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九章 万里擒凶


  漢王讀完信后,只覺得心頭沉甸甸的,不知該說些什么好!站在一旁的王斌和朱瓻o都十分緊張,生怕漢王口中說出投降二字!王斌知道,漢王若是投降,他自己可能反而沒事,而王斌等所謂的從龍之臣,卻必然是死路一條!王斌現在唯一的生机,只有希望這一戰漢王能得胜而已!
  接著,漢王將計全師兄弟以及王斌等心腹找來,聚集在王府大廳商議!王斌和朱琣蛣M是力主決戰,漢王思考良久后,也保證絕不會放棄眾人投降,以安撫眾人之心!于是漢王命令眾人各自下去,整備部隊,隨時決戰!眾人离去后,漢王卻留下計全和馬大強兩人,三人進到一處密室談話!
  只听漢王說道:“計兄!朱贍基御駕親征,軍威甚盛,我軍實在難以力敵!依計兄之見,現在該當如何是好?”計全說道:“王爺!朱贍基那小子北京不待,老遠跑來樂安,不見到王爺的面,絕不甘心!此際正是李代桃僵之時!若是此計能成,說不定我等還可乘亂求胜,揮軍北上!至不濟,也可以保住一命,另起爐灶!”
  漢王說道:“這件事本王剛剛也想過,只不過這樣一來,勢必得犧牲馬兄,本王心中實在難安!”這時,只听馬大強說道:“王爺對我這粗人一向恩禮甚厚,我今天把命賠上也算是答謝王爺!”
  漢王一听此言,立刻拱手客气說道:“那就麻煩馬兄!”接著漢王拿起兩杯酒,一杯給馬大強,一杯自己拿著,然后說道:“馬兄,咱們今日痛飲此杯!本王若得富貴,春秋祭享,必有馬兄一份!”
  兩人飲酒之后,計全和馬大強就去聯絡自己師兄弟等人,安排事情!臨走前計全問道:“那王大人他們怎么辦?”
  漢王說道:“朱贍基那小子甚為精明,不留下他們恐怕他不會相信!事到如今,也只有忍痛犧牲了!”于是計全到城樓上,用箭射出一封回信,但他卻對王斌等人說,這是明日大戰的戰書!王斌等雖有怀疑,但也無話可說!信送到宣宗面前,宣宗打開一看,上頭竟然說:漢王愿意在今夜戌時初,出城投降,但為避免樂安大亂,造成不必要傷亡,此事只能秘密進行!宣宗見信大喜,將信交給眾人傳閱!
  眾多大臣卻都勸宣宗提防有詐,老將張輔卻說道:“各位大人不必太過多心!現在有樂安數倍的兵馬圍住此地,我等只要不急不燥,穩穩的跟高煦耗著,十天半個月后,他的糧草用完,我等的補給卻在后頭源源不絕,高煦也是非投降不可!打不出胜仗,他就算再怎么變,也變不出什么花樣!”現在的情勢确如張輔所說,朝廷早已立于不敗之地!所以宣宗認為,漢王投降這件事,應該沒什么問題!
  南宮少秋剛听到漢王要投降,心中直覺這件事一定有問題!但他這回只是冷眼旁觀,不再言語,只想在必要時,略盡心力就行了!南宮少秋知道,他在北京大發議論,定下戰略,雖然宣宗照單全收,但有許多武將,卻對他十分不滿!這次平亂,南宮少秋所用的戰略,就像下圍棋一樣,先將敵人的外气堵住,再利用安排好的內應,點破敵人眼位,使敵人做不出兩眼自盡!
  所以漢王初起事時,雖然聲勢甚大,然而卻只在登、萊二州稍有斬獲,其他地方竟然連一場小戰役都沒有,就被朝廷大軍困在樂安!
  然而,對眾武將而言,領軍作戰,正是升官發財的時候!但是南宮少秋定下的戰略,卻讓他們欲求一戰而不得,心中當然十分討厭南宮少秋!
  中國自古以來計算戰功,皆以“首功”為准!所謂首功,并不是功勞最大之意,而是指斬下多少敵人首級,所以才叫首功!原本首功的計算,是要看到人頭才算數,但因人頭太大,不好攜帶,這才改以左耳為憑!但是,光憑一個左耳,怎能知道這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更何況耳朵上又沒刻著敵人二字!
  所以每次一打起仗來,總會有眾多無辜老百姓遭殃,被人砍下來當敵人充數,升官發財去了!
  南宮少秋深知此一陋習,為了避免此事發生,這才定下圍堵之策,讓各路大軍只是行行軍,辛苦一下,卻不讓他們跟敵人接触!此舉,自然阻了不少人仕進之路!所以自宣宗親征以來,南宮少秋只是把自己分內之事做好,不再多出意見,惹人討厭!
  這時,南宮少秋不知用什么方法,將漢王要投降的事,通知樂安城內的人!混混幫眾一方面大力宣傳此事,一方面又將自己手下的士兵聚齊,由几名幫眾所擔任的千戶帶領,說是為了自保,搶了大批糧食,占据一片屋舍!其他無主見的士兵,看見他們那里有東西吃,秩序又很好,也紛紛投靠過去!
  王斌眼見事態不對,想找漢王商議,到了王府,才發覺不但是漢王,就連計全等人,也都不見蹤影!王斌不禁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當夜戌時前二刻,樂安西門開了一個小縫!有一人青衣小帽,但卻十分高大,正從門縫中走出,往宣宗大營這邊來!這人走到營門前,被守門的士兵攔下,查詢身份!這人抬起頭來,在火把的照耀下,守門的士兵看清,竟然真的是漢王本人!于是有四人上前檢查漢王有無攜帶武器?接著才押著他,來到中軍大帳!
  此時大帳內一片燈火通明,宣宗正坐在一張紫檀太師椅上,雙手放在身前那張披著黃絨布的紫檀方桌上!其他的文武大臣也都一身披挂整齊,站列兩旁,和宣宗一起,冷冷看著漢王!在宣宗示意下,四名兵士放開漢王,眾人只見,漢王向前走了兩步,看勢好似要向宣宗跪拜!
