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三回 九子娘娘果然會生子 漂亮小妞專愛揍男人


  如此一步一頓的走到“九子娘娘廟”,只見那廟山門造得巍峨非常,門口立著一對金童玉女石雕,巧笑情兮,眉目生姿,卻不曉得是從那塊淨土來的。
  邁入山門,迎面便是大殿,上供“九子娘娘”圣像,倒也寶相尊嚴,只是來往僧侶都有點獅虎模樣,橫眉豎目的看人。
  雪球暗叫奇怪,忖道:“這些師父怎地如此凶惡?全不似咱們少林師父。”
  拜畢神像,再往后走,只見殿后一條石板路,兩旁各有一排石造房屋,形狀甚是古怪,正不知有何用途。
  再穿過第二進“注生娘娘”大殿,后面一個偏院,專供挂單和尚起居,鐵蛋等師兄弟就正坐在木屋前晒太陽。
  怕痒鬼無喜一瞧他進來,便嘻著嘴笑道:“這不是來了?還怕人會搞丟哩。”
  厭物無惡立刻呸道:“我看他是被那妖怪迷住了,卻等在半山腰送她下山。”
  雪球臉又一紅,急忙分辯:“我那看見什么妖怪?”
  狐狸笑道:“哦,妖怪竟沒下山?那我們找她去!”
  說著便欲起身。
  雪球忙嚷:“她……她……她從另外一條路下去了。”
  好哭鬼無哀搭下眼角,搖了搖頭:“那妖怪,說漂亮倒真漂亮,可惜……可惜是個妖怪。”
  鐵蛋斜身倚在門邊,噗出一響屁也似的聲音,失笑道:“漂亮什么喔?我看她卻像塊冰,一點人味儿也沒有。那天再遇見她,我可是連話都不愿意跟她講一句。”
  正扯得沒完沒了,忽見一個胖大和尚行將過來,把他們七個瞟了一眼,惡聲惡气的道:“本寺規矩,挂單和尚入夜后即不得出房,違者重罰。你們知不知道?”
  狐狸無怒見鐵蛋面上泛起怒气,忙遞個眼色,必恭必敬的答道:“不勞師父費心,小僧自理會得。”
  那和尚嗯了一聲,正待往內舉步,卻听廟口傳來一陣喧嘩,仿佛有不少人涌至。
  胖大和尚面露喜色,整整僧袍迎了出去。
  鐵蛋一扯狐狸,悄聲道:“這廟甚是古怪,你發覺沒有?”
  狐狸瞅他一眼,鼻中噴出兩管冷气:“我早知你那姓帥的二徒弟不是個好東西,把我們誆來此處摸瞎打鬼,他卻躲在一邊偷笑。”
  鐵蛋自是不信,紅脹起脖子就要爭辯,狐狸一擺手道:“且先不管他。”
  朝那胖大和尚的背影努了努嘴:“看他們還有什么花招?”
  拉著眾師兄弟一腳一腳的跟在后面。
  那和尚立刻皺起雨道濃眉,回身一頓亂赶,鐵蛋等人便只得躲在配殿后探頭偷看,只見一大群仆役、婢女、老媽子,亂轟轟的簇擁著兩頂小轎停在廟前。
  一名老管家模樣的人上前与胖大和尚說了几句話,胖大和尚連連點頭,指揮小沙彌開了側門,讓進轎子,一行人逕奔大殿后面的兩排石室。
  那老管家似是已經來過,直奔右首第二間,推開石門進去看了看,重又出來,招呼仆役進屋布置。
  婢女已打起小轎的帘子,迎下兩名婦女,鐵蛋等人隔得遠,看不真切,但見先頭的一個臃腫肥胖,動作遲緩,大的四十左右,后面那個卻粉頸低垂,体態輕盈,顯然才只二十出頭。
  鐵蛋低聲道:“卻是什么把戲,妖怪來住怍|廟?”
  狐狸沉吟了一會儿:“這廟供的是九子娘娘,那兩位大嫂當然是為了求子而來。”
  鐵蛋等人沒一個搞得懂“子”是如何得來,卻又不好問,瞪著眼睛往下看。
  只見一干仆役將石室打掃干淨,搬人琳琳琅琅各种器皿用具,甚至爐子、鍋子都隨身帶了來。
  無喜笑道:“恐怕要住上好多天哩。”
  又見那中年婦人領著年輕少婦到正殿參拜了一回神像,便把少婦送入石室。
  老管家前后忙亂一陣,諸事妥當,中年婦女又指手划腳的罵了一頓人,留下几個婢女、老媽子,才登上小轎,領著家人喳喳呼呼的走了,胖大和尚与眾小沙彌也各自散去。
  鐵蛋等七個這才轉過配殿,跑到石室前后一瞧,卻如同兩排墳墓,連個窗戶也沒,石門亦關得甚是嚴密,恐怕螞蟻都爬不進去。
  鐵蛋搔頭道:“不知几間住得有人?”
  忽听背后一聲暴喝:“鬼頭鬼腦的存著什么心?”
  鐵蛋等人唬了一跳,忙扭頭望去,只見那胖大和尚竟偷偷摸摸的回轉來,恰禮漭L們逮了個正著。
  狐狸忙施一禮:“隨便走走,卻教師父動怒……”
  胖和尚一面亂罵,一面揮手亂赶,邊說:“這里專為良家婦女求子而設,防范自須嚴密,休說你們這些從外面快來的,連本寺僧人等閒都不准踏入一步!”
  狐狸忙問:“卻是怎么個求子法?”
  胖和尚立刻圓瞪凶睛,喝道:“休要羅唆!再隨便亂跑,當心我轟你們出去!”
  鐵蛋心中不快,直著脖子吼起來:“只不過吃你們几頓,住你們几宿,竟這般使臉色給人看?你這東西,絲毫不像佛門清淨中人!”
  胖和尚暴跳如雷,提起拳頭就來打鐵蛋,狐狸忙橫身攔住,嘴里連串好話,鐵蛋卻在那邊擄袖子、摩拳頭,高叫:“你來!你來!”
  早惊動寺內僧眾,一個個殺气勃發的緊攏而上,擺出一派群毆態勢,狐狸又連聲道歉,把師兄弟全推進偏院房間,自己又出去向對方陪了半天小心,才總算把事情平伏,己弄得一頭臭汗。
  回房后,閂緊木門,抱怨道:“老七,老是這樣莽莽撞撞的,怎么成得了事?”
  鐵蛋怒猶未息,跳腳大罵:“那群家伙全都不是好人,非要教訓他們一頓不可!”
  無惡也道:“從未見過這么多討厭東西,大概天底下最討厭的人都集中到這里來了。”
  石頭發顫道:“我們還是走了吧?這些雖然有吃有住,卻總不如洛陽城。而且,一個個好凶喔……”
  雪球卻另有算計,搶道:“再叫我今晚去睡那破祠堂,我可不干。”
  爭論半日,并無頭緒,己至傍晚時分,各人取出缽盂去飯堂風卷殘云了一番,回至屋內便開始呵欠連天,那管三七二十一,倒在床上大睡起來。
  唯有鐵蛋豎起耳朵,靜听外間動靜,隔不多久,便聞得一人躡足走近,“卡”地從外面把門反鎖上了。
  鐵蛋暗笑:“還以為這間破房子是銅牆鐵壁哩。”
  又靜坐月刻,卻再听不見任何聲息。
  鐵蛋暗忖:“那些家伙今晚決計要弄鬼。我若不撞破他們的把戲,卻教人小覷了咱們少林寺。”
  悄悄起身,見六個師兄全部睡得比豬只差一層,便也不叫醒他們,抵掌在房門上輕輕一按,就把整扇門卸將下來,潛身出屋,只見云遮月隱,殿宇全浸在一片昏黑之中。
  鐵蛋略一提气,皮球般只兩跳,早躍過二進殿,落在石屋頂上,傾耳細听,仍無聲響,心中正沒主意,忽見半山腰間行來兩條黑影,頭頂一閃一閃的發著光,卻是兩個和尚。
  鐵蛋忙按低身子,縱下石屋,藏在殿角暗處,只听那兩人一步高一步低的走入山門,逕奔后院,鐵蛋便偷偷綴在他們身后。
  但听其中一人道:“下午來的那個娘儿們可真標致,大師父、二師父、三師父這會儿一定都在養神了。”
  另一個道:“今晚被他們三個一占,明晚大家再一抽簽,說不定咱們竟排到四、五天后去哩。”
  前一人哼道:“万一三位師父看上了眼,根本就輪不到我們。”
  鐵蛋雖听不懂什么輪來輪去,心中卻已隱約猜出他們跟帥芙蓉干的是同一回事儿,不禁暗暗好笑:“一出寺門就盡碰到這种勾當,看樣子世人好像皆喜此道。”
  心中念轉,腳下己行至第三進殿后,一條小徑登上土丘直通僧房,兩旁盡是荒草亂石,月亮突然埋入云堆,虫鳴蛙噪剎那間一齊打住,天地便仿佛陡然跌進地窖。
  鐵蛋立刻搶前几步,一拍左首和尚的肩膀。
  “兩位師兄請了。”
  那兩人聳然一惊,連忙轉頭,黑暗之中瞧不真切,便都湊上臉來:“你是誰呀?”
