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六章 鐵漢·紅顏


(一)

  蒙蒙的曙色里,車子吃力的爬上半山,足足走了二十分鐘,直到天色已亮,才爬到整整占了一條長街的林公館。
  走上平坦的橫路,車速也快了很多。
  突然蕭朋喝了聲小心,輪胎一陣“吱吱”亂響,車子轉進一道寬大的鐵柵門里。
  一進大門,白朗宁的視線不禁一亮,自然生出一种心曠神怡的感覺。
  一片微微起伏的花園,占地足有里許方圓,地上舖滿了綠油油的茵草,中間夾雜著一些五顏六色的花木,看上去有如歷身仙境一般。
  一幢奶油色的平頂洋樓,遠遠聳立在花園盡頭,也正如仙境里的宮殿樓台。
  白朗宁這是第一次到林公館,雖然他自負走過不少地方,見過不少景色,也不禁被林家的气派嚇住了。
  車子開了几分鐘,慢慢停在樓房門口,呂卓云匆匆赶出來,把車門打開。
  “這位是呂卓云,認識吧?”白朗宁指著呂卓云問蕭朋。
  蕭朋看了呂卓云半晌,大聲說:“原來你躲在這里?上次我來過一次,怎么沒碰上?”
  呂卓云露齒一笑,說:“我膽子小,見不得大人物,藏在里面沒敢出來。”
  蕭朋在他肩頭上捶了一拳,含笑与白朗宁并排走了進去。
  綠油油的地氈,綠油油的牆壁,連天花板都是一水的綠色。
  “這林雅蘭是怎么搞的。”白朗宁皺眉說:“活像從泥巴里竄出來的一樣,跟綠色分不關。”
  “真倒霉,”林雅蘭忽然出現了,正從樓上一步一步走下來,翹著嘴,怨聲說:“昨儿晚上睡前沒禱告,害得人听了一夜槍聲,一早又挨上罵了。”
  三人微微一笑,一同迎了上去。
  “白朗宁,”這三個字在林雅蘭嘴里喊出來,充滿了洋味,“昨天晚上為什么不來?”
  “忙著把錢用掉!”白朗宁理直气壯的回答。
  林雅蘭笑了,笑得比花還美,聲音比唱歌還動听的說:“如果你不知節儉,這輩子也發不了財。”
  “還好,我一直不想發財,免得那些坏人亂動我腦筋,也免得夜里听槍聲,早晨挨保鏢罵。”
  “喲,沒想到你的嘴巴也厲害。”林雅蘭几乎把身子貼在白朗宁身上。
  白朗宁急忙退了兩步,不敢再跟她搭訕,他發現這小丫頭難纏得很。
  可是林雅蘭卻像對白朗宁特別投緣,非要找他說話。
  “白朗宁,”林雅蘭的手指,差點碰到蕭朋的鼻子:“這是什么人?”
  “警方第一高手簫朋。”白朗宁看她那付大剌刺的神气,皺眉說:“他的槍法最厲害不過,你若對他無禮,如果他要打你的黑眼球,子彈就絕對沾不上眼白。”
  林雅蘭吐舌說:“原來也是四把槍里的人馬。”
  蕭朋走上來,指著林雅蘭的鼻子,說:“白朗宁,這丫頭是誰?”
  白朗宁笑著說:“她就是林大小姐林雅蘭,你千万不可對她無禮,她的鈔票足夠把你們警察總署買下來。”
  蕭朋笑了笑,規規矩矩對三人行了個軍禮,轉身走出門外,掃視一下被子彈打得傷痕累累的牆壁,低頭寬進車廂,風馳一般駛去。
  白朗宁凝望著漸漸開遠的車影,心里有一股說不出的感覺,就像當年初到香港,剛剛登上碼頭的滋味一樣。
  “白朗宁,你的房間在樓上。”呂卓云說著,領先走了上去。
  “就在我的房間隔壁。”林雅蘭接了一句。
  白朗宁笑了笑,跟隨呂卓云爬上軟綿綿的樓梯,走進香噴噴的臥室。
  三人剛剛坐定,電話鈴已響了起來。
  呂卓云伸手抓起听筒,听了一陣,臉色立刻變了。
  “白朗宁,我們又被些不明來歷的家伙包圍了。”
  “別緊張,可能是自己人,叫他們上去問問。”白朗宁鎮靜的說。
  呂卓云挂上電話,一直楞楞的望著白朗宁。
  林大小姐一旁像個沒事人儿一般,哼著流行歌曲,非常開心。
  過了一會,電話又響了,呂卓云听完,臉色果然輕松下來,笑著說:“白朗宁,你的神通越來越大,怎度連土皇帝的御林軍也給調了出來?”
  “暫時借用几天,如果情況再嚴重,說不定把九龍主,四海龍王的人手都調來。”白朗宁得意的說。
  “喲,我的保鏢好威風。”林雅蘭唱著說。
  “大小姐,我要睡一覺,你請回房休息吧。”白的宁被她唱得心煩,有意赶走她。
  誰知沒把林雅蘭赶走,反將呂卓云唬了出去。
  “沒關系,白天你盡管睡,我替你保鏢,晚上我睡,你再替我保鏢,如何?”林大小姐竟然開起白朗宁玩笑來了。
  “我要脫衣服了。”白朗宁成心嚇嚇她。
  “請便,要不要幫忙?”林雅蘭笑嘻嘻問著,白朗宁一气之下,真的大脫特脫起來。
  林雅蘭笑眯眯瞟著他,神態自若得很。
  白朗宁一面脫衣,一面瞄著她,最后脫得只剩下一套內衣褲,林雅蘭仍然一付悠哉悠哉的模樣。
  “林大小姐,你真的不走?”
  “我們女孩子都不怕,難道你還害羞?”
  白朗宁一气之下,汗衣也扒了下來。
  “哎唷,你怎么真脫?”林雅蘭的臉紅了。
  白朗宁理也不理她,又開始作出脫內褲的樣子。
  “哎唷,等一等,我要出去。”
  白朗宁停住手,問:“你不是要給我保鏢么?”
  “哎,你這人睡覺怎么連內衣都不穿?多難看?”林雅蘭嬌嗔的說。
  “自己不懂欣賞,還說難看,真是少見多怪,”林雅蘭啐了一口,嘴里罵聲:“缺德鬼。”
  急急推開通過浴室的門,穿回自己房里。
(二)

  早晨起來一睜眼,林雅蘭一定站在門邊,一雙大眼睛一眨一泛的望著他,洗瞼也要被瞟著,吃飯也要被盯著,到外面察看一下地勢,林雅蘭也要站在陽台上瞄著他。
  對林雅蘭來說,白朗宁就好像她剛剛買回來的大玩偶,弄得白朗宁沒辦法,只有盡量少和她接触。
  “呂兄,林大小姐的腦筋有沒有問題?”白朗宁偷偷把呂卓云拉到無人之處問。
  “很正常。”呂卓云詫异的問:“有什么不對?”
