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二十章 雪宮遺恨


  大商朝立國六百多年,分封了大小諸侯近千,封地大和兵將多的大諸侯共有四位——東伯侯姜皕﹛B南伯侯崇禹、西伯侯姬昌、北伯侯祟侯虎。
  四大諸侯的世子均需居于朝歌,作為人質,姬昌嫡子姬考于七歲時奉召人京,轉瞬十多年,已長得英偉挺拔,瀟洒不群。
  西岐長一劍士,們僅次于將相忠心耿耿,劍術通神,故姬昌派他隨侍世子,以保安全。
  年約三十,雖然年青,但武功,深藏不露,也是一片丹心,拱衛世子!
  殲魔一役,一憂子經脈碎裂,已成廢人。
  紂王下旨召穢,命大祭司將一憂子送來宮中。
  “大王!一憂子居功至偉,懇請饒他一命。”
  “哼!他有什么功勞可言!?”
  “對呀!他是應該為大王賣命的!”
  哼!嗯將仇報,必遭天譴。”
  “一憂子,你該感謝大王對你的思典才對。”
  “你的功力能長存寡人体內,是你祖宗積德。”
  一憂子四十多年的深存內功慘被吸蝕,比煎皮拆骨更難受。
  “若大王能像元始天魔這般厲害,我又可以享受到那絕頂銷魂的滋味了。”
  只見紂王的太陽穴,紅筋暴現,漸漸隆起一個小角來。
  紂王厲聲怪嚎,頭上現出天個大角,錚錚怪突,令人觀之心寒。
  紂王渾身劇抖,天魔蝕魂也中斷,把一憂子揪得飛起!
  “大王魔競已轉附到大王体內……天大的坏事呀……”妲妃心討。
  大天魔的形相猙獰恐怖,張牙舞爪,顯出很不耐煩的樣子。
  “大王加上了大天魔附体,豈非像元始天魔般天下無敵!?”
  差不多一盞茶時間,紂王方能將先天乾坤內力盡數軀出体外,大天魔的形相露出滿意神色,漸漸消散……
  封王顯然坐倒,仿似經歷一場激烈的內力比拼。
  頭上再出的三個魔角,也漸漸縮細隱沒,剩下滿面冷汗和倦容。
  “大王,剛才是怎么一回事?”
  “大王,請保重龍体呀!”姐紀体貼道。
  “寡人對一憂子的功力吸蝕到高峰時,突然產生猛烈相抗!”
  “大王的內功与一憂子大相徑庭,請大王把一憂子次給微臣處置吧!”
  自古正邪不兩立,一憂子練的是正气,而紂王練的是天魔邪功,自然互相抗衡,水火不容。
  幸一憂子只被吸蝕到四分一的功力,若功力全被吸盡,便成徹底的廢人。
  “啟稟大王,妖帥有急事求見!”
  “進來吧!”
  封王整頓過衣飾儀容,接見妖帥。
  “吾王万歲,万万歲!”
  “啟票圣上,微臣剛接獲飛鷹傳書,西伯侯姬昌次子姬發,与飄渺城主獨女朱雀締婚,婚禮在飄渺城舉行。”
  “飄砂城主惡名昭彰,姬昌豈會和他結親?哼!事有蹊蹺!”
  “听說這飄渺城主獨霸一方,武功高不可測。”
  “對!飄渺震惊,練的是女娟氏的渾天寶鑒,听說已修練至第八,九層境界,不知厲害到什么程度?”
  “哼!姬昌以結親為名,看來是招納飄渺城主為強援,目的是想与寡人對抗!”
  “他的世子姬老仍在朝歌,大王何不先下手為強?”
  “妖帥:立刻把姬考傳召入宮。”
  四大諸侯中,以姬發為首,在朝歌中的府邸,也最為雄奇寵偉。
  “這几天來總是心緒不靈,預感將有事會發生!”
  “二弟(姬發)流落飄漢城后,便一直沒有消息,真令人擔心。”
  “世子,現在只剩下不到一個月期限。若赶不及入宮,便糟糕了!”
