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二章 楓谷春潮


  項少龍和一百五十名武士,陪著烏家父女,由北門出城,放騎在大草原上急馳。
  烏廷芳興致高張,一馬當先,烏應元怕女儿有失,正要著手下武士追去,項少龍見有此良机,看來是烏廷芳有意給自己制造机會,忙自動請纓,催馬追去。
  兩騎一先一后狂奔了十多里后,來到一個峽谷中,烏廷芳才放緩下來,這時兩匹馬儿都跑得直噴白气。
  項少龍來到她旁,扭頭望去,烏應元等早不知去向。烏廷芳嬌笑道:“不用看了!這條是我才知道的捷徑。他們是不會向這處來的。”
  項少龍那還用對方教他,挨了過去,一把將她抱了過來,摟在怀里,不理她軟弱的抗議,由玉頸吻起,最后貪婪地痛吻著她濕軟的小嘴儿。
  烏廷芳熱烈地反應著,顯是初嘗滋味,樂此不疲。
  吻到嘴也累時,已過了峽谷。
  烏廷芳把頭枕在他肩上,仰望著他含羞道:“你的膽子真大,從沒有男人敢像你那樣對我無禮的。”
  項少龍故作恭謹應道:“那里那里!我只是個沒膽鬼吧了!”
  項少龍笑道:“我想起沒有干布抹身,終是不妥,不若就在這里向你索償更好,你听瀑布的聲音多么脆爽。”
  烏廷芳剛要細听,項少龍的大囗吻了下來,一對手更在她赤裸的嬌軀恣意無禮起來。
  她那還記得去細听瀑布的清音,本來仍未退掉的迷人感覺,又開始沖擊著她的身心,呻吟急喘中,四肢忍不住纏緊這俘虜了她芳心的男人。
  項少龍雖亦風流之人,但仍未至如此急色,只是他知道像烏廷芳這种情竇初開的女孩,耳朵最軟,多情善變,若不打鐵趁熱,把生米煮成熟飯,說不定遇上英俊的連晉時,又會轉投他的怀抱。
  可是若占据了她處子之軀后,自己成為了她生命中第一個男人,那樣連晉將很難動搖他們兩人的親密關系。
  而以連晉的精明,不難發覺這絕世美女給自己得到了她寶貴的貞操,那种對連晉的打擊,正是他要求的事。任連晉如何看得開,這類牽涉到男人尊嚴和吸引力的事,定使這家伙禁受不了。
  而他亦達到打擊連晉的目的。
  至于若給烏家發覺這事,亦沒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他能擊敗連晉,必能得到趙王的刮目相看,烏家那還敢動他分毫,說不定雅夫人亦會護著他哩。
  想到這里,他也知愈來愈不擇手段和不顧利害了,可是在這強者為王的時代,他亦別無選擇。
  就在這种心態下,他以最溫柔和討好的方式,讓這美麗的少女失身于他。事后又做足工夫,又疼又哄,使她享受到女性從男人身上所能得到最甜美的滋味。
  兩人來到延綿數十里的大牧場時,烏應元的人馬才在遠方出現。
  牧場的負責人熱情地招呼他們,尤其見到高傲的孫小姐小鳥依人地偎傍著他,對項少龍更是加倍逢迎。
  大牧場是一個三面山環水繞的大盤地,只有東面是平原,但卻有一條大河橫過,出入全憑一道吊橋,又建有高起的城牆,儼然自成一國的城池。
  牧場外駐有數十營趙兵,可見牧場內數之不盡的馬牛羊,實乃邯鄲城命脈所在。
  兩人正三觀時,烏應元率眾赶至,輕責了烏廷芳兩句后向項少龍道:“來!讓我帶少龍四處看看!”
  項少龍受寵若惊,和他換過坐騎,馳騁牧場之內,烏廷芳當然追隨左右。
  烏應元隨意解說著牧場經營的苦樂,顯出极為在行和深有見地。
  三人最后來到一個滿是綿羊的小山丘之上,烏廷芳童心大起,跳下馬去自顧逗弄羊儿去了。
  兩人并肩馬上,俯視延綿不盡的壯麗山川美景。
  烏應元看似隨囗地道:“芳儿對少龍很有好感哩!”
  項少龍不知他背后含意,尷尬地囁嚅以對。
  烏應元微微一笑道:“這也好!我一向不歡喜連晉,這人城府甚深,又和武黑同流合污,只是爹寵信他們,我才拿他們沒法。”
  項少龍心中一動,想到陶方必是烏應元的人,所以才愛屋及烏,對自己吐露心聲,試探道:“听陶公說,主人有意把孫小姐嫁入王室──”
  烏應元冷哼一聲道:“我曾和爹屢次爭,便是為了此事。爹的年紀大了,看不清目前的形勢。”
  項少龍愕然道:“少主!”
  烏應元往他望來,兩眼精芒暴閃,冷然道:“少龍!你老老實實回答我,你究竟是何出身來歷,身体內流的是什么血液。”
  項少龍知道既要編故事便絕不可猶豫,應道:“少主這么看得起少龍,我亦不敢隱瞞,其實我乃流落到山區的秦人和土女所生的后代,這事我連陶公都沒有明說。”
  烏應元因有先入為主的想法,沒有怀疑,思索了一會后道:“假設我把芳儿許給你,你肯答應一生一世好好愛護她嗎?”
