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七章 四面楚歌


  第二天早上,白狼統率族人進行了面向麥加的祈禱后.開始出發。
  午后時分,終于走出了沙丘起伏的世界,人畜都興奮起來,步伐加快。
  雖然大地仍是漫無涯際,他們仍然感到自己偉大了少許。
  凌渡宇坐在駝背上,腦筋卻沒有一刻停止,他不斷思索昨晚默金告訴他的奇异經歷。
  默金借故避開了他,遠遠墮在后方,面色陰沉,懊惱著自己把藏在心底多年的大秘密,一股腦儿告訴了這個陌生人。
  凌渡宇雖然是個很好奇的人,可是他想离開沙漠的欲望是那樣熱切,令他不得不設想种种理由,在今晚上拒絕默金盜石的提議。
  當他正想著中國古代煉石補天的神話,思索著默金所說裝載著御神器的神石,不知是否女蝸所煉的石時,奇异的聲音打破了沙漠的平靜。
  聲音初時來自南方,微不可聞,一會儿后己變成清晰的震響。
  駱駝惊跳起來。
  圖雷阿人紛紛跳下,安撫受惊的駱駝。
  凌渡宇仰首望向天時,南方一個黑點逐漸擴大。
  直升机。
  凌渡宇呆了起來,在沙漠這十多天,還是第一次看到現代文明生產的交通工具。
  凌渡宇心中升起一股熱血,假設這直升机可載他走,他愿付最昂貴的机票。
  白狼高呼道:“散開!”
  圖雷阿戰士立時散往四面八方,有若蜂巢遇襲,黃蜂散飛。
  凌渡宇不忘望往白狼的方向,只見白狼身后几名戰士,牽著一頭強壯的公駝,駝背上果然有個兩米見方木箱。
  就是這個箱了。
  直升机這時來到他們的頭頂,盤旋起來。
  直升杉飛得很低,可以看到机上有三、四名大漢,用望遠境觀祭他們,其中人有持著自動步槍。
  直升机沒有任何標志。
  凌渡宇心中一凜,正要跳下駱駝。直升机已高飛遠去,不一刻剩下了一個小點。
  眾人惊疑不定。
  半小時后,重組隊伍,繼續行程。
  有若從未發生過任何事。
  白狼的面色陰沉起來,這樣的事他還是首次遇上。他身旁的衛士有人亮出地對空的手提火箭炮。
  凌渡宇心中蒙上一層陰影,這并不是好兆頭,偏偏又不知問題出在那里。
  黃昏時,抵達提貝斯提高原,停下來處是一系列橫斷沙漠的花崗石丘陵,地上的沙變成了緊硬的爍石地。遠處山勢起伏。
  仍是那樣荒蕪不毛,但感覺已好得多,稍減平原的呆板單調。
  白狼發出命令,提早扎營。
  白狼似乎對前面的山丘有點恐懼,故而發下了休息的命令,放棄趁太陽下山后這涼快時分赶路的好机會。
  扎營休息是繁忙的工作。
  圖雷阿人把貨物和駝鞍從駱駝身上卸下來,讓駱駝臥下來,把它們的腳用繩綁在一起,使它們難以逃走。
  這一列工夫,最少要兩個多小時。
  當圖雷阿人扰扰攘攘時,异變突起。
  六架直升机三架一組,形成兩個品宇形從南方飛來。
  白狼迅速作出決定,高叫一聲:“准備作戰”
  圖雷阿人不愧是雄霸大漠的饒能戰士,即管在那樣惡劣的環境里,仍能迅速散往山丘里,找尋藏身的地點。
  凌渡宇一肚狐疑,敵人若是要攻擊,應揀選無險可躲的沙漠,才是上上之策,而不是在這可以躲往山區的地點。