  鐵蛋笑道:“我是我呀!”
  左首那人又死命一瞅,這下子可看清楚了,不自禁向后一跳,喝道:“你是今天來挂單的那七個里面的嘛?鬼鬼祟祟的跑出來干什么?”
  鐵蛋擠眉弄眼的道:“跟你們一齊去采花哩。”
  那兩人臉色猛地一變,右首那人悶聲不吭,當即出拳直搗鐵蛋胸口,左首那人也喝道:“胡說什么?”
  左掌一翻,狠掏鐵蛋下陰。
  鐵蛋見這兩人本領雖然平常,出招卻毒辣至极,便也不留情,右手“伏虎拳”,左手“翻天印”,逕取對方破綻。
  那兩人功夫本差,又只道一擊必中,根本來不及變招,一個被鐵蛋以碎石之力劈中手臂,“喀喇”了一響,几乎痛昏過去,另一個則吃鐵蛋當胸一掌,十字八叉的滾了几滾,爛泥般癱瘓在地。
  鐵蛋更不停手,抓起右邊那個,捏住下顎往上一托,錯開顎骨關節,那人的下巳便直掉到胸口,又一扭他肩膀、手肘,弄得兩條手臂如同斷竹相似;再叉起胯骨左右一分,雙腿便也不听使喚;最后攔腰抱住向上一挺,把脊椎骨也分了家,這才雙手一松,將那人拋在地下,簡直如同一條軟骨泥鰍,休說挪動半分,連嗯哼一聲都不可得。
  原來鐵蛋生性粗魯,老是學不會小巧的點穴功夫,師父方忏只好傳他“一百八十八路拆骨手”,專拆對方關節,使之不能動彈,小至指掌,大至頸項,無不裝卸自如。
  左邊那個早已心膽俱裂,張著嘴巴,竟忘了出聲呼救。
  鐵蛋一腳踏住他胸脯,大齜出牙齒,惡狠狠的問:“你們到底搞些什么把戲?”
  那人掙气儿道:“師父……饒命!你老問一句,小的答一句,決不敢有半字誑言。”
  鐵蛋道:“好!”
  待要發間,卻想不出該間些什么話,便道:“我不問你。你說一句,我听一句,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人顫聲道:“小僧名喚悟淨,只因父母雙亡,從小就落發在此……”
  鐵蛋不耐道:“大凡和尚多半父母雙亡,只我可也是如此,那還消說得?且說那大、二、三師父是什么東西?”
  悟淨道:“本寺原本只是尋常寺廟,五年前才被這三位師父霸占,從此盡吧些奸淫良家婦女的勾當。三位師父本為江洋大盜,號稱‘追魂三煞’,占住此廟之后,才假扮成和尚……”
  鐵蛋連連點頭:“一眼看上去就知不是好人。”
  悟淨又道:“三位師父赶走了原來的住持長老,便造起前面那兩排石室……”
  鐵蛋岔問:“卻有何作用?”
  悟淨道:“石室從外面看起來堅固异常,其實地下卻有地道直通僧舍。”
  鐵蛋暗忖:“好家伙,倒沒想到這一點。”
  又听悟淨道:“常有不孕婦女前來參拜神像,三位師父便詭稱須住寺七日方得靈驗,就有些婦女求子心切,信以為真,而住到寺里來。當然事先都會派人前來勘查,眼見石室分作兩進,全都無窗,又只開一門,外間如有婢女、老媽子把守,內室的确虫豸難入,于是就放放心心的抬著轎子把少奶奶送人虎口……”
  鐵蛋不懂卻有八成,只得“嗯”了一聲,靜侍對方往下說。
  悟淨又道:“不料當晚三位師父就從地道進入內室,將婦女予以奸淫。婦女顧及名節,多半不敢聲張;再者……咳咳,師父久居荒山,自然那個……”
  鐵蛋瞪眼道:“那個什么?”
  悟淨忙道:“沒有什么……有些婦女回家之后,果然有孕,本寺聲名便愈傳愈廣,遠近婦女都來求子,三位師父應接不暇,有時就差遣小僧等人上陣應付……”
  鐵蛋愈听愈難僮,忙問:“地道入口在那里?”
  悟淨朝土丘上一指:“僧房西側有一單間石屋即是。一拉如來右臂,地道入口就會現出……”
  鐵蛋點點頭,俯身將他扯起,施出“拆骨手”如法炮制了一番,再將兩人平平擺在一塊大石之上,笑道:“別亂動,滾下來拗坏了背脊,我可不賠你。”
  那兩人張著鱷魚也似的大嘴,只有眨巴眼睛的份儿。
  鐵蛋展開輕功,直奔土丘丘頂,只一個起落,就見前方隱隱透出一絲燈光。
  鐵蛋倒反吃一惊,赶緊壓低腰肢,踮著腳,饞貓般挨近石屋,探頭一看,只見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和尚正坐在茶壺前打盹。
  身后一尊銅鑄如來佛像,万分委屈的端坐于蓮花座上。
  鐵蛋咳嗽几聲,那和尚便惊醒過來,慌忙站直身子,誠惶誠恐的等了一會儿,卻不見人進來,他就走到門口,勾著眼睛亂瞄。
  鐵蛋早閃在草堆里,把草弄得“□□”響。
  那和尚笑道:“悟淨,你又搗鬼?大師父馬上就要來進洞房了,小心被他撞著。”
  鐵蛋搗嘴發出“嗚哩嗚嚕”的怪聲,把草弄得更響,那和尚便竄過來,邊嚷:“逮住你了!”
