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六章 万象幻新


  十年風水輪流轉。
  乞丐也有三年運。
  撥云見日現吉祥。
  群邪皆滅展太平。
  雪花紛飛之中,群賢庄傳出陣陣熱烈的掌聲,六位經由大家推舉出來的管事一一出列就職。
  不久,百里揚道:“六位管事今后將直接策划及執行他們所負責之工作,他們將另邀十名助手,請受邀者勿拒絕。”
  “是!”
  “本庄的下一個行動是肅清京郊周圍百里內之惡徒,盼各位持續精進所學以及彼此砌磋!”
  “是!”
  百里揚道:“為提供舒适居住環境,本庄將在右側另建一庄,施工期間,多注意安全事宜!”
  “是!”
  “解散后,自由行動,解散!”
  眾人便欣然結伴离去。
  六位管事便開始招兵買馬。
  不久,他們己各邀齊三名同輩人員及七名三十歲以下人員,他們便各与十人在一起溝通工作觀念及作法。
  童南更獲邀參加接待工作。
  不久,便有十一人到庄右民宅向住戶洽購房屋。
  由于條件优厚,住戶們立即同意。
  雙方一辦荽手續,住戶立即搬家。
  翌日一大早,大批工人已開始拆屋及准備建庄。
  不到一個時辰,百里揚已奉召入宮。
  他直接見太子之后,太子便吩咐他入座品茗。
  他趁机報告改組庄務之事。
  太子含笑道:“放手行事吧!”
  “遵旨!”
  “毛潭呢?”
  “己返渝州探眷!”
  “探眷?”
  “是的,他已成親,其妻在年底前將分娩!”
  太子不由怔然無語。
  不久,太子道:“卿打算如何重用毛潭?”
  “擔任除惡先鋒!”
  “只此而己?”
  “是的!他個性敦厚老實,不适任官職!”
  “本殿打算在登基后封他為侍衛統領哩!”
  “微臣謹代毛潭謝恩!”
  “平身!此事不會与卿之除惡計划沖突,他隨時可出征!”
  “遵旨!”
  “卿已把取自天尊堡之金存入銀庄?”
  “是的!微臣比照皇上所賜加發一份給相關人員之后,余金存入銀庄務用,殿下若認為不要……”
  “不!本殿認為卿与毛潭該多賞!”
  “心領!皇上上回已賜過賞!”
  “罷了!卿作主吧!”
  “遵旨!啟奏太子殿下!請准群賢庄主動消滅京城周遭百里之惡徒,以确維皇宮之安全!”
  “准!本殿早有此意矣!”
  “謝謝太子殿下!”
  不久,太子召入一吏指示著。
  百里揚行過禮,便跟著該吏离去。
  他一入寶庫,便挑妥二把寶劍。
  不久,他己提劍离宮。
  他一返庄,便取一劍入演武廳練招著。
  此時的毛潭正在向葛菁母女及甄虹報告,他震死百忍天尊以及群豪消滅天尊堡之經過。
  三女不由大喜。
  毛潭便又道出發現葛明倫以毒控制二十人之事。
  葛氏不由搖頭歎道:“造孽喔!”
  毛潭道:“大叔請你們考慮明年入庄定居!”
  葛氏搖頭道:“我安居此地吧!”
  葛菁道:“明年再議吧!”
  毛潭點頭道:“好!大叔打算在年底前消滅京城周遭百里之惡人,進而結合各派消滅天下惡人!”
  葛菁點頭道:“好點子!”
  “成功之后,大叔便辭官返此定居!”
  “既然如此,我仍暫居此地吧!”
  “我會告訴大叔!”
  四人又敘不久,葛氏母女己离去。
  甄虹便靠入老公怀中道:“阿潭,我很高興你的成功!”
  “我能殺百忍天尊,真爽!”
  “是呀!他是世人公認之恐怖之物哩!”
  “他的确高明!”
  “你更高明!”
  二人互視一笑。
  “阿虹!你的肚子為何比菁姨大呢?”
  甄虹含笑道:“我怀二個呀!”
  “真的呀?”
  “嗯!”
  “怎會這樣呢?你太辛苦啦!”
  “為了你,我甘愿!”
  “謝謝!好阿虹!”
  他不由緊抱著她。
  二人便情話綿綿著。
  黃昏時分,他們与葛氏母女一會面,毛潭立即取出一個紅包遞給葛菁道:“皇上賞給大叔的!大叔己承認賑災!”
  葛菁便含笑收妥紅包。
  毛潭含笑道:“皇上一再追問大叔花多少錢賑災之后,他另添三成賞給大叔,這個皇上挺大方的!”
  葛菁笑道:“我人替他賑災,他豈能吝嗇!”
  “他賞我三千万兩黃金哩!”
  葛菁含笑道:“你替他除害呀!”
  “也不必賞這么多呀!”
  “差矣!他若動用軍除惡,不但胜算甚低,而且必會傷亡大批人員,那批支出絕對不止三千万兩黃金!”
  “有理!皇上真聰明!”
  “當然!否則,他怎能做皇上呀!”
  “菁姨也聰明!”
  “格格!好甜的嘴!用膳吧!”
  四人便入內廳用膳。
  膳后,毛潭道:“菁姨,大叔請你別過問此地及嘉定之產業,他會抽空回來收帳以及出售的。”
  “好!”
