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四章 千年邪劍


  七夕子時,一向不燒香拜佛的鹿百里依七星方位設妥七桌祭品,每張桌下更以七碟裝油及線蕊依七星方位引油而燃。
  早已齊戒浴身三天三夜之毛潭便一絲不挂摘掉面具的持香祭拜,然后在每張桌后叩頭。
  可真巧,他剛叩頭完畢,便雷電交加。
  鹿百里便肅容捧交給毛潭。
  毛潭便捧劍坐在居中桌下行功。
  雷聲更隆。
  閃電如銀蛇般閃爍。
  毛潭清晰的感受劍身的抖動。
  不久,雷電好似在桌頂一帶回繞著。
  那支劍為之連抖。
  毛潭見狀,便吸气咬牙抱劍刺入自己腹上之侏圈。
  此侏圈乃鹿百里所留,他查過毛潭之血脈,他知道由此刺劍入体,不會造成大傷,卻有天大的好處。
  劍光破空而入,毛潭便徐徐刺入。
  一陣冰涼之中,他忍疼徐徐刺入劍身。
  不久,他隱覺劍尖已近背皮,便抱劍行功。
  這是一件很艱難的工作,因為,頭頂雷電交加,体中又冰又疼,必須忍耐方始能順利的行功。
  不久,實心眼的毛潭利用充沛的陽功辦到啦!
  他的功力連轉一周之后,冰疼立逝。
  他安心的繼行功著。
  不久,雷電已似空谷回音般消失。
  半弦月含笑出來向毛潭申賀。群星也欣喜的猛眨著眼。
  毛潭便在此時悠悠的入定。
  鹿百里瞧至此,不由春風滿面。
  破曉時分,他便吩咐毛潭返房繼續行功,他不但放下窗帘,而且扣上門窗以防三位青年好奇窺視。
  他迅速的收妥祭品及七桌。
  天色一亮,他便在現場焚化大批紙錢。
  一度因為失意而“鋸齒”的他如今己恭敬無比啦!
  三位青年一到,他便吩咐他們七日勿近住處。
  他交給他們一錠黃金吩咐他們入城進食。
  因為,他要讓毛潭好好的行功一番。
  一個多時辰之后,他方始焚完如山的紙錢。
  他喝杯酒,便返房歇息。
  此時的甄虹正一身素衫裙的人城欲買米及廚房用品,她入城不久,便被一名中年人發現她的姿色。
  此中年人姓包單名成,他是江西南昌九如幫之堂主,他此次路過嘉定,正在酒樓品茗以及賞景。
  包成不但內外功夫了得,更喜漁色,他所玩過的南北佳女多如繁星,他也因而錯失接任幫主之良机。
  如今,他的老哥包龍任幫主,他反而更逍遙。
  閱女良多的他立即發現這位外表朴素的少女是位絕色尤物,于是,他留下一塊白銀,立即跟去。
  他便沿途瞧著甄虹的一舉一動。
  他瞧得更加心痒啦!
  好不容易跟到甄家附近,他便在外凝功默听著。
  不久,他已确定此地只此一妞。
  他不由暗笑嘉定的男人全瞎了眼而忽略了如此尤物。
  于是,他在暗思如何獲得此妞。
  不久,他己含笑离去。
  他剛走不久,那位婦人含笑現身忖道:“包成,我己候你甚久,你早該來接受風流惡報啦!”
  她便含笑离去。
  入夜不久,甄虹便如往昔般持扁擔到屋后菜圃旁空地又躍又跳的掄、揮、砸、掃著扁擔,立听呼聲大作。
  不久,包成循聲而來,便隱在壁角瞧著。
  他立見甄虹的飽滿雙乳隔衫連抖。
  他又瞧得心痒痒的。
  他一見她的手法及身法混亂無章,不由又喜又奇。
  他便一直瞧著。
  一個多時辰之后,甄虹己汗透衣衫,便吁气停止。
  她向四周仔細一瞧,便到井旁脫去濕衣。
  雪白胴体乍現,包成這只色中餓鬼便忍不住啦!
