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一章 翻天覆地


  捷若惊電!勁若奔電!
  張心寶陡地躍起,雙掌印在菩薩前胸,轟“它”個措手不及!
  “砰!砰!”又重、又沉,菩薩悶哼一聲彈飛出去碰上前門,又是“砰!噗!”二聲,撞得門板四分五裂飛散,再連滾三個筋斗才止住身形,只見倒地后雙腿抽撞了几下,癱死不動。
  菩薩怎會如此不濟?惊動房寮僧俗大眾,紛紛舉燈出來探視,還以為何處招受雷劈,轟然作響。
  胡立群惊駭失色,舉手顫抖指著道:
  “你……是誰?竟然連“觀世音菩薩”都敢打?還妨礙我今晚解脫飛升西方极樂世界,為什么?”
  張心寶毫不客气上前甩個耳光“啪!”聲脆響。
  “枉費你是個正信佛教徒!拜在了然大師座下學佛,竟還如此著相?所謂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見相非相即見如來。世尊偈言:
  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
  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道: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
  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難道你沒有讀過?隨便的放個光,亮個小神通就叫你五体投地?生死由它?可要好好反省,不能舍本逐末呀!”
  話畢,胡立群如醒酬灌頂,倏然醒悟,雙頰通紅十分慚愧道:
  “受教!受教!不知張施主深契佛理,一語點醒夢中人。不知剛才是何方邪魔外道裝扮的假菩薩?您又如何看出破綻?”
  張心寶微笑道:
  “胡居士!這個甜密告訴你無妨,一個人修行用功過度時,會產生幻听及幻覺,例如有菩薩慈音在你耳際縈饒,教一些小神通,打打手印諸類,使你法喜充滿,以為已經入道。
  或者事前提示你將發生何事,并且化境界傳知,預測十分准備,使你產生大我慢心,事事求助于“它”,奉若神明,其實這些心態已經著了相而不自知,還沾沾自喜!”
  “是的!是的!剛開始就是這种情景!”
  “本身“奉若神明”巳經是崇拜偶象,与佛性大相徑庭,离道遠矣!魔界利用人性弱點,投其所好,再幻化各种假菩薩迷惑眾生,就此例來說,你急切于求往生西方极樂淨土,魔子魔孫就幻化“觀世音菩薩”讓你上當受騙,跟“它”一走,什么都完了!”
  “張施主!這個假菩薩本來在夢境中找我傳法打手印,到后來,就我獨處時顯身頻繁,并且變化“天行母”梵天仙女,教我“雙修大法”“明光”不泄!”
  “錯!大錯特錯!此雙修大法于宗喀巴大師時代已經不傳,非大根器之人,十人修持九人皆入魔道!難怪你形同枯槁,元神漸失!”
  “張施主!以后怎么辦?如果是真的菩薩渡化豈不痛失良机?”
  張心寶笑眯眯道:“先行認識佛光普照!光輝如沐春風,從本性自然涌出相映,不會刺眼。佛菩薩的慈目佛光,炯炯清澈無邪,魔類眼神迸出綠芒螢光最好分辨。”
  “佛菩薩胸前“”字明顯,不會顛倒逆逆形。古代高僧大德叱喝祖的故事,傳誦至今,是破除我相、人相、壽者相、眾生相,最好證明。”
  “古代劍道宗師,佛來佛斬、魔來魔斬,刀需歷練天、人、神、魔幻境心靈靜化,身劍合一,才能真正入道!”
  外頭傳來喧嘩吵亂,一位圓目伶俐小沙彌慌張來報:
  “施主!剛才那位受傷昏厥女子,化成一股紫煙往北竄逃!”
  張心寶怔然暗道:“唉!竟能抵擋“阿彌金剛神功”第一招“佛怒霹靂”不死,可見大有來頭,莫非又是魔人出現?”
  張心寶交待胡立群宣告大眾回寮安歇,不可好奇追蹤,以免慘遭橫禍,彈擺熊腰,往北疾射飛出,人影杳然。
  展開靈眼一路追赶,飛縱桃樹俯瞰寺院,層層疊疊錯落,哪見得魔蹤?
