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四章 神奇偵探


  店門外,一個四十出頭,身材高大,面容清懼,顱骨高高隆起的中年人,雙眸中閃爍著犀利与威懾的眼神,手提一個微型袖珍電腦,鏗鏘有力的邁步而出,那略顯零亂的黑發,蓬松無序,竟添了其几分成武与沉著。
  耶聿長胜乍見之下心中一片茫然,暗道:“想不到被美國人傳說得神乎其神的偵神湯姆森·特伯奇就是眼前這個冷做的青年。”
  意念至此,暗自運勸戒備,方欲開言。那拎做的老板娘忽冷喝道:“耶聿先生,舉起你的雙手,我是加州警署秘書夢西羅。”
  夢西羅說話聲中,奇快的自袖中拔出一支微型手槍,瞄准了邪幸長胜的咽喉。店中之八乍見這突如其來的變化,一時為之惊得呆了。一個個呆若水雞,面面相覷,惶然無語。
  耶聿長胜做夢亦想不到眼前的老板娘駭然是警署秘書夢西羅所化裝。乍聞之下,神色一連數變,一股御寒入肺的涼意自心底油然而生,狂濤海浪般的淹沒了神智与靈魂。
  深深的吸了口气,緩緩舉起雙手,強作鎮定道:“你們憑什么指證我是太空飛人?真是令人覺得荒唐与滑稽。”
  耶聿長胜此言一出。活中的客人猛的回過神來。目光齊視著他,七嘴八舌的議論道:“哈一他就是太空飛人?真是令人可歎可笑。〃紙上吹得太空飛人來無影去無蹤,進出基因試驗基地連個底都嗅不到……”
  “是呀?太空飛人竟坐在我們中間,真讓人不可思議,不可思議,有遭一日說不准我們亦會變成大空飛人啦,不知這位偵神自己亦是不是!”
  店里的客人用英語七嘴八舌的爭論不休。飄入耶聿長胜耳內,經過“腦譯器”自動翻譯成漢語,明白了不少,暗松了口气村道:“在這法制民主的社會,警方如無确鑿證据,不敢胡亂抓人。”意念至此,放心了不少,冷冷的瞥了一眼,夢西羅,面對籌森森的槍口道:“小姐,你最好放下你的槍,你們抓太空飛人,抓到了本人的頭上,不覺得可笑嗎/”
  夢西羅神色微變,方歌開言。邁步而來的湯姆森特伯奇笑道:“閣下此始禸餑棬鄎O持鎮定,真是令人可敬可佩。”
  語音一轉道:“但是閣下劫獄救人,偷襲基因試驗室,盜取哈佛大學的科研成果,憑此三條罪狀,足可以判作監禁五十至一百年?”說話聲中,詭法的雙目中閃爍著刮刀一般犀利的目光,一眨’眨的盯著耶聿長胜的表情變化。
  仿佛要從他的臉上,看透他的心思,判斷他的思緒變化。
  耶聿長胜歷盛店,鬧東瀛,閱歷丰富,經驗老道,鮮有人能及。從湯姆森特伯奇党詐的眼神中已明白了不少。心道:“這個神偵真可謂是一條成了精的老狐狸,居然想利用旁破例擊詐出我的來歷。”
  意念至此,不屑的冷笑道:“這就是協神創造的神話。¢不出洗劫加州警署,偷襲基因實驗基地的凶手,居然想欺上滿下,誣陷本人,唐突塞職,未免有些讓人搞不懂?現在居然又出現了什么盜取哈佛科技成果的笑話,豈不讓人才如大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店中不知何時已圍滿了人,七八個手持微型沖鋒槍,全副武裝的警察圍住了耶聿長胜的所有退路。旁觀之久見其口若懸河,振振有詞,處變了惊,泰然自若;一時議論紛紛,爭論不休。
  湯姆森·特帕奇畢竟是錯兔子的老鷹,面對耶聿長胜似嘲似諷的辯詞,嘴角露出一抹冷做的微笑道:“閣下如此說來,我們是冤枉你了。”語音一頓道:“閣下是定居美國的華人?還是來本國經商亦或是求學之人,請出示你的有效證据;在我們民主的國家,是不會無故拘捕任何一個合法的公民。”
  湯姆森·將相奇此言一出。四周圍觀之人拍手噓唏,七嘴八舌的歡呼道:“偵神!言之有理,美國的驕傲,I
  LoveYouOK!”