  鐵蛋只一伸腿,那和尚立刻骨碌碌的一直滾到土坡底下,口中卻仍嘻笑不停:“悟淨,這回跟你沒完……”
  鐵蛋忙趁空溜入石屋,跳上蓮花座,一拉如來右臂,果听“隆”地一響,地下石板突然裂開,露出一個大洞。
  鐵蛋當即躍入洞中,見那入口處又有一根枝枝椏椏的東西,伸手一扳,又聞一聲“隆”,地面石板便自動闔上了。
  鐵蛋心道:“這玩意儿造得倒巧,咱們少林寺也該造一個來玩玩。”
  地道高寬恰可容身,半絲光線也透不進,眼前簡直如同遮上了一塊黑幕,鐵蛋貼著陰□的土壁踉蹌行去,時時把額頭撞在石塊尖上,如此摳摸許久,忽覺前方岔出兩條路。
  鐵蛋暗忖:“地面上的石屋乃是兩排,地下自然有兩條路了。”
  又忖:“下午來的那個妖怪是住在右邊第二間,若從這面走過去,那就……”
  心中默記,人便轉向左首前進,果覺通道上又分出許多岔路,顯是直通石屋內室。
  鐵蛋往复走了几遍,計算清楚之后,才選定倒數第二條岔路走去,不多久便覺已至盡頭,伸出雙手一摸,果然摸到一個扳手,也不多加思量,莽莽然往下一扯,頭頂石板立刻發出“嘎吱”輕響,左右滑開,露出洞口。
  鐵蛋涌身跳上,只見石室內仍然漆黑如墨,也不知有多大,一陣平勻鼾聲微從左側傳來。
  鐵蛋忽然憶起昨晚捉拿帥芙蓉時的情景,心髒竟不知怎地“砰砰彭彭”猛跳了十几下,忙用手摸了摸頭。
  轉念一想,主意又生,躡手躡腳的走近床邊,趴下身子,正想往床下去鑽,卻忽覺一只滿生硬茧、粗糙無比的手掌從床上伸下,緊緊抓住自己的腦殼。
  鐵蛋惊得冷汗狂流,“大擒拿手”反掌逕扣對方脈門,不料那人卻不放手,只一沉腕便將鐵蛋后腦“砰”地撞在床沿之上。
  鐵蛋眼冒金星,這才知道自己遇上了勁敵,奮起精神,雙足一蹬,整個人倒翻起來,竟用雙腿去夾對方頭顱。
  那人沒防到他出此怪招,惊咦一聲,不得不松手閃躲。
  鐵蛋一夾落空,人卻上了床,正坐在熱呼呼的被窩上。
  那人狠呸一口,忙斜掌劈他頸項,鐵蛋立刻發現此人近身搏擊的技巧并不高明,便一味施展“大擒拿手”与對方纏斗。
  那人似乎很不愿意讓鐵蛋賴在床上,千方百計的想把他赶下去,鐵蛋就偏不起身,又擒又拿,斗得不亦樂乎。
  那人焦躁起來,翻身下床,緊接著就听“嗆”地一響,鐵蛋暗叫“不妙”,連忙拳起雙腿,當真像個蛋似的一骨碌滾下床來,只覺尖厲金風恰從耳邊划過,刺在石牆之上。
  黑暗里,鐵蛋并不知對方所持的究竟是刀、是劍,還是什么雜八東西,想要施展空手入白刃的功夫便增添了不少困難,心念電轉,當下凝气于胸,默察對方動靜。
  那人一擊不中,便把手中家伙掄將開來,頓時寒芒割面,勁風刺耳,充斥于每一寸空間。
  鐵蛋背靠石牆,避無可避,只好大喝一聲,少林絕技“擒龍手”、“伏虎掌”分由雙手使出,剛烈無比的拳□,立將對方气焰壓低了不少。
  那人仿佛大為吃惊,躍退几步,□聲道:“你是少林寺的?”
  鐵蛋一听他發話,惊訝的程度直不在對方之下,原來那聲音竟是個嬌滴滴的女子之聲。
  鐵蛋不由伸手摸了摸慘痛猶存,几乎被箍得裂作兩半的腦袋,暗叫:“女人的手怎么會這么粗?”
  正各自狐疑間,卻聞腳下石板“嘎吱”一響,接著便听一個犯了气喘病似的聲音,急吼吼的扑向床位,邊嚷:“娘子,救救小僧則個……”
  鐵蛋方自一怔,那女子已怒喝出口:“淫僧,納命來!”
  那和尚也正一把抱了床空棉被,立時警覺不對,連人帶被“刷”地一轉,鐵蛋就覺頭頂飄下了一大堆軟綿綿、碎紛紛的東西,卻是那女子的兵刀剁上了棉被,將棉絮帶得滿天飛。
  鐵蛋才一抖頭,那和尚竟也躲靠到這邊壁上,尚且一步一步的挨過來。
  鐵蛋心下暗喜,屏住顜l,一動也不動,全身真力暗貫右臂,只等他走入臂長范圍之內。
  不料那女子听得“嗦嗦”腳步之聲,不管三七二十一,橫劍卷掃,一溜勁風直奔鐵蛋腰鐵蛋暗罵“臭妖怪”,万不得己,縱身縮腿閃過這一記,那和尚也同時斜掠起來,卻正好撞入鐵蛋右怀,剛吃得一惊,鐵蛋己順勢一拳打中他胸口,可惜因事起倉卒,未能用上全力,但也已把那和尚打得倒飛出去,“嘩喇”一響,大的正摔在木床上,將床板壓得粉碎。
  那女子怒叱連聲,使動兵刃,“颼颼颼”,急風驟雨般攻向鐵蛋立身之處。
  鐵蛋的江湖閱歷根本一片空白,不但不知出聲表明自己的立場,還反怨那妖怪蒙頭蒙臉的亂打,心中火熾,探手取出缽盂,左擺右振,“叮叮當當”將對方一輪快劍全數擋了開去。
  兩人各自閃退几步,暗暗佩服對方身手了得。
  那女子卻比鐵蛋老練得多,沉聲問道:“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鐵蛋听她語聲如冰,口气有若呼奴喚仆,心里老大不舒服,莽莽沖道:“你管?”
  那女子一听他稚气未脫,心中便有了几分底子,喝道:“給你臉,你偏不要?”
  嘴上嚷嚷,手中劍卻出其不意的刺向木床所在的角落--那和尚被鐵蛋一拳打了個滿天星斗,尚未及掙起身子。
  只听“赤赤察察,篤篤卡卡”亂響了一陣,鐵蛋就覺腳邊滾過一大團東西,待伸腿去欄,已是不及,又听“彭”地一聲,室內頓時有了光亮,原來那和尚竟非省油之燈,躲過了一輪連環攻擊,用身体撞開內室石門,逃到外間。
  鐵蛋又楞了一下,已听那女子擦身而過,緊緊追躡出去,邊拋下一句:“笨禿驢!”
  鐵蛋不由暗暗皺眉。
  “我是禿驢,你是什么?毛驢?”
  心中曲折,人卻不怠慢,緊隨奔出內室,藉著外間桌上一盞昏暗燈光,瞥見角落里畏縮著几個婦女,正是巴巴跑來求子的那個“少奶奶”和那些婢女、老媽子。
  鐵蛋暗暗點頭:“掉過包了,只不知那妖怪是誰?”
  外間石門早被撞坏,鐵蛋不費吹灰之力便跳到月光底下,對面見那和尚又高又壯,生就一張國字臉,□□角角扎得人心中難過。
  那女子恰簫I對自己,看不出是何長相,但見她頭包銀絹,通体白衣,体態婀娜,好像一個計時用的沙漏,身量竟比自己還要稍稍高出一截,手中一柄光紋閃閃的七星寶劍,一腳前、一腳后,步法异常高貴,即便大敵當前,也自保有一股大家閨秀的風范。
  耳聞鐵蛋沒頭沒腦的朝自己背后走來,那女子立刻斜跨出五步,將身側轉,月下三人頓成鼎足對峙之勢。
  鐵蛋這才瞧清她面貌,卻是下午在半山腰迷得雪球失了魂魄的那一個--月光下益顯得冷艷絕倫。
  鐵蛋暗罵聲“晦气”,抬鼻抬眼的移開視線。
  那少女見他光頭頂上兀自留著一圈被自己手掌箍出來的血痕,心中不禁暗暗好笑,但馬上轉用寶劍一指那粗壯和尚,叱道:“本姑娘今晚須將你們這淫祠上下殺得寸草不留!”
  那和尚并非不知少女厲害,但瞧她美得生平僅見,不由色膽包天起來,擠了擠香蕉般的眼睛,笑道:“娘子若真要殺得小僧寸草不留,小僧決不敢私留半根。”
  鐵蛋雖听不懂,卻覺得這話滿有點詼諧意味,不禁哈哈笑了兩聲。
  那少女气得蛾眉倒豎,一展寶劍,長虹經天般朝那和尚頭頂削去。
  那和尚本還想多占兩句便宜,卻不料她毫無怜根惜草之心,說打就打,頓時鬧了個手忙腳亂,先机盡失。
  鐵蛋眼看少女劍招狠辣,反為那和尚擔心,只見他三兩下就把對手的退路完全封死,再猛然緊收劍网,劍尖抖出兩道詭异弧形,卷向對方頸項。
  那和尚早知大勢不妙,沉腰錯身,雙臂運足真力向敵手小肮推去,只求這一擊能將對方迫退几步,自己便可脫身而逃。
  不料那女子劍招突變,有若一帘瀑布“涮”地倒挂而下,寒芒飛處,暴血如霧,那和尚一條右臂已被活生生的齊肩斬斷。
  鐵蛋立覺鼻內沖入一股腥气,直鑽到胃底。
  他不由陡發一陣寒顫,腫孔漲大了好几十倍,卻見那女子寶劍再展,一溜青光斜斜沒入和尚左腋,又從右邊頸根冒出,那和尚便窒了窒,好像要對人鞠躬那樣的把頭一低,半邊身子就整個掉落下來,“劈劈啪啪”的翻了几轉,恰賓到鐵蛋腳前不遠處,兩只眼睛尚楞里楞瞪的大張著,彷佛還在思索如何破解對方的攻勢。
  鐵蛋這輩子雖見過几具尸体,卻從末眼睜睜的看著一個活人死去,他退開兩步,腦筋混亂得几乎支使不動身体。
  那少女一振長劍,抖落劍上血珠,飛起一腳,將那兀自遲疑著該不該倒下去的下半截身軀踢出老遠,回劍指著鐵蛋喝道:“若再不肯說你是干什么的,眼前便是榜樣!”
