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二章 金女漚郎


  栖鳳妃子,木輪望著洞口,久久不發一言,這些年來,她一直在暗訪惡尼,毒煞等人,結果毫無所獲,而陸飛鵬卻在連番的巧合机會下,震斃兩人,誰能說冥冥中沒有因果?
  講完了事實經過的陸飛鵬,見眾人俱都沉默不語,似乎每個人都有一份沉重心事,感到非常奇怪。
  看著金員外,捻須含笑,栖鳳妃子,木然凝視,似乎跌進了往事的回憶里,而雅蘭諸女,則個個半垂臻首,俱都深鎖雙眉陸飛鵬正感迷惑,驀見栖鳳妃子,木然自語說:“我這里踏破鐵鞋無覓處,你那里得來卻不費功夫……”乍然間陸飛鵬不解何意,因而不敢隨便接口。
  金員外捻須一笑,說.“這就是時机不同,因而境遇也有异!”
  栖鳳妃子依舊木然說.“在惡尼、毒煞仍在人世之前,我一直采不出他們的藏身之處,一旦知道了,他們又相繼死去……”
  金員外立即以寬慰的口吻說:“師妹,他們死在鵬儿的掌下,豈不更具意義?”
  陸飛鵬為了將話引人正題,心中一動,立即恭聲問:“請問師母,殘毒尊者、惡尼華蓮,可是昔年殘毒恩師的狂徒?”
  栖鳳妃子見問,略微一定心神,鳳目中立即涌滿了淚水,极緩慢地點了點頭。
  雅蘭諸女一見,個個神色黯然,金員外的臉上也消失了笑意。
  栖鳳妃子悲痛地說:“不過他兩人并不是主謀……”
  陸飛鵬星目冷芒一閃,急忙恭聲問:“請問師母,誰是主謀?”
  栖鳳妃子戚然看了一眼陸飛鵬,黯然說:“鬼面道人和赤發怪魔!”
  陸飛鵬井不為這兩個可怖的綽號所震懾,毅然沉聲問“師母可知他們隱身之處?”
  話聲甫落,金員外立即有些緊張地望著栖鳳妃子,意合阻止說一師妹,這件事還是從長計議吧!”
  陸飛鵬心知有异,不由脫口問:“為什么,師叔?”
  栖鳳妃子憂郁地說:“殘害你師父的四個惡徒中,以惡尼華蓮的武功最低劣,但是,一般武林高手,雖有百人仍無法近身……”
  陸飛鵬一听,立即想起方才在小樓內,看到惡尼華蓮在群豪中搏殺時那种形如虎人羊群的一幕心念間,又听栖鳳妃子繼續說:“再其次便是殘毒尊者了,這毒煞由于一生玩毒,終遭毒害,兩腿殘斷后,功力格外大減……”
  陸飛鵬想到在石筍谷中,殘毒尊者的枯掌一翻,一座石筍的尖端便立時震碎四散,假設他的功力不大減,豈不更為核人?
  心念間,又听栖鳳妃子,說:“面道人和赤發怪魔的武功最高,兩人的功力在伯仲之間,他們的武功非但沒受年事增長的影響而遞減,相反的,尤為厲害!”
  陸飛賜毫不為動地恭聲問:“請師母說出他們現在何處鵬儿定能手刃兩魔,為恩師雪仇!”
  栖鳳妃子緩慢地搖搖頭,憂郁地說:“你不是他們的對手……”
  陸飛鵬一听,腦海里立時掠過金杖神君臨終時的叮囑——遇妖道惡魔時,要以机智為主,武功為輔,方期獲胜。
  念及于此,深信栖鳳妃于并沒有危言聳听,有意阻止他前去。
  栖鳳妃子繼續說:“妖道隱跡在塞外摩天岭,惡魔建塞在山西呂梁山……”
  陸飛鵬一听“呂梁山”,立即想到方朔奇丐曾經約定和他在呂梁山相見,看來方朔奇丐早知道殘害恩師的惡魔隱藏在呂梁山。
  心念間,栖鳳妃子繼續說:“魔天岭和呂梁山,數十年來一直是武林禁地,任何門派的精英高手進人,沒有一人回返,直到今天,各大門派仍無法揭開山中的謎。”
  陸飛鵬一听,不由迷惑地問:“難道師母和金師叔從沒進人呂梁山察探?”