  他等不到欣賞浴姿,便沿壁行來。
  不久,甄虹的眼角余光乍見有人,她正欲閃躲,包成已經閃身掠至,他的雙手立即向她扣腰搭肩。
  “放……放手!”
  他立即封住她的啞穴道:“好尤物,全身滑不滑溜溜的,妙呀!”他立即把她制倒在地上。
  他興奮地剝光全身。
  甄虹絕望的閉上雙眼。
  兩道清淚立即由眼角溢出。
  “嘿嘿!好尤物,包你快活。”
  說著,他似狗般又舔又吻著她的胴体。
  良久之后,他方始揮戈入蓮宮。
  “妙!夠緊!原封貨也!”
  他便欣然開墾著。
  井旁便彌漫春光。
  良久之后,他快活的叫好。
  好聲方出,他倏覺不妙的啊叫一聲。
  他一瞪眼,甘泉己似洪水般一瀉千里。
  他不敢相信的連抖。
  甄虹也不敢相信的望著他。
  因為,她記起上回那個殺雙親之人也似乎如此。
  不久,包成已癱在胴体上。
  他成為七夕風流鬼啦!
  甄虹倏覺小腹一脹,他情急的用力一掙,她原本僵硬的四肢不但能夠活動,而且立即推飛包成。
  她恨恨的取扁擔掄打著他。
  不久,他已快成肉醬啦!
  她發泄完了心中的怨恨,便取鏟挖坑及搬尸入坑。
  她乍見他的衣物,便上前搜著。
  不久,她又搜到百銀及一疊銀票。
  她便一并埋妥包成的衣物。
  她恨恨的搓洗著。
  她欲洗去方才之肮髒的污辱。
  她的淚水不由自主的滴落著。
  良久之后她方始持扁擔及財物返房。
  痛定思痛,她暗責自己方才之疏失。
  她鎖緊門窗,便坐在床上沉思。
  于是,她坐在床上吸气行功著。
  立覺体中的大老鼠更大又跑得更快啦!
  深夜時分,她方始悠悠入定。
  那婦人在方才欣賞過活春宮,便繞到木門前,只見她以發釵在門柱上刻著九個串聯的小圈。
  不久,她己含笑离去。
  此九圈乃是九如幫暗記,因為,她要引來九如幫的人。
  甄虹完全不知情的行功著。
  翌日黃昏時分,她精神飽滿的下床之后,她不由思忖那男人為何會死?以及自己為何會精神大振?
  隔行如隔山,她百思不透也!
  良久之后,她一陣餓意,便入廚炊膳。
  她在廚前瞧過那些銀票,便知道自添七万三千兩白銀,她不由詫异這些人皆身怀巨財。
  她決定要好好的特賞自己啦!
  她便煎蛋又煎肉脯。
  不久,她好好的加菜一番。
  她決定自明日起,不再虐待自己啦!
  膳后,她便鎖妥門窗歇息。
  翌日上午,她入城買回一只雞、麻油、酒、中藥,然后,她殺雞煎藥,打算好好的補償自己。
  午前時分,她便進補著。
  因為,她已經荷包滿滿的呀!
