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七章 巧計退敵


  第三場南宮少秋這邊派出一名黑衣蒙面人,看她的身形,似乎是一名女子!黑衣女出場之后,只是平平實實地躍上高台,并無任何花巧!計全看見這人蒙面出場,直覺上就認為事有蹊蹺!于是計全立刻上前,憑這點向張輔等人抗議!
  沒想到南宮少秋卻說道:“計大人!規則共八條,咱們兩邊都听得清清楚楚!這里頭可沒說不准蒙面上台!”張輔也說道:“南宮大人所言甚是,計大人的抗議不成立!”
  計全听了這話,只好恨恨地走回去!計全雖然仍抱著一線希望,但為了謹慎起見,這一次就請他的師弟魏招魂出場!
  魏招魂得令之后,緊了緊腰帶,手中拿著那枝招魂幡,使動身形,像一只獵鷹一般,以盤旋之勢落在台上!南宮少秋等人至此,才算見識到魏招魂的真功夫!
  兩方在呂震的招呼下,相對行了一禮!接著魏招魂將招魂幡一展,橫掃向黑衣女!這時招魂幡帶著极為強烈的勁气,就算不曾被招魂幡打實,碰上這勁气恐怕也是非死即傷!
  黑衣女眼見招魂幡來勢太急,不敢怠慢,雙腳連閃,向后滑退了四、五步,避過魏招魂這一波攻擊!眾人見此,才知道黑衣女的輕功,絕不在魏招魂之下!剛才的表現只不過是她不愿招搖而已!
  魏招魂眼見一擊無效,右手連轉,將招魂幡收束成一只短棒!只見他不論是點刺、撥挑,還是揮掃,招招不离黑衣女身前大穴!眾人只見魏招魂神態悠然,頗有信手拈來,皆成妙手之慨,實是极盡棒術這一門武技的精妙!
  而黑衣女在這如山棒影之中,整個身体不斷曲折回轉、竄高伏低,就如蝴蝶穿花一般,避開了魏招魂所有的招式!黑衣女這等身法,就連輕功絕妙的柳葉風,也不禁為之贊歎不已!這時數招式的人,報出了五十招!
  魏招魂听此,覺得自己對付一名江湖小輩,竟然還要花上如此長的時間,不禁覺得老臉有點儿挂不住。于是魏招魂再度展開招魂幡,腳下連動,在黑衣女四周不斷游走,口中還念著白蓮教密傳的攝心招鬼咒!
  黑衣女見魏招魂開始念咒,她面對著魏招魂,口中也跟著念念有詞!只是不知道她念的,究竟是什么東西?
  念完咒,魏招魂將招魂幡一陣亂舞!之后,魏招魂突然定下身形,將招魂幡往黑衣女的方向一指!黑衣女這時遠非昔日可比,她早看見這招魂幡頂端,有一條黑線升起,疾射向自己雙眉中心!待這條黑線到了面門之前,黑衣女這才一偏頭,閃過這道黑線,同時雙手連發,射出十數把飛刀!
  這些飛刀,有的快逾閃電;有的慢如蝸牛;有的從高處陡降;有的從低處竄起;有的互相碰撞變了方向;有的掉到台上又再彈起!場外的觀眾這時全都看得眼花撩亂,不斷叫好!然而魏招魂先是惊于黑衣女并未受制于己,再又發現自己身在飛刀陣中,先机已失,更是不知該從何應付起?
  于是魏招魂只好打起十二分精神,將招魂幡在自己身外舞得滴水不漏,形成一具護网,牢牢護住周身大穴!
  這時,負責算招式的軍士,問呂震道:“大人!這飛刀的招式,該怎么算才好?還請大人明示!”呂震見問,也愣住了,這問題他可從來沒想過!于是呂震說道:“那你就算射出了几把飛刀,一把算一招!”那軍士又再說道:“可是,大人!像這樣亮閃閃的一片,又飛得這么快,誰算得清到底有几把!”呂震這回可真被問住了,他只好說道:“那你就估計時間吧!”有不少人听見這段對話,引起了一陣笑聲!
  黑衣女射出的飛刀似乎并不想直接攻擊魏招魂,只是一直在魏招魂四周盤旋飛繞,消耗魏招魂的功力!魏招魂似乎也發現這一點,只見他突然停下動作,欲待變招主動攻擊!就在這魏招魂舊招已去,新招未成的空隙,那些飛刀突然間聚在一起,一齊攻向魏招魂右膝!
  魏招魂一見大惊,急忙躍起閃避!雖然魏招魂堪堪躲過,但還是被一把飛刀險之又險地射破鞋底!魏招魂落下之后,回頭一看,背后台上,竟然釘著二十五把薄刃飛刀!他知道,當今天下只有一人有此能力,于是魏招魂大叫道:“是楊云儿?!”黑衣女聞言,緩緩扯下蒙面巾,果然就是楊云儿!而坐在場邊的計全更是站了起來,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當計全看見黑衣女飛刀出手時,他早已猜測這黑衣女就是楊云儿,但仍抱著一線之机!待看清黑衣女的面目時,計全才明白,他被南宮少秋騙得好慘!計全轉頭望向一旁的漢王,只見漢王朱高煦以一种既憤怒,又嘲諷的眼光看著計全!這時,計全知道自己計出万全的名聲,完全砸了,他只盼望魏招魂能順利贏得這場,還能稍稍挽回顏面!
  張太后見了楊云儿的身手,又再問道:“徐大人!這位姑娘又是何方人氏?”徐承祖說道:“稟太后!此女名叫楊云儿,開封人氏!也就是江湖傳言的四靈當中的北靈黑帖賭神!”張太后歎道:“這孩子我也知道,以賭濟世,助人無數,只是沒想到武功也這么好!當年哀家曾見過唐門第一高手唐天祿的身手,其精妙之處,現在回想起來,似乎還比不上這位姑娘!本朝何幸,能夠得到這些江湖奇士幫助!”
  另一邊的南宮少秋也輕聲對眾人說道:“才沒几天,云儿的功夫又有了進展!張道長那天灌入云儿体內的本命元神,恐怕不只一點點!云儿得此,將來的成就可能比咱們都高!難怪當年叔祖第一次見到云儿,就說她是福澤深厚之人!”楊云儿自己也覺得,這几天練功打坐,感覺确實与從前不同!不但是南宮少秋傳下的暗香疏影手法當中,几种比較困難的,都可以得心應手;就連從前只能達到五十丈的天視地听神功,現在卻能將百丈之內的動靜完全掌握住!在楊云儿心中,對于張三刀這位江湖奇人的感激,實在難以言表!