  白朗宁把那兩只大眼睛的情形,說了一遍,呂卓云听了,搖頭歎气說:“白朗宁!不必太認真,林大小姐可怜得很,孤單單一個人,每天生活在惊嚇中,連出外散散心的自由都沒有,以她的年紀說來,正是個好玩的大孩子,卻硬將她悶在家里,你叫她如何打發這漫長的日子?白朗宁,万一她找你麻煩,馬馬虎虎讓她點算了。”
  白朗宁歎了口气,不禁對林雅蘭生出了同情之心。
  吃過午餐,林雅蘭又出現在白朗宁的門前了,一雙大眼睛又開始看他。
  林雅蘭有兩個愛好,第一,特別喜歡听唱片,第二特別喜歡踢拖鞋,常常把電唱机連開十几個小時,也常常將拖鞋踢上半天,那鞋子往上一踢,在空中翻几個筋斗,又會穿到她腳上,就像白朗宁玩槍那么熟練。
  “大小姐,我們談談好嗎?”
  “談不過你,看得過你,所以不談,乾脆看。”這就是她對付白朗宁的辦法。
  白朗宁湊過去,笑看說:“我問你几個問題,如果你老老實實答覆我,今天晚上帶你去……散步,怎么樣?”
  “散步有什么意思?”林雅蘭無精打彩說。
  “那么你喜歡干什么?”
  “夜總會坐坐,舞廳泡泡還差不多。”
  “好吧,只要你回答得令人滿意,到那里去玩都可以。”
  林大小姐又高興了,一直催著白朗宁快問。
  白朗宁取出一張紙,往林雅蘭面前一擺,說:“把你男朋友的名字都寫出來。”
  林雅蘭怔了征,說:“寫男朋友的名字干嗎?”
  “想知道一下他們的姓名。”
  林雅蘭肩膀一聳,難過的說:“早都跑光了。”
  “沒關系,以前的也好,現在的也好,隨你寫,寫得越多越好。”
  林雅蘭想了想,抓起那張紙,跑回房去,過了一會,果然寫了滿滿的一張。
  白朗宁高高興興的接過來一看,气得一陣亂搓,摔在地上,原來滿紙上面寫的都是“白朗宁”。
  林雅蘭得意的“咯咯”一陣橋笑,笑的開心极了。
  “大小姐,幫幫忙好不好?”白朗宁真拿她沒辦法,高興就笑,不關心就哭,只有趁她高興時求她。
  林雅蘭笑夠了,眼睛一翻,問:“你急著要他們的姓名究竟干什么用?”
  “保護他們。”
  “不必,讓他們都死光算了。”林雅蘭恨恨的說。
  白朗宁苦笑了笑,說:“他們死活不管,難道你不要出去玩玩么?”
  林雅蘭被他說動了,眼睛轉了轉,問:“是不是要寫出最好的男朋友姓名?”
  “當然。”
  “好吧。”說完,又跑回房去了。
  這次出來,果然寫了三個人的名字。
(三)

  “白朗宁!算了吧,這几天外面亂得很。”呂卓云有點擔心的說。
  “呂兄放心,我早有防備。”
  呂卓云苦笑著坐進車廂前座,白朗宁陪林大小姐坐在后面。
  車子一開出大門,馬上有兩台車子跟綴上來。
  “要不要把后面的車子甩開?”司机問。
  “不必。”白朗宁安然說:“別開得太快,叫他們跟上來好了。”
  呂卓云不安的緊抓住槍柄。
  林大小姐拼命挽住白朗宁的手臂,臉蛋都嚇白了。
  白朗宁知道她已經被前三次的凶險嚇破了膽,所以一直在安慰她。
  車子開進鬧區,林雅蘭的臉色才漸漸好轉,一路上東張西望,好像對香港的市街已經陌生了。
  車子在新加坡大舞廳門前停下,林雅蘭高興得跳了起來。
  “舞國艷后白麗娜”的七彩霓虹,一閃一閃照射著林雅蘭的俏臉,更增添她几分興奮神色。
  舞廳里的侍應生,匆匆迎上來,正想拉開林大小姐座車的車門,一路上跟蹤在后的兩台車子已然赶到,車身尚未停穩,一名壯漢已從車廂里竄出,一拳將那侍應生推開。
  另外十几名大漢,也通通跳出來,把林大小姐的車子團團包圍住。
  呂卓云抽出他那把左輪,焦急地望著白朗宁,林雅蘭更是嚇得花容失色,躲在白朗宁怀里發抖。
  “別怕,是自己人。”白朗宁大聲安慰兩人,伸手將厚厚的防彈玻璃窗轉開。
  立刻有名大漢彎身說:“白朗宁,稍等几分鐘,為了你的安全,我們得先布置一下。”
  身旁另一名大漢,從窗口遞進一具電晶体遙控對話器,說:“白朗宁,我們大哥要找你談話。”
  白朗宁接在手里,把天線往窗外一送,里面已傳出一串洪亮的笑聲。
  “白朗宁,要跳舞為什么不到咱們自己舞廳去,新加坡那地方雜得很。”
  “沒關系,有你丁景泰保駕,十八層地獄也去得。”白朗宁笑聲回答。
  “你這小子就會計算我,這次我被你坑慘啦。”丁景泰哭一般的聲音傳進白朗宁耳里。
  白朗宁笑笑說:“丁兄,出几個人陪小弟打打前陣,你也并不吃什么虧,說的這么嚴重干嗎?”
  “哎,人手當然算不了什么,我丁景泰不是糊涂蛋,還會不明白么?慘就慘在你那要命的第三條了。”
  “第三條?你現在那里?”
  “當然在飛達,既已答應你白朗宁,不來行么?”
  “可是依露有什么失禮之處?”
  “唉,別提啦,提起來真傷心。”丁景泰那苦兮兮的聲音,听得白朗宁都有些心酸。
  “丁兄,究竟是怎么回事?”
  “白朗宁,一定是你昨夜里練錯了功,把她給得罪了,今天一直把個漂漂亮亮的臉蛋拉的比馬臉還長,柜子里的好酒不肯拿出來,硬把連四海龍王洗腳水都不如的東西朝我杯子里倒。老弟,替我想想,憑我丁景泰怎能喝這种酒?昨天那盤炒飯已經倒足胃口,今天又讓我喝這种洗腳水,怎么吃得消么?”
