼睛,向左方轉去,迂回前進。
  轉過了一塊特別大的石頭,全身一震,整個人目瞪口呆,望著眼前的景象。”
  一個詭异卻動人至极點的景象。
  在一彎明月底下,圣女全身赤裸地跪在一塊平滑的石上,仰起清麗的俏臉,眼目深深地注進窮蒼元有极盡的至深處。
  一尊白玉雕成的女神像,以一個凝固了的姿勢、捕捉了神秘宇宙里某一剎那的永琚C
  冰瑩苗條的身体在月色下閃閃發亮,是那深海中游動的美人魚,偶爾來到岸上吸收日月的精華。
  她動人的眼目,空山靈秀般起伏,烏黑的秀發散垂下來,閃著奇异金黃的電光,在黑夜里,分外詭奇怪异。
  凌渡宇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腳步,急促地喘著气,給圣女那超自然的美景震撼得難以自己。
  圣女閉上雙目,在石上提起長袍,披在身上。
  凌渡宇知道一生一世也不能忘記這動人的美景,那已深印在他的心靈。
  圣女轉過身來,從石上向他俯視,清澈的眼神不帶半點凌渡宇熟悉的人類感情。它只是兩個清不見底的深海,使人無從窺探里面的神秘。“
  凌渡宇想說話,聲音到了喉嚨,變成了几下干咳。
  圣女眼光從他身上移開,望往夜空,低聲地道/宇宙
  有沒有盡頭?”像在問凌渡宇,又像在問自己。
  凌渡宇想說話,但卻知道任何對這問題的答話都只會是廢話。
  圣女幽幽歎了一口气道:“我知道是有盡頭的,否則‘它’不會回來,但盡頭之外是什么東西?”她把俏臉轉了過來,眼神忽又變為冰冷。
  凌渡宇沙啞著聲音道:“‘它,是……是什么東西?”
  圣女驕做地把頭抬起,冷冷道:“夜了!回營地吧。”
  她的話帶者令人難以抗拒的威嚴。凌渡宇差一點便博頭离去,自尊卻使他的腳步停下。
  凌渡宇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對于救了你兩次的恩人,是這樣決絕的嗎。”
  圣女眼光爆亮起來,深深望進他眼內,后者不屈地反視。
  他并不想對方以對待下屬的方式處理他。
  圣女歎了一口气道:“在現今這沙漠里除了默金和白狼外,你是擁有最強大力量的人,所以剛才你感應到我發出的力量,你寂寞嗎?”最后那一句她說得特別輕柔,使人感受特深。
  凌渡宇一呆,再次不知怎樣回答。圣女行事高深莫測.不易理解。若默金真的如她所說,擁有強大力量,他可真是看漏了眼。
  圣女望向沙漠的遠處,淡淡道:“回去吧!敵人快到
  了。”說罷拿起一個圓圓的東西,放在口邊,吹了起來。
  “嘟!”·
  尖銳的聲音划破了死寂的沙漠,回音在岩石問來回激蕩著。
  凌渡宇回到營地時,所有人都站了起來,拿著武器,除了默金。
  他停止了歎气,懶洋洋地倚坐石上,一副置生死于度外的模樣。滿面的皺紋,好像在向人們訴說他以往凄苦的經歷。
  圣女柔美的聲音響起道:”今次不在殺敵,而在逃命,只要和部落的戰士聯絡上,便有足夠的力量對抗白狼的追殺。開始找回御神器的旅程。”
  凌渡宇這時才明白到這圣女的智慧,她派出一半人阻延了敵人的銜尾窮迫,又故意在這廣闊的亂石區磨了一整夜,引敵人前來。
  只有在這樣的環境已才可以發揮以少胜多的戰術,大多人反而目標明顯。
  圣女道:“敵人將在半小時后來臨,以白狼的凶悍,多會采用突擊猛攻的方式,而我們則以靈活的游斗戰術,當他們陷迸混亂后,從迷宮的東南角逃走。”
  里奧迷惑地道:“東南方是寸草不生的‘鹽海’,凶險万分……”
  圣女道:·‘就是沒有人敢往那里逃,我才從那個方向走
  …”偶馬!給這位先生武器和充足的彈藥。”
  德馬神色一變道:“圣女!他只是個外人吧。”
  圣女道:“他現在和我們同乘一條船,以貪婪著稱的白狼假若抓到他,他會有好日子過嗎?”