  將要放棄追蹤時,北邊山門處,傳來几聲兵器交加鏘鐺脆響,在寂靜夜晚十分悅耳,張心寶一個鷂子翻身,倒掠出去。
  山門廣庭方圓二十丈,“豬魔七賢”之首,了然大師率其他六賢圍住一名体態妖嬈高挑女子,雙手持著鴛鴦寶劍,舞得滿天劍影密不透風,力戰其中四賢,居然游刃有余。
  了然大師及另二位,于外圍掠陣,七賢老么手持鐵制釣杆在外圍甩鉤牽制最為得力,趁隙切入陣中,角度玄妙,鉤疾擊電,當暗器使用,扰亂高挑女子分神。
  “突!喝!”聲起。
  鴛鴦雙劍左右飛旋快如陀螺爆長劍气,寬有五尺、長約一丈,威猛無儔,勁風卷起一丈,落葉飛花形成青龍一柱,龍卷風直沖云霄約有十丈高,回撞四人,使其護身真气渙散。
  衣衫被旋勁葉風如刃,刮得碎為粉薤,駭然猛退出龍卷風范圍,已然遍体鱗傷,雖無生命危險,但卻是疼痛難當,血流涔涔,好不狼狽。
  了然大師豈容妖孽猖狂,提起渾厚內勁,一聲佛門獅子吼。
  “阿!彌!陀!佛!”近出金光字体。
  “阿”字体,勁化龍頭張牙舞抓猙獰奔出,“彌”字体及“陀”字体,勁化龍身十丈,“佛”字体,形成龍尾甩擺隨后。
  金光熠熠,勁若馳雷,气勢磅礡,猛扑那股十分猙獰,欲吞噬大家之飛葉龍卷風,兩條金、綠芒神龍交纏互鬧,蔚為奇觀。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雙龍并体,勁風激蕩,在空中爆烈,飛葉絞為粉薤,飛揚彌漫廣場,嗆得眾人紛紛閃避。
  迷蒙葉霧中,倩女“嚶!嗯!”一聲悶響,似受作不輕,等塵埃落定,竟然蹤跡杳然,只余留一灘鮮血,而點滴斑斑順延前方二十丈。
  山門,有風、雨、雷、電四大力士金剛巍巍佇立,血跡點滴處到此為止。
  “獵魔七賢”沿點滴血跡找到雷將神像前而止。
  昂望三丈金剛,不動如山,皆面露訝异?妖孽遁走,逃往何處?
  雷神大力金剛,大紅鳥嘴尖突,刨耳裂獠牙猙獰,蚕眉濃卷曉天雙揚,銅鈴睜眼凶惡俯視,右手高舉大金錘如壇欲撞狀,左手側橫金錐三尺長,金身鎧甲沉沉,衣袖褶紋分明,雕琢細致,其虎背熊腰,雄姿偉態,威赫神武,栩栩如生。
  了然大師蹲在雷神大力金剛面前,俯彎身子,手沾鮮血揉搓-下,鼻前噢聞,一股腥臭扑鼻蹙眉深鎖,瞬間發覺不對,突然一陣昏眩襲腦。
  石雕雷神大力金剛的高舉右手,握有如酊大金錘,只覺微微一顫。
  倏地,猛然朝著了然大師光禿腦袋,一錘叫子扎下!
  變生肘腋,憂目惊心!
  大家當場駭然.惊惶不知所措!
  張心寶佇立松樹枝頭,迎風飄逸,身似綿絮,不落半支松針,好高絕的“凌空浮云”輕功身法,望見山門前拚斗,了然大師猶胜一疇。
  面露微笑暗道:
  “若不是魔人身中“佛怒霹靂”掌傷,了然大師決無法討這個便宜!”
  正在臆測之間,倏然雙龍拚斗爆向,滿天葉薤紛飛,居高臨下望見一條紫霧遁逃,隱入雷神金剛石雕內,狡滑异常。
  又見了然大師率眾尋血跡找去,并手触鮮血嗅聞。
  “要糟了,血有魔毒碰不得……雷神大金錘有异?快救人!”
