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章 春宵苦短


  回到雅夫人處,婷芳氏和春盈四婢赫然恭候廳堂。离別在即,自有說不盡的綿綿蜜語。項少龍雖是風流,仍未試過這种群美環拱的溫柔陣仗,雖樂在其中,應接不暇,亦是有苦自己知。疲极睡了一會后,睜眼時天已全黑,略動一下,立時把緊纏著他的婷芳氏和烏廷芳弄醒過來。烏廷芳撒道:“芳儿不依!要隨你一起到魏國去。”項少龍大吃一惊,醒了過來,暗忖自己照顧雅夫人和趙倩已大大頭痛,怎可還添上烏廷芳,若被趙王以為他想挾美溜走便更糟,忙好言安慰,軟硬兼施,才哄得烏廷芳打消主意。
  這時春盈等四婢進來侍候他們梳洗穿衣,項少龍以最快速度打扮停妥,走出房去,還未到大廳,便听到妮夫人和雅夫人說話的聲音,心中大訝,走了出去。妮夫人見他出來,大窘垂下頭去。項少龍心生怜惜,知她要趁自己赴魏前,拋開自尊,爭取与自己相處的時間。來到兩女間坐下,放恣地摟著兩女蠻腰。雅夫人嚇了一跳,不能置信地道:“你們已經……”妮夫人含羞點頭道:“雅姊請勿見笑趙妮。”雅夫人悻然道:“剛才還在我臉前扮正經,裝模作樣。”項少龍在趙雅腰肢窩搔了一記,責道:“雅儿!”
  雅夫人對他千依百順,聞言含笑不再作聲。妮夫人湊到他耳旁道:“項郎會否怪趙妮淫蕩?”項少龍哈哈一笑Y“怎會呢?你愈淫蕩我便愈高興。”妮夫人想不到他會大聲答她,羞得躲入他怀里,身体卻灼熱起來。雅夫人笑道:“看來雅儿今晚要退位讓賢了,不過先讓我和項郎說點正事。”接著向項少龍眨眼道:“想妮夫人在那里等你寵幸呢?”妮夫人更是無地自容,卻只含羞听著,沒有反對。項少龍索性荒唐到底,笑道:“妮夫人到浴池等我,待會我來和你鴛鴦戲水。”妮夫人嬌柔無力地站起身來,馴若羊儿般婀娜多姿去了。
  兩人看著她美麗的背影消失在門后,相視一笑,兩手緊握在一起。雅夫人正容道:“我去見過王兄,可是他沒法再抽出人手給我們,真令人擔心。”歎了一囗气道:“由這里到大梁,最少走三個月路,要渡過大河,經過無數荒山野岭,入魏境后,還要先到蕩陰、朝歌、桂陵、黃池四個城市,真是一步一惊心,非常難捱。”項少龍沉吟片晌,問道:“夫人和那少原君,曾否有過一手?”雅夫人羞愧地點了點頭。項少龍不舒服之极,沒有作聲。雅夫人惶恐地道:“少龍!求你不要這樣,雅儿現在已痛改前非了。”項少龍終是心胸廣闊的人,歎道:“我和少原君本有嫌隙,加上了你和他的掭關系,會把事情弄得更复雜。”雅夫人歉然道:“雅儿知錯了。”接著岔開話題道:“少原君會帶著他最寵愛的兩位姬妾和二百家將上路,我怕他會處處和你作對呢。”
  項少龍沉聲道:“我不怕他留難我,最怕是他會和外人合謀來對付我們,若他存心一去不返,什么事都夠膽子做出來。”雅夫人道:“我從自己的家將挑了四人出來,這四人不但有膽有色,劍術高強,其忠心更是不用怀疑,我還安排了成胥作你的將,這人曾受我恩惠,免去誅族之禍,定肯竭誠為我們賣命。”項少龍心下稍安,道:“听說齊國想破坏這次婚盟,他們有什么厲害人物呢?”雅夫人深吸了一囗气,緩緩道:“齊國有個身分神秘的人物,名叫囂魏牟,這人認為禽獸最得天地之道,所以人若要回歸自然,与天地共為一体,必須恣情縱欲,弱肉強食,不須有任何顧忌。而要成為強者,則須學獅虎般磨利爪牙,所以他和弟子都是可怕的戰士和奸淫虜掠的凶徒,平時他們潛隱山林,威逼被虜來的男女為他們從事生產和供作淫戲。”
  項少龍奇道:“齊王如何能容忍這种奸賊在齊國作惡呢?”雅夫人道:“六國中,齊國領土的幅員僅次于楚國,馬陵之戰后,更代魏成為東方諸國的領袖,甚至与秦人互稱西帝和東帝,四處擴張,最后給秦、楚和我們三晉聯軍攻入首都臨淄,后又給燕國的樂毅占了七十余城,尚幸齊國出了個田單,新繼位的燕王又中了田單反間計,陣前易帥,才被田單把燕人掃出齊境,但已元气大傷了。”項少龍點頭道:“我明白了,齊王是因國力匱乏,才要倚仗和容忍這种窮凶极惡之徒,為他辦事。”雅夫人道:“倚仗他們的人是田單,我們一直怀疑田單和囂魏牟是同族的异姓兄弟,這囂魏牟武術高強,能空手搏獅,生裂虎豹,性欲過人,每晚不御十女之上,便不能安眠,專替田單刺殺政敵,又或到國外去進行秘密任務,若是此人親來,我們便危險了,雅儿情愿自盡,都不肯落入他手里。”
  項少龍亦听得肉跳心惊,安慰了她一番后,烏廷芳和婷芳氏才姍姍而至。雅夫人知他心意,為他穩著二女,使他能抽身進入浴殿去。眾婢正為浴池添進熱水,項少龍支開眾婢后,來到妮夫人旁,把她抱了起來,兩人連衣服浸進溫熱的池水里去。妮夫人一生規行矩步,那想到會遇上這么放浪不羈的風流人物,惊呼聲中,立時變成濕衣女郎,盡顯美麗的線條。項少龍想到明天便要踏上生死未卜的旅程,立時放縱起來,展開對這美女的全面侵犯。妮夫人亦想到同一件事,熱情如火地向他竭力逢迎。
  在抵死纏綿中,妮夫人淚流滿臉哀求道:“項郎呵!你定要保重,好好回來見趙妮和小盤。”項少龍問道:“假設我要离開趙國,你肯否跟著我呢?”妮夫人一顫道:“你想背叛王兄嗎?”項少龍歎道:“只是未雨綢繆吧!趙穆這人必不能容我,我項少龍豈是任人宰割之輩。”妮夫人點頭道:“王兄真不爭气,竟重用這等小人,趙穆對妾身亦有野心,曾多次召我到他那里去,都給我拒絕了。”項少龍心想趙穆可能就是公子盤害怕會得到他母親的人之一,心中暗歎,現在妮夫人從了他,趙穆更不肯放過自己了。
  妮夫人斷然道:“妾身心已屬君,無論項郎到那里去,趙妮甘愿為牛為馬,永侍君旁。”項少龍心神皆醉,痛吻她香唇。心中同時起誓道:“無論前途如何艱困,我也要為了所愛的人,在這戰國亂世奮力求存,創出一番轟轟烈烈的功業,項少龍絕不會對任何人作愚孝,只會為自己的理想盡忠。”
  次晨日出前,項少龍在烏廷芳、趙妮等淚眼相送下,依依袂別。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