  這時,魏招魂站在那儿惊疑不定地看著楊云儿!魏招魂對于南宮少秋等人竟然能夠治好楊云儿所中的勾魂大法,甚是惊訝;再加上自己那從未失敗過的攝心招鬼咒,竟然對楊云儿毫無效用,讓魏招魂更是迷惑!于是魏招魂又再狂舞手中的招魂幡,眾人只見魏招魂越舞越快、越舞越快,整把招魂幡被魏招魂舞得成為一片幕影!魏招魂一面舞動著招魂幡,一面踏著南斗步,口中則念著威力更大的攻心千魂咒!
  楊云儿眼見魏招魂又開始念咒,連忙定下心神,將昨天張三刀傳下的清心普愿咒,在口中念了几遍!同時雙手連閃,射出數十把飛刀,攻向魏招魂!這數十把飛刀,到了魏招魂身邊,完全攻不進那一片幕影,被招魂幡一把一把磕飛出去,向高台四周散射而出!
  幸好徐承祖早有准備,早已在高台四周重重布下自己府中的衛士!眾衛士一見到飛刀襲來,連忙將手中的盾牌舉起,擋住飛刀!最可笑的就是那名算招數的小兵,竟然跑過去計算盾牌上的飛刀到底有几把,好算清到底過了几招!此舉自然又惹來一陣笑聲!
  這時,魏招魂施法已畢,定住身形,將招魂幡連連閃動,射出七道黑光,往楊云儿口鼻七竅攻來!楊云儿見狀,雙腳一點,一個鷂子翻身,跳上空中躲避!然而,那七道黑光卻像有靈性一般,繞了個彎,仍然攻向楊云儿!楊云儿人在空中,見到那七道黑光攻擊不已,忙照張三刀之言,放出三昧真火,雙手一陣搓揉,幻出一個小白球!再用左手捧著小白球,右手將白球捏碎,一把抓著,向那七道黑光!
  黑光和白球碎片相遇,就像冰雪遇驕陽,兩者一同消融散去,變成一股白气,裊裊升起,而晴空大地,也變得更加清爽!這黑光、白球、白煙,除了楊云儿和魏招魂之外,沒其他人看得見!場外眾人看見楊云儿躍起躍落,根本不知道她在搞什么名堂?那名小兵更是問道:“呂大人!這兩人這一陣動作,好像不是在攻殺,那到底是算不算啊?”
  魏招魂見了楊云儿的動作,恨恨地說道:“好啊!竟然懂得去邪大法,我倒是太過小看于你!”楊云儿嬌聲笑道:“哪!哪!好說!好說!就連貴教的勾魂大法,我都不怕,更何況是你這小小的驅鬼術?我說魏老鬼啊,貴賭場欠姑奶奶我的賭債,是不是想賴帳,不想還我了?”魏招魂陰陰地說道:“只要你能活過今日,到了濟南,我如數奉上!”楊云儿又再笑道:“那可就多謝你啦!”
  魏招魂不再答話,用右手將招魂幡立起,左手將旗面展開,凝神壹志,注視著招魂幡上畫著的奇形怪圖,口中念出了他最后的法寶損心万滅咒!楊云儿見到魏招魂的模樣,知道更厲害的又要來了!于是楊云儿后退几步,右手伸入怀中,取出几道清邪鎮鬼符准備著,清心普愿咒更是念了好几遍!
  魏招魂念咒已畢,將招魂幡拋向空中,眾人只見招魂幡停在兩人頭上約一丈之處!楊云儿卻看見,招魂幡化出一片黑幕,漫天席地,往楊云儿之所在罩過來!楊云儿連忙施出三昧真火,將清邪鎮鬼符點著,往黑幕推出,又取出一道震天破邪符,穿在尾端系著一條蛟筋線的鳳喙匕上,往招魂幡射去!
  那几道清邪鎮鬼符一接触到黑幕,打開了一個大缺口,楊云儿整個人跟在鳳喙匕的后頭,穿了出去!鳳喙匕失了阻礙,輕輕易易地穿射在招魂幡上,匕身上帶著的符,一碰到招魂幡,竟然發出一聲震天巨響,招魂幡也在這聲巨響中裂成碎片,那片黑幕也跟著煙消云散!楊云儿順著爆裂之勢往后飛落,再一拉蛟筋,將鳳喙匕收回!
  當招魂幡碎裂之時,魏招魂整個人如受重擊,噴吐出數口鮮血,將身前台上染得一片殷紅,煞是嚇人!魏招魂蹲坐在台上,看著招魂幡的碎片,失魂落魄地喃喃念道:“師父!徒儿對不起歷代祖師!”魏招魂兀自不敢相信,這把由白蓮教前代祖師,用千万魂成的招魂幡,竟然會毀在楊云儿手中!
  這時,計全和沈邀仙看見招魂幡已毀,魏招魂受創不小,兩人赶緊上台來扶住魏招魂,帶他回去。計全知道,這一場,魏招魂已經出了全力,只是楊云儿太強,就連招魂幡也毀了,事情也實在無可奈何!
  沈邀仙替魏招魂擦拭嘴角邊的血跡,看著這位從小就感情甚好的師兄,心中暗暗發誓,總有一天要宰了楊云儿!
  呂震看見魏招魂被人扶下去,雖然不明其中的道理,仍然命人擊鼓,宣布這一場由東厂獲胜!楊云儿遂在眾人的喝采聲中回到座位!事實上,這一場,魏招魂出了全力,錯非楊云儿,換做其他任何一人下場,都非得落敗不可!
  南宮少秋等人雖然也得了張三刀的傳授,但因眾人并無基礎,要想能初步運用,也要在兩三年后!南宮少秋知道,現在計全身邊缺乏可用之兵,所以南宮少秋讓楊云儿蒙面出場,讓計全迷惑,必然會派魏、沈兩人之一出場!而以現在楊云儿之能,對這兩人,可說有八成胜算!否則,計全假如隨便派出一人,楊云儿就算得胜,計全那方仍然有強兵在手,局勢并不會對南宮少秋更有利!
  接著南宮少秋這邊的代表歐陽紅出場!沈邀仙急著想替魏招魂复仇,不等計全表示,就飛落台上!沒想到歐陽紅一看到沈邀仙出場,竟然立刻對呂震說道:“呂大人!小女子自知不敵,這一場東厂認輸!”沈邀仙雖然不戰而胜,但因報仇不得,气得狠狠地跺了一腳,將高台踩出一個大洞,這才回身入座!
  徐承祖見狀,立刻命人上去,將大洞補好。計全也利用這個空檔,走到趙王身邊,商請朱月仙出場!大洞補好之后,呂震連忙命人在規則上加上一條:“不得毀坏擂台!”這才叫計全那方派出代表!