  翌日起,她專買自己以前想買而又不敢買的東西回來吃,她更挑妥上等綢緞返家自行裁制。
  她更買胭脂及發簪打扮著。
  經過二次被辱的她已在發泄情緒。
  她因而更加的亮麗迷人。
  這天上午,居然有三名小混混沿途搭訕的跟到她的家前,她不作聲的入內拿出扁擔立即出來。
  那三人不知死活的嘻皮笑臉著。
  她恨恨的上前掄扁擔痛打著。
  不久,那三人已趴地求饒。
  她冷冷一哼,方始關門入內。
  那三人便互扶的哎叫离去。
  經此一來,不少人暗地里稱她為虎霸母。
  不出七日,便有媒婆前來提親,不過,卻是有錢大爺要包二奶,她气得連罵帶推對方离去。
  經此一來,她更聲名大振。
  不少男人紛紛在路中向她示愛。
  更有人登門求歡。
  她似冰山般面對外人。
  這天上午,九如幫的人終于進入嘉定城,因為,包成久久未歸,包幫主已經派人循跡追蹤著。
  這批人多達三十人,他們一入城,便四處探听以及尋找,第三天上午,其中一人已發現甄家門柱上之暗記。
  那人立即通報而去。
  入夜之后,此三十人便已經接近甄家四周,此時的甄虹正在廚房享用她的十全大補雞。
  香味便便二人發現了她。
  此二人見她貌美如花,便心中有數。
  因為,他們皆知道堂主是豬哥會會長呀!
  于是,他們召集同伴商量著。
  為首之香主立即下令眾人逮人。
  于是,他們兵分兩路前進著。
  正在大吃大喝的甄虹倏覺有异,她立即吹熄燭,及拿起扁擔躲在角落里,九如幫弟子立即止步。
  雙方對峙不久,甄虹已听見不少呼吸聲。
  她不由緊張得手心冒汗。
  倏听一聲:“放火!”她不由急道:“住手!”
  她己循聲奔出。
  立見二人揚掌拍來。
  叭叭二聲,她的右腿及左腰已經各被拍中一掌,不過,她情急使勁,气血立即暢通的掄起扁擔。
  那二人剛喊句:“剝到啦!”已有一人已被扁破了頭顱。
  血光乍噴,另一人急忙蹲下。
  他不知甄虹看得見他才蹲下,甄虹卻恨恨的賞他一記扁擔,他當場便腦袋開花慘叫而死。
  附近之三人便匆匆欲逃。
  甄虹一追上,便連扁不已!
  慘叫聲中,三人己吐血倒地。
  “燒!”
  他們方才唬她,如今已被逼焚啦!
  甄虹急忙奔跑及掄扁擔不己。
  慘叫聲中,她又先后超渡六人。
  不過,十道火光即時一燃,她己無法現身。
  “暗青子!上!”
  咻咻聲中,飛鏢己疾射而來。
  甄虹駭得翻滾落地。
  她一爬起,便又扁死一人。
  飛鏢便一波波射向她。
  她便向上飄掠或翻滾閃躲著。
  她又扁死八人,便匆匆奔出大門。
  她連連喊救命的奔向遠方。
  婦人見狀,不由暗罵這批人笨蛋。
  她便彈射土石擊倒其余之人。
  她恨恨的把他們拋入火堆中。
  甄虹披頭散發的沿途喊救命疾奔之下,她一口气奔到縣衙前,便喘呼呼的報案以及求援。
  一名衙役只是瞪視她的胸前不語。
  她一低頭,立見衣扣己失,二乳已經半裸。
  她瞪了他們一眼,便匆匆离去。
  不久,她已到她以前縫衣的舖子前,她剛欲入求個栖身之處,可那店家已經連連搖頭以及揮手。
  她一陣羞怒,便恨恨的离去。
  不久,她走近金紙店,便又被逐出。
  她倍償人間冷暖,不由茫然靠站在牆前。
  良久之后,她才想起自己身怀很多白銀。
  她一摸口袋,立知財物尚在。
  于是,她掏出一塊白銀,便大步离去。
  錢財果真万能,不久,她己住入上房。
  她便吩咐小二送來浴具以及針線。
  他先縫妥布扣,再沐浴洗衣。
  她晾妥衣裙,便光溜溜的鑽入棉被中。
  不久,她已昏沉入眠。
  她的功力便又自行運轉著。
  翌日上午,店家便敲門道:“阿虹,差爺找你!”
  她乍醒,便問道:“誰?什么事?”