  鐵蛋見她凶惡得緊,暗暗尋思:“長老說的可真不錯,休惹妖怪為妙!”
  撒開圓滾滾的兩條短腿,回身就走。
  那少女大喝一聲:“站住!”
  矯如雪雁,一閃就攔在鐵蛋面前,手臂一振,劍尖差點指到鐵蛋的鼻子上。
  “小禿驢,少跟本姑娘耍花招!即便你真是少林寺的,本姑娘也絲毫不放在眼里!”
  鐵蛋瞧她飛揚跋扈的模樣,心中老大一團怒气,卻又怕她殺人不眨眼,真個是進退維谷,只好万分委屈的說:“你到底要干什么嘛?”
  那少女仿佛自小就習慣用劍指揮人,又把劍一指。
  “其余那些淫僧都在那里?帶我去!”
  鐵蛋見她不把自己當成個玩意儿,心中又气又怨,狠狠一咬牙,扭頭道:“要走就走。”
  當先轉身行去。
  那妖怪也不收劍,緊跟在鐵蛋身后,倒像押解犯人一般。
  鐵蛋冷笑道:“怎么,怕我跑了?我可不會做這种事……”
  話猶未了,那少女就一翻手,用劍背在他腦袋上敲了一記。
  “你剛才不就想偷跑?”
  鐵蛋被敲得跳起老高,气了個一佛出世二佛涅盤,但轉念想起妖怪殺人的狠勁儿,又不由气崩志頹,摸摸腦殼,不言不語的向前走去,心中千刀万刀的罵個不休,腳下不朝寺后僧舍,卻筆直奔向挂單和尚所住的偏院。
  那少女走了几步,忽笑道:“瞧你矮不隆咚的,本領倒還不賴,虧你練得成。”
  鐵蛋不敢回嘴,只在心里暗罵:“矮就練不成武功?見你的大頭鬼!你以為你有多高哇?惡心!”
  那少女又問:“你今年几歲了?”
  鐵蛋沒好气,正想答說“干你屁事”,話到唇邊硬是哽住了,改口道:“你今年几歲?”
  那少女粉靨微紅,啐道:“你管?”
  又用劍背敲了他一記,卻比上次輕了許多。
  鐵蛋逆來順受、暗自尋思:“你現在盡避种因,等下卻叫你得個大果。”
  霎眼來到六個師兄所住的木屋之前,鐵蛋伸手一指。
  “哪,都在里面。”
  那少女不疑有他,挺劍上前,高叫道:“屋里淫僧听著:快快滾出來受死!”
  鐵蛋趁机閃到一旁,叉手鬼笑。
  只聞屋內湯潑老鼠般的嘈亂了起來,有踢翻椅子的聲音,有身体摔到地下的聲音,更有腦袋撞上牆壁之后的呻吟嚎叫,真個是未見敵鋒,先已人仰馬翻。
  卻听厭物無惡咕咕唧唧的罵道:“我的鞋子呢?那個討厭鬼把我的鞋子穿跑了?”
  又听石頭叩齒大嚷:“你們那個是銀僧?是銀僧的快滾出去,莫拖累了大家……”
  雪球尖細的嗓子也不甚差:“不穿褲子怎能見人?羞死了啦!”
  好哭鬼無哀的嚎啕更直透重瓦:“后門!簹龤I有沒有后門?”
  一窩子沸滾了半日,卻只不見個鬼影出來。
  那少女又喝道:“若待本姑娘進屋,你們恐怕要死得更慘些!”
  屋內眾人听得這話,倏地沉寂得如同已然全部死去一般,過了一會儿,才隱約傳出三、四對牙關碰擊之聲。
  鐵蛋不由暗里跳腳:“怎么都這么膿包?還未見識過妖怪的狠勁就怕成這樣,剛才如果換成他們,恐怕早被嚇死了。”
  一面發急,一面卻驕做自己的膽量。
  又過片刻,才听狐狸沒好气的低聲咕噥:“怕什么?只不過是個娘儿們,一人放個屁就夠把她吹上西天……”
  那少女聞言大怒,一領寶劍,“狂鳳展翅”扑到木屋之前。
  木屋房門早在鐵蛋出房時就已卸掉,但那少女盛怒之下,竟未瞧覷真切,還是飛腿去踹,一踹踹了個空,險些一跟頭栽進屋里去。
  窗邊立刻發出怕痒鬼無喜的嘻笑:“你們看她好好玩嘍!狽撒尿,撒不出……”
  那少女气得半死,桃花般的面頰几乎腫作一個大□,劍尖挽起無數朵銀花,連人帶劍闖進房中,頓時砍劈、怪叫之聲大作。
  鐵蛋愈想愈不對,生怕師兄吃虧,取出缽盂就待赶入屋中救援,卻忽覺星光一暗,兩條人影從左面院牆邊上的一棵大樹頂端飄落下地,定神細看,竟是帥芙蓉、赫連錘二人。
  鐵蛋大喜,叫道:“徒弟來得好,救命救命……”
  轉念一想,師父反要徒弟救命,未免太不成体統,便赶緊閉住嘴巳。
  只見那兩個家伙賊笑兮兮、悠悠哉哉,一對熱帶魚似的游近前來。
  “師父好威風嘛!”
  鐵蛋干咳几聲,腦中驀然一亮,指著帥芙蓉喝道:“你早就曉得這廟有鬼,對不對?”
  帥芙蓉躬腰拱手,行禮如漾。
  “因恐眾位師伯膽怯,故未先行告知,師父恕罪。”
  赫連錘一瞥兀自喧囂不已的木屋,笑道:“師父的膽子當然是大的,不像那几個。”
  卻听“彭”地一響,木屋左壁裂開一個大洞,石頭無懼灰頭土臉的從洞中飛快滾出,在地上扒了几扒,才站起身子,認認方向,沒命价奔到鐵蛋師徒背后緊緊貼住,喘得如同一只中了暑的瘋狗。
  “老七……妖怪厲害……”
  帥芙蓉笑道:“師父早已知曉,毋須四師伯說得。”
  鐵蛋熱汗直冒,又咳几聲,不住手的搔頭皮。
  “你們几時到的?”
  赫連錘慢吞吞的說:“這個嘛,下午我們回去客棧睡了一覺,真個好睡,腦袋都睡扁了。傍晚起身吃晚飯,真個好吃……”
  、帥芙蓉笑道。
  !
  “肚子也吃扁了。”
  赫連錘白他一眼,一本正經的續道:“看看夜色正好,便一路散步過來,到得這里嘛,仿佛初更、又似二更、依稀三更,只不是四更。總之,月亮剛露臉。”
  語尾甫落,又見門邊木壁“嘩喇喇”的迸作無數碎月,狐狸無怒、好哭鬼無哀也抱著腦袋逃出來。
  “老七!。妖怪厲害……”
  石頭無懼哆嗦道:“老七早已知曉,毋須你們說得。”
  鐵蛋又問:“你們到底看見什么?”
  帥芙蓉惡笑了笑:“正巧看見師父与那妖怪大戰三百回合……”
  赫連錘接道:“真個是精采絕倫、惊險万狀、津津有味……”
  又見木屋屋頂焰火似的爆散開來,厭物無惡、怕痒鬼無喜也舍命逃出,邊嚷嚷不休:“老七……”
  眾人都答:“知道了,妖怪厲害。”
  鐵蛋發急道:“老五呢?”
