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四章 赤焰神駒牧場豪情


  越過狼山,四野雖然仍是一片大漠景色,但是,明顯地,黃沙已漸漸被石礫取代,同時,還有一些稀疏可見的灰白色石灰岩和仙人掌。
  處處呈現著生机,予人大漠將盡,人煙可再的感覺。
  小混他們三人,一路輕松地胡扯亂蓋,熱絡得有如青梅竹馬相偕出游,尤其是小混和小妮子兩人更是互不相讓地從天南斗到地北。
  任何能想得到的話題,都成為他們兩人反駁辯論,爭執不休的重點。
  直到小混無奈地歎道:“奇怪,我記得我武爺爺說,通常女孩子都是很害臊、忸怩,有時八竿子也打不出個屁來,怎么,我遇見的不是這么回事嘛!”
  小妮子對他那句屁話,不屑地皺起鼻子,嗤了一聲。
  小刀卻呵呵笑問:“小混,武林雙狂老前輩,大概了有一百二、三十歲了吧?”
  小混皺著眉想道:“好象是吧!我記得文爺爺說,他曾經是成祖皇帝親點的狀元,后來,看不慣官場那一些拍馬逢迎的小人當道,所以就辭官不做,轉而行走江湖。你突然問這個做什么?”
  小刀徑自掐指算道:“現在是武宗正德年間,嗯,自永樂迄今已有一百一十年左右,若說文狂老前輩是二十歲為官,差不多,差不多!”
  小混滿臉狐疑地盯著他。小刀算完后,輕笑道:“你不是說武老前……不,是武狂任老前輩說女孩子應該要忸怩害臊嗎?可是,那是他在一百多年前的觀念,現在呀……”
  他故意一頓,瞅著小妮子,嘿笑道:“現在是人心不古,世風日下,你遇見的女孩,當然和一百多年前的女孩子不同嘍!”
  小妮子這才知道,小刀是故意兜著圈子說她不害臊,她不依地扯著小刀的衣袖,撒嬌道:“小刀哥哥,你討厭啦!干嘛幫著小混欺負人家!”
  小刀故意叫道:“別拉,別拉,小心有人會吃醋,再說,我是欺負人家,和你沒啥關系;小混,你說對不對?”
  小混樂得眉開眼笑,心里暗贊:“要得!哥們!”
  他忙不迭同意道:“對,對极了!”
  小妮子見他們兩人一致聯手對付她,只好噘著小嘴,“哼!”甩甩頭,不理會他們。
  笑鬧了半天,小刀終于正經問道:“小妮子,你到底為什么在狼山上,自陷狼群?今天要不是我們經過,只怕你樂子可就大嘍!”
  小妮子心有余悸地道:“都是赤焰啦!我早上在牧場外面看見赤焰在閒蕩,就想偷偷逮住它,可是誰知道它那么賊,反而設計把我騙入狼山,結果,我就陷在野狼溝啦!”
  “赤焰?”小刀訝然道:“就是被人稱為大漠神駒那匹馬,是不是?”
  小妮子猛點頭道:“對呀!就是它,它坏死了!”
  小刀輕笑道:“我听說大漠神駒,還是一匹小馬,但是卻极通人性,兩三年來,關內關外,不知有多少人想抓它,結果都被它整得很慘,甚至有人因此丟掉性命,你想逮它,只能說,你是自不量力。”
  小妮子雖然泄气,卻也默然同意小刀所言。
  小混卻哇啦叫道:“他奶奶的,赤焰是什么東西,居然敢如此不開眼地唐突佳人,還差點害死你,真是太可惡!小妮子,你放心,我一定將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抓來送你當坐騎!”
  小妮子咯咯嬌笑道:“我才不相信你能抓得到赤焰,而且,就算你逮住它,也不見得有辦法馴服它,我听說赤焰是很桀驁不馴的呢!”
  小混瞠目怪叫:“小妮子,你怎么可以對我如此沒信心,真是太沒面子,光是沖著這一點,我非得要赤焰小子乖乖听話不可!”
  小妮子對他扮個“吹牛”的鬼臉,正待往前奔時,突然,她猛地掩口輕呼一聲,低叫道:“在那里!你們看,赤焰在那里!”
  小混立刻机警地拉著二人,閃身躲向一堆人高的岩石之后,然后三人小心翼翼地自石后探出半個腦袋,瞄著前方一座微微隆起的小崗。
  就在崗背上,赫然卓立著一匹通体火紅,高壯雄偉的罕見駿馬。
  它,正是名動關內外的大漠神駒——赤焰!
  此時,赤焰正微昂著頭,迎風而立。
  它那身赤焰如火的鬃毛,在微風中輕輕飄飛,襯著一身鐵澆銅鑄宛若精鋼般結實的肌肉,和蘊含著無比沉猛勁道的修長四肢。
  赤焰,已是力与美的化身。
  小混他們不禁被赤焰如此高貴优雅和傲然不羈的特异气質,震懾得愣在當場。
  他們三人全都屏著呼吸,目不轉睛,痴痴地凝視著這匹遺世獨立的美麗動物。
  彷佛惊覺了什么,赤焰驀地扭頭,瞪視著小混他們隱身的方向,几乎沒有任何的征兆,赤焰突如其來地彈腿而動,放蹄狂奔。
  它就像一朵馭風飛行的艷紅云靄,輕靈地逸向遠方!