  “阿虹,是我小二,差爺找你!”
  她匆匆下床,穿上半濕的衫裙道:“什么事?”
  立听一人道:“你家已被燒毀,現場有三十具焦尸。”
  “他們要殺我,他們自己放的人,不干我的事!”
  “金大人要見你!”
  “我昨夜一路求救,你們為何現在才來?”
  “我昨天公務外出,今日始返城。”
  “別人呢?你問問守衙那二人,他們輕薄我。”
  “金大人自會秉公處理。”
  甄虹整妥衣裝,立即啟門。
  便見店家及三位差爺站在門前,他們乍見她手持扁擔怒容出來,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甄虹不由更加的不屑。
  她立即道:“非見金大人不可嗎?”
  “是的!放下扁擔!”
  “你們能保證我的安全嗎?”
  “不錯!朗朗乾坤,誰敢造反?”
  她便拋下扁擔行去。
  不出半個時辰,她己跪在公堂,接朱縣令之金縣令立即一拍惊堂木喝道:“堂下女子何人?”
  一回生,二回熟,加上滿腹的不甘不屑,甄虹立即道:“我是受害者甄虹,大人可別冤枉好人。”
  “大膽!本官一向明察秋毫,你休放肆!”
  甄虹便向左右二班衙役望去。
  立見二人心虛的低下了頭。
  她立即指向他們喝道:“大人!民女昨夜酉時到衙前報案時,他們不但不理,還一直心怀邪念。”
  “胡說!”
  “民女沒有胡說,他們一直瞧著民女之胸。”
  “放肆!隔衫豈能瞧胸?”
  “民女當時衣扣斷落。”
  “何人作證?”
  甄虹怔道:“大人為何如此問民女?大人該問問他們呀!”
  “放肆!你再鬧公堂,本官便大刑侍候。”
  二班衙役便敲棍連喊“威武!”立威。
  甄虹立即怒道:“大人為何不直接問案?”
  “好!昨夜酉時前,可有人潛入你家?”
  “有!好多人,他們要殺我,他們又焚屋。”
  “他們為何要殺你!”
  “不知道!”
  “放肆!你若未得罪他人,豈會有人殺你?”
  “得罪他人?有!我得罪很多的人,因為他們皆要調戲我!”
  “放肆!你以為自己是天仙美女嗎?”
  “大人為何不派人查證,我可以報出人名及住址。”
  金縣令不由一怔!
  不久,他一拍惊堂木喝道:“你是如何殺那三十人的?”
  “扁擔!我用扁擔打他們,不過,我逃出來之后,還有很多人放火燒屋,他們不是被我所殺。”
  “胡言!你休想卸責!”
  “大人!憑我一名弱女子,能殺三十名男人嗎?他們還射刀哩!大人,你摸摸良心,害人不會有好結果的。”
  金縣令不由臉色青白不定。
  公堂便一陣寂靜。
  不久,金縣令道:“甄虹,你涉嫌殺人,必須先行收押。”
  “不行!”
  說著,她己向外奔去。
  立見衙役揮棍欲攔。
  哪知,她己似一陣風般掠去。
  金縣令怒喝道:“拿下!”
  公堂前之一名衙役立即奔入。
  甄虹情急之下,便振臂沖前欲推,卻見二股掌力透掌而出,只听呼呼二聲,兩名衙役已慘叫飛出。
  砰砰二聲,他們撞破牆壁摔向外面。
  群情大駭,人人緊急剎車。
  甄虹便直奔出去。
  她擔心衙役追出,便沿城門奔去。
  等到金縣令回過神之時,甄虹已經奔出城門。
  她便朝林中匆匆奔跑而去。
  那婦人見狀,便疾掠跟蹤而去。
  她一掠近,便彈出一粒土石。
  甄虹乍回頭,正好瞧見婦人掠來。
  他剛一怔,腰眼已經疼麻。
  她當場仆倒地上。
  婦人立即上前制昏她及挾制她欲掠去。
  倏見人影一閃,她直覺的揚掌欲劈,卻見對方已經扣住她的右臂,她不由為之大駭。
  因為,她自忖身手不俗呀!
