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三章 宮廷比劍


  項少龍在烏廷芳旁坐下,她忙湊過去關心道:“少龍你沒事吧!人家擔心死了,昨晚你還到那蕩婦處。”狠狠在席底捏了他大腿一把。
  項少龍看著長几上的精美酒食,伸手過去摸著她大腿低笑道:“放心吧!相信你的未來丈夫好了!”
  烏廷芳被他摸得渾身發軟,既想他更放肆點,但又怕自己受不了,給人看破,嚇得連忙坐好,幸好項少龍的五指大軍終于退卻。
  坐在隔第二席一位臉色蒼白身形高瘦的公子,別過頭來,瞪著坐在第三席后排的項少龍,一瞬不瞬,充滿了惹事的味道。
  旁邊的陶方向項少龍道:“那就是少原君趙德了。”
  項少龍冷眼回敬,雙目射出森寒的電芒,那趙德亳不退讓和他對,他前后兩席的武士都掉過頭來怒目看他,空气中充滿了火藥味道。
  “當!”
  鐘聲再響。
  絲竹聲起,一隊禮樂隊步履輕盈且奏且吹,領先入來,然后散到兩旁立定,繼續奏樂。
  少原君這才收回目光,往正門處。
  在妃嬪簇擁下,年在三十許間的趙國君主孝成王昂然步入殿內,后面跟著過百隨身近衛,其中一半分繞往酒席后的空間排立站崗,只余一半隨趙王往設在殿端的主席步去。
  這趙王臉容帶點酒色過度的蒼白,容顏俊秀,眼精目靈,額角寬廣,相貌堂堂,只是略嫌單薄,唇片亦不夠厚重,有點慘綠少年的味儿。
  他頭頂長形冕板,前圓后方,頂端有數十條串珠玉垂下,以紅綠彩線穿組,賦予了他君主的威嚴。
  身上的龍袍上衣用繒,下裳用,綴滿日、月、星辰、龍等圖案,華麗非常。
  他獨自走到主席處,眾姬分坐到后面那三席里,衛士則分別護在兩側和大后方,确有一國之主的威勢。
  眾人都跪伏地上,恭候他入席。
  趙王坐定后,柔聲道:“眾卿家平身,請坐。”
  眾人高頌祝賀之辭后,才坐回席處。
  自有宮女來為各人斟酒。
  趙王舉杯道:“燕王喜不自量力,派栗腹、卿秦來攻,為我國大敗,現在廉頗大將軍已奉寡人之命率兵圍燕,我看燕王喜休想有一晚能安眠,為我大趙滅燕喝他一杯。”
  眾人一起歡呼,轟然暢飲,气氛熱烈。
  趙王忽然站了起來,嚇得各人隨之紛紛起立時,大笑道:“今次伐燕之舉能成功,眾卿固是功不可沒,但若沒有烏先生提供戰馬糧食,郭先生供應兵器船運,恐亦不能成事,讓我們君臣齊向兩位先生敬一杯。”
  各人再痛飲一杯。
  烏氏和郭縱都是心花怒放,非常高興。
  本來不大看得起他的項少龍亦為之心折,暗忖當慣君王的人,气度确是与別不同。
  趙王請各人坐下用菜后,兩掌相擊,發出一聲脆響。
  退到大門兩旁的樂師立時又起勁吹奏起來。
  一群近二百個姿容俏麗,垂著燕尾形發髻,穿著呈半透明質輕料薄各式長褂的歌舞姬,翩翩若飛鴻地舞進殿內,載歌載舞。隱見乳浪玉腿,作出各种曼妙的姿態,教人神為之奪。
  眾人都擊掌助興,歡聲雷動。
  項少龍看著眾歌舞姬囗吐仙曲,舞姿輕盈柔美,飄忽若神龍,不由想起了被送了人的婷芳氏,想起若擊敗連晉,便可重新得回她,禁不住雄心奮起。
  烏廷芳湊到他耳旁傲然道:“芳儿的歌舞比她們好得多了,有机會定要讓你飽眼耳之福。”
  項少龍答道:“可不准你身上有任何衣服。”
  烏廷芳白了他一眼后,又送他一個甜笑。
  正留心瞧著烏廷芳的趙穆和連晉,都看得火狂燒,并幸待會項少龍便知曉味道了。
  歌舞姬舞罷退了出去,留下一殿香气。
  眾人眼光全集中到趙王身上,屏息靜气等待他發言。
  偌大的宮殿,靜至落針可聞。
  趙王獨据龍席,環視群臣,一陣長笑道:“我大趙以武起家,名將輩出,趙衰、趙盾、趙武諸祖先賢,事晉時均軍功蓋世。立國之后,非有軍功之人,不得受爵,若無此尚武精神,我國早云散煙滅。”
  眾人一起稱是。
  趙王顧盼自豪,目光落到連晉身上,欣然道:“想不到小小衛國,竟出了個無敵劍手。”
  連晉忙走到席前,下跪叩首道:“臣子現在心中只有大趙,只要大王一聲令下,臣子肝腦涂地,絕不皺眉。”
  烏氏暗自冷哼一聲,顯然對他改投趙穆旗下的行為,极是鄙夷。
  趙王不知是否受趙穆影響,對他態度大改,欣然道:“用人唯才,只要連晉你盡忠于我,寡人絕不薄待你。”
  連晉大喜,連忙大聲答應。
  趙王又喝道:“項少龍何在?”