  白朗宁哈哈笑說:“那就乾脆別喝算啦。”
  “沒那么簡單,喝得慢一點,她都要赶人。”
  “這么說來,只有委屈你丁兄了。”白朗宁知道依露的扭脾气一發,難應付得很,除了對丁景泰抱歉外,他也一點辦法沒有。
  “唉,你白朗宁的事,還有什么話說,就是真的洗腳水,也只有提著鼻子朝下灌。”說到這里,突然語聲一緊:“來了,來了,好吧,你跳你的狄司可,我喝我的洗腳水,下次再談。”
  “卡”地一聲,聲音斷了。
  白朗宁笑著收起天線,把遙控對話器還回窗外大漢手里。
  這時又有兩輛高級轎車停下來,男男女女跳下一大堆,男的西裝筆挺,女的花枝招展,活像一群富豪之家的子弟。
  窗外大漢彎身輕輕說:“老五已先進去清場,再等兩三分鐘就好了。”
  白朗宁仔細一瞧,那堆花花公子果然都很面熟,其中一人正是中環幫的老五飛刀江靜。
  呂卓云听得楞了楞,歎息說:“丁景泰這家伙真不簡單,中環幫被他搞得比二年前更有聲勢了。”
  白朗宁點點頭,說:“丁景泰這人雄才大略,這几年中環幫被他治理的景景有條,儼然香港第一大幫,足可与九龍王隔海對峙了。”
  “有件事我覺得很奇怪。”呂卓云含笑說:“据我所知,丁景泰不是個好講話的人。為什么獨獨買你白朗宁的交倩?”
  白朗宁悠悠歎息說:“憑丁景泰的地位和身手,大可不必買我白朗宁的帳,与我為友固然天下太平,与我為敵也興不起什么大風波,只是這几年來,我們四把槍之間,內心早已滋生了一股濃郁的友情,見面時大家冷言相向,背后卻彼此關怀無异手足,如今解超与他,為了兩幫利益問題,鬧得勢同水火,蕭朋又搖身一變而為警方大員,兩人都与他日漸疏遠,唯有我白朗宁依然如故,于是他便將對四把槍的情感,全部灌注在我一人身上,處處關照,事事忍讓,既怕我突然變成仇敵?又怕我為仇敵所害,說起來,他的友情,實在令人感動。”
  呂卓云听得不斷的點頭。
  林雅蘭卻似懂非懂,兩只大眼睛一眨一眨望著白朗宁發楞。
  這時,車門突然被拉開,四周大漢也分散開來。
  三人一起跳下車子,大搖大擺走進舞廳大門。
  迷人的气氛,動人的音樂,鼓舞起林雅蘭寂寞已久的芳心,還沒見到舞池的影子,便在白朗宁怀里扭擺起來。
  呂卓云一旁笑笑說:“白朗宁,你陪大小姐去跳吧。我要守住電路,免得你們樂极生悲,跳進鬼門關去。”
  “不必了。”身后突然露出個娃娃面孔,笑嘻嘻說:“我早就派人把守住了。”
  白朗宁頭也不必回,听聲音就知道是飛刀江靜,搖首說:“那种地方,普通人手應付不來,還是把你那位公子兵請回來跳舞吧。”
  飛刀江靜怔了一下,扭頭仔細打量呂卓云一眼,惊聲說:“我道什么人被白朗宁捧上了天,原來是呂大將。”
  “不服气么?”呂卓云翻著白眼說。
  飛刀江靜擺擺手,說:“唬我沒用,有本事到我大哥面前去耍。”
  “丁景泰有什么了不起?”呂卓云把眼一瞪:“那天我端著槍去找他,看他還拿什么神?”
  說罷,冷笑一聲,扭身走了。
  白朗宁也被林雅蘭拖開,只剩下飛刀江靜,楞楞站在那里,突然從怀里取出對話器,躲到沒人注意的地方!悄悄把天線拉了出來。
(四)

  “白朗宁先生,好多天沒見了。”衣帽間小姐接過林大小姐外衣,對白朗宁笑眯眯說。
  林雅蘭瞄了白朗宁一眼,說:“原來你常常來。”
  白朗宁笑了笑,不聲不響牽她走了進去。
  “白朗宁!怎么這么久沒來,白麗娜……”侍應生突然發現林雅蘭,急忙收口,干笑說:“我給二位找個好位子。”
  林雅蘭瞟了白朗宁一眼,說:“原來你是舞國艷后白麗娜的熟客。”
  白朗宁聳聳肩,擁著她跟隨侍應生走去。
  兩人被帶到緊靠舞池的位子坐下。
  樂台上奏著強烈的熱門樂,舞池里跳著瘋狂的狄司可,變幻不定的燈光,照耀在舞池里一張張充滿興奮的臉上,雖然近乎狂癲,卻充份表現出青春的活力。
  白朗宁并不大喜歡這种調調,除了故意尋白麗娜開心,硬拉她出出洋相外,平日還是喜歡跳跳貼面狐步舞,他認為唯有貼得緊緊的狐步舞,才能達到既開心,又實惠的目的。
  “白朗宁,請白小姐過來一塊坐坐吧?”舞女大班湊上來說。
  以往白朗宁也常常帶女朋友來玩,每次都要請白麗娜過來同坐,可是今天的情況不同,對象也不同,舞女大班當然不知道。
  白朗宁含笑搖搖頭。
  待舞女大班一走,林雅蘭笑笑說:“看來交情蠻不錯嘛。”
  白朗宁乾脆以行動代表回答,推開椅子,一步一步朝池中搖去。
  林雅蘭身子還沒站直,已經開始擺起來了。
  白朗宁身子扭動中,兩眼卻不停的四周察看,直待江靜等人一對對搖過來,將兩人圍在中間,才安心下來。
  林雅蘭好像早將身邊的危險完全忘記,拼命扯動著那付美妙的身段。直跳得臉上汗珠滾滾,身子依然扭的有勁得很。
  音樂停了,林雅蘭柳腰丰臀還在微微搖幌。
  “大小姐,算了吧,人家都在看你呢。”白朗宁笑著說。
  林雅蘭俏臉一紅,赶快躲進白朗宁怀里,輕輕說:“跟你跳舞真過癮!”