  此人正是鹿百里,他早已在昨夜听見慘叫聲,當他掠近火場之時。
  正好瞧見這位婦人拋尸体入火場。
  他一見此婦臂力如此強又如此狠,便隱在遠方。
  不久,那婦人己潛回她匿居之民宅。
  鹿百里便匆匆入城。
  不久,他己瞧見甄虹被逐出之景。
  他不由大表不滿。
  他終于瞧見她住入客棧,因此他便掠返火場。
  他搜尋不久,便由地面鏢上之九環刻記知道他們是九如幫的人,于是,他納悶甄虹怎會惹上九如幫。
  不過,他立即憶及甄虹不肯道出雙親之死因。
  于是,他在巷底戴妥面具,便住入甄虹之鄰房。
  當甄虹被差爺請走時,他便遙跟了出去。
  他在公堂遠處等候不久,便瞧見那位婦人。
  他便決定盯住婦人。
  所以,他在此時及時制住婦人。
  他以掌制昏二女,便挾向林中深處。
  嘉定是座山城,不出一個時辰,他己隱在山上一個荒洞中,他立即搜尋婦人身的之大小口袋。
  不久,他已掏出大批的万兩銀票。
  他暗駭之下,便先沒收它們。
  然后,他震醒婦人道:“你為何要擒她?”
  “你是誰?”
  鹿百里冷冷一哼,立即拍上她的胸腹三處穴道,立見她急道:“住手!我說,你休胡亂整人。”
  他便又震開此三處穴道。
  婦人道:“你是鹿場主人吧?”
  他不由暗駭!
  他冷冷一哼,便又揚掌欲制穴道。
  婦人忙道:“住手!你若是鹿場主人,便該住手!”
  鹿百里卻毫不停頓的連拍三掌。
  婦人忙道:“住手!我要利用甄虹!”
  鹿百里頓掌道:“說下去!”
  婦人忙道:“我專販人口!”
  “黑心人!該死!”
  他便又拍上一處穴道。
  “住手!甄虹既殺衙役,己無去路,你若成全我,我必有厚報。”
  鹿百里立即又制上二處穴道。
  她疼得剛張口欲叫,鹿百里己制啞她。
  她便疼得冷汗直流。
  鹿百里一見她的臉上沒溢汗,立即一抹她的下巴,不久,他已揭開一張面具,不過,他立即啊叫一聲。
  因為,他立即認出此婦的來歷。
  他迅即解穴及合上她的下巴再揭下自己的面具,接著,他便貫功力于掌心輕搓自己的雙頰以及額頭。
  一卷卷的薄膜推落之后,鹿百里己現出一張俊逸五官,不過,它此時充滿冷肅以及深深的仇恨。
  婦人失聲道:“揚哥,是你……”
  “住口!你害我還不夠深嗎?你還有何顏作此稱呼?”
  “我……對不起你!”
  “說實話,是不是若竹授意你害我?”
  “不!李百忍逼我所為。”
  “是他?不!不可能!他怎能逼你?他与你無瓜葛?”
  “我是她的私生女。”
  “啊!當真?”
  “不錯!他助家父進入群賢庄擔任總管,他趁接近家母及強污家母,我因而入人間受苦。”
  “令尊不知此事?”
  “是的!家母為家父而苟活。”
  “你為何屈就他?”
  “他以泄露我身世威迫我!”
  “李百忍受托于若竹?”
  “不詳!他強行灌注功力逼我能采陽。”
  鹿百里不由咬牙不語。
  “揚……你……我愧對你,不過,你必須留下甄虹,因為,我已在她的身上投下不少的心血,她是李百忍的克星。”
  “這……你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
  “是的!除此之外,沒人除制他!”