  這時,眾人只見朱月仙手提雙刀,微一作勢,就站在高台之上!張輔見狀,立刻上前說道:“郡主!今日擂台,乃是錦衣衛內部之爭!郡主并未在錦衣衛衙門任職,似乎不宜上台!”朱月仙微微一笑,說道:“張公爺!舉世皆知,錦衣衛南鎮撫司衙門,一向是听我號令行事,我為何不能上台呢?”張輔和其他仲裁人討論一番,但卻沒有結論,張輔只好跑到宣宗身邊,問問看宣宗的意見如何?宣宗見徐承祖點了點頭,于是說道:“無妨!就讓她上去吧!”
  朱月仙這才得以上場!南宮少秋這邊自然是派出胡珍!張太后看著朱月仙,微微歎道:“真是難為了這好孩子!為了趙王的非分之想,累得這孩子也吃了不少苦!”宣宗卻不悅地說道:“母后!月仙堂妹若真是好孩子,就該多勸勸三皇叔,多幫幫朝廷這邊才是!”
  張太后卻說道:“孤臣孽子最是難為!皇儿,月仙這孩子很識大体,到了緊要關頭,一定會幫朝廷,現在不要太過責備于她!”宣宗心中雖然不以為然,但還是不敢太過拂逆自己母親,遂不再說話,繼續看著台上的情形!
  這時,胡珍提著一把劍上台,和朱月仙相對行了一禮!朱月仙對這班各有奇能的女將,私心里早想結識一番!只听她緩緩說道:“小妹朱月仙,敢問這位大姐乃是四靈當中的哪一位?”胡珍笑道:“郡主!我的名聲可不大好听哪!我就是專門殺貪官污吏的西靈,毒狐娘胡珍!”
  朱月仙啊了一聲,繼續說道:“姊姊的名聲如雷貫耳,小妹還要感謝姊姊,替小妹清除了不少手下中的敗類!”胡珍說道:“郡主太客气了!看郡主的形貌,頗像天地雙仙當中的黃泉仙子,不知郡主是否就是黃泉仙子當面?”朱月仙笑道:“單月仙是單月仙,朱月仙是朱月仙,豈可混為一談?”
  胡珍又再說道:“喔!原來郡主不是單月仙!要不然,我倒是可以告訴郡主一件關于單月仙的大秘密!”朱月仙心中大奇,很想知道胡珍所說,關于自己的大秘密是什么?于是朱月仙說道:“小妹雖然不是單月仙本人,但卻和單月仙有交情!這件事,由姊姊告訴我,再轉告單月仙本人也是一樣的!”
  胡珍說道:“說給郡主听也無妨,反正知道這件事的也不只我一人!郡主看見坐在那邊那位公子沒有?”朱月仙見胡珍指的是南宮少秋,遂點了點頭!胡珍繼續說道:“他不是別人,正是黃山南宮世家最沒出息的四不公子!他的名聲這樣坏,而我們四靈愿意跟著他,你可知道是何原因?”朱月仙搖了搖頭,表示不知!胡珍故意歎了一口气,又再說道:“他這人武功雖然不錯,但還有一樣特殊的本領,就是能在不知不覺中,奪走女孩儿家的清白!所以他才曾經夸口說要一网打盡天地四靈!我們四靈上了他的大當,也只好跟著他!你看,就連碧落仙子李瑤仙也上了他的當,這會儿,坐在他身邊的那位就是!”
  朱月仙听此,憤怒地說道:“姊姊!讓小妹替你們教訓這個惡徒!”胡珍又歎了一口气,說道:“多謝郡主的關心!咱們嫁雞隨雞,雖然遇人不淑,但也只好認了!不過,最气人的卻是,他雖然有了我們,卻還不滿足,對黃泉仙子單月仙一直念念不忘!”朱月仙訝道:“這又是為何?”胡珍說道:“事實上他說過,天地四靈當中,他最早得手的就是單月仙!當年單月仙在敦煌追殺隴西三狼,中了三狼的毒鏢為他所救!他雖然救了單月仙,但你想想,到手的肥肉,他有可能不吃嗎?但因他當時有要事在身,不便把單月仙帶在身邊,得手之后,把單月仙安置妥當后,自己一人先行离去!”
  朱月仙又惊又怒地問道:“此言當真?”當年朱月仙化名單月仙行走江湖!為了追殺隴西三狼,朱月仙從中原一直追到敦煌,雖然將三狼殺盡,但也中了三狼的毒鏢,命在旦夕,幸好為人所救!救朱月仙之人十分細心,不但替她治傷,還替她沐浴更衣,留下食物、銀兩,將她安置在一處人跡罕至的山洞中!朱月仙對這人十分感激,但因自己清白之身,盡入此人眼下,又十分擔心這人若是男子,自己還要如何見人?遂對此事絕口不提!
  哪知道今天不但讓胡珍說出此事,還得知救自己的,竟然是南宮少秋這位舉世聞名的大色狼,而且自己清白之身早已受污!這時朱月仙只想大哭一場,雙目盈盈含淚,只希望胡珍能告訴她,剛剛說的,全部都是假話!然而胡珍卻正色說道:“這事當然不假!他連單月仙雙乳之間有一顆紅痣的事都說了,還說單月仙肌膚如何的美,我們全都比不上!郡主,你說這气不气人?”
  朱月仙听到此處,早已憤怒得忘了一切,雙刀作勢,竟然往南宮少秋的方向攻去,口中還大叫道:“我殺了你這惡徒!”胡珍一揮劍,擋住了朱月仙雙刀,還說道:“郡主又不是單月仙本人,為何如此急于找他呢?”朱月仙顫抖著雙唇,只說了個我字,就再也說不下去!
  胡珍這才恍然大悟地說道:“原來郡主就是單月仙本人!難怪他今天一見到郡主,整個人就失魂落魄,原來是認出來啦!郡主,我看咱們也不用比武了,干脆你就跟我下去,和他相認如何?”朱月仙含著眼淚說道:“連你也在欺負我!”手上雙刀根本使不成招式,竟然被胡珍輕輕易易點倒在台上!
  旁觀眾人只看到胡珍不知對朱月仙說了些什么,讓朱月仙心神大亂,使不出平常的功夫,遂敗在胡珍手下!等呂震宣布東厂得胜之后,胡珍這才解開朱月仙的穴道,說道:“郡主!等今日之事結束后,我一定叫他給你個交代!”朱月仙聞言,不再言語,只是恨恨地瞪了南宮少秋一眼,轉身奔回自己座位,伏在宁國公主的身上,大哭不已!