  栖鳳妃子和金員外,同時慚愧地說。“由于他們的組織嚴密,徒眾的衣著回异,一進山區便被他們發現,有兩次尚險些被他們擒獲。”陸飛鵬听得劍眉一皺,雖然心中早已不服,但面對尊長,卻不敢顯示在面上來,是以,繼續恭聲問;”以師母和師叔之見。鵬几何時才可去呂梁山?”
  金員外首先解釋說:“你師母正在命你師姊師妹們在栖鳳宮加緊演練九天玄女劍陣、一旦成功,即可成行。”
  陸飛鵬不由急切地問“不知還需多少時間?”
  栖鳳妃子略一遲疑說:“最多半年,因為這是三才九天玄女劍陣—一”陸飛鵬一听還需半年時間,心中立即暗自有了打算,正待說什么,又听會員外插言解釋說:鵬儿,你也許覺得費時太久了,須知三才九天玄女劍陣,共分三組,總計三九二十七個人陸飛鵬听得心中一惊,不由脫口急聲說:“怎創需要這多人?我那天夜晚—一”話剛出口,雅蘭和金薔等人的面色突然大變。
  金員外赶緊解釋說:“鵬儿,你還沒去過栖鳳宮,不知道這個劍陣的厲害.三組劍陣,區分天、地、人,二十七個劍手發揮的威力,可敵惡魔手下的一兩百儿”陸飛鵬已經會意,斷定那夜進人后宮花園的事,雅蘭諸女,同樣的沒有敢告訴給栖鳳妃于听,因而改口說:“哪儿覺得只有六位師姊師妹,如何演練二十七人組成的大間陣?”
  金員外覺得陸飛鵬的智慧机暫的确超人一等,囚而心里一高興,不自覺地哈哈笑了,接著笑聲說:“鵬儿,你師母門下的女弟子,共有三十一個之多,個個如花似玉,無一不是武功惊人的女劍手—一”陸飛鵬一听,真的惊呆了,他那天夜里看到十一個少女,已經感到惊愕,想不到前宮尚有二十個。
  金員外繼續笑著說:“半年之后,我們再邀請你君妹的師父云曇師太一同前去,先破呂梁山,再攻摩天岭,定要一舉功成。”
  陸飛鵬覺得奇怪,不由迷惑地問.“為何不邀請方朔奇丐前輩同去?—一”話未說完,金員外的面色立變!
  陸飛鵬心知不妙,再看栖鳳妃子,果然寒玉般的嬌面,愈顯蒼白。
  久久,栖鳳妃子才冷冷地問:“你怎的認識方朔奇丐?”
  陸飛鵬只得鎮定地說:“鵬儿遇見方朔奇丐前輩時,早在拜恩師為師之前。”
  栖鳳妃子繼續冷冷地問:“你可知他是你師父嫌怨最深的人?”
  陸飛鵬毫不遲疑地點點頭說:“知道,但不是殘害恩師的狂徒,而且,恩師是看了鵬儿身上的溫玉佩,才決心收鵬儿為徒。”
  栖鳳妃子一听,神色慘然,不由脫口戚聲問:“什么?溫玉佩?”
  陸飛鵬恭聲應是,同時散手怀中……
  栖鳳妃于一見,立即一手遮面,一手連連搖動著急聲說:“我不要看,你不要取出來!”
  陸飛鵬自是不敢再將玉佩拿出來,但由于栖鳳妃子的激動失態,方朔奇丐的溫玉佩,對于栖鳳妃子,顯然有一段不平凡的關連.因而,也看出栖鳳妃子是一個几經創傷,歷盡滄桑的可怜女人。
  金員外有意岔開話題,問:“這么說,你是先拜方朔奇丐為師,又拜金杖神君了?”
  陸飛鵬毫不遲疑地搖搖頭。說.“不,鵬儿在拜恩師為師之前,根本沒和方朔奇丐交談過!”