  直升机散開,變成從四方八面圍來。
  机槍聲響起,子彈暴雨般向圖雷阿人射去,走避不及的紛紛倒地。
  混亂中他不見了默金。
  圖雷阿人拼死頑抗。
  直升机靈活地盤旋飛舞,以壓倒性的姿態展開屠殺,不到五十秒,最少十多人血染黃沙。
  鮮血飛濺,塵土漫天飛舞。
  凌渡宇義憤填膺,一把抬起一枝輕机槍,躲到一塊石后。
  剛好一架直升机俯沖下來,机頭兩側的兩挺槍火光閃現,几名正要沖往石后的戰士全身冒血,踉蹌倒下。
  凌渡宇提起机槍,靜靜計算著直升机和他的距离,推測對方机師心目中的飛行路線。
  直升机繼續俯沖,當它來到最低點、离開地面只有十多米,欲要提升上空時,輕机槍火光閃現。
  直升机的前幅玻璃立時碎裂,机師全身冒血。
  直升机越過凌渡宇頭頂,筆直撞在一個小尖山頂上,爆出一天火焰。
  戰士們同時吶喊。
  凌波宇望向左方,見到白狼向他揮動手上的火箭炮致意。
  凌波宇退入山丘內,在岩石掩護下左閃右避,躲過敵人的攻擊和報复。
  直升机上不時投下煙霧彈.使人視野不清。
  凌渡宇完全不能把握敵人在采取那种戰略。
  另一架直升机在天空爆炸開來,被白狼的地對空火箭炮命中。
  在煙霧里,凌渡宇忽然看到兩個人在爭斗,他嚇了一跳,心想難道有敵人混了進來,急忙扑了過去。
  只見默金正在和一個圖雷阿戰士徒手搏斗,明顯地落在下風。
  凌渡宇沖了出去,一槍柄把那圖雷阿人擊暈,喝道:“你干什么?”
  默金回過气來,一把拉著他道:“快走!”
  凌渡宇不由自主跟他走到石后。
  默金拉出了兩頭用繩相連的駱駝,后一頭的背上放著那個有神石的大木箱。
  凌渡宇恍然大悟。
  默金惱道“傻子!還不跳上來”
  他們乘夜赶路,到翌日黃昏,已深入貝斯提高原,在高達三四一五米的庫西山的山腳下緩緩而行。
  來到一個峽谷后,他們不得不扎營休息。
  默金把那木箱卸下來后,隨即把蓋打開。
  那隕石渾体灰黑,帶者閃爍的鐵質,出奇地緊硬,除此之外便再沒有什么特別。
  默金興奮得合不扰嘴,愛不釋手,喜不自胜。
  凌渡宇卻悶悶不樂起來,坐在一角。
  默金喝了兩口水后,終于發覺了凌渡宇的异樣,走去問道:“你怎么了,不高興嗎?
  既离開了白狼,又弄到這寶貝。”
  凌渡宇冷冷望著他道:“你覺得奇怪嗎?今天襲我們的人似乎是蓄意在幫你忙。”
  默金道:“有什么奇怪,圖雷阿人處處樹敵,自然有人教訓他們。”
  凌渡宇道:“直升机每一次也是直線飛來,代表他們准确知道我們的位置。”
  默金呆了一呆,俯首沉思。
  凌渡宇續道:“而且他們為何要在山區里攻擊我們,又放煙霧彈.其實都是要給你和我逃生的机會。”
  默金跳了起來道:“怎會這樣,背后有什么企圖。”
  凌渡宇歎道:“你太不明白尼均了,這個人挺厲害呀,你中了他的詭計。”
  默金道:“我什么也沒有告訴他。”
  凌渡宇道:“你有。”
  默金高呼道:“我沒有,我可以真神阿拉的名義作保證。”凌渡宇晒道:“你還信阿拉嗎?那次經歷不曾動搖你?”