  “我打算趁夜返京,你們保重!”
  “嗯!戴上面具吧!”
  “好!”
  不久,毛潭己由后門离去。
  他看准方向,便掠向山中。
  他便沿湖北、河南一直北上。
  深夜時分,他已近京城,他惊喜的摘下面具忖道:“我跑得更快啦,我別在此時返庄吵醒別人吧!”
  于是,他便掠上一株樹行功著。
  倏听遠方傳來咻咻咻三聲,他立即收功張望的忖道:“這三人是誰?他們為何也在赶夜路呢?我瞧瞧!”
  他便望向樹下。
  刷聲之中,右前方遠處己掠落三人,立听一人低聲問道:“左兄為何止步?此地尚未脫离危險地帶哩!”
  “嘿嘿,我打算樂一樂!”
  “進入河南地面再樂吧?”
  “不!我由黃昏看見她沐浴之后,便一直想樂一樂,反正花不了半個時辰,此地又無他人,先樂樂吧!”
  “這!”
  立听另一人道:“我贊成!能騎未來之皇后,大爽也!”
  “好呀!我也要玩玩未來的公主!”
  “嘿嘿!好吧!”
  立見一陣寬衣解帶聲音。
  毛潭不由一怔!
  “嘿嘿!又白又挺的奶子呀!”
  “是呀!太子可真會挑女人哩!”
  “是呀,她的女儿已如此大,她不但未見老狀,身材也未走樣,皮膚也是又白又嫩,好一個大美人!”
  “是呀!這位更正點!”
  立听另一人道:“這位公主可真迷人!”
  “嘿嘿!左兄可以免費開苞啦!”
  “嘿嘿!不錯!弄醒她們吧?”
  “也好!瞧瞧她們的表情,一定挺有意思的!”
  “是呀!瞧她們平常擺出高傲狀,如今欲哭無淚啦!”
  “嘿嘿!是呀!我發誓要玩遍她們,而且各玩一百遍!”
  “你不怕成為風流鬼呀!”
  “值得!”
  說著,便是另一陣寬衣解帶聲音。
  毛潭听至此,早已溜下樹。
  因為,太子二字已使他義不容辭啦!
  他立見三名青年正在脫衫,地上則有三具白乎乎又光溜溜的女子胴体,他的火气為之疾沖至漲停板。
  于是,他提功挪步行去。
  那三人卻似在比賽般匆匆的脫靴褪褲著。
  毛潭便利用他們金雞獨立時閃身劈掌。
  砰砰砰三聲,那三人己啊叫飛出。
  轟轟轟三聲,三株樹已被震斷。
  土屑便紛飛上三女的胴体。
  那三人一落地,便吐血連連。
  他們乍見毛潭,立听一人啊道:“毛潭,是你?”
  “不錯!你們是誰?”
  “這……這……”
  “大丈夫敢作敢當,說!”
  說著,他己上前抬腿各踏上一人之胸膛及揚掌作勢欲劈。
  啊叫聲申,那二人己吐血連連。
  另外一人駭道:“饒命!我說!”
  毛潭收掌道:“快說!”
  “是!小的左漢原是天尊堡弟子,受葛明倫安排入宮擔任侍衛,因天尊堡被滅,小的三人遂決定出宮。”
  毛潭道:“宮中只有你們三人嗎?”
  “是的!小的知錯!”
  “我懶得和你們算帳!”
  他立即一一制昏三人。
  他回頭一瞧,不由全身一熱。
  因為,三女不但一絲不挂,而且粉腿大張的仰躺著,加上她們的胴体甚美,毛潭不由想起他的好阿虹。
  他立即上前道:“我叫毛潭,我先解開你們的穴道吧?”
  說著,他己蹲在一名少女的身旁。
  他又按又摸一陣子,方始解開她的穴道。
  她立即匆匆的起身欲抱走衣裙著裝。
  可是,她乍見那些斷樹,便駭然止步。
  她一見他沒在看她,他匆匆的整裝。
  毛潭有方才之經驗,迅即震開另外二女之穴道。
  二女立即以雙手捂乳及按上胯間。
  毛潭立即上前替那三人穿上衣褲。
  不久,三女己匆匆聚在一起低語著。
  毛潭一听她們商量如何返宮,便佯裝不知的繼續替那三人整裝,又過一陣子,他方始替三人整霎裝。
  他一听三女已是停話一畫子,便上前道:“我送你們入宮吧!”
  立听一婦道:“事關顏面,勿泄此事!”
  “是!”
  “天亮后再押送此三人入宮吧!”
  “是!”
  于是毛潭便拋三人上樹。
  接著,他陪三女行去。
  他們一近城門,立見一婦揚出一塊金牌,軍士立即行禮啟門。
  不久,四人己幸接入城。
  他們又走半個多時辰,才走到宮門前,婦人再度出示金牌,軍士立即行禮,他們四人便又直接入宮。
  又過良久,他方始陪他們進入太子的殿中。
  一婦立請毛潭在書房內稍坐。
  三女离去不久,毛潭立听一婦低聲道出被三名侍衛劫出宮,幸經毛潭搭救以及送返宮中之經過。
  立听太子沉喝道:“可惡!”
  接著便是一陣交頭接耳。
  毛潭立听她談及裸身險受辱之事。
  太子不由連連咬牙切齒。
  “參見太子殿下!”
  “平身!平身!”