  小混直覺地自石堆之后,騰身躥扑而出,追著赤焰而去。
  馬快,人也快,眨眼之間,一人一馬俱已奔出老遠。
  小妮子連忙自石后赶出,對著小混的背影高叫道:“小混,算了!你追不上的,沒有人能追得上赤焰……”
  “你們先回牧場……等我……”
  小混的話聲,透過微風的吹過,隱約傳來,小妮子無奈地回視小刀,兩人忍不住同樣地聳肩歎笑,目送小混和赤焰,逐漸消失于地平線的彼端……赤焰如風一般地飛馳在沙漠之中,它早就經歷過無數的追逐,自它在沙漠之中,它早就經歷過無數的追逐。
  自它在沙漠中,無意之間被人類發現后,就不知有多少人企圖想要捕獲它。
  這些人,有的是憑借著它的同類迅捷的腳程來追逐它。
  有些人類,卻是以各种險惡、狡詐的計謀陷阱來誘捕它。
  經過這些年的逃脫和躲避,赤焰對人類所有的陰謀,皆已了然于心。
  它有自信,能夠甩脫任何追逐,因為它是如此的深知,沒有任何一個人,或是任何同類,能追得上它如風的馳騁。
  就在方才,一陣順風送來上風頭,有人的气息,其中,有股淡淡的幽香是它所熟悉,那正是早上那個長得小小的,有著輕脆聲音的人類。
  其實,赤焰并不討厭那個好听的聲音,和聲音主人身上好聞的气息。
  但是,多年來的体驗,使它不敢輕易相信人類,因為,他們總是殘酷的!
  看看其它同類,原本是無憂無慮地生活在沙漠和草原上,可是,當人類用繩子圈住同伴們頸項的同時,也圈住了同伴的自由。
  從此它們就不能自由自在地四處遨游了。
  赤焰愉快地奔馳著,盡情地体會風吹拂著肌膚,腳踏著大地的充實感,心想,這次一定也能輕易擺脫追逐者。
  但是,它錯了!
  因為它不知道,如今尾隨在它身后的這個人,不是其它人,而是一個擁有天下第一的輕功,和比它自己更深具信心的小狂人!
  因此,這一人一馬,就如此執著地追逐下去……風沙滾滾,大漠漫漫,從日正當中,追到日暮黃昏,人和馬似乎都不覺疲勞,一前一后地向前○進。
  小混始終不急不徐地跟在赤焰身后約一丈之遙,瀟洒地馳掠著。
  他似乎有意捉狎,赤焰跑的快,他就追的快,赤焰跑的慢,他也放緩腳步。
  小混只是如此影隨形地躡著赤焰,既不超前,亦不落后,久經追逐游戲的赤焰,竟也被小混此等奇怪的態度所迷惑,在它的經驗中,沒有一個人類不在它故意放慢速度,偽裝疲乏時,趁机沖前,企圖逮住它。
  而赤焰往往利用這种詭計,突然折向急奔,藉以甩脫敵人。
  如今,它几番設計,卻沒有得到應有的反應,使得它不解地頻頻回首,瞄看身后那個奇怪的人類。
  小混卻總是好整以暇地對著回頭探視的赤焰,愉快地揮手招呼。
  饒是赤焰被喻為大漠神駒,每每能夠猜透人類意向,此番也變得茫然。
  聰明的它,實在想不通身后的小混,到底做何打算,這种無助的茫然感,使得赤焰內心,生出一股惶然不安的情緒。
  奔馳复奔馳,追逐复追逐……
   
         ★        ★        ★
   
  群星爍空,玉兔東升。
  夜幕再度緩緩拉開,人未困,而馬已先乏!
  赤焰終于拋開警覺,漸漸放慢飛奔的速度。
  小混業已看出,這回赤焰是真的累了,他不禁暗自得意地呵呵偷笑,因為,他終究證明出,赤焰并非無人可及。
  眼見赤焰由急馳變成輕快的踏蹄慢行,小混嘿嘿得意地笑道:“好小子,現在你該服了少爺吧!”
  通靈的赤焰似能懂得小混所言,它一抖耳朵,噴著气,再次揚蹄而奔。
  然而,小混一改方才閒散的姿態,他扭腰抖肩,略為活動全身筋骨之后,突然大喝出聲,人如流星曳空,騰身罩向赤焰。
  赤焰精靈地猝然收蹄剎身,往右后方反躥而出。
  小混身形凌空,見狀嘿嘿笑謔道:“赤焰小子,不用逃啦!我已經夸下海口,非得帶你回去獻寶不可,你就省點力气,乖乖跟我回去。”
  便在赤焰急躥的同時,小混驀地憑空橫移三尺,倒翻攔向赤焰脫逃的方向。
  赤焰驟覺人影當前,立即旋向橫轉,同時踢起一蓬飛沙,它就在沙幕漫天之際,机伶地沖往反方向,急奔而行。
  “哪里逃!”小混一聲叱喝,騰空掠上馬背。
  一聲長嘶,赤焰惊怒地蹦跳彈起,想將背上的小混甩下身來。
  小混“哎唷!”大叫。險險地實時一把揪住赤焰頸上鬃毛,總算沒被顛下馬來。
  赤焰被他如此一扯,吃痛异常,于是憤怒地猛然甩頭,張口反咬背上的小混。
  小混勉強坐穩馬背,見赤焰咬來,連忙放開抓著它頸項的雙手,改以雙腿緊緊夾著赤焰腹部。
  赤焰生气地猛踢后腿,揚高后半身,同時用力扭臀擺身,不停地蹦彈踢跳,恨不得將小混掀落地下,踹個稀爛!