  這時,南宮少秋見勢,突然心中一動,一個鷂子翻身,跳到紫檀桌前,口中高叫道:“陛下小心!”漢王的雙掌也在這時攻到,南宮少秋避無可避,只好在倉促間,運起全身功力,与其對抗!眾人只听到轟的一聲巨響,震得眾人耳膜差點破裂,只好紛紛掩耳后退!眾人看見,對掌之后,漢王上身微微搖晃,向后退了一小步;而南宮少秋則退了一大步還止不住身形,雙手只好往后撐在那張紫檀方桌上!
  堅硬無比的紫檀,在南宮少秋一撐之下,竟然裂成碎片,顯見漢王這一擊之威!宣宗若是挨了這一下,非粉身碎骨不可!宣宗看見此一景象,不由啊呀一聲,從太師椅上跳起,往后直退!張輔見狀,立刻站到宣宗面前,擋住宣宗!
  南宮少秋眼見此人威勢,實在難擋,立刻大叫道:“六位妹子赶緊守護大帳,不得讓此人逃脫!”天地四靈穿著官軍服制,原本站在帳外,一听到南宮少秋的叫喚,立刻各拿兵器,各占一方,守住大帳!
  而此時漢王雙掌又再攻到,和南宮少秋戰成一團!漢王的招式全無花巧,只是威力強大,且又快速無比!事實上若能擁有此人功力,那些講究虛實變幻的招式,有時反而多余!南宮少秋這邊就顯得精彩紛呈,只見他有時屈指成爪,有時并指成掌,有時握指成拳,有時以剛力硬拚,有時以柔勁牽引,使出的,正是素有天下第一擒拿手之稱,龍門遺叟成名的絕技仙人鎖,這才和此人戰了個不分上下!
  只可惜這一帳子的人,既沒有半個識貨的,又都十分拘謹,沒有人替南宮少秋鼓掌叫好,吶喊助威!
  兩人戰況正激烈時,樂安城北門突然大開,一千騎兵人人手提大刀,往包圍的官軍沖殺而來!同時,樂安東、南二門,也各自沖出一千騎兵突圍!這三千騎兵原本乃是漢王親兵,王府的護衛,也是漢王真正的精銳,其中還网羅了不少江湖好手!幸好各路官軍自出征以來,還未一戰就已將漢王逼得出城投降,士气十分高昂,人人奮勇爭先,除了東方之外,其他兩處都已經穩下情勢!
  在大帳里的薛祿,听見外頭的情形不對,向吳成、張升打個招呼,三人連忙走到外頭,略一商議,決定分頭帶兵馳援!
  當張升帶著部隊來到樂安城東,卻看見漢王的兵馬,像是一把利刃一般,對著圍攻的官軍狠狠地切出一個缺口,就快要逃逸出去!張升立刻指揮部隊增援,但還是被逃出兩百多人,張升不由大怒,命令手下不計一切犧牲,也要殲滅留在此地的敵人,自己則另外帶著兩千騎兵,尾追而去!而南、北兩處的敵人,卻都已經被消滅殆盡!
  這時大帳里的戰況也進入尾聲,眾人看見漢王右手帶著風雷之勢,一拳擊向南宮少秋!而南宮少秋卻雙手分進又合,极為巧妙地刁拿住漢王右臂!接著南宮少秋雙腳在地上一踏,整個身子飛騰起來,在空中一個反旋轉!同時眾人听到喀喇一聲,漢王右臂關節,竟然被南宮少秋藉著這一轉之勢,卸了下來!而漢王也揮出左拳,打在南宮少秋身上!南宮少秋受此重擊,在空中又翻了几個筋斗,將力道卸去,這才站回地上,卻見到漢王垂著一條右手,仍然猛揮左拳,向他攻來!
  南宮少秋不敢怠慢,腳踩游仙步,身形忽左忽右、虛實不定,在漢王身周回繞!接著又趁漢王攻出一拳的空檔,欺入漢王身前,再度拿住漢王左臂,故技重施,又再將漢王左臂卸下!但漢王實在勇悍無比,竟然一低頭,一個頭錘,打向剛站穩身子的南宮少秋!南宮少秋見狀,左腳斜退一步,側過身子,用左手夾住漢王脖頸,右手則掏出數十枚金針,射入漢王督脈諸穴,接著又將漢王反個身,金針繼續出手,射入漢王任脈!金針入体,漢王的勁气全失,軟軟的坐在地上!眾人只見南宮少秋繼續施為,雙手在金針上頭一陣彈挑揉捻,再將金針拔出!
  金針每离開一個穴道,眾人就看見一道若有似無的白气,從穴道噴出!漢王發覺南宮少秋所為,立刻哭叫道:“你竟然毀了我的功夫!”听他聲音,此人根本就不是漢王,只是身材相近、面貌酷似而已!
  這時,南宮少秋冷冷說道:“馬大強!你今天落在我的手中算你倒楣!你等當初殘殺司馬一門時,可曾想過會有今天?”原來這人果然是宇內十凶中的大力神馬大強,只因他身材体格与漢王近似,所以才由王三更手術,將他面容改得与漢王一般!漢王明說要投降,實際上卻是派馬大強來此行刺宣宗!若能得手,官軍自然大亂,也許漢王還可乘亂得胜!就算失敗,也讓漢王有机會逃走!
  馬大強听南宮少秋說起司馬一門慘案,竟然哈哈笑道:“沒錯!司馬斌那小子就倒在大爺面前!就這一件事,大爺死也不枉!”南宮少秋見這人十分可惡,遂踢了他一腳,點住他穴道,這才站起和宣宗說話!
  宣宗這時惊魂已定,連忙問道:“少秋!這人不是高煦,真的高煦要是逃了,咱們又該怎么辦?”南宮少秋說道:“陛下!假作真時真亦假,現在既已逮住此人,不妨就當作真的漢王來辦!先安撫天下人心,同時也可以開始替換那些与漢王有來往的武將!如此一來,就算將來真的漢王再度出現,也沒有人理他!”