  太子上前一扶住毛潭,便道:“謝謝你及時施援!”
  “不敢當,我正好由渝州回來!”
  “可真巧呀!”
  “是的!要不要押那三人入宮?”
  “不必,你就地劈殺埋尸吧!”
  “是!”
  “記住!勿泄此事,包括百里卿在內!”
  “是!”
  他填接掠縱之后,迅即出宮。
  他沿街道掠縱不久,便己返回林中。
  他便劈出一坑,再上樹抱下那三人,立見他各自掏出那三人怀中之錦盒,再把他們拋入坑中以及揚掌一劈。
  轟一聲,三人立死。
  他便揮掌埋坑。
  不久,他啟盒一瞧,立見滿盒的銀票。
  他又找開另二盒,立見也是滿盒的銀票。
  他微微一笑,便收盒入怀。
  他一看見快天亮,便直接出林。
  不久他已跟赶集的人入城。
  天亮不久,他已經瞧見群賢庄右側己有大批人正在搭建房屋,他瞧了一眼,便直接進入群賢庄的大門。
  立見廣場正有大批人在結伴拆招著。
  他不由含笑瞧著。
  沒多久,百里揚已在廳前向他點頭。
  他立即上前道:“大叔!我回來啦!”
  百里揚便摔他入房道:“一切可好?”
  “很好!阿虹怀二個孩子哩!”
  “雙喜臨門!可喜可賀!”
  “謝謝!”
  他便略述會見三女之經過。
  百里揚含笑道:“很好!不過,我之計划可能必須修改,她們也該遷居此地,因為太子有意讓你任侍衛統領!”
  “侍衛統領?”
  “是的,宮內有御林軍守及侍衛駐,領導侍衛的人便是統領,他的地位及權力皆高過我這個庄主哩!”
  “大叔擔任統領吧?”
  “太子屬意你,你就接下吧!”
  “可是,我完全不懂呀!”
  “我先教你,你入宮后,太子也會指點你!”
  “非做不可嗎?”
  “是的!你在宮內,必能配合我!”
  “可是,我們不是還要殺惡人嗎?”
  “放心,太子准你隨時与我除惡!”
  “好,我答應!”
  百里揚便指點著。
  不久,他們己和眾人共膳。
  此時,太子剛与皇上退朝离殿,他一跟入御書房,便附耳道出二妻及愛女昨夜被三名侍衛劫出宮險些受辱之事。
  皇上不由駭怒交加。
  太子便道出毛潭及時解危及送三女入宮之事。
  皇上點頭道:“好一個福將!”
  “是的!毛潭老實忠厚,福多也!”
  “的确,厚賞否?”
  “尚未!啟奏父皇!蓮儿已被毛潭触及身子……”
  “朕懂!皇儿日后欲立他為駙馬乎?”
  “可是,他已有妻室!”
  “這……為維內宮安全,有必要破例安置毛潭于宮中。”
  “啟奏父皇!可否由毛潭統領侍衛維護內宮安全?”
  “准!另選一批群賢庄高手任侍衛吧!”
  “遵旨!”
  “妥加規判及裁退侍衛吧!”
  “遵旨!”
  太子便行禮离去。
  不久,他召來甘尚書及勾侍郎詳加指示著。
  當天下午,百里揚与毛潭已入宮見太子。
  翌舊下午,毛潭己率一百名三十几以下高手入宮,勾侍郎立即安排那一百人先放妥行李再進行交接。
  甘尚書便安排毛潭接任侍衛統領。
  他更指點毛潭相關業務。
  接著他陪毛潭在宮內巡視一遍。
  自那天起,毛潭便日夜巡視著宮內。
  那一百名高手更是主動划分責任區日夜督導著。
  整個宮內立即呈現新气象!
  這天上午,少林掌門人若賢大師率四殿住持以及三位長老拜訪群賢庄,百里揚便以禮想見。
  若賢大師緊握百里揚雙手道:“少林以師兄為榮!”
  “不敢當!請坐!”
  他便召出身少林之高手們入廳陪坐。
  雙方便一陣寒喧。
  不久,百里揚便略述消滅天尊堡經過。
  若賢大師不由申敬!
  雙方又是一陣客套著。
  良久之后,若賢大師道:“師兄可知山西雷虎幫蠢蠢欲動?”
  “唔!雷宏欲趁机坐大?”
  “他尚不知天尊堡己垮,他在大刀幫垮后,便積极召集江北黑道幫派及人物,如今已近一万人矣!”
  “唔!掌門師兄己召集江北同道吧?”
  “是的!武當、琱s、華山、泰山、昆侖及丐幫皆己集中妥幫手,師兄若方便賜助,便可以向雷虎幫下戰帖!”
  “好!我必率一千人參与!”
  “謝謝師兄!”
  “客气矣!”
  二人便約定日期及地點。
  當天中午,他們便在庄中用膳。
  經此一來,百里揚己重返少林師門。
  他又再度体認人心之現實啦!