  無惡喘吁吁的呸了一口:“他還在舍不得咧!”
  但聞那少女在屋內喝道:“我下午就曉得你不是個好東西,看我把你那雙賊眼挖出來喂狗!”
  又听雪球幽幽怨怨的說:“我沒有……我只是……那個嘛……”
  那少女暴怒如狂:“那個什么?你還敢瘋言瘋語?”
  緊接著就听“颼颼”厲響,聲勢好不惊人。
  赫連錘把手一揮,抽出大錘:“大家一齊上,怕那臭婆娘有三頭六臂不成?”
  自己先跑了几步,轉眼一看卻沒人跟上,便也煞住了。
  帥芙蓉拱拱手道:“敬祝師兄馬到成功。”
  赫連錘滾了滾牛眼,冷笑道:“這么標致的娘儿們,你怎么沒興趣啦?”
  帥芙蓉笑答:“在下采亦有道,此等潑辣貨色,向不在吾道之內。”
  赫連錘大大哼了一聲,進也不是,退也不是,正拿不定主意,卻听放炮似的一響“啪”,一個圓團團的大肉九端正無比的從門洞中滾出,雪球都變成了泥團,翻身爬起,胸前老大一個腳印,卻是被踢出來的。
  赫連錘咋舌道:“這婆娘好大的腳巴鴨子!”
  鐵蛋一摸頭殼,啐道:“你還不曉得,她那手掌生得才粗哩。”
  帥芙蓉連連頷首:“習武之人,理當如此。未聞鎮日舞刀弄棒,手掌猶能嫩似春蔥者也。”
  卻見白影電閃,那少女已從屋中搶出,劍光雹降般照雪球頭頂削落。
  雪球雙眼一紅,竟然不閃不躲,引頸等死。
  帥芙蓉忙一點扇頭,“嗤嗤”射出兩枚鳳尾鏢,赫連錘也并起大錘,向少女腰間搗去。
  雪球忙叫:“不要……”
  那少女劍鋒飛旋,早把雙鏢磕掉,也不轉身,寶劍倏地從左腋腋下穿出,逕取堀s錘雙腕。
  這一劍既狠又准,眼看兩只熊掌就將不保。
  赫連錘只在心里叫得半聲:“完……”
  冰冷鋒刀已及皮膚,卻忽見一團黑麻麻的東西斜刺里飛到,“當”地撞在劍身之上,硬把寶劍蕩開。
  赫連錘忙抽身后躍,一泡臊尿卻再也止禁不住,直順著大腿流下地面。
  那團黑忽忽的東西在空中打了個轉儿,小鳥般直飛回鐵蛋手上。
  眾人不由齊發一聲喝采:“好缽盂!簧a伙!”
  那少女毫不遲滯,身形一晃已到鐵蛋身前,七點寒星分剌鐵蛋七處大穴。
  鐵蛋那還顧得了許多,使動缽盂,砸、撈、敲、擋、蓋,猶如千万個餓死鬼向人討飯。
  這一輪快攻快打,看得旁觀眾人俱皆眼花撩亂,帥芙蓉尤其心馳神搖,暗暗尋思:“小禿驢确實有兩把刷子,若能得他真傳,橫行半壁天下決非難事。”
  正瞧到熱鬧興頭處,忽見偏院西首牆頭上一派火光長蛇也似迤靡而來,嘈亂人聲也由遠至近,隨著激昂亢奮的“別讓凶手跑了”之聲,兩名和尚當先搶入偏院院門,左首揮舞著戒刀的正是日間和鐵蛋起過齟齬的那個胖家伙。
  右首那名卻未見過,頰上生著塊巴掌大的青記,手持一條水磨禪杖,頗有几分斤兩的樣子。
  那少女見狀,寶劍一遞,飄身退出尺許。
  鐵蛋也早停下手,轉目只見二、三十名年輕和尚有的手持兵械,有的擎舉火把,緊隨著涌入院中。
  胖大和尚一指鐵蛋,狺狺吠道:“大師兄可是你殺的?”
  鐵蛋還未答言,那少女已先搶道:“是本姑娘殺的。你們這群下流至极的禿驢……”
  鐵蛋老大不滿的睨她一眼,岔道:“他們都是假和尚,昔年喚做什么‘追魂三煞’。”
  青面和尚打從踏入偏院,兩只眼珠就如同一對壁虎,直在那少女周身游走,忽而臉、忽而胸、忽而腿、忽而不知什么地方,忙得不可開交,此刻終于陰側惻的笑道:“小妮子,你的眼光倒真不差,巴巴的跑來我們這儿尋樂子,大爺我必定鞠躬盡瘁、竭力奉承,不教你空入寶山而返……”
  那少女粉靨驟赤,銀牙亂咬,那容他再出言輕薄,扑縱而前,一連七八劍沒頭沒腦的砍將下去,青面三煞頓時左支右絀,節節敗退,幸虧胖大二煞掄起戒刀加入戰團,才勉強接下這一輪猛攻。
  青面三煞可輕松不起來了,沉聲喝道:“臭娘儿們,你叫什么名字?”
  那少女冷冷一笑:“你本不配問,但另有一些人有眼無珠,可不能不讓他們知道。”
  鐵蛋皺眉暗忖:“是不是在講我們?”
  又听那少女傲气十足的說:“你們听真了,莫要跌倒。本姑娘姓秦,名琬琬,江湖人稱‘龍仙子’的便是!”
  鐵蛋暗覺好笑:“什么碗碗碟碟的,我還叫做鐵缽缽哩。缽缽正好裝她這條小泥鰍。”
  回目卻見帥芙蓉斜眼瞅著他們七個師兄弟,滿臉都是神秘兮兮的笑容,他便又不禁狐疑:“莫非這個臭妖怪有什么古怪來頭?”
  再一看那“追魂雙煞”,果然面容慘變,青面三煞气急敗壤的一頓腳。
  “這下更留你不得。”
  扭頭喝道:“徒儿們,上!”
  一語未畢,“龍仙子”秦琬琬已先掠過眾人頭頂,把住院門。
  “今晚你們半個也別想活著走出去!”
  寶劍左削右斬,兩條生龍活虎的大漢立刻變成兩團豆瓣醬一類的東西。
  余眾不由怒吼連連,亂掄兵刃招呼過來,秦琬琬嬌叱一聲,寶劍化作一條銀龍直向人群中滾去,立時血雨暴酒,碎肉橫飛。
  那群徒眾多半不會竄高伏低,院門方向又挨近不得,便只好有如□中之鱉,任人宰殺。
  卻苦了在旁觀看的鐵蛋等人,著那斷肢殘骸亂撒過來,個個抱頭虫奔,狼狽不堪,有的遭斷頭擊中肚子,有的被斷手抓中鼻梁,石頭無懼更頂著一腦袋碎腸子到處亂跑。
  “追魂雙煞”見勢不妙,打聲忽哨,一個跑東一個跑西,齊齊躍上牆頭。
  秦琬琬身形陡漲,銀盤也似一圈劍光早將東首青面三煞的雙腳卸下,待要再奔西邊,胖大二煞己猛點牆頭,疾朝荒山暗處遁去。
  鐵蛋喝聲:“那里走?”
  缽盂呼嘯飛出,流星般划出一道長弧,正照對方后腦砸去。
  胖大二煞忙低頭躲避,只這么一耽擱,秦琬琬已從后赶上,挺劍直刺背心。
  胖大二煞總算手腳俐落,忙托地跳起,不料那缽盂滴溜溜的轉將回來,不偏不倚正中胸口。
  胖大二煞張口標出一股鮮血,人也一床破棉被似的跌落地面,秦琬琬順手“唰”地一劍,劍刃從頂門切入,屁股溝中透出,正好將他剖成對等的兩半。
  殘余徒眾早連逃生之心都沒了,有如一群獅爪下的免子,全數扑跪在地,大喊“姑娘饒命”。
  秦琬琬眼皮都不眨一下,大步跨去,一劍一個,好像在自家廚房里開西瓜一樣。
  鐵蛋雖手腳發冷,仍賈起余勇喝道:“妖怪!少殺几個行不行?”
  秦琬琬手不停斬,邊冷笑著說:“這等刁民惡棍,不早赶盡殺絕,留之遺害天下百姓不成?”
