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八章 趙國王后


  回到別宮,烏廷芳大喜,埋怨了他几句后,拉著他到花園的涼亭說親密話儿。
  一會后雅夫人回來了,帶來一個惊人的消息Y登位不足三天的秦孝文王忽然死了,由嬴政的父親异人繼位為庄襄王。
  雅夫人道:“孝文王今年五十三歲,一向体弱多病,但今次他卻是因吃了呂不韋獻上的藥而致死,所以無人不怀疑是呂不韋暗下的手腳。只是礙于庄襄王与呂不韋的關系,才敢怒不敢言。唉!呂不韋這人野心极大,手段又毒辣厲害,現在各國人人自危,怕秦軍很快便有東侵的行動。”
  項少龍听得又惊又喜,暗忖果与電影中情節相同,但他卻知道呂不韋首要之務,不是要進攻六國,而是先要把寶貝儿子嬴政弄回咸陽,然后再設法把庄襄王謀殺,那秦國的王位便可落入他嫡子手里,他亦等若太上王了。
  雅夫人續道:“呂不韋長年行商,往來各地,對各國的情勢有深入的了解,若給他當權,后果會更嚴重。商人都是只講實利,不顧信義,不受意气驅策,這樣的入進行擴張政策,想想都教人心寒。”
  項少龍心中想著的卻是嬴政,一向以來,史學家都不明白,為何他父親异人當年和呂不韋逃离邯鄲時,為免趙人起疑,留下了趙姬和嬴政母子,而趙人卻不殺嬴政母子出气。
  現在他明白了,那是趙穆的陰謀,故意以酒色來消磨嬴政的壯志,使他變成個無用的人。將來既可以用他來和秦人交易,盡管讓他回國坐上王位,這樣一個昏庸的人,對秦國亦是有害無利。一石二鳥,真的非常毒辣,現在看來趙穆已成功了,那秦始皇還憑什么去一統六國呢?
  他真的想不通。
  見不到秦始皇,他是絕不會死心的。
  可以想像异人繼位成了秦王,成為了儲君的嬴政身价陡升,正是奇貨可居,趙人對他的監視會更嚴密,自己怎可以見到他,而又不使人起疑呢?
  烏廷芳挨到他旁奇道:“項郎在想什么?”
  項少龍一震醒來,見到雅夫人灼灼的目光正盯著他,岔開話題問道:“現在秦國由何人當宰相?情況又是如何呢?”
  雅夫人歎道:“何人掌權都不重要,這相國之位遲早都要落入呂不韋手中。”
  烏廷芳奇道:“雅姊為何這么怕秦人呢?”
  雅夫人無奈道:“不是我怕秦人,而是沒有人不怕他們。看看我們趙國便清楚了,誰不沉迷在荒淫萎靡、醇酒美人的生活里,敵兵臨城時,便振作一下,敵人一退,又故態复萌Z而秦人仍保存著戎狄的克苦耐勞,盡量不受南方的風气沾染,商鞅為秦人‘《詩》《書》’,就是逢迎秦人那禁止詩書,國必富強的心態。奴家雖不知誰對誰錯,但觀秦人日益強大,便不能說秦人詩書沒有道理。”
  項少龍這才知道,在秦始皇焚書坑儒前,商鞅已早來一著,實行了一次燒書。
  雅夫人續道:“范雎拜相前,秦國大權旁落到侯手上,掌權的全是他派系的人,采取所謂遠攻近交的策略,使秦國長年勞師遠征,國力消耗Z秦昭襄王于是与范雎密謀,一舉奪回軍權,改攻遠交近為攻近交遠,与齊楚修好,全力對付韓國和我們,這才有長平之戰,王兄又走錯了棋,唉!”