  膳后,若賢大師便率眾离去。
  百里揚便持寶劍入宮會見毛潭。
  他指點毛潭,方始向太子報告此事。
  太子便指示殛滅惡人。
  百里揚便領旨离宮。
  他一返庄,便挑妥一千人及吩咐他們詳加准備。
  當天晚上,毛潭已在校場揮劍練招,此劍名為奔雷劍,它比蛟龍寶劍重,不過威力卻毫不遜色。
  毛潭便欣然練習著。
  山西太原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大城,雷虎幫雖然只在太原創立十五年,卻迅速成為長江以北大幫派之一。
  因為,雷虎幫幫主雷宏文武及全才,又有七名拜把兄弟全力協助,他們如今已有三千余名弟子,其中更有四百余名高手。
  大刀幫及兩湖三個黑道幫派被毀于開封之后,雷宏便決定替他們复仇,因為,他知道自己遲早會成為挨宰的目標。
  他便利用人心惶惶之際吸收及壯大實力。
  江北的大力幫派及獨行客紛紛前往來投靠雷虎幫。
  他們不但前來依附,更上路的獻財,雷宏不由大樂!
  他信心十足著。
  他野心勃勃著。
  位于山西地面的琱s及華山二派立即避之為吉。
  雷虎幫的气焰為之更盛!
  十二月一日上午,一名少林弟子送來戰帖,雷宏拆閱之后,不由哈哈笑道:“行!吩咐若賢把光頭遞淨些吧!”
  那名少林弟子立即离去。
  雷宏便召集大哥大們下達備戰命令。
  群邪便安份的練武著。
  十二月十日上午,百里揚率毛潭及一千名高手直接前往黃河黑龍溝,翌日上午,他們已會見若賢大師。
  接著,他們會見武當、華山、泰山、琱s、昆侖及丐幫六大派掌門人,百里揚一介紹毛潭,眾人立即行注目禮。
  毛潭便一一行禮著。
  眾掌門人不由留下良好的印象。
  不久,眾人便會商明日之戰法。
  翌日上午,七位掌門人便与百里揚各率一路人馬前往黑龍溝,立見群邪已經浩浩蕩蕩的列妥隊伍。
  雷宏更是昂頭坐在太師椅上。
  百里揚低聲向毛潭道:“他叫雷宏,你專攻他及附近!”
  “好!”
  黑龍溝原本是一座小山,据說昔年有一條黑龍由地底破山騰空而去,小山為之夷為平地,便留下黑龍溝這個地名。
  經過多效的洪水沖襲,它如今已成為平地,加上附近甚為空曠,又罕有住戶,所以,群豪選擇在此決一死戰。
  群豪一列妥隊伍,若賢大師便率毛潭上前道:“各位施主若在此時放下屠刀,尚來得及回頭,阿彌陀佛!”
  雷宏傲然道:“你等還來得及躲入江南,快走!”
  群邪立即連連吼道:“快走!快走!”
  若賢大師宣旬佛號,便向毛潭點頭。
  毛潭探肩拔出奔雷劍,立即掠去。
  立見四人仗刀彈掠而來。
  喊聲倏停,雙方便注視著這個前哨戰。
  毛潭一翻身便振劍砍出佛光普照。
  那四人亦振刀砍出。
  當當聲中,四刀立碎。
  慘叫聲中,四人已各成十六塊。
  空气中立即飄出血腥!
  少林弟子率先喝彩!
  群豪跟著歡呼!
  毛潭卻毫不停頓的扑向雷宏。
  立見六人現身各劈來一記掌力。
  毛潭立即劈出左掌及加速掠去。
  轟轟爆聲之中,那六人己吐血飛入人群。
  當場便有十八人被撞傷。
  立見雷宏身旁之四人閃身疾劈向毛潭,毛潭立即提足功力疾劈過去,立听一陣焦雷般在響。
  那四人慘叫一聲,便吐血撞入人群。
  雷宏及附近之人紛紛騰掠而上。
  那張太師椅當場被震碎。
  毛潭趁机疾砍猛劈向雷宏。
  雷宏翻身向后一閃,立見八人劈向毛潭。
  轟轟聲中,那八人己吐血飛出。
  其中三人更各被砍成二至四塊。
  毛潭一落地,便朝前劈去。
  群邪紛紛疾劈著。
  爆聲震天!
  掌勁破冰!
  大地一陣震顫!
  二百余人便在慘叫聲中,吐血仆倒。
  雷宏更是一翻再翻的翻入隊伍后方。
  群邪便四面圍攻向毛潭。
  毛潭吼句殺,便掌劍交回的大開殺戒。
  群豪乍听吼聲,立即沖去。
  群邪立即迎戰。
  群豪主力立即先行沖殺。
  面對生死關頭,出家人不再慈悲啦!
  他們己為降妖伏魔而大開殺戒。
  殺聲震天!
  慘叫連連!
  血雨紛飛!
  雪地為之染紅!
  現場頓似人間地獄。
  太陽更是早已躲入烏云后。
  毛潭彪悍的劈砍一陣子后,終于劈攻向雷宏以及八人,立見他們各自劈掌或震劍疾攻向毛潭。
  毛潭的如山掌力便在巨撞中了結那八人。
  他窮追猛打的劈殺雷宏。
  轟一聲,雷宏己參叫飛上天。
  鮮血乍噴,他已粉身碎骨。
  群邪為之大駭。
  他們的士气立即跌停板。
  毛潭一轉身,便劈砍著群邪。
  群豪便趁机大開剎戒。
  形勢一逆轉,群邪便加速傷亡。
  群豪痛下殺手啦!