  德馬無奈抓起一枝沖鋒槍,向凌渡宇迎頭拋過去。
  凌渡宇一把抓著,心中篤定了不少。几乎每一場仗。他都是以寡敵眾,戰斗經驗的丰富,肯定不會弱于在場任何一個人,他沉聲道:“這武器我只會用來自衛,不會為你們殺人。”
  敵人的攻勢猶如山洪暴發,忽然問,四面八方全是騎著駱駝攻來的圖雷阿戰士。
  太陽升离了地平線。
  炎熱一下子充塞在天地之間。
  凌渡宇迅捷地在岩石間跳動,全力往東南方逃走。在
  這生死存亡的時刻,全沒有仁慈和道理可言,可是未到最后關頭,仍不想傷害別人。
  四周都是激烈的槍聲。
  德馬等的槍法准确無匹,每次發射時,敵方都有人倒下駱駝來。圣女也背了自動步槍,沒有射擊,依然是那樣气定神閒。
  無人駕御的駱駝四處亂竄,戰場亂成一片,敵我難分。
  凌渡宇開始時和里奧是一組,不一會便被沖散了。剩下他一人在岩石問迅速移轉。
  當他扑往另一塊岩石時,身后异響傳來,他想也不想,就地一滾,原先立足處沙石飛濺,子彈彈跳。
  他無奈扭身一輪掃射,一個大漢立時跌下駝背。他槍下留情,只是射中對方肩膊。
  受惊的駱駝向他沖來,凌渡宇滾向一旁,險險避過滿身蹄印的厄運。
  黑影一閃,一個徒步的圖雷阿人借著駱駝的掩護,從后竄了上來。
  凌渡宇大駭,正要滾人岩石下,力圖死里求生。
  一輪槍聲自右側傳來,那個正提槍發射的圖雷阿人打著滾,在鮮血飛濺中轉了開去。
  凌渡宇側頭一望。
  圣女手持自動武器,在他右后方悄立一旁,冷然逍:“快走!我救回你一次。”
  凌渡宇啼笑皆非,向指示的方向奔去。
  他在岩石中發足狂奔,槍聲逐漸落在左后方。
  走了數百步,轉出了一個彎角,一件物体攔在路
  凌渡宇几乎跌了一跤。
  一名大漢躺在血泊里,是格拉斯。
  他終于逃不出死神的魔爪,他的三位妻子要變成寡婦。
  正要繼續赶路。
  “喂!”一個聲音從石后傳來。
  他警覺地提起武器,一個人站了起來,滿臉凄苦的皺紋,原來是默金。”
  駱駝聲從后傳來。
  他一個虎跳來到默金身邊,嚴陣以待。
  一頭駱駝直奔過來。
  他松下一口气,默金向前標出,一把抓著駱駝頭部的疆繩,同時大聲叱喝。
  凌渡宇不解地看著他。
  默金叫道:“快來幫我。”
  凌渡宇跑了出去。
  默金熟練地猛拉疆繩,兩排牙齒間慢慢地發出嘶嘶怪聲,威嚇這龐大動物。。
  凌渡宇叫道:“怎么樣!”
  默金把食指變成鉤子狀,猛抓亂搗駱駝的鼻孔,又把它的鼻子用力朝下拽。
  駱駝彎下前腿,后腿順勢跪下,然后臥了下來。
  默金道:“不用了,還不快爬上來。”
  凌渡宇才明白他在做什么,一把翻上駱駝的鞍背,默金雖是那樣的年紀,身手卻是出奇地敏捷,一把翻到凌渡宇前面。
  默金道:“抓緊了。”
  話猶未了,駱駝兩條后腿站起來,凌渡宇不由自主向前倒去,跟著駱駝又立起前腿,凌渡宇又向后倒去。
  默金興奮地笑起來,大力一拍駱駝屁股。
  駱駝向前奔出。
  默金控制著韁繩,在岩石中左穿右插,不一會越過亂石堆,离開亂石迷宮,向著茫茫的沙漠前進。
  槍聲還在后方傳來。
  凌渡宇向默金道:“走錯了方向!”