  “是么?”白朗宁含笑問。
  “嗯,”林雅蘭點頭說:“既安全,又神气。”
  “真的?”白朗宁故作惊容問。
  “當然是真的,”林雅蘭認真說:“馮朝熙背后雖然說你是活土匪,我看卻一點也不像,土匪那有你這么英俊瀟洒?那有你這么威風?以前我爸爸有很多將軍朋友,看起來都沒你威風呢。”
  “以前你有很多男朋友,也沒我英俊么?”白朗宁趁机套問她。
  林雅蘭冷哼一聲,把頭朝旁邊一擺,不出聲了。
  音樂又響了,白朗宁正想開扭,卻發現是慢拍子。
  “扭不成了。”白朗宁聳聳肩,說:“是狐步舞曲!”
  “放心,”林雅蘭笑嘻嘻說:“這种貼面孔舞,更是我的拿手好戲。”
  果然,沒等白朗宁伸手過來,林雅蘭已經將他的頸子摟住,臉蛋也湊了上去,那股調調,連舞國艷后白麗娜也要稍遜几分。
  柔和的音樂,柔和的燈光,与方才的瘋狂情調完全不同了。
  林雅蘭整個身子緊貼在白朗宁身上,連兩條大腿也非等白朗宁的腿貼上來,才肯挪動。
  漸漸她連眼睛也閉上了,閉的緊緊的,就像真的跟情人來跳貼面舞一樣。
  白朗宁被她弄得非常尷尬,既不能照貼,也不便推卻,只好睜著眼睛活受罪。
  突然,白朗宁發現兩道明亮的大眼睛遠遠朝他掃來,仔細一瞧,正是老相好白麗娜。
  兩人遠遠的便開始打暗號,白朗宁更是連轉帶拉的帶著林雅蘭朝白麗娜移去。
  白麗娜也漸漸湊過來,一看林雅蘭那付消魂相,小嘴一撇,轉了几轉又不見了。
  樂聲一停,林雅蘭立刻放開緊抱白朗宁的手,輕笑說:“怎么樣?貼得不錯吧?”
  “好是好,卻把我害慘了。”白朗宁苦眉苦臉說。
  “給你便宜占還不好,怎說我害你?”林雅蘭不開心的說。
  “唉,”白朗宁故意歎了口气,說:“被你貼得几乎喘不過气,全身血液循環加速,一顆心差點從喉嚨出來,直到現在還跳得厲害呢。”
  林雅蘭听得“嗤嗤”一笑,說:“真的?讓我摸摸看!”
  說著,當真伸手穿進白朗宁西服衣襟,朝里摸去,誰知沒摸著那顆跳躍的心,卻摸到一只冷冰冰的槍柄,嚇得她急忙縮手回來,嬌聲埋怨說:“整天揣著這東西干嗎?”
  “壓住心髒。”白朗宁取笑說:“方才如果沒它幫忙,心髒早就跳出來了。”
  林雅蘭又是嗤一笑,送了他一個嬌嗔的白眼,瞟的白朗宁真有些心跳了。
  音樂一只接一只響,兩人也一直的跳,連座位都沒曾回去過,一連跳了十多只。
  跳到后來,白朗宁實在吃不消了,硬把她抱了回去。
  兩人回到座位,剛剛坐穩,白朗宁立刻發現白麗娜坐在他不遠的對面,正對他眯眯微笑,白朗宁一面逗著林雅蘭閒聊,一面朝白麗娜瞟去。
  白麗娜也一直把兩只媚眼不停地朝白朗宁亂飛。
  忽然,白朗宁發覺白麗娜的眼神里吐露出一絲迷惑的光芒,心里不禁一惊,急忙扭頭望去,只見一個面貌陌生的侍應生,托著一只茶盤,直奔他而來,轉眼已到了眼前。
  白朗宁連考慮的時間都沒有,一腿將椅子對准那人蹬去。
  那侍應生身手非常了得,聳身越過椅背,人尚未到,茶盤已先甩出,直對白朗宁臉上飛來。
  一片惊呼聲中,白朗宁剛剛避過茶盤。一道青森森的刀鋒已經到了胸前。
  白朗宁閃避不及,雙手同出,硬生生把那侍應生持刀手腕抓牢,猛將身形一轉,那侍應生一雙慘叫,人帶刀同時翻了出去。
  一旁飛力江靜等人,早已一擁而上,抓人的抓人,保駕的保駕,舞客們也紛紛起身,東竄西逃,當場情勢大亂。
  在一片混亂中,又有數十個身著侍應生服的大漢竄出,直向白朗宁攻來。
  白朗宁一手抱住林雅蘭,一手抓住手槍,慢慢朝角落里退去。
  這時江靜等人的刀槍早已出手,連連慘嚎聲中,場中情況更加凌亂。
  “江靜,不要誤傷舞客,赶快調人。”白朗宁大聲吩咐。
  飛刀江靜應了一聲,立刻抓出遙控對話器,呼喊外面的同伴接應。
  潛伏門外的中環幫弟兄,一批一批擁進來,在江靜的調配下,一部分加入戰圈,一部分掩護舞客退出舞池。
  轉眼舞客退盡,白朗宁手中的槍開始怒吼起來。
  一陣惊人的快射,對方一個接一個倒了下去。
  林雅蘭的身子被白朗宁緊擠在牆角,她拼命支起腳尖,從白朗宁肩膀上偷看外邊的戰況,溫暖的呼吸,正好噴在白朗宁后頸上,噴得他奇痒難熬,几次差點誤傷了中環幫弟兄。
  敵方顯然被白朗宁的神射,和中環幫源源不絕的援兵嚇住,再也不敢戀戰,紛紛從太平門退走。
  惊心動魄的戰場,馬上靜了下來。
  緊藏在白朗宁身后的林雅蘭,伸手將他攔腰抱住,笑嘻嘻說:“白朗宁,你的槍法真棒,中環幫几十個人都比不上你一個。”
  一直掩護在白朗宁身前的飛刀江靜,听得蠻不服气,說:“有什么稀奇,我們大哥比他還棒。”
  “真的?”林雅蘭貶著大眼睛問。
  “當然是真的,”白朗宁大聲說:“他們大哥的子彈是特制的,一顆子彈最少可以連咬好几人。”
  白朗宁說完,自己也覺得不像話,忍不住一陣聳聲豪笑。
  這种話如若出自別人之口,中環幫弟兄一定跟他拼命,但白朗宁在他們心目中,早已視同自己人一般,大家非但不以為怪,反而陪同他一起大笑。
  林雅蘭在白朗宁身邊,好像真的有了安全感,也跟著大家笑起來。
  突然,從外面傳來一陣紛亂的腳步聲。
  眾人不禁大吃一惊,一同止住笑聲,掏出家伙准備再干。
  轉眼間,一批警察當先沖入,侯先生、蕭朋、馮大律師等人也同時奔進舞池。
  “白朗宁,怎么樣?”蕭朋大聲喝問。
  “放心,有我白朗宁在場,還會打敗仗嗎?”白朗宁大刺刺的說。
  侯先生走上來,朝舞池里看了看,搖頭歎息說:“唉,地下這么多死傷,也真虧你們還笑得出來!”