  “不用太擔心,二公子若以快馬日夜兼程,這月已可抵達朝歌。”
  “我已有心理准備,爹爹是第一大諸侯,紂王不敢太過份的
  “只希望二弟能平安無事,我便于愿足矣!”
  “圣旨到!”
  三人正討論間,妖帥与手下不經通傳,突然闖至。
  “大王有召:西伯侯世子姬考,立刻隨妖帥人宮面圣,不得有誤!欽此!”
  “大帥爺!微臣可否跟隨世子入官?”
  “呸!你是什么貨式?有何資格竭見天顏?”
  “哼!狐假虎威!”
  “大帥爺請息怒,懇請照顧世子,侯府自當厚得酬謝。”
  “哈哈,這才像人話。”
  突然要竭見凶殘無道的紂王,姬考性格雖然勇敢,也覺得忐忑不安。
  “我的天!這小子越來越強,這絕招令人無法防守……”
  “老鬼已傷,先解決他!”
  蒼龍陡地施展出強猛的茧困勢,數相樂將猝不及防,被旋勁交鎖住,身形失控。
  “凌厲無匹的龍爪,像五柄利刀狂插數相背部。
  龍爪一翻,已鎖住樂將手腕。
  數相慘叫撞地,樂將凌空扭身強攻蒼龍。
  樂將大惊,急揮掌擋格,又被龍爪擋住。
  勻將雙臂被擒,蒼龍靛滄海气勁暴發,把樂將硬生生推撞落地,在強猛气勁沖擊下,樂挽救束手待斃。
  基地,一股強大的金光气勁如狂隨涌至。
  “呀!是姬發!”
  蒼龍擊殺不了樂將,然回身抵擋姬發的凌厲攻勢。
  兩股強猛气勁硬碰,爆出震耳巨響,兩人各自震飛。
  “這小子居然能解開穴道,且還施展的功力比我更高的金曦心法。”
  只見姬發金光繞体,神元气足,充滿戰斗。
  “雖然我已恢复武功,但金晨曦只練到五成境界,加上內外俱傷,不得久戰……”
  “姬發練成金晨曦,我的瞬滄海心法不易取胜。”
  “但他胸腹傷口不停淌血,只要纏斗下去,他一定失血過多而敗。”
  蒼龍思討間,姬發已再展猛烈攻勢。
  強烈無匹的旋勁,把蒼龍扯得天旋地轉,雙爪急發勁迎擊。
  姬發的戰略是以最簡單的方法決胜負——內力比拼!
  蒼龍十指被扣,無從脫身,惟有催勁迎擊。
  “我功力應該比他高半籌,成王敗寇盡,在此一拼了!”
  “嘩!斗內功!?非死即傷!”
  繡尉內功雖不深厚,仍竭力為姬昌療傷。
  气勁澎湃洶涌,白毛虎被擠得步步后退。
  內力比拼,絕無花巧可言,強胜弱敗,血脈被擠壓得脹爆欲裂,痛苦不堪。
  姬發全力催谷,胸腔的傷口鮮血泊泅而下……
  “只要再支持多一會,便能把他震斃!”
  蒼龍痛苦得臉容歪曲,七孔滲血,眼看支持不了……
  姬發也不好過,內外皆傷下,鮮血從口鼻不斷涌出。
  蒼龍突然發出訊號,雙魅如電偷襲。
  尖刺淬了劇毒,專門破護身气勁,強如禮相也中毒垂危。
  主將宮蒼心法谷到最高境界,刻間,已將浴殿得通紅一片
  血紅气勁漸漸收窄,凝聚在城主雙手,气勢之雄猛,定有裂天破地之能。
  老祖騎虎難下,加上無穹斗心,決定使出大耗真元的——惊雷第三轟。只見雙拳凝聚出一個堅猛雷球。
  “惊雷第二轟,將會耗去我一半真元,若不能取胜,就要賠上這條者命了……”
  城主雙手的血穹蒼气勁開始變形,基如月亮,右似太陽,象征著日月的無邊威力。
  怪叫聲中,綠毛老祖從池中飛拔上半空,大雷球帶著無數小雷球,煞是奇觀。
  怒吼聲中,老祖發動攻勢,無數小球像炮彈般從大雷球激射而下。
  城主提气運勁,渾出血團迎擊,小雷則中血團時有如投石入海,全被消溶掉。
  第一波攻勢無效,第二波的小雷球曲曲,弧形飛射,使敵人難以推測其攻擊方向。
  城主心中一怀,急擴大血團范圍,截擊了大部份小雷球。
  雷球實在太多,兩枚漏网的雷球,成功擊中城主的背和腰部。
  城主被炸得血气翻騰,胸膛又遭小雷球擊中……
  老祖乘勢狙擊,更強攻勢已接因而至!