  默金頹然坐下,搖首道:“不!我不信了,我看到了真正的神人。但我的确沒有告訴尼均任何事。”
  凌渡宇道:“告訴我,你被迫登机前有沒有昏迷過一段時間。”
  默金臉色大變,怵然道:“你怎知道?那天我在監獄里,几名獄卒走了進來,跟著我便昏了過去,醒來時已到了机場,尼均說要將我交給對方。是尼均迫我上机的。
  否則他們殺人關我什么事。”
  凌渡宇歎道:“的确低估了尼均,他一定運用了特殊的迫供方法,利用藥物和催眠術,使你把秘密盡吐出來,跟著在你身上用了手術植下了追蹤器,令你插翼難飛,當你找到御神器時,他們便現身搶奪,克是周詳。”
  默金立時在身上亂摸道:“在那里,快些把它找出來。”
  凌渡宇道:“不用找了,我熟知尼均的手段,他最愛把追蹤器放進人体內,那追蹤器經過特別處理,會黏附在人胃上,你說吧.怎樣取出來。”
  默金臉色大變,哭喪著臉道:“那怎么辦,我完了,即管我要逃走,也走不到那里去。”
  凌渡宇道:“本來我不想插手這件事上,但事到如此,使不能不管了,否則御神器和這怪石落在尼均手上,一定天下大亂。”
  默金几乎是哀求道:“快想辦法,首先,要把我肚內的東西弄出來。”
  凌渡宇道:“目下我們是各方的追蹤目標,以我猜想圣女和你之間有一种奇怪的感應,所以盡管你走到天腳底,也可以把你挖出來。”
  默金道:“我一直也這樣怀疑,她可也是故意讓我走,放長線釣大魚,這可恨的妖婦。”
  凌渡宇忽地想起一件事。道:“你告訴我,假設被迫說出藏御神器的地點、你會怎樣說?”
  默金猶豫起來,欲語無言。
  凌渡宇誠懇地道:“你一定要信任我。”默金道:“不知為什么,雖然你說起謊來,一點不比了我弱,但我仍然愿意信任你。
  ”
  凌渡宇道:“說罷。”
  默金道:“那是在木祖克沙漠的魔眼火山下的荒城里,我要到那里才可以認出來,講也講不清。”
  凌渡宇道:“這就是了,因為尼均沒法剩是從你處得到的資料找到御神器,唯有放虎歸山,讓這只自以為是老虎的小羊把御神器找出來。”
  默金目瞪口呆,到這刻他才真正被凌渡宇說服了。
  次日清晨。
  凌渡宇醒過來,默金仍在抱頭大睡。
  凌波宇心下奇怪,通常這渾身活力的老人,每天晚上最多睡上兩三個小時,便精力棄沛,現在天色微白仍未起來,未之有也。
  凌渡宇把他推醒過來。
  默金睡眼惺松,看了看天色:“噢!這么晚了。”
  凌渡宇道!“起程了。”
  跟著的十六天,他們不斷在山區內轉來轉去,蜿蜒而行,山路陡峭,一路只是拉著駱駝戰戰兢兢地作其蟻行龜步。
  第十八天他們离開了山區,向著利比亞西南方的沙漠前進。据默金說,再走二十來天,便可抵達他隱藏御神器的木祖克沙漠了。
  凌渡宇本來反對進入沙漠,情愿在山區內潛行,可是他們已到了水盡糧絕的嚴重階段,為了保命,不得不偏离路線,向利比亞沙漠的“登定“大綠洲邁進。
  那處有個沙漠民族聚居的小市鎮。
  在利比亞境內,無論是白狼或是圣女,亦不敢公然作惡。
  當天午后,在炎陽的肆虐下,他們离開了貝斯提高原旁起伏的山區,踏足利比亞沙漠。
  沙漠無限延展開去,因為沒有起伏不平的地形,遠方的地平線划了個大弧形。
  太陽火辣辣地洒射到身上,熱力透進每一條神經去,使他們身心也疲乏起來。袍服緊緊包裹著全身每一寸肌膚,連面紗也垂了下來,避免炎日的煎灼。
  四周一點聲音也沒有,生命在這里的活動完全靜止下來。
  茫茫的沙海里,人是如此地孤立無援。
  沒有任何界定或標示,時空的概念絕不屬于這單調的世界。
  尤其使人沮喪的是,無論走了多遠,永琱變的景色使你錯覺以為只是在原地踏步.兩人默默前行。
  凌渡宇的喉嚨火樣地燃燒。
  食水只夠維持三天的路程,而每天他只可以喝四口水。
  缺水使他感到神智不清,看往遠方時常看到奇异的色光和幻象。
  趁在太陽下山的涼快里,他們以最高速度赶路。那是沙漠赶路的黃金時刻。
  直到午夜,在無法支持時,才停上來休息,生起簧火和扎營休息。
  默金臉色蒼白,在几日間衰老了不少。
  凌渡宇心中冒起不祥的感覺,坐在他身旁。
  默金沉默了一會,道:“你看!”