  “當真?”
  “是的!他己食一百零八具血河車,他正在修煉血河大法,尋常兵刃及掌力目前己奈何不了他!”
  “當真?”
  “不錯!”
  她便道出暗培植甄虹以及甄虹之二次遭遇。
  鹿百里低頭不語啦!
  “揚,我對不起你,你即便不苟同我之作法,你可以殺我,不過,你必須讓甄虹有机會接近李百忍。”
  “你原先作何打算?”
  “擒她返衙入牢,并讓九如幫劫走她。”
  “此舉有效乎?”
  “有!百李忍一邊練功一邊指派心腹暗中招兵買馬以及懸賞買美女供他采補,甄虹夠資格!”
  “你存心送甄虹入虎口?”
  “不!她天生九重寶穴,經我貫注功力之后,如今己行后吸死一名中等高手,假以時日,李百忍必死于她之怀中。”
  “你太低估血河車之威吧?”
  “即便不成,他也會功力受損。”
  “他若吸死甄虹呢?”
  “若真如此,好事一件。”
  “為什么?”
  “血河車及血河大法屬純陰,甄虹体中已有二個男人之元陽,且此二位男人皆是大淫虫,你明白了嗎?”
  “雜陽破純陰?”
  “正是!”
  “這……太犧牲甄虹了吧?”
  “她該受此報應。”
  “為什么?她才十几歲,她并無大惡呀!”
  于是,她便道出甄慶曾祖父之罪惡。
  “你怎知此事?”
  “我向六名嘉定城老一輩探知此事。”
  “這……你之作法既詭异又恐怖!”
  “不錯!若非如此,滅不了李百忍。”
  鹿百里不由低頭不語。
  他不由憶及往事。
  他出身開封百里世家,他單名揚,一場黃河大水災使百里世家破人亡,他僥活之下,更蒙少林寺收留。
  年剛六歲的他便投入少林寺。
  十年后,他之資智以及勤練使他与另外七十一名三十歲以上之師兄們一起被甄選為七十二子成員。
  他更深資优及家世被指定修煉達摩神劍。
  劍為兵器之祖,達摩神劍又是少林七十二种絕技之最,他已被少林公認為日后之少林掌門人。
  他卻不驕不傲勤練達摩神劍。
  五年后,七十二子藝成奉命行俠仗義三年。
  少林掌門人考核他們,便各指派人一人隨行,考核百里揚的人正是少林羅漢堂住持明光大師之二弟子若竹。
  若竹之大師兄若賢便是他的俗家堂兄,他為袒護若賢,便在沿途詳加記碌百里揚每天所做之事及所見之人。
  百里揚為之大感壓力。
  半年后,他們拜訪群賢庄時,倍受總管葛明倫之招待,葛明倫夫婦更与愛女葛菁單獨宴請百里揚。
  前世冤家,今世一碰面,立即來電。
  葛菁与百里揚便陷入愛河。
  若竹心生不滿,便多次催百里揚离開群賢庄。
  半個月之后,百里揚終于离開群賢庄。
  哪知,該年冬天他們在揚州巧遇葛菁。
  重逢之喜,便他們更加的來電。
  第三夜,他們已在柳林中偷嘗禁杲。
  男歡女愛。
  銷魂連連。
  就在百里揚茫酥酥之際,若竹留下一聲冷哼而去,他直接返嵩山以及一狀告進掌門人嘴中。
  百里揚匆匆赶返少林,立受眾人鄙視。
  他求見掌門人,掌門人卻派人追繳他的寶劍及法牒。
  他含恨离開少林。
  哪知,少林竟函告天下宣布他已被逐出少林。
  從此,他性情大變。
  經過一年余之消极沉淪之后,他巧遇鹿場老主人鹿倦,鹿倦不詢問他的過去,便直接贈送鹿場。
  半年后,鹿倦在夜眠中善終。
  他便以鹿百里化名經營鹿場。
  他回想起這段往事,不由一歎。
  葛菁道:“揚,我下輩子必作牛作馬彌補你。”
  “算啦!你當真決定利用甄虹?”