  毛潭更是不留情的劈殺著。
  午前時分,群邪終于遭到惡報。
  群豪便留下一批人善后。
  接著,群豪赶往雷虎幫總舵,他們一進去,立見已經人去堡空,群豪立即入內搜索著財物。
  不出半個時辰,群豪已拎走大批財物。
  他們一返黑龍溝,便協助劈坑埋尸。
  午后時分,群豪己入成慶功。
  席間,毛潭便成為眾人敬酒的主要對象。
  七位掌門人趁机与百里揚商量如何分配群邪的財物,百里揚便建議先厚恤死者及厚慰傷者。
  若賢大師七人便一致贊成。
  接著,百里揚建議七派均分其余的財物,而且即速置產,為進一步增加各派之財力。
  丐幫幫主彭揚便率先同意此事。
  因為,他已決定結束丐幫的化明為暗生涯。
  若賢大師六人也一致贊成。
  百里揚便再度強調即速置產。
  七位掌門人皆表同意。
  這場慶功宴便熱鬧的結束。
  百里揚便与毛潭向眾人道別。
  接著,毛潭表示欲返渝州一趟。
  百里揚便含笑同意。
  毛潭便欣然离去。
  當他走出南門時,倏听背后傳來:“請留步!”
  他回頭一瞧,立見二位陌生人快步行來,他一怔,右耳已經飄入清晰的傳音道:“老朽海德!”
  他會意的含笑道:“二位好!”
  來人正是海德及海蘭,他們自從上回在鹿場扑空之后,他們一直在嘉定及渝州尋找不已。
  他們做夢也料不到毛潭會入群賢庄,所以,一直失望著。
  此后,他們偶由一名丐幫弟子口中獲息正邪將在黑龍溝一決死戰,他們研判毛潭一定不會缺席。
  所以,他們立即赶來。
  所以,他們瞧見毛潭大開殺戒情形。
  他們瞧見群豪慶功的情景。
  他們便在外等候此刻。
  如今,心愿得償,二人不由大喜。
  不久,他們一出城,海德立即道:“公子渝返渝州?”
  “是的!好久不見啦!”
  “的确,公子武功大進,可喜可賀!”
  “謝謝!全靠老爺子指點風雷掌法!”
  “客气矣!公子為何久未現身渝州?”
  “我己入宮!”
  “入宮?”
  “是的!”
  他便遞出腰牌。
  “公子己任侍衛統領?”
  “是的!”
  “可喜可賀!”
  “謝謝!”
  “鹿爺呢?”
  “他目前是群賢庄庄主!”
  “什么?他便是百里揚?”
  “正是!少林此次邀大叔協助除惡,他又入少林啦!”
  “可喜可賀!他如何入群賢庄的?”
  毛潭便略述經過。
  海德一听葛明倫己垮台,不由大喜。
  不久,毛潭道:“恕我急于返家……”
  “公子住于渝州何處?”
  “對不起!不能說!二位可到群賢庄來找我!”
  “這……可否另約時間在京城會面?”
  海德不愿再返群賢庄,所以做此建議,毛潭立即道:“我明天便返京,可隨時和老爺子見面!”
  “好!后天中午在群賢庄鄰街之春風樓會晤,如何?”
  “好呀!春風樓的宮丁很棒,我作東!”
  “好!”
  毛潭便匆匆离去。
  海蘭道:“世事可真多變呀!”
  “是的!朝廷之福也!”
  “嗯!”
  “走吧!”
  二人一起北上。
  且說毛潭飛掠南下之后,他便在入夜不久入庄,他立听嬰啼聲,于是,他欣然的快步進入廳中。
  立見一婦迎來道:“恭喜!”
  “阿虹生啦!”
  “是的,昨午添了二個,母子平安!”
  “太好啦!謝謝!”
  毛潭便快步入房。
  立見葛氏含笑步出房道:“恭喜!”
  “謝謝!謝謝!”
  他一入內,立見甄虹左右開弓的抱嬰靠坐在榻上,雙嬰則各在飽滿的乳上貪婪的吸乳不已。
  他立即上前一坐及托著二嬰道:“阿虹,謝謝!”
  “好痛喔!現在還在痛哩!”
  “對不起!全是我害的!”
  “我甘愿!全是儿子!高興吧!”
  “高興!”
  “大哥叫毛忠,小弟叫甄羲,如何?”
  “忠羲?好呀!”
  “謝謝!甄家有后代啦!”
  “是呀!改天到墳前告訴爹娘!”
  “好!近況如何?”
  “很好!我在今天上午和大家殺一万余名惡人哩!”
  他立即詳述戰果。
  “太好啦,大叔好吧?”
  “很好!我對群賢庄的印象轉好啦!”
  “自私?全看大叔的面子吧?”
  “不!他們有禮貌多啦!每人也不會擺臭臉啦!”
  “格格,瞧得如此仔細?”
  “是呀!我好似已習慣于觀察人物哩!”
  “大叔又教你什么怪招啦?”
  “不!皇上叫我做侍衛統領!”
  “你做官啦?”
  “是的!我管三千余人哩,大叔說我比他大哩!”
  “真的呀?”
  “是呀!太子還時常教我及賞我哩!”
  說著,他已抓出三個錦盒放在枕上。
  甄虹道:“你留用吧!我有不少錢呀!”
  “你留著吧?我每月至少領五千兩黃金!”
  “真的呀!”
  “嗯!菁姨生了嗎?”
  “前天晚上生個儿子,好可愛喔!”