  城主凜然無懼,血月如刀,迎劈大雷球,但老祖的兩小雷球卻猛地飛出,疾攻城主頭部。
  這兩個小雷城威力強了一倍,城主淬不及防被轟個正著。
  城主腦袋被轟炸得一片混亂,劇痛難忍,但仍奮力把大雷球劈開兩半!
  “嘩!大雷球堅猛無匹,也擋不住這刀勁,若被劈在身上哪還有命?”
  老祖變招奇快,沉身下竄,把大雷球的猛烈厲功分為兩半,狂擊城主,左右腰部。
  城主被轟得五髒六腑欲裂,痛得魂飛魄散,但仍能狂揮日形血團,擊向老祖面頰。
  這一擊非同小可,老祖面骨爆裂,如斷線風箏般飛開c
  城主遭大小雷球連珠猛轟,全身劇痛難當……
  渾厚堅硬的穹蒼血甲被矗得碎裂消散,最令城主惊懼的是——心坎穴越來越痛!
  “棋差一著,預算不到這綠毛老祖的出現,害得心坎文舊患發作……”
  老祖情況比城主更差,几乎暈厥。
  “哎,若要贏他,就要使出最后絕招,不但耗盡真元,更可能經脈盡碎,就算不死,也成廢人,很不化算……”城主暗想。
  “目前環境定要冒險一試施展血穹蒼的极限絕招!”
  城主不顧一切,割出自己的极限功力祭起一股巨大血柱,血云直沖殿頂,老祖看得心寒膽震,怯意頓生。
  “嘩!我的媽呀……這是什么武功?太惊人可怕……”老祖也被嚇了一跳。
  潛攀上雪蜂的西哎精兵,縱火焚燒雪宮外的樹林,瞬息間烈焰沖霄,火光照耀得半天通紅!
  城外的西歧四千五百精兵,沖向城門,三万飄渺城兵,立刻團攏西岐軍,准備攻殺他們!
  “西岐軍!你們立刻离開城門离開城門,否則格殺勿論!”
  “大人快看,雪宮起火呀!”
  城兵們看見雪宮火光,大惊失色!
  “雪宮是城主居所,怎會燒起來?大事不好了……”
  雪宮上火焰滔天,三万城兵均誤會是雪宮被焚!”
  “妖言惑眾!別听他們胡說!”
  “西伯侯寬大為怀!你們棄暗投明,每人可獲白銀百兩,改編入西哎軍,成為官兵。”
  兩宮被焚,城兵軍心大亂人心惶惶,逾半人已運搖了!
  “城主已死,怎么辦?”
  這時城內已歸順的城兵,打開城門迎接西歧軍。
  “城內軍兵,已歸順西伯侯爺,你們快投降,由賊兵變為官兵,光宗耀祖!”
  “我們該怎么辦?”
  “沒有了城主,我們是死路一條呀!”
  “城內手足們已投降,看來城主真的已被殺!”
  “千載良机,不容錯過呀!”
  “素聞西伯侯仁義愛民,能做西岐軍,福气呀!”
  “我們做官兵,效忠西伯侯。”
  高級的軍官們見大勢已去,無法約束部下,唯有投降。
  “侯爺的奇謀妙計,果然奏效,否則我們數千數敵得過這三万大軍!?”
  胜負關鍵全在雪宮上的正邪之戰。
  “哼!故伎重施,想暗算我?”