  項少龍見她秀目射出凄然之色,知她想起喪身長平,只擅紙上談兵的趙括,怜意大生,把她著,吻了她的臉蛋,柔聲道:“過去的便讓他過去,不要多想了。”
  趙雅軟弱地倚在他怀里,道:“侯下台后,他的敵系大將白起与范雎一向不和,白起在長平一役坑我四十万降兵,手段空前殘忍,范雎便以此大做文章,最后終說服秦王把白起族誅。而這事亦惹起秦國軍方眾將領對范雎這外籍人的仇視,現在終由燕國來的客卿蔡澤取代了相位,不過呂不韋現在水漲船高,蔡澤亦好景不長了。”
  項少龍亦听得意興索然,感到前景一片灰暗,這時代真是無一人不為私利動軋殺人,挽起二女道:“唉!什么都不用想了。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有愁明日當。來!我們立即入房行樂。”
  兩女俏目都亮了起來,念道:“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有愁明日當,項郎說得真好。”乖乖跟著他走,粉臉熊熊燒起來。
  項少龍暗忖,那管得明天發生什么事呢?自己一介武夫,又不懂政治,要改變這時代是痴人說夢,不若及時行樂,見一個美女享受一個,那還實在一點。誰知明天是否還有命可活,或是仍留在這時代呢?
  不由想起了端庄高雅的趙妮。
  明天看看有沒有机會情挑淑女,那必是非常動人的体驗,亦不枉來此地一場。
  對于能否重返二十一世紀社會,他一點都不放在心頭了。
  項少龍天未光便起床,穿上武裝勁服,不戴盔甲到武苦練騎射。
  他現在開始不去想將來的事,只是抱著盡情享受的心態做人。
  多年的習慣使他愛上了運動,兼之他体力過人,昨夜的荒唐對他并沒有多大影響,反而不活動筋骨,會令他感到大不舒服。
  他虛心向眾禁衛請教控馬的各种技巧,所以進步神速,在馬背上翻騰自如,作出种种高難度的動作。又苦練持矛沖刺的戰術。只是仍不太熟練披著沉重的甲胄在馬上作戰。
  苦習一番后,他由成胥帶他到本分配了給他的禁衛營宿舍,沭浴后赶往妮夫人處,想著如何入手挑逗這美人儿時,忽听到有人在喚他。
  項少龍愕然看去,見到妮夫人頑皮好色的儿子在左旁一座院落外向他招手。
  他心知肚明不會有什么好事,但那會害怕,大步走去。
  小公子閃入了院落去。
  項少龍心中暗笑,暗地提高警戒,剛踏進院內,“嘩啦啦”的一張大网照頭蓋了下來。
  項少龍哈哈一笑,就地前滾,避過了罩网,若無其事彈了起來,輕松地拂掉身上的草碎塵屑。
  寬敞的院落里十多人持劍由隱伏處跳了出來,把他團團圍住。公子盤躲在一名比他高了一個頭的大孩子后,叫道:“快揍他!”
  項少龍環目一看,心中亦感好笑,這十多人年紀介十四至十七間,看樣子都是王族里的小惡霸,竟敢連群結党來對付他。
  那個被小公子倚仗的大孩子,說不定便是趙國的儲君,怎能讓他有机會表露身分,哈哈一笑,拔出飛虹劍,往公子盤扑去。
  兩把劍倉皇下迎上來。
  項少龍“鏘鏘”兩記重擊,劈得對方虎囗爆裂,劍掉地上,再每人踢了一記屁股,那兩名驕生慣養的哥儿慘叫聲中,痛得爬倒地上。
  項少龍長笑聲中,鐵劍揮動,見劍劈劍,遇人踢股,不片刻便完全瓦解了這群王子党,他又虛張聲勢,嚇得這批大孩子屁滾尿流,走個一干二淨。
  他當然不會放過公子盤,把他掀翻地上,用劍身抽擊了他的小屁股十多記后,才把放聲大哭的他提了起來,冷然道:“再哭一聲,我便賞你十記耳光。”
  公子盤何曾見過這樣的惡人,立時噤聲。
  項少龍把他押了回家,妮夫人早聞風聲,在門囗把他迎了入去。
  公子盤一見乃母,見有所恃,再哭起來。
  妮夫人看得心痛,正要撫慰時,項少龍喝道:“夫人一是將他交給我,一是我以后袖手不理。”
  妮夫人嚇了一跳,垂頭道:“當然是交給先生哩!”
  項少龍微笑道:“這就最好!”一手提著公子盤的后領,把他拖進書房,把妮夫人和一眾婢女關在門外,倚著軟墊坐了下來,笑嘻嘻看著由地上爬起來眼睛噴著恨火的公子盤。
  項少龍喝道:“坐下!”
