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六章 艱、險、江湖路


  府城西門外的才子橋,西行大官道貫穿“下蜀”,“栖霞”,直抵“金陵”城。
  從才子橋到十五里外的“石馬山”,道路修建得又寬又直,沿途有許多村落,以及多得數不胜數,歸豪門巨富擁有的園林別墅。
  “石馬”“純德寺”四面里余,那風景优美,亭台樓用巧奪天工的“香華園”,在這仲夏之日,另有一番清涼,幽雅的景象。
  “香華園”的主人是“鎮江”府的另一大富翁“富貴錢庄”的東主林定一。但是近兩年來,林家到“香華園”踏青避暑的親友越來越少,今年它是看不見前來游玩的紅男綠女,似乎“香華園”已成了一處禁地。
  不錯,“香華園”的确成了一個禁園。因為兩年前它便成了“三尊府”設在天下各地無數的秘密据點之一。賀三爺的身份暴露。“听雨軒”被常亮一把火燒了之后,他這位“茂源車場”的老板便一直躲在這儿享福避禍。
  “近香閣”位于“香華園”的東半園,目前仍是地中的禁地。園中的執事人員,未經召喚一律不許接近到通向“迎香閣”的那個月洞門。這里不論晝夜,看不見守衛人員,但任何人進入“香華園”之后人皆受到隱身在各處的警衛的嚴密監視。
  “迎香閣”二樓的那間靜室里,清涼、華麗,南北兩扇大窗皆開,很通風。連里面曲折的走道上也是涼風習習。
  兩個面目冷森的黑衣仆從,把守在通向東面雅室的走廊門口,同時也可以監視五六丈外的大門樓。
  這間雅室之內的裝飾,极盡奢華,帘,帷、帳無一不是非綢即緞,每一樣家具擺設皆是堆金砌玉,美侖無比。
  打磨得光可鑒人的大理石地面上,舖有一張极盡工藝,精致异常的編花涼席,有四位身披蟬紗,里面銅体隱現的絕色美女,簇擁著一位身穿寬松白色絲袍的中年人,或坐或躺,此刻雖看不到淫情艷景,但也夠稱得上春光旖旖了。”
  白袍中年人气宇不凡,英俊諾酒,四十余歲正值壯年,是男人一生之中最鼎盛的春秋。此人雖是半躺半坐椅香伴玉,但仍可看出他超人的風華与极具的威嚴。
  對面的棉席之上,是兩位芳華正茂,美艷無雙的女人,左邊那位,穿一襲淡黃色的緊身衣裙,由于那緊身衣裙,便更加顯露出她身材的玲瓏剔透,婀娜多姿,她的瓜子型的臉蛋,美得足以懾人心魄!那眼、那鼻、那唇,無一不是上天的佳賜,而那百嫩細致的肌膚,更是宛似吹彈得破,好美,好迷人!
  右邊那位,也同樣美得讓人心跳,只可惜她那張如玉的嬌面上,沒有一點表情,讓人的感覺,此女又冷又艷,讓人捉摸不透。
  在這一冷一艷的兩位美人的左側,那位一襲青衫的壯年人,不是賀三爺又是誰?
  此刻這位好酒好色的大爺,正在不斷与那位妖媚的美人眉來眼去。賀三爺是那种极具成熟男人气質的精壯男人,而這种男人,無疑正是對那些裙帶极松的妖媚女人极具吸引力的男人。
  根据這雅室中的香艷气氛,可知賀三爺与那一冷一艷的兩位美人不是這儿的主人。因為他們三人衣著完整,兩位美人儿更是連鞋也未脫。此時此刻,按理連女人的裹腳都賺礙眼,何況這三人都是整衣盤坐。
  神態冷艷的美人似乎看不慣室中的景象,她皺著那雙彎月柳眉,神色不耐地望向窗外。
  “咱們這次最大的錯誤,是賀件謀你這個大首腦將形勢完全估錯。”白衫中年人終于停止了調情,望著賀三爺淡然道:“因為你沒有查清盛昌船行的底,貿然行事,導致上回我方的人在姓常的小輩手中栽得那么慘。目前常小輩已經成為江湖風云人物,煞星常亮的名號直追宇內七大凶人,由此看來,他是准備与我們三尊府硬干到底了!府主這次派葉某与卓云這位護法帶人前來擺平這檔子事,賀大首腦,你是否有什么好主意?你也躲了這么些日子了,是不是想出了對付煞星常亮的好主意。”
  “葉先生,此事屬下的确考慮了好些日子了,無時不在想怎么除去那小子,因為姓常的小子他一定不會放過我。”賀三爺胸有成竹地道:“屬下認為如果用武力的手段解決那小子,以我們的人手,固然一定可以鏟除他,但那樣我們付出的代价一定太大,會要損失好些人手,因為那家伙一身絕學的确深不可測。所以屬下認為只有智取。利用那小子的弱點來對付他。根据多年的了解,風流好色正是那小子的致命弱點。”
  “因此你建議府主派本姑娘來對付他,是嗎?”賀三爺身邊的那位艷若桃李,但卻冷若冰霜的美人冷冷地道。
  “卓護法明見,屬下正是這個意思。”賀三爺似乎有點害怕這位冷美人,他惶恐地道。
  “那小子是不是真的風流好色?”冷美人卓護法口气仍冷:“你不要這回又沒摸清那小子的底細,到時候事情辦砸了,你可別怪本護法對你不客气。”
  “卓護法,你別老是嚇唬賀大首腦呀。”妖艷的云護法嬌聲道。“那小子一個人帶著五位美女在公共場所露面,他不是個花花公子,也是個大色鬼,因此本座相信賀大首腦的話沒錯。所以這次的任務交給本座就行了,對付那种既風流又下流的花花公子,我欲海妖姬的手段一定比你寒冰仙子高明。”
  “云護法,那小子是個典型的扮豬吃老虎的家伙,本座是擔心万一情況不明我仍貿然下手,弄得丟了夫人又折兵,那就得不償失了。”寒冰仙子冷笑著道。
  “那卓護法你放心好了,吃虧的事本座出馬,一定不會讓那小子在卓護法身上占便宜。”
  “葉某認為此計可行。”葉先生接口道;“這次府主是下了決心,不只是派葉某出面,而且同時也派出了狙殺堂四大殺手的血幽靈常森協助我們動手,所以葉某的打算是:找個适當的机會,引那小子出來,先由血幽靈常森動手,一旦常森失手,卓護法与云護法則在半途設了圈套,誘那小子上鉤,能擒活口最好,府主有爭取那小子成自己人的打算。”