  耶聿長胜做夢亦料不到湯姆森·特伯克會有此一問。心中叫苦不迭暗道:“這幀神倒是難纏難苦的人物,料定我是太空飛人,又豈會有這地球上任何國家的有效證据。”眼見四周圍著一層層圍觀的人群,几個全副武裝的警察持槍截住了所有的退路,全身情不自禁的冒出一線冷气。
  “先生,你被捕了!”耶聿長胜沉吟之際,湯姆森·特伯奇奇快的竄到他身前,眼的一聲,自屁股上掏出手銬,扣住他的右腕,就欲銬他上車。
  耶聿長胜雖有一身曠世無比,上天入地,無人能及的武功,但在八支沖鋒槍的包圍之中,卻不敢輕舉妄動。眼前的形勢十分明白,湯姆森·特伯奇即使沒有證据證實自己是太空飛人,但他卻有一万种理由与借口拘捕自己,弄得不好,自靂馬腳,深吸一气強作鎮定道:“閣下以什么罪名拘捕我。”
  “偷渡入境罪”。湯姆森·特伯奇冷冷一笑道:“閣下如在三分鐘內取出有效的合法證件,本人就可以一個警員的身份拘捕你。”
  湯姆森·特伯奇此言一出,四周圍觀的人齊聲吆喝道:“喂;你到底是什么人?如不亮出證件,縱不是太空飛人,亦是一個社會巍U人物!”
  耶聿長胜面對湯姆森、特伯奇得意的神色,心中暗自震惊:“這條吃人不吐骨的老狐狸,如此罪狀拘捕我,定會不惜一切手段……”意念至此,忽然听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偵神開玩笑未免太過份了,居然開到本公司業務經理的頭上來了肝
  乍聞之下心中大喜,循聲望去,比爾湯伯森含笑推開人群,拿著一大疊證件新了進來,邊走邊道:“各位体要誤會,這位是我們石氏集團公司業務總經理葉万鈞,暗中探得哈佛大學研制成功了一軟件极有市場階值,准備前來洽談作一事,沒想到一”
  耶聿長胜乍聞之下暗松了口气,心道:“想不到杜無情此始禸閰~然還會派人替我解圍。”全場圍觀之八,一時如墜云霧,弄得莫名其妙。
  湯姆森·特伯奇神色激變,冷哼一聲,不持比爾湯森伯話說完,伸手奪過他手中的證件冷笑道:“問下是何人?為何有他的證件。間
  比爾楊森伯冷笑道:“偵神此言何意,我乃是他的助手,葉總的證件放在公文包中,這有何稀奇之處嗎?”
  耶聿長胜心中港腹疑團:“這比爾楊森伯又給我偽造了什么有效證据?居然敢跟偵神當面較勁,五氏集團的勢力真不可抵估。”
  思忖間只見湯姆森·特伯奇仔細的翻閱了一遍手中的證据,啪的一聲扔在地上,注視著比爾楊伯森冷笑道:“閣下不要忘了,本人知道你是石氏集團的宏科技術總監。”話一出口,只得帶著眾人悻悻离去。
  耶聿長胜做夢也料不到比爾湯森伯憑著一大堆證件,輕而易舉的將名動天下,不可一世的偵神湯姆森·特伯奇打發走。几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雙眼,惊愕的注視著他,緘口不言。
  圍觀的人見湯姆奈特伯奇帶人滓悻离去,長長的吁了口气,掃興的散開。
  比爾楊森伯詭秘的朝耶聿長胜一笑,躬身撿起地上的一大堆證件塞入公文包中,交給他道:“葉總受惊了,這是你的公文包,帶在身邊吧,免得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耶聿長胜啼笑皆非,自己成了石氏集團一個公司的業務總經理都兀自不知,豈不是有些過于荒唐与可笑。見比爾湯森伯一臉詭异之色,接過公文包道:“多謝!我有要事,就此告辭,我們公司再見!”
  話一出口,步出店門,攔了輛的士,上車而去,比爾楊森伯料不到他說走就走,目送著地攔了的上离開小唐,冷哼一聲,鑽進自己的林肯轎車,尾隨跟蹤而去。
  耶事長胜打的匆匆离開坎布里奇,說了聲:“國際机場。”司机二話不說,調轉車頭直朝机場方向而去。
  耶聿長胜略格了口气;打開全文包,取出證件一看,赫然見是某國的護照,上面寫著/葉万鈞,男,2075年8月8日,照片卻是自己的。心中暗自震惊:“這杜無情真是神通廣大,居然連我的一切都可捏造成真,連恢神之稱的湯母森特伯奇部查不出半點可疑之處,怪不得他會悻悻而去。”
  意念至此,靈智一閃忽又有几分疑惑不解。心道:“我教石老地設成功,杜無情又豈會再叫比爾楊森伯暗中助我?難道其中另有……”
  意念至此,情不自禁的倒抽了一口涼气。那戴著墨鏡的司机忽然冷笑道:“閣下如不想被定時炸彈活活給炸死,最好把這公文包与偽造的假護照扔過密西比河之內,我可不想陪你送死。
  司机此言一出,耶聿長胜神色驟變,忡然動容,惊恐惶然的注視著他道:“閣下是什么人,怎么知道這公文包中有定時炸彈?”
  司机緩緩的自怀里掏出個證件交給耶聿長姚道:“閣下現在該相信我的話不錯了。”語音一頓道:“如我所料不錯,連那偽造的假護照之中,也暗中隱匿著微型生化武器!”
