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章 正、邪、大聯手


  很早,常亮便來到了盛昌船行的遺址前。他在等人,因為今天,是他与冷寒雪約定的相見之日。
  辰牌時分,他終于看見從北街跚跚而來的冷寒雪。不過不止她一個人,她的后面尚跟著他不算陌生的申姥姥与冷寒雪的三師妹。
  眼前的廢墟,在冷寒雪心中造成的震撼不言可知的,半月以來。她一直在五蝠血令的總壇之中,因此對江湖消息知者不多,并不知目前常亮在江湖中的具体情況。
  “亮哥哥,這是……”冷寒雪惊奇地問。
  “小雪,沒什么,只不過被人放了一把火,現在我們走,到我臨時安身的地方去,有什么疑問到時我再回答你。”常亮淡然笑道。
  “亮哥哥,我給你介紹,這是申姥姥,那位是三師妹庄韻秋。”冷寒雪替常亮介紹,四個人邊走邊說。
  “我們見過面,并不陌生,申姥姥,庄姑娘,你們好。”常亮含笑招呼道。
  對這位一掌逼走五雷叟的江湖新秀,毒心鐵拐申姥姥可一點也不敢托大,老太婆連忙接道:“是的,常公子,我們的确見過。”
  “常公子,謝謝你那晚救了師姐。也救了我們。”小姑娘庄韻秋美目中有一种奇特的眼神,她大膽地望著常亮嬌聲道。
  “庄姑娘,份內之事不必言謝,你們可算是小雪娘家中人,小雪是我的人,我不幫你們幫誰?”
  “真的?”庄韻秋欣然反問。
  常亮弄不懂小姑娘為什么會有這种欣然神色,他笑道:“當然是真的,不然小雪她不罵死我才怪。”
  “三師妹,你別听他胡說,那件事呆會儿再談街上人多,快走吧。”冷寒雪邊走邊道。
  “小雪,什么事情?”常亮疑聲問道。
  “呆會儿再跟你講。咦!怎么這座福安軒變成無人的荒店了?”冷寒雪將話引入正題。
  她一本正經地道:“亮哥哥,這次來找你,是想請你幫忙。”
  “什么事?”常亮正色問道。
  “申姥姥,此事是你說還是我來講?”冷寒雪把目光轉向申姥姥。
  “冷丫頭,你講吧。”申姥姥道。
  “亮哥哥,這次我回去見令主,令主已經原諒我了。目前我們五蝠令處境不妙,正邪人物都在查得很緊,而且五龍樓放出風聲,要我們在鎮江府西郊的龍栖坪与他們進行一次會晤,我們知道五龍樓這次一定沒安好心,因此令主要我請你相助。”
  “沒有問題,我一定盡力而為。”常亮一口答應:“這几天我尚在擔心你們令主肯不肯放過我,現在我們化冤家成親家,你們令主的要求,我一定照辦。”
  “我就知道你會答應。”冷寒雪喜上眉梢。她興奮地說。
  “不答應你,你肯饒我嗎?”常亮風趣地道。
  “我有這么凶嗎?”
  “江湖中大名鼎鼎的血羅剎如果不是凶人,那么江湖中就沒有惡人了。”常亮打趣道。
  “你敢笑我,呆會儿看我怎么收拾你。”有申姥帶和庄韻秋在場,冷寒雪不好与常亮打情罵俏,她瞪著美目對常亮嗔道。
  “這不。我話沒說完就來了。唉,我日后的日子難過羅!”常亮歎然笑道,對申姥姥和庄韻秋聳了聳肩,做了個無可奈何的表情。老太婆和小姑娘都被他的表情逗笑了,一時間,屋內充滿了一种祥和的气氛。
  福安軒是煞星常亮的落腳點,這是全鎮江的江湖人士都知道的事,大家都知道煞星帶著兩個在江湖中聲名浪跡的女人公開同居于福安軒中。令人不解的是,欲海妖姬云怡紅本來是煞星的死對頭三尊府的護法客卿,怎么一下子變成了煞星的同居人?而那位凶名綽著的血羅剎,一向玩弄男人于股掌之間,怎么也成了對煞星服服帖帖和溫柔閨女?