  小混騎在赤焰背上,早就被它顛得頭昏眼花,血翻气涌,全身骨頭几近癱散,可是小混性子一起,硬是卯上這頭宛若瘋狂的畜性。
  他不顧一切,俯著身,以雙手抱緊馬頸,雙腿猛鉗馬腹,整個人好似章魚般,利用吸字訣,緊緊交纏伏貼于赤焰身上,任憑赤焰如何瘋狂地擺甩扭動,就是毫不松手。
  于是——馬嘶唏嚦,塵沙飛揚!
  赤焰無比的惊怒夾著不甘,万分憤怒和著倉惶,它沖、它蹦,活像吃了跳豆一般,上下左右,扭騰掀躍,無所不用其极,想要甩脫小混。
  冷清的月夜里,赤焰就像一團燃燒跳動的火光,在無邊的天地宇宙中,表演著撼人心弦的狂舞。
  良久,复良久……夜已經悄悄地過去大半,赤焰醒悟到自己遇上了對手,如此一個頑固的對手,成為它無法掙脫的枷鎖。
  于是,赤焰長嘶入空,箭也似地射向漸露魚白的東方,再一次展開急奔狂馳。
  只是,這次赤焰聰明地盡往地勢坎坷之處躥鑽。
  它故意擦過一叢又一叢的仙人掌,刺得它背上的小混哀哀慘叫。
  它躍向一堆又一堆崎嶇的亂石,震得小混滿肚子不堪入耳的髒話,紛紛沖口而出。
  赤焰不斷地重复著种种沖躍顛簸,不顧這些帶給小混痛苦的行動,同樣的也為它自己帶來傷害。
  它奮力地掙扎,頑固地与小混兩相抗衡,只希望能夠藉此擺脫身上的鉗制。
  小混昏頭晃腦地咕噥道:“小子呀!你真是想不開,干嘛如此糟蹋自己,我又不是……哎唷!想要你的命,有什么事,咱們可以好好商量……哇……”
  于是——同樣頑固的這對人馬,便又在遼闊的大漠之中,展開另一回合的長程耐力挑戰……
   
         ★        ★        ★
   
  綏境。
  大青山,山如其名,山上,山下盡是一片青翠如玉。
  關外,連云牧場,牧場連云!
  關外之人,有誰不知大青山畔,有座望家的連云牧場。
  那里有關外最肥的牛羊,最剽悍的駿馬,以及最刁鑽潑辣,卻又純真可愛的望家大小姐,望若妮!
  由狼山向東行,不足百里,就能看見一座赫然聳立,原木搭建,高逾十丈的牌坊式大門,牌門橫眉正中,端端正正嵌著一方气勢磅礡白云石大匾。
  匾上以草書寫著和望家人一樣豪邁的“連云牧場”四個斗大黑字。
  雄渾有力的字跡,豪洒飄逸狂放,襯著粗糙的原木,道盡關外人家特有的獷野風貌。
  就在連云牧場的大門兩側,望家為了放牧和御敵所需,左右各筑有一座与門同高的瞭望台。
  瞭望台頂端,是一座面積有丈尋見方的平台,平台四角,巨木為柱,撐起人立有余的人脊形篷蓋,聊堪為台端守望之人遮風擋雨。
  頂篷正中的橫梁,懸著一口大鐘,以便做為聯絡傳警之用。
  平台內,一張原木拼就方桌,配有四把圓木板凳,牢牢地釘在台上,足以提供休息所需。
  所謂登高望遠,站在一座如此高原之上,遠眺四方,連云牧場方圓數十里地,豈能不盡收于眼底。
  如今,小刀穿著一身嶄新合身的靛青綢衫,英姿煥然,卻滿心焦躁地守候在瞭望台上。
  他全然沒有感覺到望家派駐在台頂守望的那名年輕人,正以一种挑妹夫的眼光,追隨著他不停來回踱步的身影。
  三天!
