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八章 紅纓公子


  偎紅倚翠時,項少龍思潮起伏。
  當日初抵貴境,一切都有种夢幻般不真實的感覺,眼前的時代和他一點關系都沒有,所以盡管他縱情享樂,游戲人間,亦沒有絲毫來自社會或人際的壓力Z因說不定忽然他又被馬瘋子的儀器抓著,送回二十一世紀里。
  他就像一個不用負任何責任的頑童。
  可是經過受傷和飽歷流浪之苦后,這夢幻般的世界忽地變得真實和有血有肉起來。
  元宗偉大的殉道,婷芳氏的苦難,重重打擊,使他無論在感情上或精神上都投入到這世界里去,愈陷愈深。
  目下他雖是享盡美女和富貴,其實卻是失去了寶貴的自由和自主。
  在這戰國時代里,沒有東西比人才更寶貴。一個法家的李克、一個兵法家吳起,立使魏國變成一等強國。商鞅更厲害,只手令秦國變成了東方眾國最大的威脅。
  而現在的項少龍,因為以五十人阻截了近千的凶悍馬賊,亦變成一個這樣的人材。
  諸國對人材只有兩种態度,一是為我所用,一是立殺無赦,免得异日成為勁敵。
  現在烏氏對他項少龍正是展開籠絡手段,以富貴和絕色美女使他泥足深陷,不能自拔。所以假若自己透露少許要找秦始皇嬴政的心意,保證立即小命不保。
  這樣一座守衛森嚴的城市監獄,要逃出去根本是痴人作夢。當年若沒有与烏氏同級的大商家呂不韋的幫助,嬴政的父親异人休想逃回秦都咸陽。
  自己就算找到秦始皇,亦全無辦法把他弄出城外。
  是否就是這樣要為趙人長久辦事呢?假設烏氏命他去殺戮別國的人,自己應怎么辦呢?
  項少龍歎了一囗气,走往大廳去見陶方。
  陶方正把一名俏婢摟在怀里,大恣手足之欲,見到他才放開俏婢,親切地招呼他席地坐下,共進丰富的早點。
  陶方曖昧笑道:“少龍你不知多么得主人恩寵,舒儿乃燕王喜送給主人燕國貴族有名美女,他肯送你,可見他對你多么看重。”
  項少龍愕然道:“我們不是与燕國交戰嗎?”
  陶方顯然對他這句“我們”非常欣賞,欣然道:“若非交戰,燕王喜怎肯送出這么動人的處女,正因戰況失利,才想以此大禮,打動主人的心,希望主人在我們大王面前美言几句。嘿!現在主人把燕國美人送你,擺明不會代燕人說話了。”
  項少龍暗歎內中竟有這么复雜的情由,轉而問起婷芳氏。
  陶方神秘一笑道:“這事我和主人說過,他定會對你有所交待,放心吧!只要你多些立功,連大王的公主都可送給你,何況區區一名歌舞姬。”
  項少龍暗感不妙,偏又無法可施,那种任人操縱的感覺确是泄气之极。
  陶方道:“現在我帶你到烏家城府去見主人,今晚你不要接受那群愛戴你的兄弟任何約會,有個人想見你,但現在我卻不能透露那人是誰。”
  項少龍心中一動,想起了那躲在車帘后的女人雅夫人。
  烏氏大宅是城北最宏偉的府第,不過若稱它為城堡更妥當點。四周圍以高牆厚壁,又引水成護河,唯一來往的通道是座大吊橋,附近全是園林,不見民居,气勢磅礡,胜比王侯。
  一路馳來,項少龍才首次留心到城內的行人景物,玉宇瓊樓,若非女多男少之象,真不覺這繁華的大都會曾歷經戰火,還給魏人占据了整整兩年之久。
  据陶方說,全城不計軍隊,有近十万戶,每戶有十多人至數百人不等,照此計算,這大城市竟超過了一百万人了。
  城內遍布牧場、農田和倉庫,可以想像若給敵人圍城,城內仍能自給自足一段長時間。
  項少龍隨著陶方,通過吊橋由側門進入烏氏城府的廣闊天地里。
  進入正門后,是個廣大可容數千人一起操練的龐大練武場,一座气象万千的巨宅矗立對著正門的另一端,左右兩旁宅舍連綿,看來一天時間亦怕不夠三觀遍這些地方。
  這時練武場上正有數百人分作几批在練習劍術、騎術和射箭,更有人穿上新造的甲胄,任人用各种武器攻打,試驗其堅實的程度,膨膨作響。不過最熱鬧還是箭靶場,近百武士在旁圍觀,不時爆出連珠彈發的喝彩聲。
  陶方的表情忽地不自然起來。
  項少龍不由自主行近了點,只見射箭者是個頭戴紅纓冠,身穿黃色底繡上龍紋武士華服,腳踏黑色武士皮靴的英偉青年。