  煞星与這兩個女人住在一起,在白道人物的心目中,他更加成了一個不只是十惡不赦的凶徒,而且是人人得而誅之的淫徒。
  赶往鎮江替中州雙劍找回公道的白道名宿武當門人,听濤山庄的好漢越來越多,埋葬煞星的呼聲空前高昂。
  森羅院的好手也同樣在赶往鎮江的途中,他們放出風聲,一定要鏟除煞星常亮,維護森羅院的權威,森羅院的堂口,不是任何人可以挑戰的。
  香華園被一把大火燒毀了之后,三尊府的人物沒有再公開露面,似乎他們打算不再找煞星的麻煩,与煞星已經化干戈為玉帛。所有的三尊府高手全部撤离了鎮江府城,但有心人的心目中都有數,三尊府与煞星之間的過節,除了一個血字,沒有任何人,任何東西可以化解,他們目前只是化明為暗,等待援助的高手,伺机給煞星常亮致命的打擊。
  五龍樓的接引使被煞星公然殺害,他們的無尚權威受到极為嚴重的打擊。為了維護五龍樓在江湖人心目中的赫赫聲望,他們對外宣充,將不惜一切手段除掉煞星常亮,要讓所有江湖朋友知道,与五龍樓作對的后果只有一個死字。
  陰魂不散,六親不認,玉觀音,鬼手,陰爪,這五個煞星常亮的生死大仇,自他們被煞星從江湖除名,就沒有再在江湖中顯蹤。了解這五位凶人的江湖人,心中都是雪亮的。這五個人絕對不會善罷甘休,他們一定也隱在暗中,在等待机會報仇,因為以他們在江湖中的凶名,以他們那种睚眥必報的個性,吃了虧絕不會咽下這口气。
  一時間;似乎所有的人都在找煞星常亮的麻煩,而常亮的名號,在某些江湖朋友心目中,又几乎成了他們崇拜的偶象。煞星的綽號,雖含有太多的煞气,霸气,令許多人不敢領教,但卻是行情一天天看漲,几乎到了如日中天的地步。
  鎮江府本來就是個大城市,人口沒有一百万,也有七八十万,水陸、交通四通八達,商旅更加過江之鯽,加上這些聞風而來找煞星常亮的人物和那些看熱鬧的江湖好漢,本就混亂的形勢越發混亂,簡直成了一團糟。
  衙門的捕快巡檢,似乎都知道這個局面他們這些三流貨色一定扛不下去。所以他們樂得送順水人情,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管你是天下通緝的綠林巨寇,還是行文捉拿的采花大盜,他們一概不管,因為他們無法管,所以一個個全呆在衙門睡大頭覺,樂得享清福。
  知府大人,縣官大人眼見如此混亂局面,他們在束手無策之際,除了寫急奏請求朝廷定奪,也只有呆在家中同妻妾們尋歡作樂。
  申牌時分,常亮背著斬妖劍,在云怡紅和冷寒雪相伴下到城內各處走動了一遍,三個人前腳剛踏入福安軒的門樓,后面便五位男女,占据了空蕩蕩的食廳。
  他的落腳點在福安軒,這是所有的人知道的事實,有人來這里找他并不足為奇。
  常亮揮手示意云怡紅和冷寒雪到客房去,他獨自与這五位男女打交道:“諸位,有何貫干?有話盡管開門見山直說好了,我這人最討厭別人說話轉彎抹角,囉囉嗦嗦。”
  五個人,四男一女,男的都是面貌陰森,年紀約莫都在半百左右。每個人都帶有隨身兵器,女的是個穿衣裙的婦人,四五十歲的人了,居然穿了花花綠綠的衣裙,可知此婦性情大异尋常女人。
  “常老弟,我們是不歸島的人,我們的消息十分靈通,你老弟在江湖的壯舉,我們都一清二楚。”一位腰際別了一把大劊刀的黑衫人看著他說,態度相當客气:“常老弟,我們是專誠在此相候,請隨咱們前往一個地方,我們島主要見你。”
  云霧山煉魂谷,東海不歸島,漠北万毒宮稱為江湖三大禁地。三個不太涉及江湖的大集團,亦正亦邪,向來從不插手江湖中事,東海不歸島,在三大禁地中最神秘,沒有人知道不歸島的确切位置,東海那么大,島嶼不下于千万座,誰也不知道哪座才是不歸島。
  近几年中,不歸島有不少人在中原武林活動,發展勢力,擴大勢力的工作做得极為成功。与三大勢力逐鹿中原的趨勢异常明顯。這些事情,常亮全是在冷寒雪与云怡紅這兩個老江湖口得知。云怡紅在江湖中混了十多年,她可以算是一本通曉百家的江湖活字典,從她的口中常亮知道無數武林秘薪和千奇百怪的江湖客人。常亮能得她相助,對他日后在江湖中的霸業,的确起了不可忽視作用。
  “沒興趣”。常亮斷然拒絕:“你們是誰,我不知道,你說你們是不歸島上人,我怎么相信你們?而你們的島主是何方神圣,我更是連邊都摸不著,不歸島在什么地方,沒有人知道,島中有些什么人,也沒有人知道,所以任何人都可以說他是不歸島的人。因為沒有人能證實。我不明白你們的底細,設若你們是我那么多仇家中的任何一方,在某個地方設下陷阱誘我前往,你說我該跟你們去嗎?即算你們真的是不歸島上的角色,你們的那個島主想見我,如果他有誠意,叫他來見我。”
  他一口气說了一大堆,將不去的原因分析得十分清楚,遇事謹慎細心,比以前老練多了。
  “你是什么東西?配叫我們島主來見你?”一位手上倒持一把鋸齒蜈蚣劍的家伙勃然大叫道。神態与語气都极為驕橫,強悍。
  “你這狗雜种如果再在我面前亂吠亂叫,當心我一巴掌打得你滿地找牙!”常亮大為光火地沖著手持蜈蚣劍的家伙叫道。
  伸手制止同伴的沖動,腰別大劊刀的黑衫人繼續客气地道:“常老弟,請听我說,我們是誠心誠意來找你……”
  “不用講了。”他臉色一沉:“對你們這些組幫立派,專門玩弄陰謀詭計,行事不擇手段的人物,我向來是深惡痛絕。你們那個什么見鬼的島主,要他最好少打我的主意,不然的話,我煞星要他好看,諸位,我給你們片刻工夫离開這里,不要讓我再看見你們!”
  “常老弟請不要……”黑衫人還想繼續游說。
  “你們滾不滾?”准備動手赶人,沉聲吼道。
  聲音惊動了里面的云怡紅和冷寒雪,兩個紅粉煞星立刻聞聲赶了出來。
  “亮弟弟,什么事?”云怡紅目帶煞地望著這五位男女,口中問:“乾坤五惡你們想干什么?”