  默金道:“不!方向正确。”
  凌渡宇指著太陽道:“太陽在我們的右側,現在你走向正北方。他們要我們往東南方的‘鹽海‘集合。”
  默金笑得咳了起來,喘著气道:“看你生得精靈,原來其蠢若豬,如果喜歡回到那班狂人里,舔那妖婦的腳板,請你立即下去,恕我不再奉陪了,唉!不過我也明白,她的确愈來愈美麗了。”
  凌渡宇給他一輪搶白,啞口元言,他渴望和圣女多聚一刻,一方面是被她吸引,另一方面卻是因為好奇。
  凌渡宇靈光一閃,叫道:“若是逃走,應該往南方走才是,那處是离開沙漠最近的路途。”
  默金像個剛被釋放的囚犯,出奇地興奮,策動著駱駝,大笑道:“傻子終究是傻子,往南是乍德盆地,在乍得湖旁閉上限睛每動十步,一是撞進圖雷阿女人的怀中吃奶,又或踏在特拉賈坎特人撒的屎上,這叫逃走,笑死我了,哈。。”
  真是人不可貌相,這默金一副凄苦辛酸,一副在下一分鐘入土為安的模樣,竟然是個這樣生龍活虎、語語抵死的人。
  在駝背的顛簸中,凌渡宇虛心問道:“現在到那里去?”
  默金嚷道:“天曉得?”
  凌渡宇嚇了一跳,道:“什么?”
  默金側過頭來,把所有皺紋扭曲作了個怪臉,像老得要死的哈巴狗道:“不要說明天我要做什么,只可以說明天真神阿拉會給我什么安排,哈。。”
  凌渡宇气得叫了起來:“騙子!原來你只是假裝昏迷。”
  這句話是先前里奧對他說的,默金當時麻醉未醒,被凌渡宇托在肩上走路,現在他居然可以模仿里奧的說話語气,不問可知,其問只是假作昏迷。
  默金陰陰道:“有人自愿當駱駝,我又怎能拒絕別人的一番好意,哈……”
  駱駝背著兩人,在沙上留下長長的足印。
  迷宮在背后下一條黑影。
  前方是遙無盡頭、微光閃爍的地平線和深郁的藍天。
  太陽快至中天,他們走了兩個小時。
  默金收緊疆繩,駱駝停了下來,鼻孔不住噴气,滿口白沫。
  凌渡宇奇道:“什么事?”
  默金老气橫秋地道:“什么?下來吧!”自己先跳了下去,身手的矯捷,絲毫不遜色于年青的壯漢,只可用神跡去形容。”
  凌渡宇為了免得又被人叫傻瓜,不情愿地跳了下去。
  默金牽著駱駝向前走,凌渡宇跟在一旁。
  凌渡宇忍不往間道:“駱駝不是用來騎的嗎?”
  默金瞪他一眼,道:“它現在是我們的救墾和阿生父母、它身上的羊皮水囊、行李和食物,是我們的唯一希望,累死了它,你······”
  忽地臉色一變,望向東南方·
  凌渡宇順著他眼光望去,只見一大團黃塵滿天飛舞,遮蔽了半個天地。
  凌渡宇還末清楚是什么一回事,默金叫了起來道:“与你一起真倒運,教我一出門就遇上大風沙。”
  一獸二人,在廣闊單調的天地里,那樣地孤獨和渺小。
  湛藍清澈的大空變得昏黃污濁。
  黃塵漫天,陽光軟弱無力。
  整個世界陰暗不明
  風開始時徐徐拂來,跟著逐漸加強,短速急勁,雖然驅去了炎署,卻使人心中震蕩著不安。
  空間積累的塵埃愈來愈厚重,不一會四周視野一片泥黃,十多步外看不清楚。
  兩人拉下面罩,弓著身向前推進。
  駱駝不斷發出惊駭的嘶喊。
  忽然問,狂風大作。
  疾風一下子從四方八面沒頭沒腦襲來,帶著的沙粒箭矢般打在身上,隔了厚厚的布衣,依然使人痛不可當。
  沙粒不但在空中狂飛,腳下的沙子也在亂舞急旋。
  大沙漠露出狂暴橫蠻的一面,把二人一獸卷進惊巨浪的沙里。
  凌渡宇狂喊道:“停下來!”