  楊榮等人也都贊成南宮少秋的意見,于是宣宗命人將馬大強收押起來,并將漢王已被擒的消息傳回京師,詔告天下!然后宣宗又再說道:“少秋,真高煦若是逃走了,畢竟還是心腹之患!你有沒有什么辦法?”
  南宮少秋說道:“陛下!樂安离海不過百十里路,一陣快馬就可赶到!在下原先研判,若是戰況不利,漢王极有可能會從海路逃逸!在下在海邊已有安排,但漢王身邊仍有几名能手,這些安排不見得擋得住!在下現在必須立刻赶去!”于是南宮少秋向天地四靈招呼一聲,七人騎了快馬往東而去!
  同時,樂安西門突然大開,一標兵馬,押著王斌、朱痤奶H,來向官軍投誠!張輔知道這些人乃是南宮少秋安排的內應,就找了人接下俘虜,將這些人安置妥當!
  樂安城外一役,漢王方面死傷二千八百人,官軍卻傷亡近六千人!有的人這時才了解,南宮少秋不讓他們打硬仗是為了他們著想!這一場號稱二次靖難的戰役,至此才算告一段落!
         ※        ※         ※
  在樂安東方靠海之地,有一處名為江村的小漁港。這江村既非位于通衢大道,也并不靠近任何大漁場,人口十分稀少,僅有十多戶人家!
  這天夜里,江村村民听見遠處傳來蹄雷滾滾,不知有多少人馬,往江村而來!眾村民以為來了一伙強人盜匪,全都嚇得躲在被窩中不敢出聲!這一標騎兵約兩百人,人人身上血痕班班,顯是剛經過一場大戰,領頭的,正是漢王以及計全等人!
  一行人來到江村外頭,漢王止住眾人,親點了二十人留下,命令其余的人繼續往南,引開后頭的追兵!漢王帶著眾人來到港邊,將手中的煙花信炮往天上一放,遠處的海上立刻也出現一枚煙花回應!
  原來這時江村外海正停著一艘大海船,海船一見到漢王的信號,立刻派了三艘小船來接應眾人!當漢王等人走到港邊時,在他們身周早已悄悄地掩上了數百人!漢王一點上煙花,這些人也將自己手上的火把點上,照得港邊一片通明!
  漢王見到光明,心中大惊,回首四顧,不知身周何時來了這許多人?這些人慢慢脫掉身上的黑色大氅,現出一身素白,左臂上則都綁著一圈黑孝!當先一人是名女子,手提長劍,正森冷地看著漢王!在她身旁站著一名男童,雙手捧著一座牌位!在火光照耀下,漢王看清,牌位上頭寫著:“司馬一門受難著之靈”!
  這時漢王說道:“爾等何人?竟敢擋住本王!”那名女子冷聲說道:“狗王!司馬遺孀南宮萍在此向你討回公道!”王三更走出來笑道:“掌下游魂也敢來此撒野?”南宮萍听了王三更的口音,立刻怒道:“原來你就是施方!無敵堡何德何能,竟然能讓宇內十凶來當看門狗!”
  司馬寶在一旁說道:“夫人!何必跟他們多說,殺完了了事!”南宮萍點點頭,司馬門下這才一起上前圍攻!
  今日來此的,全都是南宮、司馬兩府的菁英,以及几位南宮萍請來的江湖好手,人數又比對方多了好几倍,漢王那邊,除了宇內十凶等人之外,又怎么抵擋得住?幸好這些人都是名門正派,不屑于以多攻少,漢王那邊的局面才算還不太難看!
  只不過宇內十凶雖然只剩下蓼蓼數人,但仍勇悍無比,眾人難當,真的是名不虛傳!眾人只見魏招魂拿著一根熟銅棍,使出一路奇詭的棍法,早已打翻了十几人;沈邀仙一根請仙棒更是威力強大,只見她不斷使出攝心術先迷住身旁的敵人,再一一將他們打倒;而王三更使出的天魔摧心掌,不但幻變絕倫,掌風中帶著的毒气,更是聞著喪生!計全則站在漢王身旁護著漢王,并未下場!
  南宮萍眼見己方有好几人被宇內十凶打倒,立刻對司馬寶打了聲招呼,自己拿著長劍攻向沈邀仙!司馬寶則帶著五人組成一組劍陣,攻向魏招魂!其余的人也不再客气,一起上前圍攻,將漢王帶來的二十名護衛全都砍翻在地!
  王三更眼見魏招魂被司馬寶等人圍攻,情況不太妙,本要上前增援,卻見到眼前出現一名苗裝女子!這名女子不過中人之姿,但她的笑容卻甚是勾魂,王三更見了她的笑,不由愣了愣。過了一會儿,王三更這才說道:“姑娘不像是司馬門下,為何來此送死?”
  那名女子笑道:“王老鬼!人人都說你用毒如何高明,我忝掌万蠱門,總想找個机會向你討教討教!”王三更听見万蠱門之名,心中倒是有几分忌憚,于是王三更客气說道:“原來閣下乃是万蠱門主洪秋月!要討教隨時都可,今日乃是生死之決,門主最好還是讓開!”
  洪秋月格格笑道:“讓開?那怎么行?人家萍姊是我的閨中好友,你們可真狠心,竟然將萍姊的丈夫害死了!萍姊還年輕,你叫她往后的日子怎么捱?萍姊曾交代我,今天非把你們都留下不可!”
  王三更冷冷說道:“既然如此,我就算得罪了苗疆十八峒,也要把你放倒!”說完,王三更兩手一揮,射出一片綠磷磷的毒砂!洪秋月見狀,忙將腰上別著的玉盒打開,玉盒里飛出一蓬密密麻麻,如豆粒般細小,帶金光的蜂子!
  這些蜂子一聞到毒气,就像蒼蠅見到血一般,立刻沖上去,一片毒砂,竟然被這些蜂子吃了個精光!王三更見狀大惊,他知道蠱當中,以金色的最為厲害!于是王三更立刻將身上藏著的五毒八寶一樣一樣使將出來!