  姬發洞悉詭計,扭身把蒼龍扯向雙魅。
  雙魅大吃一惊,急疾竄開。
  “咦!?他分散了部分勁力把我扯動,是還擊的好机會!”
  蒼龍回气暴攻,本來占了上風的姬發,頓時被靛滄海气勁反壓過來。
  形勢扭轉,姬發被推得節節敗退。
  雙魅在旁游走,伺机襲擊姬發。
  姬發為防雙魅偷襲,被逼分散勁力把蒼龍旋轉,形勢越來越惡劣。
  “有雙魅協助,看你支持得多久?”
  “侯爺!二公子危急,繡尉先去助他!”
  “快去!”
  “師父快支持不住了,我要和那兩個家伙拼命!”
  “小子找死!”
  毒掌迎面拍來,腥風扑面,白毛虎本通地出掌迎擊。
  女蝸娘娘所賜的血穹蒼气勁在此時發揮了無比威力。
  “糟糕!掌劇痛,中毒了!”
  “你怎樣了?”
  “不用理我,這把玄冰寶刃給你,快去幫助師父!”
  “你有特异功力,快全心全意運气,逼向中毒位置!”
  “慘!毒性發作得很快,速手臂也麻痹了。”
  白毛虎心中大惊,竭力運气逼毒。
  左掌剩余的血宮蒼气勁再度發揮威力,把毒血逼得噴射出來。
  “卑鄙家伙,看劍!”
  “好劍利的寶刃,避之則吉。”
  減除了幽冥雙魅的偷襲壓力,姬發定下心來,回師再上。
  金晨心法始終胜一籌,立刻扳平了敗局。
  姬發气勁逐步升級,把靛滄海气勁硬逼回去,再度奪得上風。
  “他媽的!死在這小子手上,真不甘心!”這時,蒼龍已被逼得五內如焚,全身快要爆炸。顧得警告姬發,繡尉背部大空,慘被毒掌擊中。
  姬發中毒,勁務陡地火弱,蒼龍把握机會,猛地豁盡全身气勁,暴震姬發。
  為山九刃,功虧一簧,姬發五髒六腑慘被暴震得大重傷……
  蒼龍深謀遠慮,布置了這幽冥以魅殺手,千鈞一發之際為他取得胜利。
  蒼龍聞風辦影,沉身猛地矗出龍爪。
  蒼龍看清楚,偷襲者竟是繡尉,慌忙收勁。
  “呀!繡尉!怎會是你!?”蒼龍吃惊道。
  繡尉內功本可暫延毒性發作,但被蒼龍重擊,立即毒發攻心,香消玉隕。
  蒼龍對繡尉情要深种,悲痛得呼天險地。
  突然,傳來一聲惊天巨響,把眾人震得耳鼓生痛,東歪西倒。
  原來城主所祭起的血穹蒼巨云,猛然轟破雪宮頂,直沖霄撼力,遍及了整個雪宮所有范圍,确是惊人無比。
  巨震破坏了雪宮的建筑結构大殿也被波及坍塌,眾人急于逃命。
  穹蒼無悔的威力确實太大,方圓半里均被嚴重殺傷,必須要有無悔之心。
  “我的媽呀,這招實在太恐怖,太無堅不摧了……”
  綠毛老祖心怯欲逃,但發覺已被血云气勁所籠罩,若然逃走,將會引動所有血云气勁向他壓擊,結果是會粉身碎骨。
  “媽的!逼著要使現最后一注本錢,希望兩敗俱傷,不致同歸于盡。”
  老祖惟有豁盡所能,施展出惊雷惡電最后絕招,綜合了惊雷,惡電的最高威力。
  城主与老祖現在所摧谷的勁力,已超越了他們的极限,磅礙惊天的气勁,摧毀了整個雪宮。當老祖運功到超越极限時,立刻出擊。城主也將布滿方圓半里的血云勁,急忙回收。沖霄的巨柱血云,迅即倒退回歸。五丈血海在城主催動下,仿如万千血箭冰錐,狂插向布滿雷電之威的綠毛老祖。這凌厲惊天的攻勢。使老祖心膽懼寒,硬著頭皮揮動雷電霹雷气團迎擊。但血箭實在太多,老祖顧前人后,背后被插得開花,鮮血四濺。“呼!痛得我魂飛魄散,這次完蛋了……”
  兩股威猛到無法形容的勁力狂撼,爆出天崩地裂巨響,仿如世界末日般恐怖。
  老祖全身肌肉裂傷,所有骨路裂碎。城主左手爆碎,五髒六腑也重傷得劇痛攻心。“呵呵!實在太厲害,太厲害了!敗在這惊天絕招這下,可算死而無憾了。”
  “他媽的!咳!你還不快替我療傷!”