  云怡紅見多識廣,知道這五位男女的來歷。
  乾坤五惡,是与宇內七凶齊名的五個黑道煞星,大惡九殺瘟神元彪,一柄劊刀殺過的人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二惡生死一鉤季奎,三惡陰陽判趙百龍,在這兩惡一鉤雙筆之下,亡魂的高手名宿也是不計其數,四惡大力鬼王鄭天,一柄開山大劍橫行霸道三十年,未見敗績,五惡百毒閻婆尹三娘,更是一個陰狠,狡詐的玩毒專家。
  常亮一听云怡紅說出了五位男女的來歷,態度更見惡劣,他沉聲道:“這几個家伙自稱是不歸島的人物,想威迫我去見他們的什么狗屁島主,真是豈有此理。”
  “小兄弟,話不要說得太難听。”那位穿花裙的百毒閻婆有點冒火了:“我們島主想見見你,派我們乾坤五惡來請你,已是給你天大面子,知道嗎?”
  “就算我煞星常亮不識抬舉好了。”常亮不為所動:“百毒閻婆,你們再不走,更難堪的話就要出了。”
  “你敢?你別以為你廢了玉羽老道那几個浪得虛名的家伙,就敢在我們乾坤五惡面前賣狂。”百毒閻婆厲聲道。
  “老妖婆,你這自不量力的井底之蛙,你們以為你們乾坤五惡又是什么天大的人物?”冷寒雪陰沉沉地道。
  “小賤人,你敢瞧不起我們?”持開山大劍的大力鬼王吼叫道。
  伸手阻止了冷寒雪的沖動,常亮沉聲道:“你們几個家伙給我听清楚了,也許你們乾坤五惡真的很了不起,但我煞星絕不是你們這几個人法所能威脅,對付得了的。假使你們想動手來硬的,我不廢了你們几個雜碎,我煞星從此不再在江湖中混了。”
  手往后一探,自背后拔出斬妖劍,表示他要用這柄前古凶器來對付他們,吃了一塹,長一智,自上次差點送命在七個蒙面人手中,他的斬妖劍從此可再不离身,也決不大意輕敵。生命只有一次,所以為人為己,他都必須珍惜。
  “小輩你……”大力鬼王暴叫。
  “你們!”常亮毫不理會,用斬妖劍一指大力鬼王,沉聲道:“還不快給我滾!”
  “我來教訓這狂妄的東西!”手持蜈蚣鉤劍的二惡生死一鉤季奎怒叫,沖前三步。
  微風從大開的店門吹入,常亮站在食廳的內側,居下風,他眼神一動,心中一緊,哼了一聲。
  “百毒閻婆尹三娘。”他用斬妖劍一指百毒閻婆,陰沉沉地道:“你這老虔婆如果膽敢動用毒藥迷香之類的下五門玩意,不將你一劍劈成二半,我這煞星的綽號算是白叫了。”
  上次一枚百毒無常錐,差一點要了他的命,所以他對毒物特別敏感,對用毒的人也特別小心,也特別痛恨。
  二惡生死一鉤怒叫沖前,神情一點也不象要上前拼命的人,乾坤五惡的名頭,絕不會比宇內七凶響亮,那么這位生死一鉤的用意便是吸引或分散他的注意力,好讓站在上風的百毒閻婆放迷魂的毒物或迷香,五個家伙的眼神与表情的變化,難逃常亮的法眼。
  其實他不點明,冷寒雪与云怡紅早就在注意百毒閻婆。對這位專門玩毒的老太婆,她們兩個老江湖深怀戒心。
  冷寒雪早已拔出了長短雙劍,只要百毒閻婆有一絲异動,她便將行雷霆万鈞的攻擊。
  常亮的表現,讓二女很放心。她們知道心上人江湖經驗,已經越來越丰富了。
  “亮弟弟,那老妖婆的散魂迷香十分霸道,但只要屏住呼吸,任何迷香也對你發生不了作用。”云怡紅對常亮指點迷津。
  乾坤五惡剛才的确有陰謀,一見詭計被揭穿,他們不由得惱羞成怒。
  百毒閻婆不信邪,她忽然雙手齊揚,一捧毒粉,七枚白骨釘直罩向常亮,沒有任何人能忍受常亮那种托大輕視而狂妄的神態。象乾坤五惡這樣的凶人更無法忍受。
  冷寒雪意念方動,但不待她出手,只見一道寒光破空划出,沒有人能看清寒光發自何處,就好象是它來自虛無的空間,快如閃電。
  “啊……只有半聲狂叫發自百毒閻婆口中,便沒有聲音了。其他四惡聞聲大惊,齊都注目百毒閻婆尹三娘。
  四個殺人如麻江湖凶煞惊呆了。因為百毒閻婆的身軀,在那道來去無蹤的寒光幻滅之后,由腦門至雙眼。分成了兩片。
  常亮果然沒說大話,他真的一劍將百毒閻婆削成兩半,不折不扣,勻勻稱稱的對開。將一個人削成兩半,這一削的力量該是如何巨大無比!速度該要何等的迅速!心腸又是何等狠辣!
  乾坤五惡剩下的四惡,全被常亮如此冷酷無情的殺人手段震惊了。
  “我說過的話,從來就是絕對算數,百毒閻婆自己找死,你們不要怪我心狠手辣。”常亮語气陰森無比,“現在你們還不滾?”
  大力鬼王的右手,忽然舉起了開山大劍。
  “你這位大力鬼王,你的腦袋大概也不想要了。”常亮虎目中殺机濃涌,狠狠地盯著臉色不正常的大力鬼王,陰森森地道:“你如果認為你手中的利劍,要比我的斬妖劍快,你出手試試,你保證在你出劍之后,一劍斬下你的腦袋,決不食言!”