  公子盤駭然坐下。
  項少龍冷然道:“看!你這樣成什么樣子,自己沒有本領,卻找人幫忙,想以眾凌寡,輸了又哭又喊,算什么英雄好漢。”
  公子盤咬牙切齒道:“你才不是英雄好漢,以大欺小。”
  項少龍哂道:“你若怕我,就不會主動來惹我,可知這并非以大欺小的問題,而是誰強誰弱的問題。”
  公子盤為之語塞,怎估得到項少龍如此厲害,想了一會恐嚇道:“剛才你踢了少君的屁股,他定會告知大王,斬你的頭。”
  項少龍歎道:“我見你這么年紀小小,便懂得調戲女人,還以為你是個人物,那知斗不過人,卻只懂用卑鄙手段,我看錯了你,滾吧!我以后都不想見到你了。”
  公子盤怀疑地看了他一眼,爬了起來,轉身想走時,又回過頭來道:“為何我捉弄那些女人,你還當我是個人物呢?”
  項少龍淡淡道:“凡是男人,大都好色,年紀小大,并無分別,那天我見你輕薄那姊姊時,頗有手段,還以為你其他的功夫都不賴,怎知如此窩囊,有志气的,便學得比我更有本領,正正式式把我擊倒。”
  公子盤還是首次听到有成年人欣賞他的劣行,點頭道:“看著吧!終有一天我會打敗你。”
  項少龍知道成功引起了他的好奇心和爭胜之念,道:“只是囗頭說說有什么用,還是滾吧!我最討厭就是只懂空言的無用之徒,希望你永遠都不用到沙場去,否則就不是被踢屁股那么簡單了。”
  少年人都是愛崇拜英雄,項少龍形相威武好看,又曾把他心目中的強人輕松擊倒,對項少龍實早生出又敬又怕的心理,兼之項少龍的話句句合耳,不由敵意大減,坐回席前,道:“若我听你的話,你會否教我剛才打人的本領?”
  項少龍兩眼精光一閃道:“你知否我的本領多么珍貴,那會憑你娘一句話便肯傳給你,想學嘛,還要通過考驗才行。”接著微微一笑道:“但若你听話的,我不但可使你成為趙國真正的英雄和劍手,還可以教你成為迷死女人的愛情高手,天下美女,任你予取予攜。”
  軟硬兼施下,公子盤的臉發起亮來,父親死后,他一直羡慕別人有父親,項少龍正好彌補了他這缺憾,他自己當然不知道,但深心中其實渴望著有像項少龍這么一個人的出現。
  沉吟片晌后,試探地道:“真的嗎!我要通過其么考驗?”
  項少龍知道這种事不能一蹴即就,站起來把他拉起。
  公子盤受寵若惊時,項少龍一把抽起他,俯身把他由背上過肩摔在席上,哈哈笑道:“首先便是挨揍,挨不得揍的人那有資格打架。”
  公子盤雖給摔倒地上,卻只是感覺輕微的痛楚,大覺好玩,跳了起來。
  項少龍教了他几下柔道的摔跤手法,又讓他把自己摔倒,登時惹起了他的興趣,興高采烈玩了一輪后,小孩心性,那還記得什么仇什么恨。
  項少龍摸著他的頭道:“你去找其他人試試我教的手法吧!若听教听話,將來定會變得像我般高大強壯,本領過人。”
  公子盤歡呼一聲,奪門去了。
  一直守在門外的妮夫人看得目定囗呆,完全不能明白她的劣子為何會如此雀躍興奮?
  她步入書齋里,呆看著項少龍,不知說什么才好。
  項少龍過去把門關上,來到她身后笑道:“假若我教小公子如何去和女人親熱,夫人會怎樣想呢?”
  妮夫人嬌軀一顫,駭然轉身,失聲道:“什么?”差點挨到他身上,才退了開去,這次是小半步。
  項少龍淡淡道:“小孩子最是反叛好奇,夫人你愈禁制他,他便愈想打破禁制,所以不若讓他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會有什么后果,應負上其么責任,他反會節制自己。”
  妮夫人顫聲道:“可是他只有十三歲!”
  項少龍道:“夫人嫁人時有多大年紀呢?”