  最后一劍刺死那猶在地上掙命的青面三煞,才轉過身子,把劍一揮。
  “你們那七個和尚,統統給我過來!”
  無喜、無怒、無哀、無懼、無愛、無惡、無欲全都傻了眼,又懾于她的威勢,不敢不從,一個個小媳婦似的走到她面前,一字排開。
  秦琬琬倒轉劍柄,一人頭上敲了一下,喝道:“你們到底是干什么的?”
  鐵蛋強忍怒火,暗忖:“六祖有云‘讓則尊卑和睦,忍則眾惡無喧’,我若不報無道,想必喧爭自息。”
  如此一想,倒也心平气和,甘之如飴。
  帥芙蓉眼見一名渾身白衣的女子面前恭恭順順的排著七名小怍|,不禁又感悚栗又覺好笑。
  清了清喉嚨,朗聲道:“姑娘有所誤會。這七個小師父全都是少林寺的,因知此廟僧侶素行不端,特來鋤奸伏惡,不意竟与姑娘發生沖突,万祈恕罪。”
  秦琬琬見他斯文有禮,出口成章,不像個坏人,且与自己一樣通体白衣,怒气便消了一大半。
  帥芙蓉卻又吟道:“天上佛,地上佛,四面八方十字佛,有人學會護身法,水火三災見時無。”
  秦琬琬立刻面色一變,點了點頭,一指鐵蛋等人,問道:“他們也是?”
  帥芙蓉笑著搖搖腦袋。
  秦琬琬便又用劍柄一人頭上敲了一記,叱道:“算你們狗運亨通,沒犯在本姑娘手里,要不然,哼哼,即使叫你們那空觀老小子來,本姑娘也要好好教訓他一番。”
  言畢收劍,行出院外。
  帥芙蓉偷偷挨到院門旁邊,見她大步走往石室方向,才松下一口大气。
  “幸虧當初沒采到這等凶惡婆娘,否則陰間早已走過百來轉了!”
  狐狸無怒這會儿可大發其狠:“只不過瞧她是個婆娘,讓著他一點而已,啥嘛東西?”
  伸手一摸腦袋上腫起的兩個大□,又痛得齜牙裂嘴,再也罵不下去。
  赫連錘上下盡瞅帥芙蓉,哼道:“什么狗子佛,貓子佛,你剛才念的是什么東西?”
  帥芙蓉抖抖眉毛,故作神秘之狀。
  “時机未到,到時便知。”
  無惡呸了一大口:“和那妖怪鬼鬼祟祟的講話,會是什么好貨?”
  雪球的眼眶便又無端紅了紅,几次想要向帥芙蓉開口,卻都強自忍下。
  鐵蛋心知這個徒弟頗多門道,莫測高深,他既不說,便也不問。
  眾人哼哼唉唉的回返頂塌壁垮的木屋之內,一陣陣血腥由破洞中傳進來,直叫人渾身起疙瘩,待要換房而居,卻又不肯再踏出木屋一步,只得將就著躺下。
  鐵蛋愈想愈不服气,不停的拍著大腿,納悶道:“本領又不比她差,為什么一交手就先軟了半邊?”
  赫連錘一直用手擰著□漉漉的褲襠,歎道:“膽量,師父,膽量!她殺人殺慣了,那像咱們?”
  帥芙蓉頗覺新奇的瞪大眼睛:“搞了半天,你也沒殺過人?”
  赫連錘惡噴口气:“殺過猴子、殺過免子,奶奶的!”
  鐵蛋又一拍大腿:“真凶!竟有這么凶的妖怪!”
  帥芙蓉啥道:“這就非你們出家人所能理解的嘍!世上這樣的人可多得很呢!”
  鐵蛋雙臂枕頭,仰望星空,想那秦琬琬貌美如花,人模人樣,但性格之專橫暴躁,心腸之毒辣冷酷,卻是前所未見,講起話來又有點捕快味道,真不知是何出身。
  他忽然憶起佛經中所載鴦崛魔羅的故事,傳說此人乃佛陀時代天竺王舍城的大盜,信奉殺人即可享福的邪教,因而殺害王舍城民九百九十九人,并各切一指,飾于頭上,故又稱為“指□大盜”,后來他又想殺他的母親以湊足千人之數,佛陀憫之,乃大顯神通勸化他,終使他皈依佛門。
  鐵蛋想到這里,不由一咬牙齒,暗忖:“我若能度化這個妖怪,可真是大功德一件,不說別的,今晚便可救得几十條人命。”
  心中千回百轉,思量未已,六個師兄卻全部安安适适的打起鼾來。
  赫連錘躺在鐵蛋身邊,咕嘟低罵:“這群沒廉恥的東西,臉丟盡了,卻還睡得著?”
  帥芙蓉在另一邊應道:“師兄有所不知,方外之人無色無相,那會把榮辱得失放在心上?”
  鐵蛋听著心里又不舒坦,嘴上偏不好承認,一口气硬憋在胸口,真個是難以忍受。
  卻听石頭突然發出一聲被人掐住脖子似的悶吭,緊接著就見他用雙手摳住心窩,死命搓揉,好像有什么東西在里面蠕動一般,喉內呻嘶忽尖忽沈,恍若盲人行路的哨音。
  赫連錘愈听愈難過,便又破口大罵:“恁地作怪?剛才斗那臭婆娘的時候,會這樣咿咿呀呀就好了。”
  鐵蛋笑道:“這個石頭一向如此,每天睡覺都要翻翹打板一頓,听習慣了倒還少它不得哩。”
  兩人見鐵蛋也未睡著,都吃一惊,帥芙蓉忙找話道:“听四師伯的喘气之聲,似乎內息有些不調?”
  鐵蛋沈吟了一會儿,搖頭道:“師父當初也是這么說,但寺里每個師伯師叔師兄弟都有這种毛病,長老空觀卻言此乃龍虎交泰之相,沒有什么了不起。可是師父始終認為不對,一開始傳我們‘金剛一□功’,就不照經書所載……”
  帥芙蓉目光一凝:“‘金剛一□’可是少林的基本气功?”
  鐵蛋頷首道:“‘金剛一□’乃本寺一切气功的基礎,必先修習熟練,方可繼續學習別的功夫。”
  帥芙蓉皺了皺眉。
  “師祖岳翎投靠少林之時,已有一身絕頂藝業,他若認為‘金剛一□’練法不對,必定有所根据。”
  鐵蛋道:“那日大戰天竺番憎之后,師父就當著大家的面,明指‘金剛一□’經書所載有誤,結果惹得長老大為光火,說師父詆毀先圣,自以為是,野性未除,有意破坏本寺傳統,硬將師父罰去菜園做工。”
  赫連錘笑道:“這個老家伙未免太橫霸了點儿,怎么隨便就把意見不同的人亂罰一通?想當初我老子教我功夫,他講他的,我練我的,難得理他一兩次。”
  帥芙蓉笑道:“怪不得你功夫如此之爛。名門大派必有一套嚴謹的修習法門,才能使弟子循序漸進,博大精深,但就怕太過拘泥,反而有害,‘空觀’長老大概就是這一類‘白發死章句’的老石頭。”
  鐵蛋一拍手道:“說他老石頭再也恰當不過,簡直跟我們這個小石頭一樣德性。師父傳我們‘金剛一□’全照他自己的意思,石頭卻偏不听他,一定要照經書所載的那樣練,結果我們六個都沒事,石頭卻常嚷胸口發痛。那日大戰天竺番僧,全寺也只有師父和我們六個不怕那古怪笛音,石頭卻跟其他師伯師叔師兄弟一樣,一听便倒。”
  帥芙蓉眼中閃出光采。
  “莫非這兩者之間有什么關連?”
  鐵蛋搖頭道:“我早這么想過,但怎么說也說不通。‘金剛一□功’乃達摩老祖手創,本門弟子几百年來都是如此修習,從未出過什么差錯;就算‘金剛一□’真有瑕疵,天竺番僧卻怎會知曉?”
  帥芙蓉又蹙眉沉思起來,赫連錘轉了轉眼珠,笑道:“入門功夫既是‘金剛一□’,頂尖功夫大概是‘金剛十□’了吧?”