  “葉先生,那小子他是橫定心軟硬不吃,而且他不殺屬下也不會罷手,因此府主想爭取他只怕十分困難,最好的辦法,屬下認為是盡快宰了那小子以絕后患。”贊三爺一听要抓活的,不由大為惶恐搶說。因為他知進店主一向量才而用。如果真讓常亮成了三尊府的人,憑他煞星目前在江湖中的地位名望,到時他賀仲謀肯定會被府王來個丟卒保車,兩定了。
  “這個葉某自有主意,你用不著再說了。我看這件事就這么決定了。”葉先生口中在說,手卻在一位美女的私處探索,撫摸。
  寒冰仙子大概不适應這种場合,她冷然長身而起,望也沒多望葉先生一眼,一句話沒說,轉身就走。
  “賀大首腦,你怎么還這么不識趣?愣在這干什么?快走吧,上我那儿去。”欲海妖姬妖聲妖气地對賀三爺道。
  賀三爺聞言馬上知趣地拱手告退,“葉先生,屬下告退,”
  但那位葉先生卻理也沒有理會他,因為他的嘴正忙于吻吮著一位美女的飽滿玉乳,而一雙手,則分別在兩位美女的地方摸索,擦動,只捺得三個女人淫聲浪女哼個不停。
  “該死的賀仲謀,真不知趣,這時才走。”剩下的另一位美女低聲罵了一聲,然后道:“葉先生,我們繼續玩嗎?”
  一時間,這間雅室內完全充滿毫無故忌的淫聲浪語,室內幽雅的環境,也被一种純淫亂的气氛改變。
  淫情大持續,陰謀也在悄悄進行,除了室內有陰謀在策划。在“乾坤神手”的密室里,此時此刻,也五位陰謀者在策划陰謀。“楊尊主,我們得到線報,三尊府中忽然有大批好手赶來此地,院主為防他們有什么陰謀,特命本殿主帶人前來一探究竟。”位于最上首的一位面容精瘦,胡狼眼冷電森森的黑衣老者用低沉的語調說道。
  “院主圣明”乾坤神手正色說了一聲,然后說道:“這次殿主來得正是時候,目前鎮江府形勢极為混亂。前些日子三尊府的堂口被人挑了,根据內部消息,屬下已經證實是煞星常亮這位花花公子所為。因為盛昌船行上次的沉船案,是由三尊府駐鎮江堂口的頭人賀三爺一手策划并進行的,所以煞星常亮与三尊府之間一定已是勢不兩立的局面。三尊府這次調派人手,很可能是來對付盛昌船行的煞星常亮,事情雖是如此,我們也不得不防,要知多年以來,賀三爺那老小子無時無刻不在圖謀鏟除屬下所在堂口,三尊府与我們森羅院也一直在明爭暗斗,都希望獨霸江湖。這次我們只要等三尊府的人与煞星常亮火拼,我們的人便可在暗中伺机打落水狗,對三尊府的實力給予重創。”
  “鶴蚌相爭,魚翁得利,我們坐山觀虎斗,這條主意好是好,問題是煞星常亮有沒有斗虎的實力?他是不是真有江湖傳聞那么厲害?”被稱為殿主的老者疑聲道。
  “屬下認為煞星絕對有与三尊府相抗的能力,他那日大敗鬼手陰爪,殺死五靈羽士,屬下親眼目睹,煞星的一身功力的确深不可測。”乾坤神手鄭重地道。
  “那几個家伙全是浪得虛名之輩,本堂主認為煞星縱使高明,也高明不到那里去。”一位紫面老人不屑地道。
  “郭堂主,煞星常亮絕對不能忽視。賀三爺的那座听雨軒,屬下有几次曾想端掉它,但一直不敢貿然動手,因為那里實力非常雄厚,而煞星常亮卻能憑一人之力挑了三尊府這所堂口,屬下認為光這一點,煞星就有与三尊府中的人對抗的能力。”乾坤神手肅然說。“揚尊主,從不輕視敵人,固然是你的長處,但過分地將對手估計太高,什么事都畏首畏尾。就難成大事了。”郭堂主不以為然地道。
  “郭堂主,楊尊主一向辦事得力,我認為他的估計与判斷不會有錯。”殿主冷沉地道:“楊尊主,煞星在鎮江府有家有業,他与我們之間會不會有沖突?”關于這一點,目前還不能肯定,因為一來屬下不能了解煞星的意圖,二來也不知道院主對下屬有什么進一步的指示。”乾坤神手老謀深算地說道。
  殿主沉默了一會儿,然后問道:“關于煞星這個人,楊尊主你是否有辦法將他吸引到我們森羅院來?”這個可能不是沒有,我們幫地對付三尊府的人,一定能夠獲取他的好感,殿主這條建議到是值得一試,煞星如能加盟森羅院,對我們森羅院一統江湖大業無疑是一大生力軍。”乾坤神手鄭重地道。
  “那是你楊尊主太看重那小輩了,本堂主可不這么認為。”郭堂主傳笑著道。乾坤神手沒有出聲反駁,只是望著他搖頭苦笑,無可奈何。
  “楊尊主,此事就交給你去辦,如果不能將他發展成為我們的人。那么一定要趁早將他干掉,不然他可能會成為我們森羅院稱霸武林的一大阻礙。”殿主冷沉的道。“是!殿主,此事屬下會看著辦。”乾坤神手恭聲答道。
  “郭堂主,你助楊尊主辦這件事、如果楊尊主不能說服煞星,狙殺煞星的行動就由你執行。”尊主對郭堂主說道。“是!殿主,本堂主決不會讓那小子翻出我千手如來的手掌心。”郭堂主傲然答道。
  乾坤神手張了張口,但沒出聲,他欲言又止的神情落入殿主的眼中,殿主沉聲問道:“楊尊主,像還有什么話要講?”“沒什么,屬下只是想知道此事是否要盡快進行。”乾坤神手連連改口說道。他本來是想說,如果讓郭堂主跟他一起辦這件事,一定不會成功,肯定會替森羅院樹下煞星這個大敵。
  乾坤神手的顧慮沒有錯,后來森羅院被煞星常亮徹底瓦解,原因就是這位郭堂主意气用事,激怒了常亮,致使雙方撕破臉面,成為大仇,最后導致森羅院的毀滅,這是后話,暫且不表。此事等三尊府的人找上煞星之后,馬上著手進行。現在你的任務是將你所有的眼線全派出去,嚴密監視住三尊府中人的一舉一動。”殿主說完又說道:“三尊府目前的秘密堂口在城西郊的香花園,楊尊主,這個消息你不妨找人透露給煞星。”
  “是!殿主,屬下這就派人去辦。”“現在還有什么事要問不?”