  語音清晰,漢語流利,平緩中隱透著几分減慢与嚴肅,給人一种不怒而成的感覺。耶聿長胜對美國的土司机多能說漢話之事,早已習以為党,上車時急于擺脫比爾湯柏森,并未仔細打量前面的司机。接過他的征件一看,赫然見上面寫著英·漢用文,其中中文醒目寫道:“國際特級刑警,湯姆森·特怕奇!”
  “你……你才是被美國人吹棒得神乎其神,有如神話人物的偵神!”耶聿長隆乍見之下,神然動容,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油然而生,深深的吸了口气強作鎮定道:“湯姆森·特伯奇#∮然開的土,僅此一點,就鮮有人能及?”
  湯姆森·特伯奇搖頭笑道:“我并非是人們傳說中的神,而是一個普通的人。”語音一轉道:“閣下最好把手中的公文包扔掉,如我估計不錯,其中裝置的定時炸彈,离引爆時間不過三十分鐘。”
  湯姆森·特伯奇語气手和,自信成嚴。耶事長胜心中凜然,播下車上的玻璃,游目四顧,的士駛上橫跨在波士頓与坎布里奇鎮之間密西比河鐵索橋,橋下清流急湍,并沒有行船,暗松了口气,將證件塞入公文包中,直扔入橋下的河流中道:“閣下不惜化裝成一個的土司机引誘我,不知目的何在!”
  “希望你跟我們合作!”湯姆森特相奇道:“我已查清了石氏集團的歷史背景,以及你們的來歷,但卻沒有證据說明你們是太空飛人。”
  特伯奇此言一出,耶事長胜深深的意念到了他這位“偵神”的可怕与厲害。深吸一口气,強作鎮定道:“閣下意欲引誘我承認洗劫加州警署,偷襲基因基地,盜竊哈佛科研成果之事。”
  特伯奇搖頭道:“其實我已查清一切事情皆是你所為。但我卻找不到將你定罪的證据。”語气一轉道:“其實你亦是五氏集團百年前那次試驗的犧牲品,對你能帶著一群人活著來這2100年倒是件令人不可思議之事,既無法解開之謎。”
  特伯奇一邊開車,一邊道來,似乎也不擔心耶聿長胜會待机逃走T露出一個特普超人的鎮靜与沉著,以及過人的分析能力与自信。
  耶聿長胜做夢亦料不到索未見面的湯姆森·特伯奇,居然知道百年前“虛妄試驗”一事,心中震惊异常,強作鎮定道:“可借你亦沒有證据。”
  特伯奇毫不思索的點頭道:“有關那次試驗的數据資料被石胜虛那只老狐狸付之為一炬了。語音一轉道:“所以我只有來替你開車,只要你能開口,就是最有務的證据。”
  特伯奇此言一出,耶聿長胜忽然明白了几分,搖頭苦笑道:“閣下之意是要我出庭作證,控告石氏集團曾做過危害社會的實驗,從而達到使其破產的目的!”
  “你很聰明!”特伯奇點頭道:“除了你以外,沒有任何能做到這一點。”
  頓了頓詭秘一笑道:“何況作有索賠償的資格,從中能狠狠的賺上一”
  “轟隆——”特伯奇話未說完,二人忽然听到一個推山線岳般的爆炸聲響起。耶聿長胜不禁神色驟變,心悸神駭,搖頭苦笑道:“万幸!如非你這個開車的提醒,只怕我此時已變成了地府冤魂了。”
  特伯奇搖頭道:“閣下并非這么容易被人炸死的,否則你早已埋在了歷史的墳墓之中,成了一個鮮為人知的謎,又豈會帶著一大群人到2100年來。”
  耶聿長姚深吸一口气道:“你的想象的确丰富,可惜一切都沒有證据。”
  特伯奇神色微交道:“的确如此,但是我相信你就是我所要努力尋找的歷史證据,這一點你心中明白”
  一個人成為歷史的見免除了耶聿長胜之外,整個世界上,絕難找出第二人!
  耶聿長胜點頭道:“這句話對昨天而言應該是一种無可置疑的真理,但是今天卻成了一句荒唐的謬論!”語音一轉道:“所以我希望你能与我誠心合作,最好不要打著溜走的主意,否側离開了我,相信你活不過三日。——“你是在威脅我!耶聿長胜心中震惊,搖頭苦笑道:“可惜我這個人別的本事沒有,卻有一個最大的特點一一就是不怕死!”
  特伯奇搖頭道:“并非是我威脅你,石氏集團將會不惜一切手段置你于死地。這一點你心中應該明白。他們是絕不會讓個足可使他們破產的人活在世上!”
  特伯奇此言一出,耶事長腦動中明白了不少。點頭苦笑道:“好家如此,但我如与你會很相信他們同樣不會放過你,你才是他們致命的威脅。
  “好象是的!”特伯奇方苦笑道:一所以我們如今是同一條船上的人,更應該真誠合作!”
  頓了頓道:“你們中國有句俗話,叫做:‘同舟共濟,患難相扶!”