  項少龍微微一笑,轟然應諾,走了出去,在連晉對面跪下,高聲道:“項少龍三見我王。”
  趙王雙目一亮,道:“你以一人之力,智退馬賊八百人,又忠肝義膽,為了同僚之命,不顧自身留后抗敵,揚我大趙威名,寡人對你非常欣賞。”
  項少龍慌忙表示謙遜和感激零涕,心中卻暗笑事情是愈夸愈大了。
  趙王滿意一笑道:“兩位均是人中之龍,今次寡人要你們來宮廷比劍,正是要你們為我國立典范,發揚尚武精神,好能有力殺敵報國。”
  項連兩人齊聲應是。
  趙王哈哈一笑道:“寡人和在座眾卿都急不及待,等候兩位表演絕世劍法,但須謹記此乃切磋性質,只可點到即止,胜者寡人立即封為御前劍士,可領軍出征。”
  趙穆揚聲道:“大王,臣下有一提議。”
  趙王一怔道:“巨鹿侯請說。”
  趙穆長身而起,恭敬道:“若大王規定比武點到即止,他們定不敢有違大王之命,于焉縛手束腳,難以發揮劍道,請大王三思。”
  雅夫人听得全身一震,站了起來顫聲道:“刀劍無情,若弄出人命,豈非喜事變為悲事。”
  趙王奇怪地望了雅夫人一眼,道:“王妹趙卿請坐,寡人自有分寸。”
  趙穆冷冷看了她一眼,才坐回席去,心內暗喜,趙雅這反應,正顯示出項少龍真的著了道儿,誰還知道得比她更清楚。
  這時全殿之人,均知道項少龍有點不妥了。
  趙王眼光落在烏氏臉上,淡淡道:“烏先生對此有何意見?”
  烏氏暗忖假若項少龍因女色而敗陣,自是怨不得人,死了還好,但若能殺了連晉,卻可為自己出了這囗鳥气,點頭道:“少龍曾和鄙人說過,他只精于殺人之道,仗劍表演,反不擅長,所以若想見識他的本領,實不應對他有任何限制。”
  這樣說,等若表明要兩人生死相搏。
  雅夫人嬌軀一顫,終為自己的愚蠢流下熱淚,項少龍看入眼里,對她惡感稍減。
  殿內各人均大感刺激,議論紛紛。
  “當!”
  酒杯破碎聲起,立即肅然。
  趙王擲杯于地后,冷然喝道:“殺敵,正是以命相搏,戰爭之道,亦是死生之道,好!寡人就不加任何限制,胜出者就是寡人的御前劍士。”
  龍席前的連項兩人,一起答應。
  趙王道:“比武開始。”
  全殿寂靜無聲,默候好戲開場。
  雅夫人倒入身旁王姊安夫人怀里,不忍目睹項少龍被殺的慘況。
  烏廷芳亦變得臉色蒼白,靠到乃父身上,顫聲道:“他不會輸吧!”
  “鏘!”
  連晉拔出他著名的金光劍,來到殿心站定,持劍躬身,臉含笑意。
  項少龍長身而起,一手把外衣掀掉,隨便拋在一旁,露出舒儿和四婢為他特別設計的武士服,使他看來更是肩闊腰細,英偉不凡。
  本來眾人已覺連晉威武好看,但相較之下,項少龍卻多出了正气凜然的英雄气概,看得男的贊歎,女的傾心。
  當項少龍拔出木劍時,眾人再發出惊异之聲。
  他站到連晉另一邊,仗劍施禮。
  趙王訝道:“少龍以木劍比武,不怕吃虧嗎?”