  “太好啦,大叔還惦記此事哩!”
  “餓了吧?幫我吃桌上的麻油雞吧?”
  “不!我中午剛吃慶功宴,肚子還飽飽的哩!阿虹,大叔請菁荑和你考慮搬入京城,好不好?”
  “好呀,我真高興!”
  “太好啦!”
  不久,二嬰已呼呼大睡,甄虹便把他們放在內側。
  她便牽著毛潭的手按上右乳道:“我真高興!”
  他便輕輕撫乳及摟她入怀傾訴情衷。
  良久之后,她方始道:“何時返宮?”
  “今夜!我去見見菁姨吧!”
  “好!”
  不久,毛潭一入房,立見葛菁含笑靠坐在榻上道:“我方才听過你与阿虹之交談,恭喜你擔任侍衛統領!”
  “謝謝!恭喜菁姨添丁!”
  “謝謝!告訴揚!請他放心!”
  “好!菁姨要不要搬入群賢庄?”
  “好!三月初再啟程吧!”
  “好!大叔一定很高興!”
  葛菁含笑道:“今天消滅雷虎幫啦?”
  “是的!少林等七派掌門人皆帶人參加,二万余人一起砍殺,場面十分的熱鬧,雪地上到處是血肉哩!”
  “可見拼斗之烈,各派之傷亡得不重?”
  “不重!只有二千余人!大叔及群賢庄高手皆平安!”
  “很好!足見你出力不少!”
  “輕松多啦!上回与李百忍之拼,比較累些!”
  “很好!大內御醫有不少靈丹,多攀攀交情吧!”
  “好!太子己贈我三瓶靈丹!”
  “很好!”
  “菁姨!我下午离開太原時,海德叫住我哩!”
  “唔,他談些什么?”
  毛潭便略述經過。
  葛菁含笑道:“你可知他們怎會如此巧的在太原叫住你?”
  “我不知道!”
  “他們一直在找你,我多次瞧過他們走過此地!”
  毛潭怔道:“他們為何找我?”
  “你去問問阿虹吧!”
  “好!菁姨有什么話要轉告大叔!”
  “京城寒冷,叫他多穿件衣服!”
  “好!”
  毛潭立即返房。
  甄虹含笑道:“你還記得上次攔住海蘭之事嗎?”
  “記得!”
  “你的臉貼過她的胸吧?"
  “貼過,不過,我不是故意的!”
  “你抱過她的臀吧?”
  “抱過!不過她有穿裙!”
  甄虹笑道:“你對海家有恩,又与她有如此親密的關系,她可能已經喜歡你,所以她一直在找你!”
  毛潭怔道:“是嗎?”
  “是的!女人的胸不會輕易讓男人碰的!”
  “我……我不是故意的呀!”
  “她知道,阿潭!你見見她,她如果要跟你,你就告訴她,你已有妻小,她如果不介意,你就答應她!”
  “答應她?”
  “對!菁荑說她挺不錯的!”
  “讓她跟我們一起呀?”
  “是的!”
  “妥嗎?”
  “妥啦!你沒看見皇上有好多的女人嗎?”
  “那是皇上!大叔也只有菁姨呀!”
  “沒關系啦!”
  “這……這……”
  “你若不答應,她可能不會嫁,別害她!”
  “我……我和她談談看吧!”
  “好!你若与她談妥,就叫她來看我!”
  “好!”
  “喂我吃雞肉吧!”
  “好呀!”
  他便端來一小鍋麻油雞在榻前喂她。
  不久,兩人便你一口我一口的吃著。
  沒多久,鍋底已朝天。
  兩人便依儇的躺上榻。
  他一直賴到深夜,方始依依不舍的离去。
  他便吸口气飛掠而去。
  破曉時分,他已經返宮。
  他匆匆沐浴便換上制服出巡。
  退朝之后,他便向太子報告消滅一万余名惡人,而且群賢庄高手皆平安,太子不由欣然嘉許著。
  不久,太子便吩咐他歇息三日。
  他便返統領府先行用膳。
  膳后,他便巡視各地。
  途中,他每遇上群賢庄高手,便道出已滅江北黑道。
  然后他返府服丹行功。
  午前時分,他一收功,他欣然用膳。
  膳后,他便直接歇息。
  翌日上午,他在宮內又巡視一遍,便向太子報告。
  不久,他己換上便服出宮。
  首先,他入群賢庄向百里揚報喜。
  其次,他轉達葛菁將于三月初入京。
  百里揚含笑道:“阿虹必會同行,你不必再奔波啦!”
  “是的,大叔何時返渝州?”
  “元宵以后再議!”
  “大叔,我約海德及海蘭今年會面!”
  他便道出前天在太原會見他們之事。
  “阿潭,海蘭可能喜歡你!”
  “我……阿虹提過此事,可是,太不妥吧?”
  “妥!她是個好女孩,阿虹不反對吧?”
  “嗯!她還要見海蘭哩!”
  “很好!好好和他們談談吧!”
  “好!”
  “今年若談妥,替我安排今夜之敘!”
  “好!”
  百里揚便輕聲指點著。
  良久之后,毛潭方始前往春風樓,他一入廳,立見海德二人已在座,他便含笑直接上前入座道:“抱歉!我來遲啦!”
  海德含笑道:“我二人來得太早!”
  立見海蘭斟茗道:“請!”