  洪秋月卻始終面帶笑容,指揮著這一批蜂子,在王三更四周飛舞,將他使出來的毒物,一點一點吃光!
  另外一邊魏招魂被司馬寶等人圍著,雖然魏招魂一根銅棒精招百出,但因司馬寶等人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只是穩穩地圍攻,消耗魏招魂的体力!而魏招魂又失去了招魂幡,使不出攝心邪術,只好憑著一己的勇力和眾人拚斗!
  而沈邀仙一見到南宮萍來攻,請仙棒一指,射出一道白光,將南宮萍罩住!南宮萍被白光罩住后,雙眼一黑,看不見其他人,只見到几名廟會時常常見到的金甲天神,手持長劍向自己劈來!南宮萍以為這是一种障眼法,立刻緊閉雙目,只以雙耳細听敵人動靜!
  但南宮萍哪知,所謂魔由心生,這幻象乃是由南宮萍心里頭所產生的,閉上雙眼,照樣看得清清楚楚!幸好南宮萍不愧是女豪杰,她知道眼前所見乃是幻覺,根本就不理不睬,任由金甲天神劈來,自己則收攝心神,穩穩地站著,細听沈邀仙的動靜!果然這些金甲天神劈下后,南宮萍根本就沒受傷,反而是這些天神憾不動南宮萍心神,自己卻煙消云散!而南宮萍只覺得眼前一亮,依舊是繁星點點、火光處處,哪來的什么金甲神兵?
  此時,魏招魂正發出一聲慘叫,而司馬寶卻將長劍慢慢地從魏招魂身上抽回,魏招魂身上受創不小,顯見是活不成了!
  原來魏招魂久攻無效,心下不免急躁,于是他使出險招,想騙得司馬寶上當!哪知司馬寶雖有一身武功,但因司馬寶在爾虞我詐的商場上打滾數十年,一身火气早已磨光,最是謹慎不過,哪會上魏招魂的當?司馬寶反而利用魏招魂的急躁,讓兩名手下攻入魏招魂故意露出的破綻,等魏招魂想回身殺這兩人時,司馬寶這才奇快無比地沖上前去,將魏招魂刺了個對穿!然而那兩名誘敵的手下卻也受了不小的傷!
  沈邀仙一見到魏招魂受傷,尖叫了一聲,連忙跑到魏招魂身邊!魏招魂身上雖然血气噴射不止,但他仍以棍柱身站著,對身旁的沈邀仙叫道:“師妹你快跟著逃!”原來這時計全早已帶著漢王跳入海中,游向來支援的小船!沈邀仙搖了搖頭,哭叫道:“師哥!我一定要幫你報仇!”
  于是沈邀仙看也不看魏招魂焦急的眼神,將自己右手食指咬破,鮮血在請仙棒上,再將請仙棒往空中一拋!
  眾人看見這請仙棒金光大作,接著在這港邊空地上起了一陣大風,數不清的天兵天將,隨著狂風出現在眾人周圍!站在外圍的几人不信邪,揮劍砍去卻砍了個空,于是眾人都以為這只是障眼法,沒什么了不起,也不再防備這些天兵,只是圍著沈邀仙等人!但過了不久,竟然有人被天兵砍傷,眾人才知道這些天兵雖為虛幻,但他們手上的兵刃卻能傷人!
  于是南宮萍忙叫眾人應付,自己則上前走向抱著魏招魂的沈邀仙!沒想到沈邀仙卻說道:“你們就算殺了我也沒用,這法術一使出,不把你們殺光,是不會停下來的!”魏招魂卻虛弱地說道:“師妹!你使出了万仙陣,自己也必須賠上一命,為什么你不听話,赶快逃走呢?”沈邀仙凄然說道:“師哥!你死了,我還能獨自活著嗎?”魏招魂使出最后的力气,撫了撫沈邀仙的頭發,這才死在沈邀仙怀中!沈邀仙不禁哭叫道:“師哥!”
  南宮萍眼見這兩人深情感人,又非首惡,也不再管他們,自去和司馬寶商議,該如何對付這万仙陣?
  王三更眼見沈邀仙竟然不顧性命使出了万仙陣,心下大喜,連忙趁亂射出一大片毒物,讓洪秋月來不及應付,自己則翻身一跳,想要渡海逃生!
  當王三更身在空中時,天外突然射來兩條彩帶,牢牢地綁住王三更雙腿,竟然將王三更拖回來!而洪秋月剛剛才讓群蜂吃完毒藥,這時才有空向彩帶主人說道:“這位想必就是柳家妹子了!幸好妹子來得正是時候,這老鬼才沒跑掉!”柳葉風只是對著洪秋月微笑點頭,接著只見她雙手又一拉,將正想站起來的王三更又拉倒在地!
  楊云儿來到此處,見到四周的天兵天將,立刻拿出一道震天破邪符穿在鳳喙匕上頭,向仍然浮在空中的請仙棒射去!符棒交會時,眾人听見一聲霹靂,天上仿佛射出一道閃電,將請仙棒擊了個粉碎,四周的天將神兵,這時就如同晨露見朝陽一般,一個一個消融不見!而沈邀仙也在這時,口中吐出一大口鮮血,气絕身亡!臨死前沈邀仙還叫道:“師哥!我來陪你了!”
  南宮萍見到這兩人死去,想起了司馬斌,心中也有几分傷感!再一點檢門下,竟然戰死了五人,受傷了十几人,南宮萍不禁認為今日之戰實在不太值得!這時,南宮少秋上前說道:“小弟增援來遲,請大姐恕罪!”
  南宮萍疲倦地說道:“三弟!你給了大姐一個報仇的机會,大姐感激你都來不及,怎么還會怪你呢!只是我心中不明白,你為什么又要讓漢王与計全逃走?”司馬寶也說道:“是啊!三少爺!這漢王和計全可說是咱們真正的大仇人,為什么要故意讓他們逃走呢?”
  南宮少秋說道:“寶叔,為了天下万民著想,白蓮教這隱患不除,終究是個禍害!若沒有這兩人帶路,我們又找不到他們究竟藏在何處,所以只好讓他們逃走!只不過沒讓各位報得大仇,反而累得眾多伯叔受難,我心中實在十分難過!”