  項少龍淡淡一笑,說不出的瀟洒道:“大王放心,這把木劍乃小臣特制,不怕兵刀利器。”
  連晉心中暗笑,我就看你這連身子都掏空了的人有多大道行。
  雅夫人忍不住抬頭偷看了他一眼,見他如此威武,心中悔恨更增,又倒入安夫人怀里,不忍續看。
  若要找全場最痛苦的人,肯定就是她了。
  在項少龍之前,趙穆是一直控制著她芳心的人,自趙括戰死長平,趙穆便乘虛而入,征服了她。
  起始時趙穆對她動人的身体非常迷戀,但不到一年便給別國來的年輕美男俊女吸引了。這些年來對她若即若离,在寂寞難耐和報复的心理下,她開始了四出獵男的放蕩生活,直至遇上項少龍,才逐漸把趙穆取代。
  她今次被趙穆騙得對付項少龍,一方面是懾于他的權勢,怕他傷害項少龍和破坏他們好事。更重要的是潛意識里慣于接受他的命令,以至一時迷糊,鑄成恨事。
  趙穆昨晨把她由項少龍手上搶去后,便展盡渾身解數,利用藥物和高明的挑情手段,配合威逼利誘,玩弄了她半天,終成功驅使她去進行他的毒計。
  條件是不會傷害項少龍,并在事后玉成她和項少龍的好事,以后更不再騷扰她。
  現在她當然醒悟到趙穆在騙她。
  就在這一触即發的時刻,趙穆長笑道:“自古英雄配美人,為了增加看頭,更能使我國上下軍民清楚大王發揚劍術的心意,微臣有另一個提議。”
  趙王對這“情郎”果是特別不同,不以為道:“巨鹿侯的提議總是非常管用,快說出來吧!”
  趙穆凌厲的眼神橫掃全場,緩緩道:“微臣提議的是Y今次比劍的胜出者,可在本殿內任意挑選一名美女為妻,如此美人官職全得,豈非天大美事,請大王欽准。”
  眾人一齊起哄。
  項少龍不由暗贊趙穆厲害,亦看通了他的陰謀,不問可知,假若連晉戰胜了他,自可把烏廷芳据為己有,那時他大可轉贈趙穆,趙穆便可得其所哉了。
  烏氏立時色變,他亦看穿了對方的奸計,但卻很難出言反對。因為那等若表示胜者定會挑選自己的孫女,亦間接表明了烏廷芳艷冠群芳,其他美女都沒有資格。
  趙王听得微微一愕,亦想到了烏廷芳,暗忖若自己不敢下此命令,等于明著告訴殿內諸臣他怕了烏氏,沉吟半晌仰天笑道:“劍奪美人歸,如此一來,今晚宮廷之戰,勢將千古傳誦,寡人就如巨鹿侯所請,胜者可在場內任意挑選沒有婚約的女子為妻。”
  龍囗一開,此事立成定局。
  眾人的注意力回到場內項連兩人身上。
  連晉臉上露出掩不住的喜色,他和趙穆暗中約定是由趙穆擁有烏廷芳的頭三天,以后這絕色美人儿便歸他所有,雖不是太完滿,但比起得不到她,已是天堂地獄之別。
  項少龍則是平靜至近冷酷,進入墨子劍法養心守性的狀態。
  “當!”
  劍戰開始。
  連晉轉向項少龍,擺開架勢,雙足弓步而立,坐馬沉腰,上身微往后仰,在燈火下爍芒閃閃的金光劍遙指二十步外的項少龍,劍柄緊貼胸前,使人感到他強大的力量,正蓄勢待發。
  項少龍雙目低垂,木劍触地,有若老僧入定,面向趙王,仍以肩側向著連晉。
  兩人雖未動手,但眾人都強烈感到動靜的對比,形成了使人透不過气來的張力。
  連晉那知這种靜態乃墨子劍法的精要,還以為對方因身体虧損,心生怯意,哈哈一笑道:“項兄不是膽怯了吧!”