  “你這冷血的畜牲!”大力鬼王似乎忘了自己是什么樣的貨色,他們恨聲道。
  “你只要還敢再吐半個髒字,你的腦袋如果還好好頂在頭上,我把我的腦袋砍下給你!”常亮沉喝,大踏步上前,語气陰森且充滿自信。
  他那冷酷,殺机暴射和神態,任何人都看得出他絕不是唬人。
  “罷了!我們走!”身佩大劊刀的九殺瘟神揮手招呼同伴向門口退;“姓常的,今日算你狠。這筆血債,咱們有得算,從今以后,你將面對不歸島的慘烈的報复手段,直至你死。”說完,四個人轉身狼狽而逃。”
  并不追赶,望著四人的愴惶背影,他大叫道:“回去告訴你們的島主,要他千万不要把煞星當成仇家,否則,對他而言。決不會是件愉快的事情。”
  一轉身,大力鬼王怨毒也盯著常亮道:“記住你必須隨時提防我們,以及不歸島的好漢來送你到地獄,從今以后,你的日子將更難過。”
  “你該提心的是我煞星是否肯放過你?”常亮也凶狠地道,作勢欲追:“你還不滾?”
  四個人狼狽逃竄,如見鬼魅,連頭也不敢再回,生怕煞星追上來將他們一劍一個活宰。
  天已起更,空蕩的福安軒中一片沉寂。除了常亮所居的西廂上房有燈光發出,整個客棧中,一片漆黑。連門燈也沒亮。
  在他那間客房中,常亮坐在床頭,靠著床欄沉思。
  云怡紅与冷寒雪則圍在小圓桌旁,竊竊私語,不時發出格格的笑聲。
  她們兩個人,都是同一類的女人,帶有一种同病相怜的心理,她們相處得十分融洽。她們都有相同的過去,對于現在得到的幸福,都懂得好好地珍惜。并沒有一點因為她們所愛的是同一個男人。而有那种世俗女子爭風吃醋之態。原因是她們心中都明白。要愛一個人,也一定要愛她所愛的人所喜歡的一切事物,包括女人。何況象常亮這种出色的男人,她們這种有不良過去的女人,一點也不敢奢望獨占。
  她們在傾心交談,談她們所愛的人談一些只有女人才能知道的事,也談她們過去的种种荒唐趣事。
  燭光下看美人,越看越迷人。常亮望著這兩位有實卻無名份的嬌妻,心中在想;大概當今天下間,只有我常亮才有福消受這兩個人間尤物,想到得意處,他忍不住笑了起來。
  他的笑聲吸引冷寒雪和云怡紅,她們齊都美目望向常亮。
  “亮哥哥,你笑什么?是不是在偷听我同紅姐姐的談話。”冷寒雪嬌聲問,臉上紅紅的,因為她們剛才正在談女人的私事。
  “你們剛才在說什么,我一點也不知道,因為我在想心事,想到得意處,所以才忍不住失聲笑了出來。”他笑著說。
  “亮弟弟,什么事值得你這么得意?”云怡紅笑問。
  身子坐正,他張開雙臂,示意二人過來。微笑著道:“你們過來,我說給你們听。”
  二女小鳥依人地走到常亮身邊,一邊一個伴著他坐在床沿。
  他左摟右擁,微笑著道:“我在想,大概天下的男人,只有我才能擁有你們這兩位人間尤物的嬌妻。我好大的艷福。”說完他在二女的香唇上一人吻了一下。
  一聲嬌妻,說得冷寒雪与云怡紅臉上紅紅的,心里甜甜的。這接下來的一吻,更是吻得兩女芳心直跳。
  “亮弟弟,我有點事,你和雪妹妹先聊聊,我等下……
  冷寒雪不等云怡紅說完,搶著道:“紅姐姐,我的香巾還要……”
  “你們誰也不准走,今晚都在這里陪我。”常亮曖昧地笑道:“因為今晚我要游龍戲鳳。”
  “亮哥哥,你越來越不正經了。”冷寒雪嬌嗔不依。
  “就是,亮弟弟,我們兩人你吃得消嗎?”
  “當然吃得消,因為……”話沒說完,他忽然眼中煞气一涌,恨恨地道:“哪個天殺的東西,這時來掃我的興,等一下我要他生死兩難。”
  冷寒雪与云怡紅這時耳中也听到了門外的輕微響聲,她們心中也很透了外面那些大煞風景,破坏她們閨房之樂的家伙,云怡紅眉宇帶煞地說:“該死的,來的還不少,有十個。”
  “不,一共十二個。”常亮恨聲道:“門外那兩個家伙功力最高,應該是為首的。”
  “這是哪幫殺千刀的賤种?”冷寒雪煞气森森地道。
  “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兩位老婆,今晚比看誰殺的多,少的那個罰她陪我過夜,如何?”他毫不在乎的笑道。
  “說好了不准反悔,游龍戲鳳那多難為情,紅姐姐,我們走。”冷寒雪嬌笑道。
  “如果一樣多,那還得兩個都留下,怎么樣。”他挽著二女邊向門口走,邊道。
  “就這么說定了。”云怡紅笑道:“雪妹妹,要不要姐姐讓你。”
  “才不要呢!紅姐姐,我血羅剎的綽號可不是讓人憑白叫的。”冷寒雪欣然道。
  好家伙,三個人竟然打算玩殺人比賽的游戲,門外那十二個倒霉的冒失鬼是哪一道的神圣。
  “煞星,請出來一會!”門外有人沉喝。
  打開門,黑漆的小院中,依稀可見這五條人影,站在那里不言不動。有如五個黑色幽靈。
  “什么事?竟然勞諸位深夜造訪,你們難道不知道現在是睡覺的時候嗎?”常亮的語气透著明顯的不愉快:“躲在暗中的那七個家伙,難道見不得人?”