  “謝謝!”
  三人便含笑品茗。
  不久,小二己送來酒菜,三人便先行用膳。
  只見海德舉杯道:“謝謝公子之助!”
  “小事!”
  二人便含笑干杯!
  海蘭跟著舉杯道:“請海涵我上回之冒犯!”
  “扯平啦!干了杯,今后就別再提此事,如何?”
  “好!”
  二人便含笑干杯。
  不久,海德問道:“公子在渝州可否有親人?”
  “一妻二子,阿虹在四天前為我生下二個儿子!”
  海蘭不由神色一變!
  海德從容點頭道:“可喜可賀!”
  “謝謝!”
  “我只有一子三孫,二位孫子都己成家,只有蘭儿一直高不成低不就,不似公子如此幸福美滿!”
  毛潭道:“令孫女人品不凡又直爽,該有美侶!”
  “公子繆贊矣!”
  “不!我一向直言,令孫女是位好姑娘,我向內人提過在河南誤會之事,內人一直怪我不對哩!”
  “不敢當!”
  “當時确是誤會,不過,我如今己体會出令孫女當時之焦急,所以,我肯定令孫女是位好姑娘!”
  “謝謝!小孫女方便与尊夫人一敘否?”
  “好!”
  毛潭便低聲道出渝州住處。
  海德二人一听就明的知道地點。
  經此一來,气氛更加的和悅。
  海德也不必傷腦筋思考如何提親啦!
  不久,毛潭道:“老爺子!百里大叔想和您聊聊!”
  “榮幸之至!”
  “謝謝!請二位今夜在此地等他!”
  “好!”
  气氛更加融洽了!
  良久之后,毛潭方始結帳离去。
  海德道:“蘭儿他己有妻小,你之心意改變否?”
  海蘭道:“不!我跟定他啦!”
  “好!去瞧瞧庄院吧?”
  “爺爺要返回京城啦?”
  “我忍心讓你在此思親乎!”
  “討厭!”
  二人便含笑离去。
  不出一個時辰,他們已在西山楓江間買妥一處庄院,他們吩咐妥下人,便愉快的再入京城。
  黃昏時分,他們已在春風樓會合百里揚。
  雙方行過禮,立即坐上右壁角之座頭。
  百里揚點妥酒菜,便招呼他們品茗。
  不久,百里揚低聲道:“庄內經費中之特支費供何用途?”
  “聯絡豪俠!每月仍有十万兩金黃吧?”
  百里揚怔道:“二十万兩哩!”
  “足見大內對你之器重,能支則支,若未只用,你就鑒收,留供日后不時之需賞給屬下吧!”
  “好!事務費之支用范圍是……”
  “難支!各种名目皆可結報。”
  “難怪葛明倫的事務費支出最有問題!”
  “他一向工于心計,必不會放過此种机會!”
  “是的!他目前不知在保方?”
  “這种人必然難以善終!”
  “是的!海老知道天尊堡己垮吧?”
  海德怔道:“當真?”
  “嗯!”
  他便略述經過。
  海德笑哈哈的道:“難怪你們敢動雷虎幫!”
  “是的!明年再滅,江南黑道吧!”
  “上策!”
  海德低聲道:“太子快登基了吧?”
  “下月初一!”
  “你該趁机置產,大內必會免賦及大赦天下!”
  “謝謝!我己知足,我打算俟机促進在渝州及嘉定產業。”
  “佩服,知足常樂!”
  “是的!”
  立見一名小二送來酒菜。
  三人便先行取用。
  酒過三巡之后,百里揚低聲道:“海老知阿潭已任侍衛統領吧?”
  “嗯!皇上高明!”
  “的确!這孩子忠厚老實,堪付重任!”
  “你能栽培此种高手,不虛此生矣!”
  “的确!有關他与令孫女之事,我可否略陳意見?”
  “請說!”
  “請令孫女協助他們,如何?”
  “你指姻緣?”
  “是的!阿潭夫婦出自嘉定,罕見世面,內宮人際關系复雜,須賴令孫女予以協助及安排!”
  “我懂,謝謝你之安排,我答允!”
  “很好!請把此函交給內人!”
  說著,他己遞出一函。
  海德收妥函,便舉杯道:“先干為敬!”
  “謝謝!”
  二人便欣然干杯。
  不久,海蘭羞喜的舉杯道:“謝謝!”
  “委屈你矣!”
  二人便含笑干杯。
  海德便問道:“群賢支离破碎正在擴建乎?”
  “是的,讓大家住得舒适些!”
  “很好!今后尚欲增進人員乎?”
  “是的,我打算俟机再選一批三十几以下之各派高手,俾在五年內接替目前之五旬左右人員!”
  “有必要進行新陳代謝!”
  “丐幫有意再于京城立舵,我打算利用他們的飛鴿与各派保持密切聯系,俾隨時打擊黑道!”
  “有遠見,可行!丐幫一向忠義傳幫又人才濟濟,你何不資助他們在各地擴大實力!”
  “好!請代向內人提及此事!”
  “好!”
  “海老認識成都陳泉否?”
  “認識!他是丐幫成都分舵分舵主!”
  “我以鹿百里化名与他在成都投資良田糧行,有關丐幫之事,請他代辦吧!”
  “好!年關將近,我須速辦此事!”