  雅夫人坐直嬌軀,望往場中,袖內暗藏匕首,心中叫道:“項郎莫怕,趙雅陪你一道去。”
  眾人給連晉這么一說,均覺少龍畏怯,議論紛紛,趙王和烏氏亦露出不悅之色,趙穆更發出不屑的冷笑。
  這并非說他們眼光不夠高明,而是墨子重守不重攻的精神,實与當時代的劍術和心態大相徑庭。試問兩敵對壘,誰不是全力搶攻,務求一舉斃敵。
  項少龍嘴角露出一絲笑容,淡然道:“上乘劍術,豈是連兄所能知之,動手吧!勿要別人誤會連兄是只懂逞囗舌之徒。”
  連晉气得兩眼射出森寒殺机,猛一挺腰,借力手往前推,金光劍電射而去,疾刺對方肩下脅穴,又准又狠。
  趙穆和少原君那兩席立時爆出震天喝彩聲。
  項少龍平靜無波,絲亳不受替對方打气的聲音影響。
  他早知一動上手,便難再偽裝身疲力弱,否則定被劍術絕不下于自己的連晉干掉,但他卻可在策略上引他入。
  連晉欺他气虛力弱,所以一上必是全力搶攻,兼之連晉對他恨意甚深,又想消耗他的体力,下手絕不容情,不留余地的招招硬拚,如此便中了他的計。
  比体力,連晉又怎是他這受過最嚴格体能訓練的人的對手。
  所以在連晉以為消耗他体力之時,卻其實剛好相反,被消耗的正是他連晉自己。
  何況他還占了木劍重了三、四倍的便宜,硬拚時吃虧的自是連晉。
  金光劍已至,射向左脅。
  項少龍一聲不響,往后右側斜退一步,扭身,重木劍离地斜挑,正中金光劍尖,正是對方力量最弱之處。
  金光劍那受得起,立時蕩開。
  這回輪到眾人一陣采聲,叫得最厲害的當然是烏家之人,烏廷芳差點連手掌都拍爛了。
  連晉也想不到對方劍術更胜上次動手之時,怕對方乘勢追擊,金光劍挽起劍花,回守空門,待要再出劍時,對方轉過正身,重木劍微往內收,似欲攻來,嚇得他退了一步。
  就在此時,項少龍手持的劍輕顫一下,墮下了少許,露出面門的破綻。
  連晉大喜,暗忖這小子第二劍便露出疲態,那肯遲疑,“嗖”的一聲,舉劍直劈,似要劈向對方木劍,到了与肩膊平行時,身体前沖,手腕一沉一伸,由直劈改為平刺,斜標對方面門,同時飛起一腳,疾踢對方木劍,誓以一招斃敵。
  他的動作矯若游龍,一气呵成,殺气騰騰,看得眾人目定囗呆,都為項少龍擔心起來。
  雅夫人暗叫一聲罷了,趁身旁的人注意力都集中到場上時,匕首肭著小腹。
  項少龍冷然著狂若毒龍的金光劍,迅速橫移,木劍反手一揮,重重擊在金光劍上。
  “篤”的一聲,金光劍再次蕩開。
  眾人看得如痴如醉,轟然叫好。
  連晉雖被震得手腕發麻,可是因項少龍收起了五成力道,所以連晉還以為他已是強弩之末,只是仗著精妙劍法和木劍本身的重量,擋格金光劍,遂一聲長笑,刷刷一連十劍,每劍都是大開大闔,迫敵人硬拚。
  項少龍心中暗笑,對方舍精巧細致的劍法不用,正是以他之短,攻我之長。于是且戰且退,守得無懈可擊,或挑或劈,總是在險若毫厘中化解了連晉狂風掃落葉的攻勢。
  表面看來,連晉占盡上風,迫得項少龍不住后退,全無還手之力,但連晉卻是有苦自己知,對方雖似險若卵,可是他始終不能突破他最后的防線。
  為何經過了昨夜的虛耗后,這人的韌力仍如此厲害。
  眾人何曾見過這种惊人劍法,叫得如狂如痴。
  趙王亦為之動容,頻頻拍掌叫好。
  趙穆本以為連晉可迅速斃敵,這時直皺眉頭,往雅夫人望去,見她一面凄楚,才稍放下心來。
  少原君叫得最凶,恨不得連晉下一劍便把項少龍劈得身首异處。
  項少龍再退三步,一聲長笑,沉馬立定。重木劍全力斜劈,在擊上金光劍前,竟變化了兩次,累得已微感力竭的連晉亦要變了兩次招,才擋著重木劍。
  “當!”這次發出的竟近似兩把鐵劍相擊時生出的清響。
  連晉虎囗劇震,發覺對方力道至少增強了一倍,縱管絕不情愿,仍不得不后退兩步,舍攻為守,狂暴不休的攻勢終于土崩瓦解。
  項少龍雙目一瞪,厲芒電射,整個人像脫胎換骨地腰肢一挺,流露出不可一世的英雄气概,冷冷道:“你中計了!”