  耶事長胜心中想笑,卻半點也笑不出來,眼前特伯奇鎮定自若的將車開入波士頓的鬧市區,暗自焦急异常,心中十分明白,他的真正目的并非保護自己不受石氏集團的暗殺,而是想揭開百年前那場虛妄實驗的真正內幕,從而將太空飛人入侵地球一事找到一個令人滿意而信服的解說。
  搖頭苦笑道:“我們之間的關系應該是‘相互利用”,并非真誠合作,同舟共濟,你最好還是將車開進馬塞話州警署,你可以有一千种理由拘捕我。”
  “你很坦誠!”特伯奇點頭道:“無論是真誠合作亦好,相互利用也罷但有一點卻十分明白,我們如今是同一條賊船上的人,跑不了你,亦飛不了我!”
  耶事長胜心中苦笑,深深的意識到了特伯奇的可怕与厲害,點頭不語。
  特伯奇頓了頓搖頭道:“我雖可以找一千种理由拘捕你,但警署并非最安全的地方,我并不希望你不明不白的死去,失去了一次挑戰自我的机會。”
  耶聿長胜心中暗笑:“這特伯奇倒有自知之明,知道警署絕對關不住我這個太空人,也不多此一舉。”搖頭道:“如此說來,你是要天天跟著我了。”
  “至少目前是這樣,特伯奇不溫不惱的點頭道:“在我認為沒有徹底擺脫石氏集團的人跟蹤之前,是絕對不會輕易离開你。”
  說話間,手中的方向盤一轉,轎車奇快的拐入左側一條小巷之中。
  耶聿長胜心中暗自焦急,知道要擺脫特伯奇這位有份神之稱的國際特級刑警极為困難。點頭苦笑道:“想不到你這位大名鼎鼎的偵神居然會給我當保鏢,這倒是本人平生莫大的榮幸。”
  “能為一個跨越時空歷經几個朝代上下數千年的太空飛人駕車,亦是在下一生中最大的榮幸!”特伯奇做一笑道:“何況閣下有可能會成為受國際社會保護的人物,到時我定會估作的不少光。”
  人成為國際社會保護的對象,耶聿長胜真是啼笑皆非5道:“到了這2100年的美國,這特伯奇一見證實地的設想,總不會讓國際社會把我當作特級珍稀動物來保護吧。”
  思緒一轉道。“閣下不知是在辦案,亦或是在陪著我胡侃!語音一頓,詭秘一笑道:“你不要忘了,太空飛人大閉加州牧場,洗劫加州各署。偷襲基因實驗基地、一事還等著你這位旅神去弄個水落石出。”
  特伯奇不以為然的笑道:一如今我已發現了一個人類活生生的古人,比偵破一切立案疑案都更富有意義和价值。你認為我會避重就輕嗎?說話間,將車駛向一條胡同之內。
  耶聿做夢料不到特伯奇居然會將自己當作“人類活生生的化石人。
  心中有一种惱怒皆非的古怪感覺,見車馳入了一條冷清的胡同之中,暗自思忖:“這條不露猙獰面目的狡詐狐狸到底在玩何花樣!”
  思緒一陣暗稟:“我這個武功天下第一,厲游東瀛,一路長胜的英雄人物如我在2100年這素有偵神之稱的狐狸手中,豈不成風盡失!”
  意念至此,詭秘一笑道:“很抱許,請你停一下車,我想去一號。(注:一號專指洗手間)。
  特帕奇一愕,將信將疑的管了耶聿長胜一眼,剎車道:“如嫌生命太長,活著是一种負累,就可以借机溜走。”
  世上只有一种人今殊生命大長,那就是心灰意冷不想活的人!
  耶聿長胜一路長胜,老婆多多,又豈會不想活?搖頭笑道:“閣下放心,在這一切充滿生机与幸輻的2100年,沒有人有理由嫌生命太長。”話意一轉道:“閣下如怕我溜走,可以讓我在前面帶路,最好是我方便時給我脫褲子。”
  耶聿長胜此話一出,開車門下車,特伯奇心中卻是惊愕不已,這個真假難定的太空飛人真是難惹難纏。”見他游目四顧,搖頭苦笑道:“一號在右側,你最好快去快回,時間長了沒有誰敢保證你不遭到人的暗殺。”
  “謝謝”耶聿長胜正愁找不到一號的所在地,特伯奇一提醒;發現左側一條小巷的百米深處有一問小屋的牆上畫著男、女二人,明白了不少。轉身朝他一抱拳道:“你多等一會吧,我可有半月沒有方便了!”直朝小巷中走去。
  特伯奇自信的坐在車上,目送耶聿長胜的背影消失在!號中,搖頭苦笑道:“這將是一個永遠也無人可解開的秘密,一個人百年前通過了時空逐道拆入歷史中,百年之后居然帶著一大群人又神秘的出現在這2100年的美國領土上,而且音容笑貌依舊,使人難以置信!”