  他們像台風里的小草,完全作不得主。
  默金狂叫道:“不一停下來,沙就把你埋葬。”
  沙粒無孔不入地鑽進衣服里,硬塞進他們的脖子里,眼睛里和喉嚨里。
  凌渡宇愿付出一切,去換取以往的世界,免去這沙漠賜予的极刑。
  他們有若盲人,摸索著前行。
  風沙猛獸般在他們四周咆哮著。
  不知過了多少時間,風沙逐漸平复下來。
  天空中滿布濃重的塵屑。
  沙粒逐漸向下飄落,一層層撒在地上。
  二人一獸筋疲力盡倒了下來,連喘息的力量也失去。
  凌渡宇閉上眼睛,調節呼吸,進入深靜的休息里。
  默金的聲音響起道:“你知嗎……”
  凌渡宇駭然睜眼,不能置信地望著精神奕奕的默金道:“你是老妖怪嗎?”憑他的体質現在亦只是回复了一半,以默金的高齡,競像沒事人一樣,怎能不教他惊异。
  默金倒老實地道:“曾經不是,但現在卻是。”
  凌渡宇皺起眉頭道:“你在說什么?”
  默金揮手道:“不說這個,回到先前的話題,這場大風沙害苦了我們。”
  凌渡宇歎道:“這還用你說嗎!”
  默金罵了聲傻子,道:“不是說這個,而是大風沙救了那妖婦,使她能逃出白狼的狼爪。”
  凌渡宇奇道:“那場大風沙對他們雙方同樣不利吧!”
  默金搖頭道:“全世界沒有人再比我更明白她了,她是沙漠里唯一從不迷失方向的人,比我還要高明。”
  凌渡宇不解道:“她有什么本領?”
  默金哎了一口气,道:“你不會明白的。”
  凌渡宇深明問話的技巧,轉口道:“我們都逃出來了,她為何逃不出來。”
  默金瞪著他,又歎了一口气道:“你這傻子什么也不懂,我們可以逃出來,因為白狼的目標是她……唉!這白狼是連我也懼怕的怪物,十八歲成為了圖雷阿人的領袖,
  鼻子可以嗅到三里外走過的駱駝是公的還是母的,哈。。”
  面對這老怪物,凌渡宇一點也不知該怎樣去應付,在他面前的确變成了個呆子,。
  默金挑引道:“喂!怎么不說話了?”
  凌渡宇聳肩道:“你和圣女是什么關系?”
  默金眼中光芒暴閃,一口涎沫吐在地上道:”啐!什么圣女,她是婊子、娼婦、母狗、妖婆……”抬起頭來,斜眼盯著凌渡宇道:“你知她是我什么人?”
  凌渡宇搖頭,他倒很想知道。
  默金認真地道:,‘她是我四十歲時買回來的小老婆。”
  凌渡宇呆了一呆,喉嚨咕咕作響,忽地爆起狂笑,腰也彎下來道:“老人家,你多少年紀了,八十還是九十?”
  默金一點也不覺得可笑,冷冷道:“如果你有父親,他可以作我的孫子。”
  凌渡宇笑得更厲害了,上气不接下气地道:“你找錯了人,我父親生我時是八十歲,假設未死,現在應是一百一十歲了,你雖不是我的儿子,卻是他的儿子。”
  默金想了想,也笑了起來,道:“那我是弄錯了,你父親只可以作我的儿子。”
  凌渡宇笑聲倏止,呆道:“老家伙,你不是認真的吧。”
  默金歎了一口气道:“我是認真的,我今年是……”閉上眼睛,默默數算,道:“一百五十七歲又八個月另十七天。”
  凌渡宇凝視著對方道:“那……那妖婦是多少歲?”
  默金毫不猶豫地道:”最少有一百三十五歲,否則那配稱為妖婦。”
  凌波宇一臉愕然,他知道默金不是在說假話,
  一些非常奇怪的事曾發生在他們身上。
  難道和那御神器有關?
  他想起圣女的眼睛,那包含了很多很多東西、很悠久、很悠久的歲月。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