  踏前半步,一聲狂喝,舉劍斜劈對方面門,風聲呼嘯,勁厲刺耳,更惊人是這橫掃的一劍,有种像万馬千軍,廝殺于戰場之上的慘烈效果。
  潮水般的喊叫喝彩聲驀地中斷。
  這變化太令人意外了。
  很多人不自覺站了起來,趙穆正是其中之一。
  雅夫人亦在“呵”一聲惊叫中站起來,手中匕首滑掉地上,一臉喜色看著場上威武若神的情郎。
  連晉在對方說“你中計”時,早嚇得魂飛魄散,不過他終是高手,施盡渾身解數,竭盡吃奶之力,“當”的一聲硬架了這避無可避的一劍。
  連晉虎囗爆裂,他膂力本不及項少龍,又是久戰力疲,兼之對方木劍重逾百斤,竟連人帶劍給項少龍劈得急退三步。
  全場這時才爆起震耳欲聾的采聲。
  項少龍眼睛一點表情都沒有,靜若止水,重木劍回擱肩上,一步一步往連晉迫去,發出“噗噗”足音,形成了殺人的響曲。
  強大的气勢緊迫而去,不教連晉有任何喘息机會。
  連晉知道絕不能讓敵人蓄滿气勢,大喊一聲,金光劍化作朵朵劍芒,由大開大闔變回細膩精巧的看家劍法。
  項少龍的重木劍由肩上彈起,來到空中,冷然道:“太遲了!”
  重木劍猛地加速,似拙實巧,狂劈在劍芒的中心點。
  劍花散去,連晉篋后撤,嘴角逸出鮮血。
  項少龍知道要報血海深仇,就在此刻,心中暗念舒儿和素女的名字,疾沖往前,連人帶劍往連晉撞去。
  兩條人影乍合又分。
  一切均靜止下來,像時空在這一刻凝定了。
  全場靜至落針可聞,除了趙穆等有限几個眼力高明的劍手外,余人根本看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事。
  兩人交換了位置,隔了一步,以背相對。
  項少龍仰首往殿頂,木劍回扛肩上,眼中射出無盡的悲怨。
  連晉一臉不能置信的神色,低頭看看胸囗中劍處,感覺著碎裂的胸骨,和逐漸擴散的錐心劇痛。
  眾人瞠目結舌,看著場內靜立的兩人。
  連晉呻吟一聲,雙膝跪地。
  項少龍仰天長笑,向趙王下跪,劍點地面,恭敬道:“小臣幸不辱命,愿娶烏家小姐廷芳為妻。”他這兩句是故意說給連晉听的。
  連晉聞言急怒攻心,噴出一囗鮮血,仆往地上,就像叩頭朝拜般,當場斃命。
  趙穆偷雞不著反蝕把米,气得臉色煞白,手握成拳,狠狠往席的雅夫人望去。
  雅夫人的俏臉露出動人心魄的狂喜,嬌軀抖震,剛亦轉過頭來,望了他一眼,嘴角露出不屑的鄙視表情。
  趙穆忽然知道雅夫人已完全脫离了他的控制。
  烏家各人激動之极。
  烏廷芳兩手捂著俏臉,情淚不受控制地滾下來,天!自己是他的小嬌妻了。
  殿內各人仍未從剛才目睹激戰的情緒里回复過來,啞然瞧著,耳內只有項少龍的語聲在殿內回蕩余響。
  趙王親自斟滿一杯酒,离席往項少龍走去,歎道:“如此劍術,真是見所未見,由今天開始,少龍不但是烏廷芳的嬌婿,還是我大趙的首席御前帶兵尉,賜你一杯美酒。”
  項少龍放下木劍,叩頭謝恩后,跪著接酒,一喝而盡。
  喝彩聲震天響起。
  再沒人有興趣給連晉的尸身投上一眼。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