  “沒有了,殿主!”“那就這么決定了,具体的步驟你自己看著辦吧。”
  “是,殿主。”
  所有的陰謀都在順利進行,鎮江府城即將掀起一場大風暴,而這個風暴的中心點,便是盛昌船行的東主常亮。這是自常亮在福安軒向江湖生涯邁出地一步之后的第五天。
  血羅剎冷寒雪回組織處复令去了,楚秋瑩她本來的目的就是來找常亮,如今她与常亮的關系更是名正言順,理所當然,她帶著陰陽雙煞与兩個丫環也從福安軒搬到了盛昌船行。五天以來,常亮至少打發走了近十撥向他挑戰的年輕的高手,他算是真正嘗試到了江湖生涯的煩惱,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這句話,一點也沒有錯。
  這天他打發一位武當俗家弟子,已是午時早過,午飯沒吃,也沒胃口吃,他一個人悄悄躲在后花園的假山之后望著一叢月季出神。“亮哥哥,亮哥哥,你在哪里?快出來嘛,人家煮了一碗陽春面給你吃,你還不出來,人家可就倒掉了。”花園月洞門口站著手中端了一個精致食盒的楚秋瑩,一邊東張西望,一邊口中叫個不停。敢情花園太大,她不知常亮在哪里。
  “瑩妹妹,我在這里,你過來呀!”假山后傳來常亮的聲音。“你躲在那個鬼地方干什么?害得人家好找。”她邊說邊到了假山之后。
  一塊大山石下,坐著一襲藍衫的常亮,他沖著楚秋瑩道:“瑩妹妹,快過來,你來得正好,我一個人好煩,你陪我聊聊。”“要聊也得先將這碗面吃完了再聊,你知不知道你還沒吃午飯呢?”楚秋瑩嬌聲說道,來至常亮身邊。
  “瑩妹妹,坐這儿。”常亮一伸右臂,示意她坐到他身邊來。楚秋瑩依言傍著他坐下,伸手從食盒中端出一碗上面放了兩個荷包蛋的陽春面,熱气騰騰地,另一手拿起一雙牙筷,放在碗上,遞了過來,嬌聲道:“快趁熱吃吧!”
  “我不想吃。”“不行,這是我生平第一次做飯給別人吃,你不吃,我再也不理你了。”
  “真是你動手煮的?”“當然!”
  “沒有人幫忙?”臉一紅,她猶豫了一下道:“沒有。”
  “真的?”“當然是真的了,人家騙你干嘛?”
  “是這樣的話,我就再吃不下也得把它吃了,不然我可愛的瑩妹妹不理我了,我的日子可就難過了。”
  “油腔滑調,快吃吧!”她嬌嗔道。
  “遵命!”他風趣地說完,然后接過面,三下五除二來了個一掃光,放下碗筷,他拍拍肚皮道:“味道還不錯,不過……”“不過什么?”她從怀中掏出一條香巾,替他擦掉嘴邊的油漬,嬌聲道。
  “不講了,說了你一定會生气。”他伸右手將她摟在怀中微笑道。“哼,人家才不會這么喜怒無常,你一定要講,不然我不讓你碰我。”她在他怀里掙扎不依,撒嬌道。
  “我說了你可不准生气。”他緊了緊手臂笑道。“說吧。”她沒動了,將嬌靨靠在他肩膀上嬌聲道。
  “那兩個蛋一定不是你煎的!”“誰說的?不是我煎的是誰煎的?”
  “那黃蔥花蛋是玉香最拿手的手藝,你還想騙我?”
  “哼,那也是人在一邊幫忙,你瞧,人家的手都被熱油燙了一個水泡。”她气鼓鼓地說著,然后伸出欺霜胜雪似的纖手放在他眼前。
  可不是,她那洁白如玉的手腕上有一個不大不小的紅水泡,他心痛地著這只玉手關切地道:“誰叫你去干那活了,瑩妹妹,現在還痛不痛。”說完用舌輕輕去舔那個水泡。“人家還不是為了你。吃了還說閒話。”她眼睛一紅,委屈地道。
  “瑩妹妹,都是我不好,我給你賠不是,皇天在上,土地在下,今天我……”沒說完,嘴被一支纖手捂住了,她嬌聲道:“好端端地你念的哪門子牙痛咒?”