  說罷,即將在少林寺小木屋中發生的事,簡要地說了一遍,雖然也談到墜溪進人小綠谷,但卻刪除了偷看金宜君練劍。
  金宜君嬌靨紛紅,黛眉微皺,半垂著臻首輕轉明眸,深情地膘了陸飛鵬一眼,似乎怨他膽小、臉嫩,不敢直言。
  陸飛鵬心頭怦然一動,佯裝未曾看見,繼續恭聲說。
  “恩師由于口齒難言,無法詳述他的身世和遭遇;因而叮囑鵬儿,下山后第一件事便是去神女峰拜謁師母!”
  栖鳳妃子的心情似是仍未恢复,因而黯然說:“在此時此地的心情下,我也無法靜下心來為你詳述—一”陸飛鵬知道栖風妃子當著這些弟子無法將自己与恩師金杖神君之間的私情親口講出來,因而恭聲問:“請師母選一安靜之處,鵬儿將沐浴更衣恭聆講述。”
  栖鳳妃子略一沉吟說:“目前我必須迅即赶回神女峰加緊督練三才九天玄女劍陣,你也需要熟悉對劍陣的變化,你就隨我一同前去栖鳳宮。”
  話聲甫落雅蘭諸女,個個叨眸一亮,俱都面現喜色!
  金員外立即愉快地說:“好好,如此不但可以配合演練劍陣.且可靜心講述隆丰的往事,兼而也可讓他与其余二十六位師姊師妹認識!”
  陸飛鵬一听,一雙劍眉立時皺在一起。
  栖鳳妃子一看,不由關切地問“鵬儿,你可是有不便之處?”
  雅蘭五女,但都關切地望著飛鵬,同樣地急切知道他為什么不愿前去。
  陸飛鵬見問,只得欠身恭聲說:“師母吩咐,鵬儿敢不遵命?只是鵬儿已与齊公公約定八月十六日在少林寺相會,鵬儿必須前去。”
  金員外心中一動,暗自欣喜,這正是愛女与陸飛鵬親近的好机會.因而立即以恍然大悟的口吻望著栖鳳妃子說。”不錯,方才鵬儿還伯前去九嶷山找你,不能如期赶到少林寺而焦急!”
  雅蘭、霜梅和玉姬,誤以為陸飛鵬不愿前去栖鳳百俱都黛眉緊鎖,深垂眼皮,似是在向陸飛鵬無言抗議。
  金薔和飄香,雖然相信确有此事,但她倆擔心陸飛鵬會和金宜君并騎雙飛,同赴嵩山,增多了親近机會,因而兩人的嬌靨上,也罩上一層愁云。
  栖鳳妃子听說陸飛鵬還要去嵩山,似乎也有些不愿讓他前去。
  因為,陸飛鵬不但是心上人金讓神君的化身,兼而具有痴心愛她的人的武功和影子——那就是方朔奇丐。
  因而,修眉一皺,迷惑地問:“一個齊公公?”
  陸飛鵬立即神色黯然地恭聲說:“鵬儿自有記憶,便隨齊公公生活,据說,鵬儿尚有一段离奇身世,至今尚不知誰是父母、齊公公曾允鵬儿學成超人武功,方才告訴鵬儿的身世,所以八月十六日這一天,万万不能錯過會面机會!”
  雅蘭諸女一听陸飛鵬還有一個几乎和她們相同的凄涼身世,懼都不自覺地黯然低下了頭。
  栖鳳妃子覺得這等大事不能不讓陸飛鵬前去,因而親切地說;”以你的武功根基和穎悟力,僅須看看到陣的變化即可配合拒和,只要你能在九月初旬以前赶回栖鳳宮便可以,否則,便要等到明年開春再去塞北!
  陸飛鵬不解地恭聲問:“師母,為何要等那么久?”
