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一章 先天秘境


  皎月如盤,當空臨照。
  壇城高約五層樓,頂層道壇祭天器具齊全.基座四址九根有兩人圍抱粗巨木為基礎,工程龐然.建于“秦皇宮”前一片空地。
  特殊之處,在于底層巨木間,建有一座銅制丈高方圓丈余的道家練气房。
  房頂一支銅軸穿透壇城,直貫天際,綁有一面大旗迎風獵獵飄揚,旗面朱砂書寫赤紅斗大張心寶的生辰八字。
  少傳韁華恭請假扮“太上皇”的張心寶進入銅室,靜候作法之天地靈气加持,將盜取“真命天子”紫微龍气轉注其身。
  練气房內,張心寶結跏跌坐蒲團,手持定印啟動“禪定中陰身”一縷魂魄,金芒一閃沖出頂門,欲觀望少傳韁華登壇作法,到底能玩出什么把戲?
  少傳韁華獨自作法,臉抹五彩艷紋,貌似厲鬼,披頭散發,手持桃木劍凌空飛舞,腳踩逆八卦疾走七里罡步,壇桌上竟然放著那塊“內宮禁地,擅入者斬”怨石“七殺碑”,雕琢成“太上皇”政天齊石像,栩栩如生。
  口中咒語念念有詞道;
  “九天十地天魔遮月摘星.依旗幟生辰八字,速降七殺血光之災……”
  急劇手腕,噴出一股血箭洒于“七殺碑”怨石“太上皇”雕像上,瞬間石像泛出艷紅光芒,頂內射出一道紅色直線穿透云霄,陰气寒森十分吊詭。
  盤月當交,正逢子時。
  東北角五顆如彈珠大的星芒熾熾,串成了一線,頓使月亮缺角,緩緩如被妖魔天狗吞,遮蔽了皎洁光明,彈指間,群星失色,風起云涌大地漆黑,伸手不見五指。
  靈魂出竅的張心寶發現了祭壇真象,大吃一惊,已來不及了。
  四面八方狂風大作,驟間陰風慘慘鬼哭神嚎,從壇城上空“爆!”聲清脆,如天際崩裂,落地碎鏡般,旋降一股漠漠黑深邃龍卷風。
  竟然是群魔亂舞的妖靈,有鬼手魔爪互相擁抱如梯連接,以陀螺般旋動俯沖而下。
  少傳韁華“桀!桀!”縱聲狂笑,手舞足蹈將近發瘋似地,歇嘶底里的如狼嗥咆嘯,渾身似乩童顫抖起來。
  “殺殺!殺殺!殺殺殺!”吞噬政天齊之福靈,降七災八難困其魂魄。急急如律令!”
  妖法邪術!這膠密密麻麻無法算計之妖魔鬼怪,從上空滾滾如浪卷至魂魄仁立空中惊楞万分的張心寶。
  近眼一瞧,惊心攝魄,支支妖靈竟然有如蝙蝠雙翼,額頭獨角.雙眼螢芒如豆閃爍,齜牙咧嘴刨耳至腮,体大只有寸高,如蝗蜂雄兵,纏繞得張心寶金光明罩暗然失色,層層包繞,就如黑色超大蜂巢,直墮地面。
  只有寸高的長翼丑陋小妖精,卻在爭先恐后挫噬張心寶身上散出的九層金光明罩,如蜂甜蜜甘之如飴,一層層破功地鑽透,一分一毫地進逼,促使其揮之不去尾大不掉,內心顫悸,大感恐慌,不知所措!
  霎間,靈光乍現!
  以精靈對付精靈!用靈幻應付靈幻!
  使出“靈犀一光”頓使虛空一片靜謐,万籟寂滅。
  天下間任何絕學,練至极臻,只是開啟武道的一把鑰匙,也是敲開能勘破生死“先天秘境”的工具而已。
  武林頂尖人物,歷練多么波濤洶涌險境,只是一种迂回的生命旅程。
  生与死之間,對練武者來說只是一次短促輪回的站頭,皆是個起點,沒有終止。
  永琚X—是片刻的聚集。
  練武者如嬰儿學步,一腳一印最終地欲想回歸到這條追尋永琲熙~徑!
  就如老子所說的;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現其徼。此兩者,同出而异名,同謂之玄。玄之又玄,眾妙之門。
  佛陀的涅語:“极光世界”是先天秘境,眾妙之門,再過去深一層是什么境界?
  武道的涅語:“一心圣界”是知天秘境.眾妙之門,再過去深一層又是什么境界?
  劍仙之流已渺!哪能得知?