  宁國公主不知朱月仙哭些什么,但仍慈愛地看著這位和自己年輕時十分相像的郡主,用手輕撫她的頭發,婉言安慰著朱月仙!南宮少秋等人對胡珍的胜利大惑不解,紛紛問胡珍究竟說了些什么?竟然能比千招万式還厲害!胡珍笑著將剛才所說之事轉述一遍,南宮少秋聞言,立刻惊叫道:“珍妹!你實在太過胡鬧,這話要是傳出去,你要我對張道長如何交代?”胡珍振振有詞地說道:“我都不怕毀坏名譽,你又有什么好怕的?再說,你當年所發的誓,別以為我們不知道!我這樣做,是在幫你完成心愿,你不感謝我也就罷了,竟然還說我在胡鬧,真是不識好人心!”
  南宮少秋万万沒想到當年的一句戲言,竟然會被胡珍當真,這會儿,他可真拿胡珍沒辦法!只好帶著苦笑,看著胡珍!楊云儿在一旁笑道:“珍姊幫少秋的一番苦心,少秋雖然不說,但必然十分感激!只是珍姊實在不該把咱們一竿子全都拖下水!”胡珍現在想來,剛才那一番言語确實太過大膽,不禁紅了紅臉,但她還是說道:“云儿!我若不如此說,你想朱月仙會相信嗎?而且,你心中在想什么,難道我不知道?當日老奶奶說的事,難道你也忘了?”
  此言一出,四靈全都臉紅起來,南宮少秋則不解地問道:“我祖母跟各位說了些什么事?我怎么不知道?”
  原來當日眾人出發前往北京的前一天,何明珠拿給四人各一封信要他們看。四靈展信閱讀,發覺竟然是自己長輩的來信,信上都說,同意何明珠替南宮少秋所提的親事,只是還要何明珠征求四靈自己的同意!
  四靈這時和南宮少秋相處已久,對這俊挺英發的人也都有几許傾心,只是何明珠當面談起親事,仍然是十分羞人的一件事!何明珠見四人既不答應也不反對,遂笑嘻嘻地說道:“既然四位都不表示意見,那這件事就這樣定下來了!還有一件事老身要請四位諒解!”
  于是何明珠將當年南宮少秋所發之誓告訴四人。何明珠還說道:“少秋這孩子我很了解,只要是說過的話,他一定會做到!所以將來若是多了天地那兩位,老身也不會覺得意外!這事還要請四位多多包涵!”胡珍這番舉動,也确實存了點幫南宮少秋之心,但其中還另有深意在!
  表面上看起來,胡珍這人豁達開朗,沒有什么心机,但實際上也是個十分聰明的人!否則她怎能博得西靈之名?自從來到北京之后,胡珍知道,朝廷若是對漢王用兵,想取得胜利,趙王和宁國公主的態度十分重要!而現在唯一能影響這兩人的,就只有朱月仙一人而已!
  于是胡珍認為,若是能把朱月仙也拉到南宮少秋身邊,再由朱月仙勸退趙王,替朝廷求得宁國公主的諒解!如此一來,強弱之勢互易,漢王權衡之下,可能不敢貿然發兵,反而選擇當個太平王爺算了!天下百姓豈不是少了一場兵災!所以胡珍才不惜損傷自己的名譽,編下那一套謊言,欺騙朱月仙!事實上,當年在敦煌救下朱月仙的,就是胡珍本人!
  這時呂震說道:“請東厂派出代表!”于是李瑤仙整一整裝,手提黃龍神劍跳上台去!而計全心想,現在比數已經是三比二,若是這一場再輸,那可就玩完了!于是計全咬一咬牙,自己跳上台去!李瑤仙看見計全上來,拱手說道:“敢問這位可是當年江湖傳言的,計出万全計前輩當面?”計全不知李瑤仙此言有何用意,遂點了點頭!沒想到李瑤仙竟然說道:“前輩之名如雷貫耳,小女子乃是江湖后進,怎敢在前輩面前舞刀動劍!這一場,小女子認敗服輸!”語畢,李瑤仙輕松地轉身回去,把計全愣在那里!
  接著呂震說道:“這一場南北鎮撫司獲胜!”計全不戰而胜,雖然疑惑,但也得意非常地走回去!比數已經變成三比三,計全還認為自己這邊尚可一拚!待听得,呂震說道:“請南北鎮撫司派出代表!”
  而南宮少秋不等計全派人出來,就已經走上台去,計全這才大叫一聲:“不好!”呆呆地站在那里,流出一身冷汗!原來計全這邊早已經沒有可用之兵!
  張輔到現在才明白,南宮少秋為何會要求他加上一人只能上場一次的規則!沒想到這條規則還真是妙用無窮!而計全雖然從沒見過南宮少秋的身手,但看到眾女將都服從他的號令,想來也不會差到哪里去,算起來,只有自己師兄弟還可一拚!但是在這里的三人都已經上過場,另外兩位師弟現正遠在樂安,派其他人上去,只是徒事犧牲,更傷顏面而已!
  于是計全赶緊跑去和漢王商議,漢王低聲說了句話,計全這才跑到台上,對呂震說道:“南北鎮撫司服輸!”呂震一宣布此事,周圍歡呼之聲大作,徐承祖更是豎起大拇指,稱贊南宮少秋自己不必出手,就逼得計全認輸!張太后也高興地說道:“南宮家這孩子真了不起!”宣宗對于南宮少秋能在這樣短的時間內,就將錦衣衛的勢力完全收回,也感到十分高興,頻頻說道:“這功勞不小,應加升賞!”南宮少秋則帶著常繼祖、四靈和李瑤仙站在台上,一同接受眾人的歡呼!
  沒想到朱月仙卻在這時上台,對南宮少秋說道:“今夜三更,天宁寺前,不見不散,生死之決!”話剛說完,朱月仙立刻轉身离去,不管南宮少秋如何呼喚,朱月仙只是充耳不聞,逕自离去!
  南宮少秋見狀,轉頭看著胡珍,怪她替自己惹下這場麻煩!眾人卻只是帶著笑,看著南宮少秋!常繼祖更是說道:“少秋!你不是有一种特殊的功夫,今晚正好可以用上,對那朱月仙有什么好怕的!”眾女更是不饒人,一言、我一語,攻得南宮少秋簡直是体無完膚!
  眾人接受了眾多大臣的道賀之后,這才一同回去,南宮少秋特將明日接收之事作了一番交代与安排!另一方面,計全等人則垂頭喪气地跟在漢王后頭,來到漢王在北京的別館!漢王先找了大夫看視魏招魂的傷勢,确定魏招魂無恙之后,漢王又向沈邀仙道謝,這才把計全找到一間密室里頭談話!漢王這些舉動,倒是博得魏、沈兩人不少好感!