  嘟嘟——意念至此,特相奇忽然听到對面傳來一陣技蛌漕T笛之聲。神色微變,心中大惊,循聲望去,一輛大卡車風馳電閃般的急馳而來。車上站著四五個手執做沖,全身玄服,頭盔罩臉的大漢。
  一种不祥的感覺倏的掠上心頭,暗忖一聲,“石氏集團好殘酷的手段,不待卡車駛進,奇快的一踩油門,調轉車頭,向前駛出。
  “殺!”特伯奇方調轉車頭,大卡車上五個大漢齊唱一聲,一齊開火,五支沖鋒槍狂嗔火舌;槍聲大作,子彈有如飛蝗驟雨,直前他的車尾射擊。”
  特伯奇果不愧是特級刑警,忽遭襲擊,臨危’亂,猛踏油門,小車有如离弦之箭,向前一竄而出,旋即猛打方向盤,將小車橫在胡同拐角處的路中央,奇快的自車上滾落地上。
  這一連轉的動作快捷無比,干脆利落,仿佛在同一時間之內一气呵成,大卡車上的大漢一見地滾出車外,齊喝一聲:“哪里走!”一邊開車射擊,一邊自車上飛躍而下,遍得特伯奇毫無半點還手之力。
  車頭中同時沖出兩個凶神惡煞般的大漢,端著微型沖鋒槍,奇快的沖向左們的小巷之中T然他們的目標并非特伯奇,而是進互號方便的耶聿長吐。開車的司机卻率應不僅,任前前面的小車拉夫。
  一伙人配合得极為默契,似事先經過周密的安排与計划。特伯奇奇快的滾出車外,雙足一彈,門人左側的牆后,熟練的自怀中掏出微型火箭炮,對准風馳電掣般疾馳而來的大卡車,冷哼一聲,技動机關,一條火蛇狂嗔而出。
  “轟隆……啊……”卡車尚且車小車丈余,被火箭炮擊中,使發出一陣閃雷般的嘶鳴,油箱起大;熊熊爆燒,被炸得倒飛而出。在后用火力掩護的五個強悍大漢,閃避不及,被撞翻倒地,慘呼一聲,吐血身亡。
  特伯南出手奇快,一擊得手,有如狸貓般的疾章而出,拔出怀中的手槍,直扑向!號所在的那條小巷。
  “砰!評一特伯奇身形未到,一陣劇烈的槍聲響起,子彈飛竄,那兩個全身掩飾得難辨其貌的大漢端著沖鎮槍并肩掃射沙地
  特伯奇反應奇快,市聞槍聲,身子一仰。奇快的倒在地上,左手极動板机,“砰砰”四聲槍響,四粒奇快無比的子彈飛射向二人的雙目。
  “啊……啊!”兩個凶抑惡煞般的大沒料不到特帕奇反擊如此之快,論發如此之神,被擊中全身唯一的外露之處一一一雙眼!撕心裂肺的慘呼一聲,好的載倒在地,四肢一陣痙攣,雙眼泊淚質血,頭一歪,斷气身亡。
  特伯奇格無虛發,一擊得手,長長的吁了口气,一個鯉魚打推而起,箭步沖入男勵之中,哪里還有耶聿長胜的影子。
  神色激變,搖頭笑道:“這小子難道真是傳言中的太空飛人,具有來無影,去無蹤的神出克沒之能?”
  游目一瞥,只見洁白的牆用指刻有兩行深有寸余的漢字:“偵神做保鏢,委屈尊駕了,本人就此別過,下次有緣再會。”
  并沒有落款与著名,特伯奇乍見之下,心中叫苦不迭,暗罵道:“這小子竟從五氏集團的殺手槍底下無聲無息的溜走,真是讓人不可思議。”
  苦笑著搖搖頭,四周搜索了一遍,并沒有見耶聿長胜影子,知道他确已溜走,自嘲一笑,“想不到要查的人竟從眼皮底下溜走,只怕我這個偵神以后得叫瘟神了。”
  轉身步出一步,听到一陣技蛌瘧絨讔n破空傳來,知道是快迅反應部隊到了,心中暗歎,事情發生過了近五分鐘才赶來已經太晚了,思忖間一陣急捉的腳步聲響起,四五輛各車停在了胡同的兩側,二十余個荷彈實彈,全副武裝的特警隊員迅速跳下車來。
  一現場中間慘不忍睹的情景,盡皆為之冷哼一聲,其中一個手執話筒,三十出頭的青年邁步走到特伯奇的縣前,規規矩矩的行了一個軍禮道:“報告特伯奇少略,快迅反應部隊波士頓分隊隊長英語安特帶人赶來,接受命令。”
  特伯奇冷冷的掃了一眼前的莫洛安特道:“好!你們的任務就是負責處理好現場的一切,替死者辦喪事。”話一出口,邁步而行。”
  莫洛安特議做夢也料不到特伯奇竟會要他帶的快迅反應部隊留下處理匪徒尸首一事,神色微變苦笑道:“你不要忘了,我們是快迅反應部隊,任務是協助你作戰,并非替死者辦理博事“替死者了理喪事亦是協助我工作。”特伯奇冷哼一聲,跳上一輛警車,一踏油門,駕車揚長而去。”
  莫洛安特國視特柏奇冷傲的驅車而去。苦笑著搖了搖頭自嘲一笑道:“想不到我們這些快迅反應隊隊員,在他眼里只配首死者料理現場。”
  耶聿長胜神秘失蹤了,從有偵神之稱的湯姆森·特伯奇的眼皮底下忽然失蹤,讓無情顯得十分的光火与惱怒。
  在波士頓科特分公司的經理辦公室里來回踱步,神色顯得十分的焦灼与不安。∪爾楊森怕惊恐惊惶的站在一旁,怯怯的注視著他緘口不言。
  他已使出了渾身解數,企圖置耶事長胜于死地,但兩次都失敗了,而且敗得報修,既有可能會引起警方的注意与暗中調查。
  窗外燈光閃爍、在神秘而宁靜的夜里閃爍著無限的光明与施施。
  杜無情卻從明滅不熄,絢麗迷人的燈光中隱隱感覺到了一絲光明背后死亡一般,可怕的黑暗,正在一步一步的逼近他,乃至整個石氏集團。
  有如要將整個百氏集團吞噬,使之由光明的世界中徹底消失!