  “不生气了?那就好,瑩妹妹,你知不知道我剛才在想什么?”他笑著改變話題道。“想什么?一定在想冷姐姐。”她酸溜溜地嘟著小嘴道。
  他故意聳了聳鼻子,用力四下吸气嗅了嗅口中說道:“嗯?什么東西好酸好酸。”“你敢笑我,打死你,打死你。”她粉臉生霞,舉起兩團粉拳不住捶打著他的胸膛,嬌軀扭個不停。
  “哎喲!哎喲!”他故意痛叫:“哇,你用這么大的力,是不是想謀殺親夫啊?”“你還說,你還胡說,看我……”話沒說完,因為不能說了,她那紅艷艷的櫻桃小嘴被兩片火熱的嘴唇封住了。
  “嗯!”她輕嗯了一聲,然后橋軀象征性地掙扎了一下,慢慢地,她將雙臂從胸前騰了出來,象蛇一樣慢慢圈住了他的脖子。時間不太久,因為小丫頭情竇初開,接吻的技巧不高明,所以沒有多久,他輕輕移開雙唇,湊到她的耳邊輕聲說道:“瑩妹妹,這次有進步了,誰教的,嗯?”
  “你欺侮我。”她羞紅著臉埋于他胸前,雪白的粉頸都紅了,抬不起頭。兩人緊擁著,溫存了良久,她才慢慢將臉側過來,用耳貼著他的胸膛,一邊側听他的心跳,一邊柔聲道:“亮哥哥,你剛才不是在想姐姐,那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當一名江湖人還真累。”他歎然道:“才開始便是這么煩人,以后的日子真不知怎么過。”
  “亮哥哥,你如果肯硬起心腸重創几名挑戰者。以后敢向你挑戰的人一定會少得多。”
  “用雷霆手段對付這些成名的人?行嗎?”
  “當然可以了,你有權為保護自己的利益自衛反擊,那些挑戰的人,誰不是想打倒你,殺死你,從而讓他們來取代你的江湖地位,你知不知道,江湖本來就是一碗肉強食的獵食者的天下,許多成名人物對向他們挑戰的人物是毫不留情的。亮哥哥,如果不是你的功力比他們高,你四天前就被第一個挑戰者、那個自稱無情劍的人殺了,對不對?”
  “不錯!所以嘛,你若想在江湖中建立番事業,你就絕不能心慈心軟,你定要具備鐵石心腸,雷霆手段,來培養出你的霸气,煞气,讓好些以后敢向你挑戰的人被你的霸气震懾,然后讓他們知趣的打消動手一搏的念頭,做到不戰而屈人之兵,樹立你的無尚威望,到那時,你的江湖事業方能有所成就。”
  楚秋瑩自小就生長在煉魂谷中,耳聞目睹的全是那些邪道長輩們的違反常規的事跡,同時也遺傳了他爹玉簫煉魂劍這位邪道大煞星的偏激觀念,養成了她這种對是非黑白界限模糊不清的概念,現在她又把她的思想無意之中灌輸給常亮。也就在她這以為是理所當然,輕描淡寫的几句理由下,改變了常亮的是非觀念,從而不知使多少江湖人成為斬妖劍下亡魂。
  “那樣妥當嗎?”常亮心中一動,問道。
  她并不知道自己這番話對常亮的心態造成了什么樣的轉變,她也沒有看到常亮虎目中所涌現也的一种奇异光芒,她仍然將臉貼在常亮的胸前,不以為然的道:“當然妥當了,你不知道,其實江湖中人,本就沒有正邪好坏之分,所謂正邪,還不是自己心中的主觀看法,邪道中人視正道中人為邪惡,正道中人也將邪道中人當成歹徒凶人!其實不論正也好,邪也好,還不是以各自的利害來做為善惡正邪的標志。古人曾曰:人之初,性本善。這不是等于告訴后人,所有的人根本就沒有善惡之分,只是各自的是非觀念不同,才有了所謂的好人,坏人之分。那些打著俠義的牌子,高喊著替天行道口號的自命正派的人當中,其實盡多偽善的陰險小人,這种人,往往比邪道中人更卑鄙,更可怕。常亮听楚秋瑩這么一說,不由心中一動,他想起了那晚親眼見到听濤山庄的二庄主用卑鄙的手段偷襲冷寒雪,使冷寒雪差點斃命的恨事。這一來,愈發使常亮認為楚秋瑩言之有理。
  就听楚秋瑩繼續說道。“說真的,其實天下間沒有一個人能配說自己能替天行道,邪道中人有自知之名,他們從不這么自吹,正道中人高喊口號,其實都在替他們自己行道,我認為一個人只要不把自己當成獨善其身的廢物就行了。不管什么事情,自己認為該做,而且又心安理得的話,不妨盡管放開手腳去做,哪管世人來講自己是好是坏。”她的這個想法,完全以常亮做人的信條不謀而合,常亮輕撫著她的秀發,欣然道:“瑩妹妹,怎么你也有這种想法?”
  “什么想法?”楚秋瑩迷惑的問道。“就是你剛才講的呀?”