  “江湖傳聞果然不假,小輩你好狂妄,好高明!”另四之中,又從三個地方走出七條黑影,發話的那個來自對面的屋頂,聲落人已至近前,十二個人一字排開,因為院子不太大,所以微呈弧形,有成包圍的趨勢。
  “我相信諸位深更半夜跑來此地,一定不會是來贊揚我的,有什么話只管講,先報你們的來路!”常亮沉聲說道。
  “亮弟弟,說話的那人是中州雙劍的死党,洪荒九絕中的惊天七劍費天雄,那邊一位是武當的天一真人,這幫人全是白道人物,看來他是打算要仗他們替天行道的寶劍,來除魔衛道了。”云怡紅不屑地說道。
  “煞星,你的女人已經說出了我們的來歷,你應該知道我們的來意了吧?”云怡紅指稱為天一真人的那位道袍老道沉聲道。
  “當然知道,你們決不是來給我請安的,但令我奇怪的是,你們這些自命為名門正派的白道人物,難道所作所為見不得光?大白天不來找我,竟然要深更半夜來尋仇,你們這算什么?”常亮冷笑著以言相譏。
  “這不用說,黑暗中玩陰謀,成功的机會比大白天多得多,這些人物,論單挑,他們沒有几個會比中州雙劍高明,中州雙劍差一點在亮哥哥斬妖劍下丟命,這些人除了施展陰謀詭計,還會有膽量出來叫陣?”冷寒雪挖苦著。
  “小妖女,牙尖嘴利,當心拔舌入地獄。”惊天七劍費天雄沉聲道。
  “你們這幫假仁假義的東西給我听著,你們有什么陰謀,盡管施展,我煞星常亮,一向對玩弄陰謀詭計的家伙深惡痛絕,我警告你們,你們只要一動手,別怪我心狠手辣,現在,如果有膽量的,我跟他單挑,給你們公平地為同道報仇的机會,如有群毆和混戰打算,也蜂擁而上好了,但那樣我告訴你們,今晚你們只有一個人能活著回去替你們的同道好友報喪!”常亮陰森無比地說道。
  “好狂妄的小輩,你這种人不死,將不知有多少江湖同道受害,所以,你一定見不到明天的太陽,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周年。”惊天七劍身旁的一位紫面老人沉叱道。
  “老東西,你只配擁在狐群狗党中張牙舞爪,有种你來殺我呀?不要學跑江湖賣解的,光說不練,我找你單挑,你敢不敢?”他不屑地盯著紫面老人冷冷地道.他認為這位老人是十二人中功力最高的兩人之一,因此想激出來,、好殺一警百。
  “他絕不敢。”云怡紅冷笑諷刺道:“因為他降魔尊者陸長林一向就是個欺軟怕硬的人,真不知道他是這樣爬上了洪荒九絕的排名行列。”
  他与常亮這一唱一和,沒有人能受得了。降魔尊者陸長林頓時气得三尸暴跳。七竅生煙,一向目中無人的他。又怎能當著這么多同道的面,忍受這种無人能忍的刻薄諷刺。他果然中計,一閃身便飄出三尺,拔出佩劍越眾而出。
  “你這個人盡可夫的淫婦。今晚你一樣難逃從江湖除名的厄運。”他怒罵道。
  云怡紅臉色一變,自她決定好好地嫁給常亮從良后,最恨有人揭她的短處,她媚目中殺机一涌,就要沖上去同降魔尊者拼命。
  常亮一揮手,阻止云怡紅的沖動,他破口大罵道:“這就是你們白道人物的風度?我操你媽,狗都替你們不值,陸長林,你罵在下的女伴是人盡可夫的女人,你老娘又是什么三貞九烈的臭婊子?不然又怎會与你那混賬老爹苟合生下你這种三下濫的狗東西,你配稱為白道名宿,還名列洪荒九絕,呸!”說著他還真的向地上吐了一口唾沫,那神態,十足一個潑皮罵人相.罵得刻薄,罵得惡毒,十二個名宿無不動然大怒。
  “小雜种你該死一万次!”降魔尊者气了,他發瘋似的沖向常亮,人劍合一化成一道虹電怒矢般電射而至。
  “老雜种你同樣該死!沒有人能侮辱在下的女伴,仍然能活在這個人世間!”他同樣怒吼,斬妖劍順手刺出,”無濤的罡風,帶著狂浪發出的呼嘯,暴然刺向降魔尊者的腰部。
  降魔尊者怒火已蒙心智,犯了武人大忌,狂野地搶中宮沖向對手,希望能一擊致命。攻勢极為凌厲,然而對方的利劍似乎是后發而先至,他無法再攻出,馬上收招回劍自保。
  一聲虎吼,降魔尊者挫身頓劍,一片晶瑩冷森的劍光旋怒在他身前形成一道如山的劍幕,護住胸腰腹部。他對自己的內功御劍的勁道极具信心,加上他手中的寶劍也是十大神兵中的巨闕神劍,所以他敢用輕靈的劍來擋對方沉重的外門神劍。
  “錚!”一聲狂震,火星飛濺。
  巨闕神劍果然是前古神兵,在斬妖劍下居然毫無損害,但只是寶劍無恙,它的主人可就不一定了。