  在火光的掩映下,沙上畫滿奇形怪狀的線條和圖形。
  默金道:“這是我藏御神器的地點,你要用心記著。”
  凌渡宇道:“為什么要告訴我?”
  默金道:“假設我有什么不測,你也可以代我完成,或是將御神器交回..交回瑪仙。
  ”
  凌渡宇道:“不憎恨她嗎?”
  默金眼中射出前所未有的光芒,揉合著溫柔、懊悔、悲傷和追思。沉沉地道:“我已活了一百五十多年的悠久歲月,生老病死,嘗盡個中滋味。告訴你,那并不是很有趣的一件事,看著你熟悉的人和時代不住遠去……”他的聲音暗啞下來,至低不可聞。
  凌渡宇默然無語。
  生命是一种負擔,建筑在無知和局限上:對生和死的無知、現實和夢想的局限。
  默金道:“我恨了她百多年,恨她盜走了御神器和神石。我是她的丈夫,她應以我的意旨為依歸。可是在世界不同地方度過了這么多年后,我終于認識到生命是平等的,每一個生命都是平等的。
  于是我体會到瑪仙盜寶离去的理由。身為一個回教徒,我是絕不會容許她和我享用同一樣東西。
  凌渡宇感到默金在一种非常奇怪的狀態里,偏又說不上那是什么,暗暗不安。
  默金道:“那天我踏上飛机,看到了她的惊人气質和美麗,使我完全透不過气來,她……她就像我通過御神器看到的女神。我發覺我再不恨她了,她說得對,這一切是何苦來由。”
  凌渡宇沉思起來,默金的話喚起了他腦中一道靈光,可惜一閃即逝,沒有照亮了什么東西。
  默金道:“那天直升机來襲,我從圖雷阿人手中搶神石,被人發覺纏著,打斗起來,最后你給我解圍,還記得嗎?”
  凌渡宇道:“當然記得,那像在昨天發生一樣。”
  默金舉起雙手,很留心地細看,咽然道:“換了是以前三四個壯漢也攔不了我,但那天只是一個人,便使我無力擺脫,御神器賜与我的力量,逐漸离我而去了,我已嗅到死神的体臭。”
  他用辭古怪,凌渡宇想笑,又笑不出來。
  默金喃喃道:“你知嗎,在十年前當我還是一百四十多歲時,我的樣貌橫看豎看也只是四十來歲。那時我在南美的巴拿馬開農場,有三個二十來歲的女朋友,豈知短短數年間忽然衰老起來,變成了現在這樣子。這几天我更不濟了,赶了十多天路,已是心力交瘁,這百多年來,還是第一次有這感覺。”
  凌渡宇恍然道:“這也是三年前你不怕危險、潛回沙漠找御神器的原因,是嗎?因為你也像圣女一樣,要獲得新的力量。”
  默金道:“你的确不是傻子,現在用心听我說。”
  凌渡宇望向沙上的地圖,細心听默金解說起來。
  第三天黃昏時,他們終于看到“登定”。
  “登定”在暮色蒼蒼里,仿佛一艘浮在海洋上的綠色大船,第二大早上,他們才進入綠洲的范圍。
  建筑物聚攏到一起,炊煙處處,使凌默兩個久不見人煙的人,升起了唯以形容的溫馨。
  那是一种暖洋洋的幸福感,令人忘記了以往一切艱勞和不幸。
  二人拖著疲乏饑渴的身体,穿過了刻有阿拉伯文“登定”兩宇的石碑,步進了簡陋市鎮。
  此鎮是由三、四十間大小不一的建筑物組成,大多是法式風格,是法國殖民者留下來的歷史痕跡。
  沒有什么明顯的街道,四周圍的空地都豎立起帳幕,運貨的隊伍零星地散布在綠洲的每一角,嘈吵熱鬧,和先前沙漠的死寂,有若天堂地獄之別。
  光著身子的儿童繞著凌渡宇跑來跑去,好奇地望著這個稀客。
  默金的皺紋成為他們呼叫奔走的對象,綠洲上一群群的山羊,對他們的闖入,顯得漠不關心。
  兩人把駱駝牽到一個水坑旁,輪候了個多小時,把羊皮水囊滿盛,也讓清水填滿兩人肚皮。
  兩人在一個僻靜的角落坐了下來,卸下了駝背的東西,吃著僅余的食物。
  駱駝悠閒地在吃草。
  生命充滿著意義。
  凌渡宇感到前所未有的滿足。
  默金也回复了不少生气。
  凌渡宇道:“喂!老朋友,你有否想到過一個現實的問題。”
  默金道:“什么問題?”