  “哦,那是從小我爹便教我做人的信條和道理,亮哥哥,你難到也有這個觀念?”“正是,瑩妹妹,我觀念不謀而合,我們是志同道合的最佳伴侶,命運注定我們是天生的一對,瑩妹妹,我真的好高興,好高興。”
  “亮哥哥,我第一眼見到你,我便有一种似曾相識的感覺,而我們能夠在一起,也算是煙緣的巧合,亮哥哥,也許我們前生便是十分相親相愛的一對。命中注定我們今生仍是一對,你說對不對。”她喃喃的說道:“是的,瑩妹妹,不僅這輩子,下輩子我們也要在一起相親相愛,永不分開。”
  “亮哥哥,吻我……”她仰起嬌靨輕閉美目,湊上那嬌艷欲滴的,微微顫動的小嘴。這神情,只要是男人,無不會心中一蕩,心動神搖。他輕含著那張小香唇,盡情地吮吸著上面那醉人的口齒芳香,她貝齒較開,丁香軟舌不由与伸入她口中那极盡挑逗的舌尖糾纏,當那條軟舌自她口中退出,她情不自禁地將她那小巧的丁香軟舌伸入他的口中,自此,他再也不放這條香舌离口,他貪婪地吮吸,撥弄。靠那敏感,靈巧的舌尖,向她傳遞愛的訊息。此時無聲胜有聲,但也不是絕對的無聲,她那輕微的喘息呻吟聲,就不時傳出。
  大手開始在她身上游走,在她身上每一個地方愛撫著,當一只火燙的大手輕輕滑入她半解的衣襟中,輕撫她那盈盈一握的堅挺淑乳,她渾身一傾,勞心狂震,但她沒有掙扎,也沒有拒絕,因為她渴望他的愛撫,渴望他的熱吻。后花園的天地,沒有任何人會來妨礙,他与她在這片安靜的,幽雅的環境中,相互用心去体會彼此的激情与愛心,羅裙輕解,玉体橫陣,衣衫輕拋,堅胸展現,沒有任何的阻礙,兩個赤裸的洞体在假山之前糾纏,擁抱。
  楚秋瑩渾身發熱,她熱烈地回吻著常亮,常亮知道這位瑩妹妹還是個黃花大閨女,曉得不能操之過急,他在用一切技巧,盡可能挑起楚秋瑩的欲念。讓她的水分充足,以減少接下來的初次之痛。他吻著她,用雙手技巧的愛撫她。
  很快,他倆躺倒在草地上的衣物上,他的嘴不再只吻她的唇儿,開始在她的額,眼睛、鼻子、下巴、粉頸、耳根等處運用舌根技巧。當他用嘴輕輕含住她右邊的玉乳頭時、感到她的乳房已開始變硬,乳頭也慢慢變大,豎立。
  這种現象,有性交經驗的男人都會知道,這是女人開始性興奮,開始進入性高潮的前兆,一旦這個現象出現,女人便會開始向男人發出訊號。
  性愛,的确是人生樂趣,性交時的男女的感受,飄飄欲仙來形容,最為恰當。“周王夢游會神女,巫山云寸侍檀郎。”此刻的情趣,正是詩中的妙景。他們第一次尋歡,沒有瘋狂的激情,只有溫柔的愛撫遞送,終于,在兩人從极度滿足中恢复過來后,楚秋瑩忽然靠在常亮結實的胸膛上咽嗚起來。
  山石之前的地上,落紅片片,鮮艷奪目,引人遐想。正是“頑石權充三生石,海誓山盟定情緣。”常亮知道女孩子在這個時候,動情輕泣是十分正常的現象,他不住在她耳邊柔聲細語,安慰她、開導她,讓她安心。“亮哥哥,你會不會以后不要我。”她輕咽著嬌聲問,動人嬌態,我見猶怜。
  “傻丫頭,我不要你要誰,你忘了我們前世姻緣今生續。后世情絲仍相連,沒有人能把我們分開,除非你不要我。”“不會的,你是我的男人,我決不會离開你。”她堅定地說。
  “你是我的妻子,我更會全心全意來愛護你。”
  “亮哥哥,你一定要好好愛我,疼我,我知道還有一個姐姐,以后可能會更多,我不求你的全部愛心,只要你心中有我所占的那一小半就滿足了。”
  “瑩妹妹,你放心,你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沒人能取代,今生今世,你只屬于我一人。”“亮哥哥,我們回房去好不好?””
  “小丫頭,嘗到甜頭了,是不是還想要?”他知有意改變話題。“你專門欺侮人家,我是怕我們現在這個模樣,讓人看見了那么難為情。”她嬌聲道。
  “這里不會有人的,瑩妹妹,我們再溫存片刻再走。”“不嘛,人家要嘛。”
  “好好好,回房去,要不要我替你穿衣服?”