  南宮萍說道:“江湖人,江湖死!這本是命,無法強求!更何況又抓到了王三更,此人正是在無敵堡下毒的關鍵人物,這仇,也算是報了!”司馬寶說道:“對!咱們非得把這王三更剖腹剜心不可!”
  這時歐陽紅卻笑道:“寶大叔!這王三更一生好用毒,咱們就讓他死在毒藥之下,豈不是更為痛快?”司馬寶知道胡珍也是用毒的大行家,遂對胡珍說道:“歐陽女俠言之有理,這件事就請胡女俠出手!”胡珍笑道:“寶大叔你放心,我這儿有全天下最厲害的毒藥,保證讓王三更死得非常不痛快,讓寶大叔滿意!”司馬寶拱手說道:“這件事就麻煩胡女俠!”胡珍這才拿著一顆黑黝黝的藥丸,向王三更走去!
  王三更雙腿雖然被柳葉風的彩帶纏住,雙手仍然可以自由活動!眾人又知道此人一身是毒,都只遠遠地看著他,不太敢靠近!胡珍自恃已經吃下紫晶玉實,万毒不侵,毫不在意地往王三更走去!王三更雖然躺在地上揮撒出不少毒藥,但胡珍卻完全不受影響!王三更不由惊疑不定,不知道胡珍到底有多大的本領?
  王三更見到胡珍走到自己身旁,雙手不斷推拒,但因雙腿受制于柳葉風,竟然被胡珍輕輕易易地點上穴道!接著胡珍一手捏著王三更的鼻子,迫得王三更不得不開口,胡珍另一手則將那粒黑丸投入王三更口中,又點了王三更胸腹間的穴道,讓他吐不出來!
  黑丸入腹之后,王三更只是帶著冷笑看著眾人!過了一會儿,眾人見到王三更全身出了大汗,衣服都被浸潤得濕透!又過了一會儿,王三更額頭上竟然冒出了點點黑色的汗珠,整個人也不斷地扭動呻吟,眾人才知道胡珍這毒的厲害!
  事實上王三更自幼修練毒功,以毒養身,身体里早就帶著劇毒,王三更憑此,認為不管是何等毒藥,都奈何不了自己!哪知道胡珍給他吃的根本不是毒藥,竟然是一顆紫晶玉實!這天下第一等的解毒藥,對王三更來說,卻成了天下第一等的毒藥!像王三更這等練毒功的人,最怕的就是散功之苦!一旦毒功散去,身上千百种毒气攻入心脈,勢必死得十分凄慘!
  王三更這時不斷大叫大嚷,只求眾人一劍把他殺了,免得多受痛苦!臉上的五官也已經糾結在一起,看起來如同鬼魅一般!南宮萍見了心下不忍,遂上前一劍刺入王三更心口!王三更臨死前竟然還對南宮萍感激地點點頭!王三更一死,南宮萍命司馬寶率人清理現場,然后才向南宮少秋告辭离去!
  南宮少秋帶著天地四靈牽著馬,目送南宮萍等人离去!看著這一地血跡,南宮少秋不由歎道:“公侯將相全都不免一死!又何必為此爭個不休呢?”眾女皆有同感,遂也都沉默下來,過了一會儿,還是李瑤仙說道:“少秋!咱們只要盡了自己本分,無愧于心,也就不枉來這世上一遭!至于其他人要怎么做,這可不是咱們管得了的事!”
         ※        ※         ※
  這時,原來在北京留守的另一位戶部尚書陳山,奉了張太后之命,帶了大批補給品,前來樂安探視宣宗!
  陳山一來此處,就听說漢王已經就逮,朝廷大胜,明天一早,就要移師樂安城內,不日即可班師回朝!陳山到了宣宗面前,自然也是諛詞滾滾,不斷說宣宗如何英明仁武,睿智過人,把宣宗捧得暈淘淘的!
  接著陳山話鋒一轉,就勸宣宗挾此胜績,不如就帶著大軍,攻往彰德,將趙王也拿下,永絕后患!
  原來陳山眼見朝廷大胜,這一班跟隨宣宗的文武大臣,回京之后,宣宗必然會大加封賞,而自己留守在京,再怎么說,功勞畢竟是小了一點,所以陳山才想另出机杼,讓自己的宦途亨通!陳山知道,宣宗為了當年之事,一直對趙王很不滿,若是他能鼓動宣宗除去趙王,事成之后,自己必然更能得到宣宗眷顧!當時帳內只有楊榮一人在旁,宣宗听了陳山的話,轉頭問楊榮的意見!
  楊榮個人的操守甚佳,能力也不差,只是當起官來,常常為了逢迎皇帝,而不管其他!仁、宣兩朝的重要文臣,算起來,几乎每一個都曾因忤逆太宗,而被關在牢里!只有這楊榮因為善于逢迎,一直平平安安當他的尚書、閣老,直到現在!所以當陳山說出此事,楊榮見了宣宗的表情,知道宣宗內心想對彰德用兵,當然也就毫不猶豫地贊成!
  于是宣宗命楊榮去找楊士奇草擬詔書,准備明天眾人在樂安休息一天,后天一早就往彰德出發!
  當時楊士奇正在另一處大帳草擬關于漢王之事,宣宗准備詔告天下的詔書,楊溥也在一旁,跟他斟酌字句!當楊榮進來,將宣宗的意思告訴楊士奇,楊士奇大惊失色,當場就拒絕草詔!楊士奇還說道:“太宗皇帝不過三子,皇上也只有兩位親叔,像漢王這樣罪無可赦,自然應該嚴懲;而趙王卻是情有可原!我等在朝為官,求得是國泰民安!士奇不敢為了自己的富貴,讓皇上殘殺骨肉至親!”