  于是,三人欣然用膳。
  膳后,海德二人立即离京。
  他們便施展輕功連夜赶路。
  翌日上午,他們己會見葛氏。
  雙方皆熟,不過,海德暗怔百里揚會娶葛菁。
  不過,他便送出那封信。
  葛氏便吩咐一婦送信給葛菁。
  葛菁閱過信,便含笑請婦人把信交給甄虹。
  不久,甄虹瞧得連連點頭啦!
  因為,百里揚已在信中提及毛潭与海蘭之親事。
  不久,海德便提及百里揚欲資助丐幫在各地擴大經商以及委托陳泉進行,葛氏便入內轉達此事。
  不久,婦人与葛氏已挖出葛菁及甄虹之銀票。
  海德便率海蘭拎包袱离去。
  他們一返庄,海德便率子拎包袱赶往成都。
  他們一會見陳泉,便道出來意。
  陳泉含笑道:“在下正等候鹿爺前來領分紅哩!”
“他目前已掌群賢庄!”
  “啊!他便是百里庄主!”
  “是的!請把握免賦公告前之時机置產!”
  “好!這些銀票共有若干?”
  “不詳!我沒空清點,你速進行!”
  “好!”
  于是,陳泉便立即忙碌著。
  海德二人便欣然离去。
  陳泉便与六十人同時赴各大城置產。
  他們為爭取時間,只好先斬后奏啦!
  他們便日夜赶路以及大批搜購店面及田地。
  兩湖之良田更是他們之重點目標。
  他們之出現立使各地商人大樂,因為,不少正在軋年關,不少人更因上次水患而元气大傷呀!
  所以,他們順利的置產著。
  除夕前一天,各衙同時公告新皇將登基以及大赦天下又免試三年之消息,己售產之人恍然大悟啦!
  看開之人只好搖頭。
  看不開的人除了破口大罵,還能怎樣呢?
  此時的海蘭正与一婦替甄虹之二嬰沐浴著。
  她自從那天來訪之后,便天天來訪,而且每次一來訪便陪甄虹歡敘及照顧孩子大半天才离去。
  她与甄虹已情同姐妹啦!
  此時的毛潭几乎天天隨侍太子,因為,太子登基之事既多又繁鎖,太子必須天天處理著。
  他几乎天天在太子殿中用膳,而且与太子全家人共膳。
  不知是巧合或是故意安排,毛潭与香蓮公子接近的机會日益增加,而且多是兩個人共處。
  香蓮公子更是大方的接近他。
  忠厚老實的他不覺有异的与她相處著。
  除夕夜,皇宮處處張燈結彩,香蓮公子与毛潭用過膳便逛皇宮,足足過二個多時辰,她方始返殿。
  毛潭便返府行功歇息。
  丑中時分,毛潭便整裝出巡。
  立見侍衛及衙林軍已經各就各位。
  他巡視一遍之后,方始到太子殿前恭候。
  寅中時分,他便已經隨侍太子祭祖。
  立見皇上及皇族們濟濟一堂。
  繁瑣又隆重的儀式便逐一進行著。
  曙光乍現,太子正式登基。
  万炮齊鳴!
  絲弦齊揚!
  文武百官唱喏叩朝。
  新皇便循例免朝一個月及慶賀著。
  侍衛們便分二批返鄉探親。
  群賢庄的人也分二批返鄉探親。
  百里揚在元霄后方始返渝州探親。
  他一抱愛子,不由大喜。
  當天晚上,他便与葛菁欲仙欲死的快活著。
  因為,他們要為葛家留一脈香火。
  十天之后,百里揚二人便戴上面具各在渝州嘉定收帳,五天后,百里揚己入成都收悵。
  陳泉立即連連申謝著。
  二人便進一步會商建立飛鴿傳信之事。
  此外,百里揚把成都、渝州及嘉定產業委托陳泉俟机出售,陳泉亦欣然答允此件事情。
  百里揚申過謝,立即离去。
  他一返渝州,便又与愛妻快活著。
  翌日上午,他拜訪過張知府,便申謝返府。
  當天下午,他已率諸女及三嬰离去。
  海德亦率親人同行。
  那二座庄院在當夫便更換主人啦!
  元月底,他們一返群賢庄,便一起入內。
  海德一家人便受到眾人的歡迎。
  不久,毛潭己赶來會合。
  當天晚上,眾人人便在庄內共膳。
  不久,百里揚邀毛潭、甄虹及海蘭起身道:“各位,英雄愛俠女,俠女識英雄!祝賀他們吧!”
  眾人恍悟的歡呼著。
  海蘭羞得滿臉通紅呀!
  童南倏地喊句:“統領干!”便端上一碗酒。
  眾人鼓噪的摧著。
  毛潭便笑哈哈的喝完那碗酒。
  童南立即捧壇斟滿一碗酒及仰首喝光。
  眾人立即報應熱烈的掌聲。
  童南便笑哈哈的返座。
  百里揚道:“老庄主來訪,新庄院落成,毛統領一家團圓,大家盡興早飲吧!”
  “是!”
  現場立即熱鬧紛紛。
  不久,名酒的人一批批的涌來。
  場面更加的熱鬧著。
  這一餐,海德一家三口全醉啦!
  童南更是又醉又吐著。
  只有毛潭喝最多,卻最清醒。
  散席之后,他己率二妻及二子入宮。

  ------------------
  銀城書廊 掃描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