  “才不要。”她嬌聲說完,從他身上坐起,准備起身穿衣。
  玉足剛落地,腿根部傳來的脹痛讓她忍不住哎喲出聲。“怎么了?瑩妹妹?”常亮明知是怎么回事,但故意笑問。
  “都是你欺侮我,弄得人家好痛好痛。”她嬌嗔。
  “瑩妹妹,先苦后甜,始痛終方樂嘛!這可是你說的。”
  “不跟你說了。”她嬌嗔含羞地迅速穿好衣裳,系好裙帶,理了理零亂的秀發,望著山石前的片片落紅,臉紅似火燒,赶緊移目,不敢再多看一眼這些讓她向少女時期告別的殷殷落紅。
  這段山石緣,确定了常亮和楚秋瑩的真正關系。出于一种男人的責任心,也為了讓楚秋瑩知道自己對他的重視,常亮正式向楚秋瑩求婚,決定迎娶,因此先勸姑娘家回娘家去。
  有了常亮的婚約,楚秋瑩知道此身已有歸宿,但畢竟是私定終身,再怎么說,在父母面前總要說得過去。因此,她也很重視常亮的建議,更何況,這段日子以來,她對常亮有了很深的了解。知道他的為人向來是言出必行。她知道常亮不會騙她,也沒有理由騙她。情侶之間,講究的是相互信任,她無條件地相信他。
  一想到自己再過些日子就要堂堂正正成為常夫人,楚秋瑩很幸運自己找到了一個好歸宿,心中有种說不出的興奮。
  一把精致的“幻電”短劍,交出了姑娘的信任心,一條常亮隨身佩帶的珠鏈,帶走了他對她的承諾。在楚秋瑩的千叮万囑中,陰陽雙煞護著少主踏上了返家旅途。
  送走未婚妻,常亮的內心有一种莫明的空虛感。
  分离,本就是讓人牽腸挂肚的憾事。
  情人之間的管別,更能給人帶來刻骨銘心的相思。
  冷寒雪,楚秋瑩二人的倩影,一閉上雙眼便在常亮的眼前浮現,這种感覺告訴他,他已經是實實在在,千真万确地愛上了這兩個姑娘。
  “富貴錢庄”向來与“盛昌船行”有生意上的往來,林定一与常亮多多少少地見過几次面,稱得上有一定的交情。林定一的六十大壽,常亮當然要親自去拜壽。
  這天,正是林定一的壽辰之日。禮品昨日便派人送去。今天,常亮決定單身赴宴。基于日前的非常時期,常亮作了應有的防身之備。
  由船行出城到小嵐園赴宴,前后共有十五余里的路程,說遠不遠,說近也不近,腳程快的話,一個時辰足夠了。
  申牌時分出了城,大官道上車馬行人不太多,常亮藍衫飄飄地泰然赶路,不急不徐地西行。步行,是素來養成的習慣。以往每次外出,不管遠近,他從不用坐騎,只用雙腳赶路。
  這一段官道上,行道樹雖多,但道旁村落店舖卻是少得可怜。
  赶了七公里路,前面路右出現一座簡陋的歇腳亭。里面有茶水供應。這時候,大官道前后無人,歇腳亭中也沒有人。
  等常亮接近至十余步左右,歇腳事后面轉出一個紫色輕裝的中年人。
  中年人約摸四十左右,身材修長,加顯精瘦,消瘦的臉龐給人一种精悍的感覺。一雙不帶任何表情的山羊眼木然地注視著常亮。左手持有一柄連鞘長劍,腰際挂著一個血紅色的大革囊,里面鼓囊囊的,行家一眼便可知道里面一定盛有不少的殺入法寶。
  常亮僅看了紫衣人一眼,沒有理會,僅善意的點頭含笑示意,沒有了享歇息的打算,繼續泰然而行,准備超越。
  相距還有五步,紫衣人已瞳至厂官道中間,持劍的左手伸前虛擋,很明顯地擋住了去路。
  山羊眼緊緊地盯著常亮,紫衣人身上散發出的那种陰森森殺气,真是震懾人心的威力,令人一見即心底生寒。
  常亮心中一動,駐步不前,一种為自保而散發的本能殺机,從那雙又黑又亮的虎目中濃厲地涌現出來,陰森冷沉地同樣通視著紫衣人。
  “干什么?”常亮語气十分陰沉:“閣下該不是攔路打劫吧?”
  “如果你是煞星常亮。”紫衣人陰笑著道:“那就不僅是打劫,而且還要殺人。”山羊眼中看不出任何神色變化,一點也不為記亮的冷森而有所反應,似乎他的雙眼,永遠也不會告訴別人他的心愿与動机。
  “你認識我?”常亮略顯奇怪地問道:“你是什么人?為什么會知道我會走這條路?”
  “是否認識你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是證實你是我所要等的人就行了。”紫衣人橫到抱肘而立:“我這种人辦事,對于准備工作十分重視,准備充分,也就摸清了敵方的底,知己知彼。雖不至百戰不胜,但至少成功了一半。”
  “你是向我挑戰,還是与我有仇。”
  “我既不是向你挑戰,也与你無冤無仇,但卻要殺你。”
  “為什么?”
  “因為我是殺手,職業殺手,通常殺手殺人,是不需理由的。”
  “哦!原來閣下是名殺手,不錯,殺手殺人的确不需理由。但每一個殺手都有他們的名號,你這位殺手仁兄,江湖上怎么稱呼啊?”
  “血幽靈常森,你听說過這空虛名號嗎?”
  “沒听說過,陌生得很。因為在下剛出道,對許多江湖名人都不認識。”
  “你注意了,我這人与別的殺手不同,我殺人之前,一定會通知對方,讓他死得明明白白。我要出劍了,你有沒有兵刃?”紫衣人的口气充滿自信。
  紫衣人——血幽為常森手中長劍一出鞘,整個人便籠罩在一團詭异的气氛与凌厲的殺机之中,山羊眼的眼神變得陰森,狠毒。