  進入密室后,計全先向漢王請罪,漢王因為此刻正是用人之時,只是在口頭上埋怨了几句,就不再深究!接著兩人談起了明天交接事務之事,計全問漢王,要不要利用交接之時,為難一下南宮少秋等人?漢王卻笑道:“計兄,從今日之事看來,南宮少秋的才智比你如何?”一听此言,計全不由羞愧地說道:“全都是屬下無能,才讓王爺蒙羞!南宮少秋這小子,屬下确實比不上!”漢王說道:“過去的事也就算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赶快把該拿走的東西拿走,該調走的人調走,把損失減低到最低!明天的交接,干脆老老實實地把北鎮撫司衙門交給南宮少秋!再玩什么花樣,恐怕到頭來也只是自取其辱而已!”計全听了漢王的話,不住地點頭稱是!兩人又談了許多關于樂安練兵之事,過了許久,計全這才告辭离去!
         ※        ※         ※
  當夜三更前一刻,南宮少秋帶著諸女一同步出廣安門,來到天宁寺前!眾人老遠就看到一身白衣的朱月仙,手提雙刀,殺气騰騰地站在那里!而朱月仙身旁的張三刀更是气得,頭發全都一根一根豎起!
  張三刀一見到南宮少秋,立刻飛身過來,一抬手,批哩啪啦賞給南宮少秋無數的巴掌,一面打還一面罵道:“你這臭小子,枉費老道我對你這么好,竟然恩將仇報!沒想到你几年前就已經成了老道我的徒儿女婿,又不跟老道說,害老道我連杯喜酒都撈不到!你自己說,該不該打!”胡珍等人不但不幫南宮少秋說話,竟然還在一旁叫道:“打得好!這小子确實該好好打一頓!”
  朱月仙听見張三刀那一番纏夾不清的言語,更是又羞又气,連忙叫道:“師父,這是徒儿的大事,請您快停手!”而南宮少秋卻發覺,張三刀的掌影雖然密集,打在身上卻不甚疼痛,顯然是張三刀有心在朱月仙面前做一出戲!
  南宮少秋沒想到,胡珍做事若是這么魯莽不謹慎,豈能得到這么大的名頭?事實上,胡珍在昨日,早就先將自己今天要騙朱月仙的話,告訴張三刀,并且得到張三刀的同意!張三刀原本就想替朱月仙和南宮少秋等人拉拉關系,讓南宮少秋把朱月仙拉出這個漩渦,以免朱月仙受到漢、趙兩王的野心所連累!再加上,張三刀听說,趙王有意要將朱月仙嫁給某位兵權在握的武將,以朱月仙孝順的個性來看,她勢必會答應此事!這樁婚事若成,朱月仙不見得不會幸福,但是張三刀認為,這种因利益而結成的婚姻,有好結果的太少!為朱月仙著想,張三刀實在不愿看到這种情形!
  張三刀雖然對南宮少秋的認識不多,對南宮修武倒是相知极深!而南宮少秋是南宮修武的傳人,想來也絕不會差到哪里去!更何況從前一班老朋友有時見面聊天,大家都說,南宮修武得了個好傳人!所以胡珍一跟張三刀說,張三刀立刻就答應了!
  而且,張三刀更希望朱月仙能留在南宮少秋身邊,如此一來,就算將來趙王一意孤行惹下滅門之禍,在劍魂山庄的保護下,朱月仙也必然能夠安然無恙!
  這時,朱月仙眼見自己的師父在那儿瞎起哄,看起來是在罵南宮少秋,實際上卻是在幫南宮少秋說話,心中想道:“就連師父也幫著別人欺負我!”不由一陣悲苦,低頭看了看手中雙刀,然后舉起刀來往自己脖子上抹去!
  柳葉風在四靈之中算是比較沉靜之人,常常能注意到細節之處!柳葉風來到天宁寺后,就一直注意著朱月仙的舉動!當她看到朱月仙竟然想自殺,立刻射出那兩條彩帶,拉住雙刀的去勢!但雙刀仍然在朱月仙脖子上頭留下兩道紅痕,其中一邊還留下鮮血!
  張三刀看見此景,連忙跑到朱月仙身邊,一把將雙刀奪下!臨走時張三刀還多打了南宮少秋一個巴掌,這一下卻帶著真力,打得南宮少秋疼得不得了,一邊臉竟然腫起來!張三刀還罵道:“都是你這小子惹的禍!”
  胡珍沒想到朱月仙竟然性烈若此,見狀,立刻奔過去,抱著朱月仙雙腳,跪在那儿說道:“郡主,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我不該謊言欺騙!事實上當年救的是我,其他的一切全都是我編出來的謊言!”朱月仙一听此言,啊的一聲愣在當地!朱月仙轉頭望向眾人神色,顯然就連張三刀都早已知道此事真相,不由掩面痛哭道:“你們全都騙我!”
  張三刀原本在替朱月仙治傷止血,但他看到胡珍跪在那里,而朱月仙竟然一句話也沒表示,不由沉下臉色,用刀葉重重的在朱月仙臀部上打了一下,然后說道:“月仙,師父是怎么教你的?你的救命恩人跪在地上,你竟然還敢站著?”朱月仙聞言,嚇了一大跳,連忙也跪在胡珍面前,然后說道:“姊姊的救命大恩,小妹結草銜環也要回報!”說完,就要磕下頭去!胡珍連忙攔住朱月仙,兩人互相扶持一同站起。
  這時,胡珍說道:“郡主!我雖然救了你,但也騙了你,累你受了不少委屈!咱們兩就算扯個直,從今以后從頭來過!”朱月仙幽幽地問道:“姊姊為何要欺騙小妹!”張三刀站在一旁罵道:“不騙你,難道讓你去當漢王的打手,將來一起送命?騙你正是為了救你這條小命!”
  朱月仙十分為難的說道:“師父,徒儿也知道今天不該上台!然而父命難違,徒儿實在是身不由己!”張三刀又再罵道:“你爹若是叫你去死,你去不去?”這時,李瑤仙走過來說道:“郡主,小妹乃是李瑤仙,在江湖上与郡主齊名!小妹想請教郡主,身為人子,立身處世最重要的規是什么?”朱月仙說道:“那當然就是五倫了!”李瑤仙又再問道:“那么五倫之中何者為先?”朱月仙答道:“當然是君臣之義!”李瑤仙正色說道:“所以古人有大義滅親、移孝作忠之語!卻從來也不曾听說過移忠作孝、為親滅義的話!”朱月仙听了李瑤仙的話,不由低頭沉思!
  這時,原本站在一旁的南宮少秋也走了過來,對著朱月仙拱手說道:“在下黃山南宮少秋,見過郡主!”朱月仙看著南宮少秋那腫了半邊的臉,很想笑但卻忍住不笑出來,雖然仍然帶著淚痕,但神色已經開朗多了!于是朱月仙說道:“公子之名,如雷貫耳,小妹早已景仰多時!不知公子有何指教?小妹洗耳恭听!”南宮少秋說道:“指教不敢,只是有些問題想請教郡主!先請郡主平心靜气想想,當今天子,算不算是個好皇帝?”