  二十年前,“天絕老人”司馬不仇偕“天魔刀”衛雷霆,經由“神鑒奇俠”張心寶一招絕學“明心見性”之助,划破虛空遁去,敲開“先天秘境”眾炒之門,已達武道“天心圣界”之境,但是,只不過另一層次的開端而已。
  再強的武者,后天勁力也有使盡時候,唯有沖破“任”、“督”兩脈,气走周身,再勘破人世的虛幻、潛修覷覦“先天秘境”之密,始能把天地間浩然正气,取之不盡,用之不歇。
  “靈犀一光”确是能運作浩然正气的其中一种絕學,名稱雖异,但道道相同!
  “靈犀一光”能捕捉一剎那,并非能使天地星辰停頓,而是把人類視覺的二十分之一秒殘留景像暫停功能,擴展拉大。
  就如一道牆壁,你我看來就是一道牆壁,究竟有何分別?
  練武者到了一定的層次,當然是看牆不是牆,而是一片泥沙本質,是座分子与分子互相撞擊的空間、還是有隙可趁!
  武功与神識通明是相輔相成,張心寶就是運用浩瀚無邊的念力融人武學,才能有初步達到“先天秘境”里的一層“天心圣界”而己。
  “靈犀一光”把這些密集纏身的小妖靈空間隔隙一目了然.猛然吸口真气,引導丹田內那股后天之气,流轉全身,由肌膚毛細孔接引天地浩然正气,拍出雙掌,就如破茧而出,渾身進出燦爛七彩光芒,有如初生的蝴蝶,十分艷麗。
  三秒鐘!雖只有短暫三秒鐘:
  足以使一名絕頂高手逃之夭夭!更何況是“神鑒奇俠”張心寶!
  神識一經脫困,迸出至大至鋼“阿彌金剛神功”第二式“佛笑貫天”,震死方圓十丈丑陋寸高小精靈,化為烏黑雨水.如惊濤拍岸,一波接著一波,死纏爛打,凶悍無比就如螞蟻搬家.不死不休,令人厭惡!
  張心寶再度龍吟長嘯,“佛笑貫天”朝北方向貫出千里傳音道:
  “小娘子!曉仙霓快來助陣!為夫碰上了只有寸高的長翼惡精靈,無法算數其量!殺之不盡,不知如何是好?”
  壇城上,少傳韁華披頭散發,形同魔鬼,蹈步挪騰,催動符咒頻急,似乎將斷心脈,口角已然溢出了涔涔鮮血,如果片刻間“五星貫月”一過,皎月再度臨空,還殺不了“太上皇”的話,自己將死無葬身之地。
  這時候,太監王操鬼鬼祟祟詞句前進,摸黑進入底層,心里想著若能沾一沾“真命天子”龍气,可就大發特發了,但是眼前一片漆黑,那座銅制練气房在哪儿?
  “其他媽的不對時辰?這個嘛?月姑娘竟然不知縮到哪個人的褲襠里不出來?那個嘛?耍得老子摸黑團團轉!”
  緩緩匍匐前進不敢出聲,只得在心里暗地咒罵豈料一個不小心!
  “砰!”撞上了粗大巨木,腦袋腫了包。
  這一砰細微聲響,都在妖魔小精靈耳脈內,有如雷捶震撼。
  一小撮妖商小精靈,循聲俯沖而下,望見了太監王操,渾身散出了污濁不堪的晦气,如同見了妖魔小精靈,雀躍翻騰,附著其身大肆戢噬吸食。
  烏漆麻黑地,太監王操感覺到渾身不對勁?怎么這邊痒痒的,那邊也痒痒的,又直覺到渾身力气,好像被不知名的小東西如吸血抽干一樣,瞬間昏眩癱在地面,一動也不動地昏死厂過去。
  太監王操豈會料到蘇醒以后,開始走了鴻運當頭十年流年大遠。
  這些丑陋小精靈吸取了污濁晦气,剎那間拙壯一倍,欣然歡動、也顧不得正在空中搏斗的張心寶,四處流竄尋找這种人間美味。
  不到燃寸香間,月光從弧月角度進出了雪白光芒照耀大地。
  丑陋寸高長男小精靈開始騷動,蠢蠢不安。
  張心寶再度被這些無法數量之小妖靈,纏得金光明罩只剩三層護体、但感應到了它們忌怕月光的那份心思,只要再忍一忍,必定能突破重圍。
  基地.空中從北方飄來了一片烏云,竟然擋住了柳月眉的月光。慘了!