  自從他和小妮子回到望家連云牧場,已經足足過了三天三夜,可是小混迄今仍未見人影。
  這使得小刀有些放心不下,連日守候在瞭望台上,殷切地等候著小混歸來。
  小刀停下走動的腳步,失神地痴視著牧草盡頭。
  忽然,他咬牙切齒地呢喃道:“他奶奶的,你這小子混到哪里去?怎么還不回來?難道不曉得有人會擔心你。”
  此時草原盡頭連著灰沉的云天,空中陰暗彤云,濃得宛如潑墨般,恁般層層疊疊地堆壘著。
  狂風打著呼哨,溜溜地旋轉,肆無忌憚地向大地一遍又一遍地卷來。
  原本挺立如傲的牧草,也因為經不住狂風的咆哮,紛紛嚇彎了腰,低頭躲避風的狂嘯。
  天際偶爾亮起一道耀目的金蛇,強烈的閃電,照亮躲在陰影里輕顫的山谷和河流,沉悶的雷鳴,轟隆隆地響在云堆深處。
  好似有人在云里敲著一面破皮鼓,更像雷神暴躁地咕噥著他的牙痛,怎么不停,怎么不停止……現在已是黃昏的時分,如果不是這种陰霾的天气,牧場日落的景色,應該是很有看頭的,只可惜,老天爺翻起臉來,比翻書還快上几分。
  就這么一會儿,剛剛還明亮的天空,立刻烏云滿布,看來,不用多久,就會有一場暴風雨呢!
  望著天色,小刀更見抑郁地皺起劍眉,他瞇著眼,极盡目力地朝草原遠程瞧去,可是天地之間,除了起伏翻騰綠草波浪,四野依然寂寂。
  在一聲惊天霹靂的雷響過后,几道慘白扭曲的電蛇,撕碎陰沉的天幕,猝然掠過草原,匆匆逝去。
  突然而來的傾盆大雨,就那么不容情地乍然迸落,漫空崩頹的雨勢,彷佛是潰決的天河,一股腦儿嘩啦啦地沖向凡間。頃刻之后,遠處近處全都隱入蒙蒙的水幕之中,天地變得一片茫然。
  忽然——隱隱的,在嘩啦嘩啦的驟雨里,一陣快捷而有節奏的蹄聲,壓過隆隆的雷鳴,透自雨幕遠方。
  就在這時,小妮子難得穿上一身淡紫羅裙,撐著油紙傘,自滂沱大雨中娉婷登上瞭望台,她剛收攏紙傘,便已听見漸近的蹄音。
  她興奮地急問道:“小刀哥哥,是不是小混回來啦?”
  小刀朝著蹄聲響起的方向,极盡目力地瞇視雨幕,就像在響應小妮子的問話,一團朦朧的紅影,搖曳地出現在大雨之中。
  小刀抑不住澎湃的興奮,發狂般大吼道:“哈哈!是那個小混蛋回來了!”
  小刀迫不及待反身沖向瞭望台的木梯,三步并成兩步,飛也似地赶下十丈高的瞭望台,喜极狂笑著撞入嘩啦啦的大雨之中。
  小妮子微愣一下,手忙腳亂地重新撐開還兀自滴著水珠的油紙傘,嬌呼道:“小刀哥哥,等等我嘛!”
  待得她小心翼翼走下瞭望台,雨中早已看不見小刀的人影。
  于是,小妮子顧不得大雨濺濕長裙下擺,撩起羅裙踏著小碎步,追往牧場牌門之外。
  就在他們兩人身影剛剛沒入雨幕,瞭望台上的大鐘,已經“當——”,“當——”響起悠長的鐘聲,告訴全牧場里的人,他們候駕多時的人回來了!
  小混安穩地伏坐在赤焰背上,听著隆隆雷聲,一路在他身后追赶似的響近。
  他貼著赤焰的耳際,輕笑地催促道:“赤焰小子,快喔!快跑!你要是沒被雷公追上,等一下到了牧場,我就叫小妮子喂你吃豆麥摻酒的上等料理!”
  通靈的赤焰,聞言輕輕抖耳歡嘶一聲,倏地加快速度,宛若一支脫弦急箭,飛射向前。
  此時的赤焰,這匹傲然獨行的大漠神駒,服貼地有如溫馴的綿羊,一點儿也看不出它曾是那么死命地抗拒小混,直如一個視死如歸的戰士。
  小混高興地呵呵低笑,想起他和赤焰倆堅持到最后,他終于馴服這個頑固分子,卻和赤焰同時雙雙累癱在荒漠之中,相偎相依大睡兩天,居然運气好地沒被凍死。
  他不禁伸出手愛怜地輕拂著赤焰那身油亮光澤的赤紅鬃毛,那等子溫存的模樣,足以羡煞天底下所有熱戀中的情人!
  赤焰全力地奔馳著,此時,它已不光是一匹馬,更像是一陣風。
  但是偏偏天不從人愿,老天爺好似擺明著故意要和這對狂人、奇駒作對,轟然一聲震天撼地的雷霆霹靂,大雨就恁般得意地傾流泄落。
  不一會儿,小混和赤焰倆,全都由里到外濕透三遍有余,被茫茫水霧包圍的他們倆,就好象置身蒸籠里的饅頭,只差這層白色水气是冷的罷了。
  小混身上那件飽經折磨的青布長衫,經過三天飲沙吞塵,早就髒皺的有如漬黃的鹵菜干一般。
  如今再經雨水的沖刷洗禮,一道道黃褐色的泥水,自他的身上流向腰臀,最后,泥水在赤焰背上匯成一灘,一股腦地沿著小混跨騎的雙腿,宛似黃河上的瀑布,嘩啦和雨齊泄!