  朱月仙認真地想了想,然后說道:“大堂哥這人,雖然有時候气量小了點,比不上大伯父,但他自登基以來,确實為百姓做了不少事!可以算是個好皇帝!”南宮少秋又說道:“再請教郡主,若是漢王登基,會不會做得比今上好?”朱月仙說道:“別的我不敢說,但就節省民力、与民休息這方面來看,絕不會比大堂哥做得好!”南宮少秋再問道:“郡主,若是趙王幫著漢王登上九五之尊,趙王府的富貴權勢是否能比現在更上一層?”朱月仙笑道:“我爹本來就是裂土分封的親王,若要再上一層,那就是天子了!哪會有此可能?”
  這時南宮少秋不再言語,只是帶著微笑看著朱月仙!朱月仙明白南宮少秋的意思,也沒說什么,只是低頭沉思!接著南宮少秋又再說道:“明晚煩請郡主帶在下面見令尊,讓在下為令尊陳說利害,也許郡主就不必陷入忠孝兩難之局!”朱月仙抬頭看著南宮少秋,發覺他正以誠摯的笑容看著自己,兩人目光相遇時,朱月仙不由覺得有點儿心虛!于是朱月仙紅著臉,輕聲細道:“那就有勞公子了!”
  然后朱月仙走過去和諸女重新見禮,尤其和胡珍特別親熱!眾女一序齒,朱月仙居然最小,比柳葉風還小兩天,成了眾女的妹妹!眾女在那里姊姊妹妹喚著、談著,好不快活!南宮少秋在一旁看著心里也十分高興!
  這時,張三刀在一旁笑道:“乖徒儿!天色已晚,你們再談下去,大概就要天亮了!你爹一定在擔心,你不知道被那個野男人拐走了!”朱月仙嬌憨地說道:“才不會呢!師父!”于是眾女和朱月仙定下后會之約,這才分手道別各自离去!
  隔天上午,南宮少秋怕前去交接的人受到阻撓,特地布置了重兵,沒想到計全那邊竟然毫不為難,交接十分順利!交接之后,計全等人帶著他們原有的手下,跟著漢王,一同回到樂安去!接著南宮少秋上了一道奏章,將東厂衙門恢复原狀,只保留了几個虛銜,其他的空缺全都裁撤掉,并將原有的人手,全部移到錦衣衛這邊來!而徐承祖走在路上也特別得人尊重,因為眾人都知道,徐承祖不再是個空頭指揮使了!
         ※        ※         ※
  當晚飯后,南宮少秋一人走到趙王別館,朱月仙早站在門口等他!朱月仙這時穿著一身淡紅晚裝,和前几次那种武林俠女的模樣完全不同,令南宮少秋頗有耳目一新的感覺!兩人進入大廳后,南宮少秋看見趙王早就坐在那儿等候!南宮少秋立刻拱手說道:“小侄參見大叔!來京日久,但總為种种因素,不便來此問候大叔,請大叔恕罪!”趙王一听南宮少秋的稱呼,知道他來此只論私誼,不談官禮,不禁暗贊南宮少秋确實懂得作人!
  于是趙王親切笑道:“賢侄不必多禮!賢侄入京,我這作叔叔的,沒給你半點照顧,實在說來慚愧!不知老太君和令尊可好?”南宮少秋听趙王說起父母,又再拱手說道:“多謝大叔關心,家中一切安好!”趙王又再說道:“如此甚佳!賢侄請坐,今日來此,究竟有何事情,要和我商議,請賢侄明示!”南宮少秋說道:“大叔應該听過:‘匹夫無罪,怀璧其罪!’這句話?”趙王笑道:“這是當然!”
  南宮少秋又說道:“小侄膽敢請大叔想想,若是一旦漢王爺登基,這塊璧玉,又是落在誰家?”其實,南宮少秋的意思是說:如果漢王當了皇帝,在他心中,接著第一個要對付的,就是趙王!
  趙王歎道:“賢侄之言,大叔也明白,只是我現在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南宮少秋奇道:“依小侄看,大叔和朝廷并未到此決裂的地步,大叔此言,小侄實在不明白!”趙王愧道:“大叔當年權欲薰心,做了一件非常對不起大哥的事!結果事情沒成功,大叔這條命,反而是大哥救下來的!若是今天,大哥仍然在位,說什么我也不會幫著二哥胡搞!只是現在換了我這大侄儿在位,情形又有不同!當年之事,差一點也連累到他,我和他之間,仇早已結下!他又是個有仇必報的利害人物,大叔我就算只想當個太平親王,恐怕也逃不過他的算計!而我若是幫著二哥,將來二哥成功了,我只要委屈一點,還有机會保住這條命!否則,大叔我在他手中,遲早難逃家破人亡之局!”
  原來當年太宗在位時,趙王為了謀奪皇位,勾結了几名宦官在太宗面前進讒!太宗是個脾气暴躁的人,一听讒言,竟然不察真偽,就要廢掉太子,同時還將几名東宮官,如楊溥、黃淮等人監禁起來,一直到太子即位后才放出來!
  幸好有几位大臣聯合起來,查明真相,太子才沒有被廢!然而太宗不肯公開認錯,放出被冤枉囚禁的人,反而更加生气,要殺趙王!當時的太子,也就是后來的仁宗,听說太宗要殺趙王,一直在太宗面前苦苦求情,趙王才得以逃過死劫!至此,趙王才真真正正對這位肥胖的大哥心服口服!
  不過當時的皇太孫,也就是現在的皇帝宣宗,卻因此而恨上趙王,一直鼓動他爹乘机殺了趙王!這個想法到了現在恐怕仍未改變!南宮少秋知道當年趙王兄弟間的那筆帳,听了趙王的話,南宮少秋不禁細細思考,想替趙王找出一個化解之道!
  于是南宮少秋說道:“當今朝中三位閣老以及六部尚書都十分賢明,小侄認為,他們絕對不會輕易鼓動皇上,做出逆倫之事!”趙王苦笑了一下,說道:“賢侄!你不是生在帝王家,這真是你的幸福!否則以你之能,早已成為別人的眼中釘了!在帝王家,人倫之常早已斷絕!你看,普天下的家族,有哪一家是親叔叔去見侄儿,還得三跪九叩首的呢?再說,朝中大臣大多十分賢能,這句話是沒錯!只是我那侄儿,現在最寵信的,就是他的啟蒙恩師楊榮!別的人我不知道,但若是楊榮的話,要是有人建議皇上殺我,楊榮必定第一個贊成!賢侄,你說我還能怎么辦?”