  高度和項少龍相若,最多矮了一寸半寸,体形极隹,虎背熊腰,充滿了男性的魅力。
  兩眼更是精光閃閃,額頭高廣平闊,眼正鼻直,兩唇緊合成線,有著說不出的傲气和自負。
  如此俊俏風流的人物,實生平僅見。
  只見他把箭架在特別巨型的強弓上,拉弓的手還捏著另兩枝箭,沉腰坐馬。
  弓弦倏地急響三下。
  三枝勁箭一枝追著一枝,流星般電射而去,第一枝正中二百步外箭靶的紅心,接著后兩枝先后破空而至,硬生生入前一箭翎尾處,連成一串。
  眾觀者看得如痴如醉,轟然叫好。
  項少龍亦看得目定囗呆,如此神乎其技的箭術,不是親眼看到,怎也不肯相信。
  陶方在他耳旁道:“這‘紅纓公子’連晉是我的死對頭武黑招攬回來的,無論劍術、騎射均為我府之冠,今次我丟失了百多頭馬,武黑已在主人面前大造文章,幸好現在有了少龍,才使我挽回一點顏面。不過武黑和連晉是不會放過我們的。”說到最后,面露難色。
  項少龍倒吸一囗涼气,現在他的劍術或可和這連晉一較長短,但騎射則肯定望塵莫及。正要答話,圍觀者里飄出一朵白云,一位姿容身段尤胜舒儿半籌、秀美無倫的白衣女郎,興奮地奔到連晉身旁,親熱地和他說話。連晉忙把手上大弓交給旁人,彬彬有禮應對著,風度之隹,确可迷倒任何美女。
  項少龍呼吸頓止,贊歎道:“此女定是我國第一美女。”
  陶方歎道:“這是主人最疼愛的孫女烏廷芳小姐,對連晉頗有點意思,不過主人似乎想把她嫁入王室,連晉正為此煩惱。來吧!主人在等著我們哩。”
  兩人离開人堆,朝大宅舉步走去。
  后面傳來一聲大喝Y“陶公請慢走一步!”
  兩人愕然轉身。
  那連晉排眾而來,后面跟著的是絕色美女烏廷芳。
  項少龍的眼光不由落到烏廷芳的俏臉上,和她秋波盈盈的俏目一触,心儿一陣狂跳。
  天哪!近看的她更是人比花嬌,媚艷無匹。
  剛才遠看只著重在她的胸腰腿等部位,已覺她胜過舒儿半籌,近看更不得了,掩藏不住的靈秀之气扑面迫來,教人呼吸頓止,以項少龍的風流自負,亦要生出自慚形穢之心。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
  她的美純出于自然的鬼斧神功,肩如刀削、腰若絹束、脖頸長秀柔美、皮膚幼滑白、明眸顧盼生妍、梨渦淺笑,配以云狀的發髻、翠綠的簪釵,綴著明珠的武士服,腳踏著小蠻靴,天上下凡的仙女,亦不外如此。
  烏廷芳見他目不轉睛看著自己,露出不悅之色。
  項少龍一震醒來,往連晉望去。
  連晉正冷冷打量他,神態頗不客气。
  陶方亦是老狐狸,慌忙為兩人引見。
  烏廷芳冷淡地道:“!原來你就是項少龍,爺爺很欣賞你哩!”
  連晉微往烏廷芳靠近,以示和這美女親熱的關系,微微一笑道:“在下亦很欣賞項兄,不若擇個吉日良辰,大家切磋切磋,讓在下見識一下能獨擋八百馬賊的神劍。”
  項少龍听他表面雖是客气,實則語含諷刺,暗示陶方夸大了事實,心中有气。想道若能和這自負的人來個自由搏擊,必可打得他變成個腫豬頭,但比較其他便可免則免了,惟有謙虛笑道:“連兄箭術蓋世,小弟望塵莫及,怎夠資格和連兄切磋,有閒還要請連兄指點一二。”
  烏廷芳听得他們似要較量劍術,本來臉露興奮之色,聞得他如此說,既失又不屑地低罵道:“沒膽鬼!”竟掉頭便走。
  連晉顯然非常滿意烏廷芳的反應,仰天一笑道:“項兄真令在下失望,如此亦不強項兄所難了!”轉身追著烏廷芳去了。
  項少龍反心平气和,瀟洒一笑,和陶方繼續往巨宅走去。
  陶方點頭道:“忍一時之气也好,少龍身手雖好,恐仍非他的對手。”接著低聲道:“這小子在邯鄲四處尋人比劍,打得所有人都怕了,真希望有人能挫他的銳气。”
  項少龍知他在施激將法,微笑道:“假若陶爺能使我和他比劍時可不受限制,我有七成把握可重重教訓他。”
  陶方大喜道:“這個容易得很,讓我找個适當的場合,給少龍一展身手,我真恨不得可立即見到武黑那家伙的表情。”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