  赤焰有些懊惱地甩動它那顆碩大的頭顱,彷佛因為被大雨追及而泄气。
  小混哈哈地笑著抹去臉上淋漓的雨水,拍拍赤焰,安慰道:“赤焰小子,別失望,老天爺知道咱們爺倆在沙漠里廝混得太久,搞得一身泥又一身汗,所以特地普降甘霖,為咱們爺倆‘洗塵’,好讓咱們干干淨淨,風風光光地到小妮子家里做客,這樣也沒啥不好,對不對?”
  這就是小混,他總是能在困頓中尋得樂趣來娛樂生命。
  “小混……”
  雨幕之中,隱約傳出小刀的叫喚,小混輕拍赤焰頸項,要它放緩奔速,一條人影正徑自穿過雨幕迎面而來。
  “可惡,小混蛋,你他奶奶的還記得回來!”
  小混躍下馬背,正好迎上小刀的笑罵和飛來的拳頭,于是他們二人便嘻嘻哈哈地扭打成一團。
  半晌,他們二人好似久別重逢的故人,四臂緊緊地交握著,讓所有的激動和關怀,透過對視的眼眸,默默無言地流入對方心底深處!
  一時之間,他們二人宛如化為雕像般痴立在滂沱的暴雨中。
  遠遠的,傳來小妮子模糊的聲音:“小刀哥哥……小混……你們在哪里?”
  小妮子的呼喚,打破小混和小刀二人心神交流的魔咒,小混輕吁口气,頭也不抬地叫道:“小妮子,我們在這里!”
  同時,小刀這才注意到小混身后的赤焰,他不禁興奮地道:“小混,你真的將大漠神駒馴服啦!”
  小混得意道:“那當然,你以為我是開玩笑?告訴你,老哥,只要我曾能混說出的話,沒有辦不到的!”
  小刀呵呵一笑道:“奶奶的,你少狂,你還當自己是真命天子,開的是金口?只要說出的話,就是事實!”
  小混眨眼謔道:“不是也差不多了啦!”
  他回頭對赤焰招招手,赤焰极自然地偎上前,用自己的鼻端磨蹭著小混的面頰,一顆腦袋還不時往小混怀里鑽。
  小混哈哈大笑著伸手摟著赤焰,介紹一旁的小刀道:“赤焰小子,這個人是我老哥,他叫小刀,以后你也要听他的話,懂不懂?”
  赤焰先是遲疑地瞪視小刀,半晌之后,才輕輕嘶聿地點頭,神情頗為庄重嚴肅。
  小刀惊异道:“呵!真是名不虛傳的名駒,竟然如此通曉人性!”
  小混嘿笑道:“廢話,不看看是誰收的干儿子。”
  小刀揚眉“噗哧!”一笑,他踏步上前,伸出手讓赤焰嗅聞自己的气息,一邊欣然道:“好!好!你的干儿子,不就是我的干侄子,來!赤焰小子,咱們伯侄倆好好親熱一下吧!”
  他輕拂赤焰鼻頭,确定赤焰不加排斥之后,這才放心學著小混剛才的樣子,雙手摟了摟赤焰的頸脖子。
  小妮子撐著油紙傘,卻已是濕透半身地出現在小混他們面前,她嬌嗔道:“小混,你怎么失蹤那么久,害人家和小刀哥哥,等……”
  話未說完,她已經瞥見正在親熱中的小刀和赤焰,小妮子不由惊呼道:“呀!真的是赤焰耶!”
  小刀恰恰松手回頭,小妮子眼見朝思暮想的神駒,此時正在眼前,就忘情地湊上前去,學著小刀的樣子,一把抱向赤焰。
  忽然——一聲怒嘶,赤焰居然不懂得怜香惜玉,竟對小妮子掀唇威嚇,同時揚蹄踏空而起,避開小妮子所伸出白細滑嫩的織織柔荑。
  “啊!”小妮子雖然并不怕馬,卻也被赤焰突如其來的咆哮,嚇了一大跳,不由得倒退一步,脫口惊呼。
  “小子,你敢!”
  小混叱喝一聲,連忙擋在小妮子身前,以免她被赤焰踢傷。
  待赤焰落下蹄來,小混順手“啪!”的一聲,賞了赤焰小子的大腦袋一個清脆響亮的巴掌。
  小混輕喝道:“奶奶的,赤焰小子,你怎么可以對小妮子如此粗魯?真是沒家教,你老爹我的面子,都被你丟光了!”
  赤焰神情似是委屈,瞪著一只明亮晶瑩的大眼睛,斜睨著小混。
  小混“嘖!”的輕笑:“你還真委屈吶,儿子!不過,你老爹我,就是因為你唐突佳人,才會找上你,我說過要把你送給她,以后你可得跟著小妮子一輩子。你還不趁這机會好好巴結巴結人家,奶奶的!你還想不想過好日子?”
  小妮子惊魂甫定,聞言雀躍地叫道:“小混,你真的要把赤焰送給我?”