  金員外搶先回答說:“塞外八月下旬即有大雪,但多在隆冬腊九封山,如果不能在封山前到達摩天岭,去了也只好等到明年春天。”
  陸飛鵬知道栖鳳妃子決不會在雅蘭和宜君等人的面前敘述与恩師金杖神君間的相戀韻事,只得欠身恭聲說。“齊公公不但對鵬儿有撫養之恩,且有教育之德.八月十六日那天的約期絕不能錯過,墾請師母和師叔,恩允鵬儿,即刻起程睥能如期到達。”
  栖鳳妃子親切地頷首說:“這等大事,師母當然不會阻你前去,不過,你今在當眾施展風雷嘯天,又公然承認是金杖神君的唯一傳人,不出一月,便可風聞中原,那時极可能將赤發怪魔引出來…-”陸飛鵬一听,立即欠身沉聲說:“假設赤魔送上門來,豈不省卻了我們勞師動眾,大上呂梁山的麻煩?”
  栖鳳妃子修眉微皺,略感憂郁地說:“只怕赤魔人多勢眾,而你又缺乏臨戰經驗,勢單力孤……”
  金員外听得心中一動,立即似有所悟,笑聲說:“君儿正要回山,既然如此,何不讓她与鵬儿同行,途中也好相互照顧……”“話未說完,雅蘭五女的嬌靨同時大變,但都焦急地望著陸飛鵬,似乎在施壓力,希望陸飛鵬婉言拒絕。
  陸飛鵬一心想盡快赶達嵩山,也覺得与金宜君同行不便,正待說什么,栖鳳妃子已含笑愉快地說:“這樣太好了,我正擔心鵬儿途中無伴,有君儿同他前去,我也放心了!”
  陸飛鵬一听,暗暗叫苦不迭,如再出言拒絕,非但金員外不高興,就是栖鳳妃子也要怪他不知好歹。
  窺目偷看金宜君,表情沉靜,微垂螓首,不知她是在生气。抑或是在害羞。
  金薔、飄香五女,但都神色黯然,絕望地低垂螓首。
  恰在這時,栖鳳妃子正轉首望著雅蘭,不解地問:“蘭儿……”
  雅蘭心中一惊,急忙抬頭,赶緊理聲回應:…“師傅”顯然,雅蘭深怕犧鳳妃子已著出她們的心事,神情有些緊張,而金薔、飄香四人,也故意裝出一副心平气和的神色。
  所幸,栖鳳妃子并未注意,立即親切地問:“彈指口訣可帶在身上?”
  雅蘭立即恭聲說:“在蘭儿身上!”
  說著,纖手探人怀中,立即取出一本絹綢包好的皮書,雙手遞給栖鳳妃子。
  栖鳳妃子接過絹綢小包,立即面向陸飛鵬親切地說:“哪儿,這是師母仗以成名的彈指神功口訣,透心神針就是以彈指神功發射,你沿途細心研練,遇見赤魔,也好射殺他的手下。”
  說話之間,又由自己的秀發上取下一排銀針,插在霎綢包上。
  陸飛鵬就地伏跪,叩首恭聲說。”多謝師母傳授絕技,鵬儿沒齒難忘!”
  說罷直身,雙手將絹綢小包接過。
  栖鳳妃子戚然一笑,憂傷地說:“你能以神針射殺妖道和赤魔,師母愧對你師父的心,也會覺得好過些。”
  陸飛鵬依然确立,正待說什么,驀見金員外哈哈一笑說:“鵬儿,你師母有了見面禮,我這個做師叔的也不能不意思意思!”
  說話之間,探手袖內,立即取出那柄小巧精致的描金折扇來.陸飛鵬曾在宜都老丐鐘邦的分舵破廟內,見過這柄小折扇,而且金員外曾用它和他搏斗過,知道這柄小扇就是金員外昔年仗以成名的兵器。
  心念間,又听金員外繼續說;‘鵬儿,這柄小扇,數十年來沒离開過師叔.現在我要送給你做見面禮。”
  陸飛鵬一听,立即搖著手惶聲說:“師叔……”剛一開口,金員外立即作了一個“阻止”手勢,風趣地說“師叔沒有收徒弟,你師叔母也沒有給我生儿子,這柄小扇留著也沒用,所以送給你作個裝飾,因為時下的公子哥,手中几乎都有一把小扇子、”說此一頓風趣地看了一眼舉袖掩口偷笑.個個垂首害羞的雅蘭諸女唰的一聲將折扇打開了舉手一指扇面,說.“我那几招鬼畫符似的扇招、扇式,就在這張聆泉觀月松風圖中,沒事時看一看,在你使用烏金杖不方便時不妨拿它權當兵器。
  說罷,即將小扇交給陸飛鵬。
  陸飛鵬知道推辭無益,只得雙手接過折扇,伏地叩首,恭聲說:“謝師叔授扇之恩!”