  楊榮听了楊士奇的話,立刻厲聲說道:“你不是為了自己的富貴,難道我就是嗎?這是國家大事,不是你一人擋得住的!”楊士奇又再說道:“樂安城已被攻下,趙王失去幫手,又怎么敢反叛呢?何況這事還有南宮大人參在里頭,若是一不小心,將南宮大人逼得站在趙王那邊,這才真正是社稷之禍!我絕不贊成此事!”楊溥見兩人都像斗雞一樣怒目相視,立刻出來圓場說道:“兩位大人不必動怒,不如我們一同到皇上面前,把這事的利弊得失說個清楚!”
  楊榮知道,若是他和楊士奇意見不合時,楊溥往往會站在楊士奇那邊!所以楊榮听了楊溥的話,只是哼了一聲,怫然而去!楊士奇知道楊榮現在一定是去面見宣宗,立刻放下筆墨,向楊溥招呼一聲,兩人也急急赶去!兩人走到宣宗御帳前,守帳的士兵早已得了楊榮的交代,竟然將楊士奇兩人擋住,不讓他們進去!楊士奇和楊溥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是好?
  幸好這時蹇義和夏原吉也奉召來見宣宗,楊士奇立刻將兩人攔下,將此事告知兩人,請他們進去勸阻!蹇義為難地說道:“楊大人!這件事我也不贊成!只不過我主管的是吏部,又不是閣臣,這事實在沒有我置喙的余地!更何況皇上對趙王的不滿,你我又不是不知道,這件事恐怕甚難挽回!”夏原吉也說道:“楊大人!站在戶部的立場,這件事其實我應該是要贊成的!只不過大人的意思我也明白,等會儿皇上若是問我,我也只能不表示贊成!”
  楊士奇听了兩人之言更是心急,立刻說道:“兩位大人!王道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倫常!若是皇上今天作此決定,又要如何封住天下万民之口?更何況這樣一來,豈不是違背了太祖皇帝分封諸王的本意?還請兩位將我這話帶到皇上面前!”蹇義點點頭,答應一定將楊士奇的話帶到,這才和夏原吉一同進入帳中!
  這時,南宮少秋和天地四靈正走來此處,要向宣宗回報漢王之事!楊士奇一見大喜,立刻將剛才楊榮所說之事告訴南宮少秋等人!朱月仙一听這還得了,馬上就要進去見宣宗,當面說個清楚,還是李瑤仙將她攔下,告訴她南宮少秋一定會解決此事,朱月仙這才罷了!
  南宮少秋正要入帳,守帳的士兵把手上的長矛往前一伸,將南宮少秋攔住,其中一人還說道:“南宮大人,楊大人曾經交代,不准讓大人進去,否則就要砍我們的頭!楊大人已經記下小的等人姓名面貌,絕對逃不脫,請南宮大人別為難小的!”胡珍見了朱月仙擔心的樣子,十分不滿,立刻怒道:“楊榮那老小子要砍你們的頭,難道我就不會砍嗎?你不妨去打听打听,看是楊榮殺的人多?還是姑奶奶我殺的人多?”說完,胡珍立刻抽出長劍,比著這四人!那四人立刻一起跪下說道:“求南宮大人開恩!”
  南宮少秋也知道他們的難處,遂說道:“你們四人赶緊找人來交班,然后躲到我的帳子里別出來,我就不信楊榮敢找我要人!”于是那四人這才赶緊找人來代班,自己急急忙忙躲起來!宣宗當時已經收到張升的回報,知道張升追殺的人當中,并沒有漢王,所以宣宗一見到南宮少秋,立刻說道:“少秋!怎么樣?有你親自出手,高煦一定逃不走吧?”
  南宮少秋卻緩緩搖了搖頭,宣宗立刻失望地說道:“難道還是讓高煦逃走了嗎?”這時,南宮少秋上前說道:“陛下!在下有一言,說來有几分刺耳,但還請陛下能三思才好!”宣宗說道:“少秋!在朕面前,你有何事不可說?但說無妨!”于是南宮少秋這才說道:“陛下!朝廷之患不在漢王,也不在趙王!”楊榮知道南宮少秋此言是針對趙王之事所發,這時他頗不自然地問道:“既不是這兩人,那又會是誰呢?”眾人只見南宮少秋一字一頓地說道:“白、蓮、教!”
  這三個字仿佛是一句魔咒,眾人一听到南宮少秋說出這三個字,就連宣宗在內,臉色都變得十分怪异!
  原來當初朱元璋起事之時,乃是郭子興的手下,而郭子興實際上卻受命于韓山童以及韓林儿父子!韓山童父子乃是當時白蓮教上下兩代的教主!韓山童依据白蓮教義,自稱是彌勒佛明王轉世,來解救眾生疾苦,在當時并起的群雄中聲勢最大!
  朱元璋為了奪得天下,先藉著白蓮教之力,將方國珍、陳友諒等人一一鏟除,然后暗中謀害了韓林儿,自立為王!得了天下后,朱元璋一方面追殺白蓮教徒,一方面又不得不將國號稱為“明”,表示自己一家才是真正的明王轉世!
  也因此,白蓮教徒總是認為朱家陰謀奪了他們的天下,這才不斷挑起反叛,讓朝廷一直頭痛得不得了!為了朱元璋那一段過去,不僅是官方,就連民間也諱言白蓮教三字,今日卻被南宮少秋說了出來!
  這時宣宗說道:“少秋!這批人朕也知道,只是他們一向善于藏匿,難以找到,朕雖然有心對付他們,但也毫無辦法!”南宮少秋說道:“陛下!所以今日在下才會放了漢王和計全兩人,就是為了替天下永除后患!”宣宗奇道:“難道高煦那會和他們有關?”
  南宮少秋說道:“正是!在漢王身邊有几人,在江湖上號稱宇內十凶,實際上就是當年和唐賽儿一同逃逸的白蓮教弟子!”宣宗惊道:“少秋!這事這么重要,你怎么不早說?”南宮少秋笑道:“陛下!當年唐賽儿叛變,若非有在下姊夫洛陽司馬一門鼎力協助,朝廷官軍怎能輕易擊敗這伙江湖凶徒?而漢王之所以敢叛亂,也是為了得到他們的幫助之故!在下原先不說,是怕影響官軍士气!若是說得早了,這次平亂,還能這么順利嗎?”