  小混肯定點頭,道:“當然!不過……”
  他鄭重地交代道:“小妮子,赤焰可不是普通的馬,而且,現在它是我干儿子,你可得好好照顧它,千万不能虐待或虧待它喔!”
  小妮子滿臉歡喜,忙不迭點頭保證道:“你放心,我一定會對赤焰很好很好。”
  然后,小妮子又愛又怕地望著赤焰,問道:“小混,現在我可不可以摸摸它?”
  小混呵呵笑道:“當然可以,方才你也太心急了,沒等我替你介紹,就想對我儿子毛手毛腳,難怪它會不高興,現在它已經知道你是未來的主子,自然不敢對你亂來。”
  小妮子輕啐道:“什么毛手毛腳,難听死啦!”
  她顧不得多說,再次小心翼翼地接近赤焰,准備和赤焰套套交情。
  這回小妮子可學乖了,她先試探地伸手讓赤焰熟悉她的气息,然后再輕輕拍拂赤焰的鼻端和前額。
  縱然在大雨之中,赤焰仍然敏感地聞出,這只冰涼涼的柔軟小手,正屬于那個有好聞香味的嬌小人類,它挺高興能和小妮子化敵為友。
  赤焰被撫慰得舒態已极,不住地昂首歡嘶。
  小妮子見狀,更加放心大膽地伸手搔弄赤焰的耳后,赤焰也頗為親膩地往小妮子怀中揉鑽。
  小妮子被濕淋淋的赤焰,將上身唯一干爽的前胸弄濕,一下子曲線畢露,好不迷人,臊得這小妮子連忙咯笑著推開赤焰的大腦袋。
  小混故意色瞇瞇地瞄著小妮子,同時猛吹口哨。
  小妮子驀地漲紅粉頰,恨恨地一跺腳,大發嬌嗔啐道:“色鬼!”
  一扭頭,小妮子甩著飛揚的秀發,回身就走。
  小混賊笑兮兮地拉著小刀,一起躍上赤焰,追向小妮子,他策騎過小妮子身旁時,突然猛地一斜,勾著馬腹,探身將小妮子攔腰抱起,劫上馬背。
  小妮子驟覺腰間一緊,人已驀地騰空,她本能地尖叫一聲,叫聲未歇,就已經安安穩穩地坐在赤焰的背上。
  小刀也順手撈住小妮子在慌亂中撒手的油紙傘,哈哈大笑撐在早就濕透的三人頭頂,聊盡心意。
  小混攬緊小妮子織腰,得意催促道:“赤焰小子,快跑!快跑!你老爹搶得一名如花似玉的壓寨夫人,咱們快快赶回家生米煮成熟飯去也!”
  就在小混捉狎的吆喝聲,小妮子發嗲的嬌叱聲,小刀低沉的大笑聲,以及大雨的嘩啦嘩啦聲里,赤焰馱著三人,依然輕快無比,放蹄急奔。
  它一溜煙地躥入連云牧場那座牌坊式的大門,朝著雨霧迷蒙中的望家大宅飛馳而去……
   
         ★        ★        ★
   
  望家大宅,正坐落于連云牧場這一片綿延數頃,遼闊無比的草原正中。
  宅子是傳統式的四合院建筑,一連串的几進院落,沿著一條軸線排列起來,層疊交錯的翠瓦朱檐,亭台樓閣,和中原一地的屋舍,毫無不同。
  小混他們二人,就被招待住在大宅深處,最后一進宅院的西側廂房。
  這一進庭院的正屋,正是小妮子的爺爺,望家大家長,望振雷老爺子和其長子望云揚一家人所居之處。
  小妮子恰巧是望大爺的寶貝千金,更是望老爺子十几個孫輩中,唯一的孫女儿,此等身分,雖非公主之流,卻是比公主小姐還寶貝三分。
  因為,在望家人眼中,公主固然尊貴,卻也有好几個,怎及得上望家三代以來,唯一的一顆明珠,來得珍貴。
  因此對于小混他們救得小妮子這件事,可是感激得無以复加。
  自然,對他們兩人的殷勤招待,更是比零缺點的標准,還要完美一些!
  連著三天九餐,小混和小刀二人吃的都是酒席盛宴,膩得他們倆,差點想要齋戒三天,才能平衡過來。
  好不容易,小混終于推掉這天所有的邀請,早上窩在自己的房里吃一頓清粥小菜。
  中午,小混端著一碗黑漆漆的良藥,敲開小刀的房門,小刀瞥見他手中的東西,不由得痛苦地呻吟一聲。
  小混呵呵笑道:“老哥,你認了吧!”
  小刀齜牙咧嘴地威脅道:“拿開,否則我就用它替你洗頭!”
  小混將補藥往茶几上一擱,斜睨著眼道:“哎唷!我怕得很吶!老哥。”他大剌剌往太師椅中一坐,翹著二郎腿徑自哼起小調。
  小刀莫可奈何地歎了口大气,准備性地做個深呼吸,他皺著濃眉,捏起鼻子,狠下心,仰頭“咕嚕!”一聲,將那碗半溫的藥汁,一口倒進肚子里。
  小混揚著眉,呵呵笑謔道:“好!長痛不如短痛,算你是英雄。”
  小刀苦著臉,咂著嘴道:“如果當英雄要吃這种苦頭,我宁可拱手將此等英雄讓給你。”
  小混嘿嘿賊笑道:“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嘛!”