  凌渡宇道:“你身上有多少錢?”
  默金道:“那些圖雷阿強盜早把我搶個一干二淨,那處找錢。”
  凌渡宇苦笑起來道:“我和你是同樣遭遇,身上不名一文。怎樣購買糧食往木祖克沙漠?”
  默金笑了起來,胸有成竹地道:“小朋友,你知否在沙漠里,有三种東西是一定有買主的,就是女人、駱駝和槍,把你那挺自動步槍和彈藥給了我吧,保證你要那樣有那樣,甚至換個女人回來也可以。”
  凌渡宇笑了起來,很高興見到默金回复他的佻皮和幽默,适才在旅程時他還著實擔心了好一陣子。
  默金拿著武器和彈藥輕松地去了。
  一個小時后他回來,道:“一切弄妥,跟我來,購買食物和清水后,立時离開,我感到有人在窺看我。”
  凌波宇點頭應是。
  兩人來到一所灰白圍著矮牆的三合土建筑物前,一個矮胖阿拉伯中年漢夸張地迎了出來道:“歡迎!歡迎!我的家就是你的家,愿阿拉保佑你們。”
  默金道:“食物呢?”
  中年漢躬身道:“都在屋里面,全預備好。”
  默金皺眉道:“我不是一早叫你放在屋外嗎……”
  中年漢道:“內人說這太不禮貌了,這樣慷慨的客人,一定要燒茶招呼的。把駱駝留在院里吧,我使人給你弄得妥妥貼貼。”
  默金想了一想,這也不礙事,阻不了很多時間,當先行往屋內走去。
  凌渡宇聳聳肩,跟了進去。
  阿拉伯甜茶,确有提神醒腦的靈效。
  屋內相當寬敞,但卻堆滿了各式各樣的貨物,連鹽也有二十來包,散發出刺鼻的气味。
  貨物空出了一小片地,一名婦女正在烹茶。
  茶香四溢。
  与大門相對的另一道門下了布幕,應該是主人的寢室。
  中年漢興奮地高談闊論,很為得到武器而高興。
  在高叫“阿拉保佑”下,三人把茶一盅盅地喝下。
  那胖婦站起身來,低著走迸布帘低垂的門內。
  凌渡宇暗忖不宜久留,站起身來,准備告辭离去。
  中年漢叫道:“多坐一會,多坐一會,我有一點小意思送給你們作個紀念。”笑嘻嘻走迸剛才胖婦進入的門內。
  默金搖頭笑道:“阿拉伯人是非常奇怪的民族,一時貪婪吝嗇,一毛不拔;一時慷慨大方,揮金如土。”
  屋外傳來駱駝的叫聲。
  凌渡宇正要答口,忽地心中涌起危机來臨的第六感覺。
  他扭頭望后,黑影連閃,几名圖雷阿戰士手提武器,從正門扑入來。
  同一時間另一道門布幕整幅落下,另几名圖雷阿人搶著進來。
  一下子變成腹背受敵。
  凌渡宇一吸气整個人翻滾向后,雪球般已滾到從正門處沖來的几人腳下。
  那凡名圖雷阿人只見凌渡宇一個翻身,便到了他們腳下.速度快得他們根本來不及反應。
  凌渡宇背貼地上,一運腰勁,一對腳反彈踢起,中正兩名戰士的面門。
  兩人鮮血飛濺,向后踉蹌急退,恰好撞在跟著進門的其他三名戰士怀里。
  這正是凌渡宇所計划的。
  在凌渡宇動手的同時,默金一撥燒茶的炭爐,火和著灰漫天撒向從內里沖出來的圖雷阿戰士。
  那當先的几人給煙火一灼,立時踉蹌后退。
  凌渡宇跳了起來,一矮身來到從正門進來的几名戰士中間,時撞膝頂,向人間時東倒西歪。
  他的手法迅捷有力,角度刁鑽,兼之專打對方穴位,敵人先勢已失,自然吃不消。
  凌渡宇一把搶過兩挺自動步槍,一把拋向默金。
  凌渡宇叫道:“沖!”當先沖出門外。
  默金緊跟其后。
  院落中兩只駱駝悠閒地站著,那個大箱在駝背安然無恙。
  凌渡宇感到大事不妥,不過已無暇思索,拿起綴繩叫道:“走!”