  但更奇怪的是這些惡精靈,驟顯騷動,迅速往天空裂開的旋過處,集体飛奔,零亂無序沒命的竄逃,似有天敵降臨。
  北方飄來的烏云彈指間俯沖而下,嗡嗡聲大作,竟是無法數量的三寸小精靈,列隊形似支大鵬鳥展翼,扑向如長蛇蜿蜒逃回天空漩渦妖靈界的惡精靈、啄其七寸,雙爪攫獲蛇身,就似鷹蛇般互相纏斗了起來。
  促使天空黑壓壓的一片,擋住了明亮月光,又是伸手不見五指。
  倏地,一聲悶雷,電光閃爍十分耀眼,使人頓然睜不開眼睛。
  “轟隆!轟隆!霹靂啪啦!霹靂啪啦!
  雷光閃電大作]
  天空瞬間爆喝一聲道:
  “泄露天机!触犯天條!五雷轟頂!”
  天空再爆出五道閃電,將頂層開壇作法的少傳韁華轟得血肉橫飛尸骨不存,化為一片血雨,隨風飄逝。
  少傳韁華死亡前一剎那大叫道:
  “政天齊!我要你陪我死!”
  五雷轟頂!閃電余威順著那支銅制旗杆,“滋!滋!滋!滋!”蔚藍強光直貫而下,將底層這座銅屋練气房.轟炸得四分五裂!好惡毒的設計。
  整座五樓高壇城,從上至下驟間垮了下來,滿天彌漫不屑塵土,遮天蔽地。
  “神鑒奇俠”的舍利金剛身被埋在最底下。
  變生肘腋.猝不及援手。
  想來支援的三寸精靈曉仙霓來至張心寶魂魄處道:
  “大相公!有沒有受傷?親身率我“水精靈”一族正与另一次元空間惡精靈纏斗中,我去支援,片刻即能全部殲滅!”
  拍動雙翼,手持鴛鴦雙劍一股溜煙,往空中而去,獨留下愕楞的張心寶魂魄暗道:
  “小娘子哪來的武器?狀如牙箋,還銀芒森森,十分神勇。”
  皎月依然柔媚亮麗,時間人分秒飛逝沒有回頭:
  虛空中那兩股鷹蛇糾纏的黑影,漸漸往北而逝。
  這聲轟天雷響惊動了十丈把守的御林軍匆忙赶來一探究竟,見了整座壇城塌垮夷成平地,個個惊慌失措!
  駐守邯鄲領軍的五虎將之一鄧豪,嚇得心惊膽顫,魂飛九霄,“太上皇”被巨木壓于底層銅制“練气房”,焉有命在?
  今晚不重要任務是自告奮勇擔當万一“太上皇”有個三長二短,豈不陪了全族的身家性命?到了此地步就只能祈求蒼天賜于奇跡!
  一聲吆喝,約有千余名御林軍卸了鎧甲武器,投入這場天雷肆虐后的如山丘高,破碎焦木殘骸,搶救搬運。
  張心寶魂魄瞬間投入“金剛不坏“舍利身,恰巧隔壁擂木聳宜交疊內,太監王操昏厥里面,卻分毫無傷,實在太幸運了!
  順便搭救,攬其腰一聲爆喝,單掌迸出罡气,一跺腳掠身而起沖出了閒境。
  驃騎將軍鄧豪見著了“太上皇”奇跡似的生還,知其生性陰毒,顫顫凜凜匍匐地面,懇求賜死.以免牽連九族。
  豈料“太上皇“似轉了性般,一手捉住太監王操腰帶,如提小雞.身陷危境,竟然還會救人?
  笑吟吟道:
  “鄧豪!先救醒太監王操,朕于御書房內,不見任何人!”
  御書房內,傳出了一聲极細微女子呵咭艷笑如銀鈴脆響。
  听得親自守衛御書房外的驃騎將軍鄧豪一頭霧水,疑云重重?真是女人的聲音嗎?不會吧?可能是水晶風鈴響動吧?
  張心寶模撫著燒焦的頭發尷尬道:
  “真有這么丑?也不要笑得彎了腰嘛?這种天打雷劈竟能保存“金剛舍利身”,也算不幸中之大幸!拿面銅鏡讓我自己瞧瞧。”
  三寸精靈曉仙霓震雙翼一個溜煙,取來了一面銅鏡,仁立于張心寶面前。
  一照面,哇哇地叫了出來!
  張心寶緊張地捏撫雙頰,摳一摳鼻孔,捻一下眉頭,再齜牙咧嘴一番,十分逗趣,無心之作,令人噴飯。
  促使三寸精靈曉仙霓再度笑得人仰馬翻,趴于書桌面捶拍作響,手舞足蹈的樂不可支!