  “不笑難道還哭嗎?”不知天高地厚的飛刀江靜,頂了侯先生一句。
  這句話果然出了毛病,侯先生把眼睛一瞪,大聲說:“這些是什么人?通通給我抓起來。”
  “慢點!慢點,”白朗宁走上去,陪笑說:“您誤會了,這几位都是林家合法雇用的保鏢!”
  “合法雇用的保鏢?”侯先生半信半疑向馮大律師追問:“馮兄,這些人都是經你手雇用的嗎?”
  馮大律師既不便否認白朗宁的話,也不能騙他的老朋友,正在期期艾艾的不知如何回答是好,林大小姐接腔說:“馮朝熙,你這律師怎么越干越怕事,連替我雇用的人也不敢承認了?”
  “咳咳!舞池里光線太暗,我還沒看清楚,怎能胡亂承認。”馮大律師走上几步,皺眉在這群凶神的臉上掃了一眼,硬把嘴角朝上吊吊說:“老侯,一點不錯,這些都是我用的人。”
  侯先生也不為已甚,笑笑說:“就算你馮大律師說的不是黑心話,那么這些死傷怎么辦?”
  “不勞費心,”一旁林雅蘭嬌聲說:“自有馮朝熙出庭打官司,想來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事。”
  侯先生冷冷一笑,說:“由你們胡搞去吧,蕭朋,我們走。”
  侯先生一出門,所有的警察也跟著退走。
  馮大律師頓足大叫:“白朗宁,你為什么把大小姐帶到這种地方來?”
  林雅蘭搶著說:“別錯怪白朗宁,是我自己要來的。”
  馮大律師苦笑說:“好吧,既然你大小姐維護他,我也沒話可說,不過我身為你的保護人,不得不告訴你,花錢消罪在香港不是件難事,自己的安全卻要自己留神,万一出了什么差錯,大家都不好過。”
  林雅蘭走到馮大律師面前,輕輕在大律師老臉上摸了一把,笑嘻嘻說:“多謝你的好心,我自會留意的。”
  大律師与律師不同,在香港的社會地位非常高,馮大律師平日連個笑臉都不肯輕易露一露,如今被林雅蘭當眾一摸,弄得他尷尬万分,急忙倒退兩步,說:“呂卓云死到那里去了?”
  白朗宁這才想起守住電路的呂大將,急忙沖了出去。
  “呂卓云,呂卓云。”白朗宁見電机房門大開著,人還沒到,便已大喊起來。
  里面像獅子吼般應了一聲。
  白朗宁沖進去一看,地上挺挺躺著五具尸体。
  飛刀江靜也隨后沖了進來,惊聲問:“這么多?”
  呂卓云鼻子里哼了一聲,說:“憑你們几個乳臭未乾的毛小子,應付得來么?”
  飛刀江靜把頸子一縮,嘻嘻說:“算你狠,好了吧?”
  三人回到舞池,馮大律師正指著經理鼻子,像教訓孫子似的,說:“你窩藏凶手,刺殺顧客,我不告你已是天大的面子,你居然還敢提出賠償問題,我看你是不想在香港混了。”
  舞廳經理被罵得一楞一楞的,看看被毀的家俱和躺在地上的尸身,再瞧瞧馮大律師臉色,連連唉聲苦歎,不知如何是好。
  林雅蘭一旁擺擺手說:“算了,明天叫他把損失單送來,用不著為些小錢難為他。”
  馮大律師惊奇地瞧瞧白朗宁,又看看林雅蘭,心說:這丫頭今天怎么變了?
  在舞廳經理千恩万謝的恭送下,白朗宁擁看林雅蘭竄進車箱,正對遠遠的白麗娜飛眼做別,中環幫一名大漢又把對話器遞進來。
  “白朗宁,”丁景泰笑呵呵說:“听說呂卓云那家伙被你撈去了?”
  “你的耳朵真長。”
  “白朗宁,打個商量怎么樣?”
  “說說看吧。”
  “這場仗打完,把他讓給我如何?”
  “讓給你?”
  “我……我出高价。”
  “丁兄,你以為呂大將那种人,花些錢就能買到手么?”
  “唉唉,”丁景泰歎息說:“為什么你們都不喜歡我?難道我丁景泰做人那么差勁?”
  “丁兄,”白朗宁笑了,“像你這种朋友,打著燈籠都難找,我白朗宁第一個就想交你,可是一談到入你中環幫,情形可就完全不同了。”
  “為什么?”
  “被你丁景泰看上眼的,大都是些頂尖人物,起碼也是一流高手,這些人個個心高骨傲,那個愿意屈居人下,甘做你丁景泰副手?”
  “嗯,有道理。”
  “丁兄,以你目前的人手,也該滿足了,不但手下名將如云,且与我白朗宁推心置腹,有如弟兄一般,蕭朋跟你處境雖然不同,但相惜之心,也不在我白朗宁之下,放眼港九,還有誰比得上你?”
  “哈哈哈,對,對,就是九龍王孫禹,也未必比我強到那里。”
  “只有一點,我真替你遺憾。”
  “那一點?快說,快說。”
  “快槍解超。”
  “唉唉,事關幫中數百名弟兄生計問題,有什么辦法?”
  “給他點方便,對你中環幫也未必有大損失,像解超這种血性朋友,不好找哇。”
  半晌沒聲音,突然“卡”的一聲,線路斷了,顯然丁景泰不愿再談論這個使他傷透腦筋的問題。
  白朗宁隨手把對話器往那大漢怀里一丟,朝司机揮揮手,車子立刻飛駛出去。
  “怎么把我也扯上了?”呂卓云回頭問。
  “丁景泰想出高价把你買過去。”
  “哼,少做他的春秋夢。”呂卓云冷哼一聲說:“我對他中環幫才沒胃口呢。”
  “丁景泰對人實在不坏,能夠跟上他,也不失為一條明路。”白朗宁認真說。
  呂卓云越听越搖頭,搖到最后,突然回身抓住白朗宁的膀子,正容說:“白朗宁,我對你的興趣倒大得很,等這次事情完,乾脆你把北角接下來,我呂卓云一定幫你轟轟烈烈搞一場,憑咱們兩人的身手和人望,并不一定比他中環幫差到那去,你看如何?”