  全員外哈哈一笑,但卻傲然笑聲說:“師叔在用扇上,一生絕無敵手,我這個金扇王匪號,還不希望在你手里便默默無聞了。”
  陸飛鵬立即說:們用請放心,不但要保持密全扇王的榮行,還要以它力戰妖道,揚威塞上!”
  全員外一听,十分高興,運用二拍醞頭,擬印m二“好,我這扇,多少年來進傳人,今天總算找對巴了!”
  N此一說,相鳳也忍不住笑了。
  醫蘭、飄香和金嗇五女,也不得不跟著笑一笑,因為,她們知道全員外真正高興的原因,還是他過具慧目,選對了女婿。
  金員違女個個紀笑,只有愛女全宜君的絕美嬌層上,薄罩累田,心中一動,誤以為金宜君在為的死士的母親伯气,拖他不該說他母親沒儿子。
  于是,仰面哈哈一笑,也不放在心上膠首望著田鳳妃子,伯快地笑著說‘師妹.走,我們去@上取馬匹,君儿有出儿作伴去嵩山,我也放心了,我決心去栖民宮看丫頭們演練的劍陣,團春也好大顯身手。”
  初用妃子一听,十分高興,立即灼快地認“那太好了!”
  于是,眾人紂紛起身,魚貫走出洞來。
  這時,滿天薄云,山麓十分明亮,看著云中的大田,已經將近中午了。
  由于昨夜一場雷雨,山中樹本鮮綠,峰巒清爽,令人不自覺地心胸一仍.金員外和田鳳妃子兩局在前,雅蘭、宜行女居中,陸飛鵬拉著黑于跟在最后。
  到達山麓下的大琱W,涌到的各地英豪,早已走光。
  金員外住的是一家酒樓,相巴時選的是一座客店。
  一進店門,店伙早已滿面堆笑地理過來,陸飛回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停在院中的一頂豪華八抬綠歷,八名用面背劍侍女,分別護在轎前。
  八個待女一見栖鳳妃子和金員外等人走來,紛紛肅立,躬身施禮,并對陸飛鵬特別多看了几阻顯然感到意外。
  陸飛鵬打量間,已走進一棟寬敞上房。
  金員的首先叫了兩桌主盛酒菜,接著又叮囑店伙將寄在酒樓的馬匹拉過來。
  由于楊鳳妃子個性偏激怪解,雖然有談笑鳳生的金員外,席間气氛仍极拘謹,加之諸女但都有份沉重心事,始終無法輕松起來,八個俏麗侍女,更是默默進食,不敢發言交談。
  一席食自,眾人決議即時啟程,由于不是同一方向,陸飛鵬和金宜君,必須恭送尊長先行。
  一行人眾走出房來,院中早已順正了轎,備好了馬。
  眾人先請栖風妃于上轎,接著請金員外上馬,之后是雅蘭五女,陸飛鵬和金宜君則肅立階前恭送。
  金員俟雅蘭五女上馬.立即哈喝一聲,八名持女,齊韋嬌叱,綠轎平穩抬起來道向店外走去。
  陸飛鵬和金直君,一俟金員外等人走向店外,立即雙雙躬自,同時恭聲說:“恭送師母師叔既諸位師姊一路福星!”
  “恭送師叔父親既五位姊仲一路順綏!”
  金員外就在馬上轉身回為滿面祥笑地揮動著馬鞭;笑呵O地連連頷首。
  栖鳳妃子則在后揚囹內,揮動著玉手,連聲叮囑說.憋君L,見了你師父代我問好,鵬儿,你要盡早赶回—一”陸飛鵬和金宜君同時躬身,連應遵命。
  只有雅蘭五女,強綻嬌笑,暗自神傷,以羡慕的目光望著B飛鵬和金宜君,紛紛揮動玉手,齊聲嬌呼:“君妹妹再會!”
  “陸師弟早回!”