  “糟糕!燒得渾身毛發焦黑,哪能出去見人?黑黝黝的皮膚不就成了黑鬼?”
  “哈哈!哈哈哈!大相公,人家可沒有騙您,見到了吧’真是一副倒楣衰相!真會流年不利啊!”
  “算了!大不了蒙面不見人,小娘子,高縣方面的一切安泰吧?戰場行軍布陣進行得順利吧?”
  “嗯!一切就按大相公的籌謀帷幄進行。再過几天“跳蛙戰略”就到邯鄲了!料不到大相公古靈精怪地假扮“太上皇”政天齊,這般呼攏!呼攏!的內外神通,當然兵行神速嘍!”
  “唉!小娘子也懂得“未來語”?把他呼攏!呼攏!的搞定了!”
  “大相公!是劉小倩大姐教您那天姿國色的乖女儿。張盼灣再教給我,很簡單就學會了!尤其是頑皮的“火龍女”張旬,一出陣真的怪叫“呼攏!呼攏!”的好玩的小小雙掌就噴出”赤焰掌”燒得敵方焦頭爛耳,潰不成軍!”
  以后見著了八歲女孩童出陣,頭上綁雙條紅綸絲辮子,只要嘴里叫著“呼攏!呼攏!”竟使敵方如見鬼魅,未戰先敗的聞風竄逃,可真威風八面,得個“呼攏火孩儿’美號!”
  張心寶眉開服笑,听見了一家人和樂融融真是開心极了。
  “大相公!“赤眉皇朝”地界,傳出了“九龍金尊藏寶圖”,說是您的武學及藏寶處,這到底怎么一回事?”
  “小娘子!這是假的。定是敵方謠傳的陰謀,欲掀起江湖動亂、殺戮不停,再從中漁翁得利,其心惡毒可想而知!”
  “喔?小倩大姐早就知道了。但是乖女儿張盼灣已經潛去“赤眉皇朝”地界,欲探究竟,怎么都阻止不了就像您的助脾气一樣!”
  “什么?她單槍匹馬闖去大魔尊王莽的地盤!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是嘍!有其父必有其女。還說著什么年青不要留白,听說您小時候很頑皮,每次惹禍,還是當時的劉小情魂魄替您解圍,是也不是?”
  張心寶面紅耳赤慌張道:
  “什么,小時候這些糗事,小倩姐都告訴你們了?”
  “嘻!嘻!女人家關起門來的秘密悄悄話嘛!讓戰地的气氛輕松一下,叫妻妾們得知“神鑒奇俠”也有可愛的一面!您說是也不是?”
  “這…這太過分了吧?几個女人家湊在一塊,七嘴八舌能把屋頂掀翻,此話真是不假!”
  三寸精靈曉仙霓拍動雙薄冀飛到了張心寶耳根邊,撒嬌忸怩,聲如蚊吶道:
  “大相公!听說您的那個家伙十分厲害?有“一夜七次郎”的記錄,人家也要生一個寶寶!”
  張心寶愕了,再度哇哇大叫道;
  “什么!連這個都講?有沒有搞錯!”
  “嘖!”的一聲吻聲。
  三寸精靈曉仙霓拉著張心寶耳垂不放,雙頰霞燒仍怩道:
  “大相公想辦法嘍!人家要嘛!”
  張心寶摸撫雙頰,眼露狡黠謔笑,攤開了雙手無可奈何道:
  “唉!小娘子啊!我可是斗大的饅頭。”
  “大相公!這又怎么說?”
  “沒處下口!”
  三寸精靈曉仙霓愕了一下,說著什么斗大饅頭來著?
  望著張心寶色笑眯眯眼模樣,驟間雙頰紅透耳根,豁然大悟:
  一語雙關!好個捉狹的張心寶!
  “啐!色鬼!不理您了,我要回去告訴姐妹們,就說您欺負人家,要她們一股替我討回公道。我走了!”
  三寸精靈院仙霓勁力震動雙冀,嗡嗡然一股溜煙穿透屋頂而逝!
  “走了!真的走了!我是很想念你們。但是這個寶貝女儿張盼灣,雖然打通了任、督兩脈,已擠身一流高手,然而江湖風險如浪濤拍岸,一波跟著一波的無止休險惡!豈是一個女儿家可以單槍匹馬的去闖蕩?太不懂事了!”
  真天下父母心:就有永遠長不大的子女。
  世間寶物不堅牢,彩云易散琉璃脆,怎比得上天思、地恩、父母恩!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