  神功御刃,并未能如愿崩開斬妖劍,三尺劍身反而往外側一蕩。狂濤呼嘯,風雷乍起中,弦月形的利劍寒光,象是迫魂使者的猙獰魔影,毫無阻礙地乘隙長驅直入。
  降魔尊者大駭,沒想到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居然有如此精純的內家火候。他錯身移位,身影一旋,三十三道劍光便在這一剎那揮出,急急卦架那道凌厲的寒光。
  變化捷如電光石火,太快了,沒有人能清楚交錯雙方所發生的變化。
  降魔尊者卦劍的動作迅速無比,憑這反應,憑這手劍法,他位居洪荒九絕當之無愧。可是,在他的感覺中,那道劍芒凝聚而成的寒光,完全是一個敵人視覺的幻想,他發出的三十三劍,根本就沒有与對方的兵刃接触。
  斬妖到,不知在何時到了常亮的右手之中,但見另一道來自虛無的寒光光臨降魔尊者揮劍的右臂,擊破護体神功的异鳴,象是气球突然爆炸,隨之而起的卡嚓骨骼斷裂的可怖聲響,听得一旁觀戰的另外十一位白道名宿心往下沉。
  降魔尊者的右臂齊肘而斷,巨大痛楚令他馬步一虛,重心不穩,身軀后仰踉嗆而退。
  痛叫尚未發出,常亮得理不饒人,人影如附骨之明,倏然切近至降魔尊者的左側,斬妖劍銳利的頂峰毫無阻礙地貫腹穿入,手臂陡然挑揮中,降魔尊者沉重的尸首倏然飛向對方陣容。
  沒有一個人能有机會沖上解危,連成就最高的惊天七劍也不例外。因為等他看出了降魔尊者的危机劍也出鞘一半,降魔尊者的尸体已迎面向他飛來。“砰!”尸体落在他的面前。
  惊呼聲出自這干白道人物的口中,對方功力最好的兩位好手之一降魔尊者,這位名列洪荒九絕的高手,怎么不到三招便送了命?煞星豈不是太可怕了。
  其實以降魔尊者的真才實學,与常亮挨上四五十招,并非不可能。可是降魔尊者一上手,便犯了心不靜,气不平,神不凝的武人大忌,貪功燥進固然可給對手造成致命一擊,但相反他自己的空門弱點也全暴露在對方眼中。給予對方可乘之机,因而被常亮以一招魔幻神斬斬掉一條右手,繼而在惊慌失措之中斃命。他的死,對同伴造成的震惊和心里壓力,決非他所能想象的。
  “降魔尊者浪得虛名,洪荒九絕中的人物不過如此。”傲然挺立的常亮冷笑著用手中斬妖劍一指群豪:“你們,還有誰敢上?費天雄,你敢不敢?你不想替中州雙劍報仇嗎?那就來啊,來殺我呀!哈哈哈哈……”
  他仰天狂笑,神情极為狂傲,托大。還偏偏就有不怕死的角色,天一真人与另外兩個老道越眾而出。
  “無量壽佛”天一真人口喧道號,殺气騰騰地道:“常施主,你已完全喪失了人性,你這种人,必須在人間消失,為天下万物蒼生,貧道今日一定要替江湖除害,你必須接得下貧道師兄弟的三才劍陣,不然你就只有下地獄!”
  “牛鼻子,你們想以多為胜?”冷寒雪嬌叱道。
  “小妖女,武當三真向來都是同進同退,對一人。我們以三敵一,對千軍万馬,貧道仍是三人聯手。煞星你如果不敢,最好馬上自刎以謝蒼生。”天一真人沉聲道。
  “小雪退下,武當三真向我叫陣,我決不能讓天下人將煞星我名號看扁了。三個雜毛動殺机,看我以斬妖劍替他們除名。”常亮豪气凌云地道。
  “雪妹妹,沒關系,三個武當真人也擋不住閃電九煞的聯手攻擊;而閃電九煞卻被亮弟弟殺得尸不成形,我們還是留點神注意其他的家伙,狗急也跳牆。這些白道英雄們為了保命,很可能會不要臉的一擁而上。”云怡紅撥出手中長劍凝神戒備。
  “我正希望他們蜂擁而上,紅姐姐,別忘了我們還要比賽,看誰殺的人多。”冷寒雪殺气森森地說道。
  “小雪,紅姐,你們留神點,很可能不會留一個人給你們動手,如此一來,你們可照樣算輸了。”常亮笑著對二女說完,然后一揚斬妖劍,雙足不丁不八而立,沉聲對武當三真道:“牛鼻子們,動手!”
  就在常亮叱聲剛落的一剎那,一道人影已如電掠近;又快又詭,一道青瑩的劍光暴射向他的咽喉。
  常亮身形穩如山岳,右手斬妖劍筆直搗出劍端的尖銳頂頭,帶著奪魄散魂在奇异呼嘯,撞向對方。
  攻勢被阻,那人好迅捷的動作,沖勢不變,右手沉腕一扭一絞。長劍化直刺為斜劈。“錚!”劍刃砍在斬妖劍上,斬妖刻向左側稍稍一蕩。
  但是那道人影卻暴退至八尺開外,持劍的呈現不穩的狀態。
  吃吃一笑:“天一雜毛,你也不過如此!”