  白狼的聲音道:“怎走得了!”
  四周傳來卡嚏!卡嘛的聲響。
  院落的矮牆冒出了百多人來,每人手中都拿若武器。
  凌渡宇望著滿臉皺紋都堆疊一起的默金,晒道:“你又說他們不敢明目張膽的,這樣百多人持械行凶,算不算明目張膽。”
  默金歎道:“我太老了,時代已不同。”向他眨眨眼道:“我說的是百多年前的情形。”
  凌渡宇將武器拋在地上,道:“白狼!你贏了,要多少錢贖金。”
  白狼面色陰沉地從屋內走出來,緩緩來到兩人面前。冷冰冰地把目光在兩人身上來回巡移。
  默金道:“我們又不是女人,有什么好看?”
  白狼一陣狂笑,道:“好!好!有膽識,算我當日看漏了眼,給你們騙了。”
  凌渡宇道:“那張支票兌現了沒有?”
  白狼冷笑道:“兌現了。”
  凌波宇攤開雙于道:“那我騙你什么?”
  白狼一愕,眼睛一轉,指著那大木箱道:”這是我從特拉賈坎特人手中搶來的東西,那天他們鄭重其事用駱駝載著這怪石,在跑道旁等候他們的圣女,給我搶了過來。
  你們既然把這怪石從我手中拿走,一定知道它的价值,快告訴我,否則我絕不留情。
  ”
  凌渡宇和默金兩人交換了個眼色,這才明白為何神石會落到白狼手上。
  默金從容地道:“坦白說,我們對這石頭的事一點也知道。”
  白狼臉容一冷,眼中泛起殺意,道:“你再多說一次。”
  凌渡宇真的怕他殺了默金,插入道:“當日我們逃走,見駱駝便搶,豈知搶了這只駱駝,起始本想把木箱扔掉了,但又怕是什么寶貝,掉了豈非失諸交臂,所以才背到這里。"白狼臉色變來變去,也不知兩人之言是否值得相信。
  白狼道:“那天來犯的直升机,究竟是什么一回事。”
  凌渡宇聳聳肩道:“你問我,教我問誰?”
  白狼道:“那你們為什么要逃走?”
  凌渡宇剛想答話,默金己搶著道:“是我不好,慫恿他逃走,因為我怕一點酬金也收不到。”
  凌渡宇暗贊一聲老狐狸。
  白狼沉吟不語。
  凌渡宇投其所好道:“怎樣,為了表示我們的歉意。可以再給你五万元,但不能再多了,那已是上一部書賺全部的錢了。”
  白狼眼睛一亮,斷然道:“好!一言為定,不過為了防止你們逃走,我要把你兩人關一段日子。”
  凌渡宇心中大喜,他是逃走的專家,那怕給他關起,不過要得回神石,就頭痛得多了。
  在一間陰暗的地牢內,兩人手足被綁得結實,挨牆而坐。
  默金歎了一口气道:“經歷了這么多波折,落得這個結局。”
  凌渡宇望著地牢頂的一個小天窗,陽光從那里透射下來,在陰暗的地牢里有若一道斜垂向下的光瀑。
  默金道:“為什么不作聲?”
  凌渡宇舉起雙手道:“為了這個。”
  默金歡呼起來道:“你怎能做到,他們打的叫三珠連環結,由三個活結組成,愈掙愈緊。”
  凌渡宇伸手去解腳上的繩,道:“我是解結和開鎖的大宗師,怎會應付不了龜孫子們的玩意儿。”
  默金眼睛一亮,望向地牢緊鎖的大木門道:“開鎖?”
  凌渡宇道:“問題只在于如何找回神石,再逃离這里,不要避過白狼二百多名戰士的追殺?”