  的确,當時的官軍對于唐賽儿一伙之凶殘,仍然記憶猶新,若是知道自己將要面對這一伙殺人魔,恐怕這次的事,就沒有這么順利!
  宣宗又再說道:“少秋!那你現在有把握對付他們嗎?”南宮少秋說道:“宇內十凶,被在下等人次第鏟除,如今只剩下計全一人而已!而計全這人好用計謀,但偏又常常思慮不周,不難對付!計全和漢王逃走,勢必要回到唐賽儿身邊求援,在下想藉此,將唐賽儿等人一并除去,所以今日才會放過漢王!”宣宗略為安慰地說道:“少秋!只要你有把握就行了!”
  這時南宮少秋又說道:“陛下!在下還有一言,希望陛下能听得進去!”宣宗說道:“有什么事你盡管說!”于是南宮少秋說道:“陛下!漢王這次叛變,白蓮教中只有宇內十凶參与而已!然而此時漢王逃逸無蹤,天下兵鎮,又還有一大半并不太穩,若是貿然對彰德用兵,假如趙王不顧一切鋌而走險,万一又讓他和漢王聯絡上了,勢將引得白蓮教徒傾巢而出!這件事還請陛下三思而行!”
  宣宗听了此言,仍然沉吟不語,南宮少秋心中十分不滿,立刻將自己頭上戴的盔甲除下,放在宣宗身前桌上,然后說道:“陛下若是一意行此,在下不敢做幫凶,只好辭官回家!還有,前几日趙王已將月仙交付我手,不日就將成親!算起來我南宮一門都不出趙王九族之外,當陛下抄家滅門之時,還請派人來黃山通報一聲,在下當請祖母率領南宮一門,到北京來讓陛下砍頭!”說完南宮少秋竟然轉身就走!
  這番話說得十分嚴重也十分不禮貌,錯非是南宮少秋,若是換了其他人,宣宗不把他分滅九族才怪?而且南宮少秋說,自己一家未出趙王九族,然而宣宗自己更是趙王不出五服的至親!若是真的把趙王族誅,那宣宗自己又算什么呢?
  這時宣宗心想:“一個親叔叔謀反叛逆,已經是家門不幸,難道非要把僅有的兩個親叔叔都逼反不成?”更何況這件事宣宗的決定本來就沒什么道理,為了昔年宿怨,難道非把趙王置于死地不可嗎?想到此處,宣宗不禁自問:“這么放不開,還能算是個明君嗎?”
  這些念頭也只是在宣宗心中一轉眼間而已,當下宣宗不再考慮,高聲叫道:“少秋你請留步,听朕一言!”南宮少秋轉過身來看著宣宗,他知道宣宗此時一定要對他那番話做個交代,否則就等于失去了作皇帝的尊嚴!宣宗看著南宮少秋,平靜地說道:“少秋!這件事朕沒考慮清楚,是朕的錯!這件事就此作罷!”說完,宣宗看著群臣,又緩緩說道:“眾卿!朕今日在此言明,除非他日三皇叔先有异圖,否則再有言及此事者,朕一定免了他的官!”一听此言楊榮和陳山兩人恨恨地看著南宮少秋!
  南宮少秋卻假裝不見,只是怡然自若地走上前去,把那頂盔甲取回,重新戴上,又整了整衣冠,竟然向宣宗大禮參拜下去!宣宗見了,又惊又喜,立刻上前扶起南宮少秋,并說道:“少秋!你是朕的救命恩人,這樣子是作什么?”南宮少秋說道:“陛下!在下是代替趙王謝謝陛下!”
  宣宗微微笑道:“听你這樣講,這一禮朕倒是應該接受下來!月仙在皇室這些公主、郡主當中,可說是出類拔萃的人物,确實是你的良配!等諸事平定之后,朕一定要向你討杯喜酒喝!”
  話說到這里,趙王這件事總算完全解決了!在這里頭最倒楣的就是陳山,他因為資格較淺,沒能參与這次討伐漢王的行動,不知道南宮少秋在當中出了大力!而朱月仙又和南宮少秋在一起,別人礙著南宮少秋的面子,就算真的對趙王不放心,至少也會先和南宮少秋商議!楊榮雖然一向主張要對趙王用兵,但他也不愿主動當惡人,所以陳山提出后,楊榮也只是在一旁推波助瀾而已!
  陳山原本想邀得宣宗歡心,卻反而讓宣宗認清陳山這人,為了富貴,什么話都說得出口,從此宣宗不再相信此人!陳山的尚書沒當几年,就被迫告老歸鄉!
  而楊榮也為了這件事,讓宣宗不再像以往一般言听計從,從此宣宗也就漸漸越來越重用楊士奇!
  接著南宮少秋說道:“陛下!這件事還不急,眼前咱們還有許多事情該做!”宣宗說道:“朕正想听听你的意見!”于是南宮少秋請宣宗把其他重要武將找來,一起商議回北京之后該當如何進行,方可順利將殘留在各地兵鎮中的漢王勢力鏟除!
  當下決定,由張輔兼任后軍都督,薛祿兼領左軍都督,再配合中軍都督梅順昌、右軍都督張升、前軍都督南宮少秋,五軍都督一同行動,依据錦衣衛前些日子查出的資料,將各都督府管轄下的都司,衛、所指揮等,好好整頓一番!
  南宮少秋還特別要求眾人,處罰只要合理就好,千万不可過于嚴厲,否則反而可能逼得許多人不得不反,增加麻煩!所以宣宗等人回北京后,受到牽連的武將不過四百多人,而且處罰甚合理!除了朱琚B王斌、靳榮等人砍頭之外,各地兵鎮情節輕的只是免職了事,情節較重的,則按照情形流配各地!這种情形和當初靖難之后,許多村落為之一空的慘狀自然不可同日而語!各地士子及百姓無不稱贊宣宗是個仁君,宣宗知道了也很高興!
         ※        ※         ※
  回到北京后,南宮少秋和天地四靈一直忙著探查漢王等人的消息。只不過這些人就像是化成了煙一般,消失得無影無蹤!盡管眾人已經動用了全部的江湖勢力,配合上錦衣衛各地人員,仍然毫無頭緒!