  陸飛鵬和金宜君也連呼“后會”,目注馬轎走出店外。
  備馬結賬的店伙,同樣的在院中恭送,這時見階前只剩下陸飛鵬和金宜君兩人,俱都以為這是一對恩愛的小夫婦。
  但是,金宜君卻一俟金員外等人的馬影消失在店外,立即向她的白馬走去,對身邊的陸飛鵬理也沒理。
  陸飛鵬一定神,這才發現金直君的坐騎,通体雪白,精神奕奕,配著金員外特意為她定制的金鞍銀橙,愈顯得高大神駿。
  這時拉在店伙手里,和黑子并立,兩馬不時搖頭低嘶顯得极為親密。
  陸飛鵬見金宜君去接白馬地立即向黑子走去。
  由店伙手中接過黑子,金宜君已飛身上馬,逞向店門走去。
  陸飛鵬看得一愣,這才警覺到金宜君粉面罩霜,神情如冰。心知這位恬靜的小師妹在生他的气于是,飛身上馬,催馬向金宜君追去。
  立在院中的十數店人一看這情形,不自覺地相互笑了似乎在說,這一對天生地配的小兩口,八成在鬧意气陸飛鵬追至店外,金宜君正轉首望著正北,于是轉首一看,頓時呆了,栖鳳妃子等人,早已到了效百丈外。
  只見八名侍女抬著綠轎在前,快捷如飛.金員外和雅蘭玉姬五女跟在轎后,竟放馬疾追!
  陸飛鵬看罷,不自覺地贊聲自語說:“真沒想到,這八個待女,竟有如此惊人的功力。”
  話聲甫落,身畔已響起蹄聲。
  心中一惊,急忙回頭,金宜君已放馬向東馳去。
  陸飛鵬脫口急呼一聲“師妹”.放衛向東追去。
  出了鎮口,兩馬已經并弛。白馬上的金宜君,看也不看陸飛鵬,理也不理。
  陸飛鵬這時才明白金官君不是害羞,而是生他的气。
  但是,為了什么呢?他一直想不起何時惹惱了金宜君。
  他知道,這事絕不可心急,必須耐心地想出生气的症結,方可向她解釋。
  于是,金宜君的秋水明眸,木然望著遙遠的天際。陸飛鵬則側首望著金宜君的絕美嬌靨,皺眉凝視。
  黑白兩馬,昂首豎鬃,既沒人操韁,也沒人催馳因而也放開四蹄,狂馳如飛,疾如奔雷。
  金宜君雖然沒有轉首去看陸飛鵬,但陸飛鵬的一舉一動,卻盡在她的鳳目余光注意之中。
  這時見陸飛鵬既不問她為何不高興,也不向她搭嗆話題,之是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她的嬌靨,任由她生气,真是又羞,又惱,又急。
  因而,在她絕美如仙的面龐上。時而飛上兩片紅暈,時而羞紅直達耳后,時而气得玉牙輕咬櫻唇。
  但是,井馬飛馳的陸飛鵬、望著這位每如仙子,貌若嬌華的小師妹,完全著呆了。
  尤其她百台乍放般的嬌靨,時而如蜚紅綻放桃花,時而又加盛開的玫瑰,雖然有時冰冷罩霜,但卻愈增她的美麗,而更令他神迷。
  陸飛鵬只知目不轉睛地欣常這位嫻靜娟麗師妹的表情神韻,早已忘了金宜君為何在生他的气。
  金宜君被看得芳心狂跳,粉面發燒,不由嬌叱一聲,疾揮手中玉馬鞭,叭的一聲打在馬股上。
  白馬想是絕少挨打,只見它昂首一聲怒嘶,神情如狂,放蹄如飛,馬速快如脫兔流矢,直向正東馳去!
  陸飛鵬驟然一惊,急忙定神,不由關切地高聲疾呼.“師妹小心,烈馬打不得!”