  “呂兄,蒙你看得起,小弟先謝啦。”白朗宁停了停,憾然接著說:“現在的黑社會,已經不同往昔了,你看九龍、中環兩幫,都先后走上企業路線,幫中出錢經營各种營利事業,弟兄們安份守己替幫會賺錢,有了錢便有聲勢,有了聲勢才能固守地盤,大家也才有口飯吃,我們既無財力,又沒有好地盤,拿什么興幫闖業,難道像以往一般專靠聚賭抽頭,到土婊館收花捐維持么?呂兄,不簡單,我們這兩把槍雖然罕有敵手,可惜憑玩刀耍槍闖天下的時代早已過去了。”
  “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只要咱們有琱腄A不怕不能成大業。白朗宁,別泄气,听我老呂的話保證沒錯。”
  白朗宁拍拍呂卓云的肩膀,說:“這件事還早得很,以后慢慢談吧。”
  呂卓云昂首一陣敞笑,笑聲里充滿豪气,那神態就像几年前在黑道打滾時一般模樣。
  林雅蘭似懂非懂的靜靜听著,兩只又黑又亮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地望著兩人。
(五)

  清晨起來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倚在浴室門邊,林雅蘭踢在空中翻筋斗的那只繡花拖鞋。
  整個上午,耳朵里盡是電唱机播出的流行歌曲,好不容易挨到中午,林雅蘭那對無聲的眼睛又來了,看得白朗宁几乎把飯扒進鼻孔里去。
  白朗宁再也忍耐不住,吃過午飯,把林雅蘭提進臥房,指著鼻子狠聲說:“我警告你,以后你再敢拿眼睛死盯著我,我一定好好揍你一頓,到時可別怪我不夠客气。”
  這辦法果然收效了,可惜僅僅收效一個小時,一個小時以后,那兩只又黑又亮的大眼睛,又偷偷瞟了過來。
  白朗宁真拿她沒辦法,只有隨她去了。
  其實現在的林雅蘭,就像動物園里的猴子一樣,每天悶在籠子里,見到生人當然睜圓眼睛看,叫她干什么?
  白朗宁正要睡午覺,浴室的門又開了,林大小姐那滿天翻飛的繡花拖鞋又登場了。
  那拖鞋飛的雖然好看,里面卻充滿了孤獨情調,白朗宁一點都不喜歡。
  他非但不喜歡那只拖鞋。對林雅蘭本人也不感興趣,在白朗宁的頭腦里,林雅蘭雖然美冠群雌,卻終歸是個可望而不可及的影子,何況她既不能像依露般惹人心動,也不能像張佩玉般使人心急,更不能像白麗娜般逗人心痒,甚至連令人開心的海棠都比不上,最多只能叫白朗宁為她的處境感到心酸而已。
  “大小姐,你怎么一點禮貌都不懂?進房連門也不敲一下。”
  “別冤枉好人,人家正站在兩房交界上,根本算不得進門。”
  白朗宁無可奈何的擺擺手,說:“好吧,算我錯怪了你,現在我想睡一會,你可以走開了。”
  “你睡你的覺,我踢我的鞋,咱們井水不犯河水,彼此兩不相涉,何必一定赶我走開干嗎?”
  白朗宁無名火起三丈,正待發作,馮大律師的請駕電話,适時赶到。
  白朗宁如獲重釋,急忙把看顧她的責任交給呂卓云等人,匆匆沖下樓去。
  林雅蘭急忙追赶上去,說:“白朗宁,帶我去好不好?”
  “不好?”
  “賣個交情了。”林雅蘭像個尾巴似的跟在白朗宁身后。
  “不賣。”
  “談談條件怎么樣?”林雅蘭半跟半跑,苦聲哀求著。
  “免談。”
  林雅蘭气得腳一踩,恨恨說:“不去就不去,有什么稀奇。”
  “那就請回吧。”
  林雅蘭停下腳步,雙手一叉,气呼呼喊著:“你請我也請不動了。”
  白朗宁回身笑問:“真的?”
  “當然真的。”林雅蘭嘟著小嘴,聳聳鼻頭說。
  白朗宁哈哈一笑,說:“正好。”
  林雅蘭一气之下,繡花拖鞋真朝白朗宁飛去。
  白朗宁一把撈在手里,反手甩上陽台,頭也不回,大擺大擺跳上車子,直朝大律師事務所駛去。
(六)

  “白朗宁,听說昨晚你又出個大風頭?”白朗宁剛剛走出電梯,李玲風已經笑盈盈迎上來問。
  “那种風頭還是少出為妙。”
  “為什么?”
  “免得遺憾終生。”
  李玲風一時百思不解的模樣問:“你這人連死都不怕,還有什么值得遺憾的事?”
  “死了倒是小事一宗,充其量只當早睡一會見,可是在臨死之前,未能見你一面,豈非大大的憾事。”
  李玲風這才知道白朗宁在開她玩笑,微微怔了一下,含笑搖頭,扭身搖擺著柳腰走進了辦公室。
  白朗宁跟著走進去,正想跟她聊聊天,馮大律師已聞風赶出來,一把將他拖進里間。
  “白朗宁,求你高抬貴手,饒了我吧。”馮大律師雙手合十的說。
  “什么事?”白朗宁被他拜得糊里糊涂問。
  馮大律師苦眉苦臉說:“別再帶林大小姐去那种雜亂地方,那些地方太危險了,万一弄出什么差錯,豈非前功盡棄,教我如何對得起故去的林千翔,教我如何對她叔伯輩交代?”
  “難道你要讓她長期過著軟禁式的生活?”白朗宁不以為然說。
  “有什么辦法?安全第一啊。”
  “大律師,我看你乾脆把她送進赤柱監獄算了,既安全,又省錢。”
  “胡說,我并非絕對不准她出來,只是別去那种不安全的地方就好了。”
  “請問大律師!什么地方安全?”