  他的笑,是有很深的含意。
  因為他在煎這貼藥時,為了奉行良藥苦口這句至理名言,他故意在藥里多下了三錢不必要的黃蓮粉。
  此時,他正笑嘻嘻地欣賞著小刀那張苦臉——因為吃得苦中苦,而皺成一堆的臉。
  小混在心里嘿嘿偷笑地忖道:“嘿嘿!誰說只有啞巴吃黃蓮,才會有苦說不出?我這個老哥,不也是吃了黃蓮,有苦說不出,他可不是啞巴!”
  小刀咂了半天嘴,灌了一大杯茶,仍然除不掉口中那份苦味,他真想問小混,那是什么補藥,怎么這么韻味十足?
  恰好此時,另一念頭閃入小刀腦際,一時他轉口問道:“對了!小混,你打算要在這里住多久?”
  還好他沒問前一個問題,如果他知道方才自己喝的那一大碗是什么玩意儿,大概會跳起來掐死這小混蛋。
  小混坐沒坐相地半躺在太師椅上,斜眼笑道:“咱們才剛來,總不好意思吃完大餐,馬上就走,怎么,你住不慣?”
  小刀沉吟道:“不是住不慣,只是你也知道,我師父已經失蹤大半年,我是擔心他,所以想早點到北京找武林販子,打听些消息。”
  小混斜偎著胳臂,懶散地勸慰道:“老哥,其實你也不用太為你師父操心,他自己那么大的人啦,難不成還不懂得照顧自己?再說,正如你所言,他已經失蹤大半年了,就算真的會出事,也早就已經出事,你擔心又有屁用?”
  小刀笑罵道:“奶奶的!小混蛋,你這也叫勸人的話?”
  小混攤手道:“我只是實話實說罷了。”
  接著他挺身伸個懶腰,又重新癱回椅上,瞅著小刀嘿嘿笑道:“還有,你若想上路,總得先養好身体,我看呀!連云牧場這里是山明水秀,地靈人杰,風水不錯,咱們就安心住下,等你元气全复,再學會孤絕六式之后,咱們再离開也不遲。”
  小刀啐笑道:“他奶奶的,又不是挑祖墳,還得看風水?”
  小混忽然猛地坐正,瞪大眼睛看著小刀。
  小刀莫名其妙問:“怎么啦?你哪根筋又不對了?”
  小混搔著頭,迷惑道:“咦?我一直沒注意,你几時從他媽的升格到他奶奶的?呵呵!這不就叫多年媳婦熬成婆!”
  小刀哈哈笑道:“什么多年媳婦熬成婆?真是亂七八糟,這應該叫近墨者黑,我這顆純洁的心靈,還不是被你給污染。”
  小混黠謔道:“媽媽變奶奶,自然是因為儿子生孫子,才夠資格升級,儿子要生孫子,總得媳婦幫忙,否則窮放空槍,有啥屁用?這不是多年媳婦熬成婆,是什么?”
  小刀嗤笑道:“你真他奶奶的,屁蛋一個!”
  小混頗為自得地吃吃笑道:“屁蛋屁蛋,總比屁眼塞住,打不出屁的‘悶蛋’強得多!”
  他突然又哈哈笑道:“這么一來呀!咱們全是他奶奶的,可就更像兄弟,你說是不是?”
  小刀深邃地凝視著小混,以充滿感情的口气道:“是呀!咱們他奶奶的更像兄弟!”
  小混剎住伸了一半的懶腰,他那張看似稚幼的臉龐,浮漾起一抹超乎年齡地深沉笑容,那笑容恰似春陽般燃亮他的面容,即使是坐在他對面的小刀,也深刻的感覺到那股子窩心的溫暖。
  時間在這种無言的靜默中,悄悄經過,也許只是剎那,也許就是永琚A小混終于放下高舉半空的雙手,揉揉臉頰,神經兮兮呵呵傻笑。
  小刀瞄著他白痴似的傻笑,仰起頭,翻個白眼,咕噥道:“老天,跟這种人處久了,總有一天,我會變得和他一樣。”
  頓了一頓,小刀突發奇想地道:“也罷,為了避免難以适應,我看現在就開始練習吧!”
  于是,他學小混涎著臉,“嘿嘿嘿!”、“呵呵呵!”、“哈哈哈!”裝模作樣的嘻嘻呆笑。
  慢慢地,假笑變真笑,小混和小刀兩人滿心激動地抱在一起,笑成一團。
  突然——小妮子“咿呀!”地推開門,人未入聲先到:“小混,快來……”
  這小妮子踏在門內,只見小混他們相擁著狂笑不停,連笑出來的眼淚,都沒空抬手去擦,她皺著柳眉問:“你們兩個怎么啦?”