  終于,他狠狠的滅掉手中方燃了半截的雪茄,停止了不安的腳步,神色凝重的注視著比爾湯森伯道:“他們沒有從偷襲的人身上發現任何与本集團有關的線索!”語音低沉,顯得成懾無比。
  比爾常—柏心中十分明白杜無情口中的“他們”指的乃是警方,點了點頭道:“這一點社總荊∩放心,黑手党的人絕對不會出賣我們,何況他們自己亦對湯姆森·特伯奇那條狡詐的狐狸視若眼中釘,肉中刺,恨之入骨,早希望把他除掉一
  杜無情緩緩點了點頭,臉上神色顯得輕松了少許。他心中十分明白謀殺偵神湯姆森·特伯奇的后果。長長的呼了口气道。“特伯奇那條狐狸乃是罪惡禍首,他一日不除,我們就一日不能如愿。”
  比爾楊森伯緩緩的點頭道:“我已与黑手党的人取得聯系,要他們全力以赴對付特伯奇那條陰險狡詐的狐狸,我們另外再派人尋找耶聿長胜。”
  “你的安排很好。”杜無情的嘴角露出一抹略帶苦澀的笑意遵:“不知總裁的計划實施得如何,如今各大媒体已炒翻了天,對我們的處境极為不利,這件事應荊§解決,越快越好。
  比爾楊森伯沉吟道:“此事只怕得從長計議,如今正在風頭上,頂風行事极其困難。”語音一頓道:“昨日總裁米電告知我們,极有可能特伯奇已派有人在暗中查本集團的老底,要我們千万當心。”
  杜無情神色微微一變,雙目中拉過一抹陰沉之色。各大媒体對太空飛人入侵地球一事進行了澄清,說是誤導,乃是一個組織嚴密的黑社會集團公然向社會挑釁,難道其所謂的黑社會集團暗指的就是本公司。”
  “极有可能!”比爾楊森伯點頭道:“報紙上刊登特伯奇那條老狐狸在辦案的過程中遭到黑手党暗殺的新聞,目的只怕是想攪亂我們的視覺,他便于暗中行事。”
  對于比爾湯森伯的分析,杜無情并沒有任何异議,但他心中十分明白,如讓特伯奇從耶事長胜日中證實百年前‘“虛妄實驗”一事,后果真不堪設想。焦急的心在室中踱了几步道:“你應該明白,我們已被迫入絕境。耶事長胜一日不除,石總一日不能釋怀,我們就休想安心!”
  比爾楊森伯神色凝重的點頭道:“杜總之意是
  一”語音至此,便然而止,詢問似的注視著杜無情。
  “孤注一擲!”杜無情咬牙一字一句道:“這是唯一的選擇,如能在不知鬼不覺中將耶事長胜除去,我們就有理由向法院提出上訴,要求釋放方總,警方沒有任何證据,自然不便出面干扰!”
  比爾·湯伯森沉夙良久道。“社總言之有理,但屬于認為,我們應該与黑手党的人取得聯系,計韌一個周密的策略,最好能將耶聿長胜与特伯奇那二人一舉除去,以絕后患卜
  杜無情思索一陣皎牙點頭道:“好!你安排一切,我親自出面!”
  比爾·湯柏森默默的點了點頭,轉身退出了杜無情的辦公室I
  湯姆森·特伯奇心情顯得十分沉重,耶聿長胜從波士頓城中仿佛化著空气忽然淚失了一般,他几乎運用了所有的偵查手段,絲毫沒查出任何蛛絲馬跡。對他這位有偵神之稱的特級刑警、少將級別的人來講。僅几分忡之隔,耶聿長胜就神奇的溜走,真是件不可思議之事!