  南宮少秋又說道:“大叔,侄儿相信,只要大叔不跟著漢王行動,若真有此事,楊士奇和楊溥兩位大人,一定會堅決反對此事!”趙王又苦笑道:“只可惜,這兩楊的反對,比不上那一楊的贊成!”南宮少秋沉思良久,像是毅然下了決定,然后說道:“大叔,小侄以南宮世家的身份,給大叔一個保證!只是大叔您也必須給小侄一個明确的交代!”趙王說道:“賢侄,你實在太看得起大叔了!說真話,大叔手上原來有的那一點力量,早就被二哥搶光了!大叔現在手上唯一的力量,就只有我這仙儿了!這孩子是我手上最珍貴的明珠,我卻虧欠她許多,現在想來真是后悔!大叔這一生,不但曾經靖難造反,也享盡了富貴,早已過得夠了,并不在乎殺頭抄家!只是對仙儿放心不下!原先我想將仙儿嫁給邊地重將,就是希望他能保住仙儿!若是仙儿能跟著你,我自然更加高興!”
  說完,趙王將朱月仙的手放在南宮少秋手上,然后說道:“少秋,大叔這樣叫你應該沒關系吧?大叔現在把仙儿交到你手上,這就是大叔的保證!仙儿是大叔心頭上的一塊肉,你一定要善待她!”南宮少秋站起身來,正色說道:“大叔放心,小侄一定會好好對待月仙!”趙王點點頭,又對朱月仙說道:“仙儿,你去整理東西,等一下就跟少秋回去!爹明天就要回彰德,你也不要來送我!將來,你若是愿意嫁給少秋,捎封信給爹,只要爹還活著,必然會在家中為你慶賀!”朱月仙立刻跪倒,哭道:“爹!孩儿舍不得离開您!”
  趙王抱住朱月仙,慈愛地笑道:“傻孩子,又不是永遠不見面了!你們若有空,可以一起來彰德見我!”朱月仙又哭了許久,這才在趙王的催促下回到自己房內整理東西,然后兩人一同离開趙王別館!朱月仙一走到門外,立刻回過身來跪下磕了四個響頭,答謝父親養育之恩,這才跟著南宮少秋一同來到布衣校書府!
  眾女對于朱月仙跟著南宮少秋一起回來,莫不大感惊奇,但卻也都大表歡迎!眾女和朱月仙有的拉手,有的招呼,有的談笑,這些舉動倒也將朱月仙心中,那股离別的哀愁沖淡不少!至此,天地四靈六位女將總算全都聚在一起!
  從此刻起,終她們一生,這六人再也不曾分開過!六人聯手,不知替天下万民做過多少轟轟烈烈的大事!這時,南宮少秋將趙王所說的話轉告眾人,眾人對于趙王的情形全都十分同情,但又對南宮少秋此去能化解了朱月仙的心結,感到十分高興!此時眾人還不知道,就因為有了南宮少秋這次晤談,趙王府才得以富貴綿延,直到明朝被滅亡為止!
  隔天,南宮少秋正式接任北鎮撫司,同時兼任東厂騎都統!原來的南鎮撫司王仲,因為并無什么過惡,所以南宮少秋予以留任!南宮少秋上任之后,立即下令,將偵察重點放在和漢王有來往的將領身上!這時,朱月仙的价值就顯露出來!朱月仙知道許多漢、趙兩王的秘密往來,在她的主持下,南宮少秋找出了六百多位可能和漢王有密約的將領!
  眾人又分頭追查下去,從這六百多人當中,找出了四百多人和漢王約定一齊起事的證据!在朱月仙的幫忙下,這件工作只花了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就完成了!南宮少秋總共騰抄了三份名冊,其中,一份交給吏部,一份交給兵部,另一份則直接面呈宣宗!宣宗看著這份名冊和所附的證据,不禁惊訝于南宮少秋辦事能力之強!南宮少秋卻笑著說這不是他的功勞,全都是朱月仙幫的忙!于是南宮少秋將趙王已經脫离漢王,并且將朱月仙留下來幫忙的事告訴宣宗!
  宣宗高興地說道:“難得三叔如此深明大義,少秋,朕答應你,只要三叔沒有重大過惡,朕一定不會對三叔不利!”南宮少秋先感謝宣宗的好意,接著又將常繼祖奉先帝之命入京待詔,這期間,常繼祖主動幫了南宮少秋許多忙之事道出,請宣宗考慮复爵,或者另外任用!宣宗卻說道:“這件事朕知道,明日就交給吏部研議!”南宮少秋不知道,徐家之所以能复爵,徐皇后的因素占了大半;而常家現在正是倒楣的時候,不管南宮少秋說什么也沒有用!
  南宮少秋离去后,一邊走,心中一邊暗自想道:“這位皇帝還真是小气!什么沒有重大過惡?古往今來,不知道有多少的重大過惡,是為了爭權奪利而偽造出來的!什么交吏部研議?作皇帝的,只要肯開口,下面的人自然會把事情辦好!”回去布衣校書府后,南宮少秋將宣宗的話告訴常繼祖和朱月仙兩人,并且也將自己心中的不滿說出!朱月仙只是淡然笑道:“少秋,大堂哥這個人,能說出這一番話已經十分難得了,你不必太過強求!”常繼祖更是正色說道:“老弟,我常繼祖愿意跟著你、听你驅策,把命交到你手上,是因為你比我有能力,又肯為百姓辦事!我們常家的人做事,圖的不是功名富貴,否則當初我們家跟著太宗靖難,豈不是常保富貴!下次你要是再為了我的事,在皇帝面前亂開口,我就不再認你這個朋友!”南宮少秋听了他們兩人的話,也只是喟然歎了口气,不再多言!
  日子就在暴風雨前的宁靜度過,當年的十一月,徐承祖的父親徐欽,因病去世!徐承祖正式襲了公爵之位,還將他的小名承祖,改成了官名顯宗,從此徐承祖就成了徐顯宗公爵!徐承祖為了丁父憂的關系,辭去了一切本兼職務,專心在家守孝!于是錦衣衛指揮使出缺,廷議由南宮少秋升任!從此錦衣衛指揮使,不再是酬庸用的虛銜,反而成為掌握大權的關鍵人物!
  徐欽出殯那天,朝中大臣几乎全都親臨吊唁,南宮少秋也跟著眾人一同來到徐府!對于徐欽這位硬骨頭公爵,南宮少秋心中确實存著很大的敬意!到了徐府,眾人只見到處張燈結彩,不像在辦喪事,反而像是在辦喜事!眾人不由大惑不解!徐承祖看見他們來了,連忙避開其他賓客,前來和他們說話!