  劍光猝閃,那人影又是疾沖而至。頓時五朵螢光流燦的劍花,交熾回旋,二十五劍好似同一剎那攻出,好犀利,好狠辣。
  与此同時,武當三真剩下的天靜真人,天昊真人,身形已奇詭無比地幻至常亮身側,三人以天地人三才方位圍住了常亮,三把劍組成的天羅劍网,將力場的焦點對向陣中的常亮。
  變化快得無法言喻,“沉雷刺天”叱聲出自常亮的口中.頓時,無盡的弦月形劍芒,夾雜著無數的森森利齒,帶著隱隱雷悶響,交織成一道漫天徹地的森冷光网,迎向形狀相同,但結构不同,威力也不同的劍网。
  在兩張光网一糾纏的剎那,三柄以神功馭著的松紋古劍立刻爆散出一幕象正月煙花似的閃電火花。
  “天雷絕斬!魔幻神斬!”漫天火花尚未消失,無數詭奇的劍光隨著聲落,有如翻江倒海似的涌向武當三真。
  同一剎那,武當三真的三才劍陣也已發揮至极限,三把被斬妖劍弄得滿是缺口的松紋古劍,一把劍形成了象無數翻騰于曠野的光球似的晶玉。
  晶瑩劍花;一把劍布著了一道如山劍幕,一把劍則在劍花与劍幕中電身矢嬌,象万道金蛇在這空中亂舞。
  歪風大起,狂風呼嘯,風雷驟發,兵刃撕裂空气的异嘯令人聞之膽寒。場面動魄惊心,好象這一刻天地在移位,日月在浮沉。
  人影瘋狂的一沖錯,再糾纏,再……
  “錚錚錚……”暴響的閃鳴聲令人聞之頭皮發麻。
  “卡嚓卡嚓……”可怖的利刃切割人体聲讓人毛骨悚然。
  “啊……啊!”“嗷……”人們臨死所發出的狂吼慘嚎使人為之心悸。
  錯動的人影最后剩下一個,當一切風聲,慘叫聲,靜止下來,殘肢碎尸中,常亮手中高舉斬妖劍挺立著,臉色蒼白中帶有一种冷酷的神情,好象他剛才斬殺的不是活生生的人,而只是些雞狗畜類。持劍的手穩定如鑄,气息平靜。
  “殺了這個冷血的畜牲!”惊天七劍大叫著揮劍扑向常亮。
  斜刺里一道嬌小的身影一掠而出,截向惊天七劍,是冷寒雪。
  与此同時,云怡紅也以手中長劍接下了一涌而至的群豪中的一位中年劍手。
  剩下的六位一流高手帶起七道燦芒流熾,有如飛電掠空的冷森寒光,身劍合一集中射向有如天神般屹立不動的常亮。
  從這六道劍芒,任何一位武學行家都能看得出,這是身劍合一,以神馭劍的劍道精華,這六位一定都是一代名劍客。
  眼看常亮即將被這六道劍光斬成六段。
  “千魂滅!”他突然吼聲似炸雷。斬妖劍在他的周身幻起千万道光芒,每一道光芒,皆包含著一种不堅不摧的巨大力量。
  又是“千魂滅”令閃電九煞碎尸殘肢的三大煞手絕式的第二式。
  隨著他的吼聲,當六道劍光与無數劍芒接触所有的弦月光芒与寒森利齒仿佛都象自己擁有了生命,在飛掠彈起中,那四散蓬射,奪目眩神的功芒,好象自己知道該怎么來保護它的主人。卻無情地切割對手。
  沒有金鐵交鳴聲,只有“叭噠!叭噠……”的怪響和“卡嚓卡嚓……”的恐怖聲音。當然還有那种不可避免的慘號聲。
  先是三道人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撞飛摔向三丈之外,腹裂胸開,死狀极慘。
  緊接著兩道人影被挑揮拋起至半空,然后掉自三丈之外的院門口。
  几乎不分先后,最后那位劍手象是被嚇傻了,他忘了反抗,忘了掙扎,手中長劍僅剩一個劍靶,目瞪口呆地怔在當場。
  不是他不想反抗,而是因為他不敢。在他的脖子上,斬妖劍的彎月形劍峰已緊貼著他的肌膚,擱在肩上,森森寒气,使他忍不住渾身發軟,不住顫抖。
  他們接触的時間太短促。冷寒雪与惊天七劍剛剛才拼了不到三招,云怡紅与對手尚僅過了兩招,這邊糾纏的七個人已出了生死。
  惊天七劍費天雄心中的震惊是可想而知的,他真有點反悔,后悔為什么這么沖動,如此沉不住气,后悔自己為什么不相信江湖傳聞,認為煞星言過其實。
  可是,冷寒雪托短雙劍,卻根本無暇讓他多想,他必須為保命而竭盡全力拼命,必須盡展惊天七大式中的絕學,方能維持与這個年輕美麗卻無比悍野、凶狠的女煞星之間勢均力敵的局面。
  不是惊天七劍浪得虛名,而是這位血羅剎的功力太高。冷寒雪自那次受傷,因禍得福讓常亮將她的生死玄關打通,她的一身功力突飛猛進,武學造詣日漸加深,躋身當今江湖頂尖高手的行列,當之無愧。
  云怡紅的那位對手,也是當今江湖中的一流好手;鐵劍秀士卜再東。但這位鐵劍秀士在云怡紅這位精通天下各家絕學的女人面前,卻是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手之力。
  “小雪,紅姐,加把勁。”常亮在一邊催促道。
  云怡紅听到常亮的招呼,知道心上人不愿將戰局維持太久。她一發狠。嬌叱一聲,手中長劍忽然化成一道閃電似寒光。在寒光的閃晃中,她的嬌軀幻動倏進,劍尖呈現輕微的震動,似經天而過的一抹長虹,凌厲,詭异無比地溜瀉向鐵劍秀士。