  連日几天來的新聞轟炸,并沒有炸出什么有意義的線索。反而引得不少新記者四處打探他這位偵神的行綜与落腳之處。
  夜已深,特伯奇獨自坐在波士像警署賓館的地下室中,瞥了一眼牆壁上滴答嗒的鬧鐘。十二點正,但他卻是思緒如潮,難以入眠,放下手中的報紙,緩緩的站起了縣。
  腦海中反复思索著耶聿長胜有可能去的地方,但絞盡腦汁,卻想不出一個确切之處。他心中十分明白,一個跨越時空而來,又身怀深不可測的武功,要擺脫警察的追蹤是件十分容易之事。
  何況耶事長胜具有2100年的先進科學知識,懂得不少偵事与反偵查的手段,要擺脫別人的追查B是更加容易。
  但他到底去了何處?特伯奇意念至此,忽然听到一陣沙沙的腳步聲響起,助手摩根德莎小姐已推門而入開言道:“報告上司,夢邁西羅小姐來傳真,哈佛大學的計算机网址出了問題,被人間破,极右可能是那個邪章長……
  “徒!”摩根德,小姐話未說完,特伯奇猶如在無邊的黑夜中忽然見到了一抹救命的燭光,迫不及待的拉著她的手奔出地下室,跑到停在大院中的一輛豪華奔馳車旁,打開車門,拉她上車,驅車直朝坎布里奇而去。
  摩根德莎是特伯奇的黃金搭當,被他連拉帶拉的推上車,長長的吁了口气苦笑道:“做你的助手真是困難,如讓外人瞧在眼里,還認為你居心不良,想強暴人家哩。”
  特伯奇料不到摩根德莎此始禸閰~然有心情說笑話,搖頭苦笑道:被人看作流氓亦好,阿飛亦吧,只要這次破了這件牽涉百余年歷史的奇案,我与体結婚,洗手改行,不干這疲于奔波的偵探行業。”話一出口,猛踏油門,驅車駛上高速公路,直朝坎布里奇而去。
  摩根·德莎嫣然一笑道:“做你這种拼個男人的情人還勉強可以,如是做你的妻子,一定有吃不盡的苦頭。”
  特伯奇搖頭不語、一雙眼睛膺一般的凝視著前方,將車速加到极限,有如風馳電掣,飛馳在高速公路上。
  哈佛大學的董事長辦公室里,燈明如晝,圍坐著五個高層決策人物,居中而坐的是董事長邁克遜先生,其次是常務理事霍克先生,校務總監尼娃夫,科教系主管家克教授,以及財務部長西何女士。
  五人神色凝重的圍坐在邁克遜的辦公室前,雙目中閃爍的一抹苦澀的明三。眉宇間透露著一抹淡淡的隱憂。正在緊張的商議著什么?只听邁克遜沙啞著嗓子道:“這兩件事發生几乎有些近于荒唐,一個歷史人物挑戰2100年高科技有几人會相信!”
  走進墳墓中人才是歷史人物。一個歷史人物由墳墓走到2100年,卻是件令人匪夷所思,駭人听聞之事,何況還挑戰二十一世紀的高科技。
  縱是運用二十一世紀的最先進的克隆原理也無法解釋。
  霍克理事點頭苦笑道:“不管作案之人是來自太空亦好,歷史亦罷,但有一點敢肯定,盜走腦譯器科研成果与网破技術數据庫是一人所為。”
  校務總監尼娃夫苦笑道:“這些近乎荒唐与滑稽的現實,真是使人略笑皆非。連有份林之稱的湯姆森·特伯奇先生都束手無策。我不知道我們還有什么手段對付那個這死的魔鬼。”
  說話間种色顯得万分的激動,几百年的王牌學府居然發生兩件惊世駭俗之事,使其赫赫于世的威名掃地,真是令人悲哀与痛苦。
  財務部長西河女上神色悲憤的搖頭道:“我不相信那子虛烏有的太空飛人先遣隊入侵地球之說。但—’一”語音一轉道:“我們遭到了一個可怕的,手段高明的黑客挑戰与攻擊倒是勿庸置疑。
  “我想不出那個可怕的,該死的對頭為何偏偏向我們這哈佛大學下手。”蒙克教授雙掌一翻道:u他并非瘋子;更非精神病人。導致他如此做的原因又是什么?我自信并沒有限任何人結伙!”
  蒙克教授說得十分的激動与義憤,義憤中部注著濃濃的悲哀与無奈。頓了領道:“我相信,如找不到他下手的原因与動机,絕難找出那個可惡的,該殺的惡魔。”
  邁克遜神色凝重的點了點頭,他心中十分明白,科技网址的密碼,除了最高決策層的五個人知道外地沒有人任何一個外人知道石卻被一只無形的,可怕的黑手無情的間破,井盜走了其中許多先進的發明技術,憑這一點,就可以肯定,那個超級黑客的的計算机入侵技術絕對不在素有“電腦界泰山”之稱豪克教授之下。否則就是決策層內部出現了問題,但這种可能卻十分渺小。
  因為他們每人都進行了測說實驗,沒有任何一個人在撒謊行事。
  沉吟良久苦歎道:“我們曾自豪的向全世界宣布;要培養出世界上最优秀的一流人才,但絕對料不到世界上還有比我們這些一流人才的導師之上,与比爾·蓋茨一樣,使我們臉上汗顏無存。”
  尼娃夫苦笑道:“我們在向全世界挑選頂尖人才進行再造的同時,也扼殺了天生的天才,或許這就是我們丟臉的真正原因!”