  項少龍大喜,旋又頹然道:“可是主人怎肯答應呢?”
  烏應元不耐煩地道:“先不要理他的問題。”
  項少龍連忙轟然應諾。
  烏應元嘴角露出一絲笑意,欣然道:“我欣賞你并非全因你的絕世劍術,又或在對付馬賊時顯露出來惊人的應變智慧,更重要的是你肯不顧自身,留后抗賊,讓戰友安全离去。這种對主子忠,對朋友義的做法,才使我放心把芳儿交給你。現在這個只是秘密協議,除陶方外,絕不能透露給第四個人知道,包括芳儿在內。”
  項少龍隱隱感到他心內藏著一些計划,要借重他的智計劍術,低聲問道:“少主有什么用得著少龍的地方,盡管吩咐。”
  烏應元眼中閃過惊异之色,贊許道:“陶方果然沒有看錯你,只憑你這种觀人于微的心智,將來必是叱風云的人物。”
  頓了一頓,喟然道:“爹真的老了,不知一切形勢正在急劇轉化中。”
  又向他道:“自三晉建侯后,首著先鞭的是三晉趙、魏、韓里的魏文侯。西方的秦、東邊的齊、南邊的韓楚、北邊的趙,沒有不受過他的侵略。連邯鄲這么堅固的大城池,都給他攻破了,并占据了達兩年之久,若非齊國出頭,魏還不肯退兵哩。”
  項少龍那三個月間常和元宗暢談天下事,非是起始時般無知了,接囗道:“可是跟著魏兵被齊國的吳起和孫大敗于馬陵,然后秦、齊、趙連接對魏用兵,使他折兵損將,還失去了大片土地,聲勢大不如前了。”
  烏應元對他的識見大為欣賞,點頭道:“邯鄲并沒有多少人有你的見地。少龍告訴我,在列強里,你最看好是那一個。”
  項少龍不用思索道:“當然是秦國,最終天下都要臣服于秦人腳下。”心中暗笑,不但邯鄲沒人有他這种識見,恐怕整個戰國都沒有人可像他那般肯定。
  烏應元一震道:“我雖看好大秦,卻沒有你那么肯定。憑什么你會有這個想法?”
  項少龍差點啞囗無言,幸好靈机一触道:“關鍵處在于東方諸國能否合力抗秦,只看目前燕趙之爭,便可知大概。”
  烏應元道:“你說的是‘合從’和‘連衡’了。”
  從者,合眾弱以攻一強也。
  衡者,事一強以攻眾弱也。
  這是戰國時代政策的兩大极端相反方向。
  秦在西方,其他六強齊、魏、趙、韓、楚、燕分處在東方南。所以任何一國与秦聯手,都是東西橫的結合,故稱連衡Z六國的結盟,是南北的結合,南北為縱,故稱合從。
  這時形勢愈來愈明顯,六國已逐漸失去了單獨抗秦的力量,雖偶有小胜,卻不足以扭轉大局,但若聯合在一起,力量卻遠胜秦國。所以秦最懼者,正是六國的合從。所謂“常恐天下之一合而軋己”。
  項少龍點頭以專家姿態而言道:“眼下東南諸國誰愿意維持現狀,沒有君主不想乘四的間隙而擴張領土,爭取利益,冀能成為天下霸主,所以合從根本是沒有可能的。”
  烏應元一震往他瞧來道:“幸好你不是我敵人,還是我的未來女婿。”
  項少龍豈听不出他言下之意Y就是若非如此,我定要把你除去,待要說話,烏廷芳走了回來,嬌笑道:“爹從沒有和人談得這么投契的,少龍真有本領。”
  烏應元仰天長笑道:“爹還要去看賬目,芳儿陪少龍四處走走吧!”拍馬去了。
  項少龍跳下馬來。
  烏廷芳嫣媚一笑,白他一眼道:“爹看來很喜歡你呢?少龍何時向他提親,那芳儿可整天磨在你身旁了,到時不要討厭人家才好。”
  項少龍對天立誓絕不會稍有變心后,拉著兩匹健馬并肩漫步道:“待我胜過連晉,有了身份地位,立即提親娶你,怕只怕過不得你爺爺那一關。”
  烏廷芳兩眼一紅道:“若爺爺不許,芳儿便死給他看。”
  項少龍駭然道:“万万不可,最多我和你遠走高飛,教他們尋找不著。”
  烏廷芳歡喜地扯著他衣袖,雀躍道:“大丈夫一諾千金,將來絕不能為了舍不得榮華富貴或另有新寵而反悔,芳儿連身体都交了給你,你要一生一世好好珍惜人家!”項少龍連忙說出她听之永不厭倦的保證。心內怜意大盛,這美女的喜樂完全操縱在自己手內了,自己怎可令她不開心。想不到自己真能廣納妻妾,
  不過要養活她們,尤其像烏廷芳這种被人服侍慣享受慣的千金小姐,真不是易事,想起當日在武安身無分文的滋味,便有余悸。
  烏廷芳忽道:“你小心點連晉,他真的很厲害,而且我看他雖或不敢殺你,但至少會把你弄成殘廢才肯罷休。”
  項少龍哈哈一笑道:“放心吧!若連他都斗不贏,那有資格娶你這天之驕女為妻。”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