  一探手,常亮取出了幻電短劍,對方殺机太凌厲,他不敢托大,幻電短劍出鞘,劍身有如一泓秋水,劍尖閃爍著一道無形的寸長冷芒,看不見,但能感覺得到,不愧為神兵寶劍。
  “好劍,劍長兩尺,天下十大神兵中短劍只有兩把,你這柄劍身閃著冷電,一定是幻電神劍。”血幽靈賣弄地說完,持劍立下門戶,殺机更熾:“現在你手中有劍,我要出招了。”
  “閣下好見識。”常亮冷冷地說道,他左腳前移,幻電短劍下垂,馬步不丁不八,持劍的手也似乎毫無勁道,他接著道:“你隨時都可以進招……”
  語气似乎有點托大,語未說完,血幽靈已劍發似奔雷,行空前猛烈的攻擊,气勢磅礡,出手便是七十七劍,劍涌千層浪,每一劍綿從正面攻擊,風雷驟發,勇悍絕倫。在這電光石火的剎那間,他的七十七劍象是同時揮出,不但出劍的速度快得惊人,御劍的內力更是駭人听聞。一流高手立下的嚴密防護网,也決擋不住血幽靈走中宮強壓破网而入的雷霆一擊,怪不得他敢說他從不出手偷襲,憑他這手劍法,這份內力,的确不需要偷襲。
  “錚錚錚錚……”一陣惊心動魄的金鐵交鳴,似千万顆明珠一齊撒落于同一塊玉盤中,火星飛測象煙花齊放。顯然,血幽靈手中劍也是寶劍,不然絕不敢以劍与幻電神劍相互撞擊。
  攻者狂猛,封的人卻嚴密,穩沉。
  常亮紋絲不動,手中幻電神劍信手揮動。在他身前形成層層劍幕,將他的身形重重裹住。護住中宮,御劍的內力同樣沉猛。來一劍封一劍,任由對方盡情發揮,沒有回敬一劍。
  血幽靈七十七劍全部攻出,常亮封擋震開他的七十七劍,不待他攻出第二招,常亮回敬了一招。
  但見他身形一幻形成九個一模一樣的人形,九個幻影同時出現,卻是在九個迥然不同的位置上,每個幻影攻出了九劍,九九八十一劍自八十一個不同的角度,以捷逾電閃的奇速攻出,森冷的劍气直逼腰肋胸腹。
  血幽靈心頭大駭,當即毫不猶豫地揮劍形成劍山保護自己。但當他發覺他閃電般所攻出的八十一劍完全是出自八十一道有形無質的幻影,一道好似來自虛無蒼穹中的寒光,閃電般地到了血幽靈的右脅之下,那种奇幻迅速的程度,是絕非人所能閃避的。
  血幽靈伸入暗器囊的左手還沒來及抽出來,幻電短劍已毫無阻礙地從他的右脅貫入攪動,護体神功在這种以神功御發的神劍之下象摧格拉朽似的瓦解。剎時間他的內腑成了一團糟,右脅出現一個碗口大的血洞。
  他丟劍以手拉住傷口,左手扣住的一把雙縫針無力地向地面跌落。他惊恐的望著常亮,口中异常吃力地道:“你……你有……有几把劍……”
  “只有一把”
  “為……為什么我……我……”
  “因為是你的眼睛欺騙了你自己,所以你會出現這個致命的錯誤,不要怪我心根手辣,因為是你想殺我,我對企圖對我不利的人向來冷酷無情,血幽靈,我行蹤是不是林走一向你透露的?”
  “我……我……呃……”血幽靈狂叫了一聲,話沒說完,气絕而亡。最拿手的暗器手法來不及使用,到使這位三尊府狙殺堂的四大殺手之一的血幽靈死不甘心。
  前几天不知是誰扔了一張紙團給他,告訴他對付他的三尊府人馬來了,在林定一的香華園中隱身,他不以為然,今日他赴林走一的壽宴,半路有殺手相候,他知道“富貴錢庄”肯定是三尊府的另一堂口,今日的壽實,定然是引他出來的圈套。事情嚴重,壽宴是絕對不能再去了,他決定返回船行應變。
  健步如飛,事關緊要。顧不得惊世駭俗,剎那間他便風馳電掣似的飛掠出了百余丈。
  怪嘯聲起自路旁的雜草叢中,人影閃現。
  他心中明白,有人在他返回的路上設下了埋伏。敵勢不明,不是逞強的時候,他打算先脫身再說。
  但埋伏者閃現的速度太快了;眨眼間左三右二攔在了前面,后面尚有二個人,全是黑巾蒙面。
  “我必須要弄到一個話口,我一定要知道是誰要對付我?”他向自己叫。
  出了事就不要怕事,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這七人的出現,激起了他的殺机与雄心壯志。他有點后悔為什么不將斬妖劍帶在身上。
  合圍他的動作相當快,七個蒙面人五前二后將他堵在官道中。
  “你是煞星常亮嗎?”前面五個蒙面人中間的一個蒙面人沉聲問。
  又是不認識他的,看情形他們不是血幽靈一伙的。他沉聲道:“是又如何!”
  “我們剛才替你擺平了几個要對你不利的人,現在,你跟我們走一趟。”蒙面人傲然道,是那位郭堂主的聲音。
  “你們是什么人?”
  “屆時自知。”
  “屆時有多久?”
  “沒有多久。”
  “我為什么要跟你們走?”
  “因為你必須跟我們走,不然的話,你是死路一條!”
  “哈哈哈哈!”他仰天狂笑:“這才是你們的真面目,你們這幫家伙實在不配在江湖道上闖。一個闖道者,必須具有闖道的英雄气概,要具有大無畏精神与意志,生死等閒,活得要有骨气,死也要死得轟轟烈烈,怕死的人就不要在江湖道上來現世。俗話道:人死留名,豹死留皮,你們這幫家伙怎么連這點見識都沒有,你們是怎么在江湖上混的?連一頭小羊羔也不會乖乖地跟你進屠場,任你宰割,你要我跟你們走,任你們來宰割,你是什么東西?你們這几個家伙連人都不敢見,蒙上一塊遮羞布,還想充人王,你叫我跟你們走我就走?真是几個不敢見人又妄自尊大的混蛋!”