  默金像泄了气的皮球,頹然道:“我還未告訴你,假若有需要,白狼隨時可召集近万人的精銳雄師,希望他不要那么看得起我們。”
  凌渡宇作出傾听的姿勢。
  屋頂的小長方窗傳來駱駝的嘶叫聲和人聲。
  默金听了一會,恍然道:“駱駝受惊奔跑,牧駝人在追逐,這是很普通的事。”
  “膨!卡嚏。”
  門外傳來東西碎裂的聲音。
  凌渡宇臉色一變,立時把解開的繩舖回手上和腳上、倚在牆角。
  門鎖輕響傳來。
  一名矮子跳了進來,手上提著一把亮光光的長鋒刀,刀尖仍在滴血。
  德馬!
  德馬跳到凌渡宇面前,獰笑道:“小子!久違了,現在我來救你。”眼光望向他手足繩索。
  凌渡宇道:“你們多少人來了·”
  德馬道:“全來了。”
  德馬回身望向身后,一邊道:“白狼的主力給我們引走,這處的防衛馬虎得很。”
  凌渡宇心中奇怪,這德馬為何會破天荒對他和顏悅色起來。
  有人從門外探頭進來道:“德馬快點。”
  德馬應了一聲,轉過頭來陰森森地道:“讓我挑斷繩子。”
  凌渡宇正要告訴他繩子早解開,發現德馬眼中閃著凶厲光芒,緩緩舉起刀子,而不是平伸過來。
  凌渡宇剛想到德馬想殺他時,刀光一閃,往他心髒刺來。
  凌渡宇兩手一翻、從繩索脫出來,一把抓著德馬持刀的右手。
  德馬惊魂欲絕,事情實在太出乎意料之外了。
  凌渡宇一扭一推,整把刀滑溜溜地刺進德馬的肚腹直沒至柄。
  德馬全身痙攣起來…德馬整個人發軟跪了下來,全靠凌渡宇插入的刀支持著他。
  凌波宇盯進他的眼內道:“為什么三番四次要殺我。”
  冷汗滾流而下,德馬咬著手道:“我要殺你、因為圣女從沒有用那种眼光看一個男人,所以我要殺你,我不會讓任何人得到圣女。”
  說完話后,德馬目光一黯,頭軟垂一旁,像只被割了喉的雞,胸口急起急伏,這人十分強壯,一時三刻還死不了。
  凌波宇一松手,德馬仰跌地上。
  凌渡宇側頭望向默金,后者聳聳肩,眼中射出复雜難明的感情,一直以來,默金都以為他自己在圣女服中.是与眾不同的,德馬這樣一說,使他大不是滋味。
  凌渡宇迅速為默金松綁,從德馬身上解下沖鋒槍和彈藥。
  兩人沖出門去。
  通往外面的樓梯有兩名守衛躺在血泊里。
  一個人在樓梯的盡處向他們拾手道:”還不快點。”
  凌渡宇一個箭步標了上去。
  三名特拉賈坎特人站在出口處,手持武器向著外方,如臨大敵的模樣。
  其中一名轉過頭來,見到只是凌默兩人,愕然逍:“德馬呢!”凌渡宇微笑道:“在天上!”