  事態緊急,相隔二十丈之遙,營救恐怕來不及,忙吸口真气呼出龍吟嘯聲,化气成形,至剛至大“阿彌金剛神功”第二招“佛笑貫天”隨音波震蕩而出。
  一气呵成,音爆捷若惊虹貫日,媲美佛門獅子吼何止千百倍,直罩山門雷神大力金剛處。
  說時慢,那時快,龍吟聲納一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聲柔勁回蕩在方圓二十丈的山門庭院,竟把地皮掀起三寸高,震動得了然大師及其他六人東倒西歪滾于地面。
  整座古剎山門,稀哩嘩啦崩塌下來,石雕的風、雨、電三大金剛如攜金倒玉柱,轟然落地,雷神金剛竟然巍巍佇立不倒。
  但頓了一下,彈指間石雕身形,緩慢由下至上龜裂。
  “波!波波!波波!波波波波……”
  雷神金剛如山崩碎石落地,隱藏的一只紫貂魔人“爆!”的一聲,血肉橫飛,化解了然大師殺身之禍。
  “轟隆!”离地三寸高地皮,一震落地。
  有如乾坤倒轉,四分五裂,塵土飛揚威力無儔,气勢磅礡,嚇得“獵魔七賢”個個面色如土。
  這是什么功夫,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就如“翻天覆地”一般。
  一道人影疾落在了然大師昏厥處,雙掌貼其背后,運功療毒,彈指間即逼出毒液,緩慢從和尚手指頭汨汨而出,渾身漸漸恢复紅潤,呻吟一聲更醒過來。
  其他六人被震得頭眩目花,骨酥筋軟,如醉步蹣跚,顛著遙晃而來。
  “師父!師父!沒事吧?”著急關切溢于神色,齊齊問安。
  了然大師率眾伏跪地面,感激涕零道:
  “多謝“神鑒王”救命之恩,老納不知何以為報?不知您大駕光臨,請恕罪!”
  張心寶拂袖一飄,跪地七人為一股無形气勁扶起,大家心中一悚,好渾厚以的內力,确實有“翻天覆地”的本事,皆打從心底万分敬佩。
  張心寶微笑作揖道:“了然大師!在下正追赶受傷的“紫招魔人”,恰巧給你碰上,省卻一番功夫!”
  然大師怔了一下,急忙合十恭聲道:
  “稟“神鑒王”!老納率同徒弟剛回到山門,只見一團滾滾紫霧急速竄逃,剛好堵個正著,不知你從何處追赶魔人?老納在拚斗此獠時,發覺它已受傷,卻沒想到如此狡詐詭譎,變幻莫測,差一點喪命!”
  “嗯!這情形我己看見。這個“紫招魔人”在寺院寮房變化“觀世音菩薩”金身,迷惑男子盜取元陽。”
  “妖孽罪大惡极!竟然連菩薩都敢假份,還有什么傷天害理之事作不出來?”
  了然大師連稱佛號,慈顏垂眉微挑道:
  “稟“神鑒王”!老納經您告知后,覺得在“瀚香院”的“蝙蝠魔人”及“紫紹魔人”皆有共通之處!”
  “大師若有所指?請賜教!”
  “魔人皆幻變妖嬈美人,專挑元陽充沛壯男煉其魔功,可見皆是“陰魔”,當然是以青樓妓院為栖身之地,最易滿足所需。建議想個辦法以男色為餌.才能一网打盡,可省卻東奔西跑勞心費力!”
  張心寶面露喜色,但隨即蹙眉深思道:
  “大師所言甚是!但只用男色為餌只能羅网部份魔人,以此為例,魔人并非全部寄身青樓,偶而外出打野食,所以定要想個万全之策!”
  了然大師話鋒一轉道:
  “稟“神鑒王”!今晚為何投宿寺院?”
  “喔!是專程找你們“獵魔七賢”,因”寶通殿”初創,急需人手,希望你們加入!”
  了然大師垂眉無風飄動,其他徒弟歡欣雀躍,終能一展抱負,更何況是在全冥區傳奇人物“神鑒王”的麾下辦事,真能光宗耀祖了。
  齊齊匍匐地上,神態肅穆恭聲道:“參見主公!屬下當鞠躬盡瘁,死而后巳!”
  “起身吧!大家如兄如弟,以后就像一家人,直接找“黑財神”大總管報到!”
  了然大師牽徒弟起身,合十道:“主公!請上山大殿參拜十一面觀音菩薩,并且奉茶品茗!”
