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楔子


  深夜……。
  皎洁圓亮的無瑕玉盤高挂中央,冷清地散洒著銀白月光,閃爍在綿延無盡、浩瀚遼闊的大沙漠上。
  悄然寂靜的大漠秋夜,万物俱眠的時刻,沙地之中,只剩那股桀驁不馴的刺骨寒風,依然在四野徘徊游蕩,用它沙啞的嗓門低沉呼嘯,想在這片被万物冷落的大地,尋找一處屬于自己的歸向。
  沙漠就被這陣陣嗚咽的冷風,掀起一層金黃和銀白交織而成的朦朧沙幕,由近處逸向遠方……。
  彷佛就是那股無可救藥的依戀,漠海中,原本聳立如山的龐然沙丘,竟也痴情地隨著流浪的夜風同時离去,在眨眼之間,消失蹤影。
  千万年以來,沙漠就在這种無形的動態中,做著有形的靜態變遷,從遠古直到永琚C
   
         ★        ★        ★
   
  一樣的月光,靜靜地遍洒著大漠,同時照耀著沙漠深處,一座令人屏息、令人贊歎的山谷。
  山谷,那層層如刀削,如斧鑿的嶙峋巨岩,就在一望無垠的沙地上,堆棧起崢嶸的奇峰,若非親眼所見,誰能相信,在如海的大漠之中,竟然存在如此一座气勢傲然、睥天睨地的山谷。
  谷前一座巍巍聳立、直通天際的百丈巨岩之上,赫然書就“狂人谷”三字狂草。
  而石上三字,每字皆有丈尋縱橫的大小,浩然的字跡,更因染有如鮮血般刺目的艷紅色澤,產生一股懾人的气勢。
  那气勢,正如山谷名稱,充滿著說不出的狂放。
  縱然在久經沙漠環境的摧折和無情歲月的侵蝕,這座如削的巨岩,以及岩上的字跡,卻依然留存著它所代表的剽悍。
  在月光的掩映下,流燦跳彈紅光中,“狂人谷”卓立于蒼茫,嗤笑著天地。
  谷內。
  三條人影無畏沙漠深長的酷寒,成鼎立之勢,各自盤坐在丈高的大盤石上。
  月光將三人的影子投入參差的碎岩陰影之中,和黑夜融成一体,浮漾在周遭的深幽靜謐里。
  岩上盤坐之人——二老一少,老者耄耄老矣,看起來早都已經過了進棺材的年齡,奇怪的是,他們怎么還有興趣繼續活下去?
  老者之一,体態胖如酒缸,禿頂圓肚,酷似屠夫。
  另一人卻是瘦如竹竿,溫文爾雅,宛若冬烘。
  兩人并列而坐,閉目養神。
  瞧這兩老的身軀,胖則胖過頭,瘦則瘦巴巴,對比之下有著說不出的滑稽。
  二老對面的娃儿,年僅十五、六歲的模樣,生著一張天真猶存、童稚未泯的臉蛋儿,長的甚是清秀瘦削,而他那寬廣丰滿的額頭,柔和的眉毛,圓亮如星的雙眸,挺直俊俏的鼻梁,紅潤优美的菱角嘴似笑非笑地微翹著,配上白嫩細膩的肌膚,看來就像個溫柔織弱、絕對無害的乖寶寶。
  靜坐中,不知過了多久,冷月西移,將落山峰遠處。
  凄冷的月光照向胖老者,老者終于微微張開眼皮,瞅了瞅天際冷月,若有所感的慨然道:“在江湖中闖蕩之人多如過江之鯽,然而,大部份的人終其一生,亦難在江湖上混出些啥名堂,少數的人卻又在闖出番小小局面之后,便自以為了得,不圖長進,實在難成大器,妄稱人物!”
  瘦老者隨之張開眼眸,同樣感触良多道:“百年之前,武林中卻曾出現過一個專門讓人吃癟的邪門人物,他甫出世,就在江湖中造成無比震撼。可是他行事從不遵循常規,不按牌理出牌,使得江湖之中無人能与之匹敵抗衡,終于,硬是被他改寫了武林的歷史。唉!武林這玩意儿,不好沾吶!”
  小孩聞及兩老所言,一雙眼睛可睜得又大又亮,搶口就問:“怎么,連兩位爺爺聯手都斗不過他嗎?”
  胖老者苦笑中帶著癟意,本是不愿說,終究道:“如果斗得過,武林雙狂又何苦看破紅塵,被迫隱居在這荒漠之中!”
  瘦老者怪癟地補上一句:“‘雙狂難胜一邪門,武林嘩然万眾論,英雄豪杰算什么,無可敗我不凡人!’。邪仙樊不凡所做這首打油詩,就是他個人最佳寫照。他曾說將要把代表他的信物‘邪仙令’,留存于‘神仙窩’等待后人前去挑戰。只要邪仙令再現江湖,便可解除我倆的誓言离開此谷。”
  說完,他帶著那么丁點得意地瞄向胖老者,似乎對樊不凡這家伙有著無盡回味似的。
  小孩年紀輕輕,口气卻比雙狂年紀加在一起還大。聞言,他可不怎么服气,嘴巴一翹,賊樣地說道:“他奶奶的,他敢狂,那是他沒碰上我,天底下唯一能敗他之人在這里,那就是我!你們等著我將邪仙令帶回來就是!”
  胖、瘦老者雙雙皺起眉頭瞄向小孩,胖老者忽而問道:“你行嗎?”
  小孩回答更帶勁而盛气凌人:“當然行,若是不行,你們這兩位笨爺爺就是小癟三出身,管看不管用。”
  胖老者急道:“爺爺哪有這么差,沒第一,第二准跑不掉!”
  瘦老者接著道:“放心,除了樊不凡那小子,你爺爺在江湖上還罩得很。”
  胖瘦兩老對望一眼,胖老者忽而哈哈大笑:“行,一定要‘行’。否則爺爺就永無天日可見了,哈哈……。”
  小孩黠謔且得意的哼道:“行了就好,嘿嘿!一‘行’天下無難事。什么煩不煩,碰上我照樣要他變成煩又煩!”
  “那最好!哈哈……”胖、瘦老者齊齊仰天長笑,他倆似乎在為一件得意事情而大開笑脾,笑得眼淚都忍不住流出來。
  小孩見他們笑,自己也跟著大笑,那個小喉嚨勁可猛得很,腦袋不停幻出樊不凡變成煩又煩時,那表情該是如何特殊而好玩?
  豁然而起的笑聲,將狂人谷震得嗡嗡顫鳴,瑟瑟抖動山壁,無數碎石,禁不起笑聲的震撼,紛紛“喀喀!”掉落。
  狂悍嘹亮的笑聲自谷內傳出老遠,在無邊的沙漠波蕩開來,應和著呼嘯的夜風,震散一座座聳立的沙丘……狂人谷,不愧狂人所居之谷!

  ------------------
  轉載請与作者聯系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