  槍柄閃電擊出。
  三人就算准備妥當,也難擋凌渡宇的凌厲攻勢,何況是猝不及防,立時應聲跌倒。
  默金拿起武器,道:“最要緊是把神石找回來。”
  凌渡宇道:“跟我來!”兩人貼著圍牆,向右方迅速奔去。
  兩人不一會來到鎮內人煙密集處,只見人來人往,好不熱鬧。
  一切都太平安靜,沒有任何龍爭虎斗的痕跡。
  默金道:“首先要找到白狼……”。
  凌渡宇道:“不用找了,他正向我們走來。”
  默金愕然四望,恰好見到白狼在一群大漢簇擁下,向他們的方向走來。
  當他望向白狼時,白狼亦正好向他望來。
  四目交投、。
  兩人同時愕然,白狼面色大變,大喝一聲。
  他的手下同時拔出槍來。
  街上雞飛狗走。
  凌渡宇一拉默金,奔進了一條橫巷。
  背后槍聲砰砰,白狼動了真怒,再不是那樣易于打發了。
  默金在凌渡宇身后邊走邊叫道:“年青人,不要走那么快。”
  凌渡宇回頭叫道:“這話你該向自狼那班混蛋說。”
  兩人沖進了一隊商隊的營地里,几頭駱駝惊得跳了起來。
  商隊的阿拉伯人大聲喝罵,有人甚至抽出了腰刀,可一看凌默兩人的自動武器,立時噤若寒蟬。
  白狼等人愈追愈近,幸好人眾多,使他們投鼠忌器,不敢隨意開槍。
  不過白狼人多勢眾,愈追愈多人,凌默兩人又勢不能空手逃入沙漠,束手遭擒的結局似是無可避免。
  兩人穿過營地,來到鎮內的唯一市集。
  市集內人頭涌涌,數目人在東一堆西一堆的貨物旁進行賣買。
  凌渡宇腦中靈光一閃,正要轉頭告訴奔來的默金時、只見身后的默金面色蒼白有若死人,腳步搖搖晃晃、力不從心。
  不要說逃走,連保持站立的姿勢也有問題,步槍“彭”聲掉在地上。
  凌渡宇不理旁人惊异的眼光,回身一把將默金架在肩上,繼續飛奔。
  這己是第二次作默金的駱駝,駕輕就熟。
  上一次默金詐作麻醉未醒,今次卻是貨真价實,重叟無欺。
  凌渡宇待要穿過市集,遠處一群如狼似虎的圖雷阿戰士,正從他想逃走的方向奔來。
  他叫聲“天亡我也”,向市集的南方沖去。
  追逐聲從背后四方八面傳來,縱使沒有默金這擔子,他逃生的机會己很少,何況這情況,走不了百來步,一隊長長的駱駝隊伍并驅而進,正在面前橫過,完全擋塞了去路。
  他扭頭一看,白狼一馬當先,和數十名戰士气勢洶洶地追來,愈迫愈近。
  他一咬牙,待要硬穿過駱駝隊。
  隊伍忽地裂開一道可供通過的隙縫。
  凌渡宇大喜,旋風般沖了過去。
  隊伍縫合起來,繼續緩進。
  凌渡宇一望立時叫苦,一望無際的大沙漠,在他眼前展延開會。
  他來到了沙漠的邊緣。
  駱駝隊中兩人駱駝奔了開來。
  其中一只駱駝的騎士全身裹在黑衣里,另一匹的騎士身材高大,拉下擋沙的面罩,原來竟是久違了的大個子里奧。
  凌渡宇歡呼起來。
  里奧道:“把默金給我。”
  駱駝跪了下來。
  凌渡宇將默金搭在里奧身后。
  里奧道:“你騎那一只,快,擋他們不住了。”
  一輪槍聲震天響起,駱駝隊伍立呈混亂。
  凌渡宇一個虎跳,來到另一匹駱駝下,扯著駝鞍,運力一蹬,飛身借力跳到另一個騎士身后。
  那人一聲不響,回手一鞭抽在駱駝的臀部,駱駝長嗥一聲,放開四腿,往已奔出百多米的里奧迪去。
  駱駝沖出時,凌渡宇尚未坐穩,几乎翻身倒跌下來,慌忙一張猿臂把騎士的腰摟個正著。
  入手只覺軟玉溫香,腰眩纖細。
  騎士低聲嬌呼,卻不阻止。
  凌渡宇愕然道:“圣女,是你嗎?”
  圣女頭也不回,柔聲道:“我是第二次救你了,就算扯平吧!好吧。”
  凌渡宇回首“登定”,白狼等人變成了一群小點,“嗷”地在放空槍,憤怒如狂。
  凌渡宇回過頭來,蔚藍的天空白云飄舞,在陽光下沙漠純淨得不染一絲雜質。
  圣女身上陣陣幽香。
  凌渡宇忍不住兩手一緊。
  圣女柔順地向后靠過來。不一會又挺直了腰肢,离開了他的怀抱。這种事發生在冷若冰霜的圣女身上,分外使人震撼。
  凌渡宇歎了一口气,他從未想到沙漠里也有這樣美妙的時刻。
  經過了這么多苦難后,他終于和撒哈拉大沙漠共墮愛河。
  首次愛上了這地球上的奇妙大地。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