  而在眼看劍尖一點鐵劍秀士的右肋,鐵劍秀士沉劍橫截之際,云怡紅鬼魅似的到了鐵劍秀士的背后,長劍無情地貫入鐵劍秀士的背心,劍尖從胸口透出,扎扎實實的一記透心涼。
  劍上真力一振,她抽劍反退,在噴泉似血雨中鐵劍秀士狂叫著向前沖出丈余,然后向前砰然扑倒。
  “費天雄,你也得完蛋!”冷雪寒不甘示弱地喝道。她的右手長劍陡然飛抖起千万道回旋的弧光擋向惊天七劍狂攻而至的八十三劍,于是,那些眩异怪誕的光影,有如無數可怖的奇形怪狀的精靈在跳躍幻閃。密集的金鐵交鳴聲震耳欲聾地響成一片,當兩柄長劍尚難公難解地紀纏在一起的時候,她左手的短劍便宛若飛洒的流芒射向永琚A快得是那么的匪夷所思。
  費天雄心中大駭,他急忙身形飛拔騰空,身在空中,手中長劍猝然閃劈,但見在流芒交熾的幻影中,一抹劍刃仿佛惡魔的血口,詭异地閃現在冷寒雪的胸腹。
  惊天七劍果然高明,在閃避的剎那間,依然能出手攻敵,這手劍法,讓他名列當今劍道宗師級當之無愧。
  可是,冷寒雪似乎等的就是讓對手凌空,但見身形側內,閃過費天雄的穿心一劍,然后怪异地凌空打轉,長短雙劍在這一瞬間交叉閃揮,將二百四十次交叉閃揮融于一次,頓時,無數眩目的十字光芒在費天雄周身流轉隱現。
  費天雄連忙揮劍自保,兩條交錯的人影在一連串震耳的暴鳴聲中倏然彈射,而在交錯的剎那間,冷寒雪手中短劍陡然脫手飛出,但似流星划空似的霞光一閃即隱,二尺長的劍身完全沒入費天雄的胸部。
  連接在劍靶的細小銀鏈一抖,短劍在回收的過程中,又將費天雄抖了一個大翻滾。
  費天雄在兩丈外踉蹌站穩身形,雙手掩住小腹,鮮血泉涌,劍在回撤中,已將他的內腑絞成一團糟,他瞪著充滿駭异、絕望、后悔与不甘的复雜眼神的雙眼,慢慢向后仰倒。
  “好,不愧是我煞星的老婆,殺人的技巧果然高人一籌。不過你們忘了,你們一人只殺一個對手,一樣多也算輸,我贏了。”常亮將那位幸存的俘虜點住軟麻穴,然后一腳踢飛,得意地望著二女笑道。
  “這里還有一個!”二女不約而同叫道,同時沖向那個幸存者。
  “別忘了,我答應留他們一個活口的。”常亮笑著攔住二女:“兩位老婆,快回房去准備吧,我處理完院中瑣事,馬上就來。”
  冷寒雪与云怡紅對望一眼,二女同時紅云上頰,齊向常亮啐了一口,然后轉身回房。
  常亮以最快的速度將小院中的碎尸殘肢全部掩埋在二進院東廂的大院牆角,然后走到那個幸存的白道名宿身邊。
  “報你的名號。然后講出你們為何深夜找我的原因。你很幸運,被選中成為報信的活口,希望你珍惜自己的性命,好好与我合作,現在你講,我听。”他冷森森地道。
  這位幸存者親眼目睹了煞星痛宰他的同伴的全部過程,他早已被煞星那种邪惡而殘忍的武功嚇得万念俱灰斗志全喪,現在,他所求的是如何保住這條生命。
  “在下惊虹劍客林如風。”他老老實實地交代:“我們十二人今晚來找閣下,完全是巧合。大家因為聚在一起談論閣下的所作所為、基于一時的沖動,所以決定乘夜來找閣下,將閣下格殺,替江湖除害。”
  “你們是打算要我連多少活這一晚的机會都沒有了?”
  “我想,他們的确有這种想法。”
  “好狠,他媽的,不是我命大福大本事大,還真讓你這幫假仁假義的偽善為徒給坑了。”
  “閣下……”
  “你,你回去告訴你們的同道,煞星要是碰上企圖要殺他的人,不論正邪黑白,一律斬盡殺絕,決不容情,因為我有權用自己的力量,來維護自己的權益!”
  “閣下好殘忍。”
  “如果你是我,你會怎么做?我不信你會伸長脖子讓人來宰!”
  “閣下,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你敢威脅我?是不是不想回去報信了?你不想的話我成全你,免得你無臉去見江東父老。”
  “不……不要。”惊虹劍客惊慌失措地道:“在下認栽。”
  “記住,你必須把我的話,一字不漏地去告訴你們主持對付我的人,而且你最好還加點油,添點醋,說得越恐怖、越殘忍就越好,記住了沒有?”
  “在……在下記住了。”
  “你很合作,現在你可以走了,希望下次我們沒有見面之日,否則那是你的不幸。”他說完指尖連點。解開惊虹劍客的穴道。
  惊虹劍客恢复了活動能力,在從地上爬起,飛快地奔向院門口。
  “煞星,你將死無葬身之地。”惊劍虹客站在門口扭頭厲叫:“你的所作所為,將引起武林公憤,你絕對會在群起而攻之的眾怒之下,挫骨揚灰。你……”
  “你敢嘴硬,我砍死你!”他作勢欲追。
  惊虹劍客象是見了鬼,扭頭狂奔而出。
  ------------------
  銀城之狼掃描,銀城之獅校對及排版 || http://silverbook.126.com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