  “禮應如此!了然大師請帶路。”
  了然大師前導,一行人往“觀音閣”參拜后,進入偏殿坐下。
  張心寶微笑道:“了然大師,請沙彌送上文房四寶備用!”
  片刻后,小沙彌送上文房四寶.張心寶提筆疾書,寫了几頁,內容洋洋大觀,并繪手有人体圖樣,兩邊注解心得,待墨跡干后,拿給了然大師。
  微笑道:“大師!這几張紙寫滿“阿彌金剛神功”內功心法及怯毒兩篇“彌旋大法”、“佛怒霹靂”、“佛笑貫天”兩招剛柔并用,魔人就不足為懼!”
  了然大師及徒弟們連連稱謝,恭敬肅穆圍上桌面,凝視片刻,神情興奮,如獲至寶,喜上眉梢,再片刻,融入大法招式中皆身心兩忘然。
  張心寶看他們皆已入神,緩緩比划起來。
  不覺暗道:“皆是武痴!遇上了曠世絕學,不痴才怪!”
  不便再行打扰,步出偏殿,直往大殿參觀十一面觀音,巧芹的精雕細琢藝術。
  暮鼓晨鐘,僧眾梵唱,檀香裊裊,法喜充滿。
  張心寶盡心指導“獵魔七賢”學習“阿彌金剛神功”,期望能成為得力助手,哪知練功忘卻時間。
  駙馬爺府的五位夫人惊惶失色,動員屬下翻遍整個森羅冥界找不著,七嘴八舌的皆怪罪森美媚老子森羅閻王阻止張心寶取妾,所以在一气之下才离家出走,要不然怎會失蹤?
  另一路人馬“瀚香院”,以“利康錢庄”厲老爺子為主,指碎旗下員工數十万,全体動員尋找張心寶。厲老爺子見自己掌上明珠已經生米煮成了熟飯。當然緊張万分,憑自己的身份地位實在丟不起這個人,再說這個好女婿,打著燈籠都找不到。
  “黑財神”歐陽赤海心中沾沾自喜,在張心寶离開紫禁城太和殿時,傳音授意,要他失蹤几天,讓自己安排促成這段姻緣。
  林花城最樂,天天待在房間里,足不出門,与吟風、弄月兩個丫鬢飲酒作樂。
  例如吸食他們櫻桃小口內的佳釀,摸摸小手,胳肢窩搔痒,最后教她們練那個“怪丑小雞”及“霸王舉鼎”武功。
  還有什么一箭雙雕,騎馬射箭,關公弄大刀、蜡燭兩頭燒,三才貫風月,四通八遠游三江……
  說什么跟什么?胡說八道亂掰一通,就是為了那一回事!
  “黑財神”歐陽赤海正在批閱公文,看見一道紅光透牆而入,知道是張心寶的“靈符傳書”,起身招手,靈符疾投過來。
  寫道:“歐陽大總管!伙同林花城快來“瀚香院”佛香閣見面,密議殲魔大計!
  歐陽赤海著衣后輕推房門,朝后院西廂貴賓房緩步而去,沿路碰上奴婢請安皆揮手示意,來到房前听見男女嬉戲聲。
  上前敲門。
  “誰呀?敲得那么急!”
  吟風邊整理螓首及衣衫.雙眸緋紅,春意猶濃,雙手并出,輕推房門。
  惊見竟是大總管“黑財神”來臨,自己心里有鬼,嚇得酥軟了腳。
  伏地顫聲道:“啟稟大總管!奴姆是奉林公子之命,并非想攀龍附鳳……”
  “好了!不成体統,進房再說!”
  林花城喝得醉眼醺醺,瞧見吟風惊慌失色前引“黑財神”歐陽赤海進內,忙放掉攬抱怀中替他夾菜喂食風情万种,妖嬈百態的弄月。
  笑嘻嘻道:“黑伯平常日理万机,今晚什么風吹得您親自來訪?快請坐!”
  弄月雙頰紅透耳根,連忙整理零亂衣衫,襝衽万福稱安。
  “黑財神”歐陽赤海揮手示意她們兩人离開,雙雙匆忙轉身离去時,被他點倒于地。
  突發狀況,嚇得林花城酒醒七分,臉色蒼白裂嘴欲哭慌道:
  “哎呀!黑伯!我的這兩個寶貝不致于死罪吧?”