  眾人齊聲詢問徐承祖他們心中的疑惑,只听徐承祖說道:“我們徐家的人早有了覺悟,只要不是戰死在沙場的,就是善終!所以徐家辦喪事,就好像在辦喜事一樣!”一切喪葬事宜處理完后,徐承祖留下他們晚飯。席間,徐承祖說道:“少秋,當日我們在淮北所說之事,你今天可以告訴我了吧!”
  于是南宮少秋說道:“大哥!當日之戰結束之后,小弟就已經傳下號令,從各地精選出三千名幫眾,以在山東地面有親戚關系的人為优先,早已分批混入漢王的新兵營中!据他們傳回來的消息,漢王還把山東地區的死囚全部釋放,又收編了無數的地痞流民,現在漢王的新兵,居然已經有了五万之多!不但如此,漢王還將山東各府、州、縣的馬匹全部收歸己有,現在漢王正打造兵器,操演戰術,積极備戰中!更可笑的就是,自己的天下連影子都還沒有,漢王居然已經封了好多的官!其中比較重要的是指揮使王斌被封為太師,知府朱琚B長史錢炫兩人都成了尚書,千戶盛堅、典仗侯海則成了都督!除此之外,計全被封為軍師,其他四名宇內十凶則都成了万夫長,你們說好笑不好笑?”
  南宮少秋所說的固然有點儿可笑,然而眾人一想到,漢王竟然能聚集五万兵馬!若是漢王起事,万一又得到一些地方衛所的支持,這場刀兵之災,勢必不能躲過!眾人一想至此,不由心頭全都沉甸甸地說不出話來!
  胡珍想了許久,問道:“少秋,你派了三千人混入漢王軍中,這固然很好!可是三千人在五万大軍中又能起些什么作用?”南宮少秋還沒說話,徐承祖就說道:“胡大妹子,在戰場上,領兵作戰,最怕的,就是不能上下一心!三千人在五万人中,雖然不足以造成兵變,但若只是要搗亂,就已經足足有余!”
  南宮少秋接著說道:“而且我派去的這三千人,大多底子非常好!在漢王軍中,階級最小的,也是一名十夫,百夫很多,甚至還有几名已經是千戶了!真要搗起亂來,他們能發生的影響力更大!”
  說完,南宮少秋有點儿意興闌珊地說道:“我因司馬一門的家變而來京師,本以為漢王和計全等人是多么了不起的對手!万万沒想到才沒几下子,計全就被我等打得在北京存不住身,回到樂安!而在樂安我又早有安排!現在的感覺就好像在跟棋力比我差的人下棋!棋局明明已經到了官子階段,我也早已看出,對手不論怎么下,都必定是大敗虧輸的局面!然而對手卻偏偏不死心,我也只好陪他繼續耗著!有時候,我真希望漢王他們能另出奇招,要不然我對他們這一檔子事,還真有點提不起勁來!”眾人听了南宮少秋此言,才稍微放下心來!
         ※        ※         ※
  今天是大明朝宣德元年正月初一,也是宣宗即位的改元正旦!這一天不但是所有京官齊聚一堂,一同向宣宗祝賀,普天下所有的藩王也都派遣人員到北京祝賀!
  這里面,尤其以漢王派來的代表團最為龐大,送來的賀禮更是奇特!原來,今天才不過是初一,漢王竟然派出大批人員,送來了元宵節觀賞用的花燈!這些花燈不但种類繁多翻新出奇,而且制造精良,看過的人無不贊賞,所以宣宗大大地嘉勉了這些代表,要他們回去替皇帝謝謝漢王!
  這天晚上宣宗利用暇,帶著眾多侍衛和几名宦官一同欣賞花燈!這其中,素有禁宮才子之稱的阮浪,看了這些花燈不由歎了一口气!宣宗覺得奇怪,問阮浪為何歎气?阮浪說道:“回皇上的話,奴才只是覺得奇怪,漢王派這么些人到京師里來,究竟是為了什么?”
  宣宗心中一動,明白了阮浪的意思,到了初五,就將花燈收起,結束了慶典,命眾藩地的代表回去!所有的代表都依宣宗之命回去,連漢王的也不例外!不過漢王的代表里頭,有一人名叫枚青的,卻偷偷留在北京!
  這枚青利用漢王潛伏下來的勢力之掩護下,每天在北京城里各處刺探消息,再將所得的消息傳回去,有時候一天的信鴿往來,竟然高達六七次!
  這情形自然早就落在南宮少秋眼里,南宮少秋也屢次將這個情形告訴宣宗,以及諸多大臣,要他們提防!而這時,在山東的各地方衙門,也紛紛有密函傳入北京,這些密函的內容全都大同小异,不是說漢王正在打造兵器、訓練新兵、恐有异圖;要不然就是說漢王強搶馬匹、招亡納匪,意圖造反!
  南宮少秋每次都很盡責地將這些資料呈給宣宗,只是宣宗不愿承擔千古罵名,看到這些資料時,總是說:“宁可他先負我,不可我先負他!”南宮少秋听到宣宗這些說法,也沒有絲毫辦法!不過該來的總是要來,事情并沒讓南宮少秋等得太久!
  有一天,南宮少秋正在指揮使衙門,卻看見新任的北鎮撫司王仲气急敗坏地跑來說道:“大人!……大人!……漢王反了!……漢王反了!”王仲本以為南宮少秋听到這個消息必然會很緊張,沒想到南宮少秋竟然微微笑道:“王大人,你先喝杯水,順順气,再把事情詳細說給我听!”于是王仲略事休息之后,就將事情說出!
  原來那枚青雖然在北京待了很久,卻始終沒有得到什么重大的消息!這天,枚青接到一封漢王的密函,要他去邀請英國公張輔一同起事,參加這場漢王名之為“二次靖難”的行動!枚青還轉述漢王的話,說漢王答應張輔的條件是,一旦事成之后,漢王將仿效云南沐王府的例子,讓張輔封王!
  南宮少秋听到這里,立刻笑道:“是不是張大人把枚青送到大理寺了?”王仲立刻欽佩地說道:“大人明見万里,令人佩服!”南宮少秋站起來整了整衣冠,說道:“王大人,我馬上要進宮面圣,這里的事你多照看著點!”王仲暗自想道:“我們錦衣衛未得召喚,不可私自進宮!南宮大人怎知道皇上現在一定會召喚他?”
  過了不久,果然見到阮浪來到錦衣衛衙門招南宮少秋入宮!兩人一同走出錦衣衛衙門時,阮浪說道:“少秋,看你這胸有成竹的模樣,我就知道事情一定很好解決!”南宮少秋笑了笑道:“阮兄,這件事确實沒什么,只不過是我跟人下了一盤棋,因故停在那里,現在要去把這盤棋下完而已!”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