  疾呼聲黑子早已放蹄追去。
  如此放蹄追逐,險象頓時發生,道上行人惊呼吆喝,紛紛逃人田中,左右景物如飛倒逝,兩耳風聲呼呼。
  這時,官道上已有了由白馬山奪寶回返的各路英豪,一看兩馬追馳情形,紛紛大叫大笑,怪聲叫好。
  但是,當他們看清馬L的少女和少年是金宜君和陸飛鵬時,又個個退避道邊,噤若寒蟬。
  金宜君的白馬雖然也是万中選一的白駒,但是比起龍种黑子,自是又差了一籌。
  陸飛鵬發現道上多是由白馬上退下來的武林人物。深怕金宜君惹禍生事,是一兩腿一夾馬腹,黑子一個縱步已到了白馬身右。
  緊接著陸飛鵬出手如電,俯身就去拉白馬的韁繩。
  但是,就在他俯身抓向馬韁的同時,金宜君猛的一撥馬頭,如飛縱下路面,越野向東北馳去。
  陸飛鵬沒想到嫻靜的金宜君騎術如此精湛,一抓扑空,身形連晃,險些跌下馬來,趁勢一撥絲韁,也馳下官道,越野追去。
  就這一遲疑間,金宜君的白馬又超前數十丈外。
  陸飛鵬一看這情形,覺得決不可再放馬追下去了,万一金宜君的白馬失蹄,出了事情,他作師哥的,應負完全責任一想到“白馬失蹄”,陸飛鵬的心靈一動,立時有了主張舉目再著,金宜君已飛馬向一座高大楊林沖去。
  這時天空薄云漸濃,原野漸趨昏暗,陸飛鵬心中一動,立即高聲呼喊:“師妹小心,不要進林!”
  但是,宜君頭也不回,飛馬沖進林內。
  陸飛鵬一見,連抖兩下馬韁,也隨后緊跟沖入!
  一進林內,闊大的枯葉落滿了一地.一時枯葉飛揚。
  陸飛鵬猛地一勒馬韁,黑子倏然揚蹄人立,同時發出一聲悠長痛嘶.陸飛鵬運勢一聲惊呼,飄身縱下馬來,立即臥在一株楊樹下。
  黑子雖然通靈,但也不知陸飛鵬在施妙計。嚇得連聲惊嘶,原地亂奔。
  金宜君見陸飛鵬不停急呼,顯得十分關切,芳心已經充滿了蜜意,只是為了少女的自尊,她無法停止飛馳。
  這時听到黑子的連聲惊出和陸飛鵬的那聲惊呼,心知不妙,急忙回頭。
  回頭一看,嬌靨色變,發現陸飛鵬已倒身在地下枯葉中。惊呼一聲,拔馬馳回。
  到達近前,飛身下馬,直向陸飛鵬身前扑去,同時惶聲嬌呼:“陸師哥!”
  嬌呼聲中,慌張蹲下嬌軀,伸手去拍陸飛鵬的肩和頭。
  俗語說:事不關己回已,關己則迷,金宜君在惶急關切之下,乍然間自是無暇去想以陸飛鵬的高級武功怎會墜馬。
  但是,當她神臂抱起陸飛回的肩頭,發現他冠玉般的俊面和殷紅的朱唇依然如故,頓時惊党上當。
  于是,嬌叱一聲,粉面通紅,急忙松開玉臂,嬌軀騰空而起,直向白馬上落去。
  但是,倒身地上的陸飛鵬,早已愉快地哈哈一笑,亮影一閃,已搶先坐在白馬上,同時伸臂去接金宜君。
  金宜君大吃一惊,花容失色,嬌呼一聲,玉掌遙空劈出,直擊陸飛鵬的掌心!
  陸飛鵬知道金直君企圖借力脫身,急忙將伸出去的雙臂收回。
  砰的一聲輕響。柔勁立即擊在鞍頭上,金宜君趁勢一個一巧燕翻云一,飄身向一支以外落去。
  但是,陸飛鵬較她尤快,亮影一閃,已到了金宜君的落腳之下。
  金宜君知道無法再進,頓時急得嬌靨通紅,雙手掩面,不停地嬌呼:
  “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但是,下落的嬌軀,已跌進了陸飛鵬的怀抱。
  全宜君一人陸飛鵬的怀抱,頓時神志恍惚,芳心狂跳,渾身酥軟無力,四肢不听指揮,似乎惊人的武功也沒有了。
  陸飛鵬深怕宜君當真發怒,隨即將她放下來。
  豈知,一放之下,金宜君嚶嚀一聲,險些跌倒。
  陸飛鵬心中一惊,赶緊將金宜君的嬌軀扶住,同時急聲問道:“師妹你怎的了?”