  小刀呼啦呼啦拚命努力的深呼吸,強自鎮定道:“沒……沒有……”
  小混干脆躺在地上,無力擺擺手,摟著肚皮喘息道:“哎喲!哎喲!笑死人!”
  小妮子撇撇嘴,蓮步輕移,走到小混身旁,低下頭左看右瞄,突然,她倏地一腳踢在小混的屁股上。
  小混“哇!”的慘叫一聲,抱著屁股蹦起身來,嗔怒道:“死丫頭,你敢踢我?你不要命?”
  他突起發難,一式餓虎扑羊,死不要臉地抱向小妮子。
  小妮子沒命的“呀!”然尖叫,一頭鑽向小刀背后,拿小刀當擋箭牌。
  小混和小刀不禁被這聲三分真,七分假的尖叫聲,刺得耳膜生痛,一個是猛拍胸口大叫:“怕怕!”
  一個卻忙不迭,側著頭,伸手掩耳,大呼:“受不了!”
  “怎么啦?妮丫頭,發生什么事?”
  沒等小混來得及追殺,望大爺和小妮子三個哥哥,几乎是同時,一窩蜂撞進小刀房里。
  小妮子笑嘻嘻道:“爹,沒事啦!我們在鬧著玩儿。”
  望大爺又好气又好笑道:“你這鬼丫頭,又在耍什么花樣?我叫你來請小混去看病,你卻在這里尖叫得嚇掉你爹半條命,真是越大越不成体統,我看你以后怎么嫁得出去!”
  小妮子噘著櫻桃小嘴,不依地跺腳扭腰,嬌哼道:“爹——”
  望大爺故意道:“干嘛?”
  小妮子气苦地對她爹扮個鬼臉,奔向門外,揚聲道:“討厭!爹爹自己請那個小混混好了!”
  望大爺尷尬地望著小混,搖頭歎道:“唉!這丫頭片子,就是被家里寵坏了,對客人說話,也是這么沒大沒小,小混呀!你可別介意。”
  小混呵呵輕笑道:“不介意,不介意。”他在心里暗道:“反正她逃得了一時,逃不了一世,回頭再找她算帳!”
  小刀見小混眼珠子滴溜溜地轉,就知道他心不在焉,于是開口道:“大叔,你方才說要請小混看病是怎么回事?”
  他暗里橫肘撞撞小混,將他的魂招了回來。
  “對對對!”小混忙不迭點頭道:“大叔怎么知道我會看病?”
  望大爺和三個儿子分別落座后,呵呵笑道:“是這樣子,上回你不是托英雄出去時,順便幫你抓了几帖藥回來嘛!”
  小混不解道:“是呀!這又如何?”
  望大爺解釋道:“英雄回來時告訴我說,仁和堂里面那個老郎中,直夸開藥方的人是個行家,据他說,那張補藥方子已經失傳很久,連他都記不太全呢!”
  小刀會心地瞥了小混一眼,心想:“文狂醫術,若不是行家,天下已經無人可稱為神醫。”
  只听望大爺繼續道:“昨儿個夜里,我四弟不知怎么著,突然半夜拉起肚子,原先他以為沒什么,就隨便吃了點藥。
  誰知到了今天早上,不但拉肚子,而且腹痛,連床都不太能躺,我忙差人去請仁和堂那個老郎中,他卻正好出去采藥,可能兩三天內不會回來。
  于是,那個去請大夫的人,就去請另一個藥舖的郎中,來替四弟看病,可是直到現在,已經大半天了,四弟的病也沒好轉,弟媳很擔心,我這才想到你也許能治好四弟的病。”
  小混“喔!”的點點頭,立即起身道:“那我們赶快過去看看吧!”
  望大爺欣然起身,帶著小混等人一同前往四爺的寢居。
  當一行人浩浩蕩蕩地踏入望四爺的臥室,他正好被兩名佣人,自臥房另一端擱著馬桶的暗室內扶了出來,一路呻吟地回到床上躺下。
  小混大步上前,站在床邊,仔細察看望四爺的气色,突然問道:“望四叔,你可是一瀉千里?”
  “一瀉千里?”不光是望四爺不懂,房內所有的人沒有一個明白小混在說什么。
  小混正經道:“所謂一瀉千里,就是噗的一聲,就嘩啦啦,澎湃洶涌地拉下去,直瀉不停的意思。”
  “噗!”的一響,望四爺笑得噴出一顆純金假牙,其它人更是抱著肚子哄然笑個不停。
  忽然,又是“噗——”的長響,一陣臭气沖天,望四爺頗為尷尬地漲紅臉。
  小混為他拾回金牙,強忍著笑意道:“嗯!只這么輕輕一笑,便又‘气屎’洶洶,無‘瀉’可‘及’,的确是毛病嚴重。”
  接著,又是長短不一的“噗噗!”連響。
  包括小混在內,所有走得動的人,全被望四爺如此气尿洶洶,無瀉可及的一瀉千里,熏得落荒而逃!
  當然,如此小病在小混來說,挑著膝蓋去醫,也能對症下藥,只不過須隔著一段距离罷了。

  ------------------
  轉載請与作者聯系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