  鐵蛋道:“‘是法平等,無有高下’,拳法就如佛法,招式套路本無高低之分,端看什么人使,怎么樣使而已。內功心法雖有層次,但也要看各人的慧根悟性,頂尖功夫若無頂尖之人修習,那值一個大屁?”
  赫連錘一拍腦殼。
  “師父這話強胜十本秘笈!”
  帥芙蓉暗覺好笑:“小家伙于武術上的見解确實高明,但對佛經情義卻一知半解,想必平常根本不听師父講經。”
  鐵蛋續道:“不過,眾位師祖都說本寺最神妙的內功乃是‘如來神功’,名列‘七十二頂絕技’之首。但那本記載神功的經書,竟被一個名叫空法的師曾祖于五十多年前盜出寺去,至今下落不明。”
  赫連錘拍腿大叫:“可惜可惜!難道你們都沒去找他?”
  鐵蛋歎道:“當年几乎全寺出動,卻是遍尋不著。如今寺里‘空’字輩的曾祖只剩空觀住持一個,空法師曾祖若尚在入世,起碼也已八十多歲了。”
  說著說著,忽然想起了什么,猛個挺起身子。
  “收了你們當徒弟,可還沒傳你們功夫哩。”
  那兩個一听,精神可都來了,翻身坐起。
  鐵蛋便依少林一貫的修習程序,將“金剛一□功”的口訣一句一句的教給他們,教到師父岳翎不同意經書所載之處,還不厭其煩的再三解說。
  帥芙蓉見他如此認真,全無藏私之心,不禁暗感慚愧,忖道:“小家伙派天真,倒顯得我心机大深、大小家子气了。”
  赫連錘也暗自尋思:“連我老子教我功夫都沒這么仔細,這個小禿驢竟比我老子還好。”
  鐵蛋教了一回,見曙光初透,天巳微明,便催促二人睡覺,自己也大頭大腦的躺了下去。
  他整整兩夜沒睡好,才一閉眼,立覺一陣疲憊虛脫潮涌上身,四肢軟得如同面條相似,恍惚間,卻听門外騾嘶車響,“龍仙子”秦琬琬高聲叫道:“小禿驢,滾出來!”
  鐵蛋怒火中燒,飛彈起身,大步搶出門外,只見秦琬琬手控□繩,高踞于騾車之上,衣服不知何時已換成黑色,披頭散發,臉色青紫,滿口獠牙閃閃發光。
  一見鐵蛋出頭,立刻猛策□繩,縱車直撞。
  鐵蛋不知怎地,全身力气仿佛都被封閉在体內,竟連半分也施展不出,只得眼睜睜的望著秦琬琬齜出獠牙,俯首直逼自己面前,桀桀狂笑;騾蹄暴起,朝自己頭頂踩落;車輪更有若巨石一般,發出悶雷也似的聲音正對腦袋輾來。
  敝笑、騾吼、輪響里住了他的頭顱,他已看不見任何東西--除了妖怪尖尖的牙齒。
  他感覺得到車輪在他胯下、小肮間來回輾滾,一股火熱麻辣的痙攣,水一般流遍四肢,然后卷起一個巨浪,直灌頂門。
  他掙扎了半天,終于狂喝出聲,雙掌猛推,眼前隨之一亮,正見一輪天光從屋頂上的大洞中洒落,卻是做了一個窮凶极惡的怪夢。
  他揉揉糊滿眼屎的眼睛,一面暗罵“邪門”,一面爬起身子,只見眾人都還睡得香甜,本想再躺下去睡,卻又怕那妖怪來找麻煩,只好勉強打起精神走到門外。
  院內尸首仍跟咋夜一樣,七橫八豎的躺了一地,髒腑殘肢撒得到處都是,血液己然凝結,腥味卻仍浮蕩在空气里。
  蒼蠅、螞蟻和各种拉雜虫豸紛從各處洞穴地縫中聚攏過來,密密麻麻的伏在碎肉片上大嚼。
  鐵蛋肚內尋思:“這些人雖已脫离苦海,但死得未免大難看了。”
  當下不避腥臭,走入尸堆之間尋了柄方便鏟,在偏院東面牆根下挖了個大坑,將尸体斷肢全捧入坑內,連那些碎肉爛骨也都拾掇干淨,方填土入坑,用腳踏了個結實。
  上下一嗅,發現自己已弄得肮腥難聞,依稀記得寺后僧舍那邊有口水井,便拔腿朝那方向走去。
  一連串死亡与血腥的刺激,此刻才在他体內發生作用,他愈禁止自己去想那些破破爛爛的人体,眼前便愈浮滿了那些景象,他不停的搓著手,触摸過碎肉的感覺卻益發明晰,簡直如同手中正握著兩條斷腸子似的。
  。
  他強忍下胃底翻攪,走到僧舍前面,又不由一呆,原來那妖怪正站在井邊打水洗臉。
  覷他走近,“龍仙子”秦琬琬便立刻把臉背了,晨曦照耀著她苗條修長、起伏有致的身影,白衣閃出銀芒,很難相信她就是昨夜那個殺人不眨眼的女煞星。
  偶爾當她彎下身子的時候,整個太陽都隨著顫抖起來,她掬水就臉,天上過往的精靈都忍不住要化作她掌中的水珠。
  但鐵蛋卻不覺得這有什么好看頭,莽莽撞撞的一逕奔到并邊、伸手就拿吊桶,秦琬琬卻驀然轉身,一拳照他肚皮打去,邊喝道:“不許動,我還沒用……”
  鐵蛋早就想吐,吃她這一拳打個正著,那里禁受得住,“哇”地一下,把胃內腌□全數吐到了對方臉上。
  秦琬琬一陣惡心,那顧得了什么閨秀風格,也“嗚”地一口,還吐了鐵蛋滿頭滿腦。
  鐵蛋“哎喲”一聲,忙伸手瞎抹,邊嚷道:“臭死了!臭妖怪!”
  “龍仙子”秦琬琬又羞又惱,沒做理會處,高貴身段再也擺不起來,瘋婆一樣掄開臂膀亂打。
  鐵蛋見她沒帶兵刀,知她拳腳功夫遠不及自己,不由膽气大壯,反手架走來拳,順勢帶偏對方身子,不知輕重,飛起一腳,正踢在秦琬琬极翹极突极富彈性的屁股上,扑地一跤跌在泥團里,遍体白衣都做了個丐儿裝。
  鐵蛋頓覺過火了點,又無可轉圜,只好硬嘴笑道:“誰叫你剛才用騾車輾我?”
  秦琬琬自然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楞了楞,彈跳起身,叉開十指,嘴里發出尖銳异常的叫嚷,惡鬼般沖來。
  鐵蛋不避不讓,腳下一勾,右掌往她肩上輕輕一推,泰琬琬便又跌了個四腳朝天。
  鐵蛋俯眼看去,只見她气得面頰顫抖,几快迸出血來。
  一片嫣紅之中,卻有几個小踶I分外惹眼,仔細一瞧,原來她鼻翼兩惻竟生了几顆小□。
  鐵蛋好像發現了什么寶藏一樣的大叫出聲:“咦,你也會長小豆豆呀?”
  秦琬琬忙翻身爬起,用手捂住面龐,跺了跺腳。
  “小禿驢,你……”
  鐵蛋見狀愈發好笑,故作正經的說:“我猜你是不常洗臉才會這樣,多洗几次臉就好了,像我從前……”
  秦琬琬又一跺腳,發出一聲尖嘶,轉身飛奔而去。
  鐵蛋奇怪了半日,不知她為何有此反應,忽一轉念:“不好!她拿劍去了!”
  胡亂洗了洗,沒命奔回偏院,沖入房中,嚷嚷:“妖怪馬上就要來啦?”
  唬得那些兀自与周公夾纏不休的家伙,跳蚤般滿屋子亂蹦,搬桌的搬桌,拖床的拖床,將木屋破洞塞了個風雨不透。
  石頭哆嗦著間:“你又跟那妖怪怎么了?”
  鐵蛋道:“我吐了她滿臉。”
  眾人齊發一聲哭喊:“吾命休矣!”