  西河女上搖頭道:“此時討論這個問題似乎不是時候,重要的是我們如何查出那可惡的黑手,以維護我們的聲譽与威望!”
  “我的西何女士,這件事怕R有去請教湯姆森特伯奇那個偵掉了。”霍克澀笑道:“我們的特長是培養世界上最优秀的人才,并非扼殺犯罪。”
  “供司借湯姆森·特伯奇亦是個浪得虛名,沽名盜譽的飯和”霍克話音甫落,門外忽然響起一個清朗的自潮聲,湯姆森·特伯奇与助手摩根德莎小姐在一個警務人員的帶領下推門而入。”
  湯姆森·特伯京邊走邊自嘲道:“至少,在偵破那個神秘小子身上是一個草包飯桶,否則他絕不會再次輕易得手。”
  “阿門,我的主呀。邁克遜乍見特伯奇帶著助手楊頭大汗的走進大廳,与霍克等人慌忙起縣道:“如偵神都是飯桶,這個世界上不知還有誰是拯救人類的主產五人雖是教學界的泰斗級人物,但對有偵神之稱的湯姆森·特伯奇卻是十分的尊重与敬佩!”
  特伯奇搖頭苦笑道:“上帝,耶霍華,只有他才具有中國式阿Q精神。你們值求他保佑吧。”
  蒙克教授搖頭道:“這种精神胜利法在殘酷的現實中起不了半點作用。”
  摩根德莎搖頭笑道:“至少你們可以從祈禱中求得一份心靈上的平靜与自我安慰,比坐在這里坐著生間气強三分。
  豪克教授苦笑無言,西何女主沉吟道一難道小妞已有查出那個該死的庄頭的把握,要我們不要為此事焦急。”
  摩根德莎搖頭不語,特伯奇沉吟道:“世界上絕沒有任何一人有把握百分之百查到他。”語音一頓道:“我只希望你們或配合我們。”
  邁克遜點頭笑道:“偵作有何吩咐,盡管挑明,我們會盡力而為。”
  特伯奇緩緩點頭道:“我想知道數据庫中有些什么重要的技術被人試走,或許能從上面找出地下手的真正原因。”
  邁克遜神色凝重的注視著蒙克教授良久道:“家克先生就簡略的向偵种稅一遍吧,或許對破案有所幫助。”
  豪克教授是哈佛高科技領域的全權負責人。沉吟良久道:“一是隱形的反隱形技術;二是無線電系統,吸收与遙□;三是監測与破坏等技術,雖經濟利益不大。一旦運用為惡……”
  “我明白了。”豪克教授話未說完,特伯奇揮手制止道:“下手之久的真正目的是在于給自己充電,并非對貴校有何不利之舉。”
  “充電?邁克遜等人乍聞之下,盡皆愕然,不解的注視著特伯奇,靜靜的等待著他繼續說下去,五人心中十分明白,在知識競爭异常激烈的二十一世紀;任何一個适應潮流的青年都會不斷的完善自己,不斷的尋找机會自我充電。
  但運用盜取哈佛技術秘密的行動顯然不會發生在普通人身上。何況盜取的全是具有雙向用途的技術。(注:雙向用程技術指既可以用以為惡,又可以用以為善的技術。)
  特拍奇并沒有繼續說下去。改變話題道:“各位可以放心了,我敢保證那個凶手絕不會再向這王牌學府下手。如今時間緊急,我得盡量沒法找到他,一旦讓他掌握了所有盜截的技術,普天之下絕難有人找到他。”話一出口,拉著摩根·德莎直朝門外而去。
  邁克遜做夢也料不到特伯奇連夜帶著助手赶來,僅僅是為了問這一句話。目送他帶著助手匆匆而去,搖頭苦笑道:“偵神就是偵神,行事讓人高深莫氏但愿他能查出那狂妄的黑手!”
  豪克教授与西何,霍克、尼娃夫四點頭道:“但愿如此。”緘口不言。
  摩根·德莎跟著特伯奇匆匆离開邁克遜的辦公室,走到樓下,鑽進轎車,忍不信低聲問道:“喂,你真有把握找到那個來無影去無蹤,有如神話一般的人物。”
  特伯奇點頭道:“識要我的推測不錯,就一定有辦法找到他。”
  “你憑什么如此肯定?”摩根·德莎沉吟道:“你不要忘了,他已從你的眼皮底下順利的溜走了一次,而且未留下半點蛛絲螞跡。
  特伯奇搖頭輕笑道:“我這個人的最大优點就是同樣的錯誤絕不會犯第二次,他雖有一身深不可為的武功,卻亦是人。而且明白在這2100年的科技始,武功用于拍電影倒還有不菲的經濟价值,如要用來与高科技周旋,就有些自不量力,相形見絀了。”說話間啟動馬達,一踏油門,驅車直朝大學校外駛去,不一會就消失在幽清的霓虹之中。

  ------------------
  <<幻劍書盟>>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