  “黑財神”歐陽赤海真是啼笑皆非,打揖道:“林公子!你誤會了。依你的身份背景,姑娘要多少就有多少,我怎會為了區區小事殺死她們!”
  “喔!我還以為她們死了,真嚇了我一跳,但是為何如此?”
  “林公子!事關机密不得已。“神鑒王”帶你去會合,免得她們說了出去。”
  “黑伯!寶哥在哪里”這兩天府內真是鬧哄哄的,出了什么事?”
  “林公子!“神鑒王”正在“瀚香院”密議殲魔大計,快扶她們上床,等會回來再點醒她們,當成沒有這回事!”
  林花城一手攬起一個倒是俐落,放置床上后笑吟吟道:
  “黑伯!還是寶哥看得起我,凡事要我軋一腳,實在太了解我,嘿嘿!嘻嘻!舊地重游“瀚香院”太棒了!”
  “黑財神”歐陽赤海微笑道:
  “林公子!剛來冥界,應拋棄陽間有肉身的負擔習慣,教你口訣:“气走周天松靈身,意動魂飛飄四海”視各人修為而顯出輕功速度的快慢,我們朝“瀚香院”方向試試!”
  雙雙推門而出,“黑財神”歐陽赤海掠空而起,林花城得了輕功靈体口訣,學樣彈腰而出.一前一后快若流星,飛馳而逝。
  “佛香閣”頂樓,張心寶雙手扶著騎樓欄杆,俯瞰昆明湖那种斜暉脈脈水悠悠,春波粼粼映柳青,如詩如畫景色。
  初夏涼風拂面,令人心曠神怡,況且攜美在旁,而且拓跋仙艷、拓跋神艷及厲盈盈笑靨如花綻放,指點“精仿頤和園”景致,其樂融融不分彼此,甚感溫馨。
  厲盈盈嬌嗔道:“相公真沒有良心!失蹤兩天竟不告知,害得仙艷及神艷兩個姊姊,以淚洗臉,看怎么罰您!”
  拓跋神艷輕啟朱唇皓齒嫣然道:
  “嗯!盈盈妹子自己急哭得像個淚人儿不說,還惊動厲老爺子派兵遣將尋找相公呢!”
  拓跋仙艷初為人妻丰采更為亮麗,笑吟吟道:“兩位妹妹休說相公!“寶通殿”正在籌備當中,當然忙碌,想不到去寺院找不曾相識的了然大師,叫人出乎意料,難怪找遍冥區不見蹤影!”
  張心寶靦腆作揖道:“讓三位娘子關心落淚,實不得已。如果沒有歐陽總管提議,這件婚事,有得拖呢!再說,這种离別相思之苦,我也不愿意,所謂小別猶胜新婚,感情更增一層嘛!”
  三位絕色美女皆雙頰飛紅,心中一甜。
  怦然回想那种飄飄欲仙,如醉如痴,如膠如漆似蜜黏儿糖般,春心哪能不蕩漾?春潮哪能不膨湃?
  風月嬤嬤來報:“小姐!姑爺!“黑財神”偕林公子剛到!”
  張心寶偕同三位美嬌娘進到客廳,林花城見到三位絕色美女明艷照人,劈頭就嚷嚷道:
  “寶哥!這不公平!天下絕色盡歸此處,您學古朝唐伯虎娶八個老婆,喔!連同古朝、陰間,十個指頭不夠數,怎么不替我介紹一個?”
  張心寶笑罵道:“渾小子!整天關在房間与兩個丫鬢廝混,如果再不加持你,早晚作個風流鬼,不想回陽了!”
  “寶哥!承蒙您招待,餐餐山珍海味,不如夜夜風流……”
  “夠了!也不看看什么地方,老是口無遮攔,讓人笑話!”
  林花城正經八百朝著正在抿嘴吃笑的三位美嬌娘,深深作揖道:
  “林花城拜見三位大嫂!自家人請別見怪,我是直腸子,沒有心机!介紹女朋友之事,得靠大嫂們,靠寶哥的話,不如去喝西北風!”
  拓跋神艷雙眸狡黠一閃,嫣然道:
  “小叔性情中人!不嬌揉做作才是男子漢大丈夫,“瀚香院”要舉辦一個“花魁大賽”煩請您來主持!”