  鐵蛋又道:“我還踢了她一下屁股。”
  眾人愈發跌足。
  正徨急間,卻听一陣馬蹄鸞鈐飛也似往下山的路上去了。
  赫連錘狐疑道:“你還做了些什么?”
  鐵蛋搔搔頭皮:“我……還問她臉上怎么也會生小豆豆?”
  帥芙蓉“噗”地松下一口大气。
  “高哇!師父真高!除了你,任誰也赶不走那妖怪。”
  眾人又待一會儿,确信秦琬琬真個离開之后,方才啟門出房。
  鐵蛋尋到后山,把昨夜被自己拆散了骨節的那兩個小怍|拼湊起來,教訓了一頓,便放他們自去。
  無喜等人也將石室中的少婦、婢女、老媽子妥善打發走了,卻見赫連錘獨個儿在那里撿枝搜柴,忙東忙西。
  無喜笑道:“喲!生火煮飯呢!”
  赫連錘一瞪凶睛:“煮屁!一把火澆掉他娘的這座鳥寺!”
  鐵蛋唉道:“与廟無干,燒它作啥?”
  赫連錘道:“卻不顯得咱們行事俐亮。殺人本須放大,放火就得殺人。”
  執意要燒,給鐵蛋連推帶擠的拱出山門,余人也都齊往山下走去。
  無惡瞅了瞅帥芙蓉,哼道:“現在總可以告訴我們那個妖怪的來歷了吧?”
  帥芙蓉笑道:“并非我故弄玄虛,實是怕你們坏了大事。”
  卻又歪嘴巴、咽唾沫,作張作致了好一會儿,才說:“那婆娘在江湖上大大有名,就只你們不曉得,她乃‘金龍堡’堡主--‘獨角金龍’秦璜的獨生愛女!”
  七個小怍|全都一呆,鐵蛋跳腳道:“早知如此,我就跟她拚了!”
  赫連錘笑道:“所以他不告訴你們嘛。當你徒弟還沒當兩天,就要賠上一床草席,那里划得來?”
  無怒目光凝在帥芙蓉臉上。
  “昨晚你對她念了那許多暗語,莫非你也是‘金龍堡’的?”
  帥芙蓉很認為他愚蠢似的翻了翻白眼。
  “‘金龍堡’上下分界甚嚴,絲毫逾越不得,我若是‘金龍堡’的部屬,怎敢對她那樣講話?那暗語另有原因,此刻不便奉告。”
  鐵蛋兀自把腳亂跌。
  帥芙蓉道:“師父休得莽撞。師祖岳翎究被三堡中的那一堡所殺,還沒探查出個影儿,若先就把這個女魔頭得罪了,日后辦事可更難上加難。”
  鐵蛋發急道:“當面問她個明白總可以吧?”
  不理會帥芙蓉“切勿打草惊蛇”的主張,拔腿就往山下追赶,余人也只好磕磕絆絆的跟了下去。
  赫連錘的輕身功夫最是蹩腳,不出兩三里路就被遠遠拋在后頭,他愈跑愈上火,气也喘得愈大聲,索性換上游人步伐,老牛般一腳一腳的慢慢走。
  走沒几步,忽覺耳后頸根涼颼颼的,伸手摸摸并無异狀,再走几步,益發冰進肉里去,頗覺奇怪的回頭一看,只見一張木刻死板、恍若僵尸一樣的和尚臉正緊緊綴在自己腦袋后面,鼻內噴出的气息竟無半絲暖意。
  赫連錘嚇得大叫一聲,跳開四、五步,厲聲道:“什么鬼東西?”
  那和尚的身量毫不比赫連錘遜色,身穿一襲灰色僧袍,臉上不見任何表情,眼睛卻放出叢林中的豹子一般青磷磷的光焰。
  赫連錘打個寒噤,暗忖:“莫非是‘追魂三煞’的師父從墳墓里爬出來了?”
  忙翻手去拔大錘,一摸卻摸了個空,大惊之下又向后躍退三步,這才看見灰袍和尚右手一顛一顛的,正把自己的兩柄錘子當成兩只小元寶一樣的耍哩。
  赫連錘這可嚇得魂飛魄散,轉身就跑,耳后涼气卻又“吁吁吁”的吹將起來,扭頭瞥去,那和尚仍然緊緊貼在自己背后,雙腳卻不見動,鬼魅般浮在空气當中,鼻翼一開一闔,盡噴出些隔宿剩菜也似的气味。
  赫連錘只恨自己不是條四腿畜生,豁出性命飛奔,速度之快,直可与當今一流輕功高手并駕齊驅,掀掩之間便已赶上前面同伴。
  帥芙蓉回頭見他如飛跑來,不禁有點酸意的笑道:“只不過學了半個晚上的‘金剛一□功’,進步就如此神速?師兄真乃天賦异秉,在下自歎弗如……”
  赫連錘喘吁吁的指著身后:“和尚……和尚……”
  鐵蛋邊跑邊皺眉:“這里全都是和尚,你叫的是那個和尚?”
  赫連錘道:“后面……后面的那一個……”
  眾人便都停住腳步,一齊回身盯著他,把他當成瘋子似的。
  赫連錘轉臉一瞧,那還有灰袍和尚的蹤跡?
  赫連錘急道:“剛才他……一直跟著我……把我的錘子也拿去了……”
  眾人便更惡狠狠的瞅著他。
  赫連錘低頭一望,兩柄大錘可不端端正正的插在腰間?
  赫連錘气儿都忘記喘了,指指后面,指指自己,兩只眼珠簡直就快要掉出眼眶。
  無惡呸道:“我看你是失心瘋了,原本就像個白痴……”
  赫連錘還待爭辯,卻聞一陣低沉雄渾的聲音震得群岳顫動,百谷鳴響:“無喜、無怒、無哀、無懼、無愛、無惡、無欲!”
  那聲音喚出“無喜”之時,明明是在對面山頭,叫到“無欲”的時候,發聲之處卻已在眾人頭頂。
  帥芙蓉心下惊駭:“世上竟有人能將內功、輕功練到如此地步,像我這等貨色,當真是井底之蛙了!”
  但見鐵蛋等人一個個面泛青紫,抖索得如同風鈐墜儿一般,抬頭看時,果見一個灰袍和尚立于頭頂絕崖之上,陽光在他高大身軀四周舖染出一輪七彩光暈,恰正似韋馱尊者乘著烈火從天而降。
  帥芙蓉正狐疑不定,已听那和尚開口道:“你們七個私出山門,該當何罪?”
  一字一撞鐘,震得大伙儿耳鼓生疼。
  鐵蛋等七人立刻屈膝跪倒,俯首向地,貓般呢喃:“方戒師伯恕罪……”
  帥芙蓉、赫連錘俱昏一惊,差點也跟著跪了下去。
  帥芙蓉心道:“居然在兩天之內連續碰見‘南劍’与‘北刀’,不知是幸或不幸。”
  赫連錘卻忖:“剛才還好沒有出手打他,否則……媽呀!”
  只見“殺生和尚”微微把頭一點。
  “限你們兩天之內回寺領罰。”
  “罰”字出口,人己在群峰之外,只剩下滿山滿谷的“嗡嗡”回聲。
  鐵蛋等人抹著額頭汗珠爬起身來,面色一月黯然。
  石頭尤其把臉皺得不成樣子,哽咽著說:“早就叫你們不要隨便偷溜出寺,偏不听,這下好了吧,有得罪受了!”
  跺一跺腳,頭也不回的朝山下直奔。
  其余几個也不敢多留,互相埋怨著赶下山去。
  鐵蛋瞅了瞅兩個徒弟,搖搖頭,苦笑了笑,似想說些什么,終于歎口气,一言不發的追隨師兄而去。
  赫連錘環顧空蕩蕩的四周,猛個摳頭皮。
  “嘿嘿,這些小禿驢儿,尾巴也不擺一下就跑光了呀?”
  帥芙蓉若有所感,歎道:“少林清規嚴謹,果有名門大派之風,尋常幫會万万難及。”
  赫連錘沒好气的問:“如今卻怎辦?”
  帥芙蓉聳聳肩膀:“師兄有所不知……”
  赫連錘瞪眼道:“如何?”
  帥芙蓉又一聳肩:“我也有‘有所不知’的時候。”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