  馮大律師嘴巴大開,卻講不出話來了。
  “大律師,長期躲躲藏藏,終歸不是辦法,長此下去,不被那群人打死,也要被自己悶死了?你看她那只繡花拖鞋,踢得又新奇又熟練,已經可以到夜總會表演了,家里情愛纏綿的流行歌曲唱片,更是多得不可胜數,如果不老悶得發慌,拖鞋豈能踢得那般熱巧,如果不寂寞得要命,怎會一天到晚听那些哥哥愛妹妹,妹妹愛哥哥的肉麻歌曲,大律師,請救救她吧,再悶下去真把她毀了。”白朗宁拼命想說服馮朝熙。
  “怎么才能救她脫險呢?”馮大律師問。
  “把那些坏人一网打盡。”
  “這事情不簡單,忍忍再說吧,也許那些人會知難而退的。”馮大律師是個有聲望,有地位的人,當然不愿意大動干戈。
  “縱然再等十年廿年,那群人也絕不會輕易放手的,除非他們達到目的。”
  “他們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錢。”
  “唉,有錢也并不一定幸福。”馮大律師歎息說:“就以林大小姐來說吧,雖然家財百億,資產遍及歐亞兩洲,卻連一天安逸的日子都過不到;自從林千翔一死,几乎每天都在躲躲藏藏,從新加坡躲到曼谷,又從曼谷躲到東京,一直都未曾擺脫那群魔鬼的糾纏,去年偷偷把她接回香港,剛剛輕松几天,又出了毛病,差點把小命都送掉,我真搞不懂,那些人的目的既然是錢,為什么三番兩次想謀害她呢?殺了她錢也不會飛到他們手里去啦?”
  白朗宁听得心里一惊,急忙追問:“其他地方也發生過人命案子?”
  “唉,”馮大律師又歎了口气,說:“已經死了七八個了。”
  “死的一定都是林大小姐的男朋友。”白朗宁好像在自言自語。
  “對,你怎么知道?”馮大律師奇怪的問。
  “只要你大律師動動腦筋,從頭到尾仔細想想,也不難發現這案子的關鍵。”
  馮大律師想了想,搖頭說:“年紀老了,腦筋也慢了,你就乾脆說給我听听吧。”
  “那主謀者并不想殺害林大小姐,他的目標是林大小姐身邊的男朋友。”
  “為什么?”
  “他要孤立林雅蘭,讓她找不到男人,最后自然帶著億万家財嫁給他。”
  馮大律師恍然大悟說:“人財兩得。”
  “不錯。”
  “那主謀者是誰?”馮大律師緊張的問。
  “當然是林雅蘭男朋友其中之一了。”
  馮大律師忽然歎了口气說:“林大小姐男朋友多得比海里的魚少不了几個,想查也沒法查啊。”
  “沒法查也要查,”白朗宁說。
  馮大律師想了想,說:“也許她自己心里有數,你回去問問看。”
  白朗宁搖頭說:“還是你去問吧。”
  “噯,我這么大年紀!怎好追問這种事,還是你設法問問她吧。”
  “如果她不肯講呢?”
  馮大律師大聲說:“不講也要逼她講。”
  “好吧,”白朗宁聳聳肩,把林大小姐寫給他的名單遞給大律師,說:“你先查查這三個人的底細。”
  馮大律師看也沒看,隨手按了按桌上的按鈕,李玲風像只粉蝶似的飛了進來。
  “查查這三個人的來歷!”
  李玲風看了一眼,楞楞說:“人都死了,還查他們干嗎?”
  白朗宁跳起來問:“怎么死的?”
  李玲風搖頭笑著說:“這三人便是代替林大小姐死掉的那三個忠心耿耿的男朋友。難道你還不知道?”
  “這該死的臭丫頭。”白朗宁咬牙切齒說:“回去非得教訓她一頓不可。”
  “你要教訓那一個?”馮大律師急聲問。
  “當然是林雅蘭。”
  “你……你要怎樣教訓她?”馮大律師有點發慌了。
  “嚴刑逼供。”
  “嚴刑逼供?”馮大律師嚇了一跳,說:“她有什么供好逼?”
  “全部男朋友名單。”
  “使不得,使不得。”急得馮大律師聲音都變了,雙手亂擺說:“她又不是那群坏蛋,你怎能對她亂來?千万使不得啊。”
  “她比那群坏蛋也好不了多少。”說罷,再也不听馮大律師那一套,气呼呼沖了出去。
(七)

  車子像坦克車般沖回林公館,白朗宁像頭野牛似的沖上二樓。
  “轟”地一聲,林大小姐的房門被闖開了。
  電唱机亮著,里邊正播放著軟綿綿的情歌。
  白朗宁走上去,抓出正唱到一半的唱片,摔了個粉碎。
  “嘩嘩嘩”的水聲。從浴室里傳出來、白朗宁沖到浴室門外,几次想破門而入,終于忍了下來。
  浴室里的林雅蘭,似乎被突然中斷的歌聲迷惑住了,關掉蓬頭,嬌聲問:“誰?”
  “白朗宁。”那聲音活像野牛叫。
  浴室里發出一串銀鈴般的嬌笑聲,笑聲一住,林雅蘭嬌滴滴呼喚說:“白朗宁,進來嘛,幫我擦擦背嘛。”
  白朗宁冷哼一笑,當真推門闖了進去。
  林雅蘭正赤裸裸的站在依然滴水的蓮蓬頭下,羊脂白玉般的皮膚上,沾滿了亮晶晶的水珠,修長的大腿,渾圓的丰臀,平坦的小肮以及纖細的蜂腰,几乎將女性的美表現得淋漓盡致,尤其那對由于雙臂高抬著整理云發而更加挺聳的酥胸,更是攝人心魂,縱然是鐵漢,也一定被她溶化。
  可是气頭上的白朗宁,根本沒將這些优越的條件看在眼里,直沖上去,把林雅蘭高抬的粉臂一拉,狠聲說:“擦背沒學過,我倒想替你松松骨。”
  “哎喲,哎喲,你……你怎么真進來了?”林雅蘭一直斜著身子,根本沒發覺,也沒想到白朗宁真闖進來。惊得她花容失色,顫聲喊叫。
  “你既然有膽子喊我進來,怎么又怕起來了?”白朗宁冷笑著。
  “人……人家跟你開玩笑嘛。”
  “林雅蘭,你的玩笑開得太多了,”那聲音好像從冰箱里取出的冰塊,又冷又硬。
  只嚇得林雅蘭身子拼命往后縮,剩下的一只手,顧得上面,顧不得下面,顧得下面又顧不得上面,弄得她又羞又怕又急,手臂慌亂的上下亂擋。
  “林雅蘭,你的膽子真不小,居然敢戲弄起我白朗宁來了。”白朗宁大聲怒吼。
  “開開玩笑有什么了不起,也用不著發這么大脾气呀。”林雅蘭羞憤之下,聲音也大了起來。
  白朗宁一巴掌打了過去,聲音又響又脆,打在什么地方連他也不知道。
  “哎喲,哎喲,你敢打人?”林雅蘭尖叫著。
  “几十條人命都完蛋了,你還敢開玩笑,不打你打誰?”
  “我……我對你開開玩笑,跟几十條人命有什么關系?”
  白朗宁抓出那三個死鬼的名單、說:“你竟敢寫三個死人名字騙我?”