  “是的!她是唯一之希望。”
  “你最好和她詳談,她不該扛太多祖先的業障。”
  “我擔心她不允。”
  倏听:“我愿意!”
  百里揚及葛菁為之神色齊變。
  立見甄虹坐起身子道:“我愿意与李百忍一拼。”
  百里揚道:“你全听見啦!”
  “是的!大叔挾我入洞時,我已清醒。”
  “你休怨葛菁,她是為天下蒼生設想。”
  “我若怨,我會佯昏到底。”
  “很好!你己知你祖宗之罪惡吧?”
  “是的!我早該由先母追問先父時,先父之反應略知一二,我認命,我愿替甄家了結罪惡。”
  “很好,我會叫阿潭替甄家留下后代。”
  甄虹怔道:“大叔為何如此說?”
  百里揚便道出自己逼童永財及朱縣令安排別人替毛潭赴鎮南關服勞刑之詳細經過!
  “大叔高明!”
  “朱縣令是污吏,童永財為富不仁,我才會如此做。”
  “高明!大叔,我想見阿潭一面。”
  “好!你打算在何處見他?”
  “請大叔安排,我想和他相處一天一夜。”
  “好!你在此等候。”
  “謝謝大叔!”
  百里揚拍開葛菁的穴道:“所有恩怨一筆揭過。”
  “謝謝!”
  叭一聲,她己向他跪下。
  百里揚拿起面具立即离去。
  葛菁便默默起身。
  “菁姨,我可以如此稱呼你嗎?”
  “很好!我不該拖你下水。”
  “不!菁姨即便不如此做,那群人面獸心的衣冠禽獸也不會放過我的,我甘心拼一拼。”
  “很好!你有七成胜算。”
  “當真?”
  “不錯!你与越多的男人合体采陽,胜算越大!”
  “可是,每人若皆死,我便交代不了呀!”
  “不!你可以行功控制。”
  “太好啦!如何做?”
  葛菁便輕聲指點著。
  良久之后,甄虹點頭道:“謝謝菁姨。”
  “難得你深明大義,天下之幸也!”
  “不敢當,菁姨方才為何認定大叔是鹿場主人?”
  葛菁含笑道:“我一直監視你,我因而注意他,因為,他的身材及行動太令我熟悉以及注意。”
  “原來如此。”
  “對了!你日后別接近童南。”
  她便道出童南坐視不救她之經過。
  甄虹不由更恨男人。
  葛菁道:“毛潭是位好伴侶。”
  “我……我不配!”
  “來日再說吧!他的武功比你高。”
  “什么?阿潭諳武?”
  “是的!揚每夜培植他,他已勤練一年余。”
  “真讓人惊喜以及不敢相信。”
  “他若不諳武,豈能在山門前救你及童南。”
  “有理,我太外行啦!”
  “慢慢來,你日后必會由黑道高手學到不少招式。”
  “我一定會好好學。”
  “很好!”
  不久,甄虹問道:“我若吸采到很多男人的功力以及學到武功,我可否与阿潭一起殺死李百忍。”
  “難!你可知血河車?”
  “不詳!它听起來挺恐怖的。”
  “不錯,每具血河車皆剖自一位產婦体中。”
  “什……什么?血河車便是嬰儿?”
  “不錯!嬰儿剛成形,便被剖出,多慘呀!”
  “可惡的李百忍。”
  “他配合藥物及一百零八具嬰胎,己練成銅筋鐵骨,加上他潛修血河大法,外力根本無法傷得了他。”
  “我明白,我會由內。”
  “對!”
  “菁姨,幫我梳梳發,好嗎?”
  “好!”