  金宜君雙手掩面,急忙鎮定心神,神志一清,立即揮動一雙粉拳,像擂鼓般地打在陸飛鵬的結實胸脯上。
  同時,羞紅著嬌靨,低垂著螓首,連連嗔聲說:“陸師哥你坏死了,你坏死了!”
  陸飛鵬愉快地哈哈一笑、說:“不如此怎能讓你消气?”
  如此一說,金宜君立即嬌哼一聲,轉身向白馬奔去,似乎又想起陸飛鵬令她可气的事情。
  陸飛鵬心中一惊,飛身搶在白馬身前,伸臂將金宜君攔住,同時焦急地向:“師妹,我到底什么事得罪了你?”
  金宜君,嬌哼一聲,立即背過身去,仰面望著天空,嗔聲說:“哼,問你自己!”
  陸飛鵬迷惑地繞至金宜君的面前,愁眉苦臉地說:“小兄真的不知!”
  金宜君嬌哼一聲,忿忿地嗔聲說;”我問你,我父親說我們可以作伴一同回嵩山去,你為何嚇得急眉苦臉,顯得不安焦急?”
  陸飛鵬听得心頭一震,不由愣了,知道金宜君一直在注意他的神色表情.于是一定神,愉快地哈哈一笑,風趣地說:“師妹.你完全理會錯了,我那時焦急的是,擔心不能和你同行前去—一”金宜君明知陸飛鵬的話不實,但苦心仍感到一陣蜜意,于是嬌哼一聲,佯裝生气地轉過身去。
  但是,她的嬌軀一轉,立即看到高大威猛的黑子,正和她的神駿白馬偎在一起親熱地吃著樹皮。
  陸飛鵬心中一動,有意轉變話題,立即愉快地說:“師妹,此地非常清靜,而且昏暗無人,我想趁机演練几招師叔的描金折扇,正好請你在旁指點糾正。”
  說話之間,即在袖內將那柄金光閃閃的精致折扇退出來。
  金宜君見陸飛鵬要學父親的松風扇法,心中自然高興,游目一看林內,昏暗沉沉,即使扇有毫光,也不致被官道上的人看見。
  于是。伸手將扇接過來,同時愉快地說:“來,讓小妹先指給你圖中的奧秘”陸飛鵬早已揣透金員外的用心,在那匆忙的情形下,授給他折扇,就是要他在途中請他的女儿金宜君指點。
  于是,親密地立在金宜君的肩后,朱唇凄近宜君的耳鬢,嗅著絲絲溫馨發香,親切地說:“請師妹指點!”
  金宜君驟然感到一股熱气扑在她的耳鬢上,立即有一种奇妙的快慰令她兩腿酸軟,嬌軀不由一戰。
  因面,不自覺地芳心扑扑,紅飛滿面,情不自禁地微仰嬌靨,回目輕陸,嫵媚地深情一笑!
  陸飛鵬看得心族怦動.俊面發燒,這姿態太美了.他不自覺地伸臂半攬著宣君的纖纖柳腰。
  金宜君心跳神迷凋身乏力,她不得不偎依在陸飛鵬的前胸上,支持著她有些顫抖的嬌軀。
  但是她仍然沒有忘記“刷”的一聲將扇面打開了。
  毫光一閃,金星閃射,兩人的迷亂神志不由一振。
  陸飛鵬的神志一清,頓時惊覺林內的气氛怪异.急忙一推宜君,急聲說:“林內有人!”
  金宜君芳心一惊,脫口輕啊“在哪里?”話聲甫落,七人丈外的高大楊樹上,枝葉一響,飄身飛下兩人,同時朗聲大笑說:“金姑娘,在這里!”陸飛鵬和金宜君一看,竟是兩個身穿灰呢大披風,頭罩灰尼大蒙巾,僅有一雙炯炯暴睛露在圓孔中的怪人。

  ------------------
  幻劍書盟 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