  “爹!你怎樣了?”。
  城主先戰姬昌,再戰老祖,傷勢沉重無比,加上心坎穴舊發作,已是油盡燈枯。
  蒼龍突然殺气大盛。
  蒼龍掌勁猛烈轟出,城主猝不及防,上身骨骸被震得碎裂
  “龍儿……你……為什么要暗算我?”
  “哼!第一,你強奪我心愛的女人,第二,你一日不死,我怎能大權在握!?”
  “嘿!原來是為了權勢……和女人。”
  “哈哈!對,權勢与女人,是男人最重要的事。”
  “老子大半生,享盡了權勢和無數女人,不枉此生。”城主听了不由狂笑。
  朱雀与姬昌等人,此時也赶至。
  “哼!若是老鬼還能支撐得住?我還有余下的兩成功力,送你歸西……”
  城主傷上加傷,終于在狂笑中爆体而亡。
  一代吳雄,競死在自己儿子手上,令人唏噓,也許這就是報應。
  “哼,朱雀!憑你的本事,只是死路一條。”余音未了,定以開山劈石的虎拳,已猛烈轟中蒼龍腰部。蒼龍意气風發之際,遂逢突襲,勉力向后還擊……蒼龍勁力大增,已不能震退白虎。雷霞万鈞的虎拳,再度猛轟頭骨已裂的蒼龍……蒼龍殺父,開心了不夠半刻,已遭報應。蒼龍、白虎的內哄殘殺,只把姬昌等人看得目瞪口呆。白虎被老祖擊敗后,逃之天天,保存五成功力,伺机而動,成了最后的胜得者。
  “白虎!殺得好,父親在天之靈一定很感謝你!”
  “蒼龍已死,飄渺城終于是我們的了。”
  “哈哈哈!何止飄渺城?連西哎也是囊中物了!”
  “我們快動手,誅殺西伯侯余孽!”
  “白虎,對不起!我心愛的人是——姬發,不能讓你殺他們!”
  鋒利無比的朱雀刀,已切人白虎腰部。
  “請原諒我!”
  “呀——”
  “我得不到的東西,也不給他人!”白虎一怒雙手握拳打在腦門上。“死吧!”“朱雀……”姬發大叫。“哎,姬發……我要……先走一步了……”朱雀吃力地道。“朱雀!振作!一定能救活你的!”姬發大惊,扶著朱雀。“能……能夠……死為姬家的人……我已滿足了……”“朱雀,姬發來生定要与你結為夫婦,廝守一生。”朱雀臉上露出一絲幸福的笑容。
  “謝謝你……”朱雀在深吻中,慨然長逝。
  白虎怒恨交集,忍痛扑殺姬發。
  白毛虎右手仍儲有無比的血彎蒼气勁,把已腰裂的白虎君,輕斷成兩截。
  “耶……這小子怎么有這威猛無匹的掌力?”白虎死在一個無名小子手上,怎能限目?全力出擊后,白毛虎渾身虛脫,頹然倒地。女蝸娘娘賜給白毛虎雙手蘊藏血穹蒼气勁正好救了姬發等人的性命,這是天意——天佑古人。
  飄渺城之役,風云變色,戰情峰回路轉,西伯侯終于取得最后胜利!
  只呆惜忠心耿耿的繡尉,和情深義重的朱雀都香消玉隕,使眾人沉痛哀念,刻骨銘心。
  ——請看下部《周世篇》

  ------------------
  文學殿堂 瘋馬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