  她便取出竹梳替她梳扮著。
  良久之后,葛菁道:“你真美,你只須略施媚功,男人必會為你傾倒,盼你為大局多委屈些吧。”
  “放心!我不會讓菁姨失望的。”
  “很好!你就直接与我赴南晶會會九如幫吧!”
  “好!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對!”
  葛青便進一步指點媚功。
  又過了半個多時辰,二女剛听見衣袂破空聲音,毛潭已經站在洞口,葛菁微微一笑,便直接离去。
  “阿潭,請進!”
  “阿虹,事情怎會鬧成這樣子呢?”
  毛潭一入內,便放下食盒坐在她的面前。
  甄虹卻笑道:“亂世出怪事,干奇百怪,無奇不有,算我倒霉撞上這种事,來,別提這些煩心事。”
  說著,她已打開盒蓋。
  “咯咯!你還帶酒來呢!行!”
  說著,她己取杯欲斟酒。
  毛潭扣腕道:“先吃東西再喝。”
  “阿潭,你以前為何不如此關心我?”
  “我……南哥已在關心你呀!”
  “哼!休提這位膽小鬼,膨風郎!”
  “咦?你怎可如此說呢?”
  “先父被殺之時,他在窗外,气不气人!”
  “當真?”
  “你日后替我責問這件事。”
  “這……不妥吧!你自己問吧!”
  “好!我自己問,不過,你別再接近這种人。”
  “主人不會讓我接近任何人,除你之外。”
  “很好!好香的一盒田雞喔!”
  她便端碗夾食著。
  毛潭便陪她進食。
  二人便默默進食。
  不久,她一斟妥酒,便邀他干杯。
  一杯接一杯,不久,壺底已朝天。
  她倏地緊抱他便貼唇連吻。
  他欲掙無力,只能張紅著臉。
  不久,她拉開衣扣,便拉他的右手按撫自己之乳以及吻著他,他急忙舞手推開她道:“阿虹,別如此胡來。”
  她卻含笑扣妥布扣道:“你走吧!”
  “你不高興啦?”
  “不是!祝你有個大好將來。”
  說著,她收妥食盒便遞向他。
  “阿虹,你不是要我陪你一日一夜嗎?”
  “剎那即永琚A我滿足啦!對了!收下吧!”
  她立即取出布包一并遞出。
  “這是什么?”
  “蜂窩!怕不怕?”
  “不會啦!你別唬我。”
  她一上前,便把布包硬塞入毛潭的怀中道:“再見!”
  “你真的要我走?”
  “不錯!保重,有空就想想我。”
  “保重!我等你回來。”
  她心儿一顫,鼻頭不由一酸。
  她點點頭便揮揮手。
  毛潭接過食盒,立即轉身。
  她不由溢出淚水。
  毛潭倏地轉身道:“阿虹,我喜歡你!”
  她不由淚下如雨的迎去。
  她一上前便緊摟他。
  毛潭放下食盒合也緊摟著她。
  兩人便默默的摟著。
  “阿虹,你一定要回來,我等你!”
  “好!若有中意的姑娘,娶了吧!”
  “不!我……我等你!”
  “不!我己答應阿南。”
  他倏地松手道:“當真?”
  “是的!你還要等我嗎?”
  “要!不過,我會听你的話。”
  “對!多生几個娃儿,等我回來發紅包。”
  毛潭一提起食盒,便掠出洞外。
  “阿潭,回答我!”
  “好!你回來發紅包。”
  “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甄虹身子一晃,不由淚下如雨。
  此時的百里揚已在林中遞出小包道:“物歸原主!”
  葛菁笑道:“收下吧!嘉定目前人心惶惶,趁机買几家店面,我若能生還,必來此隱居。”
  “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她微微一笑,便掠向上山。
  卻見空中飄出二滴清淚。
  百里揚不由搖頭一歎。


  ------------------
  銀城書廊 掃描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