  “人家只記得這么多嘛。”
  白朗宁越想越气。掄起巴掌又是兩下,打得更響更脆。
  只打得林雅蘭一陣亂跳,最后竟哭了起來,邊哭邊說:“你這人太不講理,怎么動手就打人,打的人家痛死了。”
  “痛就快說,不說還要打。”
  “我偏不說,你乾脆打死我吧。”林雅蘭大小姐脾气發了,跟白朗宁較上勁儿了。
  白朗宁也蠻不客气,當真打了起來,“拍拍”一陣狠打,打的林雅蘭又喊又跳,最后實在吃不消了,急忙說:“別打了,我說,我說。”
  白朗宁停下手來,掏出紙筆,往林雅蘭面前一送,大聲說:“通通寫下來,少一個還要打。”
  林雅蘭哭哭啼啼接過紙筆,一會便寫出十几個,正想還回去,白朗宁已大聲說:“不夠,再寫。”
  林雅蘭已經被他打怕了,慌慌張張又加了几個。
  “不夠,再寫。”
  林雅蘭收住哭聲,想了又想,又添了几個。
  “不夠,不夠,還要寫。”白朗宁得理不饒人。
  “人家實在想不起來嘛,”林雅蘭可怜兮兮說。
  白朗宁一把抓回名單,朝袋里一塞,狠狠說:“限你明天中午之前全部想出來,否則打得更重。”
  說罷,打開通往自己臥室的房門,閃身退了出去。
  林雅蘭又羞又气,摸索著被打的地方,哭得非常傷心。
  誰知退出不久的白朗宁,忽然又闖進來。
  “你……你還進來干嗎?”林雅蘭抽抽泣泣問。
  “林雅蘭,我警告你,以后入浴只能鎖你那邊的門,如果你再敢扭住通往我房間門鎖,我扯斷你的胳臂。”
  白朗宁冷笑几聲,又朝林雅蘭赤條條的身子上下掃了一眼,滿臉不屑說:“放心吧,我白朗宁要動腦筋也不會找你這种半生不熟的貨色,比你好的見得多了。”
  話聲未了,身子已經沖出門外,狠狠把門帶上。
  “白朗宁,你太不講道理。”林雅蘭高聲大喊。
  “不高興盡管通知馮朝熙,教他解聘我。”
  “等一會我立刻通知他,馬上教你滾蛋。”
  白朗宁理也不理她,急忙著手抄寫那張潦潦草草的名單。
  過了不到三分鐘,浴室門打開了,林雅蘭紅紅的眼睛,披著件浴抱走出來。
  白朗宁看也不看她一眼,抓起電話,接通馮大律師事務所,把听筒遞了過去。
  電話就在白朗宁身邊,馮大律師焦急的聲音雖然很小,白朗宁也能听得很清楚。
  “大小姐,有事嗎?”
  “白朗宁找我要過去男朋友的名單。”林雅蘭平靜的說。
  “告訴他了嗎?”
  “隨便給了他几個,”林雅蘭瞟了白朗宁一眼,得意洋洋說:“差不多三分之一吧。”
  “為什么不完全告訴他?”
  “急什么?慢慢來嘛。”
  “大小姐,事關緊要,不能耍孩子脾气啊。”
  “只要他客客气气,我自然會告訴你的。”說著,又膘了白朗宁一眼。
  “方才他對你……沒什么吧?”
  “嗯……還不錯!蠻客气的。”
  “那就好了,那就好了,還有事嗎?”
  “白朗宁的月薪多少?”
  “咳咳,六万港幣,是不是太高了?”
  “不高,不高,我看他這人眼睛雖然不亮,卻蠻會打人的,下個月再加他一万。”
  “還……還要加?”馮大律師的聲音好緊張。
  “錢是我的,你這么緊張干嗎?”
  “好,好,下個月照加。”
  一聲拜拜,林雅蘭輕輕把電話一挂,望著白朗宁說:“方才真把我气死了,后來仔細想一想,你待我還算不錯。”
  “打得不夠重嗎?”
  林雅蘭鼻子里哼了一聲,說:“現在還疼呢,還說不夠重?”
  “那么一定是選對下手的地方了?”
  林雅蘭啐了一口,扭扭身子,說:“都不對,都不對。”
  白朗宁頭也不抬,只低頭繼續抄寫名單。
  “告訴你吧,”林雅蘭推了白朗宁一把,說:“你能在盛怒之下,不忘記我的安全,足證明待我還不坏。”
  “原來是房門的事。”
  “因此我的气便消去了一半。”
  “另外一半呢?”
  “當然還悶在肚子里。”
  “別气了,下次我保證打輕一點。”
  “打几下倒無所謂,只是你的話太气人了。”
  “什么話?”
  “當然是半生不熟那种气死人的話了。”
  白朗宁自己也覺得太過份了,笑了笑說:“那是故意气气你的,別認真,其實你已經熟的像個熟透的苹果一樣。”
  “還有……你說比我好的見得多了,是真的么?”
  “逗你玩的,像你這种身段,香港也找不出几個來,我還是第一次碰見呢。”
  “嗯,這還差不多。”
  “气都消了吧?”
  林雅蘭噗嗤一笑,說:“逗你玩的,其實气早就消了,不然怎會給你加薪,一加就是一万,鈔票又不是拾來的!”
  “加不加薪倒無所謂,”白朗宁趁机游說:“倒那三分之二的名字,能不能告訴我?”
  “當然可以,不過……有條件。”
  “什么條件?”
  “白朗宁,”林雅蘭突然彎下身,几乎咬住白朗宁的鼻子,說:“你吻過多少女人?”
  白朗宁楞了楞,說:“不多,也不算少。”
  “唉,”林雅蘭悠悠歎息說:“我還沒開過洋葷呢。”
  白朗宁發覺情形不對,急忙低下頭,又開始抄起名單來。
  “喂,”林雅蘭又推了白朗宁一把說:“你吻我一下,我告訴你一個名字,怎么樣?”
  “這么大丫頭,怎么一點不害燥。”白朗宁笑罵著。
  “不愿意算了!”林雅蘭小嘴一嘟,回身就走。
  “等一下,等一下。”白朗宁想起那些人名的重要,急忙把她喊住。
  林雅蘭俏生生貼了上來,比昨晚那場舞貼得還要緊些,嫣紅的櫻唇,一直送到白朗宁嘴邊。
  白朗宁毫無選擇余地,只有輕輕吻了下去。
  單子上多了一個名字,白朗宁意猶未足,又吻了下去,于是……
  ------------------
  掃描:Shean 校對:ns(http://nsh.yeah.net)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