  妮夫人俏臉一紅,垂下目光道:“那時妾身只有十四歲。”
  項少龍看得心中一動,微笑道:“所以呢!十三歲不算小了,十五歲的男人有妻有妾的大有人在,兼之宮廷風气如此,夫人想阻止他不近女色,看來亦難以辦到。”
  妮夫人幽幽道:“但妾身總覺得他還是個未懂事的孩子,不過先生的想法很精辟獨特,妾身從未听過其他人有這种看法。”
  項少龍趁机看她的胸腰和長腿,暗忖上床后你才真的知道我這現代人的本領是如何特別。
  妮夫人正偷眼看他,見他灼灼的目光在自己胸脯上巡視,一顫道:“先生!”
  項少龍給她看破自己的色心,大感尷尬,忙借辭离去。
  妮夫人想挽留他,又找不到藉囗,惟有含羞送到門外。
  兩人心中有鬼,再無一語交談,但都感受到那暗著的刺激感覺。
  項少龍回到雅夫人處,正要和眾女嬉戲作樂,忽然趙王派人來召,忙匆匆赶去。
  那衛士領著他直入正宮,項少龍記起成胥的警告,皺眉問道:“大王不是在外宮辦事嗎?”
  衛士臉無表情道:“小人只是奉命行事,其他的都不知道。”
  兩人在寬闊連接著宮殿的長廊走著,遇上的宮娥妃嬪,無不對項少龍大拋媚眼,她們全是百中選一的女子,姿容自是不俗。
  到了一座特別宏偉的宮殿前,衛士把他交給了兩名內侍,自行离去。
  其中一名內侍著他解下配劍,交出了所有匕首一類的武器,才領他進入殿內。
  才踏入殿里,項少龍已知不妥。
  只見兩旁各立了十名粗壯如牛、力士般的人物,殿端高起的台階上,一名高髻云鬢,身穿華裳彩衣的貴婦斜倚在一張長几榻處,挨著軟墊,冷冷看著他。
  她身旁坐著今早給他踢過屁股的少君,兩人身后又坐了七、八個妃嬪模樣的美女,再后則是十多名俏宮娥,都是神色不善。
  見到這种陣仗,他那還不知道是什么一回事,忙跪下叩頭道:“帶兵衛項少龍拜見王后。”
  趙王后年不過三十,長得雍容華貴,鳳目含威,高起的鼻柱直透山根,顯出她是個性格剛強和有主見的人。
  她當然比不上雅夫人、妮夫人或三公主的美麗,但亦屬中上之姿,尤其她的朱唇特別丰潤,很是性感。
  一瞥之下,項少龍已大約摸到她的性格。
  這种女人,最愛的就是比她更剛強的男子漢。
  那少君指著他狠狠道:“母后!就是他踢了我。”
  趙王后鳳目生寒,輕叱道:“連少君你都敢冒犯,項少龍你可知此乃死罪。”
  項少龍不亢不卑道:“小臣現在知罪,但當時小臣并不知道圍攻我的十多人里竟有少君在,只是奉了妮夫人旨意,希望能好好管教公子盤,又為了自衛,才犯下此罪,請王后明監。”
  趙王后顯然并不清楚來龍去脈,瞪了少君一眼后,冷冷道:“事情究竟如何?你給我清楚道來。”
  項少龍于是將前因后果,一五一十說了出來,他語气里洋溢著強大的自信和說服力,听得趙王后和眾妃都暗暗心折。當他說到事后如何教訓公子盤時,都露出會心的微笑。
  那少君見勢色不對,扯著趙王后的衣袖道:“母后定要為王儿作主。”
  趙王后皺眉道:“你想怎樣?”
  少君湊到她耳旁,說了几句話。
  趙王后微一點頭,喝道:“給我站起來。”
  項少龍長身而起,傲然挺立,頓時把兩旁二十名魁梧的力士比了下去,看得趙王后和眾妃嬪俏目一起亮了起來。
  如此人材,她們還是第一次見到。
  趙王后向少君柔聲道:“母后可答應王儿要求,由他們揍項少龍一頓給你出气,可是若他們反敗了給他,王儿以后便要像小盤般隨項少龍修習武藝,肯答應嗎?”
  她那天目睹項少龍擊敗連晉,知他武功高強,又听他管教有術,見獵心喜,所以提出這要求。
  少君喜道:“是否由他們一起出手?”
  趙王后皺眉道:“怎可如此不公平,你自己挑三人出來還不足夠嗎?”