  林花城挺起胸膛有模有樣,一付當仁不讓道:
  “多謝大嫂抬愛!選美大會佳麗如云,憑我這雙法眼一瞄,沒有十個最少也有八個美女入圍,這檔事我最內行。
  例如挑身高的共同金比例三角分割啦!三圍標准自然不能隆乳啦!才藝表演!台風穩健啦!還得看面相,例如女子兩額高,殺夫刀。雙眸眼角紅紋穿山根就是通奸線……”
  拓跋仙艷拓跋神艷及厲盈盈昕得眨眨雙眸訝异,不知道他天南地北的胡謅些啥嘛?
  張心寶搖頭歎息道:“好了!又不是叫你挑老婆,把二十世紀的術語拿出來現寶?談到了女人,話匣子一打開就沒完沒了!
  這“花魁大賽”是個釣餌,讓大家來商量策划,有建議者請提出來,期望將魔人一网打盡!”
  “黑財神”歐陽赤海放下手中茗茶道:
  “小寶!你已經露了面得化妝易容隱匿,以免打草惊蛇,叫陌生人主持大賽,容易讓人起疑,還是神艷姑娘提議林公子主持最為恰當,這种博浪風采,最恰當不過。如果再配上厲琣璊膜l浪蕩不羈的調調,一搭唱喝是最完美的拍擋伙伴!”
  厲盈盈建議道:“相公!劣弟厲琣瘣N以招親為題一同進行,公布全冥界打著“利康錢庄”少東及未來繼承人名號,相信另外隱藏的魔人皆會聞聲而來!”
  拓跋仙艷贊聲道:
  “盈盈妹子好計謀!“花魁大賽”參賽者皆是同行,來者發給賞金,中魁者獎金千兩,高薪應聘,我們三人也參加要甄選!”
  張心寶靈机一動道:“厲琣瑼漫蛑豸H數可能相當龐大,頗費時間,我看不如這樣,限制年齡、身高、体重、及家世,還舍生辰八字,人數自然減少,可省卻不少時間!”
  林花城訝异問道:“寶哥!天下間哪有這樣巧的事,魔人都會符合這些規定?”
  “魔人有變幻能力,招親人數越少越好,身份家世的證明,就由魔人去傷腦筋吧!說不定還會互相殘殺,死了一個少一個!”
  “黑財神”歐陽海赤建議道:
  “小寶!事前找森羅閻王商量一下,命“武判官”厲琝Q調動精兵,以防漏网之魚!”
  “歐陽總管!就這么辦。以后“寶通殿”武判官的缺就由厲琝Q擔當吧!你得把壓箱底的本事教他嘍?”
  “小寶!你可真會偷懶,郭璞神仙教你的三招無敵劍法及“阿彌金剛神功”的至大至剛。還有“千年雙修大法”傳在冥界,培訓一些人才,比我的“赤焰神掌”厲害得多呢!”
  林花城听得津津有味,道:
  “寶哥!小弟什么都不學,只要學“千年雙修大法”跟您一樣,從“恥根”入門!”
  張心寶面頰一紅,笑罵道:“又在胡謅!不理你!商量大事要緊,盡說一些風涼話!”
  厲盈盈最為高興,得夫如此,福蔭自家兄弟,甜甜一笑道:“相公!奴家先行替家兄謝過您的提攜!”
  “盈盈!內舉不避親,只要是人才,就應該提拔!”
  大家再密談一個時辰,各自分頭按計划進行,決議在參賽者姓名旁邊,批上朱砂“紅云”兩個字就表示魔人身份,其余一概遣回,叫“紅云人閣”計划。
  离席后,林花城輕扯“黑財神”歐陽赤海的衣角道:
  “黑伯!剛才我畫了几張圖,并且注明尺寸大小,請您按圖制造,于“花魁大賽”中備用!”
  “黑財神”歐陽赤海拿起圖畫詳看,搔首不解道:“林公子!這是二個大鼓、二個小鼓、二面銅錢、木錘、鼓捧等等制造不是困難,但要這些東西作什么用?我還以為是兵器團!”
  林花城擠眉弄眼嘻笑道:“黑伯!選美大會動刀動槍的,多煞風景!這些是秘密武器,我的拿手絕活!”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