  當時因鄭和通使南洋的緣故,沿海各省海禁已開,每一處海港都是千帆云集,通商貿易、忙碌非常!要從這數万艘的船只中,找出其中一艘,就像是大海撈針一般!
  這天,布衣校書府來了位客人,朱月仙一見到此人,立刻扑上前去,抱著此人哭叫道:“爹!女儿好想你!”這人果然就是趙王!他抱著朱月仙感慨地說道:“乖女儿,爹沒想到還能活著見到你!來,快起來,別讓他們看了笑話!”但朱月仙仍然抱著趙王啜泣不已!
  南宮少秋帶著其他人和趙王見禮后,趙王說道:“少秋,若非有你,大叔這番可真的死定了!”南宮少秋說道:“大叔是小侄的長輩,又何必跟小侄客气呢!”
  原來,宣宗回京之后,將他對趙王的態度詔告天下!趙王得知后,立刻上表請求進京面圣,宣宗也同意了趙王的要求!趙王為了表示自己并無他意,竟然一個侍衛都沒帶,單身一人來北京!宣宗知道后,也摒開眾人,只帶著几名太監就接見趙王!兩人見面后只論親誼、不談其他,昔年宿怨,總算一笑而泯!
  趙王出宮之后,來到布衣校書府和南宮少秋等人談了許久,對于漢王的遭遇,趙王自己也是感慨良多!接著南宮少秋問趙王知不知道漢王可能的去處,趙王說道:“二哥以前雖然和我有點聯絡,但是真正重要的事情,二哥絕不會跟我說!只不過以前二哥曾經說過,只要月仙能拉住梅府,他自己有辦法穩住云南,如此一來,天下兵馬,在他手中就有十分之七,朝廷根本不堪一擊!”
  南宮少秋听到云南,不由心中一動!送走了趙王之后,南宮少秋立刻跑去找通政使顧成,將這几個月來從云南來的奏章找出來!果然讓南宮少秋看出毛病來了!
  在一個月前,云南沐王府上了一道五百里加急奏章,上頭說道:“安南黎利聚眾邊關,有意中原,沐府身受國恩,特請旨出征!”隔了三天,沐王府居然又上了一道八百里閃急奏章,上頭說,云南現在瘟疫肆虐,就連王府內也有許多人染病,無法出兵,安南之事,請朝廷另外派人,以免誤事!
  這兩道奏章一前一后,但因傳遞的速度不同,第二道奏章反而先到達北京!宣宗讀了這道奏章,派尚書陳洽率兵南征,又派了一名都御史到云南巡視瘟疫!誰知道又過了兩天,沐王府又上了第三道奏章,說明云南疫情已經解除,眾人都已痊愈,安南之事還是由沐王府出兵比較适宜!
  但宣宗因為陳洽已經上路,不便召回,且云南剛剛度過瘟疫,還是休養一段時日較佳,就不讓云南出兵,并還溫言慰問了沐王爺沐晟等人!
  這些事情朝中大臣人人皆知,但因南宮少秋以在野之身入仕,身份特殊,宣宗特旨免了南宮少秋上朝之義務,以免亂了朝儀!而宣宗又認為這些事情与漢王無關,沒派人通知南宮少秋,所以南宮少秋反而不知道!
  南宮少秋看了這些文件,心中有了點影子,立刻回去見胡珍等人,南宮少秋問道:“珍妹,我們初次相見之時,云、貴、川、廣四省也是發生瘟疫,當時你們買了些什么藥物?有沒有藥方?”胡珍說道:“藥方是我爹開的,我還記得,這就寫給你!”南宮少秋看了這藥方,惊訝地說道:“這病只在南洋一帶流傳,中原十分罕見,除非有人存心引進,否則怎會流布四省!”
  天地四靈一听到有人兩字,和南宮少秋面面相對,眾人這才恍然大悟!于是南宮少秋要眾女赶緊准備,并且把常繼祖找來,南宮少秋又要趙大去把在天橋的一名琴師,名叫孫二胡的人請來,自己則帶著這些奏章和藥方去見宣宗!
  宣宗看見南宮少秋急忙進宮,立刻問道:“是不是有消息了?”南宮少秋把這些奏章拿出來,將自己心中的疑惑提出,又把當初胡珍等人賑災用的藥方拿給宣宗看,向宣宗解釋這當中的疑點!
  宣宗也是個聰明人,一听到此,也就明白南宮少秋的意思,于是宣宗問道:“這事的可能性有多高?”南宮少秋說道:“陛下!在我看來,八九不离十!”宣宗點了點頭,說道:“你們需不需要幫手?”
  南宮少秋說道:“這件事越秘密越好,免得又打草惊蛇?在下只想帶著常繼祖還有郡主等人同行,力量已經足夠!”宣宗說道:“朕給你一道密旨,若有必要,可以在各地就地求援!你等此去,可千万要小心在意!”南宮少秋說道:“陛下放心!在下一定不負陛下所托!”
  于是南宮少秋立刻告辭离去!回到布衣校書府,胡珍等人早就准備妥當,就等南宮少秋回來,就可出發!一行九人,從北京南方的麗正門出城,往南奔馳而去!在路上南宮少秋將孫二胡介紹給眾人,南宮少秋說道:“弦叔!現在已經是最后關頭了,我看你也不必再隱藏了!”
  原來這孫二胡就是宇內十凶中排行第九的公孫弦!眾人只听公孫弦說道:“少秋!我早已退出白蓮教,你又何必硬要拉我下水呢?”南宮少秋說道:“小侄是為了保全其他無辜人的性命,這才請大叔出馬!白蓮教徒并非人人都該死,我等此去,只是想對付計全等首惡之徒!其他的人,還希望大叔能將他們導之于正途!”公孫弦說道:“你既有此心,也不枉我當初告訴你這么多秘密了!”
  說完,公孫弦一抽馬鞭,眾人也隨之加快,在大道上卷起滾滾煙塵,一同投向苗蠻瘴厲的南方!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