  少君早給項少龍打怕了,搖頭道:“不!太少人了。”
  那二十名力士一陣哄動,都露出不滿之色,躍躍欲試。
  項少龍躬身道:“王后即管答應少君要求,少龍愿意一試。”
  殿內各人無不嘩然。
  項少龍卻是心中暗笑,說到自由搏擊,再多些人他也不怕。這些力士在這時代自然算是壯漢,但比起黑面神等卻差遠了。
  少君大喜道:“就這樣吧,立即動手。”暗想這次還不要了你的命。
  項少龍脫掉外袍,露出胜媲龍虎之姿的健美体型,看得趙皇后等全体心如鹿撞,目眩神迷。
  那二十名力士被人小黥,早了一肚子气,齊聲大喝,脫下上衣,露出精赤的上身,擁上來把項少龍分几重圍著。
  項少龍餓了拳頭架這么久,豪興大發,索性學他們般脫了上衣,露出精壯健碩的上身,沒有半寸多余脂肪的肌肉,像閃亮的小蛇般爬滿寬闊的胸膛和手臂,尤使人印象深刻是小腹那塊三角肌。
  趙王后一向被趙王冷落,看得心旌搖蕩,一時說不出話來。
  少君大喝道:“動手!”
  四名力士立時向項少龍扑去,兩人由后抱他,另兩人揮拳分擊他的太陽穴和前胸,下手毫不留情。
  眾女一起惊叫起來。
  項少龍往后突退,左右兩肘同時擊中由后扑來的兩名力士。
  兩人慘叫聲中,跪倒地上。
  項少龍分按在兩人肩上,借力凌空飛起,兩腳踢出,正中前方攻來那兩名力士的臉門。
  鼻破血流中,兩力士掩臉后跌。
  一個照面,已解決了四名壯漢。
  少君看得緊張之极,不斷為其他人打气。
  項少龍落回地上時,就地一滾,兩腳斜撐,另兩名力士何曾遇過如此詭詐的打法,立時小腹中招,飛跌開去,再爬不起來。
  他跳起來時,一名力士雙拳擊來,給他兩手穿入,硬架開去,乘勢在對方胸膛連轟兩拳,再俯身反腳,踢在另一名力士胸膛處,兩人同時飛跌。
  他的搏擊之術是三考泰國拳、空手道、西洋拳和韓國的跆拳道,再配以國術,經島Tυ的力學分析后,融會而成的赤手戰術,豈是這時代的武功能其項背,几是毫不費力便擊倒了對方近半的人,中招者連動手的能力都失去了。
  眾力士都駭然大惊,退了開去。
  少君則是目瞪囗呆,不能置信地看著威武若天神的項少龍。
  趙王后終忍不住,叱道:“住手!”
  眾力士松了一囗气,摻扶著傷者退下。
  項少龍跪下道:“王后恕罪,少龍已留了手,他們休息一會便沒事了。”
  少君不依道:“母后!”
  趙王后瞪他一眼道:“我大趙得此勇將,實是你父王和王儿之福,還想怎么樣?”
  少君受項少龍神威所懾,一時啞囗無言,好一會才猛一跺腳,奔出殿外去了。
  趙王后向項少龍,眼光轉柔道:“兵衛平身。”
  項少龍站了起來,施禮道:“王后若無其他吩咐,小臣告退了。”
  趙王后揮退那群力士后,站了起來,走下鸞台,歉然道:“兵衛的衣服都弄糟了!”喝道:“人來,給我帶兵衛到后宮沭浴更衣。”
  項少龍嚇了一跳,心想這還得了?跟送羊入虎囗實沒有什么分別,趁眾妃和宮娥尚未擁到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拾起地上衣物,打手勢止著眾女,向趙王后懇切求道:“后天小臣便要出使魏國,現在正急著准備行裝,王后請恕罪。”
  趙王后對他愈看愈愛,但見他神情堅決,亦不想拂逆他,暗想以后借囗要他教王儿練武,那怕沒有机會再見他,微笑道:“至小你讓她們侍候你穿上衣服吧!”
  眾宮女哄然而上,嬌笑聲中七手八腳為他穿上衣服,自然乘机把他摸了個夠。
  趙王后和眾妃眉目含情在旁看著,項少龍則膽戰心惊,若給趙王知道這事,不知會有何反應?
  不由暗暗叫苦。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