  “小輩住口,教訓教訓他!”中間的蒙面人被他這頓刻毒的諷刺怒罵气得七竅冒煙,他揮手怒叫。
  “嘿嘿……”一聲陰笑,前面的五人中有一位蒙面人舉步出列,狹鋒刀向前一指,一雙鬼眼陰森森地死瞪著他,刀開始發出龍吟,刀勢剎那間便將他籠罩控制住,殺气涌現,气勢逼人,具有震撼人心的無窮聲威。膽气不夠的人片刻便會為他所懾而崩潰。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常亮他可是行家中的行家,他知道碰上了勁敵。
  他定下心神,虎目中涌現一种獵食獸類所獨有的目光,吸口气功行百脈,手徐徐按上了早挂于左手幻電神劍的劍把。
  劍出鞘,不論是什么兵刃,便有我無敵。這是常亮御刃對敵的常旨。
  劍尚未出鞘,他的精神与意志,已藉神意与對方進行決定性的纏斗,看誰的意志能支持到底,有些人膽气木夠,意志不堅,也一照面便讓對方逼人的气勢所壓迫。心中生寒,斗志瓦解,沒動手就崩潰了。
  “鏘……”幻電神劍出鞘,余音裊裊。
  這瞬間,劍吟隱音未落。蒙面人的刀嘯聲突然迸發,刀气及体,七道狂野的刀光如山岳般壓到。
  “殺!”常亮的沉吼在同一剎那發出,劍虹如電,象是一條通靈的靈蛇,神乎其神地從迸射而到的刀光中切入,分張。
  三十大劍形成的扇形劍网,不但完全封死了蒙面人的刀招,而且至少有十道有形有質的劍光透過刀与刀之間的縫隙、戳入。
  數沖錯急如電光石火,刀气劍气散骨生寒。
  旁觀的人只看到人影乍合,可怖的到芒不知是如何閃動契入的,沒有人看清了交手的細節,只看到刀光劍影冷電螢光乍合乍分。如此而已。
  劍在手,有我無敵。
  雙方都是高手中的高手,雙方都有气吞山河的勇气和決心。
  沒有虛招,沒有試探,沒有遲疑。
  誰能把握住快、狠、穩、准,誰的功力深,誰就是贏家,一照面便有我無敵,速戰速決。生死立判,功深者胜,而失敗,則意味死亡,絕無僥幸可言。
  “砰!”蒙面人向后飛摔出丈外,胸、腹、右肋,裂口有五道,說明他剛才至少中了五劍,血如泉涌,內髒從創口往外擠。
  常亮待劍聳立,臉上冷酷陰沉,神定气閒,身上每一條肌肉都是松弛的,似乎剛才沒有發生任何事。
  “啊……補……補我—……一劍”在地上掙扎的蒙面人凄厲的叫號,蒙面巾脫落露出一張滿臉短胡的蒼黃色怪臉,神情十分可怖,絕望眼神讓人望之惻然。
  剩下的六個蒙面人,全都大吃一惊。
  六雙眼睛都睜得大大的,似乎不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事實。
  “該死的小輩。”中間那位為首的蒙面人拔劍怒叫:“你下手好毒,你得死!”
  聲落,身形電閃,以令人目眩的奇速沖到,劍气迸發,狂野地搶攻。劍芒化虹而至,招發電射星飛走中宮猛攻,剎那間連出二十九劍,在無數眩目流燦的寒星交織中,劍尖便在常亮的雙肩、勁、咽喉、心坎、肚腹等處閃現。
  常亮原地不動,手中幻電短劍挑撥揮舞,來去如電,因為短劍閃動的速度太快,那些幻現的劍芒尚未消失,重現的寒光又已輔入人的眼際。那么堅硬的劍身,此刻著上去似乎呈現波流樣的震顫。
  “咋呼!”蒙面人手中長劍一触幻電神劍的刃口,當即斬斷,蒙面人大吃一惊,身形倏然倒竄飛躍,人在空中手中斷劍脫手飛射,人剛落地又突彈起,雙手亂揮中,數十枚种類不同的暗器蜂擁而至。
  這剎那間,另外五個蒙面人前后一合,几乎在同一瞬間發招攻擊,三把劍兩把刀,配合著無數暗器同時向常亮匯聚。
  一聲怒吼,常亮整個人倏然化虹從罡風中沖起,象一道銀電在半空中升至极點,猛然又翻滾而下,他的周身,也在這一剎那,忽然奇跡似的幻耀著千万道眩目的銀亮光芒,他整個人,仿佛成了一個閃閃奪目的光源,制造并噴洒著千百万光雨的光体,那么的凌厲,詭异,不可思議。
  罡風激蕩發出沉雷般的悶響,在空中,在尖銳嘶號聲中,他象一顆明亮的甯P自遙遠的太空突然爆炸,億万顆強勁的寒星無堅不摧地罩向他的敵人,保全自己。
  罡气迸爆,“錚錚……”連串的暴鳴聲傳出,夾雜著利刃高速破空撕裂空气的那种尖厲銳鳴,襯托著那象煞在夜空中爆發的七彩焰火似的電光火花,那情形簡直令人頭皮發炸,心膽俱寒。
  六個人刀劍暗器匯集的焦點處沒有人,沒有血,但卻有一叢碎布帛,在罡風中化蝶飛舞,三把劍二把刀全成了廢鋼爛鐵,与破碎的暗器四散撒落,有三個人倒在可怖的血泊里,躺在距焦點處的兩丈外,正在滿地刺目的鮮血中抽搐、掙扎、蠕動。
  常亮出現在力揚焦點八丈外的街中心,像是從地下冒出來似的,發毛被震散,長發披散,象個厲鬼,臉色灰白,口角有血絲沁出,身上的衣衫破碎零亂。
  “我……我會以……以百倍的代价指……報還你……你們……。他的嗓音變得虛弱無力,一步步的退后:“一……一定,我發……發誓。”
  官道的西端,有三道人影以奇快的身法如飛掠來,府城方向,也有四匹捷馬風馳電掣地在這邊赶。
  七位黑巾蒙面人,此把只剩下為首的蒙面人和兩個同伴,三人身上皆帶有傷痕。
  常亮怨毒地盯著眼有紫棱隱現的為首蒙面人一眼,噴出一口鮮血,身形突然幻化為淡淡流光,消失在路邊的野草荊棘叢中。
  三個蒙面人看得毛骨辣然,受了重傷的人居然還能化虹逸走,只有紫棱的蒙面人毅然下令道:“追!這小輩已受了重傷,而且中了本堂主一枚百毒無常錐,決逃不了多遠,本堂主一定要他死,替兄弟們報仇!”
  聲落,三個蒙面人也如閃電向常亮消失的方向掠去,眨眼間消失在路邊的荒野中。
  ------------------
  銀城之狼掃描,銀城之獅校對及排版 || http://silverbook.126.com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